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知已仇敵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到了那裡,他們兩人中就有一人的生命也到了盡頭!

  李尋歡很明白這點。

  郭嵩陽的確是很可怕的對手!

  李尋歡這一生中,也許直到今天才遇著個真正的對手!

  所以有人不惜「求敗」,因為他覺得只要能遇著一個真正的對手,縱然敗了,也是愉快的。

  但李增歡此刻的心情卻一點也不愉快。

  他的心亂極了。

  他知道以自己此刻這種心情,去和郭嵩陽這樣的對手鬥,勝算實在不多,自己這一去,能回來的機會只怕很少。

  這條路的盡頭處,也許就是他生命的盡頭處!

  這條路也許就是他的死路!

  他並不怕死,可是他現在能死麼?

  四野越來越空曠,遠遠可以望見一片楓林。

  楓葉紅如血!

  「難道那就是路的盡頭?」

  郭嵩陽的步子越來越大,留下來的腳印卻越來越淡了,顯見他身體內外一切都已漸漸到達巔峰。

  到那時,他的精神、內力、肉體,都將和他的劍融而為一,他的劍就已不再是無知的鋼鐵,而有了靈性。

  到那時,他一劍刺出,必將是無堅不摧、勢不可擋的!

  李尋歡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並沒有說話,也沒有發出絲毫聲音,但郭嵩陽卻已感覺到了,精神已進入虛明,已渾然忘我。

  他沒有回頭,一字字道:就在這裡?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緩緩道:今天──我不能和你交手!

  郭嵩陽霍然轉過身,目光刀一般瞪著李尋歡,厲聲道:你說什麼?

  李尋歡垂下了頭,心在刺痛著。

  他知道到了這時再說不能交手,實無異臨陣脫逃,這種事他本來寧可死也不肯做的。

  但現在卻非做不可。

  郭嵩陽厲聲道:你說你不能和我交手?

  李尋歡無言地點了頭。

  郭嵩陽道:為什麼?

  李尋歡長長地嘆了口氣,道:我承認敗了。

  郭嵩陽張大了眼睛,瞪著他,就像是從未見過這個人似的。

  良久,郭嵩陽忽也長長嘆息了一聲,道:李尋歡,李尋歡,你果然不愧為當世的英雄!

  李尋歡黯然笑一笑,道:英雄?像我這樣的人能算是英雄?

  郭嵩陽搖了搖頭,嘆息著道:普天之下,也許只有你才能算得上是英雄!

  李尋歡還沒有說話,郭嵩陽已接著道:你說你承認敗了,是麼──但我卻知道一個人肯認輸時需要多大的勇氣,這句話我也許寧死也不願說的。」

  他笑了笑,接著道:但死卻容易多了,能為了別人而寧可自己認輸,自己受委屈,這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男子漢!

  李尋歡道:你──

  他只覺心頭激動,不能自己,只說一個字喉嚨就似已被塞住。

  郭嵩陽道:我很了解你,你說你不能和我交手,只因你覺得你自己現在還不能死,你知道還有人需要你照顧,你不能拋下她不管!

  李尋歡黯然不語,熱淚幾乎將奪眶而出。

  一個最可靠的朋友,固然往往曾是你最可怕的仇敵,但一個可怕的對手,往往也會是你最知心的朋友。

  因為有資格做你對手的人,才有資格做你的知已。

  因為只有這種人才能了解你。

  李尋歡心裡也不知是高興?是難受?還是感激?只不過無論是哪種感情,都是他無法說出口的。

  郭嵩陽又道:但我今日還是非和你交手不可!

  李尋歡愣了愣,道:為什麼?

  郭嵩陽淡淡一笑,道:普天之下,又有幾個李尋歡?今日我若不與你交手,他日再想找你這樣對手,只怕是永遠找不到的了!

  李尋歡道:只要此間事了,閣下他日相邀,我隨時奉陪。

  郭嵩陽搖了搖頭道:到那時,你我只怕更無法交手了。

  李尋歡道:為什麼?

  郭嵩陽目光移向遠方,遠方在上正有朵白雲冉冉飄動。

  他面上帶著微笑,一字字道:到那時,你我說不定已成了朋友!

  李尋歡沉默了很久,黯然道:寧可與我為敵,卻不願做我的朋友?

  郭嵩陽沉下了臉,厲聲道:郭某此生已獻與武道,哪有餘力再交朋友?何況──

  他語聲漸漸緩和,接著道:朋友易得,能肝膽相照的對手卻無處可尋──

  這「肝膽相照」四字,本是用來形容朋友的,他此刻卻用來形容仇敵,若是別人聽到,非但難以明了,只怕還會發笑。

  但李尋歡卻很了解他的意思。

  郭嵩陽道:放眼天下能與我一決生死的對手,自然不止你一人,但武力縱然強勝我十倍的人,我也未必放在眼裡,若要我死在他們手上,更是心有不甘!

  李尋歡道:不錯,要找個能令你尊敬的朋友並不困難,要找個能令你尊敬的仇敵卻太難了。

  郭嵩陽厲聲道:正是如此,是以今日你我一戰,勢在必行,郭嵩陽今日縱然死於你手,亦是死而無憾。

  李尋歡黯然道:可是我──

  郭嵩陽揚手打消了他的話,道:你的意思我都了解,今日你若不幸戰死,你的未了心願,我必替你完成,你所要保護的人,我絕不容他人傷及她毫髮。

  李尋歡長揖在地,肅然道:得此一言,李尋歡死有何憾?──多謝

  他生平從未向人說過「謝」字,此刻這「多謝」二字卻是發自心底的。

  郭嵩陽也還了揖,肅然道:多謝成全,請!

  李尋歡:請!

  朋友間能互相尊敬,固然可貴,但仇敵間的敬意卻往往更難得,也更令人感動。

  只可惜這種情感永遠是別人最難了解的!

  風吹過,捲起了漫天紅葉。

  劍氣襲人,天地間充滿了淒涼肅殺之意。

  郭嵩陽反手拔劍,平舉當胸,目光始終不離李尋歡的手。

  他知道這是隻可怕的手!

  李尋歡此刻已像是變了個人似的,他頭髮雖然是那麼蓬亂,衣衫雖仍那麼落拓,但看來已不再×倒,不再憔悴!

  他憔悴的臉上已煥發出一種耀眼的光輝!

  這兩年來,他就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劍,韜光養晦,鋒芒不露,所以沒有能看到它燦爛的光華!

  此刻劍已出匣了!

  他的手伸出,手裡已多了柄刀!

  一刀封喉,例無虛發的小李飛刀!

  郭嵩陽鐵劍迎風揮出,一道烏黑的寒光直取李尋歡咽喉。劍還未到,森寒的劍氣已刺碎了西風!

  李尋歡腳步一溜,後退了七尺,背脊已貼上棵樹幹。

  郭嵩陽劍劍已隨著變招,筆直刺出。

  李尋歡退無可退,身子忽然沿著樹幹滑了上去。

  郭嵩陽長嘯一聲,衝天飛起,鐵劍也化做了一道飛虹。

  他的人與劍已合而為一。

  逼人的劍氣,摧得枝頭的紅葉都飄飄落下。

  這景象淒絕!亦艷絕!

  李尋歡雙臂一振,已掠過了劍氣飛虹,隨著紅葉飄落。

  郭嵩陽長嘯不絕,凌空倒翻,一劍長虹突然化做了無數光影,向李尋歡當頭灑了下來。

  這一劍之威,已足以震散人的魂魄!

  李尋歡周圍方圓三丈之內,卻已在劍氣籠罩之下,無論任何方向閃避,都似已閃避不開的了。

  只聽「叮」的一聲,火星四濺。

  李尋歡手裡的小刀,竟不偏不倚迎上了劍鋒。

  就在這一瞬間,滿天劍氣突然消失無影,血雨般的楓葉卻還未落下,郭嵩陽木產立在血雨中,他的劍仍平舉當胸。

  李尋歡的刀也還在手中,刀鋒卻已被鐵劍折斷!

  他靜靜地望著郭嵩陽,郭嵩陽也靜靜地望著他。

  兩個人面上都全無絲毫表情。

  但兩個人心裡都知道,李尋歡這一刀已無法出手。

  小李飛刀,急如閃電,就因為刀鋒破風,其勢方急,此刻刀鋒既已折,速度便要大受影響。

  小李飛刀縱然出手,也是無法傷人的了!

  常勝不敗的小李飛刀,此刻竟是有敗無勝!

  李尋歡的手緩緩垂下!

  最後的一點楓葉碎片已落下,楓林中又恢復了靜寂

  死一般的靜寂。

  郭嵩陽面上雖仍無表情,目中卻帶著種蕭索之意,黯然道:我敗了!

  李尋歡道:誰說你敗了?

  郭嵩陽道:我承認敗了!

  他黯然一笑,道:這句話我本來以為死也不肯說的,現在說出了,心裡反覺痛快得很,痛快得很,痛快得很──

  他一連說了三遍,忽然仰天而笑。

  淒涼的笑聲中,他已轉身大步走出了楓林。

  李尋歡目送他遠去,又彎下腰不停地咳嗽起來。

  就在這時,突然一人拍手道:了不起,了不起,實在太了不起──

  聲音清脆,如出谷黃鶯。

  李尋歡抬起頭,竟是那說書老人的孫女兒。

  她連那雙動人的大眼睛裡都帶著笑意,道:能看到兩位今日一戰,連我也死而無憾了!

  李尋歡也許還沒有說話的心情,所以只笑了笑。

  辮子姑娘道:昔日帝王谷主蕭孫與藍大先生戰於泰山絕頂,藍大先生持百斤大鐵錐,蕭王孫用的卻是根衣帶,他以至柔敵至剛,以藍大先生惡戰一晝夜,據說天地皆為之變色,日月也失卻光彩。

  她嬌笑道:你說這一戰精彩不精彩?

  李尋歡微笑道:聽姑娘說得如此生動,我幾乎也像是到了泰山絕頂,得見帝王谷主與藍大先生的雄風,實在是精彩極了。

  辮子姑娘抿嘴笑道:想不到你說的話比你的飛刀還要厲害得多。

  李尋歡道:哦!

  辮子姑娘嬌笑道:你一劍雖然可以要人的命,但你只要說一句話,卻可令女孩子們將心都交給你,要女人的心,豈非要男人的命困難多了麼?

  她用那雙勾魂的大眼睛瞟著他,連李尋歡都已覺得有些受不了,他從未想到這小姑娘竟如此可怕。

  她又嬌笑著問:你說這一戰精彩不精彩?

  李尋歡不敢再多話,點頭笑道:精彩極了。

  辮子姑娘道:這些戰役雖然驚天動地,而且還能名留千古,但比起兩位方才那一戰來,卻還是差得遠了。

  李尋歡笑道:我一向不是個謙虛的人,卻也有自知之明,姑娘未免太過獎了吧。

  辮子姑娘正色:我說的是真話,你本有三次地可致郭嵩陽的死命,但卻都未出手,到後來你殺氣已竭,刀鋒已折,郭嵩陽說不定已可將你置之於死地,但他卻心甘情願的認敗服輸了──

  她輕輕嘆了口氣,道:像你們這樣,才真正是男子漢大丈夫,才真正無愧於英雄本色,你若一刀殺了他,他若一刀殺了你,你們的武功就算再高,我也不會瞧在眼裡。

  李尋歡黯然半晌:郭嵩陽的確不愧為真英雄!

  辮子姑娘道:你呢?

  李尋歡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我又算得了什麼。

  辮子姑娘眼珠子一轉,道:我問你,他第一劍揮出用的是什麼招式?

  李尋歡道:風捲流雲。

  辮子姑娘道:第二招呢?

  李尋歡道:流星追月。

  辮子姑娘道:他由第一招「風流捲雲」,變為第二招「流星追月」時,變化太急,是以劍法中就有了破隙,你的飛刀若是那一剎那間出手,是不是立刻可以要他的命?

  李尋歡不說話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