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血洗一身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是座很廣闊的莊院。

  這座莊院看來和別的豪富人家的莊院也沒有什麼兩樣。

  但你只要走進些,一走上大門前的台階,你就會立刻覺得有種陰森森的殺氣,令人不寒而慄。

  龍嘯雲已走上了台階。

  院子裏靜悄悄的,彷彿一個人都沒有,但他一踏上台階,忽然間就有十幾個人幽靈般的出現了。

  是十八個黃衣人,龍嘯雲根本無法分辨他們的面目。

  但這並不重要,因為他根本不必分辨這些人的面目──所有金錢幫的屬下,幾乎都是完全一樣的。

  他們都沒有嘴,因為他們根本不說話,縱然說話,也都是上官金虹的聲音。

  他們沒有眼睛,因為他們根本不用看──他們能看得到,也全都是上官金虹要他們看的。

  他們只有一個很小的耳朵,因為他們只停得見上官金虹一個人的聲音。

  他們都沒有靈魂,便每個人的四肢都很靈敏,在一剎那間已將龍嘯雲圍住。

  龍嘯雲長長吸了口氣,道:「看來金錢幫的總舵果然在這裡。」

  有人道:「你是誰?來幹什麼?」

  龍嘯雲道:「找人。」

  有人道:「找誰?」

  龍嘯雲道:「你們的幫主上官金虹是不是已回來了?」

  「上官金虹」這名字就似有種神氣的魔力,他們的態度立刻改變了些。

  「幫主已回來了,請問足下……」

  龍嘯雲道:「我要見他,有樣東西想送給他。」

  「請稍候,幫主現在不見客。」

  龍嘯雲又吐出口氣,道:「他是不是還和李尋歡在裡面?」

  「是。」

  龍嘯雲道:「那麼我現在就要見他。」

  「請問尊姓大名?」

  龍嘯雲厲聲道:「姓龍,我有樣極重要的東西現在非交給他不可,你們若是耽誤了大事,這責任誰能擔當得起?」

  「姓龍……前幾天要和幫主結拜的,莫非是你?」

  龍嘯雲道:「是。」

  「是」字剛出口,寒光已飛起。

  一把刀,兩柄劍,同時閃電般向他刺了過來。

  龍嘯雲怒道:「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他的喝聲雖然亮,卻沒有人再聽,也沒有人再回答。

  龍嘯雲狂吼,揮拳。

  他的武功並不弱,他的拳法剛猛迅急,一拳發出,虎虎生威。

  但他只有一雙拳。

  對方的兵刃卻有二十二件──其中有鉤,雙劍,雙鞭,雙筆。

  筆最短,也最險,使得赫然正是昔日「生死劍」嫡傳的打穴心法,這人在兵器譜中的排名,絕不會在「風雨雙流星」向松之下。

  劍是鬆紋劍,劍法隱然有古意,出手蕭疏,意在劍先。

  當代使劍的高手,絕不會有十人以上能勝得過他。

  最狠的還是刀。

  九環刀,環聲一震一消魂,七刀劈下,刀風已籠罩龍嘯雲。

  判官筆就打上了龍嘯雲的穴道。

  沒有呼聲,沒有呻吟。

  因為他的喉管以被刺穿,聲帶已被砍斷。

  只有血。

  血,箭一般自他的喉管流出來。

  他的人已倒下。

  血剛好灑落在他自己身上。

  死不瞑目。

  龍嘯雲的眼睛還是在瞪著他們,眼珠子似已凸出。

  他本是為了求死而來,可是他們為什麼不讓他見上官金虹一面?

  因為「看到龍嘯雲就殺!」這是上官金虹的命令!

  因為無論什麼人,都不能讓他走進院子一步!

  這也是上官金虹的命令!

  上官金虹永遠令出如山!

  用油紙包的「憐花寶鑑」,自懷裡掉了出來,也已被血染紅。

  沒有人看它一眼。

  像龍嘯雲這種人身上的東西,又怎會被人重視?

  於是這本神氣的「憐花寶鑑」也和世上其他許多武功密笈一樣,從此絕傳。

  這是人類的幸運?還是不幸?

  油紙包又被塞入龍嘯雲懷裡,屍體被抬走。

  金錢幫屬下對於處理死人的屍體也是專家,他們處理屍體有一套很簡單,也很特別的方法。

  人,的確很奇特。

  他們往往會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去尋找,去搶奪某樣東西,甚至不惜拼命,但等到這樣東西真的出現時,他們卻往往會不認得,往往會看不見。

  這是人類的愚昧?還是聰明?

  阿飛沒有劍。

  但是這不重要,因為他忽然又有了勇氣和信心。

  路旁有片竹林,站在這裡,已可看見金錢幫的家院。

  阿飛砍下段竹子,從中間剖開,剖成三片,削尖,撕下條衣襟,纏住沒有削尖的一端,算做劍柄。

  他的動作很迅速,很確實,絕沒有浪費一分氣力。

  他的手很穩。

  孫小紅一直在旁邊靜靜的瞧著,彷彿覺得很新奇,很有趣。

  但她還是不免有些懷疑,拿起柄竹劍,掂了掂,輕得就像柳葉。

  她忍不住問道:「用這樣的劍也能對付上官金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