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斷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秋林,枯林。

  穿過枯林,就是條很僻靜的小路。

  阿飛遙指著小路盡頭處的一點孤燈,道:「那就是我的家。」

  家。

  這個字聽在李尋歡耳裡,竟是那麼遙遠,那麼陌生……

  阿飛的目光還在遙視著那點燈火,接著道:「燈亮著,她大概還沒睡。」

  小屋中,一燈瑩然,一個布衣粗裙,蛾眉淡掃的絕代佳人,正在燈下綴著衣衫,等候自己最親近的人歸來……

  這是一幅多麼美麗的圖畫。

  只要想到這裡,阿飛心裡就充滿了甜蜜和溫暖,那雙銳利的眼睛也立刻變得溫柔起來。

  他本是孤獨而寂寞的人,但現在,他卻知道有人在等著他……他最心愛的人在等著他。

  這種感覺的確是幸福的,世上絕沒有任何事能比擬,也沒有任何事能代替。

  李尋歡的心沉了下去。

  看到阿飛那充滿了幸福光輝的臉,他忽然有種負罪之感。

  他本不忍令阿飛失望。

  他寧可自己去背負一切痛苦,也不願阿飛失望。

  但現在,他卻必須要使阿飛失望。

  他無法想像阿飛回去發現林仙兒已不在時,會變成什麼模樣?

  雖然他這樣只是為了要阿飛好,好好的活下去,堂堂正正的活下去,活得像是個男子漢。

  但他還是覺得有些對不起阿飛。

  「長痛不如短痛。」

  他只希望阿飛能很快的擺脫痛苦,很快的忘記她。

  她既不值得愛,更不值得思念。

  不幸的是,一個人往往會偏偏去愛一個不值得愛的人,因為情感本就如一匹脫韁的野馬,誰也無法控制,誰都無可奈何。

  這本也是人類最深遂的悲哀之一。

  也正因如此,所以人世間永遠不斷有悲劇演出。

  燈亮著,門卻是虛掩著的。

  燈光自隙間照出,照在門外的小徑上。

  昨夜彷彿有雨,路是溼的,燈光下可以看出路上有很多很零亂的腳印。

  男人的腳印。

  「是誰來過了?」

  阿飛皺了皺眉,但立刻又開朗。

  他一向很信任林仙兒,他確信她絕不會做任何對不起他的事。

  李尋歡遠遠的跟在後面,彷彿不敢踏入這小屋。

  阿飛回頭笑道:「我希望她今天燉的湯裡沒有放筍子,你也可以喝一點,才會知道她做菜的本事比使用刀還好。」

  李尋歡也笑了。

  又有誰知道他笑得是多麼酸楚?

  那大碗的排骨湯裡若沒有放筍子,李尋歡也許還不能完全發現林仙兒的秘密,那麼,今天發生的事也許就會完全不同了。

  李尋歡簡直無法想象一個女人,怎能用如此殘酷的手段來欺騙一個如此深愛著她的男人。

  「但我又何嘗不是在欺騙他?」

  「我為什麼不敢告訴他,林仙兒已『不在』了,而且完全是我的意思?」

  李尋歡彎下腰,劇烈的咳嗽起來。

  阿飛點頭道:「你若肯在我這裡多住些時候,咳嗽也許就會好些,因為這裡只有湯,沒有酒。」

  他永遠不會知道,「湯」對他的傷害,遠比酒還嚴重得多。

  門裡沒有人聲。

  阿飛又道:「她一定在廚房裡,沒有聽到我們說話,否則她一定早就迎出來了。」

  李尋歡一直沒有開口,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門,終於被推開。

  小小的客廳裡,還是那麼乾淨。

  桌上的油燈並不亮,但卻有種溫暖寧靜的感覺。

  阿飛長長吐出口氣。」

  他終於回到家了,平平安安的回到家了。

  他畢竟沒有令林仙兒失望。

  但她的人呢?在哪裡?

  廚房裡根本連燈光都沒有,更沒有菜湯的香氣。

  林仙兒住的那間屋子,門也是關著的。

  阿飛回頭向站在門口的李尋歡笑了笑,道:「她也許已睡了……她一向睡得早。」

  李尋歡正想笑一笑,面上的肌肉已僵硬。

  他已聽到一陣陣的呻吟聲,女人的呻吟聲。

  是垂死的呻吟!

  呻吟聲正是從林仙兒的那間屋子裡傳出來的。

  阿飛的臉色立刻也變了,一步衝過去,用力拍門,大聲道:「你怎麼樣了?請開門。」

  沒有回答,甚至連呻吟都停止。

  她顯然是想回答,想呼喚,卻已發不出聲音。

  阿飛的額上已沁出了冷汗,用力以肩頭撞開了門。

  李尋歡黯然閉上了眼睛。

  他不敢去看阿飛此刻面上的表情——一個人見到自己心上的人正在作垂死掙扎,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李尋歡非但不敢看,不忍看,簡直連想都不敢去想。

  但門被撞開後,就再也沒有別的聲音。

  阿飛難道受不了這可怕的打擊,難道已暈了過去?

  李尋歡張開眼「,阿飛還怔在門口。

  奇怪的是,他臉上的表情竟只有驚異,卻沒有悲戚。

  那屋子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怕李尋歡永遠想不到的。

  血。

  李尋歡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血。

  然後,他就看到倒臥在血泊中的人。

  但他永遠也想不到這倒臥血泊中,作垂死掙扎的人竟是鈴鈴。

  李尋歡的血已凍結,心已下沉。

  阿飛靜靜的瞧著他,面上的表情很奇特。

  他是不是已猜出了什麼?

  他並沒有問:「這小姑娘是怎會到這裡來的?」

  他只冷冷問道:「這一次,她是不是也在這裡等你?」

  李尋歡的心似被割裂,撲過去,抱起了血泊中的鈴鈴,試探她的脈搏和呼吸——他只希望還能救治她的一條命。

  他已絕望。

  鈴鈴終於張開了眼睛,看到了李尋歡。

  她眼睛立刻湧出了淚,是悲哀的淚,也是歡喜的淚。

  她臨死前畢竟還是見到了李尋歡。

  李尋歡也已淚水盈眶,柔聲道:「振作些,你還年輕,絕不會死。」

  鈴鈴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他這句話,而是斷續著道:「這件事,你錯了。」

  李尋歡慘然道:「是我錯了。」

  鈴鈴道:「你該知道,世上本沒有一個男人能忍心殺她。」

  李尋歡的聲音已嘶啞,一字字道:「是我害了你,我對不起你。」

  鈴鈴突然用力抓住了他的手,道:「你一直對我好,害我的不是你,是他。」

  李尋歡道:「他。」

  鈴鈴淚落如雨,道:「他騙了我,我……我卻騙了你。」

  李尋歡道:「你沒有……」

  鈴鈴的指甲,已刺人了李尋歡的肉裡,道:「我騙了你……我早已失身給他,在等你的時候……我只恨自己為什麼一直沒有勇氣告訴你。」

  她話聲忽然清楚了起來,彷彿已有了生機。

  但李尋歡卻知道那只不過是迴光反照而已——鈴鈴若非還如此年輕,一定無法活到現在。

  鈴鈴淒然道:「我一直不肯死,掙扎著活到現在,為的就是要告訴你這些活,只要你能了解,我死也甘心。」

  李尋歡黯然道:「本就是我不好,我本該好好保護你的……」

  鈴鈴忽然點了點頭,道:「他雖然騙了我,我並不恨他,因為我知道他一定也會得到報應,比我要慘十倍的報應。」

  李尋歡道:「是,他……」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阿飛突然用力推開了他。

  阿飛瞪著鈴鈴,一字字道:「你帶呂鳳先到這裡來了?」

  鈴鈴咬著嘴唇。

  阿飛道:「是他要你帶呂鳳先到這裡來的?」

  鈴鈴忽然用盡最後一分力氣,大叫了起來,道:「不錯,是他,但你可知道他為的什麼?你可知道他曾經為你做過什麼事?為了你,他不惜……」

  說到這裡,她聲音突然嘶裂。

  她呼吸已停頓。

  靜寂,死一般的靜寂,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任何聲音。

  若非還有風在吹動,連大地都似己失去了生機,變成了一座墳墓,可以埋葬所有生命的墳墓。

  但風也是淒涼的,風聲聽來也令人心碎。

  也不知過了多久,阿飛才徐徐站直了身子。

  但他卻沒有面對著手尋歡。

  他似已不願再瞧李尋歡一眼,只是冷冷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句話李尋歡本來很容易回答,但他卻一個字都沒有說。

  他知道有些話若是說了出來,不但令自己傷心,也令別人難受。

  阿飛還是沒有回頭,慢慢的接著道:「你以為是她使我消沉的?你以為只要她離開了我,我就會振作?……但你可知道,沒有了她,我根本活不下去!」

  李尋歡黯然道:「我只希望你不被欺騙,只希望你能找到個你所值得愛的人,那麼……你會將這些不幸的事全部忘記。」

  阿飛的胸膛起伏,聲音已有些激動,道:「你認為她在騙我?你認為她不值得我愛?」

  李尋歡道:「我只知道,自從一開始,她帶給你的就只有不幸。」

  阿飛道:「你又怎麼知道我是幸福?還是不幸?」

  他淬然轉過身,瞪著李尋歡,厲聲道:「你以為你是什麼人?一定要左右我的思想,主宰我的命運?你根本什麼都不是,只是個自己騙自己的傻子,不惜將自己心愛的人造入火坑,還以為自己做得很高尚,很偉大!」

  這些話,每個字都像是一根針。

  世上絕沒有任何別的話能更傷李尋歡的心。

  阿飛咬著牙,道:「就算她帶給我的是不幸,你呢?你又帶給人什麼?林詩音一生的幸福己斷送在你手裡,你還不滿足?還想來斷送我的?」

  李尋歡的手在顫抖,還未彎下腰,已咳出了血。

  阿飛冷冷的瞧著他,良久良久,塗徐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李尋歡的咳嗽還未停,掙扎著撲過去,擋住了門。

  阿飛道:「你還想幹什麼?」

  李尋歡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喘息著道:「你……你要去找她?」

  阿飛道:「是!」

  李尋歡道:「你絕不能去!」

  阿飛道:「誰說的?」

  李尋歡道:「我說的,因為就算你能將她再找回來,也只有更痛苦,她遲早總有一天要毀了你……我絕不能眼看著你毀在這種女人手上。」

  阿飛的手本已握得很緊,李尋歡每說一句話,他就握得更緊一分。

  他指節已因用力而發白,臉色更蒼白,雙目中卻佈滿了紅絲,正如一條條燃燒的火焰。

  李尋歡道:「現在你們分開,你固然難免痛苦一時,但你們若在一起,你卻要痛苦一生,你別的事都看得很清楚,為什麼這件事……」

  阿飛突然打斷了他的話,一字字道:「你一直是我的朋友。」

  李尋歡道:「是。」

  阿飛道:「到現在為止,你還是我的朋友。」

  李尋歡道:「是,」

  阿飛道:「但以後卻不是了!」

  李尋歡的面色慘變,道:「為什麼?」

  阿飛道:「因為我可以忍受你侮辱我,卻不能忍受你侮辱她。」

  李尋歡慘然道:「你認為我是在侮辱她?」

  阿飛道:「我一直忍受到現在,因為我們一直是朋友,但以後,你若再侮辱她一個字,這侮辱就得要用血來洗清!」

  他身子也因激動而顫抖,一字字接著道:「無論是你的血還是我的血,都得用血來洗清!」

  李尋歡彷彿驟然被人當胸打了一拳,踉蹌後退,退到門邊。

  他又在咳嗽,卻沒有聲音,因為他的牙齒咬得很緊,嘴也閉得很緊。

  鮮血,又從他緊閉著的嘴角沁出。

  阿飛再也沒有瞧他一眼,嘎聲道:「現在我就去找她,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她,我希望你莫要跟來,千萬莫要跟來,否則你必將後悔終生!」

  說完了這句話,他就走了出去。

  頭也不囤的走了出去!

  眼淚本是鹹的。

  但有些淚卻只能往肚裡流,那就不但鹹,而且苦。

  血,本也是鹹的。

  但一個人的心若碎了,自心裡滴出的血,就比淚更酸苦。

  李尋歡也不知道已咳了多久,衣袖己被染紅。

  他的腰似已無法挺直。

  地上的腳印,是血染成的腳印。

  李尋歡忽然想起了門外那些零亂的腳印,他掌心立刻冰冷。

  阿飛一定能找到她。

  因為林仙兒一直會故意留下些線索,讓他找到。他並不需要大多的線索,阿飛血液裡天生就橡是有種跟蹤的本能,甚至比野犬還靈敏,還直接。

  但追到了以後呢?

  阿飛勢必要和呂風先一決生死一一林仙兒本就喜歡看男人為她拼命。

  想到這裡,李尋歡掌心已沁出了冷汗。

  阿飛現在還不是呂鳳先的對手。

  能救阿飛命的人,只有李尋歡,可是……

  「你千萬莫要跟來,否則就必將後悔終生!」

  阿飛說出的話,一向永無更改!

  何況,現在夜色更深,李尋歡又沒有阿飛那種追蹤的本能,就算想去追,也很少有機會能追到。

  李尋歡掙扎著,站起,將鈴鈴的屍身抱上床,用床單覆蓋。

  無論如何,他都要追去,他已下了決心。

  就算阿飛已不再將他當做朋友,但他依舊永遠是阿飛的朋友,他的友情絕不會因任何事而更改。

  那也正如他的愛情一樣,縱然海枯石爛,他的心永不會變。

  「詩音,詩音,你現在活得還好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