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叫化大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鐵翼飛鵬"臨空下擊無功,在青竹杖影猛攻之下,展翼急起,卻被精靈無比的婉兒看到。

  婉兒靈機一動,心想:"與其在陣中受困,不如施展躡空幻影身法,學那裝了翅膀的老頭,騰身空中,居高臨下,尋隙搗虛,不比在地面受困強多了?"婉兒想到就做,嬌叱一聲,屈指疾彈,逼得陣式一鬆,倏然凌空三文。

  身形盤空一停,勢盡下落之際,腳尖一點足下青竹杖影,落而復起,竟在"叫化大陣"的青竹杖影上空翩翔飛舞起來。

  婉兒人生得美,加上體態竊憲,身法輕靈,又是穿的一身彩繡錦衣,在換起候落的青竹杖上翩翩起舞,彷彿九天仙女下凡,又如"青女嫦娥俱耐冷,月下霜裡逗蟬娟",真是美妙已極。

  坐在山坡上的端方公子不由脫口叫道:好身法!美極了!……"他不出聲還好,他這一叫好卻提醒了婉兒的注意。婉兒莫名其妙地被困陣中,一肚子不高興,如今才奮力脫出陣外,端方公子坐在山坡上,悠悠閒閒地叫起好來,不由大怒,身形猛然一頓,腳尖藉青竹杖打出的勁風借力使勁,一陣劃動,竟平飛直射,從青竹杖陣上空猛向端方公子所坐岩石上撲去。

  十數丈的距離,婉兒半空中兩次腳踩青竹杖借勁,竟然腳不沾地,竄上了距地面尚有三丈餘高的岩石之上。

  端方公子連連喝采,而且站起身形,俊臉泛起笑容,看那意思是歡迎婉兒的樣子。

  但婉兒恨他連自己也圍困在叫化陣中,身末到先已屈指彈出,一縷極細,但又極為強勁的疾風,破空銳嘯,猛襲端方公子胸前"三陽"重穴。

  端方公子大吃一驚,見來勢甚急,不敢硬接,急忙飄身躲過,一邊嘴裡急叫道:"姑娘!你怎麼連小生也打起來?"婉兒已娉娉婷婷地站立岩石之上,瑤鼻一皺,冷冷說道:"少客氣!你叫一群要飯的把我包圍起來,又是什麼意思?"端方公子苦笑道:你要不和他們站在一起,窮家幫的人萬不敢找姑娘的麻煩……"婉兒道:"你要不站在這裡,我也不會打你!"

  端方公子被婉兒反唇相譏得哭笑不得,但仍然涎臉道:"那麼,姑娘要小生到哪裡去呢?"婉兒一瞪眼道:我管你到哪裡去?但是,你那些要飯的如果傷了我展哥哥的一根頭髮,我便拿你償命!"這一句話激起了端方公子的怒火,一是婉兒說得絕情絕義,再者婉兒一心維護展白,也引起他內心的嫉妒,不由劍眉一揚,俊美的臉上,閃過一抹殺機,嘿嘿笑道:"端方公子的命還不那麼不值錢!會去為別人的一根頭髮償命!"婉兒道:"你以為我殺不了你嗎?"

  尚未等端方公子答言,青竹陣中一聲慘降傳來,婉兒與端方公子同時低頭看去,又是一名金府高手斃命。

  屍身被數根青竹杖她出陣外,一樣是周身浮腫,滿臉青紫血痕,滾在地上,仰臉朝天,死狀極慘。

  陣內聽到祥麟公子的怒叱,及鐵背駝龍的厲吼,顯見二人憤怒已極。

  "砰訇"巨響,接二連三傳來,也可猜出金府中人在一齊奮力猛攻。

  鐵翼飛鵬更是連聲怒嘯,鐵翼奮起,連番猛撲。

  但"叫化大陣"威力強大,變化萬千,縱然在絕世高手猛衝猛打之下,仍然是嚴整無比,絲毫不見破綻。

  突然青竹杖影之中,一道耀眼的碧綠光華衝天而起,接連幾閃,"嗆!嗆!嗆!……"一陣龍吟虎嘯之聲傳來,嚴密無比的"叫化大陣"中間,立刻空出一個五尺範圍的圈子來。

  圈子空地當中,手執"無情碧劍"、淵停嶽峙站著的正是展白。

  原來展白仗著雙手在陣中,竟愈衝愈衝不出來,心中憤怒,竟撇出背上的"無情碧劍"來。

  "無情碧劍"果然神兵利器,又加上展白新從神驢鐵膽學會了"風雷八劍","無情碧劍"出鞘,一招"風震雷鳴"立刻盪開了五尺方圓的一片空地,而且,"叫化大陣"中的幫眾有避躲不及的,手中青竹杖立刻被"無情碧劍"削斷了五、六根。

  窮家幫這青竹杖又叫"打狗棒",是幫主在開香堂時親手傳授,索為徒眾所重視,而且每三年才開香堂一次,第一次所授為木棒,那是入門三中以後的弟子。第二次所授為黃竹,又叫苦竹,那是入門六年以上的弟子第三次所授為綠竹,那已經是入門九年以上的弟子了,至於這青竹杖,乃是入門十二年以上,武功高強的弟子才配攜帶,所以今天在此擺陣的幫眾都是幫內十數年以上的高手,所以才能困住金府雙鐵衛、祥麟公子兄妹及展白等武林頂尖高手。

  尤其是青竹杖乃是海南特產,實心鐵骨,堅硬無比,就是尋常寶劍也難損分毫,如今被展白"無情碧劍"一劍削斷五六根,競把數百幫眾-時震住。

  "叫化大陣"剎時間忘記了催動,窮家幫眾一齊瞪視著展白呆呆發怔,尤其被削斷了青竹杖的幫眾,除了震驚之外,更是滿臉憤怒悲痛的表情。

  展白卻名威風八面站在那裡,未再乘勝餘威,出劍追殺……

  婉兒卻喜極而呼:展哥哥!……"

  端方公子倏然變色,急呼道:窮朋友們!要飯的傢伙毀了,可沒法叩見祖師爺!"一句話激起了窮家幫眾的拼命之心,齊聲怒吼,揮起青竹杖,猛向展白攻去。

  此時,他們不再"蓮花,蓮花"唱得好聽了,而是怒吼狂嘯,數百條青竹杖雨點似地向展白猛攻。

  可是展白一劍在手,如虎添翼,他先前一劍逼退幫眾,不乘勝追殺,是不願多造殺孽,如今見群叫化瘋狂地向他撲來,展白一震"無情碧劍""風雷兒劍"第二招,"怒雷狂飆"猶如暗黑雲端幾道厲閃,隱挾風雷之聲,激射而出。

  "嗆!嗆!"

  斷竹橫飛。

  "磁!磁!"

  血雨四濺。

  競有七八名幫眾斷竹臂一齊被削斷,發出兩聲慘嗥。

  "呼啦"一聲,群化震驚後退,一齊瞪著展白,雖然臉上表情憤怒之極,卻再不敢向上包圍。

  展白凜然道:"如再不退去,可別說小爺不願殺傷,我要出手攻擊了!"眾窮家幫被展白威勢所攝,果然無人再敢向上圍攏。

  一個年約六旬、花自鬍鬚的年老乞丐,上前一步道:窮家幫多蒙賞賜,不知閣下能否將大名見告?以後我們窮人也好感恩圖報!"展白道:區區展白,就是在下!"

  老年乞寫道:"原來是展大俠!我窮家幫永記大德,不誌報答您就是了!"展白道:"展白被逼出手,無心與貴幫結仇,假如貴幫記著這筆帳,展白也不能推辭,隨時接著貴幫!"老叫化一豎大拇指道:英雄!老叫化佩服你了……"端方公子卻在岩石上急叫道:"龔老叫化!這是什麼節口?套的是哪門子交情呀!看那邊點子也要闖出來了……"原來這叫做龔老叫化的年老乞丐,與展白答話的當兒,其餘圍困金府的幫眾,眼見也守不住陣勢,被金府雙鐵衛及祥麟公子兄妹一番急攻,陣式顯出潰亂跡象。

  "叫化大陣"固然厲害,擺陣之人卻是息息相關,死傷一兩個,固然不會影響全盤,但包圍展白的有數十人之多,一旦完全停止下來,陣式催動受了很大的影響,所以威力大不如前,又加上金府的人奮力猛衝,陣腳動搖,眼看著要被金府眾高手衝突出圍。

  龔老叫化被端方公子一語提醒,捨了展白,催動陣勢,齊向金府眾人圍去。

  一時間青竹杖齊舉,殺聲大震,戰況又趨熱烈起來。

  端方公子固然及時提醒了窮家幫眾,把"叫化大陣"再度催動起來,但同時他的叫聲也提醒了在空中飛翔下擊的鐵翼飛鵬。

  鐵翼飛鵬見端方公子一說話,陣式便較厲害,心想:"擒賊先擒王!好小子,你在那裡坐山觀虎鬥,還在指揮群叫化作戰,我先把你拿住,豈不就解了叫化大降之危!"想到這裡,鐵翼一展一拂,猶如大鳥橫空,人末到,雙鐵翼連續猛揮,挾著破空勁風,直向停身岩上的端方公子撲去。

  端方公子見"鐵翼飛鵬"來勢兇猛,接連迎空劈出兩掌。

  掌風與鐵翼雄風一接,"砰!訇!"兩聲巨響,半空中勁流激射,但並未阻止"鐵翼飛鵬"疾衝之勢,雙掌一扇,迅如鷹牽,照舊向端方公子飛撲而至。

  端方公子心中一懍,急欲騰身走避,但鐵翼飛快,候然而至端方公子頭頂上空,"鐵翼飛鵬"厲嘯一聲:小輩,納命來!"喝聲中鐵翼一展,猛向端方公子迎頭揮下。

  耀光閃閃的鐵翼,猶如一大片烏雲,迎頭蓋頂而下,勁風鑰嘯,撲面生寒,端方公子大吃一驚,脫口驚呼:不好!……"但婉兒也站在端方公子身邊,銑翼勁風連帶扇向婉兒,婉兒嬌叱一聲:"你找死!"喝聲中屈指一彈,一縷極細的疾風,尖嘯著直向鐵翼飛鵬"心俞"重穴射去。

  "鐵翼飛鵬"已見識過婉兒的"搜魂指",知道厲害,不敢硬接,歛翅急閃,但仍然慢了一慢,躲開要害,卻沒有躲過鐵翼,只聽"隨"一聲微響,巴天赫不畏刀劍暗器的"鐵翼神衣",競被婉兒"搜魂指"洞穿一個手指大的洞。

  "鐵翼飛鵬"巴天赫急忙斂翅落地,臉色慘變,他萬也想不到自已的鐵翼神衣,竟被婉兒一指損壞,心中又驚又怒,一雙三角厲目怒視著婉兒,滿臉殺祝,咬牙切齒道:"大膽賤婢!竟敢損壞二爺神衣,二爺要你死無葬身之地!"怒喝聲中,十指屈伸,周身骨路"格格"作響,陰森兇狠,大踏步向婉兒逼近。

  婉兒不知他要施展什麼厲害的陰毒武功,但看他凶狠之態,心中不由一懍,暗暗蓄勢戒備。

  但端方公子被婉兒一指解危,驚魂甫定,卻逗起滿腔怒火,見"鐵翼飛鵬"向婉兒欺去,大喝一聲,運起家傳絕學"混元指",猛向"鐵翼飛鵬"後心要害點去。

  "鐵翼飛鵬"正運集了周身功力,想找婉兒去報毀衣之仇,忽覺腳後勁風破空而至,知道有人暗襲,更如火上加油,暴吼一聲,反身出掌,一式"倒轉陰陽",把運集至額峰的一身功力,雙掌一反一正,猛向身後打去。

  "噗!砰!"

  一聲裂帛輕響,一聲轟天巨震,同時兩聲慘嗥傳出。

  端方公子被"鐵翼飛鵬"威力無濤的掌風,震下數丈高的岩石,一聲慘嗥,頭下腳上地向下栽去。

  "鐵翼飛鵬"一隻左掌正好迎住端方公子家傳絕藝"混元指",一陣奇痛沁人心脾,也發出一聲慘曝,再一看左掌紅腫老閱。

  鐵翼飛鵬縱橫江湖數十年,從未遇到敵手,如今破衣傷手,連番受挫,激起他兇暴野性,殺心大起,咬牙忍住左掌傷痛,見端方公子已栽下地去,隨後縱身追下岩石。

  端方公子雖然被鐵翼飛鵬掌風震下岩石,只負輕傷,井未致命,頭下腳上栽下,將及地面,猛一提氣,半空翻轉,仍然雙腳穩站於地面。

  此時"鐵翼飛鵬"已隨後縱了下來,更不答話,舉起右掌,惡狠狠地向端方公子頭頂劈去。

  端方公子知道他掌沉力猛,自已甫行負傷,不敢硬接,見鐵翼飛鵬掌到,飄身閃過。

  但"鐵翼飛鵬"左掌傷處,痛徹心肺,把端方公子恨入骨髓,一掌落紙上步橫臂,施出"橫掃五岳"招式,向端方公子攔腰掃但端方公子受傷落岩,一聲慘嗥,早巳驚動了窮家幫眾,見端方公子勢危,紛紛從陣內跑來救援。"鐵翼飛鵬"第二掌未到,十數條青竹杖已齊行揮至,硬把"鐵翼飛鵬"逼退。

  "鐵翼飛鵬"怒上加怒,鐵翼猛撲,雙掌猛推,把蜂擁而至的窮家幫眾,打翻了好幾名。

  但窮家幫人多,打退一批又上來一批,仍然把端方公子救出,把"鐵翼飛鵬"圍住。

  混戰中死傷互見,金府高手固然已有數名陣亡,但窮家幫的幫眾,在陣式散亂之後,已不能發揮統合戰力,死傷在金府高手及展自"無情碧劍"之下的更多。尤其"金府雙鐵衛?功力高強,心狠手辣,每招每式施出,均有三五名叫化受傷倒斃。

  這真是一場好殺,只見塵抄飛揚,喊殺震天!突聽一聲大喝:"住手!"這喝聲中氣充足,聲如雷震,震得眾入耳嗡鳴,身不由己地各自停下手來。

  只見對面山峰上轉出。這群武林人物,約有十數名之多,喝聲不知由何人發出?但身法卻都是快得出奇,從山峰上現身,到跑至眾人動手之處,約有數十丈的距離,恍眼即至。

  只見-卜數條人影,星飛丸射,飛快地掠至眾人面前,個個都是身軀剽悍,步履如行雲流水,雙眼精光閃閃,看樣子都是身負高強武功之士。

  為首是一個寒儒似的窮酸,身穿檻樓長衫,腳蹬破布鞍,手拿一本爛書,但像貌卻生得頗為不凡,四方臉,白淨無須,細眉長目,看年紀不大,最多不過二十四五歲,卻隱然有大家風範。

  展白首先認出為首之人,正是"安樂公子",摩雲神手向沖天,就跟在安樂公子身後,其餘高手,展白卻都不認識。

  安樂分子雲掙率領屬下十數名高手,飛掠而至,首先也看到展白,安樂公子微笑點頭,但他的眼光忽然看到展白手上拿著的"無情碧劍",不由眼露奇光,道:"恭喜展兄,失劍復得!"展白道:"託公子的福!……"

  以前展白見雲掙朗朗俠行,曾有結交之心,但自從知道武林四公子之父都是自己殺父仇人之後,立刻打消此念,而口頭上也就不太客氣。

  安樂公子臉上微微一紅!因為是在他手中把寶劍被人奪走,他追了半天沒追上,如今寶劍卻讓人家自己找回來了,這個跟頭栽得不輕,竟一時無言可對,只有苦笑了一下……

  此時婉兒已飛身掠下岩石,站在展白身邊,聽展白管來的一個窮酸也稱呼"公子",不由笑道:"又來了一個公子!公子何其多呀?"她的意思是,瞧不起眼前的也配稱公子。

  展白道:"你不認識嗎?這位正是與你哥哥在武林齊名的安樂公子!"眾人聞聽,一齊臉現驚容,多打量了安樂分子幾眼。

  安樂公子卻四下一拱手道:"在下雲錚,蒙江湖朋友抬愛,呼為安樂公子,今日偶然路過此地,不知諾位朋友因何故廝殺?"祥麟公子也一抱拳道:"久仰!久仰!在下祥麟,與貴公子雖未謀面,可說是神交已久。"安樂公子及屬下高手,一聽祥麟自報名號,也俱自臉現驚容,安樂分子哈哈一笑道:"失敬!失敬!原來是鼎鼎大名的祥麟公子!看來我這貿然出頭,是多此一舉了!"原來安樂公子喜管閒事,一聽眼前鬧事之人是祥麟公子,便知今天的閒事自己不一定能攬得下,故而有此一說。那邊的端方公子,見二人互相吹捧,卻把自己拋在一邊,不由於咳了一聲。

  婉兒心思細密,端方公子在旁邊於咳,她早知其意,倩然笑道:"今天可是幸會,武林四公子,倒有三位在此地露面,來!我給諸位引見!——"說著纖手一指端方公子道:"這位就是端方公子!"端方公子一抱拳,連說:"幸會!幸會!"

  安樂公子及屬下高手,更是一怔,想不到引起爭端的竟是武林四公子之中的兩大公子!

  婉兒接著又說道:"看來我真要回去叫我哥哥了!"展白一時末會過意來,愕然道:"叫你哥哥幹什麼?"安樂公子早己哈哈大笑道:不用說,這位姑娘一定是凌風公子之妹了!"展白恍然呵了一聲,道:"名重武林的四公子會面,倒的確是武林一大勝舉!可惜,你哥哥趕不及來此一會了!"祥麟公子心中一動,他本來心懷壯志,早有壓倒其他三位公於、稱霸武林、領袖群雄之心,隨之仰天一陣豪笑道:這有何難!我們武林四公子,江湖齊名,祥麟早想一會,如今展兄提起,祥麟很想藉此機會,約請三位公子駕臨寒舍一會,不知二位公子及展小姐肯賞光否?"端方公子臉一寒,道:"那麼我們今天的事如何解決?"窮家幫的人物因為死傷慘重,個個眼紅,聞言往上"一圍,意欲再動……

  祥麟公子冷笑一聲,答道:武林四公子聚齊,咱們新帳舊帳,一齊結算,不是更公平合理嗎?"祥麟公子素具心機,這話表面聽來冠冕堂皇,事實上他卻是感到人單勢孤,安樂公子敵友不明,再要打下去,恐怕吃了虧,所以有此一說。

  端方公子也有顧忌,只因屬下窮家幫的人死傷太重,不能不充硬發狠,為屬下撐腰,聽祥麟公子一說,也順坡下台道:"但不知哪一天?"祥麟公子仰臉思索一陣,道:"當前年關將屆,想每個人可能都有點私事,而且為了不影響大家快樂過中,咱們就訂為明年元宵節怎麼樣?"未等端方公子答言,安樂公子哈哈大笑道:"最好是晚上,元宵節賞燈大會,武林四公子南京城聚並,可在江湖上傳為一段佳話!"端方公子也豪氣干雲地答道:"元宵節前端方必到,而且為了湊興起見,端方將隨帶武林至寶避水玉壁一同赴會!"眾人聞言,一齊色變,祥麟公子臉色更見難看,因為端方公子所說的"避水玉璧",正是他家中的傳家之寶,三月之前被盜,他今天串領屬下高手親自出動,也就是為了尋找此失寶,先前疑心是端方公子支使手下盜走,但還未敢證實,如今聽端方公子親口說出,不由又驚又怒,也接口答道:"好!一言為定!祥麟為了酬謝雅意,在會上也會現出一宗異寶大羅金丹,給與會之人見識見識!"這回該論到端方公子變顏色了,因這"大羅金丹"也正是他家的傳家之寶,在北京運往杭州的路上遺失,他率領窮家幫的高手,也正是為尋找此寶,才來到岩山十二洞一帶,搜尋數月之久卻連個眉目也沒有,祥麟公子這一說,才知是被金府之人攔路劫走。

  安樂公子卻哈哈大笑,一震手中爛書道:"三位公子豪興干雲,不吝以武林異寶為武林人士開眼,雲錚也不能太小家子氣,屆時一定攜帶《武學真經》赴會!"安樂公子此言一出,眾人更是吃驚……

  展白卻滿臉悲憤,怒眺見血,切齒喃喃自語道:"三宗異寶!三宗異寶!沒有錯,一定是他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