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狡兔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阿飛屋子裡的東西也沒有移動過,甚至連那套衣服都還擺在床上。

  但他們的人卻已走了!顯然走得很匆忙。

  阿飛竟然又不辭而別,李尋歡簡直不能相信,望著那扇被他撞破的門,他忽又彎下腰去劇烈的咳嗽起來。

  郭嵩陽背著雙手,靜靜的望著他,緩緩道:你說阿飛是你的好朋友。

  李尋歡道:是。

  郭嵩陽道:但你卻不知道他已走了。

  李尋歡默然半晌,勉強笑了笑,道:也許,他遇著什麼意外,也許──

  郭嵩陽道:也許是因為他比較聽女人的話。

  他不讓李尋歡反駁,立刻又接著問道:他們已在這裡住了很久?

  李尋歡道:快兩年了。

  郭嵩陽道:但兩年以前,她已約我在那小樓上見過面了。這地方說不定就是她的老窩。

  李尋歡苦笑道:狡兔三窟,她的窩必定不止這一處。

  郭嵩陽嘆了口氣,道:可惜我卻只知道這一處。

  李尋歡沒有說話,慢慢的走入林仙兒的屋子。

  屋子裡有一張床、一張櫃、一張桌。

  櫃子裡的衣服並不多,而且都很樸素,桌上有個小小的妝匣,裡面也並沒有什麼花粉。

  這當然也只不過因為那小樓才是她更衣化妝的地方。

  郭嵩陽道:我出來的時候,她留在樓上,現在她卻已回來過,而且已經將阿飛帶走了,我們在路上竟未發現她的蹤跡──

  李尋歡沉聲道:這只不過因為她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郭嵩陽道:另外一條路,這裡四面環山,難道還有什麼捷徑?

  他忽然揭起了床板。

  床下果然有條秘道──

  山腹中空,秘道穿過山腹。

  李尋歡一走下去,就已知道出口在哪裡了。

  郭嵩陽道:以你看,這條路的出口是在什麼地方?

  李尋歡道:那小樓上的床下。

  郭嵩陽道:我也是這麼想──

  他冷笑了一下,道:下了這張床,就上那張床,她做事倒真不肯浪費時間。

  李尋歡淡淡道:她的約會很忙,時間自然寶貴得很。

  郭嵩陽面色變了變──他雖然也明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聽到別人當面說出來,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男人們常嘲笑女人們的氣量小,其實男人自己的氣量也未必就比女人大多少,而且遠比女人自私得多。

  他們就算有了一萬個女人,卻還是希望這一萬個女人都只有他一人男人,他就算早已不喜歡那女人,卻還是希望那女人永遠只喜歡他。

  秘道自然不會太長。

  秘道的出口,果然就在那小樓上臥室中的床下。

  這張床可比那張床漂亮多了,錦帳上的流蘇纓絡繽紛,床上的鵝毛被軟得就像雲堆,叫人一陷進去,就爬不出來。

  林仙兒自然不會在,屋子裡只有那穿紅衣服的小姑娘。

  她正坐在妝檯旁很專心的繡著花,繡的是一面鴛鴦戲水的枕頭,這正和屋子裡的情高歌非常配合。

  李尋歡他們突然走出來,她並沒有吃驚。

  她像是早已算準他們會來了。

  她只是用眼角瞟了他們一眼,道:原來你們是認得的。

  郭嵩陽沉著臉,厲聲道:這裡只剩下你一個人了?

  小姑娘嘟起嘴道:你這麼凶幹什麼?每次你來的時候,替你鋪床的是我,替你疊被的也是我,你難道已忘了麼?

  郭嵩陽說不出話來了。

  小姑娘的大眼睛在李尋歡身上一轉,道:你就是李探花?

  李尋歡道:是。

  小姑娘悠悠道:別人都說李尋歡不但武功最高,人也最精明,最能幹,我實在沒有想到你也會被人騙,上人的當。

  她眨著眼抿嘴一笑,道:上次我騙了你,真抱歉得很。

  李尋歡道:沒關係,偶爾被小孩子騙一次,也是件很開心的事,我自從被你騙過一次後,就覺得自己好像年輕多了。

  小姑娘眼睛盯著他,彷彿也漸漸覺得這人的確很有趣了──像李尋歡這樣的人,本就不是常常能見得到的。

  她笑道:我看你就算沒有被我騙,本來也年輕得很,若是再被我騙幾次,只怕就要變成小孩子了。

  李尋歡道:我以後一定會很小心──四十歲的小孩子,豈非要被人當做妖怪了麼?

  小姑娘笑道:你只管放心,上次我騙了你,只因為你還是個陌生人,奶奶從小就告訴我,千萬不能對陌生人說老實話,否則也許就會被人拐走。

  李尋歡道:現在呢?

  小姑娘道:現在我們已認識,我自然不會再騙你。

  李尋歡道:那麼,我問你,你剛剛可曾看到有人從這裡出來麼?

  小姑娘道:沒有。

  她眨了眨眼睛,又道:但我卻看到有人從外面進來。

  李尋歡道:是什麼人?

  小姑娘道:是個男人,我不認識他。

  她吃吃的笑道:除了你外,我認得的男人不多。

  李尋歡只好裝作沒有聽到這句話,問道:他是來幹什麼的?

  小姑娘道:那人長得很兇狠,一嘴大鬍子,臉上還有個刀疤,一走進來就問我,認不認得李尋歡?李尋歡會不會來?

  李尋歡道:你說什麼?

  小姑娘道:只因為我不認得他,所以就故意騙他,說我認得你,你馬上就會來的。

  李尋歡道:那麼他說什麼?

  小姑娘眨眼道:他就交給我一封信,要我轉交給你,還說一定要我交給你本人。

  李尋歡道;那你就收下了。

  小姑娘道:我當然收下了──我若不收下,謊話豈非就要被揭穿了麼?那人兇得很,若知道我在說謊,不打破我的頭才怪。

  她一笑,接著道:女孩子的頭若被打破,一定疼得很,你說是不是?

  李尋歡也笑了笑道:男孩子的頭被打破,也疼得很的。

  這小姑娘有種本事,她無論說什麼話都完全像真的一樣。

  若是換了別人,一定會問她:

  送信的人到哪裡去了?怎會將交給我的信送到這裡?

  但李尋歡並沒有問。

  他也有種本事,那就是無論別人說什麼,他都好像很相信,所以有很多人都常常以為自己已經騙過了他。

  小姑娘果然取出了封信,信上果然寫著李尋歡的名字,信是密封著的,這小姑娘居然沒有偷看。

  信上寫的是:尋歡先生足下,久慕英名,極盼一晤,十月初一當候教於此山中飛泉之下,足下君子,必不致令我失望。

  下面的署名赫然竟是:上官金虹!

  這封信寫得很簡單,也很客氣,但無論誰接到這封信,就算不立刻去準備後事,也要嚇一跳。

  上官金虹若向一個人挑戰,那人還能活得長麼?

  李尋歡慢慢的疊起信,放回信封,藏入懷中。

  他臉上居然還在笑。

  小姑娘一直盯著他,此刻忍不住問道:信上寫的是什麼?

  李尋歡道:沒有什麼。

  小姑娘道:瞧你笑得這麼開心,迪封信只怕是女人寫給你的。

  李尋歡道:猜對了。

  小姑娘眼波流動,道:她是不是想約你見面。

  李尋歡道:又猜對了。

  小姑娘嘟起嘴,道:早知道是女人的信,我才不交給你哩。

  李尋歡道:你若不交給我,她一定會很傷心的。

  小姑娘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她是個怎麼樣的人?漂不漂亮?

  李尋歡道:當然漂亮,否則我早就將這封信甩到一邊去了,女人長得醜,簡直比男人生得笨還要可怕。

  小姑娘道:她有多大年齡?

  李尋歡道:年紀也不大。

  小姑娘用力將繡花針往布柵上一插,板著臉道:既然有這麼樣一位漂亮的老太婆約你,你為什麼還不趕快去見她,還呆在這裡幹什麼?

  李尋歡道:做主人的,怎麼可以趕客人走?

  小姑娘冷冷道:我就算不趕你,反正也是要走的。

  李尋歡道:我若不走呢?

  小姑娘眼珠子一轉,道:你若不走,我這做主人的當然要想法子招待你。

  李尋歡道:真的?

  小姑娘道:當然是真的,我雖然不大方,可也不是小氣鬼,你若要在這裡躺十天,我就招待你十天,你若要在這裡躺一輩子,我也──也不會趕你走的。

  說著說著,她的臉已紅了起來。

  小姑娘的臉若紅,那就表示實在已不小了。

  李尋歡道;好,那麼我就留在這裡──

  他話還未說完,小姑娘已跳了起來,道:你說的是真話?

  李尋歡笑道:當然是真的,難得遇到你這麼好的主人,我怎麼會走呢?

  小姑娘展顏笑道:我知道你喜歡喝酒,我這就去替你準備,這地方別的沒有,酒卻是多得很──多得可以淹死你。

  李尋歡道:除了酒之外,這還要幾塊木頭,越硬越好。

  小姑娘怔了怔道:木頭?要木頭幹什麼?難道你要用木頭來下酒?你的牙齒倒真不錯。

  說著說著,她自己先笑了,道:但你既然要木頭,我就替你拿木頭來,無論你想要什麼,就算想要天上的月亮,我也會替你搬梯子的。

  郭嵩陽一直在注意李尋歡臉上的表情,此刻忽然道:我不吃木頭,我吃蛋,無論是雞蛋、鴨蛋、皮蛋、鹹蛋,只要是蛋就可以,越多越好。

  小姑娘的臉板了起來,上下瞪了他兩眼道:你也要留在這裡!

  郭嵩陽道:難得遇到你這麼好的主人,我怎麼肯走呢?

  小姑娘嘟著嘴走出去,嘴裡還在喃喃道:這世上不識相的人倒真不少,什麼事不好做,為什麼偏偏要煞別人的風景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