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高明的手段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孫老先生沉吟著,道:「後天他來的時候,上官金虹必定已先到了。」

  孫小紅道:「怎見得?」

  孫老先生道:「因為先來的人,就有權先占據最佳地勢,上宮金虹當然不肯錯過這機會。」

  孫小組道:「那麼,李尋歡為什麼不跟他爭先?」

  孫老先生嘆道:「也許他從不願和別人爭先,也許……他還有別的用意。」

  池忽然笑了笑,接著道:「小李探花並不是個普通人,他的用意,有時連我都猜不透。」

  孫小紅眨著眼道:「似我看來,這裡所有的地方都差不多……我實在看不出最佳地勢在哪裡。」

  孫老先生道:「就在現在他站著的地方。」

  孫小紅道:「他站的這地方又有什麼不同?」

  孫老先生道:「上宮金虹站在這裡,李尋歡勢必要在他對面。」

  孫小紅道:「嗯。」

  孫老先生道:「決鬥的時候,正是太陽下山的時候……」

  孫小紅搶著道:「我明白了,夕陽往這邊照過去,站在那邊的人,難免被陽光刺著眼珠,只要他眼睛一剎那看不見,就給了對方殺他的機會。」

  孫老先生嘆道:「正是如此。」

  孫小紅道:「上官金虹既然一定會站在這地方,他站在這裡於什麼?」

  孫老先生道:「他站在這裡,才能發現這地方有什麼弱點,才能決定自己要站在什麼地方。」

  他接著又道:「你看,夕陽照在枯林上,也有閃光,因為枯枝上已有秋霜,所以站在這裡的人,眼睛也有被閃光刺著的時候。」

  這時李尋歡已走到對面的一株樹下。

  孫小紅的目光不由自主跟著他瞧了過去,忽然覺得一陣光芒刺眼——那棵樹上的積霜顯然最多,折光的角度也最好,所以反光也就強烈。

  孫老先生微笑道:「現在你明白了麼?」

  孫小紅還沒有說話,李尋歡突然一掠上樹,只見他身形飛掠,如秋雁回空,在每根枯枝上都點了點。

  孫老先生嘆道:「世上只知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卻不知他輕功之高,也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孫小紅道:「但他這又是在於什麼呢?」

  孫老先生道:「他是在試探那邊的枯枝是否堅牢,容不容易折斷,這又有兩種作用。」

  孫小紅道:「哪兩種?」

  孫老先生道:「第一,他怕上官金虹在枯枝上做手腳。」

  孫小紅皺眉道:「什麼樣的手腳?」、

  孫老先生道:「當他面對著上官金虹時,樹上的枯枝若是突然斷了,就會怎麼樣?」

  孫小紅道:「枯枝斷了,自然就會掉下來。」

  孫老先生道:「掉在哪裡?」

  孫小紅道:「當然是掉在地上。」

  她眼睛忽然一亮,很快的接著又道:「也許就掉在他面前,也許就掉在他頭上,他就難免會分心,一分心上官金虹就又有了殺他的機會。」

  孫老先生笑了笑,道:「還有,到了萬不得已時,他只有往樹上退,以輕功來扳回劣勢,那時樹梢就成了他們的戰場。」

  孫小紅道:「所以他必須將每一棵樹的情況都先探測一遍,就正如他探測這裡的土質一樣。」

  孫老先生嘆了口氣,道:「你現在總算明白了。」

  孫小紅也嘆了口氣,道:「我現在總算明白了,原來決鬥之前還有這麼多學問。」

  孫老先生道:「無論做什麼,做到高深時,就是種學問,就連做衣服,炒菜,也是一樣。」

  他凝注著李尋歡,緩緩接著道:「他們的決鬥之期雖然在後天,其實還在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就已開始,這段時候才是真正考驗他們細心,耐力,智慧的時候。他們的勝負,在這段時候裡就已決定,到了真正出手時,一剎那間就可解決了。」

  孫小紅嘆道:「但別人卻只能看到那一瞬間的事,所以人們常說『武林高手一招爭』,又誰知他們為了那一招曾經花了多少工夫?」

  孫老先生目中忽然露出一種蕭索之意,敲燃了火石,點著了煙斗,望著煙斗裡閃動的火光,緩緩道:「一個真正的高手活在世上,必定是寂寞的,因為別人只能看到他們輝煌的一面,卻看不到他們所犧牲的代價,所以根本就沒有人能了解他。」

  孫小紅垂著頭弄著衣角,幽幽道:「但他們是不是需要別人了解呢?」

  李尋歡撩起了衣襟,腳尖輕輕點地,刷的,掠上了八角亭頂。

  孫老先生長長噴出了口煙,嘆道:「別人都以為李尋歡是個脫略行跡,疏忽大意的人,又有誰能看到他小心仔細偽一面,到了真正重要的關頭,他真是一點地方都不肯放過。」

  孫小紅垂著頭,嘆息道:「這也許是因為他放過的已大多了……」

  她忽然抬起頭,盯著孫老先生,道:「這一戰既然早已開始,以你老人家看,到現在為止他們是誰佔了優勢?」

  孫老先生沉吟著,道:「誰也沒有佔到優勢?」

  孫小紅又開始用力去咬她自己的嘴唇。

  她心亂的時候,就會咬自己的嘴唇,心越亂,咬得越重。

  現在她幾乎已將嘴唇咬破了。

  孫老先生忽然問道:「你看呢?」

  孫小紅道:「我看……上官金虹對自己好像比較有信心。」

  孫老先生道:「不錯,這只因近年來他無論做什麼事都是無往不利,一帆風順,可是,他兒子的死對他卻是個很大的打擊。」

  孫小紅道:「還有荊無命,荊無命一走,他的損失也很大。」

  孫老先生道:「所以他急著要找李尋歡決鬥,為的就是怕自己的信心消失。」

  他長長嘆息了一聲,接著又道:「所以這一戰不但關係他兩人的生死勝負,也關係著整個武林的命運。」

  孫小紅眨著眼,道:「關係這麼大?」

  孫老先生道:一因為這一戰上官金虹若是勝了,他對自己的信心必定更強,做事必定更沒有顧忌,到了那時,世上只怕也真沒有人能制得住他了。」

  孫小紅眼珠子轉動著,道:「現在我忽然覺得這一戰他是必定勝不了的。」

  孫老先生道:「哦?」

  孫小紅道:「小李飛刀,例不虛發,他的飛刀從未失手過!」

  孫老先生嘆了口氣,道:「上官金虹也從未敗過!」

  孫小紅已不咬嘴唇了,抿著嘴笑道:「你老人家莫忘了,他曾經敗過一次的。」

  孫老先生道:『峨?」

  孫小紅悠悠道:「那天,在洛陽城外的長亭裡,他豈非就曾經敗在你老人家手下?」

  孫老先生忽然不說話了。

  孫小紅道:「我從來沒有求過你老人家什麼,現在,我只求你老人家一件事。」

  孫老先生又噴出口菸,將自己的眼睛藏在煙霧裡,道:「你說。」

  孫小紅道:「我只求你老人家千萬莫要讓李尋歡死,千萬不能……」

  她忽然撲過去,跪在她爺爺膝下,道:「這世上只有你老人家一個能制得住上官金虹,只有你老人家一個人能救他,你老人家總該知道,他若死了,我也沒法子活下去了。」

  煙已散了。

  孫老先生的眼睛裡卻彷彿還留著一層霧。

  像秋天的霧,淒涼、蕭索……

  但池嘴角卻帶著笑。

  他目光遙視著遠方,輕撫著孫小紅的頭髮,柔聲道:「你是我孫女中最調皮的一個,你若死了,以後還有誰會來拔我的鬍子,揪我的頭髮?」

  孫小紅跳了起來,雀躍道:「你答應了?」

  孫老先生慢慢的點了點頭,含笑道:「你說來說去,為的就是要等我說這句話?」

  孫小紅的臉紅了,垂著頭笑道:「你老人家總該知道,女大不中留,女兒的心,總是向外的。」

  孫老先生大笑道:「但你的臉皮若還是這麼厚,人家敢不敢要你,我可不知道。」

  孫小紅的嘴湊到他耳旁,悄悄道:「我知道,他不要我也有法子要他要。」

  孫老先生忽然抱住了她,就好像已回到十幾年前,她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抱著她柔聲道:「你是我最喜歡的孫女,但卻太調皮,膽子也太大,我一直擔心你找不到婆家,現在你總算找到了個你自己喜歡的,我也替你喜歡。」

  孫小紅吃吃笑道:「我找到他,算我運氣,他找到我,也是他的運氣,像我這樣的人,這天下也許還沒有幾個。」

  孫老先生又大笑,道:「除了你之外,簡直連一個都沒有。」

  孫小紅伏在她爺爺膝上,心裡真是說不出的愉快,說不出的得意。

  因為她不但有個最值得驕傲的祖父,也有個最值得驕傲的意中人。

  親情,愛情,她已全都有了,一個女人還想要求什麼別的呢?

  她覺得自己簡直已是肚上最快樂的女人。

  她覺得前途充滿了光明。

  但這時大地卻已暗了下來,光明己被黑暗吞沒。

  她卻完全沒有感覺到。

  「愛情令人盲目。」

  這句話聽來雖然很俗氣,但卻的確有它永恆不變的道理。

  孫小紅此刻若能張開眼睛,就會發現她爺爺目中的悲哀和痛苦是多麼深遂——別人就算能看到,也永遠猜不出他悲痛是為了什麼原因?

  夜臨,風更冷。

  萬籟無聲只剩下枯枝伴著衰草在風中低位。

  李尋歡的人呢?

  孫小組忍不住跑出去,大聲道:「你在上面於什麼?為什麼還不下來?」

  沒有回應。

  李尋歡他人呢?

  八角亭上難道真有什麼險惡的埋伏?李尋歡難道已遭了毒手?

  八角亭上鋪的是紅色的瓦,還有個金色的頂。

  金頂上卻擺著個小小的鐵匣子,用一根黃色的布帶綑住。

  鐵匣於是很普通的一種,既沒有雕紋裝飾,也沒有機關消息,你若打開這鐵匣子,裡面絕不會飛出一技彎箭來射穿你的咽喉。

  「但這鐵匣子怎麼會到了八角亭的頂上呢?」

  鐵匣子裡只有一柬頭髮。

  頭髮也是很普通的頭髮,黑的,很長,既不香,也不臭,就跟世上成千萬個普通人的頭髮一樣。

  但李尋歡卻一直在呆呆的盯著這束頭髮看,孫小紅叫了他幾次,他都沒有聽見。

  這頭髮究竟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孫小紅看不出來。

  無論誰都看不出來。

  李尋歡的臉色很沉重,眼睛也有點發紅。

  孫小紅從未看過他這樣子,就連他喝醉的時候,他眼睛還是亮的。

  他怎會變成這副樣子?

  頭髮就放在亭子裡的石桌上,李尋歡還是在盯著這束頭髮。

  孫小紅忍不住問道:「這是誰的頭髮?」

  沒有人口答,沒有人能回答。

  任何人都可能有這樣的頭髮。

  孫小紅道:「這樣長的頭髮,一定是女人的。」

  她自己當然也知道這判斷並不正確,因為男人的頭髮也很長。

  因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損傷。」

  誰剪短頭髮,誰就是不孝。

  有人說故事,說到一個人女扮男裝忽然被人發現是長頭髮,別人就立刻發覺她是女人了。

  說這種故事的人腦筋一定不會很發達,因為這種事最多只能騙騙小孩子——奇怪的是,卻偏偏還有人要說這種故事,不但說,甚至還從不變。

  孫小紅跺了跺腳,說:「無論如何,這只不過是幾根頭髮而已,有什麼好奇怪的」

  孫老先生忽然道:「有。」

  孫小紅怔了怔,道:「有什麼?」

  孫老先生道:「奇怪,而且很奇怪。」

  孫小紅道:「哪點奇怪?」

  孫老先生道:「很多奇怪。」

  他接著又道:「頭髮怎會在鐵匣子裡?鐵匣子怎會在亭子頂上?是誰將它放上去的?有什麼用意?」

  孫小紅怔住了。

  孫老先生嘆了口氣,道:『」若是我猜得不錯,這必定是上官金虹的傑作。」

  孫小紅失聲道:「上宮金虹?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孫老先生道:『就為了要讓李尋歡看到這束頭髮?」

  孫小紅道:「可是……可是他……」

  孫老先生道:「他算準了李尋歡一定會先來探測戰場,也算準了他一定會到亭子上去,所以就先將這匣子留在那裡。」

  孫小組道:「可是這頭髮又有什麼特別呢?就算看到了也不會怎麼樣呀,他這麼樣做豈非很滑稽。」

  她嘴裡這麼說,心裡也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了,很不對。

  像上官金虹這種人,當然絕不會做滑稽的事。

  孫老先生眼睛盯著季尋歡,道,「你知道這是誰的頭髮?」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終於長長嘆息了一聲,道:「我知道。」

  孫老先生厲聲道:「你能不能確定?」

  他說話的聲音如此嚴厲,李尋歡怔了怔,道:「我……」

  孫老先生道,「你也不能確定,是不是?」」

  他不讓李尋歡開口,接著義道:「上官金虹這麼樣做,就是要你認為這頭髮是林詩音的,要你認為她己落入他的掌握,要你的心不定,他才好殺你,你為何要上他的當?」

  孫小紅也搶著道:「不錯,林姑娘若真的已落入他手裡,他為何不索性當面來要脅你?」

  李尋歡嘆道:「因為他不能這麼樣做——別人能,他卻不能。」

  孫小紅道:「他為什麼不能?」

  李尋歡淡淡道:「若有人知道上官金虹是用這種手段才勝了李尋歡的,豈非要被天下人恥笑。」

  孫小紅道:「但現在他什麼也沒有說,只不過讓你看到了一束頭髮而已。」

  李尋歡道:「這正是他的手段高明之處。」

  孫小紅道:「這頭髮也許並不是她的。」

  李尋歡道:「也許不是,也許是……誰也不能確定。」

  孫小組道:「那麼你若完全不去理會,就當做根本沒有看到,他的心計豈非就白費了。」

  李尋歡道:「只可惜我已經看到了。」

  孫小組道:「就因為他什麼也沒有說,所以你才懷疑,就因為他算準了你會懷疑,所以才這麼樣做。你也明知道他的用意,卻偏偏還要落人他的圈套。」

  他長長嘆息了一聲,昔笑道:「這種荒唐的事,為什麼偏偏要讓我遇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