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再墜險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住手!"

  展白暴喝一聲,飛身掠入場中。

  白髮婆婆微一楞神,轉頭見是一個身裹破棉被的俊美少中,不由咧嘴一笑,道:"小娃子!是不是也活得不耐煩了?竟敢出面與我老人家架樑子!"展白道:"動手比武,勝者為雄!老婆婆這麼大年紀,不知為何還是這麼大的火氣,戰勝也就是了,何必一定要致人於死地?"白髮婆婆一瞪眼,嗆道:"乳臭小子!你可知海外三煞規矩?"展白道:"在下不知!"

  白髮婆婆運至顛峰的"搜魂指"功未撤,力貫四稍,周身微微顫抖,頭上的白髮及身上的衣衫,更是無風而動,前伸的手指,脹大足有一倍有餘,忽視著展白桀桀笑道:"凡與海外三煞動手之人,從來不留活命,現在你該知道了吧?還不替我快滾!"展白也是天生傲骨之人,見這白髮婆婆忽喜忽怒,說話的口氣,更是咄咄逼人,不由激起怒火,劍眉一揚道:"不管你是誰,也不能不顧江湖規矩,對一個負傷之人,仍然施展辣手!"白髮婆婆怒極反笑,嘿然說道:"這樣說來,你是成心想死了,說著,捨下"天涯狂生",運指向展白逼來!

  展白見那白髮婆婆面目陰森,舉指向自己緩緩定近,指鋒未出,先感一般逼面生寒的勁流洶湧而至,知道白髮婆婆的指功厲害,暗暗運起"雷音佛掌"神功戒備!……

  此時,身後負傷的"天涯狂生"經過一番調息,已緩過一口氣來,見危難中出面救助自己的,竟是曾敗在自己掌下的少年展白,心中既感且愧,又明知展白不是白髮婆婆的對手,隨在後邊叫道:"展少俠!快退!快退!待趙某人再接她幾招!"說著搶前一步,匯集殘餘真力,猛然劈出一掌!

  白髮婆婆桀桀怪笑,把指向展白的指鋒,反側一劃,一般疾嘯的銳飛,猛向"天涯狂生"掃去!

  展白見白髮婆婆仍去傷"天涯狂生",陡然大喝一聲,把運至頂峰的"雷音佛掌"施出,疾向白髮婆婆攻去!

  "雷音佛掌"乃西城絕學,施展出來,雖不見掌風狂嘯,但一般奇大無比的暗勁,如海洋巨流一般洶湧而至!白髮婆婆"搜魂指"神功本已轉向"天涯狂生",對"天涯狂生"傷後拼力打出一掌,她井末放在心上,但展白掌出,她立刻感到不對勁,但一時之問還未想到,以眼前一個不起眼的少年,會有什麼了不起的武功,因此"搜魂指"仍然向"天涯狂生"點去……

  站在另一側的中年和尚,卻脫口叫道:"老婆婆!小心!那少年施出的是雷音佛掌!"白髮婆婆聞聲一驚,"搜魂指"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半圓,卻施出一招"橫掃五岳"的招式,指風狂嘯,把"天涯狂生"及展白二人均罩在強勁的"搜魂指"乃只聽"砰!轟!"接連兩聲巨響,"天涯狂生"痛嘯一聲,仰面朝於栽倒!

  白髮婆婆一聲悶哼,竟被展白"雷音佛掌"震得向斜刺裡跟路五六步出去!"…展白只感掌心如被鑽穿,一陣巨痛,幾乎使他站足不穩,上身晃了兩晃,仍然咬牙忍佐,一看掌心卻已腫起如桃,心中暗驚:"好厲害的搜魂指!"中年矮胖和尚卻一掠而前,向展白厲聲問道:"爾是何人門下?……"白髮婆婆被展白一掌震退,引為奇恥,暴怒如雷,反身又向展白撲來!

  展白舉掌欲迎,卻感掌心鉅痛如鋸,舉手乏力,不由暗道:"完了!……"忽聽兩聲嬌叱,兩條嬌小人影,猶如雙飛紫燕,一齊掠入場中!

  接著一溜碧光一閃,一股勁風銳嘯,齊向白髮婆婆攻至!

  白髮婆婆身形電旋,躲過一劍一掌,身形飄落一丈開外,扭頭一看,來人卻是一個奇美的錦衣少女與一青臉紅髮的怪人!

  這錦衣少女與青臉紅髮怪人正是展婉兒與柳翠翠,為救展白,同時出手!

  白髮婆婆被二人逼退,未能傷到展白,更形激怒,身形竄落即起,騰身又向二女撲來!……

  銀扇白衣書生卻在一旁急叫道:"紅姑!那青臉紅髮之人,要活不要死,其餘之人,可以格殺勿論!……"白髮婆婆雖在激怒之下,仍然聽白衣書生的話,半空中"搜魂指"神功點向婉兒,對柳翠翠的一指,卻變指為抓,五指箕張,猛然抓下!

  婉兒身形一挫,兩指疾出,同樣是"搜魂指",猛點白髮婆婆"心俞"、"氣海"兩大重穴!

  同時,柳翠翠一招"斜月生輝",無情碧劍閃起一片碧芒,猛向白髮婆婆右臂削去!

  白髮婆婆心中一懍,估不到婉兒與翠翠竟有這樣高強的劍招與指功,尤其婉兒的指法,竟與自己的"搜魂指"相似,半空折腰,飄落一文開外,厲聲叱道:"小妮子!你這指法跟誰學的?"婉兒道:"這個你管不著,你只要傷到展哥哥一根毫毛,我便拿你償命!"白髮婆婆咧嘴一笑,道:"好!我素來不講理,沒想到今天碰到一個比我更不講理的人!我問你,小姑娘,這少年是你什麼人,值得你這麼關心他?……"婉兒尚未答言,柳翠翠卻看到展白掌心紅腫,臉色慘白,心痛心上人負傷,怒叱一聲,抖劍向白髮婆婆分心刺去!

  劍出嘯風,劍尖寒芒竟然閃起一片耀眼碧光,顯然柳翠翠的劍術修養已到了"以氣御劍"的地步,劍招施出,聲勢驚人!

  白髮婆婆大驚失色,收身急躲,仍然慢了一步,"吃"的一聲微鳴,白髮婆婆的半截衣袖已被劍芒削下!

  婉兒也看出展白負傷的情形來,在白髮婆婆站腳未穩之際,猛然彈出兩指,直向白髮婆婆襲至!

  同時,柳翠翠"寒星奔月",手中"無情碧劍"如一道擎天長虹,幾至"人劍合一"的劍術化境,不見人影,只見劍光,向白髮婆婆電射而至!

  白髮婆婆此時狂態全失,反而驚得面無人色,她怎麼也估不到當今之世竟有如許高強劍術之人,就是那婉兒的"搜魂指"也不可輕視,見指劍同時攻到,不敢接架,晃身急躲……

  在四周圍觀之人,雖不乏武林高手,且大多數是走南闖北的江湖混混,但也從未見過如許上乘的劍術,不由齊聲驚呼,愕然噫驚!……

  在一旁觀戰的白衣銀扇書生,更是又驚又急,高叫道:"仇公公!佛印法師!還不上前,更待何時?"長髯老人及中年肥胖和尚聞言,雙雙縱出,一個敵住柳翠翠,一個敵任展婉兒!

  就這樣,把圍在四周的武林群雄,也看得個個心驚,那青臉紅發的柳翠翠眾人從未見過,武功劍術出神入化,不知是何來路,驚奇還不在話下,但少年展白卻是眾所周知的一個新出道的少年,他每次露面,武功都有進步,一次比一次的強,而且進境之速,更是大違常情,以白髮婆婆來說,四大豪門的一流高手接連死在白髮婆婆手下,連"天涯狂生",眼空四海的武林高手,都重傷在白髮婆婆手中,生死不明,而小小年紀的展白,竟能一掌把白髮婆婆震退,而現在又力戰數十合不敗,怎不使人驚異。

  婉兒,也有不少人認識,見她能力戰"佛印法師",能夠戰了個平手,同樣使群雄驚訝不已。其中尤以"凌風公子"及其門下高手,最感不解,因為婉兒的武功,雖然得到莊主"摘星手"的親傳,堪稱不錯,但要想敵伎連斃四大豪門十數高手的"佛印法師",幾乎是不可能的——件事,可是,現在她不但敵伎了使群雄喪膽的"佛印法師",而且與"佛印法師"竟打了一個平手,這豈不是礎礎怪事?

  "凌風公子"暗暗納悶,心想:"幾月不見,妹妹從何處學來這等高強武功?"…

  不說圍觀群雄個個心頭掠異納罕,且說展白力戰白髮婆婆卻已到了危急關頭!

  在他最後一招"風震雷鳴"施出之際,鼓腹納氣,雙掌向外一震,這一招確是很厲害,硬把狂傲無儔的白髮婆婆逼退了三步,但自已身上捆的破布條,也因自己鼓腹納氣震斷,身上的被棉被部順勢滑脫下來!

  驟然鬧了個赤身裸體,在這麼緊張的場合,四周圍觀的人都禁不住哄笑出聲!

  展白自已更是鬧了個面紅耳赤,手忙腳亂,一邊樞敵,一邊抽空用手去提滑落的破棉被……

  白髮婆婆卻毫不放鬆,一邊著著進攻,一邊嘻嘻笑道:"小娃子,沒想到你窮得連衣服都沒得穿,還敢強出頭多管閒事,看奶奶不斃了你才怪吶!

  說著,"呼!呼!呼!"接連又劈出三掌!

  掌掌力沉勢猛,展白欲想躲避,無奈舉腳不靈,只有咬牙運掌硬接!

  "嘭!嘭!嘭!"

  三聲大震,展白只覺腑內氣翻血湧,雙眼發黑,白髮婆婆的掌力,一掌比一掌沉重,幾如萬斤重錘一般,擊撞在自己雙掌之上,幾乎使自己支撐不住!

  白髮婆婆三掌得手,又恢復狂態,桀桀怪笑著,雙掌高舉過頂,又猛然向展白迎頭撲下了!

  展白昏朦之中,只覺白髮婆婆的掌力,如泰山壓頂一般,迎面壓至,趕快抽身跨步去躲……

  可是他忘了滑落至腿脛的破搞被正纏住了他的雙腿,剛一跨步,一個踉蹌險些栽倒……

  而白髮婆婆重逾山岳的雙掌,已壓近他的面門!

  展白無奈,奮力舉起雙掌,向上迎去!

  "砰"然一聲大震,展白如被萬斤鐵鎚擊中,嗓口一甜,張嘴噴出一口鮮血,頭腦轟的一聲,立刻昏倒下去……

  昏迷之中,他仍聽到白髮婆婆聲如鴨鳴的怪笑聲,以及重逾山岳的強勁掌風,第三次又向自己胸前壓來!

  不由暗嘆一聲:完了!想不到我展白這一次競喪命於此……

  突然,一道耀眼的碧澄劍光一閃I

  接著聽到一聲嬌叱,四縷疾嘯的勁風,直向白髮婆婆射至!

  展白卻已完全失去知覺,昏倒當地,對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情,他是再無法知道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