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各有安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林仙兒說著說著,眼淚已流下來,幽幽地道:你知道,以前我那些錢,都已聽你的話分給人家了,你難道不信?

  阿飛長長嘆了口氣,道:我不是不信,只不過……我應該養你的,我不能讓你受奪。

  林仙兒流著淚道:我們兩人既然已這麼好了,你就該再分什麼你的,我的,連我的心都已是你的,你難道不知道?

  阿飛閉上眼睛,將她的一雙手緊握在手裡,只要能永遠握住這雙手,他再也不要什麼別的。

  阿飛終於睡著了。

  林仙兒將自己的手悄悄地從他手裡抽出來。

  然後,她悄悄走了出去,悄悄地關起了門,回到了自己的屋裡,從一雙簡陋的小木箱裡,取出了個小木瓶。

  她倒了杯茶,又從木瓶中倒出些閃著銀光的粉末,就著茶吞了下去,這些銀粉她每天都不會忘記吃的。

  因為這是珍珠磨成的粉,據說女人吃了,就可使青春永駐。

  望著手裡的小木瓶,林仙兒不覺笑了。

  阿飛若知道這瓶珍珠粉值多少錢,一定會嚇一跳。

  她發覺男人都很容易受騙,尤其容易被自己心愛的女人欺騙,所以她一向覺得男人不但很可憐,也很可笑。

  她從未遇到過一個從不受騙的男人。

  也許只有一個──李尋歡。

  一想起李尋歡,她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今天已經是十月初五了吧。

  李尋歡是不是已死了?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消息?

  遠處忽傳來一陣腳步聲,兩個矮健的青衣少年抬著頂小轎健步如飛而來,就在門口停下。

  過了半晌,林仙兒悄悄走了出來,掩起門,坐上轎,將四面的簾子都放落,竹簾並不密,別人雖瞧不見她,她卻可以瞧見別人。

  轎子已抬起,向來路奔去。

  往前走,就是片樹葉還未枯落的密林,密林左面有個小小的土地廟,右面是一堆堆荒墳。

  轎子就在這裡停了下來。

  前面的轎夫,自轎底取出了個燈籠,燃起了燭火,高高挑起,上面還畫著一朵朵鮮紅的梅花。

  燈籠一燃起,就忽然鬼魅般出現幾條人影,分在四個方向,向轎子這邊奔了過來。

  這四人腳步都不慢,神情似乎都很興奮,但發現除了自己外還有別人時,四個人腳步都立刻變了,腳步也緩下,彼此瞪了一眼,目光中都帶著些警戒之色,還帶著些敵意。

  從樹林裡走出來的是個圓臉的中年人,身上穿得很華麗,看來像是個買賣做得很發財的人。

  但他的行動卻很矯健,武功的根基顯然不弱。

  從墳堆間走出的有兩個人,右面的一個短小精悍,看來彷彿有些鬼鬼崇崇,輕功卻可算武林中的高手。

  左面一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穿的衣服也很普通,看來絲毫不起眼。

  但他的輕功卻似比那短小精悍的黑衣人還高一籌。

  從祠堂走出的一人年紀最輕,氣派也最大,雖施展輕功,但腳步沉穩,目光炯炯,武功也顯然比別人高。

  林仙兒顯然知道來的是這四個人,也沒有掀簾子瞧一眼,更沒有下轎子,只是銀鈴般笑了笑,道:四位遠來辛苦了,這裡也沒有備酒替四位洗塵接風,真是抱歉得很。

  四個人聽到她的聲音都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本來彷彿想搶著說話的,但彼此瞧了一眼,又都閉上了嘴。

  林仙兒柔聲:我知道四位都有話要說,但誰先說呢?

  那模樣最現凡的一點表情也沒有,還是站在那裡,似乎不敢和別人爭先。

  那藍衣少年皺了皺眉,背負著雙手,傲然轉過了頭,他顯然不屑和這些人為伍,是以也不願爭先。

  那圓臉的中年人臉上堆滿了微笑,向黑衣人拱手,道:兄台先請。

  黑衣人倒也不客氣,縱身一躍,已到轎前。

  林仙兒笑道:兩個月不見,你的輕功更高了,真是要喜可貨。

  黑衣人陰鷙的臉上也不禁露出得意之色,抱拳道:姑娘過獎了。

  林仙兒道:我求你做的兩件事,想必定是馬到成功,我知道你從未令我失望的。

  黑衣人自懷中取出了一疊銀票,雙手捧了過去,道:寶慶那一帳都已完全收齊了。這裡共九千八百五十兩,開的是山西同福號的銀票。

  林仙兒自轎子裡伸出一雙春蔥般的纖纖玉手,將那疊銀票全都接了過去,似乎先點了點數目,才笑道:這次辛苦你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激你才好。

  黑衣人眼睛還盯在林仙兒的手方才伸出來的地方,似已看得癡了,這時才勉強笑道:謝字不敢當,只要姑娘還記得我這人就行了。

  林仙兒道:但那說書的孫老頭和他那孫女呢?你想必已追出了他們的下落吧。

  黑衣人垂下頭,道:我本來一直跟著他們的,但到了中道上,這兩人就忽然失蹤了,這兩人就像──就像忽然從地上消失了。

  林仙兒不說話了。

  黑衣人輕笑:這兩人的行蹤實在神秘,表面上雖裝做不會武功,但我絕不想念,只要姑娘再給我些日子,我一定能追出他們的來歷。

  林仙兒沉默半晌,嘆口氣,道:不必了,我也知道你一定跟不住他們的,這件事你雖未做成,我也不怪你,等會兒我還有要求你幫忙的事。

  黑衣人這才鬆了口氣,站到一旁,也不敢多話了。

  那圓臉的中年人這才向另兩人抱拳陪笑道:失禮,失禮──

  他一面向轎子這邊走過來,一面不停地作揖。

  林仙兒笑道: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和氣生財,你現在真不愧是個大老闆的樣子。

  這人一揖以地,滿臉帶著笑,道:我只不過是姑娘手下的一個小伙計而已,姑娘若不賞飯吃,我就得卷鋪蓋,大老闆這三字,我是萬萬不敢不的。

  林仙兒柔聲道:說什麼老闆,講什麼夥計,我的生意就是你的生意,只要好好地去做,這生意總有一天是你的。

  這中年人滿臉起了紅光。

  他一連謝了林仙兒好幾遍,才從懷中取出疊銀票,雙手捧了過去,道:這裡是去年一年賺的純利,也開的是同福號的銀票,請姑娘過目。

  林仙兒道:真辛苦你了,我早就知道你不但老實可行,而且人又能幹──

  她早已將銀票接了過去,一面說話,一面清點,說到這裡,口氣忽然變了,再也沒有絲毫笑容,道:怎麼只有六千兩?

  中年人陪笑道:是六千三百兩。

  林仙兒道:去年呢?

  中年人道:九千四百兩。

  林仙兒道:前年呢?

  中年人擦了擦汗,道:前年好像──有一萬多。

  林仙兒冷笑道:你本事可真不小,居然把買賣越做越回去了,照這親戚再做兩年,咱們豈非就要貼老本了麼?

  中年人不停地擦汗,吃吃道:這兩年不興緞子衣服,府綢的賺頭也不大,等到明年春天的時候,就一定會有轉機了。

  林仙兒默然半晌,聲音變得溫柔,道:這兩年來,我知道你很辛苦,也該回家去享幾年清福了。

  中年人面色驟然大變,顫聲道:可是──可是那邊的生意──

  林仙兒道:我自然會找人去接,你不用操心。

  中年人滿面驚恐之色,身子一步步往後退,話未說完,突然凌空一個翻身,飛也似地向暗林那邊逃了出去。

  但他剛逃幾步,突見寒光一閃。

  慘呼聲中,血光四濺,他的人已倒了下去!

  那藍衫少年掌中已多了柄青鋼長劍,劍尖猶在滴血。

  那灰衣人瞧了他一眼,面上仍然不動聲色,只是淡道:好劍法。

  藍衫少年連瞧都不瞧他一眼,將劍上的血漬在鞋下擦了擦,挽手抖出了個劍花,嗆的,劍又入鞘。

  灰衣人靜靜地站著,也不說話了。

  他等了很久,見到這藍衫少年並沒有和他搶先意思,才微微拱了拱手,慢慢地向轎子前走了過去。

  林仙兒也許早已知道這人不是兩句好話可以買動的,也沒有跟他客氣,一武器就問:龍嘯雲已回了興雲莊?

  灰衣人道:已回去快半個月了,和他同行的除了胡不歸之外,還有個姓呂的,據說是呂奉先的常弟,用的也是雙戟,看樣子武功也不弱。

  林仙兒道:那賣酒的駝子呢?

  灰衣人道:還在那裡賣酒,這人倒真是深藏不露,誰也猜不透他的來歷。

  林仙兒笑道:但我樂──你必定已打聽出一點來了,無論那人是什麼攣,要瞞過你這雙眼睛卻困難得很。灰衣人笑笑道:若是我猜的不錯,那駝子必定和說書的孫老頭有些關係,說不定就是昔年那背上一座山,山也壓倒的孫老二。

  林仙兒似也覺驚異,又沉默了半晌,道:你再去打聽打聽,明天──

  她聲音越說越低,灰衣人只有湊過頭去聽,聽了幾句,他平平板板的一張臉上也露出了歡喜之色,他走的時候,步子也變得輕快起來。

  林仙兒的確有令男人服貼的本事。

  黑衣人眼睛一直盯著那灰衣人,似乎恨不得給他一刀。

  但這時林仙兒已又從轎子裡伸出手,向他招了招。

  春蔥般的手,在夜色中看來更是瑩白如玉。

  黑衣人癡了。

  林仙兒柔聲道:你過來,我有話告訴你,後天晚上──

  她悄悄地在黑衣人耳旁說了幾句話。

  黑衣人滿面都是喜色,不停地點頭道:是,是,是,我明白,我怎麼會忘記。

  他走的時候,人似已長高了三尺。

  等他走了,那藍衫少年才走了過來,冷道:林姑娘你倒真是忙得很。

  林仙兒嘆了口氣,道:有什麼法子呢?他們可不像你跟我,我總得敷衍他們。

  她又伸出手,握住了這少年的手,柔聲道:你生氣了麼?

  藍衫少年板著臉道:哼。

  林仙兒吃吃笑道:你瞧你,就像個孩子似的,快上轎子,我替你消氣。

  藍衫少年還想板著臉,卻還是忍不住笑了。

  就在這時,突聽一聲淒厲的慘呼──

  聲音是從樹林裡傳出來的。

  灰衣人本已走入樹林,此刻又一步步退了出來,他一步往後退,鮮血也隨著往下落。

  黑衣人也正想往樹林裡去,瞧他這樣子,臉色也變了,剛停了腳,灰衣人已倒在他腳下。

  他莫非在樹林裡遇見了鬼麼?

  殺的厲鬼。

  黑衣人情不自禁後退了幾步,一伸手,拔出了鞋筒裡的比首,眼睛瞪著那黑黝黝的密林,嗄聲道:是什麼人?

  樹林裡寂無人聲,過了半晌,才慢慢地走出一個人來。

  這人高而頎長,帶著頂寬大的笠帽,緊壓在眉際,遮去了面目,他不但走路的姿勢很奇特,佩劍的法子也和別人不同,只是隨便地斜插在腰帶上。

  劍不長,還未出鞘。

  這人看來也並不十分兇惡,但黑衣人一瞧見他,也不知怎地,全身都發起冷來,掌心也沁出了冷汗。

  這人身上竟似帶著種無聲的殺氣。

  荊無命。

  荊無命既然還活著,死的自然是李尋歡。

  林仙兒笑了。

  但她只是笑心裡,面上卻像是怕得要命。將那藍衣少年的手握著更緊,顫聲道:這人好可怕,你知不知道他是誰?

  藍衣少年勉強笑道:不管他是誰,有我在這裡,你還怕什麼?

  林仙兒嫣然道:我不怕,我知道你一定會保護我的,只要在你身旁,就絕沒有任何人敢來碰我一根手指。

  藍衣少年挺起胸,道:對,無論他是誰,只要他敢過來,我就要他的命!

  其實他已也被荊無命的殺氣所攝,手心裡已在冒著冷汗,只不過他還年輕,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死也不肯示弱的。

  荊無命已走到那黑衣人面前。

  黑衣人手裡雖握著柄比首,他用這柄比首已不知殺過多少人,但此刻也不知怎地,硬是不敢將這柄比首刺出去。

  他已看到了荊無命那雙死灰色的眼睛。

  荊無命卻似乎根本連瞧都沒有他一眼,冷冷道:你手裡這把刀能殺得死人麼?

  黑衣人怔住了。

  這句順得實在有點令人哭笑不得,但別人既已問了出來,他也沒法子不回答,只有硬著頭皮道:自然能殺得死人的。

  荊無命道:好,來殺我吧。黑衣人怔住了,半晌道:我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要殺你?

  荊無命道:因為你不殺我,我也要殺你。黑衣人不由自主後退兩步,突然咬了咬牙,比首已閃電般刺出。

  但他的比首剛刺出,劍光已飛起。

  接著,就是一聲慘呼,再看荊無命的劍已又回到鞘中,彷彿根本沒有拔出來過。

  好快的劍!

  藍衣少年也是使劍的名家,自己一向覺得劍法已夠快了,從嚴也不信世上還有人的劍法能比他更快。

  直到現在他才相信。

  林仙兒看他的肯角的肌肉在不停地跳動,忽然放開了他的手,道:這人的出手太快,你──你還是快逃走吧,用不著管我。

  藍衣少年若已有四五十歲,就一定會聽話得秀很,一個人活到四五十歲時,就會懂得性命畢竟要比面子可貴得多,若有人說:生命固可貴,愛情價更高,這定是年輕小夥子說出來的。

  說這話的人一定活不到五十歲。

  藍衣少年咬著牙,嗄聲道:你用不著害怕,我跟他拼了!

  他口氣還不十分堅決,也沒有衝過去的意思。

  林仙兒道:不──你不能死,你還有父母妻子,還是趕快逃回去吧,我替你擋著他,反正我只是孤伶的一個人,死也也沒關係。

  藍衣少年突然大喝一聲,衝了過去。

  林仙兒又笑了。

  一個女人若要男人為她拼命,最好的法子就是先讓他知道她是愛他的,而且也不惜為他死。

  這法子林仙兒也不知用過多少次,從來也沒有失敗過。

  這一次不但心裡在笑,臉上也在笑。

  因為她知道這藍衣少年永遠也不會再看到了。

  這藍衣少年不但劍法頗高,用的也是把好劍。

  剎那間,他已向荊無命刺出了五劍,卻連一句都沒說,他早已看出無論說什麼也沒有用。

  荊無命居然沒有出手。

  藍衣少年這五劍明明都是向他要害之處刺過去,不知怎地,竟全都刺了個空。

  荊無命忽然道:你是點蒼門下?

  藍衣少年的手停住了,第六劍再也刺不出去,這人一雙死灰色的眼睛彷彿根本就沒有看他。

  他實在不懂這人怎會看出他的師承劍法。

  荊無命道:謝天靈是你的什麼人?

  藍衣少年道:是──是家師。

  荊無命道:郭嵩陽已死在我劍下。

  他忽然無頭無尾地說出這句話來,好像前言不對後語。

  但這藍衣少年卻秀明白他的意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