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神魔之間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阿飛突然跳起來,站過去。

  「砰」的門竟關了,而且上了栓。

  阿飛用力敲門。

  過了很久,門裡才有聲音:「誰?」

  阿飛木然的道:「我。」

  門裡的聲音問:「你是誰?」

  「我就是我。」

  門裡突然傳出一陣銀鈴般的笑:「這人原來是瘋子。」

  「聽他說話的口氣,就好橡是這裡的主似的。」

  「誰認得他?」

  「誰知道他是什麼人?他自己在活見鬼。」

  這些聲音很熟悉,昨夜也不知對他說了多少甜言蜜語,訴了多少柔情蜜意,現在為什麼全都變了?

  阿飛驟然覺得一陣火氣衝了上來,忍不住用力撞開了門。

  七雙美麗的眼睛全部在瞪著他。

  昨夜這七雙眼睛中的柔情如水,蜜意如油。

  現在這七雙眼睛中的油已燒成煙,水已結成冰。

  阿飛踉蹌衝了進去,抓起酒壺,是空的。

  「酒呢?」

  「沒有酒!」

  「去拿!」

  「為什麼要去拿?這裡又不是賣酒的。」

  阿飛撲過去,抓住了她的衣襟,大聲道:「你們難道全部不認得我了?」

  美麗的眼睛冷冷的瞧著他,冷冷道:「你認得我?你知道我是誰?」

  阿飛的手指一根根鬆開,茫然四顧,喃喃道:「這裡難道不是昨夜的地方?」

  只聽一人淡淡道:「這地方還是昨夜的地方,只不過你已不是昨夜的你了!」

  甜蜜的語聲,更熟悉。

  阿飛整個人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

  他的眼睛緊緊閉了起來,不願去看她,不敢去看她。

  這個人本是他在夢魂中都忘不了的,他本來寧可不惜犧牲一切,為的只不過是要看看她。

  但現在,他卻寧死也不願看她一眼。

  她還是以前的她。

  可是他,他的確已不是以前的他了!

  還是沒有聲音,沒有動作。

  屋樑上的灰塵,突然一片片落了下來。

  是被風吹落的?還是被他們的殺氣摧落的?

  上官金虹突然向前跨出了一步!

  李尋歡沒有動!

  突聽一人道:「動即是不動,不動即是動,你明白麼?」

  聲音很蒼老,每個人都聽得很清楚。

  卻看不到他的人在哪裡?

  另一人帶著笑道:「既然如此,打就是不打,不打就是打,那麼又何必打呢?」

  這聲音清脆而美,如黃茸出谷。

  但她的人,還是誰都沒有瞧見。

  老人道:「他們要打,只因為他們根本不懂武功之真諦。

  少女吃吃笑道:「你說他們不懂,他們自己還以為自己懂得很哩。」

  這兩句話說出,除了李尋歡和上官金虹,每個人都已聳然動容。

  居然有人敢說他們不懂武功。

  若連他們都不懂,世上還有誰懂?

  老人道:「他們自以為『手中無環,心中有環』,就已到了武學的巔峰,其實還差得遠哩!」

  少女吃吃笑道:「差多遠?」

  老人道:「至少還差十萬八千里。」

  少女道:「要怎麼樣才真正是武學的巔峰。」

  老人道:「要手中無環,心中也無環,到了環即是我,我即是環時,已差不多了。」

  少女道:「差不多?是不是還差一點?,

  老人道:「還差一點。」

  他緩緩接著道:「真正的武學巔峰,是要能妙滲造化,到無環無我,環我兩忘,那才真的是無所不至,無堅不摧。」

  說到這裡,李尋歡和上官金虹面上也不禁變了顏色。

  少女道:「聽了你老人家的話,我倒忽然想起一個故事來了。」

  老人道:「哦?」

  少女道:「禪宗傳道時,五祖口念佛揭:『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不使留塵埃』。這已經是很高深的佛理了。」

  老人道:「這道理正如『環即是我,我即是環』,要練到這一步,已不容易。」

  少女道:「但六袒惠能說的更妙:『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落塵埃。』所以他才承繼了禪宗的道統。」

  老人道:「不錯,這才真正是禪宗的妙諦,到了這一步,才真正是仙佛的境界。」

  少女道:「這麼說來,我學的真諦,豈非和禪宗一樣?」

  老人道:「普天之下,萬事萬物,到了巔峰時,道理本就全差不多。」

  少女道:「所以無論做什麼事,都要做到『無人無毯,物我兩忘,時,才能真正到達化境,到達巔峰。」

  老人道:「正是如此。」

  少女嘆了口氣,道:「我現在總算明白了!」

  老人淡淡道:「只可惜有些人還不明白,到了『手中無環,心中有環』時,就已沾沾自喜,卻不知這只不過剛入門面已,要登堂人室,還差得遠哩。」

  少女道:「一個人若是做到這一步就已覺得自滿,豈非永遠再也休想更進一步?」

  老人也嘆了口氣,道:「一點也不錯。」

  聽到這裡,李尋歡和上官金虹額上也不禁沁出了冷汗。

  上官金虹突然道:「是孫老先生麼?」

  沒有人答應。

  上官金虹道:「孫老先生既已來了,為何不肯現身一見?」

  還是沒有人答應。

  風吹窗戶,吹得窗紙艘艘的直響。

  李尋歡和上官金虹若是要交手,世上沒有一個人能勸阻。

  但老人和少女的一番對話,卻似已使得他們的鬥志完全消失了。

  兩人雖然還是面面相對,雖然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但別的人卻都透了口氣,突然覺得壓力已消失。

  這只因那種可怕的殺氣也已消失!

  李尋歡突然長長嘆息了一聲,道:「神龍見首不見尾,孫老先生庶幾近之。」

  上官金虹沉著臉,冷冷道:「道理人人都會說的,問題是他能不能做得到。」

  李尋歡笑了笑,道:「能說得出這道理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他還沒有說完這句話,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騷動聲。

  然後,他就看到四個人抬著口棺材走入了院子。

  嶄新的棺材,油漆都彷彿還沒有完全乾透。

  四人竟然將口棺材筆直抬入了上官金虹宴客的大廳。

  立刻有條黃衣大漢迎了上去,厲聲道:「你們走錯地方了,出去!」

  抬棺材的腳夫四下瞧了一眼,嘬懦著道:「這裡有位上官老爺麼?」

  黃衣大漢道:「你問上官老爺幹什麼?」

  腳夫道:「那我們就沒有走錯地方,這口棺材就是送來給上宮老爺的。」

  黃衣大漢怒道:「你是在找死,這口棺材你們剛好用得著。」

  腳夫陪笑道:「這是上好的楠木壽材,我們哪有這麼好的福氣。」

  黃衣大漢的手已往他臉上摑了過去。

  上官金虹突然道::『這口棺材是誰要你們送到這裡來的?」

  他的聲音一發出,黃衣大漢的手就立刻停住。

  腳夫面上卻已嚇得變了顏色,怔了半晌,才吃吃道:「是位姓宋的老爺,付了四兩銀子,叫小人們今天將這口棺材送到如雲客棧的『高貴廳』來,還要小人們當面交給上官老爺。」

  上官金虹道:「姓宋?是個什麼樣的人?」

  腳夫道:「是個男的,年紀好像不太大,也不小了,出手很大方,模洋卻沒有看見。」

  另一人道:「他是昨天半夜裡將小人們從床上叫起來的,而且先吹熄了燈,小人們根本就沒有瞧見他。」

  上官金虹沉著臉,既不覺得意外,也沒有再追問下去。

  他早就知道問不出的。

  那腳夫又道:「這口棺材的份量不輕,裡面好像……好像有人。」

  上官金虹道:「打開來瞧瞧。」

  棺蓋並沒有釘封,立刻被掀起。

  就在這一剎那間,上官金虹冷漠的臉像是突然變了。

  其實他臉上還是完全沒有表情,甚至連眉都沒皺,嘴角都沒有牽動。

  但也不知為了什麼,他整張臉卻彷彿突然全都改變了。

  竟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的臉,又像是突然戴上了一層硬殼的假面具。

  他不願讓人看到他現在真正的面目。

  世上大多數人都有這麼一張面具的,平時雖然看不到它,但到了必要時,就會將這張面具戴起來。

  有人是為了要隱藏自己的悲哀,有人是為了要隱藏自己的憤怒,有人是逼不得已,不得不以笑臉迷人,有人是為了要叫別人怕他。

  也有人是為了要隱藏自己的恐懼!

  上官金虹是為了什麼呢?

  棺材裡果然有個死人!

  這死人赫然竟是上官金虹的獨生兒子上官飛!

  上官飛死的時候李尋歡也在瞧著。

  他不但親眼瞧見荊無命殺死上官飛,而且瞧見荊無命將屍體埋葬。

  現在,這屍體又怎會忽然在這裡出現了?

  是誰掘了這屍體?

  是誰送到這裡來的?有什麼目的?

  李尋歡目光閃動著,似乎想得很多。

  上官金虹臉上的面具卻似越來越厚,沉默了很久很久,目光突然向李尋歡一字字道:「以前你見過他?」

  李尋歡嘆了口氣,道:「見過!」

  上官金虹道:「現在你再看到他有何感想?」

  屍體已被洗得很乾淨,並不像是從泥土中掘出來的,芽著嶄新的壽衣,身上既沒泥沙,也看不到血漬。

  只有一點致命的傷口。

  傷口在咽喉上,入喉下七分。

  李尋歡沉吟著,道:「我想……他死得並不痛苦。」

  上官金虹道:「你是說他死得很炔?」

  李尋歡嘆道:「死,並不痛苦,痛苦的是等死的時候,看來他並沒有經過這段時候。」

  上官飛的臉看來的確像是比活著時還安詳平靜,就像是已睡著了。

  他臨死前驚懼的表情,已不知被誰抹平了。

  上官金虹的臉雖能戴上層面具,但眼睛卻不能。

  他眼睛似有火焰燃燒,盯著李尋歡,一字字道:「能這麼快就將他殺死的人,世上並不多。」

  李尋歡道:「不多,也許不會超過五個。」

  上官金虹道:「你也是其中之一。」

  李尋歡慢慢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我是其中之一,你也是。」

  上官金虹厲聲道:「我怎會殺死池?」

  李尋歡淡淡道:「你當然不會殺他,我的意思只不過是要你明白,能殺他的人,並不一定是要殺他的人,殺了他的人,也並不一定就是能殺他的人。」

  他慢慢的接著道:「這世間常常有很多意外的事發生,本不是任何人所能想得到的。」

  上官金虹不再說話了,但眼睛還是盯著他。

  李尋歡的目光已變得很溫和,甚至還帶著些同情憐憫之色。似乎已透過了上官金虹的面目,看到了他心裡的悲哀和恐懼。

  他一直都在侵犯別人,打擊別人。

  現在,他自己終於也受到打擊,而且不知道這打擊是從哪裡來的。

  血濃於水,兒子畢竟是兒子。

  無論對誰說來,這打擊都不算小。

  上官金虹似已有些不安,鐵石般的意志似已漸漸動搖。

  李尋歡目中的這份同情憐憫,就將是一柄鐵鎚,他臉上刀刻核桃殼般的面目,幾乎已被打得粉碎。

  他已無法忍受,突然道:「你我這一戰,遲早總是免不了的。」李尋歡點了點頭,道:「是免不了的。」

  上官金虹道:「今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