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店中的怪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秋,木葉蕭蕭。

  街上的盡頭,有座巨大的宅院,看來也正和枝頭的黃葉一樣,已到了將近枯落的時候。

  那兩扇泉漆大門,幾乎已有一年多未曾開過了,門上的泉漆早已剝落,銅環也已生了絲銹。

  高牆內久已聽不到人聲,只有在秋初夏末,才偶然會傳出秋蟲低訴,鳥語啾啁,卻更襯出了這宅院的寂寞與蕭索。

  但這宅院也有過輝煌的時候,因為就在這裡,已誕生過七位進士、三位探花,其中還有位驚才絕艷、蓋世無雙的武林名俠。

  甚至就在兩年前,宅院已換了主人時,這裡還是發生過許多件轟動武林的大事,也已不知有多少×吒風雲的江湖高手葬身此處。

  此後,這宅院就突然沉寂了下來,它兩代主人突然間就變得消息沉沉,不知所終。

  於是江湖間就有種可怕的傳說,都說這地方是座凶宅!

  現在,這裡白天已不再有笑語喧嘩,晚上也早已不再有輝煌燈光,只有後園小樓上的一盞孤燈終夜不熄。

  小樓上似乎有個人在日日夜夜的等待著,只不過誰也不知她究竟是在等待著什麼?──-

  但無論多卑賤、多陰暗的地方,都有人在默默地活著。

  這也許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別處可去,也許是因為他們對人生已厭倦,寧願躲在這種地方,被世人遺忘。

  巷堂裡有個雞毛小店,前面賣些粗糲的飲食,後面有三五間簡陋的客房,店主人孫駝子是個殘廢的侏儒。

  他雖然明知道這巷堂裡絕不會有什麼高貴的主顧,但卻寧願在這裡等著些卑賤的過客,進來以低微的代價換取食宿。

  他寧願在這裡過他清苦卑賤的生活,也不願走出去聽人們的嘲笑,因為他已懂得無論多少財富,都無法換來心頭的平靜。

  他當然是寂寞的。

  一年多前,黃錯的時候,這小店裡來了位與眾不同的客人,其實他穿的也並不是什麼很華貴的衣服,長得也並不特別。

  他身材雖很高,面目雖也還算得英俊,但看來卻很憔翠,終年都帶著病容,而且還不時彎下腰咳嗽。

  他實在是個很平凡的人。

  但孫駝子一眼看到他時,就覺得他有許多與眾不同之處。

  他對孫駝子的殘廢並沒有嘲笑,也沒有注意,更沒有裝出特別憐憫的同情神色。

  這種同情有時比嘲笑還要令人受不了。

  他對於酒既不挑剔,也不讚美。他根本就很少說話。

  最奇怪的是,自從他第一次走進這小店,就沒有走出去過。

  第一次來的時候,他選了角落裡的一張桌子坐下,要一碟豆干、一碟牛肉、兩個饅頭和七壺酒。

  七壺酒喝完了,他就叫孫駝子再加酒,然後就到最後面的一間屋子裡坐下,直到第二天黃昏才走出來。

  等他出來時,這七壺酒也已喝光了。

  現在,已過了一年多,每天晚上他都是坐在角落裡那桌子上,還是要一碟豆干、一碟牛肉、兩個饅頭和七壺酒。

  他一面咳嗽,一面喝酒,等七壺酒喝完,他就帶著另七壺酒回到最後面那間屋子裡,一直到第二天黃昏才露面。

  孫駝子也是個酒徒,對這人的酒量他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能喝完十四壺酒而不醉的人,他一生中還未見到過。

  有時他也忍不住問問這人的姓名,卻還是忍住了,因為知道即使問了,也不會得到答覆。

  孫駝子並不是個多嘴的人。

  這樣過了好幾個月,有一陣天氣特別寒冷,接連下了十幾天雨,晚上孫駝子到後面去,發現那間屋子的門是開著的,這奇怪的客人已咳倒在地上,臉色紅得可怕,簡直紅得像血。

  孫駝子扶起了他,半夜三更去替他抓藥、煎藥,看顧了他三天,三天後他剛起慶,就又開始要酒。

  那時孫駝子才知道這人是在自己找死了,忍不住勸他:像這樣喝下去,任何人都活不長的。

  這人卻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反問他:他以為我不喝酒就能活得長麼?

  孫駝子不說話了。

  從那天之後,兩人就變成了朋友。

  沒有客人的時候,他就會找孫駝子陪他喝酒,東扯西拉地閒聊著,孫駝子發現這人懂的可真不少。

  他只有一件事不肯說,那就是他的姓名來歷。

  有一次孫駝子忍不住問他:我們已是朋友,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他遲疑了半天,才笑著回答:我是個酒鬼,不折不扣的酒鬼,你為什麼不叫我酒鬼呢?

  於是孫駝子又發現這人必定有段極傷心的往事,所以連自己的姓名都不願提起,情願將一生埋葬在酒壺裡。

  除了喝酒外,他還有個奇怪的嗜好。

  那就是雕刻。

  他手裡總是拿著把小刀在刻木頭,但孫駝子卻從不知道他在刻什麼,因為他從未將手裡刻著的雕像完成過。

  這實在是個奇怪的客人,怪得可怕。

  但有時孫駝子卻希望他永遠也不要走。

  這天早上,孫駝子起慶時發覺天氣已越來越涼了,特別從箱子裡找出件老棉襖穿上,才走到前面。

  他剛坐下就看到有兩個人騎著馬從前面繞過來。

  巷堂裡騎馬的人並不多,孫駝子也不禁多瞧了兩眼。

  只見這兩人都穿著杏黃色的長衫,前面一人濃眉大眼,後面一人鷹鼻如,兩人凳下都留著短鬚,看起來都只有三十多歲。

  這兩人相貌並不出眾,但身上穿的杏黃色長衫卻極耀眼,兩人都沒有留意孫駝子,卻不時仰起頭向高牆內探望。

  孫駝子繼續靡他的豆腐。

  他知道這兩人絕不會是他的主顧。

  只見兩人走過巷堂,果然又繞到前面去了,可是還沒過多久,兩人又從另一頭繞了回來。

  這次兩人竟在小店前下了馬。

  孫駝子脾氣雖古怪,畢竟是做生意的人,立刻停下手問道:兩位可要吃喝點什麼?

  濃眉大眼的黃衫人道:咱們什麼也不要,只想問你兩句話。

  孫駝子又開始靡豆腐,他對說話並不感興趣。

  鷹鼻如勾的黃衫人忽然笑了笑,道:咱們就要買你的話,一句話一錢銀子,如何?

  孫駝子的興趣來了,點頭道:好。

  他嘴裏說著話,已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濃眉大眼的黃衫人笑道:這也算一句話麼?你做生意的門檻倒真精。

  孫駝子道:這當然算一句話。

  他伸出了兩根指頭。

  鷹鼻人道:你在這裡已住了多久?

  孫駝子道:二三十年了。

  鷹鼻人道:你對面這座宅院是誰的?你知不知道?

  孫駝子道:是李家的。

  鷹鼻子道:後來的主人呢?

  孫駝子道:姓龍,叫龍嘯雲。

  鷹鼻從道:你見過他?

  孫駝子:沒有。

  鷹鼻人道:他的人呢?

  孫駝子:出門了。

  鷹鼻子道:什麼時候出門的?

  孫駝子道:一年多以前。

  鷹鼻人道:以後有沒有回來過?

  孫駝子道:沒有。

  鷹鼻人道:你既未見過他,怎會對他知道得如此詳細?

  孫駝子:他們家的廚子常在這買酒。

  鷹鼻人沉吟了半晌,道:這兩天有沒有陌生人來問過你的話?

  孫駝子道:沒有──若是有,這只怕早已發財了。

  濃眉大眼黃衫人笑道:今天就讓你發個小財吧。

  他拋了錠銀子出來,兩人再也不問別的,一齊上馬而去,在路上還是不住探首向高牆內窺望。

  孫駝子看著手裡的銀子,喃喃道:原來有時候賺錢也容易得很──

  他轉過頭,忽然發現那酒鬼不知何時已出來,正站在那裡向黃衫人的去路凝視著,面上帶著種深思的表情,也不知在想什麼?

  孫駝子笑了笑道:佻今天倒早。

  那酒鬼也笑了笑,道:昨天晚上我喝得快,今天一早就斷糧了。

  他低下頭,咳嗽了一陣,忽又問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了?

  孫駝子道:九月十四。

  那酒鬼蒼白的臉又起了一陣異樣的紅暈,目光茫然凝視著遠方,沉默了許多,才慢慢地問道:明天就是九月十五了麼?

  那酒鬼似乎想說什麼,卻又彎下腰去,不停地咳嗽起來,一面咳嗽,一面指著桌上的空酒壺。

  孫駝子嘆了口氣,搖頭道:若是人人都像你這麼樣喝酒,賣酒的早就都發財了。

  黃昏時,後園的小樓上就有了燈光。

  那酒鬼早就坐在他的老地方開始喝酒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