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追風無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摩雲神手向沖天一轉身,厲文虎面色就立刻為之蒼白起來,哪知向沖天僅僅朝他瞪了一眼,隨即又向那寒酸少年道:"老朽一步來遲,卻教這些混帳冒犯了公子,老朽這就將他們拿下,聽憑公子發落。"那寒酸少年朗聲一笑,緩步走了過來,一面又笑道:向兄,我這可是說著玩的,你切不可認真!"說著,他剛好走到厲文豹身側,就將手中的那隻蓋碗一揚,帶笑道:"厲二俠,這碗裡的梅湯還有少許,閣下可還要喝些?"厲文豹見了這等陣仗,早已將驕狂之氣都縮回肚裡,聽了這話,一張臉脹得跟茄子似的,油油地說不出話來。

  這寒酸少年又微微一笑,用手中的書拍了拍那瞪著眼發楞、名叫展白的少年肩頭,道:"展壯士使得好一手劍法,真教兄弟羨慕得很!展壯士如不嫌棄,事辦完後務必請到寒舍聚聚,兄弟雖不才,卻最好結交朋友。"展白臉色微微一紅,但仍然挺著腰板,拱手道:"公子太誇獎了,展白蒙公子解圍,此恩此德,永不敢忘,日後一定登門請教,拜謝公子今日的大恩。"寒酸少年連連點頭笑道:"好,好!只是拜訪的話,再也不要提起。"說著又走到厲文虎身前,含笑接道:"厲大俠今日可否看小弟的薄面,高高手,放他們過去?厲大俠如果需要盤纏,千兒八百的,就由小弟送給諸位。"鄭伯象直覺撲通一聲,心裡的一塊大石落了地,一面卻又暗地尋思:一出口就是千兒八百的,這少年好大的口氣,看他這種氣派,莫非也是那四個主人的其中之一嗎?

  那厲文虎連忙一拱手,強笑道:"公子的吩咐,小的怎敢不遵.公子的厚賜,小的更不敢領。只是還請公子示知大名,以便小的回去,對敝家主有個交待。"此話一出,眾人又都微驚.就以厲家兄弟的這種穿著打扮,誰又想得到他們另有"主人"?

  寒酸少年眼珠一轉,仍含笑道,"想不到,想不到,聲名赫赫的燕雲五霸天,上面居然還有主人。"他目光突地-凜,瞪在厲文虎身上,接著又道:"只是不知道厲當家的可不可以告訴兄弟,貴家主是哪位高人?難道厲當家這砍攔路劫鏢,也是奉命行事嗎?"這時,那摩雲神手已走到寒酸少年身側,冷冷說著:"公子,您和這些人羅嗦什麼!吩咐他們一聲,讓他們把鏢車駕走不就得了,您要是再和這班人客氣,他們就越發得意了。"厲文虎到底也是武林中成名立萬的人物,聽了這話,臉上青一陣,自一陣,但卻不敢發作起來,只得忍著氣道:"敝兄弟雖然是武林中的無名小卒,可是,敝兄弟的居停主人卻不是普普通通的武林同道,江湖中人多多少少也得給他三分面子,只是——"那摩雲神手一瞪眼,喝斷了他的話,厲聲道:"你怎的這麼多廢話!那小子的名字,你愛說就說,不說就快滾,回去告訴他,這趟事是我向某人管的,有什麼話,教他都衝我向某人來說好了。"這厲文虎面色越發變得鐵青,一跺腳,回身就走,一面招呼著道:"老二,老三,既然向老前輩這麼說,我們還不走幹什麼!"一掉頭,朝那此刻站在旁邊已心安理得的胖靈宮冷笑說道:"姓鄭的,今天是你的造化,不過我告訴你,你車子裡那口箱子,可不是我厲家兄弟要的,要東西的人是誰,你心裡琢磨琢磨,要是你以後還想在江湖中混,趁早還是將東西送去,不然以後換了別人找你,可就沒有我姓厲的這樣好說話了"他這明是向鄭伯象吆喝,其實卻是向那向沖天示意。

  向衝天如今已逾知命,在武林中混了三十年,對這話哪還會聽不出來用意何在?此刻他身形一動,快如閃電地掠到厲文虎前面,厲叱道:"好小子,你竟敢說這種狂話,今天我向大太爺倒非要把你留下來不可,看看你那主子有沒有三頭六臂,能把我向某人怎麼著"一伸鐵掌,朝厲文虎當胸就抓。

  厲文虎一擰身,旋右腳,躲開這招,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那向沖天手肘一沉,左手已候然望他腕子抓去,厲文虎甩左掌,再往後退。哪知這摩雲伸手身手之快,的確不同凡響,根本連喘氣的功夫都不給人家,膛目低叱一聲:"躺下!"扭步進身,左手原式擊出,右手微微一圈,竟剛好勾住厲文虎的右腕,往外一扯。

  厲文虎只覺半邊身子一麻,隨著人家這輕輕一拉,瞪、瞪、瞪,往前面衝了好幾步,到底穩不住身形,倒在地上。

  達摩雲神手一伸手,就將名頭頗響的"燕雲五霸天"為首的厲文虎治得躺下來,眾人心裡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那名叫展白的少年,更是暗叫慚愧,一種失望的感覺,倏地突上心頭。方才他原以為自己的身手已能在武林中爭一席地位,自已身上背負的那一段血海深仇,也有了報復的指望。但此刻見了人家的身手,才知道自已仍然差得太遠,心裡一難受,長嘆了一口氣,垂下頭去,但覺眼下茫茫,前途又複渺然。

  這一剎那間,各人的感受自然都不相同,那厲家四兄弟更是一個個面孔發脹,站在那裡,進又不是,退又不是,不知該怎麼好。

  向沖天目光四轉,凜然在那厲氏四霸天的臉上溜過,驀地厲喝道:"你們還不給我滾,回去告訴你們主子,就說厲文虎已經給我扣下了,他有什麼手段,儘管衝我向某人施展好了。"那寒酸少年卻又微微一笑,道:"向兄火性仍然不減當年,難怪昔年武林宵小,一聞摩雲神手之名,就惶然色變,但是——向兄,你卻也犯不著生這麼大的氣。"說著,他竟伸手特厲文虎從地上扶起來,微微笑道:"厲當家的,你這可就不對了,令居主人到底是誰?你也該說出來呀,難道兄弟這麼不才,連貴主人的名字都不配聽嗎?"那厲文虎一蹬跌在地上,將身上的那一襲華服,弄得到處是灰,臉色忽青忽白,心裡羞憤已極,咬著牙沉吟了半晌,猛一跺腳,很聲道:"我厲文虎今日被這樣作踐,這只怪我姓厲的學藝不精,但——"他轉身朝著向沖天一咬牙,接著又道:"向大俠,你要是對我所說有關敝居停的話不滿,何必對我們這種晚生後輩動手?你可以找敝居停,教訓他去,只怕——你也認為敝居停太不才,不值得你教訓!"向沖天目光又一凜,張大眼睛,噸道:"姓厲的,你——"卻被那寒酸少年含笑攔住,道:"向兄,別發火,別發火!聽他說下去吧!此人倒引起小弟的興趣來了,如果小弟猜得不錯的話,那倒真可能有戲唱了!"厲文虎雙暗瞪在向沖天身上,右手一伸,伸出四根手指來,冷冷接著道:敞居停主人住在南京,姓金,就是這位主兒,向老前輩,想必也知道他吧!不過以向老前輩這種身份,自然也不會將他放在眼裡……

  可是這一向獨斷獨行、素來心高氣傲的摩雲神手,在看了他這手勢、聽了他這話之後,雖然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臉上的神色卻仍然不禁變了一下。

  那胖靈官和石猴侯腆善,這時更是面容慘變,互相對望了一眼;那鄭伯象一張嘴,像是想說話,卻聽那寒酸少年仰天大笑了起來,他心中一動,將嘴邊的話又忍住了。

  這一來,那厲文虎反倒愕住了,他只望自己說出主人的名字後,別人一定會大驚失色,甚至將自己所要的東西雙手奉上都末可知,這寒酸少年雖然一定也有來頭,但比起自己所說出的這人來,也一定大大遜色,摩雲神手武功雖高,卻也萬萬惹不起這人,是以他神色之間,才會有那樣的態度,哪知這寒酸少年聽了自己所說那足以震動江湖的名字,卻縱聲大笑起來。

  這寒酸少年笑聲末住,卻將手中始終托著的那隻寶藍蓋碗的碗蓋,用兩隻手指挾了起來,朝這厲文虎面前一晃。

  厲文虎目光動處,看到在這碗蓋裡面,卻寫著幾個字,他目力本佳,忙凝睛一看,只見這碗裡面竟赫然寫著:"安樂公子最風流。"字是殊砂色,形如龍飛風舞,筆力蒼勁,下面還署著下款:"錚兄清玩,樊非拜贈。"這些字跡一入厲文虎之目,厲文虎只覺眼前一花,險些又一蹬跌在地上,微微抬頭,看到這寒酸少年仍在帶笑望著自己,頭不禁往下一垂,卻又看到寒酸少年那雙已經破爛不堪的鞋子,此刻在他眼中,已截然有了另一種價值了,因為勞苦天下,又有誰敢說穿在"安樂公子"雲錚足下的鞋子是不值一文的?

  這素來陰鴛深沉的厲文虎,此刻也變得手足失措了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所倚仗的人,在這人面前,已不是自已能夠倚仗的了。

  那寒酸少年哈哈☆笑,道:"厲當家的,你此刻該知道小弟是誰了吧?那麼,就請回去上覆金公子,就說今天賣了我雲錚一個面子,哈哈……"他朗聲一笑,又道:"我和祥麟公子雖然無緣見面,但卻早已傾慕得很,還請厲當家回去代在下向金公子問好。"厲文虎此刻再也硬不起來了,唯唯答應著。那雲錚又一笑道:"厲當家的此刻事情既已了結,兄弟也不便屈留大駕,如果日後有興,閣下不妨到蘇州寒舍去盤桓幾天,哈哈……厲當家的就請便吧!"這時不但厲文虎栗然色變,其餘的人也不禁都交相動容,厲文虎諾諾連聲,倒退著走了兩步,又深深一揖,一回身,走向林邊。

  厲氏兄弟們立即都跟在後面,這方才還不可一世的"燕雲五霸天",此刻卻一個個垂頭喪氣,一言不發地走了。

  少年展白,瞪著大眼睛站在旁邊,將這一切事都看在眼裡,聽在耳裡,他看到這安樂公子云錚的飄飄神采,朗朗俠行,自己心胸之間,頓時也覺得熱血沸騰,不能自已。

  那摩雲神手望著"燕雲五霸天"揮鞭急去的背影,睹地冷笑一聲,道:"南京城裡的那個主兒,最近也越鬧越不像話了,雲公子"雲錚卻朗聲一笑,截住他的話道:"向老師,樹大招風,名高惹妒,我何嘗又不是臭名在外?江湖中的閒言閒語,多是聽不得的。"他語聲微頓,又道,"方才那叫什麼五霸天的,多半是藉著祥麟公子的招牌,在外惹是生非,唉!這種事,我也經得多了,向老師,你還記不記得,呂老六那次在鎮江惹禍,不也是接著我的招牌嗎?若不是樊大爺知道,我不又惹一場是非?"摩雲神手聽了,臉上雖仍微有不豫之色,但還是唯唯應了。

  少年展白看在眼裡,對這安樂公子這種恢宏氣度,不禁又暗暗為之心折。

  那兩個京城名捕,此刻早就堆著一臉笑,麓了過來,一齊躬身施下禮去,誠煌誠恐地說道:"小的們有眼無珠,剛才沒有認出您老人家來,今天小的們承雲公子您忿明仗義援手,實在感激不盡,只是小的們有公事在身,又不便多伺候您老人家,只好以後再親到府上給您老人家叩頭。"一面又轉過頭,朝摩雲神手向沖天躬身、施禮、賠話。

  雲錚微一揮手,含笑說道:"雲某此次適逢其會,理應替兩位效勞,談不上什麼感激。"這穿著一襲寒衫的江南首富的公子、名重武林的"四大公子"之一,此刻目光一轉,卻轉到少年展白身上,含笑又道:"這位兄台好俊的身手,小弟日後倒想和閣下多親近親近,寒舍就在蘇州城外的雲夢山莊,兄台日後經過蘇州,千萬別忘了到舍下盤桓幾天。"微微一頓,又道:"還有,兄台回到鏢局裡,也請代小弟在茹老鏢頭跟前問好。"少年展白指鋒沿著劍脊一抹,靈巧地回劍入鞘,他入鏢局雖未好久,但卻是武林世家。他不禁有些慚愧!正想啟口謙謝幾句,哪知眼前突然人影一花,自己掌中已經回鞘一半的長劍,不知怎地,已經到了人家手上。

  這一來,他不禁為之大吃一驚,須知他武功雖不甚高,但卻曾刻苦下過功夫,眼力、手勁在武林中已大可說得過去,但此刻明明他自已拿得極穩的長劍,竟會在一眨眼間被人家奪去,他大驚之下,凝月一望,卻見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那先前和摩雲神手向沖天一齊策馬入林的一個貌不驚人的瘦小老者。

  而這瘦小老者,此刻手上卻正拿著自己那柄愛逾性命的長劍,一手把著劍柄,一手微捏劍梢,在若無其事地把玩著。

  少年展白不禁劍眉微軒,隱含怒意,朗聲厲噸道:"朋友是何方高人?此舉是何用意?"那安樂公子面上也微觀詫色,走了過來,正待問話,哪知那瘦小老者手指輕彈,辯瑯將長劍彈出一聲龍吟,突地一整面色,沉聲向展白問道:"小朋友,你這口劍是哪裡來的?"少年展白面上變得越發難看,大喝道:"你管不著!"隨著喝聲,他竟左手"砰"地一拳,向那瘦小老者的面門打去,同時右手疾伸,去奪這老者手中的劍。

  這少年年少氣盛,再加上自己的劍被奪去,竟不管人家是何身份,當著這些名重一時的武林名人,就伸胳膊動手了。

  但是他雙手方才伸出,眼前卻又一花,已失去雙瘦小老者的行蹤,心中正一凜,左拳右掌已被人家輕輕托出,自己滿身的氣勁,競再也用不出一絲來。

  只聽一個清朗的口音笑道:"兄台,有話好說,切切不要動手。"原來托住他一舉一掌的,就是那安樂公子雲掙。

  少年展白盛氣不禁一餒,頹然收回了手,起先他心裡以為,這安樂公子能享盛名,不過大半是靠了他手下的食客都是能人而已。

  但人家此刻一伸手,他辦下就有數了,知道這安樂公子,武功竟是驚人無比,但是,他雖明知自己的武功比人家差得太遠,仍忍不住氣憤憤地道:"雲公子,你這是幹什麼?假如公子要這口劍,只要公子開口,小弟一定雙手奉上,公子又何必這麼做呢?"他這話已說得很重,但是安樂公子面上仍徽微含笑,一點也不動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台,你誤會了,你誤會了!"一面卻側過頭,朝那已轉到展白身後的瘦小老者蹬:"華老師,你快別初人家開玩笑了,把劍還給人家吧!"他哈哈一笑,指著這瘦小老者向展自道:"兄台,來,讓小弟來引見引見,這位就是江湖人稱追風無影的華清泉老師,兄台放心,華老師絕不會恃強奪劍的。"這"追風無影"四字一出,方才看到這小老者的身手,卻不知道他是誰的人都不禁大吃一驚!目光都轉到這貌不驚人的老者身上,幾乎有些不相信此人就是名震天下、以輕身小巧之術馳譽武林、江湖人稱"第一神偷追風無影"的華清泉,也想不到此人竟也被安樂公子收羅了去。

  "追風無影"華清泉卻仍寒著臉,緩緩又走到少年展白的面前,沉聲道:我問你,你這口劍是哪裡來的?你姓什麼?叫什麼名字?誰是你的授業師傅?"他一連幾聲又問了這幾句話,生像是沒有聽到雲錚的話似的,此時不但雲錚面上收斂了笑容,摩雲神手臉上也微微變了色。

  那兩個六扇門裡的名捕,此刻老早站得遠遠的,他們一聽"追風無影"的名字,腦袋就發脹,再也不敢趟進這深水裡。

  少年展白臉上更變得紙一樣地煞白,瞪著眼睛道:華老前輩,找早就聽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是武林裡成名的高手,可是我卻不知道你憑著什麼,要問我這句話!"這"追風無影"冷冷一笑,競沉聲又道:"朋友,今天你若是不好好把我問你的話說出來,我華某人立刻就叫你畢命此地!"此話一出,眾人不禁又為之大屹一驚,那安樂公子強笑一下道:"華老師,你這是幹什麼?看在我的面上,讓這少年壯士把劍拿回去吧。"他又強笑了一聲,接著往下說道:"不然人家還真以為是我要這口劍哩!"哪知道"追風無影"華清泉競往後退了一步,仍鐵青著面色,道:"雲公子,我華清泉在武林中得罪的人太多,弄得不能立足,去投奔您,承您不棄,待我如上賓,我華清泉感激您一輩子,只要您雲公子一句話,叫我華清泉湯裡去,我就湯裡去,叫我華清泉火裡去,我就火裡去,可是——"他目光突地一凜,在那少年展白身上一轉,沉聲接道:"可是今天,我卻非要問清楚這口劍的來歷,問清楚這少年的來歷不可,他要是不說出來,我華清泉縱然落個以強凌弱、以大壓小的罪名,也顧不得了,要將他這條命擱在這兒。"這位曾經一夜之間,連偷京城七十三家巨宅的江湖第一神偷,此刻面寒如鐵地說到這裡,突地身形一動,宛如一道輕煙般升起,瘦小的身軀拔到兩丈五、六處,雙足微微一蹬,競在空中打了個盤旋,掌中長劍一揮,只見一道碧瑩瑩的劍光,像是在空中打了個閃,"格擦"一聲,競將一股粗如海碗般的樹枝,一劍斬成兩段,"譁然"一聲,那段樹枝帶根連葉的落了下來,這"追風無影"又在空中輕揮一掌,將這樹枝擊得遠遠的,身形才飄然落華清泉露了這麼一手足以驚世駭俗的功式頭兩腳丁字步一站,仍然沉著臉,厲聲道:"誰今天要管我華清泉的閒事,他就是我華清泉的老子,我也得跟他拼了。"安樂公子素以氣度曠達見稱於天下,此刻卻也不禁面目變色,正待說話,那"摩雲神手"卻一個箭步掠了過來,沉聲道:"華老師,你這是幹什麼?你敢對公子這麼無理!"這"追風無影"此時手裡正緊緊抓住那口寒光照人的長劍,聞言回過頭來,冷冷道:"向沖天,你我可有幾十年的交情,你難道還不清楚我的一切?你難道眼睛瞎了,看不出這口劍是什麼劍?是什麼人的?"他越說神情越激動,"摩雲神手"向沖天不禁怔了一下,目光朝這口劍上著實盯了幾眼,突地像是想起了什麼,面色立刻大變,突然地想開口,卻又忍住了,競橫過兩步,走到一邊去,兩道目光,卻仍緊緊瞪在那口劍上。

  少年展白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華大俠,你是武林中成名立萬的人物,我是初出茅廬的小夥子,可是我今天就是不說,我倒要看看你這個成名露臉的人物能把我怎樣!"說著,他一面嘿嘿冷笑,胸膛挺得更高,兩隻大眼睛瞪得滾圓,發著光,一面又道:"而且,華大俠,我告訴你,你快把劍還我!不然只要我一天不死,我縱然搭上性命,也要將這口劍奪回來的!""追風無影"目光更凜如利剪,左腳邁前一步,厲聲道:你真的不說?"少年展白一挺胸膛,也厲聲噸道:"不說又怎地?快還劍來!"語聲一了,眾人但見眼前劍光突長,那"追風無影"競大喝道:"那今天我就要你的命!"哩、哩兩劍,如閃電般飛向展白,這成名武林已近三十年的人物,竟真的向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動起手來了。

  那安樂公子云錚再也忍不住,身形士動,已擋在展白前面,將手中的那隻寶藍益碗一舉,竟以之去擋那"追風無影"的劍光,口中亦喝道:"華老師,你真的要動手?"華清泉一招兩式,其快如風,已發到中途,但此刻卻也不得不硬生生特劍招撤回來,手腕猛挫,那口劍竟驟然停在加只寶藍色的蓋碗前面,只要再差了毫釐,他就得將這隻蓋碗毀了。

  他這種手動拿捏之妙,端的是恰到好處,安樂公子平伸掌心,卻——動也不動地將這隻蓋碗托在手上,架住那口劍,說道:"華老師,你若是真要動手的話,也得說出個原因來呀?"這"追風無影"握著劍的腕子微顫了幾顫,顯見是在強忍著激動的情感,劍尖顫動間,碰到那隻寶藍色的盞碗,發出幾聲輕徽的嗆瑯聲,但是安樂公子托著盞碗的手,仍然動也不動。

  兩人目光相接,華清泉候地腳跟一旋,退後一步,他終究不敢向這安樂公子出手,輕輕長嘆了一聲,搖頭說道:"雲公子,你又何必插手管這件事哩!"那"摩雲神手"向沖天,此刻競也一步掠來,雙手疾伸,輕輕從雲錚手裡接著那隻蓋碗,卻沉著聲音向雲掙道:"雲公子,華老師是有道理的,公子還是不要管這件事好了。"安樂公子緩緩放下手來,心中卻不禁疑雲大起,他知道這"摩雲神手"向沖天,混跡於江湖中的日子極久,眼面極廣,是個極精明強幹的人物,他既然如此勸自己,那此事必有道理。再加上這"追風無影"也不是輕舉妄動的人,當然更不會是為了貪求這口寶劍,而要去取這少年的性命。

  但是,這"追風無影"在外面的仇家雖然多,可也絕對不會和這初出江湖、任事不懂的中輕人結下樑子呀。那麼,他此刻如此逼著這個少年,卻又是為著什麼原因呢?

  安樂公子想來想去,卻也想不出這其中的道理,他乾咳一聲,道:華老師,假如你真的有什麼重大的事,那麼我也不便管,可是……"他微微頓了頓,又道:"依我之意,你還是在這裡當著外面的朋友,將這事說清楚才好,否則外面傳了出去,於你華老師的清名也有損、華老師,這事若果是光明正大的,那麼你就說出來,又有何妨呢?"他嘴裡這麼說,心裡卻在想:這"追風無影"緊緊逼著追問一個少年所有的寶劍的來歷,又緊緊逼著迫問人家的姓名師承,而他和人家卻非親非放,這其中又會有什麼光明正大的理由呢?

  那少年展白此刻也大喝道:"對了,華大俠,你到底憑著什麼要問我不願回答的話?這口劍是屬於我的,你憑著什麼搶去?你有什麼理由,你就說出來好了。"這"追風無影"目光一凜,一絲寒意倏然泛上他那乾枯、瘦削的面孔,冷冷注視了這少年半晌,突地道:"你難道真不知道我問你這些話的用意?你難道真不知道這為的是什麼理由?朋友,你要是在我姓華的面前裝蒜,哩嘿,那你可走了眼了。"少年展白一聽這話,卻楞了一楞,還未來得及答話,只見那安樂公子云錚向他掃了幾眼,卻道:"華老師,這位少年壯士雖然和我僅係一面之識,但我卻看得出來。他絕不是奸狡虛偽的人。華老師最好還是將為什麼要問他的原因說出來吧!這原因是光明的,相信這位少年壯士絕對不會知而不言。"說著,他又望了這少年展白一眼,只見他面上露著感激知己的神情,正也望著自己,兩隻大而有光的眼睛,滿是正義之氣,他確信自已絕不會看走了眼,遂下了決心,若是"追風無影"說不出一個理由來,那麼自己縱然拼著得罪他這個武林高手,也得助這少年一臂之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