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銀簫索魂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黑衣少女欲攔不及,章士朋已把銀簫湊在嘴邊,"嗚律!嗚律!"地吹奏起來。

  蕭聲雖然不大,但清越異常,一個音符一個音符,都打進人心深處。低沉的地方如黎婦夜泣,嗚咽淒迷,使人聽了有魂銷腸斷之感,忍不住要墜下淚來。高亢處銳音扶搖直上,幾可穿蒼竄而破層雲,又如壯士悲嘯,風雲失色,大有"風蕭蕭中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情懷,更是使人悲愁激盪,不能自已。

  悲傷淒涼的簫聲,正合了展白的心境,他想起被慘殺而死的父親,茹苦含悲而死的母親,以及自己悲涼淒苦受盡折磨屈辱的往事,不禁悲愁憂傷得出了神,竟忘了大敵當前,自已處身何地。

  "嗚律!嗚律!"簫聲愈來愈悽涼,展白面容悲苦,雙眼呆呆地凝視著遠方,誰也不知他把自己的心神引到了何處,不過,兩行清淚已沿著他的面頰流了下來。

  黑衣少女因知道銀簫奪魂的簫聲厲害,事先早已凝神戒備,內心抱元守一,未被簫聲感染。但她看到展白憂傷淒苦淚流滿面的情形,知道展自已經在無備中墜人術中,不由芳心大急,高聲叫道:"章叔叔!這樣不公平!"原來名重武林的豹突山莊莊主、"摘星手"慕容涵,對重金禮聘網羅在門下的武林高手,禮遇既隆,待之也甚恭,不但"摘星手"本人均與之稱兄道弟,就是他親生兒女,也均以叔伯呼之,所以"黑衣少女"慕容紅對這些武林豪客,均以叔叔呼之,當然,這是"摘星手"籠絡人心的另一手法。

  銀簫奪魂章士朋微微一笑,停住策聲,說道:"紅姑娘,又有什麼高見?"黑衣少女粉臉一紅,她臉上雖有一方黑紗,齊鼻掩住臉孔一半,但仍能看出她眉目間嬌羞無限。她處處庇護展白來與自己人作對,被銀簫奪魂章士朋暗中一點,尤其章士朋含有深意的笑容,更使她覺得被人識破心事,感到一陣難為情。黑衣少女素性冷漠,輕易不動情感,如今,不知怎麼竟對孤苦落拖的展白,動起情感來。所以,態度上也就有了很大的轉變,把那種冷漠、衿持、高傲的心性,一下子轉變成像一般青春少女一樣的善羞善感了!

  "章叔叔名重武林,"黑衣少女雖然含羞,但知展白已危在旦夕,便不顧一切地說道:"怎能對一個晚生後輩,驟施暗算!"銀簫奪魂一楞,胖團團的臉上顯出一絲不悅之色,問道:"紅姑娘!此話怎講?""章叔叔音魔奪魂簫法,為天下馳名之絕技,事先不對人家說明白,便遽然施展,攻人無備,這不是等於暗算嗎?""誰說沒有說明白?"銀簫奪魂章士朋被黑衣少女一口一個"暗算",說得動了真怒,面色一沉,說道:"老夫請他品簫,他親口答應,十目所視,十耳所聽,怎麼說沒有說明白?哼!真真豈有此理!""可是,"黑衣少女聰慧逾人,雖然銀簫奪魂章士朋句句實言,但她為了救助展白,眼珠一轉,早又計上心米,聞言忙道:"章叔叔並沒有說明白,是以簫聲與人家比武,當然人家不會有備!"黑衣少女說至此處,又轉臉對展白說道:"你說對不對?你知道章老前輩的音魔奪魂簫法,是一門更厲害的武功嗎?"黑衣少女原是想點醒展白,叫他提高警覺,不要迷迷糊糊地便妄送了性命。

  誰知展白迷離悵惘,呆呆地凝望著遠方,競如傻了一般,對黑衣少女的問話,恍如未聞,只任著兩行熱淚涔涔地滾落,把胸前青衫都濕了一大片。

  黑衣少女心中一驚,知道展白為簫聲所迷,但不知他內腑真元受了傷沒有?當即推了癡呆的展白一把,高聲說道:"我說的話,你聽到了沒有?"展白機伶伶打了一個冷戰,葛然清醒過來,收回眼光,但仍然徵望著黑衣少女,競不知方才出了何事。

  原來,黑衣少女推了展白一把,並在暗中疲點了展白胸前"採台"、"氣戶"兩大重穴一指,是以展白立時清醒過來。

  "銀簫奪魂章老前輩,"黑衣少女見展白清醒過來,又暗中提醒展白:"要以壓倒武林的音魔奪魂簫法和你比武,你估量著能接得下來嗎?如果自認不行,最好還是別自找苦吃!"黑衣少女一心維護展白,話中特別提出銀簫奪魂章士朋"奪魂簫法"的厲害,是暗示展白不要逞強,如果不接受銀簫奪魂的挑戰,以章士朋在武林中的地位來講,無論如何也不好意思對一個晚生後輩,驟施殺手。

  可是,展白卻完全錯會了黑衣少女的好意。

  他被簫聲所惑,沉溺在悲痛哀傷的往事之中,過度的哀傷,使他灰心絕望,幾乎內腑真元潰散,如果不是黑衣少女見機得快,及時阻止銀簫奪魂章士朋繼續吹奏,又在暗中點開展白穴道,使他內腑真元不致潰散。再遲一刻,展自恐怕已經傷在銀辯奪魂的"音魔簫法"之下,這在表面上雖然看不出什麼凶險,事實上展白已在生死邊緣上兜一轉回來了。

  但展白清醒之後,聽了黑衣少女的話,誤以為黑衣少女也在瞧不起他,劍眉一挑,昂然說道:"章前輩奪魂簫法威震武林,展白乃一後生晚學,得聆章前輩簫法,何幸如之!就請老前輩賜教吧,在下縱然不敵,就是死了也會深覺榮幸!"原來展白誤會了黑衣少女之意,他從哀傷沉痛之中,恢復了理智,心中暗暗責備自己:"展白呀展白!你縱然受盡痛苦,可也不能毀了門風,想當年父親掌中一柄無情碧劍,走劍南北,見義勇為,何等氣概?自己縱不能學得父親當年的英勇,也不能畏縮苟活,被別人這般瞧不起!"銀簫奪魂章士朋,甘年前憑一支銀簫,在華山絕頂上,"一簫會三老",獨自一人,力敵甘年前領袖武林的"中原三老",聲名之盛,可以說是壓倒天下武林。這些武林遺事,稍為涉足武林的人,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展白也不是不知道銀簫奪魂章士朋的厲害,但他已抱定必死決心,覺得愈是死在名氣大的武林高手手內,愈覺值得,因此,毫不考慮地接受了銀簫奪魂的挑戰。

  "壯哉!壯哉!"銀蕭奪魂章士朋見黑衣少女道出了自己的名號,正以為面前少年,絕不敢接受自己的挑戰,但出乎意外,展白競豪氣干雲地接受了。章士朋連呼兩聲壯哉,滿面欣然,說道:"那麼,就請小哥兒聆聽老夫一曲!"說罷,竟自踱到一塊好整以暇地坐了下來,先望了望展白,抿了抿嘴唇,莞爾一笑,然後將那支賴以成名的爛銀簫,湊在唇邊……

  黑衣少女狠狠瞪了他一眼,心裡於著急,見事已至此,卻無法再加阻攔。

  其餘的人,早已退出老遠,一齊張大眼睛,望著這難得一見的絕世武學——"音魔蕭法"的表演."嗚律!嗚律!……"

  清越悠揚的策聲,已從銀簫奪魂章士朋的唇邊響起.這一次的簫聲,卻不似剛才吹奏的那般悲傷淒涼。

  這是一種歡愉無比的情懷,好像春暖花開,百鳥喧鳴,大地充滿了生命的歡欣,使人聽了,只感到滿眼春光,內心說不出的心曠神情。

  又好像一個年輕的情人,知道那多情的愛侶,正在百花盛開的園地等著他,他載歌載舞,一路歌唱歡躍地跑著,去尋找他的愛侶,投在他愛侶的懷抱,只有幸福,只有愛,只有快樂,沒有一絲兒悲傷與苦惱……

  展白這次有了準備,他澄清心志,抱元守一,並且也在草地上盤膝坐了下來,五心朝天,默湧《鎖骨銷魂天佛卷》練氣祕訣:"氣有清濁,清升濁降,道一法眾……"他竟練起正宗心法中的吐納功夫來了。

  《鎖骨銷魂天佛捲》不愧為天下第一奇書,展白按照其中秘訣練氣,呼吸之間,已達靈台清明、渾然忘我之境,對那感金化石的簫聲,充耳未聞!

  退出老遠的眾人,尚且塞住耳朵,在如天籟似的簫聲感染之下,幾個功力較淺的勁裝佩刀壯漢,已有點抵受不住,滿臉嚮往欣熱之情,身不由己地手舞足蹈起來……

  就連定力極強、且事前有備的黑衣少女,竟也眉飛色舞,躍躍欲動,有點把握不住的樣子………

  歡愉的簫聲繼續下去,展白依然無動於衷……

  銀簫奪魂章士朋一邊吹簫,一邊雙目注定展白,見展自閉目垂眉,跌坐在草地上,絲毫不為簫聲所動,不由心中大感詫異,暗道:"此子根骨雖佳,看樣子武功並無多大根底,怎能具有如此高強的定力?競不為我的簫聲所動…。"銀蕭奪魂心中這樣想著,吹奏的簫聲一變:由歡愉之情,一變為悲傷愁苦之音。

  歡愉的簫聲,一變為悲愁淒苦之音,就好像由春暖花開之境,一下於掉進蕭殺的寒冬:冰雪封凍了大地的生機,滿眼繁花被狂暴的寒風吹殘,歡樂已成過去,幸福變為悲傷,那同心連理的愛侶煥然喪失了,希望沒有了,充塞在目前的一切,均是令人灰心的、絕望的,好像只是一片渺茫無底的深谷,只有黑暗與空展,凌風公子、眇目道人、禿頂老者等人,因功力深厚,距離較遠,尚未為簫聲所左右。但那跟在凌風公子身後的六名勁裝佩刀大漢,卻隨著簫聲的音律而變幻,簫聲喜,他們也跟著歡欣鼓舞;簫聲轉悲,他們也隨著悲傷希噓起來。

  就是定力極高的黑衣少女,因為就站在展白一側,距離較近,競也被簫聲感染。先前簫聲歡愉,她滿臉欣喜之容,美得出奇的粉臉上,雖然被黑紗遮住一半,仍能見到她"眉如春山橫,眼如秋水聚",眉眼盈盈,笑容如花,有掩不住的內心欣悅之情;如今,簫聲轉悲,她眉眼間的笑容漸漸消失了,代之而起的黛眉深鎖,星目含悲,滿臉的幽傷哀怨,待簫聲咽鳴淒切達到高xdx潮之際,竟爾掉下淚來。

  展白依然不為所動,這就使銀簫奪魂章士朋更感驚奇了。"陽春蘸露"、"寒冬瑞雪",連演兩大樂章,竟然沒有感動一個少年!

  "嗚律!嗚津!"

  簫聲又一變,由"寒冬瑞雪"轉變為"秋風霜刀"。

  咽嗚幽傷的簫聲,頓時變為激昂蕭殺之音。

  清越激昂的簫聲,愈來愈高亢,愈來愈激越,到後來競如戰馬悲鳴,號角急歐,好像千軍萬馬震天動地而來一般!

  殺伐的金音,震耳驚心,使人猶如置身於慘烈的戰場!

  "嗆!嗆!……"一片金鐵交鳴之聲,跟隨凌風公子的六名勁裝壯漢,竟然把持不住,紛紛抽出腰間的佩刀,互相砍殺起來。

  簫鼓聲中,刀崩血現,斷肢與殘刃齊飛,六名勁裝大漢,狀如瘋狀,互相砍殺之間,已有三四人負傷掛彩!

  凌風公子急聲喝止,競不能阻住六名手下之瘋狂砍殺,禿頂老者雙眉一皺,出手如風,立刻點了六名牡漢的穴道,六名壯漢便像木雕泥塑地呆住,但一個個仍然怒目金鋼般的,舉刀欲撲。而且一個個身上還流著血,狀極可怖……

  黑衣少女純美的眉目之間,隱然現出一般濃重殺祝,但她仍然咬牙強忍著,眉心微現汗跡,可見其已經很吃力了……"章兄!"眇目道人雖然雙目已盲,但聽覺特別敏銳,聽音辨位,對附近狀況瞭如指掌,知道銀簫奪魂章士朋的奪魂簫",並未制住眼前少年,自己人反而鬧了個狼狽不堪,當即以"傳音入密"絕技,對章士朋說道:"此少年有點怪道,最好還是換個方法制住他,以免驚動老爺子!"眇目道人是用"傳音入密"絕技,與銀簫奪魂講話。別人只能看到他嘴唇翕動,卻不能聽到他說些什麼。唯有銀簫奪魂聽得清楚,但眇目道人的話反而激起了銀簫奪魂的怒火,他想到自已仗以成名的"音魔奪魂簫法",竟制不住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這若傳出江湖還像什麼話!因此,他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把簫聲更緊湊地吹奏起來。

  他簫聲又為之一變,但不論他的策聲怎樣變化,甚至把引人選失本性的喜,怒,哀,懼,僧……七情六慾,都一一演遍了,仍然不能撼動展白。此時,展白躍坐在草地上,五心朝天,閉目垂眉,純美之中帶著幾分童稚的臉上,隱然泛起一層寶光,青山綠野,豔陽照耀之下,競有寶相莊嚴、一派凜然不可侵犯的神聖氣氛。

  銀簫奪魂一支銀簫,縱橫江湖數十年,所向無敵,一生之中,最得意的壯舉是華山絕頂"一簫會三老",憑著"音魔簫法"之奧妙難測,竟使當年領袖武林的"中原三老",知難而退。此後,他功力更是大進,不過年事漸高,已略知隱晦,不復如壯年時之鋒芒畢露罷了。今日,他見展白小小年紀,競能一掌擊斃陳清、陳平,輕易躲過天涯狂生三大殺招,又把天涯狂生氣走,而引起了他的豪興,想以"音魔簫法"試試展白到底有多大道行?

  不過,起初他並末全力施為,只想以"春陽冬雪"等曲譜。便自認為可制服展白。

  沒想到,他連演多春、夏、秋、冬"四章,又把能迷失人類本性的"七情六慾"章節,一一演奏,展白競絲毫末為所動,銀簫奪魂又急又怒,立刻把"音魔簫法"中最厲害的"奪魂簫法"施展出來,竟全力施為起來。

  但,展白依然未為所動,銀簫奪魂不黎暗暗納罕。心中不信暗道:"這少年明心見性,定力之強會超過中原三老?"銀簫奪魂做夢也想不到,展白運功用以對抗"音魔簫法"的,竟是天下第一奇書《鎖骨銷魂天佛捲》中所載,武林絕響的佛門正宗心法!

  想當年"隻眼郎君",受絕代尤物"天仙魔女"的"姥女迷魂大法"所苦,定火人魔,以"隻眼郎君"之絕世奇才,尚且幾乎淪於萬劫不復之地。多虧武當掌門"鐵心大師"與少林掌教"苦水上人",以釋道兩門無上大德,將他救轉,他才以平生苦學所得,繪就了這本《鎖骨銷魂天佛卷》,其中煉氣御魔的法術,可以說是超絕今古,能夠勘破"天仙魔女"那絕代尤物的迷惑,世上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迷惑了的?因此,銀簫奪魂的"音魔簫法"再厲害,也無法動得展白分毫。

  可是,以"天下無敵"自詡的銀簫奪魂,怎肯就此甘心?他團團的圓臉上漲得通紅,雙目神光暴射,鼓唇作氣,竟把最厲害的"音魔幻境"演奏出來!

  清越震耳的策聲,高亢入雲,直可穿金破石,"嗚律,嗚律!"的銳音扶搖直上,裊裊然升高,升高,再升高!幾乎升高至九霄銀漢,倏然又四散著從高空搖落下來,一個音律,分散成千成萬個繽紛的音符,猶如天女散花般灑落下來,"繽紛花雨"、"瑞雪漫空飛舞"…。甚至"天龍脫甲"、"搓碎的七彩虹霓"漫空散落下來,也沒有這般多彩多姿……

  凌風公子遽然色變,禿頂老者高叫了一聲"速退!"抱住凌風公子的手腕,飄然後躍十數丈外。

  眇目道人知道銀簫奪魂已經僵上了,暗自搖頭太息,但事已至此,無法攔阻,只好隨著禿頂老者退後十數文外,以維護凌風公子……

  七彩繽紛的簫聲中,宛然有無數美妙的少女,裸肢露體,翩翩起舞,春色無邊……這是在少男心中的幻象。但在少女心中,卻又不同,恍惚中一個比理想更完美的青年男子,在她身邊軟語溫存,細訴衷情。他的熱情,他的至高無上的愛,他的純美,可以溶化世上任何少女的心……如果是在一個貪財奴的面前,又會現出大把的金鈔,成堆的黃金,耀眼生輝的珠寶……若是一個愛慕盛名的人,在他眼前又會幻化出皇冠,帝冕,數不清的堂而皇之的大帽子……總之"幻由心生,景由心造",那奧妙的簫聲,能隨各人心頭所欲,幻化出你愛慕、嚮往、終生追求得不到的東西,顯現在你的面前,幾乎伸手可得。

  試想,這樣針對各人心頭的夢想、慾望,有誰能夠抗拒?有誰能夠不受引誘?而不墮入他的術中?

  但,展白依然不為所動。

  這《鎖骨銷魂天佛捲》的佛門正宗心法,定力之強,的確不同凡響!

  可是,站在一邊的黑衣少女慕容紅、名重武林"四大公子"之中"無情公子"的胞姐、領袖北五省當今武林的豹突山莊莊主、"摘星手"慕容涵的女公子,竟然失去了常態。

  只見她苗條如柳的嬌軀,一陣顫抖,如玉潔白的肌膚隱泛出紅暈的色彩,如遠山含菸的黛眉微蹙著,似是熬受著心中的痛苦,媚如春水凝聚的眼波,盈盈欲流,又似有著說不出的慾望,臉泛桃花,嬌羞之中,又觀出掩飾不住的媚態……

  "吃!"慕容紅欲火燙身,一抬素手,把覆面黑紗扯落,順手丟在一邊!

  啊!櫻唇素口,嬌豔欲滴,如玉柱般的瑤鼻,更是純美玲瓏,凝脂似的渾圓下巴,就是最高明的雕刻家也無法塑出如此完美的典型!"黑衣少女"慕容紅,現露了真面目,美逾天仙,塵世無覓處。

  慕容紅撕落覆面黑紗,美豔照人,她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漠與驕衿,媚視菸行,風情萬種,含著熱情如火的慾望,裊裊婷婷地走近展白。

  "哥……我等了你好久……囑,我想你……想得好苦……唉,哥……我愛你……"她熱情如火,檀口微張,星目微閉,嘴中夢囈般喃喃低語,一副嬌軀如扭股糖似的撲進展白懷中,一手圈住展白的脖子,另一手輕輕撫摸著展白的臉……

  展白機伶伶打了一個寒顫,感到臉上微癢,睜眼一看,一個美豔無比的絕色少女,正撲在自己懷內,暖玉溫香。"咚!咚!咚!……"他心中立如萬馬奔騰一般,一股熱流從丹田直沖泥丸,心旌旗播,五內如焚……

  這一下子衝破了展白"心之防線","音魔簫聲"立刻乘虛而入,展白再也把持不住,張開雙臂,緊緊擁抱住黑衣少女……

  這熱情如火的戀愛畫面,落在狂傲無情的凌風公子眼內,使他又羞又怒,暴喝一聲:"夠了!"這一聲暴吼,乃凌風公子功力歷聚,恍如平地響起一聲暴雷,銀簫奪魂驀然一傍,竟停止了他那感金化石的簫聲。

  暴喝聲中,凌風公子恍如飄風射電,縱身躍至展白與慕容紅近前,一手拉開偎在展白懷中的姐姐,一掌劈出,當胸向展白打去。

  "嘭"的一聲,展白不知躲閃,被凌風公子一掌打在前胸上。

  展白坐在地上的身形晃了幾晃,競未跌倒。

  但展白心胸之間,被凌風公子千鉤掌力擊中,猶如受了千斤鐵鎚一般,內腑真氣流竄,五臟翻滾,巨痛攢心,忍不住一張嘴,"哇!"噴出一口鮮血。

  "啪!"一聲脆響,黑衣少女摑在凌風公子面頰之上,打得凌風公子一路踉蹌,直斜退出五六步才勉強站住,險些栽倒。

  凌風公子俊美無比的臉上,立刻現出五個紅紅的指印,腫起老高,鮮血也順著嘴角流下來。

  顯然黑衣女慕容紅這一掌打得不輕,凌風公子富貴世家,驕生慣養,不要說挨打,長這麼大,連惡聲都未聽過,這突地三記重擊,大出意外,競把他打楞了……

  黑衣少女慕容紅,一掌打退凌風公子,完全不當一回事,只雙眼望住展白,滿臉關切之情,嬌聲說道:"哥……噢……你被打痛了?啊!可憐的哥……讓妹看看傷得重不重?……"說著,走上前去,提起衣襟下擺,來為展白擦拭嘴角的血跡。

  "你走開吧!姑娘,在下自幼吃苦慣了,這點傷還不算什麼!"誰知展白對慕容紅的柔情蜜意,竟視若無睹,擺手撥開黑衣少女,從地上站起身來,搖搖晃晃地轉身便走…。…哥!等我,妹跟你一塊走!"黑衣少女從後邊緊緊追上,見展白只是搖搖晃晃地往前走,對她理也不理,不由急得淚珠夜眼眶裡直打轉,一邊緊追,一邊懇求。

  凌風公子臉上雖然挨了姐姐一掌,這是他長這麼大從未嚐受過的滋味,但這還不算使他驚奇的,最使他吃驚的是,他那終年難得說上一句話、凡人不理的姐姐,如今,竟大反常態,對一個陌生少年死追不捨。是以凌風公子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瞪視著這幕,竟忘記了臉上的疼痛……

  "紅姑娘!"

  "慕容小姐!"

  眇目道人、禿頂老者,一齊橫身向前,阻住黑衣少女的去路,意思是提醒她的注意,不要忘記了身份……

  誰知黑衣少女慕容紅,眼睛一瞪,賜道:"你們幹什麼?躲開!"眇目道人、禿頂老者均是武林前輩異人,在江湖上輩份極尊,雖在豹突山莊慕容府上為門客,但就是威名顯赫的慕容莊主,對他二人也不敢稍存不敬。如今,黑衣少女慕容紅競呼喝下人一般,對二人呼喝起來,二人均不免一怔。

  "紅姑娘!"禿頂老者雙眉一皺沉聲說道:"就是你自己不顧身份,我這做伯伯的,也不能讓你胡來!"眇目道人在一旁出接口道:姑娘!要考慮令尊在武林中的地位,不可任性而為……""別羅嗦!"黑衣少女就是不聽這一套,見眇目道人與禿頂老者阻在自己面前,而展白已搖搖晃晃地走出好遠,忽"野馬分鬃",雙手左右一分,逼退眇目道人與禿頂老者,飛身向展白追去。一邊口中叫道:哥……等我……"眇目道人、禿頂老者萬也想不到黑衣少女、慕容莊的大小姐,竟會向二人出手攻擊,而且慕容紅這一招"野馬分鬃",又施用得凌厲無比,在於無備之下,這武林聲望極高的兩大高手,競被逼退了兩步,二人不由老臉一紅,不約而同地,雙雙騰身,又阻在黑衣少女面前。

  黑衣少女見二人又擋在自己面前,競如小孩撒嬌般地哭叫道:"躲開!躲開!我不要你們管……"一邊哭叫,一邊竟用手把身上的衣服,一條條地撕扯下來。

  黑衣少女手法極快,三把五把,已把身上一襲黑線綢衣扯碎,隨著她纖手揚處,條條碎綢如一群黑色蝴蝶隨風飛散,把她純美無比白玉羊脂般的胴體,立刻呈現了出來。

  禿頂老者膛目失色,慌忙後退。他年逾知命,武林蓋世,大江大浪的場面見多了,可是,從沒有一次事件的演變會像這一次突然,致使他無法應付,不敢再上前阻攔,連忙後退不迭,尷尬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