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禍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李尋歡一想到林詩音,他的心又是一陣劇痛。

  但他並不想去找她,因為他知道龍嘯雲一定會好好的照顧著她——龍嘯雲雖善變,對林詩音的心卻未變。

  只要他對林詩音的心不變,別的一切事就全部可原諒。

  此刻龍嘯雲的心情,真是說不出的愉快。

  再過兩三天,他就要坐上金錢幫的第二把交椅,成為當今天下最有勢力的人的結拜兄弟。

  就連龍小雲的氣色看來都像是好得多了:

  唯一令他覺得遺憾的,是他的妻子。

  「她為什麼不肯跟我一齊來?為什麼不肯分享我的光采。」

  他拒絕再想下去。

  有些人最大的慾望是金錢,有些人最大的慾望是權勢,這兩種慾望若是能滿足,情感上的痛苦就淡了。

  龍小雲正凝視著窗外,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呢。

  龍嘯雲拍了拍他肩頭,道:「你想這次上官金虹會不會親自來迎接我?」

  龍小云回過頭,說道:「當然會,而且儀式一定會很隆重。」

  龍嘯雲也點了點頭,道:「我也這麼想,我既是他的兄弟,他給我面子,豈非也正如給自己面子。」

  他沉吟了半晌,忽又道:「他來接我時,你想我是該稱他幫主?還是該喚他大哥?」

  龍小雲道:「當然該稱大哥,孩兒今後也要改口,喚他一聲伯父了。」

  龍嘯雲仰面大笑,道:「有這樣的泊父,真是你的運氣,只怕……」

  他笑聲突又停頓,皺眉道:「李尋歡既然未死,他會不會食言反悔?」

  龍小雲笑道:「天下英雄都已知道此事,帖子也早就發了出去,他再反悔,豈非自食其言,以後說的話還有誰相信?」

  龍嘯雲又笑了,道:「不錯,武林中人之所以信服他,就因為他令出如山,言出法隨,現在他就算想反悔,也來不及了。」

  桌上的卷宗非但沒有少,反而一天天加多。

  金錢幫管轄的範圍,已越來越廣了。

  上官金虹的責任也的確越來越重,因為每件事他都要自己來決定。

  他絕不信任任何人。

  現在,他已工作了五個時辰,幾乎完全沒有停過於,但他非但不覺得辛苦,反而覺得這是種快樂。」

  門開了。

  一個人走了進來。

  上官金虹連頭都沒有抬,因為能直接走進這屋子的,只有一個人。

  荊無命。

  荊無命還是和往常一樣,一走進來,就站到他身後。

  上官金燈道:「李尋歡呢?」

  荊無命道:「走了。」

  上官金虹淬然回頭,瞧了他一眼。

  只瞧了~眼,目光自他斷臂上滑落,就又低下頭,做自己的事,非但沒有再說一句話,臉上也連一點表情都沒有。

  荊無命面上也全無表情,死灰色的眼睛茫然凝注著遠方。

  一切事彷彿都沒有改變。

  既沒有責問,也沒有安慰。

  荊無命的手斷了也好,腿斷了也好,卻橡是和上官金虹全無關係。

  又不知過了多久,有人拍門,請示。

  又有一大堆卷宗被送了進來。

  淡黃色的卷宗中,只有一封信是粉紅色的。

  上官金虹先抽出了這封信,也只瞧了一眼,因為信上只有幾個字:「老地方等候,呂鳳先也在等你。」

  上官金虹靜靜的站著,似在沉思,然後立刻下了決定。

  他慢慢的走了出去。

  荊無命還是像影於般跟在他身後。

  兩人走出門,穿過祕道,走出寬闊的院子,穿過一個垂首肅立的侍衛,走到陽光下。

  殘秋的陽光就像是遲暮的女人,已不再有動人的熱力。

  兩人還是一前一後的走著,走著……荊無命突然發覺上官金虹的腳步韻律已變了。

  荊無命已無法再與他配合。

  上官金虹也並沒有加快,也不知為什麼,兩人的距離卻已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荊無命的腳步漸緩,終於停下。

  上官金虹並沒有口頭。

  望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荊無命死灰色的眼睛裡,漸漸露出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深速的悲痛……

  密林。松林。

  松林常青,陽光終年都照不進這松林。

  林問雖黝暗,卻不潮濕,風中也帶著松木的清香。

  林仙兒斜倚在樹上,緊握著呂鳳先的手,始終沒有放開,那無比溫柔的眼波,也始終沒有離開過呂鳳先的臉。

  呂鳳先的臉更蒼白,眼角的皺紋也像是多了些。

  秋風入了林,也變得溫柔起來。

  林仙兒柔聲道:「你不後悔麼?」

  呂鳳先點了點頭,道:「後悔,我為什麼要後悔?有了你,任何男人都不會覺得後悔。」

  林仙兒「櫻嚀」一聲,倒入他懷裡,輕輕道:「我真的那麼好?」

  呂鳳先摟著她的腰肢,笑道:「你當然好,比我想象中還好,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好……」

  他的手向上移動,又向下……

  林仙兒的呼吸開始急促,嬌喘著道:「現在不行……」

  呂鳳先道:「為什麼?」

  林仙兒咬著嘴角,道:「你……你還要留著力氣對付上官金虹。」

  她身子巧妙的扭動著,彷彿在閃避,又彷彿在迎湊……

  呂鳳先的手停了停,卻又開始移動,帶著笑道:「我對付了你,還可以再對付他。」

  林仙兒道:「你千萬莫要看輕了他,他絕不如你想象中那麼好對付。」

  呂鳳先冷笑道:「你認為我不如池強?」

  林仙幾道:「我不是這意思,只不過……」

  她輕咬著呂鳳先的耳朵,柔聲道:「你只要殺了上官金虹,無下就都是我們的了,以後我們的日子還長著哩,你現在何必著急。」

  親密的耳語,在清風中似已化作歌曲。

  呂鳳先的心已軟了,手卻摟得更緊,柔聲道:「想不到你真盼這麼關心我——」

  他語聲突的停頓。

  林仙兒也突然離開了他的懷抱。

  密林中已傳來一陣奇特的腳步——其實這腳步也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但也不知為了什麼,卻令人聽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自己心上。

  腳步聲已停頓。

  上官金虹就站在那邊一株松樹的陰影下,靜靜的站著,動也不動,看來就像是一座冰山。

  高不可攀的冰山。

  呂鳳先的呼吸突然停頓了一下,一字字問道:「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還是戴著頂大竹笠,壓住了眉目,道:「呂鳳先?」

  他非但沒有回答,而且還反問。

  呂鳳先道:「是。」

  他終於回答了。

  他回答了後,就立刻後悔,因為他自覺在氣勢上已弱了一分,上官金虹已占取了主動!

  上官金虹似乎笑了笑,冷冷道:「很好,呂鳳先總算還值得我出手。」

  呂鳳先冷笑道:「你若非上官金虹,我也不屑殺你!」

  他說了這句話,又後悔。

  這句話雖也充滿了冷做之意,但聽來卻像是跟上官金虹學的。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目光突然自笠檐下射出掃向林仙兒。

  林仙兒還簡著那棵樹,溫柔的眼波已漸漸變得熾熱——

  她知道很炔就要看到血。

  她喜歡看男人們為她流血!

  上官金虹突然道:「你過來。」

  林仙兒彷彿怔了怔,瞧了呂鳳先一眼,目光移向上官金虹。

  呂鳳先冷笑道:「她絕不會過去。」

  林仙兒又瞧了他一眼,目光又移向上官金虹。

  她知道現在已必須在兩人之間作一個選擇。

  這就橡是在押寶,這一注她必須要押在勝的那一面。

  但勝的會是誰呢?

  上官金虹還是靜靜的站著,彷彿充滿了自信。

  呂鳳先的呼吸卻已有些不勻,似乎已有些不安。

  林仙兒突然向他笑了笑。

  他剛在暗中吐了口氣,林仙兒卻已燕子般投向上官金虹!

  她終於作了選擇。

  她相信自己絕不會選錯!

  呂鳳先的瞳孔在收縮,心也在收縮。

  生平第一次,他忽然嚐到了羞侮的滋味,也忽然嚐到了失敗的滋味——這是雙重的痛苦!

  這也是雙重的打擊,他的「自尊「和」自信「都已被打得粉碎。

  他的手似已在發抖。:

  上官金虹冷冷的瞧著他,忽然道:「你已敗了!」

  呂鳳先的手抖得更劇烈。

  上官金虹冷冷道:「我不殺你,因為你已不值得我出手!」

  他忽然轉身,大步走出松林……

  林汕兒跟在他身後,走了幾步,忽然回眸向呂鳳先一笑,柔聲道:「我勸你不如還是死了的好。」

  這一戰呂鳳先還未出手,就已敗了。

  他心裡先已承認自己敗了。

  這一戰他雖未流血,但整個生命與靈魂卻已全被摧毀,信心和勇氣也已被摧毀。

  望著上官金虹走出松林,他竟沒有勇氣追出去。

  上官金虹雖未出手,卻已無異奪去了他的生命。

  「我勸你不如還是死了的好。」

  活著,的確已很無趣了。

  呂鳳先突然撲倒在地上,失聲痛哭了起來。

  林仙兒趕上去,拉住上官金虹的手,柔聲道:「現在我才真的眼了你了!」

  上官金虹道:「哦?」

  林仙兒道:「荊無命殺人出手雖然快,但你卻比他更快十倍!因為……因為你殺人根本用不著出手。」

  上官金虹淡淡道:「那只因到現在我還未遇著一個人配我出手。」

  林仙兒眼波流動,悠悠道:「這世上能令你出手的人確實不多……也許只有一個。」

  上官金虹道:「李尋歡?」

  林仙兒嘆了口氣,道:「這人好像隨時都可能倒下去,又好像永遠都不會倒下去,有時候我實在想不適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君子?呆子?還是英雄?」

  上宮金虹冷冷道:「你對他好像一直都很有興趣。」

  林仙兒笑了笑,道:「我一定要對他有興趣,因為我不願死在他手上。」

  上官金虹道:「哦?」

  林汕兒道:「一個人對自己的情人就算再有興趣,日子久了,也會漸漸變淡的,但對自己的敵人,反而不同了。」

  她仰面凝注著上官金虹,道:「這道理我想你一定比誰都明白?」

  上官金虹道:「興趣也有很多種,你是恨他?一怕他?還是愛他?」

  林仙兒又笑了,道:「你現在好像也漸漸變得會吃醋了。」

  上官金虹沉默了半晌,道:「阿飛呢?」

  林仙幾嫣然道:「他當然也會吃醋。」

  上官金虹道:「我只是在問你,你為何不殺他?」

  林仙幾道:「我也想問你,荊無命為何不殺他?」

  上官金虹道:「我本要你自己下手的,你難道不忍?」

  林仙幾眨著眼,道:「要殺人很容易,若要一個人甘心聽你的話,那就困難多了,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找到一個像他那麼樣聽話的人。」

  她忽然倒人上官金虹懷裡,柔聲道,「我來找你,並不是為了要跟你吵架,你若真的要我殺他,以後的機會還多的是,我一定聽你的話。」

  沒有人能對她發脾氣。

  她就像是一條最乖的小貓,就算偶而會用爪子抓抓你,但你還沒有感覺到疼的時候,她已經在用舌頭舔著你了。

  上官金虹凝視著她的臉。

  她的臉在淡淡的夕陽下看來,彷彿用於指輕輕一觸就會破。連溫柔的春風也比不上她的呼吸……

  上官金虹的頭也漸漸垂下……

  他的嘴唇已將觸及她,她突然從他懷抱中倒了下去,倒在地上。

  上官金虹的瞳孔也就在這同一剎那間收縮了起來,但他的姿勢還是沒有變,連指尖都沒有動。

  他也沒有去瞧林仙兒一眼,只是冷冷的瞧著面前一片已枯黃的草地。

  地上什麼也沒有,過了很久,才慢漫的現出了一條人影。

  有人來了!

  夕陽將這人的影子拖得很長。

  沒有腳步聲,這人的腳步聲輕得就像是一匹正在獵食的狐狸。

  上官金虹還是沒有回頭,倒在地上的林汕兒卻已開始在呻吟。

  人影更近了,就停在上宮金虹身後。

  一人緩緩道:「我從來不在背後殺人,但這一次,卻也是例外!」

  這人的聲音本是冷酷而堅定的,此刻卻己因緊張與憤怒而發抖。

  這的確是種準備要殺人的聲音。

  上官金虹非但神色不變,連一個字都沒有。

  地上的人影,手已抬起。

  手裡有劍,劍卻遲遲未刺出,突然厲聲道:「你還不回頭?」

  上官金虹淡淡道:「在背後殺人,也一樣能殺得死的,又何必回頭?」

  這句話說完,呻吟聲也已停止。

  林仙幾的眼睛已張開,突然失聲而呼:「阿飛!」

  呼聲中她已自上官金虹身旁衝了過去,她的影子立刻和地上的人影交疊在一齊。

  上官金虹凝注著地上的兩條人影,忽然開始慢慢的向前走……慢慢的踩上了這兩條人影。

  阿飛手裡的劍已跌下。

  林仙幾拉著他的手,正反反復復的低語:「你果然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就只這兩句話,她已不知說了多少遍,每說一遍,她的聲音就會變得更輕、更緩、更柔和、更甜美。

  這種聲音足以令冰山融化。

  阿飛的心正在融化,所有的緊張、憤怒、仇恨都已融化。

  林仙兒道:「我知道你回去見不到我,一定會很著急,一定會找我。」

  看到阿飛蒼白樵淬的臉,她眼圈也紅了,悽然道:「為了找我,你一定吃了不少苦。」

  阿飛的聲音也已有些硬咽,緩緩道:「我已找到你,這已足夠。」

  不錯,只要能找到她,無論要多大的代價,他都不在乎。

  只要能找到她,無論什麼他都可忍受。

  「我已找到你,這已足夠。」

  九個字,只有短短的九個字,但這九個字中包含的情意,縱然用九十萬個字,也未必能完全描述得出。

  突然間,劍光一閃。

  跌落在地上的劍突然被挑起,劍光如靈蛇的一閃,落入了一個人的手。

  上官金虹不知何時已來到他們面前。

  他冷漠的目光凝注著劍鋒——這只不過是柄很普通的青鋼劍,是阿飛在半途中從一具鏢客身上「借」來的。

  但上官金虹卻像是對這柄劍很有興趣。

  只要有林仙兒在身側,就沒有別的事再能吸引阿飛。

  直到現在,他再想起這裡還有個人——他本來想殺的人。

  此刻他的劍卻已到了這人手上。一隻穩定得出奇的手,這種手只要握住了劍柄,就隨時都可能將劍鋒送入別人的心臟。

  這柄平凡的青鋼劍似也突然變得有了劍氣,殺氣!

  阿飛厲聲道:「你是誰?」

  上官金虹沒有回答,也沒有瞧他一眼,冷漠的目光還停留在劍鋒上,嘴角彷彿帶著一絲微笑,輕蔑的微笑。

  他淡淡笑著:「你就想用這柄劍來殺我?」

  阿飛道:「這柄劍又如何?」

  上官金虹道:「這柄劍不能殺人。」

  阿飛道:「無論什麼樣的劍,都可以殺人的!」

  上官金虹笑了笑,道:「但這卻不是你用的劍,你若用這柄劍,只能殺得死你自己。」

  劍光又一閃,劍已倒轉。

  上官金虹手捏著劍尖,將劍柄遞了過去,微笑著道:「你若不信,不妨試試。」

  阿飛的手雖未伸出,臂上的肌肉已緊張。

  他忽然發覺自己在這人面前,始終總是被動的,在別人面前他未有過這種感覺,這種感覺令他緊張得連胃都似乎在收縮,似已要嘔吐。

  但他又怎能不將這柄劍接過來?

  他的手終於伸出,剛伸出,劍柄已被另一隻手搶了過去——一隻柔若無骨、春蔥般的手。

  林仙兒的眼中似已有淚,道:「你要殺他?你可知道他是誰?」

  林仙兒接道:「他是我的恩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