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章 是真君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上官金虹因獨子被殺,異常氣怒,要和李尋歡決一死戰,並把決戰日期定在今天……

  李尋歡打斷了他的話,道:「無論什麼時候我都奉陪,只有今天不行。」

  上官金虹道:「為什麼?」

  李尋歡嘆了口氣,道:「今天我……我只想去喝杯酒。」

  他目光掃過棺材裡的屍體,嘆息著接道:「有些時候非但不適合決鬥,也不適合做別的事,除了喝酒外,幾乎什麼事都不能做,今天就是這種時候。」

  他說得很婉轉,別人也許根本不能了解他的意思。

  但上官金虹卻很了解。

  因為他也很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在這種心情下和別人決鬥,就等於自己已先將自己的一隻手銬住。

  他已給了敵人一個最好的機會!

  李尋歡明明可以利用這機會,卻不肯占這便宜——雖然他也知道這種機會並不多,以後可能永遠也不會再有!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緩緩道:「那麼,你說什麼時候?」

  李尋歡道:「我早已說過,無論什麼時候。」

  上宮金虹道,「我到哪裡找你。」

  李尋歡道:「你用不著找我,只要你說,我就會去。」

  上宮金虹道:「我說了,你能聽到。」

  李尋歡笑了笑,道:「上官幫主說出來的話,天下皆聞,我想聽不到都很難。」

  上官金虹又沉默了很久,突然道:「你要喝酒,這裡有酒。」

  李尋歡又笑了,道:「這裡的酒我配喝麼?」

  上官金虹凝注著他,一字字道:「你若不配,就沒有第二個人配了。」

  他忽然轉身倒了兩大杯酒,道:「我敬你一杯。」

  李尋歡接過酒杯,一飲而盡,仰面長笑道:「好酒!好痛快的酒!」

  上官金虹的酒也於了,凝注著空了的酒杯,緩緩道:「二十年來,這是我第一次喝酒。」

  「砰」的一聲,酒杯摔在地上,粉碎。

  上官金虹已自棺中抱起了他兒子的屍體,大步走了出去。

  李尋歡目送著他,忽又長長嘆息了一聲,喃喃道:「上宮金虹若不是上官金虹,又何嘗不會是我的好朋友?」

  他又倒了杯酒,一飲而盡,漫聲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砰」的一聲,這酒杯也被摔在地上。

  粉碎!

  大家似已都變成了木頭人,直等李尋歡也走了出去,才長長吐出口氣。

  有的人已在竊竊私語!

  「李尋歡果然不愧是李尋歡,放眼天下,也只有李尋歡才能要上官幫主敬他一杯酒。」

  「只可惜他們沒有真的打起來。」

  「我總覺得這兩人像是有些相同的地方。,

  「李尋歡和上官金虹會有相同之處?……你瘋了麼?」

  「他們的作風和行事雖然完全不同,可是他們……他們全都不是人,他們做的事,全部『是人』絕對做不到的。」

  「這話倒有幾分道理,他們的確都不是人,只不過——一個是仙佛,一個卻是惡魔。」

  善惡本在一念之間,仙佛和惡魔的距離也正是如此。

  「不錯,李尋歡若不是李尋歡,也許就是另一個上官金虹。」

  阿飛沒有回頭。

  林仙兒搬了張椅子,就坐在他身後,將門擋住。

  她已坐了很久。

  阿飛甚至連姿勢都沒有變過。

  他的姿勢看來很可笑。

  林仙兒笑了,道:「像這麼樣站著,你不覺得難受麼?為什麼不舒舒服服的坐下來,我旁邊就有張椅子。」

  「你不肯坐?我也知道你坐不住的,在這裡坐著實在不是滋味。」

  「可是你為什麼不走呢?」

  「我雖然擋著門,但你隨時都可以將我打倒的呀,要不然,那邊有窗子,你也可以像小偷一樣跳窗子逃出去,這兩種法子都容易得很。」

  「你不敢?是不是?」你心裡雖然恨不得殺了我,可是你還是不敢動手,甚至連碰都不敢碰我,因為你心裡還是在愛著我的,是不是?」

  她說話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那麼動聽。

  她笑得甚至比平常更嬌媚,更愉快。

  因為她喜歡看人受折磨,她希望每個人都受她的折磨。

  只可惜她只能折磨愛她的人。

  她雖然看不到阿飛面上痛苦的表情,卻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阿飛脖子後的血管在膨漲,似已將暴裂。

  她認為這是種享受,坐得更舒服了,正想去倒杯酒——

  突然間,椅子被踢翻,她的人也幾乎被踢倒!

  上官金虹已回來了,帶著他獨生兒子的屍體一齊來了!

  一個人的椅子若被踢翻,心裡總難免有些蹩扭的。

  但林仙兒什麼話也沒有說,動都沒有動,因為她知道現在無論說什麼,做什麼,都愚蠢極了。

  上官金虹的眼睛也盯在阿飛脖子上,一字字道:「回過頭來。看看這人是誰!」

  阿飛的身子沒有動,血管卻在跳動,然後頭才慢慢的轉動,眼角終於瞥見了上官金虹手裡抱著的屍體。

  於是他的眼角也開始跳動。

  上官金虹盯著他的眼睛,道:「你認得他,是不是?」

  阿飛點了點頭。

  上官金虹道:「他幾天前還活著的,而且活得很好,是不是?」

  阿飛又點了點頭。

  上官金虹道:「現在你忽然看到他死了,也未吃驚,只因你早就知道他死了,是不是?」

  阿飛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不錯,我的確早就知道他死了。」

  上官金虹厲聲道:「你怎會知道的?」

  阿飛道:「因為殺死他的人,就是我。」

  他隨隨便便就將這句話說了出來,連眼睛都沒有眨,簡直就像是完全不知道這句話能引起什麼樣的後果。

  屋子裡的少女們都嚇呆了。

  就連林仙兒都嚇了一跳,在這剎那間,她心裡忽然有了種很奇異的情感,竟彷彿有些悲哀,有些憐惜。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會對阿飛有這種感情。

  但她卻知道只要上官金虹一出手,就絕不會再留下他的命。

  上官金虹隨時都可能出手的。

  她瞧著阿飛,那眼色就好像在瞧著個死人。

  一個蠢到極點的死人。

  「這人不但蠢得要命,而且也已醉得發昏,否則為何要自己承認?這種人簡直已完全無可救藥,他的死活,我又何必關心?」

  她扭轉頭,再也不去瞧他。

  她只希望上官金虹快點殺了他,越快越好,也免得煩惱。

  但她卻又不禁要暗問自己:「我既然對他的死活全不關心,又何必為這種事煩惱呢?」

  上官金虹竟遲遲沒有出手。

  他還在盯著阿飛的眼睛,彷彿要從阿飛眼睛裡看出一些他還不能了解的事情來。

  但他卻什麼也看不到。

  阿飛的眼睛裡空空洞洞的,什麼也沒有。

  這的確已不像是活人的眼睛。

  上官金虹忽然覺得這雙眼睛很熟悉,彷彿以前就見過。

  他的確見過多次。

  當他將荊無命的劍拔出來交給阿飛時,荊無命的眼睛就幾乎和阿飛現在的眼睛完全一樣。

  當他殺死了一個人,這人的眼睛還沒有閉起來時,也就是這樣子——既沒有感情,也沒有生命,對一切事都已完全絕望。

  阿飛在等著,靜靜的等著。

  上官金虹忽然道:「你在等死?」

  阿飛拒絕回答。

  上官金虹道:「你承認,為的就是希望我殺死你,是麼?」

  阿飛拒絕回答。

  上官金虹目中忽又閃過一絲殘酷的笑意,緩緩道:「呂總管。」

  他只喚了一聲,立刻就有個人出現了。

  誰都不知道這人本來藏在哪裡的,也不知道這附近是否還藏著別的人,上官金虹的附近,彷彿永遠都有很多人在躲藏著。

  別人看不見的人,就像是鬼魂。

  上官金虹走到哪裡,這些鬼魂就跟到哪裡。

  他的命令就是魔咒,只有他才能將這些鬼魂喚出來!

  呂總管若真的是個鬼魂,至少總不是餓死鬼。

  餓死鬼沒有這麼胖的。

  他胖得就橡是個球,行動卻很敏捷,一滾就滾了出來,躬身道:「屬下在。」

  上官金虹眼睛還是盯著阿飛,緩緩道:「他要死,我們不給他死。」

  呂總管道:「是!」

  上官金虹道:「我們給他別的。」

  呂總管道:「是!」

  上官金虹道:「給他酒,給他女人,他要多少,就給多少。」

  呂總管道:「是!」

  上官金虹沉默了半晌,又道:「他無論要誰,都給他!」

  呂總管道:「是!」

  他嘴裡答著活,瞇著的眼睛卻有意無意間膘了林仙兒一眼,又道:「無論誰?」

  上官金虹冷冷道:「無論誰都一樣,就算他要你的老婆,也給他!」

  呂總管的眼睛已瞇成了一條線,躬身笑道:「屬下明白了,屬下這就去將老婆帶來給他看。」

  林仙兒咬著嘴唇咬得很重,終於忍不住道:「他若要我呢?」

  上官金虹冷冷道:『「我說過,無論誰都一樣。」

  林仙兒道:「可是……可是我卻不一樣,我是你的,除了你,誰都不能……」

  她帶著笑走過去,走到上官金虹身旁,輕撫著他的肩。

  她笑得那麼甜,動作那麼溫柔。

  上官金虹卻連瞧都不瞧她一眼,突然騰出手,一巴掌打在她臉上,道:「無論誰都可以要你,為什麼他不可以?」

  林仙兒整個人都被打得飛了出去,跌到院子裡。

  上官金虹一字字道:「我要什麼都給他,就是不能讓他走,我要看他三個月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呂總管道:「是。」

  上官金虹這才緩緩轉過身,走了出去。

  阿飛緊緊咬著牙,但牙齒還是主「格格」的打戰,嘶聲道:「我殺了你兒子,你為什麼不殺我?」

  上官金虹已走出了門,頭也不回,緩緩道:「因為我要讓你活著痛苦,又沒有勇氣死!」

  「無論誰都可以要你,為什麼他不可以一

  「活著痛苦,又沒有勇氣死!」

  阿飛身子往後縮,縮成一團,就像是在躲著條無形的鞭子。

  這條鞭子正不停在抽打著他。

  呂總管已走了過來,笑嘻嘻道:「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杯空對月,做人本就是這麼回事,又何必太認真呢?」

  他轉向少女,臉立刻沉了下來,厲聲道:『胚不快為少爺置酒?」

  這人對上官金虹說話時是一張臉,對阿飛說話是一張臉。

  現在,他對這些少女們說話,又是另一張不同的臉。

  大多數人都有好幾張不同的臉,他們若要變臉時,就好像戲子在換面具,甚至比換面具還要簡單。

  面具換得多了,漸漸就會忘記自己本來是什麼樣的一張臉。

  面具戴得久了,就再也不願拿下來。

  因為他們已發覺,面具越多,吃的虧就越少。

  幸好還有些人沒有面具,只有一張臉,他自己的臉!

  無論他們遇著什麼事,吃了多少虧,這張臉都永遠不會改變!

  他們要哭就哭,要笑就笑,要活就活,要死就死!

  他們死也不願改變自己的本色!男兒的本色!

  男人的本色!

  世上若沒有這樣的人,人生就真的像是一齣戲了。

  那麼,這世界也就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

  酒來了。

  呂總管倒酒,拿杯,笑道:「喝吧,酒喝得多了,你就會發覺世上所有的女人本都是一樣的,更不必認真。」

  阿飛咬著牙,盯著他,忽然道:「不一樣。」

  呂總管瞇著眼,笑道:「那麼你要的是誰呢?」

  阿飛眼睛裡布滿血絲,一字字道:「我要你的老婆!」

  夜。

  夜市。

  夜市永遠是熱鬧的,夜市中永遠有各式各樣不同的人。

  但李尋歡卻覺得這世上彷彿已只剩下他一個人,根本沒有別人存在。

  因為他所愛的人都離他很遠,太遠了,彷彿已變得很飄渺,很虛幻,他幾乎不能感覺到他們的存在。

  他已聽到龍嘯雲父子的消息,可是——

  林詩音呢?

  沒有蹤跡,沒有消息,只有思念,永恆的思念。

  「天長地久有盡時,此恨綿綿無絕期。」

  這兩句詩的文字雖淺近,其中含蘊的情感卻深速如海。

  但若非知情的人,又怎麼體會到這其中的辛酸滋味?

  遠處有夜笛在伴著悲歌。

  淒涼的夜笛,如思如慕:

  「何必多情?

  何必痴情?

  花若多情,也早凋零。

  人若多情,憔悴,憔悴……,

  人在天涯,何妨憔悴,

  酒人金樽,何妨沉醉。

  醉眼看別人成雙作對。

  也勝過無人處暗彈相思淚……」

  「賣唱的人本身已夠悲苦,又何必再以這種淒涼的歌聲來賺人眼淚?」

  李尋歡滿滿的喝了杯酒,忽然以筷敲杯,隨著那淒涼的夜笛漫聲低吟:

  「花木縱無情,

  遲早也凋零,

  無情的人,也總有一口憔悴。

  人若無情,

  活著還有何滋味?

  縱然在無人處暗彈相思淚,也總比無淚可流好幾倍。」

  笛聲猶低迴不已,他卻已突然大笑了起來。

  但這笑又是什麼滋味?

  阿飛呢?

  這半天,李尋歡一直都在尋找,打聽。

  沒有人知道阿飛到哪裡去了,誰也沒有看到這麼樣一個人。

  李尋歡當然想不到阿飛竟到了金錢幫的總部。

  就算他想到,也不知那地方在河處。

  燈在風中搖晃,酒在杯中搖晃。

  昏濁的酒,黯淡的燈光。

  他喝酒的地方,只不過是個很小的麵攤子。

  這一排都是小攤子,到這種地方來的,都是很平凡的小人物,誰都不認得他,他也不認得別人。

  他喜歡這種情調,帶著些蕭索,帶著些寂寞,卻又帶著幾分灑脫。

  世間的榮辱,生命的悲歡,在這些人心目中,都已算不了什麼,只要有一杯在乎,就已足夠。

  在這裡,既沒有得意的長笑,也沒有慷慨的悲歌。

  夜色是如此平靜,如此淡漠……

  忽然間,平靜中起了騷動。

  有人在呼喝,叱罵!

  「酒鬼,不要臉,偷酒喝,就算你喝下去我也要你吐出來!」

  李尋歡忍不住轉過頭。

  他轉頭去瞧,也許只因為他聽到「酒鬼」兩個字。

  只見一個人抱著個酒罈子,雖已被打得躺在地上,還是死也不肯放鬆拼命的喝,伸過頭去喝酒。

  一個腰上圍著塊油布的老頭子,嘴裡罵個不停,手上打個不停。

  李尋歡暗暗的歎了口氣,走過去,道:「讓他喝酒,算我的錢。」

  騷動立刻停了,手也停了。

  錢不但能封住人的手,也能塞住人的嘴。

  躺在地上的人連站都來不及站起來,捧著酒罈子就往嘴裡倒,酒倒得他滿身滿臉,他也不在乎。

  他似乎寧願將自己淹死在酒裡。

  「若沒有傷心的事,一個人又怎會變成這樣子?」

  「著不是多情的人,又怎會有傷心的事?」

  李尋歡忽然對這人很同情,帶著笑道:「一個人獨飲最無趣,我那邊還有下酒的菜何妨過去一起喝幾杯?」

  那人又吞下兒口酒,忽然跳起來,大罵道:「你是什麼東西?你配跟我一起喝酒,就算你再買三百罈酒送給我,也休想要我陪你……」

  罵到這裡,他聲音突然停住,就像突然被隻手扼住了脖子。

  李尋歡似乎也已怔住了,失聲道:「你……是你?」

  這人忽然「砰」的將酒摔在地上,掉頭就跑。

  李尋歡立刻也追了過去,呼道:「等一等,等一等……兄台莫非不認得小弟了麼?」

  這人跑得更快,大叫道:「我不認得你,我不喝你的酒……」

  兩人一個追,一個逃,眨眼間都已跑得瞧不見了。

  無論是誰,都忍不住會以為他們有毛病。

  「那偷酒的人原來是個瘋子,明知要挨揍也敢來偷酒喝,但等到別人請他喝酒時,他反而逃了。」

  「那買酒的人更瘋,既花了錢,又挨了罵,還要稱那人為兄台,像這種人我倒真沒有瞧見過。」

  他當然沒有瞧見過,因為這種人世上本就不多。

  逃的人是誰?

  他為什麼一見了李尋歡就逃?

  這原因別人自然不知道,就連李尋歡自己,也想不到會在這種地方,這種情況下遇到他。

  李尋歡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一條長街上的屋簷下。

  那條街上的人很多。

  他的白衣如雪,在人群中就像是雞群中的鶴。

  他自己顯然也不屑與別人為伍,就算將世上所有的黃金部堆在他面前,他也不屑和那些他所看不起的人說一句話。

  但現在,只為了一罈酒,濁酒,他竟不藉忍受別人的汕笑,辱罵,鞭打,甚至不惜像豬一樣被打得滾在泥漿中。

  李尋歡簡直無法相信這會是同一個人,也不敢相信。

  但他卻不能不信。

  現在這滾在泥漿中的人,的確就是昔日那高高在上的呂鳳先!

  是什麼事令他改變的?改變的這麼炔,這麼大,這麼可怕!

  燈火已在遠處,星光卻彷彿近了一些。

  呂鳳先突然停下了腳步,不再逃了。

  因為他也和阿飛一樣,逃避的只是他自己。

  世上也許有很多人都很想逃避自己,但卻絕沒有一個人能逃得了!

  李尋歡也已遠遠停下,彎下腰,不停的咳嗽。他已發覺近來咳嗽的次數雖然少了些,但一咳起來,就很難停止。

  這豈非正如「相思」一樣?

  你將一個人思念的次數少了些時,並不表示你已忘了他,只不過因為這相思已入骨。

  等他咳嗽完了,呂鳳先才一字字道:「你為什麼不讓我走?」

  他雖然盡力想使自己顯得鎮定些,卻並沒有成功。

  他說話的聲音抖得像是一條剛從冰河中撈起來的兔子。

  李尋歡沒有回答,生怕自己的回答會傷害到他。

  無論什麼樣的回答都可能傷害到他。

  呂鳳先道:「我本不欠你的,本不必為你做什麼事,你何必還要來逼我?」

  李尋歡終於長長嘆息了一聲,道:「我欠你的。」

  呂鳳先道:「就算你欠我,也不必還。」

  李尋歡道:「我欠你的,本就無法還,但你至少也該讓我請你喝杯酒。」

  他笑了笑,接著道:「莫忘了,你也請過我。」

  呂鳳先的手一直不停的發抖,抖得連酒杯都拿不穩了。

  他用兩隻手捧著碗喝酒,但酒還是不停的從碗裡濺出來,從他嘴角裡流出來,濺得他自己一身一臉。

  就在幾天前,這隻手還是件「殺人的兵器」!

  無論是什麼事令他改變的,這件事對他的打擊都太可怕了。

  李尋歡簡直無法想象。

  呂鳳先又伸出手,去倒酒。

  「砰」的,酒壺自他手中跌下。

  他的臉驟然扭曲了起來,盯著自己的這隻手,瞬也不瞬,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狂吼一聲,將這隻手塞入自己嘴裡。

  拼命的塞,拼命的咬。

  血,流過他嘴角的酒痕。

  無論他做任何事,李尋歡本都不願攔阻他的,但現在卻不得不拉住他的手。

  呂鳳先狂吼:「放開我,我要咬掉它,一口口嚼碎,一口口吞下去!」

  這隻手本是他最自傲,最珍惜的,一個人到了真正痛苦時,就想將自己最珍惜的東西,將毀掉自己整個人的東西部毀掉!

  因為世上唯一能解除這種痛苦的法子,只有毀滅!

  徹底的毀滅!

  李尋歡黯然道:「若是別人做了對不起你的事,該死的是他,你又河苦折磨自己?」

  呂鳳先嘶聲道:「該死的是我,我自己……

  他拼命想掙脫李尋歡的手,自己卻從凳子上跌了下去。

  他沒有再爬起,就這樣伏在地上,放聲痛哭了起來。

  他終於斷斷續續說出了自己的故事。

  李尋歡耳朵裡聽著的是他的故事,眼睛裡看著的是他的人,但心裡想到的卻是阿飛!

  李尋歡的心在發冷。

  阿飛是不是也受了這種同樣的打擊?

  阿飛是不是也已變成這樣子?

  李尋歡本不忍再對呂鳳先說什麼,但現在卻不得不說了:「你又何必還留在這裡?」

  極度的悲痛後,往往是麻木。

  呂鳳先的人似已麻木,茫然道:「不留在這裡,到哪裡去?」

  李尋歡道:「回去,回家去。」

  呂鳳先道:「家……」

  李尋歡道:「你現在就好像生了場大病,這病只有兩種藥能治好。」

  呂鳳先道:「兩種藥。」

  李尋歡道:「第一種是家,第二種是時間,你只要回家……」

  呂鳳先忽然大聲道:「我不回家。」

  李尋歡道:「為什麼?」

  呂風先道:「因為……因為那已不是我的家了。」

  李尋歡道:「家就是家,永遠都不會變的,這就是家的可貴。」

  呂鳳先又在發抖,道:「就算永遠沒有變,我卻已變了,我已經不是我。」

  李尋歡道:「你若肯在家裡安安靜靜的過一段時候,就一定會變回原來的你。」

  他還想接著說下去,身後己有一人緩緩道:「若是沒有家的人,這種病是不是就永遠也不會治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