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老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李尋歡注意那使左手劍的漢子,孫小紅注意的卻是另一件事。

  這兩人走得很慢,步子很大,看來和平常人走路並沒有什麼不同,但也不知為了什麼,她總覺得這兩人走起路來有些特別。

  她注意很久,才發現是什麼原因了。

  平常兩個人走步伐必定是相同的。

  但這兩人走路卻很特別,後面的一人每一步踏下,卻恰巧在前面一人的第一步和第二步之間。

  這條腿看來就好像長在一個人身上似的。

  前面一人踏下第一步,後面一人踏入第二步,前面一人踏下第三步,後面一人踏下第四步,從來也沒有走錯一步。

  孫小紅從來也沒有看到過兩個人像這樣子走路的,她倍覺得新奇極了,也有趣極了。

  但李尋歡卻一點也不覺得有趣。

  他非但不覺得有趣,反而覺得有些可怕。

  這兩人走路時的步伐配合得如此奇妙,顯見得兩人心神間已有一種無法解釋的奇異默契。

  他們平常走路時,已在訓練著這種奇異的配合,兩人若是聯手地敵,招式與招式間一定配合得更神奇。

  單只上官金虹一人,已是武林中數一數二的絕頂高手,若再加睛個荊無命,那還得了?!

  李尋歡的心在收縮著。

  他想不出世上有任何地子能將這兩人的配合攻破!

  他也不相信長亭中這老人能將這兩人送走。

  長亭中的老人仍在吸著旱煙,火光忽明忽暗。

  李尋歡忽然發現這點火光明滅之間,也有種奇異的節奏,忽明的時候長,忽而滅的時候長。

  忽然間,這點火光亮得好像一盞燈一樣。

  李尋歡從未看到一個人抽旱菸,能抽出這麼亮的火光來。

  上官金虹顯然也發現了,因為就在這時,他已停下腳步。

  就在這時,長亭的火光突然滅了。

  老人的身形頓時被黑暗吞沒。

  上官金虹木立在道旁,良久,才緩緩轉過身,緩緩走上長亭,靜靜地站在老人對面。

  無論他走到哪裡,荊無命都跟在他身旁,寸步不離。

  他看來就像是上官金虹的影子。

  四盞高挑的燈籠也移了過去,圍在長亭四方。

  上官金虹沒有說話,低著頭,將面目全都藏在斗笠的陰影中,彷彿不願讓人看到他面上的表情。

  但他的眼睛卻一直在盯著老人的手,觀察著老人的每一個動作,觀察得非常仔細。

  老人自菸袋中慢慢地取出一撮菸絲,慢慢地裝入煙斗裡,塞緊,然後又取出一柄火鐮,一塊火石。

  他的動作很慢,但手卻很穩定。

  上官金虹忽然走了過去,拿起了石桌上的紙媒。

  在燈火下可以看出這紙媒搓得很細、很緊,紙的紋理也分布得很均勻,絕沒有絲毫粗細不均之處。

  上官金虹用兩根手指拈起紙媒,很仔細地瞧了兩眼,才將紙媒慢慢地湊近火鐮和火石。

  叮的一聲,火星四濺。

  紙媒已被笑。

  上官金虹慢慢地將燃著的紙媒湊的老人的煙斗──

  李尋歡和孫小紅站的地方雖然離亭子很遠,但他們站在暗處,老人和上官金虹每一動作他們都看和很清楚。

  李尋歡問道:要不要過去?

  孫小紅卻搖頭道:用不著,我爺爺一定有法子將他們打發走的。

  她說得很肯定,但現在李尋歡卻發覺她的手忽然變得冰冰冷冷,而且還像是已沁出了冷汗。

  他自然知道她在為什麼擔心。

  旱煙管只有兩尺長,現在上官金虹的手距離人已不及兩尺,他隨時都可以襲擊老人面上的任何一處穴道。

  他現在沒有出手,只不過在等待機會而已。

  老人還在抽菸。

  也不知因為菸葉太潮濕,還是因為塞得太緊,煙斗許久都沒有燃著,紙卻已將燃盡了。

  上官金虹是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拈著紙媒,其餘的三根手指微微彎曲。

  老人的無名小指距離他的腕脈還不到七寸。

  火焰已將燒到上官金虹的手了。

  上官金虹卻似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就在這時,呼的一聲,煙斗中的菸葉終於被燃著。

  上官金虹的三根手指似乎動了動,老人的無名指和小指也動了動,他們的動作都很快,卻很輕微,而且一動之後就停止。

  於是上官金虹開始後退。

  老人開始抽旱煙。

  兩人從頭到尾都低著頭,誰也沒有去看對方一眼。

  直到這時,李尋歡才鬆了口氣。

  在別人看來,亭子中的兩個人只不過在點菸而已,但李尋歡卻知道那實在啻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決鬥!

  上官金虹一直在等著機會,只要老人的神志稍有鬆懈,手腕稍不穩定,他立刻便要出手。

  但他始終找不到這機會。

  到最後他還是忍不住了,彎長著的三根手指已躍躍欲試,他每根手指的每一個動作中都藏著精微的變化

  怎奈老人的無名指和小指已立刻將他每一個變化都封死。

  這其間變化之細膩精妙,自然也只有李尋歡這種人才能欣賞,因為那正是武功中最深奧的一部份。

  兩人雖只不過將手指動了動,但卻當真是千變萬化。

  現在,這危機總算已過去了。

  上官金虹後退三步,又退回原來的地方。

  老人慢慢的吸了口煙,才微微笑道:你來了?

  上官金虹道:是。

  老人道:你來遲了!

  上官金虹道:閣下在此相候,莫非已算盡了這是我必經之路。

  老人道:我只盼你莫要來。

  上官金虹道:為什麼?

  老人道:因為你就算來了,還是立刻要走的。

  上官金虹吸了一口氣,一字字道:我若不想走呢?

  老人淡淡道:我知道你一定會走的。

  上官金虹的手,忽然緊緊握了起來。

  長亭中似乎立刻就充滿了殺機。

  老人卻只是長長吸了口煙,又慢慢地吐了出來。

  自他口中吐出來的,本來是一條很細很長的煙柱。

  然後,這煙柱就慢慢發生了一種很奇特的彎曲和變化,突然一折,射到上官金虹面前!

  上官金虹似乎吃了一驚

  但就在這時,煙霧已忽然間消散了。

  上官金虹忽然長長一揖,道:佩服。

  老人道:不敢。

  上官金虹道:你工十七年前一會,今日別過,再見不知何時?

  老人道:相見真不如不見,見又何妨?不見又何妨?

  上官金虹沉默著,似想說什麼,卻未說出口來。

  老人又開始抽菸。

  上官金虹緩緩轉過身,走了出去。

  荊無命影子般跟在他身後──

  李尋歡目光卻還停留在燈光消失處,看來彷彿有什麼心事。

  上官金虹走的時候,似有意,似無意,曾抬起頭向他這邊瞧了一眼,他第一次看到這上官金虹的眼睛。

  他從未見過如此陰森,如此銳利的目光。

  他從這雙眼睛,已可判斷出上官金虹的內力武功也許比傳說中還要可怕!

  但最可怕的,還是荊無命的眼睛。

  無論誰被這雙眼睛瞧了一眼,心裡都會覺得很不舒服,很悶,悶得像是要窒息,甚至想嘔吐。

  因為那根本不是雙人的眼睛,也不是野獸的眼睛。

  但這雙眼睛卻是死的。

  他漠視一切情感,一世生命──甚至他自己的生命!

  孫小紅卻全沒有注意到這些,因為她正在凝視著李尋歡。

  這是她第一次看清了李尋歡。

  雖然在黑暗中,但李尋歡面上的輪廓持來卻仍是那麼聰明,尤其是他眼睛和鼻子,給人的印象更深刻。

  他的眼睛深邃而明亮,充滿了智慧,他目光中雖帶著一些厭倦,一些嘲弄,卻又充滿了偉大的同情。

  他的鼻子直而挺,象徵著他的堅強、正直和無畏。

  他的眼角雖已有了皺紋,卻使他看來更成熟,更有吸引力,更有安全感,使人覺得完全可以信任,完全可以倚靠的。

  這正是大多數少女夢想中男人的典型。

  他們全未發現那老人已向他們走了過來,正微笑著在瞧他們,目光中充滿了欣慰。

  他靜靜的瞧了他們很久,才微笑著道:你們可有人願意陪老頭子聊天麼?

  不知何時月已升起。

  老人和李尋歡走在前面,孫小紅默默的跟在他們身後。

  她雖然垂著頭沒有說話,但心裡卻愉快得站想吶喊,因為他只要一抬頭,就可見到她心目中最佩服的男人,和最可愛的男人。

  她覺得幸福極了。

  老人吐一口菸,道:我老早就聽說過你,老早就想找你喝酒,今天才發現,跟你聊天的確是件很愉快的事。

  李尋歡笑了笑,孫小紅卻赤的笑了出來,道:但他直到現在,除了向你老人家問好之外,別的話連一個字沒有說呀。

  老人笑道:這正是他的好處,不該說的話他一句也沒有說,不該問的話一句也沒有問,若是換了別人,一定早已沒法探聽我們的來歷了。

  李尋歡微笑道:這也許只因為我早已猜著了前輩的來歷。

  老人道:哦?

  李尋歡道:普天之下,能將上官金虹驚退的人並不多。

  老人笑了道:你若以為上官金虹是被我嚇走的,你就錯了。

  他不等李尋歡說話,接著道:上官金虹的武功,你想必也看出,寸步不離跟著他的那少年人,更是可怕的對手,以他們兩人聯手之力,天下絕沒有任何一人人能抵擋他們三百招,更莫說要勝過他們了。

  李尋歡目光閃動,道:前輩也不能?

  老人道:我也不能。

  李尋歡道:但他們卻還是走了。

  老人:也許是因為他們覺得現在還沒有必要殺我,也許是因為他們早已發覺你在這裡,他們沒有把握能勝過我們兩人。

  孫小紅又忍不住道:他們就算已發覺樹後有人,又怎麼是李──李探花呢?

  老人道:像李探花這樣的絕頂高手,就算靜靜的站在那裡不動,但要他心裡對某人生出了敵意,就會散發出一種殺氣!

  孫小紅道:殺氣?

  老人道:不錯,殺氣!但這種殺氣自然也只有上官金虹那樣的高手才能感覺得出。

  孫小紅嘆了口氣,道:你老人家說得太玄妙的事,我不懂。

  老人肅然道:武功本就是件很玄妙的事,懂得的人本就不多。

  李尋歡道:無論他們是為何走的,前輩相助之情,總是──

  老人打斷了他的話,帶著笑道:我只是喜歡看見你這種人好好的活著,因為像你這樣的人,活在世上的已不多了。

  李尋歡只是微笑,只有沉默。

  老人道:你我雖然初次相見,但你的脾氣我很了解,所以我也並不想勸你離開這裡。

  他目光凝注著李尋歡,道:我只希望你能明了一件事。

  李尋歡道:前輩指教。

  老人正色道:林詩音是用不著你來保護的,你走了對她只有好處。

  李尋歡又為之默然。

  老人道:林詩音本人並不是別人傷害的對象,別人想傷害她,只不過是因為你,換句話說,別人要傷害她,就因為你在保護她,你若不保護她,也就根本沒有人要傷害她了──這道理你明白嗎?

  李尋歡好像被人抽了一鞭,痛苦得全身都彷彿收縮了起來,他忽然覺得自己彷彿只有三尺高。

  老人卻全未留意到他的痛苦,又道:你若覺得她太寂寞,想陪伴她,現在也已用不著,因為龍嘯雲已經回來了,你留在這裡,只有增加她煩惱。

  李尋歡目光茫然凝神著遠方的黑暗,沉默了很久,才嘆了口氣,道:我了,我錯了,我又錯了──

  她的腰似也彎了下去,背也無法挺直。

  孫小紅望著他的背影,心裡又是憐惜,又是同情。

  她知道爺爺是在故意刺激他,故意令他痛苦,她也知道這樣做對他只有好處,但她卻不忍。

  老人道:龍嘯雲忽然回來,只因他已找到個他自信可以對付李尋歡的對手。

  李尋歡道:他又何必找人對付我?我還是將他當做我的朋友。

  老人道:但他卻不這麼想==你可知道他找來的人是誰?

  李尋歡道:胡不歸?

  老人道:不錯,正是那瘋子。

  孫小紅插嘴道:胡瘋子的武功真的那麼厲害?

  老人道:普天之下只有兩個人,我始終估不透他們武功之深淺。

  孫小紅道:哪兩個人?

  老人含笑道:其中一人是李探花,另一人就是胡瘋子。

  李尋歡知道:前輩過獎了,據我所知,我的朋友阿飛武功就絕不在我之下,還有荊無命──

  老人截口道:阿飛和荊無命一樣,他們根本不懂得武功。

  李尋歡愕然道:前輩說他們不懂武?

  老人道:不錯,他們非但不懂武功,而且不配談武──

  他冷冷道:他們只會殺人,只懂得殺人。

  李尋歡道:但阿飛和荊無命還是不同的。

  老人道:有何不同?

  李尋歡道:也許他們殺人的方法並無不同,但殺人的目的卻絕不一樣。

  老人道:哦?

  李尋歡道:阿飛只有在萬不得已時才殺人,荊無命卻只是為了殺人而殺人?

  李尋歡垂下頭,道:我──

  老人道:你若想看看他,現在正是時候,否則只怕就太遲了!

  李尋歡忽然挺起胸,道:好,我這就去找他?

  老人目中露出一絲笑意,道:你知道他住的地方?

  李尋歡道:我知道。

  孫小紅忽然趕到前面,道:但你也許還是找不著,還是讓我帶你去的好。

  李尋歡還未開口,老人板著臉道:你還有你的事,李探花也用不著你帶路。

  孫小紅嘟起嘴,看樣子幾乎要哭了出來。

  李尋歡沉吟道:就此別過。

  他心裡本有許多話要說,卻只說了這四個字。

  老人一挑大拇指,道:對,說走就走,這才是男子漢,大丈夫!

  李尋歡果然說走就走,而且沒有回顧。

  孫小紅目送他遠去,眼圈兒都紅了。

  老人拍了她肩頭,柔聲道:你心裡是不是很難受?

  孫小紅道:沒有。

  老人笑了,笑容中帶著無限慈祥,道:傻×頭,你以為爺爺不知道你的心麼?

  孫小紅嘟著嘴,終於忍不住:爺爺既然知道,為什麼不讓我陪他去。

  老人柔聲道:你要知道,像李尋歡這樣的男人,可不是容易能得到的。他目中閃著世故的智慧之光,微笑著道:你要得到他的人,就先要得到他的心,那可不簡單,一定要慢慢地想法子,但你若追得他太緊,就會將他嚇跑了。

  李尋歡雖然說走就走,雖然沒有回顧,但他的心卻仍然被一根無形的線牽著,牽得緊緊的。

  他知道自己這一走,又不知何時才能再見林詩音了。

  相見時難,別亦難!

  這十餘年來,他只見到林詩音三次。每次都只有匆匆一面,有時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說,但牽在他心上的線,卻永遠是握在林詩音手裡的。只要能見到她,甚至只要能感覺到她就在自己附近,也就心滿意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