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2 章(2)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少女穿著翠綠色的衣裙,雲發高挽,在此微明的晨曦,望之直如圖畫中人,辛捷不覺得癡了。那少女越走過近,而且根本就是衝著辛捷所坐之處而來,後面另四個少女似是奴婢,一人一角抬著一隻軟榻。

  辛捷實是如墜五里雲中,越看越覺奇怪,那知更奇的是那少女競走到他的面前,口角一揚,淺淺一笑,盈盈向他拜了下去。

  辛捷被這一笑,一拜,弄得不知所措,慌張地站了起來,怔在那裡了。

  後面那四個奴婢狀的少女,也衝著他一拜,但卻跪在那狀似丐者的怪人面前,將那怪人平平抬了起來,放在那軟塌上,那怪人微一開眼,四顧了一下,又沉沉睡去了。這一來,確是使辛捷更為迷惘,他茫然望著那少女,那少女又是盈盈一笑,辛捷連忙一揖到地,說道:「姑娘……」但他只說了這兩個字,卻張口結舌地再也說不下去,皆因他根本不知道這少女是誰,也不知道這少女和怪人之間的關係,為何領著四個婢環來抬這怪人,更不知道這少女為何對自己一笑。如知那少女見辛捷的樣子,第三次又盈盈一笑,這時陽光初升,辛捷原是蒼白的面龐,此刻竟隱隱泛一絲紅色。

  那四個婢環將那怪人放在軟榻上後,又一人抬著一角、抬著軟榻向來路走去。

  少女美目一轉,突地嬌聲說道:「家父多承公子照應,賤妄感激得很,今晚賤妄略備水酒,在敝舟恭候公子大駕,聊報此情。」

  說罷又深深一拜,轉頭走了。

  辛捷更迷惘了,他再也想不透,這個風華絕代的少女,竟是那丐者的女兒,他更想不透為何這少女請自己到舟上飲酒,又說自己照顧了她的父親,難道這丐者真是她父親嗎?即使這丐者是她父親,自己也未照顧過這丐者呀。

  何況她的船是哪一條呢?江邊上有許多船,又怎知哪一艘是呢?自己即使有心赴約,但也總不能條條船都去問一問呀。

  這許多問題在辛挺心頭打著轉,他自語道:「奇遇,奇遇,的確是奇遇,這少女美得離奇,也怪得離奇,這番倒是給范治成說中了。」

  說到這裡,他猛地一拍前額,忙道:「我真是糊塗,那範治成看來知道這怪丐的底細,今日回去,我一總問他,不是什麼事都知道了嗎?」

  於是,他暫且將這些問題拋開,整了整衣衫,向仍在江邊等著自己的渡船走去。

  但船至江心,辛捷望著浩港江水,心思仍然紊亂得很在石室中的十年,他習慣單調而枯燥的生活,習慣了除卻武功之外,他不去想任何事,但是此刻他離開石室踏入江湖只寥寥四、五天,已有那麼多事需要他去考慮和思索了。

  梅山民交給他的,是一件那麼困難和複雜的任務。

  十年前的慘痛的回憶。他也並未因時間的長久,而有所淡忘。

  再加上他自己最近才感覺到的那一種「甜密的煩惱」他曾用了許多力氣救回來的方姓少女那哀怨而美麗的眼睛,黃鶴樓下的翠綠少女的甜甜的笑,都使他心湖中起著漣漪。

  就算是鳳林班的那個妓女稚鳳吧,雖然他卑視她的職業,但那種成熟女子的柔情風韻,也是他從未經歷過的,也使得他深深地刺激著,雖然他分不清那是屬於心靈的,還是屬於肉體的。

  船靠了岸。

  那車伕正坐在車上,縮在衣領裡疲倦而失神地等著他,他不禁開始對世界上一些貧苦而卑微的人們,起了一種憐憫的同情。

  車伕見他來了,欣喜地跳下車來,打開車門,恭敬地問道:「老爺回家去吧!」

  辛捷點了點頭,他開始想:「人們的慾望有著多大的不同呀!這車夫看到我來了,就覺得很滿足和欣喜,因為他也可以回到他那並不舒適的床上,不再而要在清晨的風裡等我,而我的慾望呢?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我的慾望究竟是什麼,只知道那是一種強烈的慾望,希望我所得到的都是無上的完美。」

  「但是我能得到嗎?」他長的嘆了口氣,走到車子上。

  車廂裡寂寞而小,他望著角落,此刻他多麼希望那曾在角落裡驚惶地蜷伏著的女孩,現在正伴著他坐在車子裡呢。

  於是他催促著車夫,快些趕車,其實他本知道,從江邊回家,只是一段很短的路而已。

  山梅珠寶號剛啟下門,店夥們惺鬆著睡眼在做著雜事。

  辛捷漠然對向他慇勤地招呼著的店夥們點了點頭。畢直地走向那少女的房裡。

  他並未敲門,多年來石室的獨居,使他根本對世俗的一些禮儀無法遵守。雖然他讀過許多書,但每當做起來,他總是常常遺忘了,而只是憑著自己心中好惡,隨意地去做著。

  那少女正無聊地斜倚在床上,見得他進來了,張口想叫他,但瞬即又發覺自己的失儀,紅著臉靠了回去。

  辛捷只覺得心裡甜甜的,含著笑,溫柔地說:「姑娘在這裡可安適嗎?」

  那少女睫毛一抬,明亮眼睛裡的哀怨鬱憂之色,都減少了大半,而換上一種錯綜複雜的光芒。

  她含著羞說道:「我姓方……」

  辛捷忙應聲道:「方姑娘,」

  他心中覺得突然有了一種寧靜的感覺,見了這少女,他彷彿在感情上有了一種可以依靠的地方,再不要去擔心自己的孤零。

  那少女已羞得又低下了頭,須知一個未嫁女子,向一個陌生男子說出自己的姓氏,那其中的含義是非常深遠的,那表示在這女子心目中,至少己對這男子有了一份很深的情意。

  她自小所見的男子,不是村夫,便是窮盜,和那陰陽怪氣的金欹,辛挺爽期的英姿,和藹的笑容,使得她少女神聖而嚴密的心扉,緩緩開了。

  雖然她並不了解辛捷,甚至根本不認得他,但人類的情感卻是最奇怪的,往往你對一個初見面的人所有的情感,遠比一個你朝夕相處很久的為深,尤其是男女之間的情感,更每多如此。

  辛捷當然並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的,他對人類的心理,了解得遠不如他自己想像得多。

  房間裡兩人都沒有再說話,但空氣中卻充滿了一種異常的和藹,只要兩情歡悅,又豈是任何言語所能代表的。

  辛捷茫然找著語題,又問了句:「姑娘在這裡可安適嗎?」

  那少女竟搖了搖頭。低聲說道:「我寂寞得很,沒有事做,又不敢出去。」

  她與辛捷之間,此時竟像有了一份深深的了解,是以她毫不隱瞞地說出自己心中所想的話。

  辛捷點了點頭,也毫未覺得她說的話,對一個相識數面的人來說,是太率直了些,他想了一會,懇切地說:「姑娘一定有許多心事,我不知道姑娘可不可以告訴我一些?」

  他微吁一聲,感動地又說道:「而且我知道姑娘一定有著許多傷心的事,其實我和姑娘一樣,往事每每都令我難受得很。」

  那少女低聲啜泣了起來,這許多日子裡她所受的委屈,所不能向人訴說的委屈,此時都像有了訴說的對象,她咽著,說出自己的遭遇,說到她的「父親」方老武師,說到她的「欹哥」,說到自己的伶仃孤苦,以及自己所受的欺凌。

  辛捷顯然是被深深地感動了,他極為留心聽著,當他聽到「金欹」這個名字時,他立刻覺得心中升起一種「不能兩立」的憤怒。

  他溫柔的勸著她,握著她的手,她也順從地讓他握著,彼此心中,都覺得這是那麼自然的事,一絲也沒有勉強,沒有生澀。

  辛捷離開她房間的時候,心裡已覺得不再空虛,他的心裡,已有一個少女的純真的情感在充實著,兩個寂寞的人,彼此解除了對方的寂寞,這是多麼美好而奇妙的事呀!

  他低聲念道:「方少璧,方少璧!」他笑了。這三個字,對他而言,不僅僅是三個字而已,其中所包涵的意思,是難以言喻的。

  這種溫馨的感覺,在他心裡盤據著,但是別的問題終於來了。

  有許多事,都要他去解決,最迫切的一樁,就是黃鶴樓下的怪丐和綠衣女所訂的約會。

  他的確被這件事所吸引了,好奇之外,還有種想得到些什麼的慾望,是以他決定必須去赴約,他想起方少璧,於是他自己安慰著自己:「我赴約的原因只是為了好奇罷了,那少女的美貌和笑,對我已不重要了,因為我的情感,已充實得不再需要別人了。」

  這是每一個初墜情網的人全有的感覺,問題是在他這種感覺能持續多久就是了。

  於是他叫人準備好車子,他要去找金弓神彈範治成,去問問那怪丐和少女的來歷,當然,他也是去問他們所坐的船,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標記。

  辛捷一腳邁出大門,卻見一匹健馬倏地在門前停下,馬背上跳下來的正是他要去探訪的金弓神彈範治成。

  范治成見辛捷步履從容像是根本沒有任何事發生,喜道:「辛兄已回來了?好極了。」

  辛捷微微一愕道:「我當然回來了,你這話問得豈非奇怪。」

  范治成一把拉著辛捷,走進店面,邊走邊問道:「那金一鵬可曾對辛兄說過什麼話。」

  辛捷又是一樣,忖道:「金一鵬又是什麼人?」但他隨即會意:「想來必定就是那奇怪的丐者了。」於是說道:「沒什麼,不過……」

  那連辛捷都不知道來歷的侯二,此時正坐在櫃台裡,聽得金弓神彈說了金一鵬三字,面色一變,似乎這「金一鵬」三字,使他感到莫大的錯愕和驚異,甚至還帶著些許恐懼的意味。

  他站了起來,想走出櫃台,想了想,看了范治成一眼,又坐了回去。

  范治成當然不會注意到這些,他聽到辛捷說:「沒什麼。」臉上一份,像是高興,又像是失望,但辛捷隨即說:「不過……」他立刻截住話頭,問道:「不過怎地?」

  辛捷笑了一笑,接著道:「不過他有個女兒,卻邀我今晚去他舟中一晤。」

  范治成頓現異容,問道:「真的!」

  辛捷拂然道:「小弟怎敢欺騙兄台。」

  范治成忙道:「小弟不是此意,只是此事來得太過詭異,辛兄不知此人之來歷,心中是坦然,只是小弟卻有些替辛兄著急呢?」

  他們邊走邊說,范治成不等辛捷說話,又搶道:「這三天來武漢三鎮奇事頻出,真把小弟給弄糊塗了。」

  辛捷本就揣測那金一鵬父女必非常人,他找金弓神彈,也就是想打聽此二人的來歷,此刻聽範治成如此說,更證實了心中的揣測。

  他入世雖淺,心智卻是機變百出,看到范治成如此,心知便是自己不問,范治成也會將此人的來歷說出,於是反而作出淡然之態。

  果然,一走進後廳,范治成就忍不住說道:「辛兄,你可知道你遇見的是何等人物嗎?」

  辛捷一笑,搖頭道:「小弟自是不知。」

  范治成嘆道:「辛兄若是知道,此刻想也不會如此心安理得了。」

  他朝廳上的檀木靠椅裡一坐,又說道:「先前我還不相信此人真是金一鵬,後來一想,除了他外,還有誰呢,辛兄不是武林中人,年輕又較輕,自是不會識得此人,但小弟在江湖中混了二、三十年,聽到有關此人之傳說,不知多少回了,是以小弟一見此人,便能認出此人的來歷。

  辛捷見他仍未轉入正題,說到此人來歷,忍不住問道:「此人究竟是誰呀?」

  范治成又嘆道:「二十多年前,江湖上有句俗語,道:『遇見兩君,雞犬不寧。』雞犬尚且不寧,何況人呢?江湖中人甚至以此賭咒,誰都不願遇到這『兩君』,這兩個人一個是老妙神君梅山民,一個就是這毒君金一鵬了,他們一以『七藝』名傳海內,一個卻以『毒』震驚天下,這金一鵬渾身上下,無一不是毒物,沾著些,十二個時辰內必死,而且普天之下,無藥可解,江湖上提起毒君,真是聞而變色。」

  辛捷「哦」了一聲,他搜索著記憶,但梅山民卻絕末向他提起過此人,不禁也露出詫異之色來。

  范治成望了他一眼,又說道:「此人和七妙神君,一南一北,本是互不侵犯,那知七妙神君不知怎地,卻巴巴地跑到大河以北,找著此人,要和他一分強弱,詳細的情形,江湖上人言人殊,誰也不知真象究竟,但從那時之後,毒君卻從此絕跡江湖,沒有再現過蹤影。」

  「這件事在江湖上瞬即傳遍,人人撫掌稱快,甚至有些人還傳誦:『七妙除毒君,江湖得太平』。」他苦笑了笑對辛捷說道:「那七妙神君東是江湖上人人見了都頭痛的角色,可是大家卻情願七妙神君除了這毒君,辛兄由此可以想見這毒君的『毒』了。」

  辛捷大感興趣,問道:「後來呢?」

  范治成道:「後來『七妙神君』在五華山一會中,傳聞身死,關中九豪也消聲滅跡,江湖中更是個個稱慶,只道從此真個是『太平』了,其實江湖上也確實太平了幾年,那知道現在這些久己絕跡江湖,甚至也傳雲不在人世的魔頭,居然一個個都在武漢現了跡影。」

  說著,他雙眉緊緊皺在一起,又道:「小弟唯一不解的是這魔頭為何看來竟對辛兄甚為青睞,而且這魔頭雖是奇行怪僻,也從未聽說過以乞丐的面目出現的,我若不是看到他的一隻手,和他那異於常人的皮膚,也萬萬不會想到是他。今晚辛兄若然要去赴約,倒要三思而行呢?」辛捷沉吟了半晌,突然問道:「那毒君的女兒看來甚為年輕,不知道是否真是他的女兒。」

  范治成一聽辛捷問及那女子,暗道:「此人真是個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紈褲公子,一遇到這種事,還在打人家女兒的念頭。」

  遂又轉念忖道:「似前我也從未聽說過魔頭有個女兒,呀……哦,想來那時那女兒年輕尚幼,江湖上自然不會有人知道他有個女兒了」

  他抬頭望見辛捷仍靜靜地等著他的答覆,遂說道:「這個小弟倒不甚清楚。不過,依小弟之見,辛兄今晚還是不要赴約的好。」范治成勸說著。

  辛捷笑了笑,說道:「那毒君既是如此人物,所乘之船,必定有些特殊標記,範兄可知道嗎?」

  范治成當然知道他這一問,無異是說一定要去了,忖道:「我與此人反證無甚深交,他一定要去尋找麻煩,我又何苦作梗,這種公子哥兒,不是真吃了苦頭,任何人說都是無用的。」

  范治成閱歷雖豐,可是再也沒有想到這位家資鉅萬的風流闊少,竟是身懷絕技的蓋世奇人。

  於是他不再顧忌地說道:「他船上有什麼特殊標記我倒不知道,不過據江湖傳言,凡是毒君所在之處,所甩物品全是綠色的,想來他所乘之船,必定也是綠色的,辛兄不難找到。」

  辛捷見自己所問的話,都得到了答案,便亂以他語,不再提到有關這毒君金一鵬的話。兩人心中各有心事,話遂漸不投機,金弓神彈坐了一回,自覺無趣,便起身告辭要走了。

  辛捷顧忌著自己目前的地位,也不願得罪他,挽留了兩句,親自送到門口。

  他落寞地望著街上熙來攘往的人們,心想此時又有幾人不會為名利奔波,不禁長嘆了一口氣,轉身走了進去。

  坐在櫃台裡的候二,迎了出來,躬身向辛捷說道:「少爺,我有幾句話要跟少爺說。」

  辛捷回顧那些恭謹地侍立在旁的店夥下,說道:「有什麼話,跟我進去說吧!」

  候二忙道:「是。」跟著辛捷走進後院的屋裡,隨手把門關上,顯得有些慌張的樣子。

  辛捷知道這位侯二叔必是非常人,閱歷之豐與臨事的鎮靜,都不是自己可以望其項背的,此刻如此,必定是有事發生,遂問道:「侯二叔敢情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跟小姪說嗎?」

  侯二雙目一張,緊緊盯在辛捷臉上,說道:「你見到金一鵬了嗎?」

  辛捷點頭,侯二又問道:「那金一鵬的女兒你可曾見到?」

  辛捷大奇,怎地這「侯二叔」足末出戶,卻對此事洞若觀火,連終日在江湖中打滾的金弓神彈都不知道金一鵬有個女兒,他卻知道了。

  辛捷目光一抬,望見侯二那一向冷冰冰的面孔,此刻卻像因心中情感的激動,而顯得那麼熱烈而奇怪,心中不禁更是詫異,他自與候二相處以來,從未見他有過這樣的神色。

  他開始覺得這侯二的一切,都成了個極大的謎,他本就知道候二必定大有來歷,此刻深深一推究,更確定他必有極大的隱情,受過絕深的刺激,以至如今變得這樣子,連姓名都不願示人,這「侯二」兩字,只不過是個假名罷了,但是他究竟是誰呢?而且從他此刻的表情看來,莫非他與毒君金一鵬之間,又有什麼關聯嗎?

  這一切,使得辛捷迷惑了,他竟沒有回答侯二的問話。

  侯二目光一變,又問了一句:「你可曾見到他的女兒。」

  辛捷一驚,忙答道:「小姪見過了,那少女還邀小姪今晚去她舟上會晤,小姪想來想去,也不知道是何理。」

  侯二臉上的肌肉,頓時起一陣奇怪的痙攣,不知是高興還是憤恨。

  他雙拳緊握,似笑非笑地說道:「天可憐我,終於讓我在此處得到了他們的下落。」

  辛捷看到他的表情,聽到他的話,心中更是不解,忍不住想問:「侯二叔…」

  哪知候二長長嘆了口氣,手一擺,說道:「你別說,先坐下來,我講個故事給你聽。」

  辛捷知道這故事必定大有文章,遂不再多說,坐在靠牆的椅上。

  侯二目光遠遠投向窗外的白雲蒼穹,悠然說道:「很久很久以前,河北有個非常快樂的人,他出生世家,家財巨萬,交遊遍天下,自幼練得一身絕佳武功,江湖上無論黑白兩道,聽得他的名頭,都會伸起大拇指說一聲『好』,而且他家有嬌妻,嬌美如花,自己人又年輕。」

  他收回目光,望著辛捷說道:「這樣的人,豈非是最快樂的人嗎?」

  「後來,他有了一個小女兒,他便覺得萬事俱足。只是他久居河北,從未出去過,想起古人『行萬里路,讀萬卷書』的話,聽到別人說起海內的名山大川,總是悠然神往。」

  他緩慢而清晰地敘說著,像是這些事,在他心頭已不知翻轉過千百遍。

  「終於,他摒擋一切,出來遊歷,一年多以來,他的確增廣了不少見識,開了不少眼界,他正覺此生已不復有憾,那知道,他回到家中時,家中卻完全改變了呢?」說到這裡,他目光又是一凜,那目中蘊著的怨毒,使得辛捷不禁打了個冷戰。

  他接著道:「看到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換上了綠色,就連他的妻子和他的才一歲多的女兒,都穿的是綠色的衣服,下人們也都是生面孔,都以一種奇異的目光望著他,他奇怪,就去問他的妻子,那知道他的妻子也對他冷淡淡的,像是很生疏。他又驚、又奇、又怒,可是他卻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什麼原故。」他略一停頓,眼中的怨毒之色更重了。

  等他看到一個穿著火一樣紅的衣服的人從後面出來時,他才知道他離家一年,他的家和他的妻子已經被別人霸佔了,而且霸佔的人,竟是那時候江湖上最厲害的人物之一「毒君金一鵬」。

  辛捷開始感覺到,這故事中的主人,就是「侯二」,也開始了解,當他提到「毒君金一鵬」時,他眼申的怨毒之色的由來。

  辛捷覺得這一切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歹毒,不禁同情而了解地望了「侯二」一眼,試想一個離家遊歷的人,回家時發現本屬於他的一切,突然都不再屬於他,他該有什麼感覺呢?

  侯二苦笑了笑,說道:「他雖然知道那毒君的名頭,可是他自己也是身懷絕技,氣憤之下,就要去和金一鵬拼命,那知金一鵬卻笑嘻嘻地衝著他說:『你不要和我拼命,是你的老婆自己喜歡我,要我住在這裡,你自己管不了你的老婆,來找我拼命幹什麼?』他一聽這話,頓時覺得好象在萬丈江心中失足,心中茫然一片,渾身的力量都失去了,他再也想不到他所愛的妻子,竟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去看他的妻子,只見他的妻子正衝著他冷笑,他本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突然遭到這種事,只覺往昔的英雄壯志,都化做飛灰,那裡還再有找別人拼命的勇氣。」

  侯二說到這裡也頹然倒在椅上,辛捷一拍桌子,心中也在暗罵他的妻子的無恥,已經到了毫無人性的地步了。

  候二又道:「這時他突然看到,他的小女兒正衝著他笑,他心中一酸,忍住淚,伸手抱他的小女兒,那知他手一觸著他女兒的衣服,全身好像被電殛一樣,變得虛脫的,兩條手臂更好像在被千萬個螞蟻所咬著,痛極、癢極,原來那『毒君』之毒,的確是匪夷所思,竟在他女兒的衣服上,施上了絕毒之物,只要他手一觸著,便是無藥可救了。」

  辛捷只覺一股冷氣,自背脊透起,這種毒物,的確是令人覺得太恐怖了。

  「他當時癱軟在椅上,那毒君卻嘻嘻地在他面前摟著他的妻子親嘴,只把他看得眼裡冒出火來,但四肢無力,一點辦法也沒有。」侯二將嘴裡的牙咬得吱吱作響,像是那時的情形,此刻仍使他無比的憤怒。

  辛捷想到他自己的遭遇,當他的母親被「天殘天廢」兩個怪,物辱弄時,他的父親不是也在旁看著嗎?但那時他父親並非四肢無力,而是為了他才忍著這侮辱,辛捷的眼睛,不覺也濕了。

  侯二咬牙又說道:「他正在恨不得立時死去的時候,屋中不知怎的,突然多了一人,穿著文士的衣衫,指著金一鵬笑罵道:『你這個毒物,真是毒得可以,佔了別人的老婆,還要弄死別人,我梅山民可有點看不過去了。』他一聽文士竟是七妙神君梅山民,不覺睜大了眼睛去看這事的發展。」

  辛捷恍然知道了七妙神君除去毒君的緣因,不禁對「梅叔叔」更是欽佩起來,對「梅叔叔」要他去做的事,也更有了信心。

  侯二又道:「果然,七妙神君和那金一鵬動起手來,他一看這兩人動手,才知道自己的武功差得太遠,那毒君的功夫已是不可思議,但七妙神君卻更厲害,他只覺得滿屋都是他兩人的掌影,風聲虎虎,將屋裡的桌椅、擺設,全擊得片片飛舞,他那個小女兒,更嚇得放聲大哭起來,連他自己,都被掌風擊得倒在地上,但他卻睜眼看他們兩人比武。」

  「打了一會,他看到金一鵬掌式一緩,右肩露出一塊空門,梅山民斜斜一掌,拍了上去,他突然想起他中的毒,那毒君能將毒附在他女兒身上,舊是也能附在自己身上,梅山民掌出如風,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間,他盡力大吼道:『有毒!』梅山民掌一緩,突地化掌為指,凌空一招,點在金一鵬的『肩進』穴上,原來梅山民的內功,已到了隔空打穴的地步。」

  「他見金一鵬被點中穴道,也倒在地上,梅山民回頭向他一笑,感激地點了點頭,說道:『你不要動,我去替你我解藥。』說著,梅山民就跑到後面去了,他心中一寬,望著金一鵬,忖道:『只要我解了毒,一定要親手殺死你。』」

  「那知道毒君的內功絕佳,雖然被點穴道,但卻能自解,看見梅山民一跑到後面去,飛快地跳了起來,一手抱著他的妻子,一手抱著他的女兒,從窗戶飛身而出,他眼睜睜地看著,也無辦法。」

  「等到梅山民找著解葯回來,金一鵬已經走了,梅山民替他解了毒,但是他兩臂中毒過久,梅山民又不知道毒性,雖然他生命已是無礙,但是兩條手臂卻從此不能用力了。」

  侯二茫然望著自己的手臂,辛捷此時已經完全了解了一切,對金一鵬的毒,和那婦人的無恥,自也是債恨不已,同時,他了解了所謂金一鵬的女兒,實在卻是侯二生的,難怪方才侯二到她時,有那麼奇怪的表情了。

  侯二喟然道:「從此,他不再提起自己的姓名,那毒君金一"鵬,也如石沉大海,全然沒有一些消息,一晃十餘年快二十了,他卻永遠無法忘記這仇恨。」

  侯二伸手拭去眼簾上的淚珠,強笑道:「故事講完了。」

  暮色己降,窗外的光線也暗淡了。

  辛捷望著他面上深遽的皺紋,一種憐憫的同情,使得這兩個身懷絕技的俠土,停留在沉默裡。

  夜幕既垂,漢口市街仍像往常一樣繁華而熱鬧,山梅珠寶號裡,正有幾個衣著華麗的公子貴婦,在選購春珠寶。

  從裡面匆匆走出的辛捷,雙眉緊皺,面色凝重,望都沒有朝這些人望上一眼。

  馬鞭揚起,刷地落下,馬車飛快的奔向江邊,趕車的覺得今日主人有些奇怪,顯得那麼心神不寧的樣子,不似往常的安祥。

  坐在車裡的辛捷,此刻正以自己的智慧,考慮著一切。

  使得他迷惘的事很多,尤其是在金弓神彈和侯二叔嘴裡、那毒君金一鵬本該是個陰毒的人物,但又何以會跌足狂歌於深夜的黃鶴樓下,看起來卻像是個遊戲風塵的狂士呢。

  「也許那人不是金一鵬吧?」他暗暗忖道:「他看起來並不像是那麼毒辣而無人性的人物呀!」

  車子到了江邊,分吩咐趕車的沿著江邊溜著,從車窗里望出去,江邊停泊著的船隻那麼多,他又怎能分辯呢?縱然他知道金一鵬的船必定是綠色的吧!

  「綠色……」他喃喃低語著,突然想起那少女翠綠色的衫裙,遂即證實了自己的疑問,苦笑忖道:「現在她衣服上還有沒有附著毒呢?」

  車子沿著江邊來回走了兩次,辛捷突然看到江心緩緩駛來一艘大船,泊在岸邊,船上搭起跳板,不一會,出來四個挑著綠紗燈籠的少女。

  辛捷目力本異於常人,此刻藉著些許微光,更是將那四個少女看得清清楚楚。

  他見那四個少女俱是一身綠衣,嫋嫋娜娜自跳板上走下來,不是黃鶴樓下抬走金一鵬的那四個丫環是誰?

  於是他趕緊喝住了車子,緩步走了下來。

  那四個少女一看,想也是認得他,笑嘻嘻地迎了上來,說道:「我家的老爺和小姐,此刻正在船裡恭候公子的大駕,請公子快些上船吧!」

  辛捷此來,本就是抱著決心一探究竟,聞言便道:「那麼就請姑娘們帶路吧!」那些少女掩口俏笑著,打著燈籠,引著辛捷走到船前。

  辛挺抬頭一看,那船果然是漆成翠綠色,裡面的燈光也都是綠色的,在這深夜的江邊,看上去是那麼別緻而俏麗。

  可是又有誰知道,在這別緻而俏麗的船上,竟住著個震驚江湖的魔頭呢?

  辛捷附走上船,那雲發翠服的少女已迎了出來,在這翠綠色如煙如霧的燈光裡,更顯得美秀絕倫,直如廣寒仙子。

  那少女迎著辛捷嬉然一笑,說道:「辛相公真是信人,我還以為相公不來呢?」

  辛捷一驚,暗忖道:「呀,她居然已經知道了我的姓名,難道她也知道了我的底細,才邀我來此嗎?若是如此,那我倒要真個小心些了。」

  他心雖在如此嘀咕著,但神色上卻仍極為滿灑而從容,這就是他異於常人的地方。

  他朗聲笑道:「既蒙寵召,焉有不來之理,只是卻叨擾了。」那少女抿嘴一笑,辛捷只覺得她笑得含意甚深,卻又不知她究竟是什麼意思,心中更是砰砰打鼓。

  須知金弓神彈範治成及「侯二」的一番話,已在辛捷心中留下了先人之見,使得他對這「毒君」的「毒」,有了些許恐俱,是以他凡事都向最壞之處去想,恐怕「毒君」已知他的底細。

  當然,他這心中的不寧,亦非俱怕,而是略為有些緊張罷了,這是人們在面對著「未知」時,所必有的現象。

  忽地船身後舷,颼地飄起一條人影,身法矯若遊龍,迅捷已極,晃眼便隱人黑暗中。

  他不禁又是一驚,暗忖:「這人好快的身法,此刻離船而去,又是誰呢?」

  那少女見辛捷久未說話,又是微檄一笑,說道:「相公還不請到艙裡去坐,家父還在恭候大駕呢?」

  辛捷只覺這少女未語先笑,笑得如百合初放,在她臉上綻開一朵清麗的鮮花,令人見了如沐春風之中,說不出的一種滋味。

  那少女見辛捷痴痴地望著自己,梨渦又現,轉身走了進去。辛捷臉一熱,忙也跟了進去,這時縱然前面是劍林刀山,他也全不顧忌了。

  裡面是一層翠綠色的厚絨門簾,辛捷一掀簾子,但覺眼前一涼,宛如進了桂殿的翡翠宮裡。

  艙內雖不甚大,但四面嵌著無數翠玉石板,浮光掠目,將這小小一間船艙,映影得宛如十百間。

  艙內無人,「那少女想是又轉大裡面去了,辛捷見艙內器皿,都是翠玉所製,一杯一瓶,少說都是價值巨萬的珍物,最怪的是就連桌、幾、椅、凳,也全是翠玉所製,辛捷覺得彷彿自己也全變成綠色的了。

  他隨意在一張椅上坐下,只覺觸股之處,寒氣入骨,競似自己十年來所居的地底石室,暗暗忖道:「看來這金一鵬的確是遇異常人,就拿這間船艙來說,就不知他怎麼建造的。」

  忽地裡面傳來笑聲,似乎聽得那少女嬌嗔道:「嗯,我不來了。」接著一陣大笑之聲,一個全身火紅的老者走了出來。

  這就像在青蔥林木之中,捲來一團烈焰,那艙裡嵌著的翠玉石板上,也鬥然出現了十數個火紅的影子,這景象是那麼詭異,此中的人物,又是那麼的攝人耳目,辛捷不覺更提高了警惕。

  他一眼朝那老者望去,只見他膚如青玉,眼角上帶著一絲寒意,嘴角上卻又掛著一絲笑意,雖然裝束與氣度不同了,但不是黃鶴樓下,踏雨高歌的狂丐是誰?此情此景,這狂丐不是『毒君』是誰?

  「但是這金一鵬的氣度和形態,怎地在這一日之間,會變得迥然而異呢?」這問題在辛捷的腦海中,久久盤據著。

  他站了起來,朝金一鵬深深一揖,說到:「承蒙老丈寵召,小子如何之幸?」

  金一鵬目光如鷹,上上下下將辛捷打量了一遍,回頭向俏立在門口的翠衫少女哈哈笑道:「想不到你的眼光倒真厲害,這位辛公子不但滿腹珠璣,才高八斗,而且還是個內家的絕頂高手呢?」

  辛捷聽了,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他極力裝作,但卻想不到這『毒君』一眼就看出自己的行藏,但奇怪的是又似絕無惡意。

  他揣測不過這位以『毒』震驚天下的金一鵬,對自己究竟是何心意,更揣測不出這位毒君一日來身份和氣度的變化,究竟是何緣因,但是與生俱來的一種超於常人的鎮靜性格,使得他面上絲毫沒有露出疑懼之色。

  他詐裝不解,詫異說道:「小子庸庸碌碌,老丈如此說,真教小子汗顏無地了。」

  金一鵬目光一轉,哈哈笑道:「這叫真人不露像,露像不真人,辛公子虛懷若谷,的確不是常人所能看破的。」

  他笑聲一停,臉上頓時又現出一種冷凜之色,說道:「只是閣下兩眼神光內蘊,氣定神足,不說別的,就說我這寒玉椅吧,又豈是尋常人能夠坐得的,閣下若非內功深湛,此刻怕已早就凍若寒蟬了。」

  辛捷知道已瞞不過去了,反坦然說道:「老丈的確是高手,小子雖然自幼練得一些功夫,但若說是內家高手,那的確不是小子夢想得到的。」

  金一鵬這才露出笑容,說道:「倒不是我目光獨到,而是小女梅齡,一眼便看出閣下必非常人,閣下也不必隱瞞了。」

  辛捷抬眼,見那翠衫少女正望著自己抿嘴而笑,四目相對,辛捷急忙將目光轉開,忖道:「這毒君對我似無惡意,而且甚有好感,但是他卻想不到,我卻要取他的性命呢。」

  他眼色又飄向那少女,忖道:「這少女的名字,想來就是梅齡了,只是她卻該叫『侯梅齡』才是,等一下我替她報了仇,再告訴她事情的始末,她不知要怎樣感謝我呢。」

  想到這裡,辛捷臉帶微笑,雖然他也知道這「毒君」金一鵬並非易與之輩,但是他成竹在胸,對一切就有了通盤的打算。

  他的心智靈敏,此刻已經知道,這金一鵬所知道的僅是自己叫辛捷,是個具有內功的富家公子而已,以自己這幾日在武漢三鎮的聲名,金一鵬自是不難打聽得到,他暗中冷笑道:「可是你怎麼知道我就是你的大對頭『七妙神君』呢?」此刻他心念之間,自己不但繼承了「七妙神君」的衣缽,而且己是「七妙神君」的化身了,這正是梅山民所希望,也是梅山民所造就的。

  他心頭之念,金一鵬那會知道,此刻他見辛捷在這四周的翠綠光華掩映中,更顯得人如玉樹,卓秀不凡,暗道:「梅兒的眼光果然不錯,她年輕這麼大了,也該有個歸宿,這姓辛的雖有武功,但卻又不是武林中人,正是最好的對象。」

  他回頭一看金梅齡,見她正含眸凝睇著辛捷,遂哈哈笑道:「老夫脾氣雖怪,卻最喜歡年青有力的後生,辛老弟,不是老夫托大,總比你癡長幾歲,你我一見投緣,以後定要多聚聚。」

  他又微一拍掌,說道:「快送些酒萊上來。」

  辛捷心中更奇,忖道:「這金一鴨在江湖上有名的『毒』,今日一見,卻對我如此,又是何故呢?」

  他若知道此刻金一鵬已將他視如東床快婿,心中又不知要怎生想了。這船艙的三個人,各人都有一番心意,而且三人相互之間,恩怨盤結,錯綜複雜,絕不是片言所能解釋得清的,尤其是辛捷,此刻疑念百生,縱然他心智超人,也無法一一解釋。

  酒菜瞬即送來,杯盤也俱是翠玉所製。

  金一鵬請客人坐,金梅齡就坐在側首相陪,金一鵬舉杯笑道:「勸君同飲一杯酒,與君同消萬古愁,來,來,來,乾一杯。」

  仰著一飲而盡,又笑道:「辛老弟,你是珠寶世家,看看我這套杯皿,還能人得了眼嗎?」

  辛捷心中暗笑,這金一鵬果真將自己當做珠寶世家,其實他對珠寶卻是一竅不通,但不得不假意觀摹了一會,極力讚好。

  金一鵬又是鬥聲大笑,得意地說道:「不是老夫賣狂,就是這套器皿,恐怕連皇宮大內都沒有呢?」

  辛捷隨口應付著,金一鵬卻似興致頂好,拉著他談天說地,滔滔不絕,辛捷隨意聽來,覺得這『毒君』胸中的確是包羅甚多,不在『梅叔叔』之下。

  那金梅齡亦是笑語風生,辛捷覺得她和方少璧的嬌羞相比,另有一般醉人之處。

  雖他表面上亦是言笑晏晏,但心中卻在時時侍機而動,準備一出手便制住金一鵬,然後再當著金梅齡之面,將十數年前那一段舊事揭發出來。

  但是金一鵬目光炯然,他又不敢隨便出手,須知他年輕雖輕,但做事卻極謹慎,恐怕一擊不中,自己萬一不是名揚武林的毒君之對手,反而誤了大事,是以他遲遲還未動手。

  此刻那毒君金一鵬,已醺然有了幾分醉意,突地一拍桌子,雙目緊緊注視著辛捷。

  辛捷一驚,金一鵬突地長嘆一聲,目光垂落到桌上,說道:「相識遍天下,知心得幾人,我金一鵬名揚天下,又有誰知道我心中的苦悶?」說著舉起酒杯,仰著一飲而盡。

  那金梅齡忙去拿起壺來,為他斟滿一杯下目光中似乎對她的「爹爹」甚為敬愛。

  辛捷暗暗奇怪:「這魔頭心中又有什麼苦悶?」

  金一鵬又長長嘆了一口氣,眼中竟似意興蕭索,撫案道:「華髮已斑,一事本成,只落得個千秋罵名,唉,辛老弟」

  突池船舷側微微寸響,雖然那是極為輕微的,但辛捷已感覺到那是夜行人的足音。

  金一鵬雙眉一立,厲聲喝道:「是誰?」窗外答道:「師傅,是我。」

  隨著門簾一掀,走進一個面色煞白的少年,穿著甚是考究,一迸門來,目光如刀,就掠在辛捷臉上。

  金一鵬見了,微微一笑,臉上竟顯出十分和靄的樣子,說道:「你怎麼回來了,你要找的人找到了沒有?」

  那少年大刺刺地,也朝椅上坐下,金梅齡遞過去一杯酒他仰首喝下,辛捷見金梅齡與這少年彷彿甚為熱絡,心中竟覺得滿不是滋味,辛捷見他面闊腮削,滿臉俱是凶狡之色,更對此人起了惡感。

  那少年喝完了酒,朝金一鵬說道:「本來我以為人海茫茫,何處找她去,那知道,神使鬼差,她居然坐在一家店鋪裡,被我碰上了,我也不動聲色,等到天方兩鼓,我就進去把她請出來了」

  金一鵬面帶微笑,像是對這少年甚是疼愛,聞言說道:「那好極了,帶她進來讓我看看。」

  那少年側目又盯了辛捷一眼,金一鵬笑道:「哦,你們還不相識,這位就是山梅珠寶號的辛公子,這個是我的大徒弟。」

  那少年哦了一聲,臉上毫無表情,不知是喜、是怒,辛捷鼻孔裡暗哼一聲,只淡淡地微一拱手。

  那少年轉身走出艙去,接著船身一盪,竟似緩緩走開了。辛捷心中又是一驚,心想好生生地將船開走作甚,哪知門外突然一聲嬌啼,砰然一聲,接著一個少女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

  辛捷一看這少女,饒他再是鎮靜,也不由驚得站了起來。那少女眼波四轉,一眼看到辛捷,也是一聲驚呼,走了兩步,想跑到辛捷面前,突又站住。

  那少年已冷冷跟了進來,陰惻惻地說道:「你們認識吧?」

  這突生之變,非但使得辛捷手足失措,金一鵬與金梅齡也大為驚奇。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