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蕩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黑暗。

  黑暗中有人在呻吟,喘息……

  然後一切聲息都沉寂。

  過了很久很久,有女人的聲音輕輕道:「有時我總忍不住想要問你一句話。」

  這女人聲音甜笑而嬌弱,男人若想抵抗這種聲音的誘惑力,只有變成聾子。

  一個男人的聲音道:「你為什麼不問?」

  這男人的聲音很奇特,你在很近的地方聽他說話,聲音卻像是來自很遙遠之處,你在很遠的地方聽,聲音卻彷彿近在耳畔。

  女人道:「你究竟真的是個人?還是鐵打的?」

  男人道:「你感覺不出?」

  女人的聲音更甜膩,道:「你若真是個人,為什麼永遠不會累?」

  男人道:「你受不了?」

  女人吃吃的笑著,道:「你以為我會求饒?你為何不再試試?」

  男人道:「現在不行!」

  女人道,「為什麼?」

  男人道;「因為現在我要你去做一件事。

  女人道:「無論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男人道:「好,你現在就去殺了阿飛。」

  女人似乎怔住,過了半晌,才嘆了口氣,道:「我早就對你說過,現在還沒有到殺他的時候。」

  男人道:「現在已到了。」

  女人似又怔了怔,道:「為什麼?難道李尋歡已死了?」

  男人道:「雖還未死,已離死不遠。」

  女人道:「他……他現在哪裡?」

  男人道:「已在我掌握之中。」

  女人笑了,道:「這幾天,我幾乎天天晚上跟你在一起,你用什麼法子將他抓來的?難道你會分身術?」

  男人道:「我要的東西,用不著我自己動手,自然會有人送來。」

  女人道:「誰送來的?誰有那麼大的本事能抓住李尋歡?」

  男人道:「龍嘯雲。」

  女人似乎又吃了一驚,然後又笑了,道:「不錯,當然是龍嘯雲,只有李尋歡的好朋友,才能害得了李尋歡,若想打倒他,無論用什麼樣的兵器都很困難,只能用情感。」

  男人冷冷道:「你倒很了解他。」

  女人笑道:「我對敵人一向比朋友了解得清楚,比如說……我就不了解你。」

  她立刻改變了話題,接著道:「我也很明白龍嘯雲的為人,他絕不會平白無故將李尋歡送來給你。」

  男人道:「哦?」

  女人道:「他不願自己殺死李尋歡,所以才借刀殺人。」

  男人道:「你認為他只有這目的?」

  女人道:「他還想怎樣?」

  男人道:「他還要我做他的結拜兄弟。」

  女人嘆了口氣,道:「這人倒真會佔便宜,可是你……你難道答應了他?」

  男人道:「嗯。」

  女人道:「你難道看不出他是想利用你。」

  男人道:「哼。」

  他突然又冷笑一聲,道:「只不過他想得未免太天真了些。」

  女人道:「天真?」

  男人道:「他認為做了我的結義兄弟,我就不會動他了,其實,莫說結義兄弟,就算親兄弟又如何?」

  女人嬌笑道:「不錯,他可以出賣李尋歡,你自然也可以出賣他。」

  男人道:「龍嘯雲在我眼中雖一文不值,但他的兒子卻真是個厲害角色。」

  女人道:「你見過那小鬼?」

  男人道:「這次龍嘯雲並沒有來,是他兒子來的。」

  女人又輕輕嘆了口氣,道:「不錯,那孩子的確是人小鬼大。」

  男人沉默了半晌,忽然道:「好,你走吧。」

  女人道:「你不想我多留一會兒吵

  男人道:「不想。」

  女人幽幽的道:「別的男人跟我在一起,總捨不得離開我,多陪我一刻也是好的,只有你,每次只要一做完事,你就趕我走。」

  男人冷冷道:「因為我既不是別的男人,也不是你的朋友,我們只不過是在互相利用而已,既然我們心裡都很明自,又何必還虛情假意,肉麻當有趣。」

  屋子裡很暗,屋子外面卻有光。

  淡淡的星光。

  星光下木立著一個人,守候在屋子外,一雙死灰色的眼睛茫然地注視著遠方,整個人看來就像是用一塊灰石刻出來的。

  但現在,這雙死灰色的眼睛卻帶著種無法形容的痛苦之色。

  他簡直無法再站在這裡。

  他無法忍受屋子裡發出的那些聲音。

  但他必須忍受。

  他這一生,只忠於一個人——上官金虹。

  他的生命,甚至連他的靈魂都是屬於上官金虹的。

  門開了。

  一條窈窕的人影悄悄來到他身後。

  星光映上她的臉,清新、美麗、純真,無論誰看到她,都絕對想不到她方才做過了什麼事。

  仙子的外貌,魔鬼的靈魂——除了林仙兒還有準?

  荊無命沒有回頭。

  林仙兒繞到他面前,脈脈地凝注著他。

  她的眼波溫柔如星光。

  荊無命仍然凝注著遠方,似乎眼前根本沒有她這個人存在。

  林仙兒的纖手,搭上了他的肩,慢慢的滑上去,輕撫著他的耳背——她知道男人身上所有敏感的部位。

  荊無命沒有動,似已麻木……

  林仙兒笑了,柔聲道:「謝謝你,在外面為我們守護,只要知道你在外面,我就會有種安全感,無論做什麼事都愉快得很。」

  她忽又附在他耳邊,悄悄道;「我還要告訴你個秘密,他年紀雖然大,卻還是很強壯,這也許是因為他的經驗比別人豐富。」

  她銀鈴般嬌笑著,走了。

  荊無命還是沒有動,但身上的每一根肌肉都已在顫抖。

  如雲客棧是城裡最大的,最昂貴的客棧,也是花錢的客棧。

  你若住在這客棧裡,只要你有足夠的錢,根本用不著走出客棧的門,就可以獲得一切最好的享受。

  在這裡、只要你開口,就有人會將城裡最好的菜,最出名的歌妓,最美的女人送到你屋裡來。

  在這裡,白天每間屋子裡的門都是關著的,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

  但一到了晚上,每扇門都開了。

  最先你聽到的是漱洗聲,賊喝夥計聲,送酒菜來時的謝賞聲,女人們嬌笑著喚「張大爺,王三爺」的請安聲。

  然後,就是猜拳行令聲,碰杯聲,少女們吃吃的笑聲和歌聲,男人們的吹牛聲,擲骰子聲……

  在這裡,一到了晚上,你幾乎就可以聽到世上所有不規矩的聲音。

  只有一間屋子,卻從沒有聲音。

  有的只是偶而傳出的一兩聲短促的女人呻吟,哀喚聲。

  這屋子的門也始終是關著的。

  每天黃昏時,都會有人將一個小姑娘送出去,這些小姑娘當然都很美,而且很年輕,很嬌小。

  她們進去的時候,當然都打扮得漂漂亮亮,於乾淨淨,而且臉上當然都帶著笑,縱然是被訓練出來的職業性笑容,但呈現在少女們的臉上,看來就非但不會令人討厭,而且還相當動人。

  但等到第二天早上她們走出這屋子門時,情況就不同了。

  本來整整齊齊的頭髮,到這時已蓬亂,甚至還被扯落了些,本來很明亮的一雙眼睛,已變得毫無神采,連眼眶都陷了下去。

  本來充滿了青春光采的臉,也已礁淬,而且還帶著淚痕。

  七天,七天來都如此。

  開始時,還沒有人注意,但後來大家都覺得有些奇怪了。

  出來尋歡作樂的人,對這種事總是特別留意的。

  大家都在猜測:「這屋子裡究竟是什麼人?如此厲害?」

  大家都在想:「這一定是個魁形大漢,強壯如牛。」

  於是大家開始打聽。

  打聽出來的結果,使每個人都大吃一驚。

  「原來這屋子裡的人,只不過是個發育不全的小孩子!」

  於是大家更好奇,有的人就將曾經到過那屋子裡的小姑娘召來問。

  只要一問到這件事,小姑娘們就會發抖,眼淚就開始往下流,無論如何也不肯再提起一個字。

  被問得急了,她們只有一句話:「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又是黃昏。

  這屋子的門仍是關著的。

  對著門有扇窗子,一個臉色發白的孩子坐在窗子前,目光茫然望著窗外的一株梧桐,已有很久很久沒有移動。

  他的目光雖呆滯,但卻不時會閃動出一絲狡黠而狠毒的光。

  龍小雲。

  桌子上的酒菜,卻幾乎沒有動過。

  他吃得很少,他在等,等更大的享受,對於「吃」他一向不感興趣,他認為一個人吃得若太多,腦袋就會被塞住。

  終於有了敲門聲。

  龍小雲並沒有回頭,只是冷冷道:「門是開著的,你自己進來。」

  門開了,腳步聲很輕,很慢。

  來的顯然又是個嬌小的女孩子,而且還帶著七分畏怯。

  這正是龍小雲所喜歡的那種女孩子。

  因為他很弱,所以他喜歡做,『強者」,也只有在這種女孩子面前,他才會覺得自己是個強者。

  腳步聲在桌子旁停下來。

  龍小雲道:「帶你來的人,已跟你說過價錢了麼?」

  那女孩子道:「嗯。」

  龍小雲道:『這價錢比通常高兩倍,是不是?」

  那女孩子道:「嗯。」

  龍小雲道:「所以你就該聽我的話,絕對不能反抗,你懂不懂?」

  那女孩子道:「懂。」

  龍小雲道:「好,你先把衣服脫下來,全脫下來。」

  女孩子沉默了很久,忽然道:「我脫衣服的時候,你不看?」

  聲音美得出奇,甜得出奇。

  龍小雲彷彿怔了怔。

  那女孩子柔聲笑著,道。『看女孩子脫衣服,也是種享受,你為什麼放棄?」

  龍小雲似已覺得有什麼不對了,驟然回頭。

  然後他整個人都怔住。

  來的這「女孩子」,竟是林仙兒!

  林仙兒臉上仍帶著仙子般的笑容。

  龍小雲的臉卻已僵木。:

  但那只不過是短短一剎那問的事,他瞬即笑了,站起來,笑道:「原來是林阿姨在開小姪的玩笑。」

  林仙兒笑得更嫵媚,道:「到現在你還要叫我阿姨?」

  龍小雲陪著笑,道:「阿姨總是阿姨。」

  林仙兒限波流動,膘著他道:「但現在你已是大人了,是嗎?」。

  她輕輕嘆了口氣,悠悠的接著道:「才兩三年不見,想不到你長得這麼快。」

  龍小雲很巧妙的避開了這句話,道:「這兩三年來,我們始終打聽不出阿姨你的消息,一直都想念得很。」

  林仙兒嫣然道:「但我卻聽到過你許多事,聽說……你對個孩子,比大多數年紀比你大的男人都強得多。」

  龍小雲垂下頭,卻忍不住笑了,道:「但在阿姨面前,我還是個孩子。」

  林仙兒瞪起了眼,嬌嗅道:「你還叫我阿姨,難道我真的那麼老了?」

  龍小雲忍不住抬起頭。

  林仙兒就站在他面前,隨隨便便的站著,但那種風情,那種神采,那種說不出的誘惑,一千萬個女人中也找不出一個。

  龍小雲呆滯的眼睛發了光。

  林仙兒咬著嘴唇,道:「聽說你喜歡的都是小姑娘,而我……我卻是個老太婆了。」

  龍小雲只覺自己的心在跳,忍不住道:「你一點也不老。」

  林仙兒道:「真的?」

  龍小雲道:「若有人說你老了,那人不是呆子,就是瞎子。

  林仙兒媚笑道:「你瞎不瞎?呆不呆?」

  龍小雲當然不瞎,更不呆。

  林仙兒離開他的時候,竟也似覺得很痛苦。

  這「孩子」既不是孩子,也不是瞎子,更不是呆子,只不過是個瘋子!

  可怕的瘋子。

  連林仙兒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瘋子。

  但她目中,卻閃動著一種得意愉快的光芒。

  她畢竟還是得到了她所想得到的消息。

  對男人,她從沒有失敗,無論那男人是呆子是君子,還是瘋子!

  無雖亮了,對面的屋子裡卻還有人在喝酒。

  一個人正在大聲笑著,道:「喝酒要就不喝,要喝就喝到無亮,喝到躺下去為止……」

  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完,好像已經躺了下去。

  聽到達旬活,林仙兒忽然想起了一個人。

  他彷彿又聽到那人的咳嗽聲。

  想起了這個人,她就恨。

  因為她知道她縱然可以征服世上所有的男人,卻永遠也得不到他。

  因為她得不到他,所以一心只想毀了他!

  她得不到的,也不願別人得到。

  她咬著牙,在心裡說:「我雖然想你死,但現在卻不能讓你死,尤其不能讓你死在;上官金虹手上,否則這世上,就再也沒有什麼能令他顧慮的了。」

  「但總有一天,我要叫你死在我手上,慢慢的死……慢慢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