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吃人的蠍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孫駝子突又長長嘆了口氣,喃喃道:不錯,你的確已經不小了,上次我看到你的時候,你還只有五六歲,但現在你已經是大人了──

  他垂頭望著手裡的抹布,又開始慢慢的抹著桌子。

  孫小紅也低下了頭,道;二叔已有十三四年沒有回過家了麼?孫駝子沉重的點了點頭,道:不錯,十四年,還差幾天就是十四年。

  孫小紅道:二叔為什麼不回家瞧瞧?

  孫駝子忽然重重一拍桌子,厲聲道:我既已答應在這裡替人家守護十五年,就得在這裡十五年,連一天都不能少,你們這種人說出來的話,就得像釘在牆上一樣牢靠,這道理你明不明白。

  小紅道:我明白。

  過了很久,孫駝子的目光才又回到手裡的抹布上。

  當他開始抹桌子的時候,他銳利的目光就黯淡了下來,那種咄咄逼人的淒厲光彩,立刻就消失了。

  一個人若已抹了十四年桌子,無論他以前是什麼人,都會變成這樣子的,因為當他在抹桌子油垢的時候,也就是在抹著自己的光彩。

  孫駝子徐徐道:這些年來,家裡的人都還好嗎?

  孫小紅這才展顏一笑,道:都很好,大嫂和三嫂今年都有寶寶,最妙的是,四姑居然也生了對雙胞胎,所以今年四叔和大哥、三哥,都一定會趕回去過年──今年過年一定會比往年更熱鬧多了,她眼角看見孫駝子暗淡的面色,立刻停住了嘴,垂首道:大家都在盼望著二叔能快些回去,不知道──

  孫駝子勉強一笑,道:你回去告訴他們,等明年過年的時候,我也可以回去了。

  孫小紅拍手道:好極了,我還記得二叔做的煙花最好──

  孫駝子笑道:明年我一定替你做,但現在──現在你還是快走吧,免得你爺爺等得著急。

  他瞧了李尋歡一眼,又皺眉道:但這麼大一個人,你怎麼能帶得走呢?

  小紅道:我就當他是條醉貓,往身上一背就行了。

  她剛站起來,突然一人冷冷道:你可以走,但這要醉貓卻得留下來!

  這聲音急促、低沉,而且還有些嘶啞,但卻帶著種說不出的魅力,彷彿可以喚起男人的情慾。

  這無疑是個女人的聲音。

  孫駝子和孫小紅面對著前門,這聲音卻是自通向後院的小門旁發出來的,她什麼時候進了這屋子,孫小紅和孫駝子竟不知道。

  孫駝子臉色一沉,反手將抹布甩了出。

  他抹了十四年桌子,每天若是抹二十次,一年就是七千三百次,十四年就是十萬零兩千兩百次。無論誰抹了十萬多次桌子,用勁總要比平常人大些。

  何況孫駝子的大鷹爪力本已馳名江湖,此刻將這堆抹布甩出去,挾著勁風,力道絕不在天下任何一種暗器之下。

  只聽砰的一聲,塵土飛揚,磚牆竟被這堆抹布打出了個大洞,但站在門旁的人還是好好地站在那裡。

  她身子好像並沒有移動過,看她現在站的地方,這堆抹布本該將她的胸口打出個大洞來才是。

  但不知怎的,這堆抹布偏沒有打著她。

  這也許是因為的腰很細,所以扭起來特別方便。

  這女人動人的地方並不止她的細腰。

  她的腿很長、很直,該瘦的地方她絕不胖,該胖的地方,她也絕不瘦。

  她的眼睛長而媚,嘴卻很大,嘴唇很厚。

  她的皮膚雖白,但卻很粗糙,而且毛髮很濃。

  這並不能算是個美麗的女人,但卻有可以誘人犯罪的媚力。

  孫駝子回頭,盯著她。

  她也在盯著孫駝子,那眼色看來就好像她已將孫駝子當做世上最英俊、最可愛的人,已將孫駝子當著她的情人似的。

  但等她的目光到孫小紅時,就立刻覺得冷酷起來。

  她對任何女人都討厭得很。

  孫駝子乾咳了兩聲,道:藍蠍子?

  藍蠍子笑了。

  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睛瞇得更細,更長,就像是一條線。

  她媚笑道:你真是好眼力,有眼光的男人,我總是喜歡的。

  孫駝子板著臉,沒有說話。

  他不喜歡對付婦人,他根本不會對付女人。

  藍蠍子道:但我的眼光也不錯,我也知道你是誰?

  孫駝子厲聲道:你既然知道,居然不?

  藍蠍子輕輕嘆了口氣,道:我本是不願得罪你們,但這醉貓我卻非帶走不可。

  她又嘆了口氣,柔聲道:你也許不知道,我要找個能令我滿意的男人有多麼困難,好容易找到一個,卻被這醉貓殺死了。

  孫小紅忍不住道:伊哭可不是他殺死的?

  藍蠍子道:無論是不是他殺死的,這筆帳我卻已算到他身上。

  孫小紅道:無論你怎麼樣算帳,都休想能帶得走她。

  藍蠍子嘆著氣道:我也知道你們不會這麼容易讓我帶走的,我又不太願意跟你們動手,這怎麼辦呢?

  她忽然向後面招了招手,輕喚道;你過來。

  孫駝子這才看一後院中還有條人影。

  這人身材很高大,藍蠍子一招手,他就大步走了過來。

  只見他衣衫華麗,漆亮的鬍子修飾得很整齊,腰帶上掛著柄九環刀,看來當真是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藍蠍子道:你們可認得他是誰麼?

  孫駝子剛搖了搖頭,孫小紅已搶著道:我認得他?

  藍蠍子道:你真的認得?

  孫小紅道:他姓楚,叫楚相羽,外號叫活霸王。

  藍蠍子媚笑著瞟了這位活霸王一眼,道:連小妹都認得你,看來你的名字可真不小。

  活霸王面上不禁露出得意之色,腰挺得更直。

  孫小紅道:江湖中有名氣的人,大大小小我倒差不多全認識,但我卻不知道這位楚相羽怎麼會和你走在一起。

  藍蠍子笑道:他是在路上吊上我的。

  孫小紅笑了,道:是他吊上你,還是你吊上他?

  藍蠍子笑道:當然是他吊上我──你們只知道楚相羽的名氣響、武功高,卻不知道他吊女人的本事更是高人一籌。

  孫駝子早已滿面怒容,忍不住喝道:你帶這人來幹什麼?

  藍蠍子道:這位楚相羽的確得過真傳,九九八十一手萬勝連環刀使出來,等閒七八下十人也休想近得了他的身。

  孫駝子道:哼。

  藍蠍子道:我若說我一招就能要他的命,你們信不信?

  楚相羽一眭得意的站在那裡,失聲道:你說什麼?

  藍蠍子柔聲道:我也沒說什麼,只不過說想要你的命而已。

  楚相羽臉色發青,怔了半晌,道:你在說笑話。

  藍蠍子嘆了口氣,道:常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你自然以為我不會殺你的,是嗎?

  楚相羽道:我怎麼會不知道,蠍子在我們北方最多。

  藍蠍子道:那麼,你知不知道母蠍子卻有種奇怪的毛病。

  楚相羽面色有些變了,還是勉強笑道:但你卻不是蠍子。

  藍蠍子媚笑道:誰說我不是蠍子?我明明是藍蠍子呀,你不知道。

  楚相羽的人立刻跳了起來,往後面跳開七八尺,砰的一聲,桌子也被他撞翻了,他下盤倒很穩,並沒有被翻倒。

  只聽嘩啦啦一聲,他已拔出了腰畔的九環刀。

  他也是老江湖了,自然聽過藍蠍子的大名,但他卻再也想不到這比小魚還容易上的女人,就是藍蠍子。

  藍蠍子柔聲道:我勸你,下次你若想在路上吊女人,最好先弄清楚她的底細,只可惜--

  她嘆了口氣,走向楚相羽,道:只可惜你永遠沒有下次了。

  楚相羽大吼道: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宰了你。

  藍蠍子媚眼如絲,膩聲道:好,你宰了我吧,我倒真想死在你手裡。

  楚相羽大喝一聲,九環刀橫掃而出。

  刀風虎虎,刀環相擊,聲勢果然驚人。

  但他只使出了這一刀。

  只見一道藍晶晶,碧森森的寒光一閃,楚相羽已慘呼著倒了下去,甚至連這聲慘呼都沒有完全發出來。

  他身上也並沒有什麼傷痕,只是咽喉上多了兩點鮮紅的血跡,正宛如被蠍子咬過一樣,藍蠍子的衣服雖緊,袖子卻很長,這使她看來有些飄飄欲仙的感覺,使她的風姿看來更美。

  孫駝子和孫小紅冷言旁觀,並沒有出手攔阻,也許是因為他們根本不願出手──一個隨便就在路上吊女人的男人,總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藍蠍子還在俯首瞧著楚相羽。

  她瞧了很久,彷彿是在欣賞著自己的成績。

  然後,她又笑了,笑得更媚。

  她媚笑著道:我只用了一招,你們現在總該相信了吧。

  孫駝子和孫小紅都沒有說話。

  藍蠍子道:我的武功還算不錯吧。

  還是沒有人回答,藍蠍子:伊哭的青魔手雖然在兵器中排列第九,但百曉生若是將我也算上,他至少要退到第十,兩位說對不對?

  這倒不是假話。她出手的確比伊哭更快,更毒!

  藍蠍子眼睛瞟著孫駝子,柔聲道:憑我這樣的武功,總可以將這醉貓帶走了吧。

  孫駝子板著臉,冷冷道:不可以!

  藍蠍子嘆了口氣道:我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將他帶走呢?難道要我陪你上床?

  孫駝子怒喝一聲,雙手齊出。

  只見他左手如爪,左拳擊出,石破天驚,右爪如鉤,變化萬千,雖是赤手空拳,但威勢卻比楚相羽方才那一刀更強十倍。

  藍蠍子腰肢一扭,忽然就瞧不見了。

  孫駝子一招擊出,她已到了孫駝子身後。

  幸好孫駝子非庸手,左拳突曲,將這一拳擊出去的力量鬆開,右爪卻突然緊握成拳,將這一爪抓出去的力量硬生生收了回來。

  兩人交手,最難的就是將已擊出的招式半途而廢收回,要知一招擊出,便如箭已離弦,若是半途撒招,總難免有些生硬勉強。

  但孫駝子此刻這一招收發之間,卻絕不拖泥帶水。

  別人若是將手上力量撤回,身子也難免要隨著後退,那正是自投羅網,送到藍蠍子手裡。

  但孫駝子幸好是個駝子,他手上力量上撤,就全都聚在他背後的駝鋒之上。

  他的肩一縮,駝峰已向藍蠍子撞了過去。

  這一著正也是孫駝子的成名絕技之一,他背後蛇峰已練得堅過精鋼,這一撞之力,何止百斤。

  藍蠍子自然是識貨的,腰肢一扭,長袖飛舞,人已到了孫駝子面前,道:你不但眼光高,武功也高,只要你說一聲,什麼地方我都跟你去。

  孫駝子厲聲道:你去死吧。

  藍蠍子媚眼如絲,道:我要死,也得死在床上!

  面對這麼樣的一個女人,看著她的媚笑,手下也就難免要留三分情。

  但你留情,她卻不留情。所以十年來,已不知有多少男人死在她手下。只可惜她今天遇見的是孫駝子。孫駝子看到女人,一點興趣也沒有,怒吼一聲,鐵爪又已擊出。

  藍蠍子長袖一捲,後退了幾步,道:等一等。

  孫駝子再次撤招道:還等什麼?

  藍蠍子道:你就算一定要逼我出手,先看看我用的兵刃也不遲呀。

  她的話還未說完,袖中已有一道藍晶晶、碧森森的寒光飛出,發閃電般斜刺孫駝子面目。

  孫駝子大喝一聲,鐵爪迎向藍光,抓了過去!

  他與人交手,素來喜歡速呀速快,所以他雖然知道藍蠍用的必是件極奇特的歪門兵刃,但仗著自己苦練四十年的鷹爪力,想在一招間就奪下她的兵刃,僅她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

  這一抓更是威不可擋!

  對方用的兵刃縱然銳利,縱然能割破他的手,但兵斥2還是要被他奪下,孫駝子對自己這一抓,素來自信得很。

  只不過,他的自信也許太強了些。

  孫小紅一直站在那裡,好像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但她的眼睛卻始終未曾離開過藍蠍子的衣袖。

  她的眼睛快得很。

  那道青藍色的寒光一飛出,她已看清楚了。

  她從未看過如此奇異的兵刃。

  那看來就像是一放大了十幾倍的蠍子毒尾,長長的,彎彎的,似軟實硬,又可以隨意曲折。

  最可怕的是,這兵刃由頭到尾,都帶著鉤子般的倒刺。

  孫小紅自然也對她二叔的大鷹爪力很有信心,但她知道只要他的手一抓著喝子的兵刃,也難免要被這個專吃男人的毒蠍子吃下去!

  藍蠍子的出手固然快,孫小紅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攔阻不及了,她想不到她二叔抹了十四年的桌子後,脾氣還如此暴烈!

  她卻不知道孫駝子正因為已忍了十四年,脾氣早忍不住了,所以此刻一有機會出手,就不顧一切,想一擊得手。

  她情急之下,忍不住驚呼出聲來!

  這手的動作竟比她的聲音還快,她驚呼之聲剛發出,這手已半途抓住了藍蠍子的手。

  只聽喀嚓一聲,當的一聲,藍光落地。

  藍光落地時,藍蠍子的人已退出一丈外,她退得太倉猝,也太快,竟砰的撞在牆上。

  然後所有的一切聲音,所有的一切動作就全都停頓了下來,屋子裡突然變得死一般靜寂,連空氣都彷彿已凝結。

  每個人都石像般怔住了。

  每個人的眼睛都吃驚的望著這隻手,藍蠍子眼睛裡不但充滿了驚訝,也充滿了恐怖痛苦!

  她的手腕已被折斷了!

  這雙令人吃驚,令人恐懼的手終於縮了回去,它伸出來雖快,縮回時卻很慢。

  然後,一個人緩緩站了起來,卻正是那已醉如泥的李尋歡!

  孫小紅又驚又喜,失聲道:原來你沒有醉。

  李尋歡笑了笑,道:我的心情雖然不好,體力雖然不支,酒量卻一向不錯。

  孫小紅瞪著他,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感情,也不知是驚奇?是歡喜?是佩服?還是失望?

  她畢竟還是沒有灌醉李尋歡。

  藍蠍子眼睛裡的媚態卻早已不見了,剩下的只有驚慌和恐怖。

  因為李尋歡的手裡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把刀!

  小李飛刀!

  小李飛刀縱未出手,也足以令人喪膽──小李飛刀最可怕的時候,也就是它還未出手的時候。

  因為它出手之後,對方就已不知道什麼叫可怕了。

  死人是不知道害怕的!

  屋子裡只剩下呼吸的聲音。

  這沉重的呼吸卻比完全靜寂還令人覺得靜寂,簡直靜寂得令人窒息,令人受不了,令人要發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