第五十六章 天佛絕學掃妖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眾人齊聲驚臆!

  掌力如此威猛,世所罕見!

  但也更激起了展自的豪興,暗忖:"看我天佛絕學是否天下無敵?"心中想著,意隨功至,也把練自《鎖骨銷魂天佛捲》絕頂內功迄至十成,一招"佛光普照",硬向無倍的掌風巨流迎去!

  "轟隆!"一聲驚天的巨震!

  眾人失聲驚呼之中,兩股巨大的掌風巨流沖天而起,"呼啦啦!"一片暴響,二文餘外的大廳屋頂上的滴水檐,被掌風餘力掀去了一角,破磚碎瓦,滿空橫飛!

  地面上更是捲石飛沙,勁風四射,眾人氣均為之一窒!

  巨力反震,彌天塵沙影中,只見"蔥嶺之鷹"寬大長袍鼓起如篷,滿頭亂髮飄舉,瞪!瞪!瞪!倒退三步,勉強拿樁站穩,猶自搖援不止,幾欲乘風飛去!

  展白也倒退了一步,衣飛發揚,上身晃了兩晃,俊美的臉上一片艷紅!

  風定塵收,"蔥嶺之鷹"努力調息,強壓住內腑翻騰的氣血,慘笑道:"小兄弟,老夫的枯督掌味道如何?"展白初接"蔥嶺之鷹"掌力時,確實感到一般如火的熱流通過周身,三百六十根骨節卻像澆上了一瓢滾水,但他及時運功阻住,竟然把那一般熱流迫出體外,他又暗行運功一遍,只感周身氣血暢行無阻,信心大增,見"蔥嶺之鷹"又向他賣狂,不由一笑,道"不過爾爾!""蔥嶺之鷹"臉上抹過一縷奇異的色彩,他不相信眼前年輕人硬接了他的"枯骨掌",會安然無事,他強提一口真氣,又怪笑一聲,道:"可敢再接老夫一掌試試?"展白微微一笑,道:"不要說是一掌,十掌、百掌,展白也敢接下!""蔥嶺之鷹"雖有點真力衰竭的感覺,但姜老彌辣,他暗忖展白定也是強每之末,對敵到了雙方萎頓的關頭,誰能堅持到最後一剎那,誰便是勝利者。因此,他表面上不露一點敗象,功貫雙掌,嚎叫一聲道:"好!再接老夫一掌!"展白一擺手,道:"慢點!"

  "蔥嶺之鷹"雙掌舉勢欲劈,道:"可是怕了嗎?"展白微微一曬,道:"區區在下,平生還不懂得什麼叫怕?不過有幾句話先要說明。""蔥嶺之鷹"道:"什麼話?請講!"

  展白道:"在下與人有約,不問江湖是非,是以不便與閣下動手……""太倉之鼠"突然一陣怪笑,插口道:"說來說去,還不是怕了!"展白瞥了他一眼,負手笑道:"不見得!"

  "陰山之狼"冷眼旁觀,以為展白可能是被"蔥嶺之鷹""枯骨掌"所傷,藉口拖延時間,以便運功療傷,眼珠一轉,計上心來。立刻插口道:"小兄弟不要推三阻四,我們老哥四個剛剛回到中原,還未踏入江湖一步,小兄弟有什麼絕藝,儘管施為,就算你沒有過問江湖是非好了!"展白劍眉軒動,星目如電,掃了四凶一眼,道:"此話能代表你們四位的意見嗎?""沙漠之狐"道:"有何不可!"

  展白突然仰天長嘯了一聲,有如鶴唬青空,餘音扶搖直上,騰入雲霄!

  四凶齊皆一愕,不知展白因何突然長嘯?

  展白一聲長嘯,卻仿佛吐盡了胸中的悶氣,豪氣干雲地道:"好了,你們四位一齊上吧!"四凶又是一愕!

  "陰山之狼"似是沒有聽懂展白的話中之意,疑問道:"小兄弟,剛才怎麼說?"展白道:"在下一人,要會會你們黑道四凶!"那"蔥嶺之鷹"已然暴怒,大喝一聲,"枯骨掌"運至顛峰,猛然向展白拍去。

  紅光耀眼,狂嘯盈耳!

  展白喝了聲:"來得好!"

  同時,掌演"天佛絕學",招出"揮清妖氣","轟"然巨震聲中,一掌把"蔥嶺之鷹"又震退五步!

  "蔥嶺之鷹"被震得五內生慌,此時,他才知展白內力不但絲毫未損,而且比剛才一掌力道更大,心中暗懍:"這年輕人果然不簡單……"但展白一掌震退"蔥嶺之鷹"身形電旋,候然又施出一招"風震雷鳴"掌震"陰山之狼"天靈要害!

  "陰山之狼"見展白掌勢太猛,不敢硬接,甩頭斜步,躲過展白一掌,以他"掌刃切木"的絕頂硬功,反臂劈出一掌!

  掌緣如刀,破風向展自左臂切到!

  展白單腳一點地面,身形煥然騰起八尺,半空中"佛祖降座",雙掌又猛向"太倉之鼠"打去!

  "太倉之鼠"身形一縮,暴矮三尺,兩條長臂如兩條靈蛇般,向展白左右耳門拿來!

  展白"獅子大搖頭",擺頭蹬腿,在半空中劃了個巧妙的圓弧,先升高,後降低,就煥然疾落之勢,飛起一腿,直踢"沙漠之狐"後腰!

  "沙漠之狐"翻身屈肘,以手中大串念珠,猛敲展白腿彎"環跳"!

  展白震臂收腿,就這候忽之間,他已向"黑道四凶"各攻出了一招。

  這四招一氣呵成,連攻四大高手,而且是搶盡了先機!

  招式乾淨利落,無論手、眼、身、法、步處處恰到好處,招招攻敵要害!

  "黑道四凶"四個狂傲不可一世的魔頭,三十中前即名滿武林,又潛身海外苦練三十寒暑,二次下中原,本想一鳴驚人,誰知第一次在中原露面,便被展白以一敵四,打了個手忙腳亂!

  四凶同時暴怒,各自怒嘯厲吼著,猛向展白攻來!

  展白此時豪氣沖滿胸臆,他連攻四凶就是為了引誘四凶一齊出手,今見四凶同時攻來,他立展"天佛絕學"與四凶戰在一起!

  展白力戰"黑道四凶"四個絕頂高手,快攻,俠打,晃眼之間,己然互戰了三十餘個回合!

  五人愈打愈快,此時已不能看清五個人的身影,只能看到五團罡風,在一塊盤結糾纏,烈烈嘶吼!

  只能聽到五個人出掌吐氣開聲之聲,"哼!嘿!"不絕,掌力擊實,"砰砰!碰碰!"更是不絕於耳!

  勁流激湍,餘力四射,數文方圓以內,已然使人無法立足!

  四周圍觀的群雄,紛紛移動腳步後退,漸漸都退至牆邊、屋榴下去了,一個個瞪大了眼睛,驚視著這一場驚天動地倔地晃眼之間,又是七十餘回合過去了,雙方已激戰了將近百回合!

  關心展白安危的人不用說,一顆心都吊在嗓子眼上來了,生怕展白落敗!

  "嘭!嘭!"數聲氣爆巨響,猶如一串悶雷打在眾人眼前!

  秒石四濺,塵灰飛揚之中,只見纏戰在一團的人影,煥然分散開來!

  "黑道四凶"分站東、南、西、北四方。

  展白穩站當中,靜如山嶽!

  四個黑道頂尖高手,雖是一胎凶惡之態,但情形非常狼狽,一個個汗透衣襟,氣息粗重,顯見得方才與展自全力搏鬥了將近二百個回合,內功真力已有損耗過鉅的現象!

  四周觀戰的群雄,屏息以觀,眼前雖是靜止了下來,但每一個人均知道,跟著來的將是凶惡的搏鬥!

  雙方都在養精蓄銳,運集所有功力,並索解對方破綻,準備繼起發難,作致命的一擊!

  冷月西沉,銀河星稀,眼看夜色將要殘去。但緊張的場合,繡針落地可聞,沒有誰會注意到天色將亮!一"蔥嶺之鷹"首先發難,暴喝聲中,兩隻白骨燐燐的"枯骨掌",紅光暴湧,掌風狂嘯,齊向展白當頭砍下!

  "太倉之鼠"如響斯應,兩條特長的手臂,猶如兩條怪蟒,向底下一抄,向展白雙足踝部抓去!

  "陰山之狼"立掌如刀,以"掌刃切木"功夫,一掌平插展白左臂,一掌橫削展自胸腹要害!

  "沙漠之狐"手中大串念珠,巧妙地挽了一個珠花,猛砸展白後心"風尾"、"神堂"、"巨骨"三大重穴!

  四個黑道頂尖高手,同時出手,蓄勢而發,三股巨大掌風合流,吼吼山響,一串念珠如潛在暗處的毒蛇,毫無聲息地偷襲敵方上、中、下三路,前、後、左、右四方,展白已是腹背受敵,而且四大高手積忽而發,展自驚險萬狀。

  四周圍觀之人,不少人失聲驚呼!

  突見展自清嘯一聲,"天佛降魔掌"招演"佛光普照",只見掌影如山,分襲前後左右四方之敵,身法之快、招式之妙以及威力之強,均是眾人前所未見!

  就這一招,立把"黑道四凶"又同時逼退!

  "黑道四凶"又開始圍在展白四周,惡狠狠地瞪著,一邊調息全力一招所損耗過鉅的真力,一邊苦思展自的招式破綻,蓄勢而撲!

  說實在的,展白獨戰"黑道四凶",比獨戰"海外三煞"並不省勁,"海外三煞"之中除了長髯老人武功特高之外,白髮婆婆與"佛印法師"功力都略遜一籌,這"黑道四凶"功力都差不多,雖不如長髯老人高,卻在白髮婆婆與"佛印法師"之上,而且四個人各有獨特殺手,團合得天衣無縫,四人合起手來,每一招攻出都是上、中、下三路,左、右、前、後四方,廣罩周身要害!

  其中尤以"蔥嶺之鷹"與"太倉之鼠"最難應付,"蔥嶺之鷹"的"枯骨掌",每一掌拍來,都如一團烈火燒在身上一般,展白雖不懼怕,但隨時要運起周身功力,迫出強侵入體的熱毒;"太倉之鼠"的兩條特長的手臂,卻非常討厭,不但招式詭辣,且能招出半途,突然轉彎,專向下三路,使展白不得不時時提防他的詭異殺手!

  "沙漠之狐"與"陰山之狼"也不簡單,"陰山之狼"的"掌刃切木"功夫,火候到家,每一掌砍出,都掀起狂嘯破風之聲,當真是掌緣似刀,展自每擋其一掌,雖能把他震退,但掌緣觸及之處,莫不隱隱發病。至於"沙漠之狐"那一串大漠特產的胡桃木念珠,更能專破內家真力,掌風封擋不住,展白完全仗著"千幻飄香步"與"無色無相身"的高絕身法,閃躲迴避。因此,展白這一戰,可說是平生僅遇的第一次硬仗!

  展白戰來吃力萬分,其實"黑道四凶"四個黑道頂尖高手,心中的味道更不好受。

  四周觀戰群雄,雖然不乏老江湖,大場面見多了,但眼前這一戰,的確是生平僅見,不但雙方的武功路數,均是見所未見,而那內功真力更是大得驚人,每招施出,都是驚天動地,每一掌劈出均可裂石開山!

  此時,"黑道四凶"不再瞠目怒視,蓄勢而撲,而是由"陰山之狼"礬哩咕瞎說了幾旬蒙古話之後,四兇立刻改變戰略,飛快地圍著展白繞起圈子來!

  展白不懂蒙語,但看四凶情形已經明白,必是另有詭計,當即抱元守一,蓄氣凝神,全神戒備起來!

  四兇愈轉愈快,突然"陰山之狼"一聲慘厲長嘯,如刀的掌鋒,一片刀山似地向展白思身要害猛劈狂砍!

  看其來勢之兇猛,必係全身功力所聚,展白不敢絲毫大意,以過人的目力,覷準其掌力空隙,運起九成功力,狂推而出!

  勁風山湧,"但"陰山之狼"來勢雖猛,退勢更快,他不再與展白硬拼內力,展白招式未到,他已撤招縱身斜飄八尺開外!

  展白微感意外,一掌劈空,但身後疾風狂嘯,顯然背後有人急襲!

  展白"回頭望月",跨步甩臉,借回身之勢,又運集了九成功力,向身後猛劈出一掌!

  向展白背後偷襲的是"太倉之鼠",一爪抓空,展白掌力已到,他也和"陰山之狼"一樣,不再與展白硬拼內力,就在展白掌鋒末到部位時,佼然收身後退,半空中又折了回去!

  緊跟著"蔥嶺之鷹"的"枯骨掌"一陣灸熱狂鏢,候又湧到!

  展白身形電轉,躲過灸熱掌風。同時也向"蔥嶺之鷹"攻出一招狠的!

  "蔥嶺之鷹"同樣不與展白招式擊實,一沾即退!

  接著"沙漠之狐"又從側背攻到!……

  四凶此退彼進,均是一沾即退,展白雖然忠厚木油,心地老實,但數招一過,立刻明白"黑道四凶"是想藉此消耗自己的內力,等到自己疲乏不支時,四人再齊施殺手!

  展白不由微微一笑,心說:"你們這樣正是給了我調息的機會……"誰知展白念頭還未轉完,"沙漠之狐"候然逸出圈外,"臨去秋被",回手向展白打出三顆念珠!

  同時,三凶拼出全力,左、右、後三方,一齊向展白攻到!

  明眼人一看即知"黑道四凶"用意惡毒,是想以硬拼展白,封擋住展白的騰閃挪移的去路,然後以"沙漠之狐"專破內家真力的念珠來傷展白!

  展白心中一懍,飛快地劈出三掌,震退三面強敵,但三面壓來的反震之力,卻使展白身形再無法移動一步,而穿破內家真力的三顆念珠,已接著破空尖嘯如飛而至!

  三顆念珠,成品字形,一穎直奔展白面門,兩穎平射展白前胸!

  "沙漠之狐"這種專攻內家真力的念珠,乃漠北苦寒之地特產的胡桃木製成,堅逾精鋼,重逾金石,外圓中空,中空的螺旋形圓孔,可以遇到阻力加速旋轉而進,是以掌風內力無法阻擋,可以說厲害無比!

  就是再強的內功高手,遇到這種霸道暗器,除了躲閃之外,也是束手無策!

  展白內力深厚,雖能把三大黑道商手同時震退,身形受那三方面的反震之力已無法躲閃,又知那電射而至的念珠掌風內力均無法阻擋,心中一驚……觀戰群雄紛紛驚呼……

  展白遇險,慕容紅、金彩風、婉兒、樊素密,更是駭得失叫起來!

  只聽"嘶"的一聲微響,血光崩現!

  展白雖以"無色無相"身法,及時甩頭側身,連躲過兩顆念珠,但第三穎念珠卻在他的左臂上劃了一條血槽!展白感到左臂一涼,念珠穿臂而過!衣破肉飛,鮮血直流下來!

  就在展白受傷、微微一愕的瞬間,"陰山之狼"悄無聲息地在展白後背打出一掌!

  他"掌刃切木"的功夫,掌刃如刀,"康"的一聲,擊實在展白背上,把展自打得向前跟隨了五六大步!

  展白只感眼前發黑,心胸氣翻血湧,向前搶了五六大步,身形搖搖欲倒……

  "陰山之狼"一陣得意的狂笑,似刀的掌鐐第二次又舉起……

  其他三兇也各自獰笑著逼近展白!眼看展白就要命喪四凶之手!

  搖搖欲倒的展白,突然嗔目大賜一聲,一掌向"沙漠之狐"劈雲!

  掌風狂嘯,一般洶湧的巨流,如山湧出!

  "沙漠之狐"一珠奏功,心中一喜,估不到展白受傷之後,仍能發出威力這麼大的掌力!

  心神稍為一懈,如海洋巨流的掌力已擊向胸前,再想躲閃,焉得能夠?

  "沙漠之狐"只感胸前如受萬斤重錘,悶哼一聲,仰身翻例,張口噴出一口鮮血!

  "陰山之狼"的一掌還未打到,展白一掌已把"沙漠之狐"震傷吐血,就在這電光石火的一剎那,展白反臂一抓,"大擒拿手"中的絕招"橫雲斷峰","嘭"的一聲,正好把"陰山之狼"砍到的手腕扣住!

  展白獨戰"黑道四凶",本無傷人之意,只想使四凶知難而退,也就算了,沒想到"人無傷虎心,虎有傷人意",他一念之慈,反而連受兩處重傷!

  而且"黑道四凶"心狠手辣,在他受傷之後,仍想把他殺死,因此,展白激怒之下,強忍住傷勢,一掌把"沙漠之狐"震飛,反臂一抓,又扣住"陰山之狼"的腕子!

  此時,展白已殺紅了眼,下手不再留情,扣住"陰山之狼"的手一使勁,"卡擦"一聲,緊跟著一聲淒厲的慘嗥,"陰山之狼"的一隻右掌,已被展白齊腕折斷!

  "陰山之狼"面色滲白,踉蹌退後五步!

  眾人一齊楞了!任誰也想不到展白重傷之下,舉手投足,仍能連傷兩大黑道高手!

  展白以手背擦了擦嘴角的溢血,俊面含威,緩步向"蔥嶺之鷹"與"太倉之鼠"走去……

  "蔥嶺之鷹"與"太倉之鼠"那麼狂的黑道魔頭,見到展白這般氣勢,竟然嚇得臉變色,身不由主地倒退了兩步!展白冷冷地通:"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回去!"說著,雙掌平胸舉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