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霹震劍死於誰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展白隨著"神驢鐵膽"至一隱秘石洞中,這位前輩異俠把一套得自西域的"雷音佛掌"傳給了展白,並將展白之父"霹靂劍"展雲天被害經過告訴了他。

  原來展白的父親"霹雷劍"展雲天,不但武功高強,而且心胸光明,行為磊落,憑掌中一柄"無情碧劍",行俠仗義,天下無敵。由於他公正無私,在江湖上俠名卓著,無論黑白兩道的武林人物,對其均甚敬佩。可是由於他急公好義,守正不阿,固然救助過不少人,交了不少至交好友,但他也得罪了不少窮兇大惡,結了不少仇家。

  出乎意外的是展雲天並沒有死在仇人之手,而是死於六位義結金蘭的盟弟之暗算。

  展雲天原與"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雲宗龍、"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晉、"霸王鞭"樊非,以及"銀扇子"柳崇厚等七人,合稱為"江南七俠",以展雲天為首,在當時江湖道上乃是威名顯赫的七弟兄。

  但是展雲天俠肝義膽,所作所為均是只見一義,不見生死。其餘六人卻各有自私的打算,常常隨著展雲天捨死忘生的奮鬥一場,到頭來卻一點好處也得不到,心中暗暗不滿。

  又加上展雲天藝高氣傲,難免有些獨斷專行,凡事只問合不合武林道義,完全不顧六位盟弟心中所想,因此,這六人對他愈來愈感不忿,只不過畏懼展雲天武功高強,不敢公然反抗,又加上展雲天所作所為確是大義所在,他們六人自私自利的想法,也不敢公開說出來,而且"江南七俠"的名望,在江湖上愈來愈大,他們也不好意思與七俠之首的大哥鬧翻。也是合該有合該有事"摘星手"慕容涵無意中在哀牢山絕頂秘窟中,得到一幅藏珍圖,按圖索驥,得知洞庭湖水底沉埋了一宗千年寶藏,得到這批寶藏,立可致敵國之富。慕容涵心中大喜,暗想自己闖蕩江湖半生,仍是兩手空空,如果能取出這筆寶藏,據為已有,那後半世便可豐衣足食,不必再在江湖上冒風險了。

  可是,等到慕容涵趕至洞庭湖畔,已發現不少扎眼人物在湖邊逗留,慕容涵先不去勘察寶藏,隱在暗中一探,才知道洞庭湖底寶藏已走漏了風聲,不少武林高手均趕來洞庭湖尋寶,而且傳言千年寶藏中,除了價值連城的珠寶之外,尚有一冊《武學真經》,一方"避水玉壁",及三粒"大羅金丹"三宗異寶!

  "摘星手"慕容涵探知這些消息,心中又驚又喜,喜的是寶藏秘圖在自已手中,驚的是寶藏消息不知如何洩漏。眼見洞庭湖畔高手如雲,僅憑自己一人的力量,已無法取得寶藏。

  而且,最重要的還是,他手中雖有藏寶秘圖,卻不會水功,無法進得水底秘道。

  因此,慕容涵無法,只有向義結金蘭的"江南七俠"商量。

  當然,見到"江南七俠"之中的另六位,他又改了一個說法,絕不會透露自己想獨吞寶藏,只說無意中獲得秘圖,不敢自珍,願與六盟兄弟共享。

  誰加"霹靂劍"展雲天力主將寶藏取出,以救湖廣一帶的難民,因為湖廣連年荒早,居民已經餓得到了互食人肉的悲慘地步,官府救濟又辦得不力,每日均有成千論萬的人被活活餓死,因此,動了展雲天的俠義心腸,想把這批寶藏取出,變賣換糧,以救濟災民。

  慕容涵一聽,心中涼了半截,以為又和往常一樣,捨死忘生取得寶藏,又是只便宜他人,自己一點好處也落不到,但尚不死心,仍指望珠寶不要,只取其中三宗異寶……

  但其他五俠,卻認為在天下武林高手虎視鷹耽之下,下湖取寶,無異火中取栗,冒著如此大險,取出寶藏,自己一無好處,卻去救濟那些與自已毫無關連的遠地災民,實在不甘情願,因之,一齊勸說展雲天打消此念。

  可是展雲天卻不考慮這些,他認為只要當為,卻不顧什麼本身利害,並主張把三宗異寶讓給天下武林,只以其中金銀珠寶作為救濟災民之用。想天下武林人物,只重視那三宗異寶,必不以金銀珠寶為重,曉以大義,不但不會受到阻撓,而且還可得到助力,使"江南七俠"完成這一件義舉。

  慕容涵這一聽,心中更涼了,也與其他五俠一齊主張不去取寶。但展雲天所決定的事,從不會退步,不管六位盟弟怎樣說,一定要去湖底取寶。

  由於展雲天乃是七俠之首,又加上他的個性是說一不二,其餘六人也不敢反對他,隨他一同來到湖邊,對聚集在湖邊的武林人物一宣稱,果然受到了擁護,並由武當、少林、峨嵋……等數大門派掌門人議定,全體人員一致協助"江南七俠"下湖取寶,然後以金銀珠寶去救濟湖廣災民,那《武學真經》、"避水玉壁"、"大羅金丹"三宗異寶,則在君山頂上開一個武林大會以公平的比武,決定三宗異寶屬誰,就連"江南七俠"也算在內,以免七俠吃虧。

  這樣一說,聚集在洞庭湖邊的天下群雄,大多數均無異議,連心已冷了的慕容涵及另外五俠,也都重新燃起希望之火。雖然展雲天一再誠懇表明,志不在奪寶,只在救人,但只要取出寶藏,天下武林各門各派必出手爭奪,慕容涵想著以"江南七俠"的名義加上一手,任何一人也萬無拒絕之理。因此,也很熱心地把藏寶圖取出來,與各門各派推舉的代表,共同探勘下湖取寶之路線、地點……

  但眾人按圖索驟,勘察的結果,那千年寶藏卻沉埋在洞庭湖正中心的湖底。

  "江南七俠"中只有出身在巢湖畔的"銀扇子"柳祟厚精通水裡功夫,但柳祟厚潛下湖底之後,兩天兩夜,才浮了上來,卻已受了內傷,原來湖心中央水深數百丈,壓力極大,而且水底暗流又急,以水功見長的柳祟厚,連湖底都未游到就差一點送了命。

  之後,很多認為水裡功夫不錯的武林高手,相繼下水一探,都與"銀扇子"柳祟厚一樣,不但身負重傷,連水底都未能到達,更不要說到水底去尋寶了。

  而且,尚有不少水功內力較差,卻自不量力的人,下水之後,即送了性命。因此,水底寶藏無法取出,聚集在湖邊的武林高手,想盡了種種方法,又葬送了不少人命,到此知道已經無望,才陸續地走了,時間一久,聚集到湖邊尋寶的武林高手,均已走散淨盡,就連"江南七俠"也放棄打撈沉寶希望,離開洞庭湖。

  事情過了五、六年,人人已漸漸把洞庭湖底寶藏的事淡忘了。展雲天卻探聽出雲南黎貢山"神猴"鐵凌,收藏有一顆"避水神珠",執此可以分水人海,衣履不濕。這一發現又觸動了展雲天的靈機,認為如借來"避水神珠"一用,不難把洞庭湖底千年寶藏取出。於是隻身赴苗疆,到黎貢山借珠,和"神猴"鐵凌苦戰三日三夜,才勝了"神猴"一劍,借到"避水神珠"。又到江南,及六位盟弟前去湖底取寶。

  沒想到展雲天競因此被六位結義盟弟暗算殺死。

  因為"江南七俠"這次在洞庭湖底取寶,是在極端秘密之下進行的,因此,展雲天被六位盟弟殺死,江湖上很少人知道內情。又加上湖底藏寶之事,事過多年,人們早已忘記。在以後久年中,"江南七俠"紛紛結婚生子,覓地定居,很少在一起,故而展雲天之死江湖上均以為是仇家所殺,任何人也想不到竟是因尋寶被六位結盟義弟所害。

  仗著從湖底取出的無盡寶藏"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雲宗龍、"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晉,收買天下武林高手,開創霸業,已成為當今武林四大豪門。就是鎮江"霸王鞭"樊非,雖然不喜羅集門客,也與四大豪門分庭抗札,勢力不小。

  只有"銀扇子"柳崇厚,卻亡命海外,不知所終,也許是害死結義盟兄,他良心感到不安吧?

  這事很少人知道,雖有展雲天生前故交,如"太白雙逸"雷震遠、"無影神偷"華清泉等眾人日夜查訪,也未知端倪。

  最後"神驢鐵膽"道:"這件事只有老夫一人,經過多年明查暗訪,才略知真像,但如果不是今夜遇到神猴,說出你父強藉避水神珠一節,還不知道你父如何在洞庭湖底取出千年寶藏……"展白靜靜聽著"神驢鐵膽"說完父親被害經過,競一滴眼淚未流,卻雙目忽眺皆裂,順著眼臉汩汩流下兩行鮮血來。

  "神驢鐵膽"見展白悲痛憤怒到如此地步,不由歎道:"可惜老夫逞一時之勇,與老猴子落了個兩敗俱傷,無法助你報仇,而且老夫活日無多,也無法再多傳你武功,我看你還是忍住悲傷,就著老夫尚有一口氣在,收攝心神,聽老夫繪你講解幾門縫世武功的訣竅吧!"展白道:"老前輩,你說得對,英雄有淚不輕彈,晚輩決不徒悲傷,只有滿腔憤怒!現在請老前輩講吧E,晚輩洗耳恭聽!"於是,"神驢鐵膽"為展自講述各種高深要訣,各種招式章法,以及臨敵致勝之道…,.·好在展白武功已有良好根基,又加上修習《鎖骨紹魂天佛捲》,內功大增,對"神驢鐵膽"所傳,雖然武功博大精深,竟能一一領會,學習極速。

  展白可以說有學必會,這使"神驢鐵膽"喜出望外,提高了興致,不顧傷重命危,將終生精研的高強武功訣竅傾囊相授。

  可惜時間太短了,不到百日的時間,轉瞬即屆,這天已是"神驢鐵膽"在石洞中傳授展白武功的第九十天了,恰好三個月期滿,但"神驢鐵服"以傷殘之身,晝夜不息傳繪展白武功,既不能調養生患,精神耗費又鉅,競油盡燈枯,到了彌留狀態。

  展白醉心習武,卻從未遇到過明師。雖有一代怪傑雷震遠概然相贈世間第一奇書,他卻是懞然無知。

  如今遇到"神驢鐵阻"這樣武功高強的明師,言言金玉,字字玄璣,所傳他的武功訣竅均是精妙無比,展白全副心神都放在學習武功上面,可以說到了發憤忘食的地步,除了飢食渴飲之外,再也不顧其他,對"神驢鐵膽"愈來愈衰弱的情形,竟未注意到6洞中又有"神驢鐵膽"預先儲存的黃精肉脯,水果甘泉,數量極多,飲食無缺,三個月的時間,展白足不出洞,把"神驢鐵膽"所授的高深武功訣竅,已領會了十之八九。到了這一天,"神驢鐵膽"生命已到了極限,講出最後一句話來時,已是上氣不接下氣,閉目休息了一下,才睜眼道:"我傳你武功,到此為止,好在你有那冊天下第一奇書《鎖骨銷瑰天佛卷》,只要持之以恆,不斷地練下去,你將來的成就,實可超出老夫之上,好了,我們緣盡於此,你出洞去吧……""神驢鐵膽"說至最後,氣息衰弱,幾至語不成聲,展白聞言一愕,他這才注意到"神驢鐵膽"雙目神光已散,面如自紙,胸前不住急劇起伏著,看樣子已離大限不遠。

  展白吃驚道:"老前輩,你……"

  "神驢鐵膽"突又睜開眼睛道:"你不用管我,只緊記報父仇不可魯莽從事,加緊修練武功,多多結交天下英雄好漢,再把他父親被害真相公布武林周知,至於……""神驢鐵膽"剛剛說至此處,突聽洞外人聲瞪雜,有一人高聲叫道:"在這裡了!看這洞口,分明有人進去!"接著眾人七嘴八舌地嚷道:"進去搜搜!進去!走……"腳步雜沓,聽聲音判斷,已有數人向洞中定來。

  展白看出"神驢鐵膽"命在旦夕,恐怕來人驚擾了"神驢鐵膽",當即迎出數步,叫道:"洞外什麼人?少往裡闖——"誰知展白話未說完,洞外猛喝一聲:"打!"

  隨著數道寒芒,挾著被空勁風,直向展白面門打來。

  展白見來人不問青紅皂白,驟然施出暗器,心中大怒,舉掌一揮,把襲來暗器震飛,叮噹幾聲,三支亮銀鏢一齊打進洞內石壁上,火星四濺,展白接受"神驢鐵膽"傳功,內功神力運用隨心,已發揮了莫大威力,就這一手"揮金入石",已可震驚江湖。

  展白一掌把襲來暗器震飛,暗恨來人心狠手辣,隨手向洞外推出兩掌,狂飄驟起,展白的人也隨著自己強大掌風竄出洞外。

  掌風山湧,由洞內洶湧而出,同時兩聲慘嗷,三條人影,已從洞內飛出洞來。

  "砰砰"兩聲,先飛出洞來的兩條人影,摔落地上,倒地不起,不知死活。落後出來的第三條人影正是展白。

  原來那進洞的二人,已被展白掌力震出洞外重傷倒地。

  展白縱出洞外,右掌蓄勢待敵,左掌護胸,舉目一看,洞外站定蔔數個武林人物,當中一人,正是那俊美無比的"祥麟公子"。

  與"祥麟公子"並肩站定的是那俊美如花的"江南第一美人"、"祥麟公子"之妹金彩鳳。

  站在他兄妹二人身後的是"金府雙鐵衛"、"鐵背駝龍"公孫楚、"鐵翼飛鵬"巴天赫,再者就是金府中的武林高手。但展白一時之間已叫不出他們的名字。

  "祥麟公子"兄妹及金府眾多武林高手,見從洞中縱出來的竟是展白不由均自一怔。

  又見進洞搜索的兩大高手,從洞內直跌出來,立刻倒地不起,就是不死也負了重傷,簡直不知是怎麼傷的?萬也想不到是被展白一掌震出洞外,還以為洞中另藏有什麼武林異士。

  "祥麟公子"楞了一下,立刻又恢復了鎮定,從容問道:"原來展兄在洞中,但不知洞中還有何位武林高人?何不請出一見!"展白也想不到不按江湖規矩,見面施暗器的人,竟是鼎鼎大名的"樣麟公子"率領而來,聞言冷笑道:洞內之人,不願見不懂江湖規矩、見面就施暗算的高人,貴公子有何賜教,由展白接住就是了!"語氣相當不客氣。

  金彩鳳一見展白注此地出現,芳心一陣亂跳,星眼流波,櫻唇啟動,但未等她發言,"祥麟公子"卻苦笑一聲道:"展兄不必誤會,祥麟不知道展兄隱身洞內……"展白依然冷笑道:"那麼,若是別人在洞中,以貴公子的身份地位,便可以驟施暗算了嗎?這麼說來,我展白還要感謝公子的盛情吶!"金彩鳳插嘴道:"你不要誤會我哥哥,因為我們丟了重要的東西,已有兩撥人在岩山十二洞來尋時吃了虧,所以……"金府來人中,以"錢翼飛鵬"脾性最為怪異,加上他武功高強,眼高於頂,金府失物,數撥人馬,都在岩山十二洞吃了虧,如今見展白從洞內冒出來,又有兩名高手送命,金氏兄妹對展白一再容讓,而展自卻表現得非常冷傲,不由心中大怒,因此,不等金彩鳳的話說完,大刺刺地跑前兩步叱道:"狗膽小輩!給臉不要臉,難道堂堂金府,還怕了誰不成!你如再不說藏在洞中豹危什麼人,別說二爺對你不客氣!"展白依然冷笑道:"不客氣,你又能怎麼樣?"

  "先把你這小子拿下再說!"

  "鐵翼飛鵬"怒叱一聲,身形電閃而出,探臂直向展白迎面抓來。

  "銑翼飛鵬"不愧為南京金府的頭號高手,身法俠,招式奇,雖然這隨隨便便一伸手,競然指風疲嘯破風,指未到,展白就感到力勁如刀,刺膚生痛。

  但展白此時已今非昔比,"神驢鐵膽"三個月的悉心教導,詭奇招式學了不少,而且心隨意會,已能完全發揮本身所具潛在的神力,就在"鐵翼飛鵬"凌厲無比的指風將及面門之際,身不移,腳不動,只雙肩微微一晃,躲過迎面指風,反而探手向"鐵器飛鵬"臂上關元鎖來。

  展白也是隨隨便便一伸手,妙到毫巔,正好破了"鐵翼飛鵬"這看似平淡、實際卻奧妙無比的"鎖龍手"殺招,鐵翼飛鵬"微微一懍,見展白以招破招,神奇難測,立刻變招,伸出去的左手腕一沉,雙指如鉗,猛扣展白喉下"璇璣"穴,同時上步出右掌,掌緣如刀,猛削展白左肋軟骨。

  展白也自一驚,覺得這"鐵翼飛鵬"變招之疾,出手之快,簡直是無與倫比,幸虧受了前輩異人神驢鐵膽三月傳功,若不然就這出手連環兩招,自己非落敗不可。

  展白心中這樣警惕,手嚴可不敢怠慢,身形微晃,雙掌齊出,施出剛向"神驢鐵膽"學來的殺手"捕風捉影",仍然是不守不退,見招打招的招式,雙掌猛打襲來雙掌的要穴。

  二人近身肉搏,身法手法都是俠得出奇,眨眼之間互換了六、七招,只把金府來的眾尖高手,看了個眼花繚亂!尤其"鐵翼飛鵬"的武功,神奇難測,素為金府眾高手所欽仰,如今展白竟與之戰了個平手不由使金府隨來的武林高手震驚得目瞪口呆。

  展白力戰江湖上聞名喪膽、在金府中列名為項尖高手的"鐵翼飛鵬",毫無怯色,見招打招,見式打式,完全是以攻止攻,身形微移稍晃之間,雙掌如飛,和"鐵翼飛鵬"打了個難解難分。

  "鐵翼飛鵬"成名江湖數十年,從未遇過敵手,在殺招連出之下,戰不過一個少年展白,心中既驚且怒,出手更加毒辣,掌指如風,恨不得一掌把展白打死以出胸間一口悶氣。

  二人身形纏繞在一起,快如飆風閃電,幾至敵我難分,倏忽間只聽幾聲"啪啪"氣爆之聲傳來,二人身形傍然左右分開兩丈!"銑翼飛鵬"怒睛突出眶外,黑臉鐵青。

  展白俊面帶煞,星目如炬。

  二人各自怒視著對方,瞪了好大一會雙方均未出手。"祥麟公子"天生有"愛才之癖",見展白年紀輕輕競能跟自己視為左股右臂的"雙鐵衛"之一戰了個平手,心中喜愛展白已極,才要出聲喝止,誰知他兩人互相蹬視了一會,突然大喝一聲,又雙雙猛撲而上。

  "啪!啪!啪!……"

  接連數聲爆響,二人在空中又互換了數掌,依然左右分開,飄落地上互相怒視著,既未分出勝敗,也不發出一言。這種打法,倒是前所末見。

  "鐵背駝龍"公孫楚哈哈大笑道:"小兄弟!真有你的,競跟我們老鵬打了個平手!""鐵背駝龍"此言一出,"鐵翼飛鵬"臉上更感掛不住,大喝一聲,施出了十成功力,雙掌猛向展自淮出。掌風山湧,如狂風巨浪般向展白洶湧而至。

  展自凜然不懼,身軀一躬,運足了周身功勁,以雙掌直向襲來掌風迎去。

  "轟"然一聲大震,兩股強大掌風撞擊在一起,勁風四射,捲抄揚塵。

  塵沙寬揚中,只見一條人影衝天而起,宛如一頭巨大飛鳥,凌空三丈,又猛撲而下,半空中雙掌又自猛劈下來。

  原來是"鐵翼飛鵬"全力一擊,未能打倒展白,已仗著鐵翼伸衣之助,凌空向展白施出威力更大的一掌。展白"霸王舉鼎",雙掌高舉過肩,已向"鐵翼飛鵬"重逾山岳的掌勢迎去。

  又是一聲轟然巨震,直如石破天驚,勁風四激竟廣達兩丈開外,金府高手紛紛驚呼四退。

  "鐵翼飛鵬"凌空下撲的身形,煥然又升高三尺,臨空一折,翩然落於地下。

  "鐵翼飛鵬"兩隻怪服圓睜,瞪視著展白,靜等著展白倒下因為他這臨空-掌,已施出了全力,無人能擋"鐵翼神功"凌空全力一擊。

  侯知展白依然完好無恙地站在那裡,穩如山岳,氣定神閒,而且一雙大眼睛神光突變,更顯出了無比神威。

  這一來不但"鐵翼飛鵬"楞了,連在一旁觀戰的"祥麟公子"兄妹、"鐵背駝龍"以及金府高手,無不大出意外。"鐵背駝龍"與"鐵翼飛鵬"功力在伯仲之間,又素知"鐵翼飛鵬""鐵翼神功"的厲害,尤其那凌空下擊的千鉤之勢,就連自己也不一定有把握安然接下,如今見展白競能接住了,連豪邁風趣的話都忘了說,只手捻顎下縱須,環眼圓睜,望著展白呆呆發怔,心說:"這娃兒,這點子年紀,這功夫是怎麼練的……"展白卻突然大喝一聲:"你也接小爺一掌試試!"喝罷,沉腰塌肩,氣貫丹田,雙臂-圈一揉,雙掌緩緩推出,正是學自"神驢鐵膽"的西域絕學"雷音佛掌"之中的一招"西天雷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