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逆徒授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李尋歡嘆了口氣,道:你的運氣不錯,實驗也毒死的人實在不好看!

  其實無論誰被毒死的人都不會好看的。

  李尋歡閉起眼睛,緩緩道:多年前,我曾經看到一個被他毒死的人,那人中毒才不過片刻,全身已經發黑,我出去打個轉,再回去一看,那人身上的肉已全都不見了,已變成了一副骷骨──漆黑的骷骨!

  心樹凝視心眉的屍身,嘁聲道:但現在二師兄中毒已有好幾天了……

  李尋歡張開眼睛,道:不錯,他中毒已有數日,卻還沒有發生那種可怕的變化,你可知道是為了什麼?

  心樹搖了搖頭。

  李尋歡一字字道:這只因他又中了另外一種極厲害的毒!

  心樹道:你──你是說──-

  李尋歡道:他雖中了極樂童子的五毒水晶,但中的毒並不深,再被他以內力逼住,所以他直到回來後毒性還未發作。

  心樹道:正是如此。

  李尋歡道:那兇手為了怕他說出秘密,一心想他快些死,生怕他中的毒還不夠深,就另給他服了一種極厲害的毒草。

  心樹道:殺人的法子很多,他為什麼還是要用毒?

  李尋歡道:只因無論用什麼法子殺人,都雞免留下痕跡,大家既已都知道心眉大師中了毒,他只有再用下毒這法子,才能避免別人的疑心。

  心樹嘆道:不錯,這樣做人人都認為二師兄必是被極樂童子毒死的,再也不會懷疑到他身上了。

  李尋歡冷冷道:此人行事,雖然老謀深算,只可惜忘了一件事。

  心樹道:什麼事?

  李尋歡道:他忘了毒性必相剋,就因為他們下的毒既烈又重,剋住了五毒水晶之毒,所以心眉大師的遺蛻到現在還未有那種可怕的變化!

  李尋歡目光閃動,道:心眉大師回來以後,可曾服用過什麼?

  心樹道:只吃過一碗藥。

  李尋歡道:是誰餵他吃藥的?

  心樹道:藥是七師弟心鑑配的,但餵他吃藥的人,卻是四師兄心燭和七師弟心燈。

  他長長嘆了口氣,黯然接著道:所以這三個人都有下毒的機會。

  李尋歡緩緩道:世上的毒藥大致分二類,第一類毒藥雖然無色無味,卻可令中毒的人死得很慘,叫別人看了害怕,只因這類毒不但要取人性命,還有要向人示威之意。

  心樹道:那五毒水晶自然是屬於這一類的毒了。

  李尋歡道:正是。

  他接著道:第二類毒,也許並非無色無味,但卻可令被毒死的人死後全無異狀,甚至叫別人看不出他是被毒死的。

  心樹疲乏:你說那兇手就是用的這種毒?

  李尋歡點了點頭,嘆道:就因為兩種毒性迥異,是以才會互相克制,那第三類毒雖可怕,這第二類毒卻更險毒,江湖中能用這類毒的人並不多。

  他目光炯炯,盯著心樹道:少林門下,善於用毒的人有幾個?

  心樹深深吸了口氣道:這──

  李尋歡道:少林寺領袖江湖,武林正宗,少林弟子也以此為榮,絕不會有人肯去學這種下五門的手段,是麼?

  心樹斷然道:少林七十二絕藝中,絕沒有這毒字!

  李尋歡道:心燭大師和心燈大師──

  心樹搶著道:四師兄九歲時便已落髮,六師弟更在襁褓中便已入了佛門,他兩人這一生中只怕還未見過毒藥!

  李尋歡淡淡一笑,道:如此說來,下毒的人是誰呢?

  心樹聳然道:你難道說的是七師弟心鑑?

  李尋歡不再說話。

  心鑑大師乃是半路出家,帶藝投師的。未入少林前,人稱七巧書生,正是位下毒的大行家!

  小停中擺著一局棋。

  百曉生正輕輕地敲著棋子,一片片積雪燈花般隨著他的敲棋聲落下,又落在無邊無際的積雪中。

  夜半待客客不至,閒敲棋子落燈花。

  這境界是多麼悠閒,多麼瀟灑,但現在,天地間都似充滿蕭殺之氣,每個人的臉色更重於天色。

  心湖大師,心燭,心燈,心鑑,也都在這裡。

  阿飛蜷伏在小停的圓柱下,連頭都無力抬起。

  心湖大師望著他,雙眉一直未展,緩緩道:你看──李尋歡會不會出來?

  百曉生笑了笑,道:毫無疑問。

  心湖大師道:他這種人難道還會為了朋友而犧牲自己?

  百曉生微笑道:這就叫盜亦有道。

  心湖長嘆了一聲,道:但願如此──

  他的聲音忽然中斷,就像是忽然被凍結在寒風裡。

  他已瞧見了心樹。

  心樹已走入了這院子,卻只有一個人。

  心湖搶先迎了上去,道:你可安好?

  他不問別的,先問心樹之安好,畢竟不愧為少林掌教。

  心樹合什道:多謝師兄關切,弟子僥倖逃過了這一劫。

  心樹淡淡道:他取經去了。

  心鑑道:取經?取什麼經?

  心樹道:藝經閣內失竊的經。

  心鑑嘴角一陣牽動,冷笑道:盜經的人果然是他!師兄你怎地放心讓他去?

  心樹道:只因盜經的人並不是他!

  心鑑道:不是李尋歡是誰?

  心樹目中寒光暴射,厲聲道:是你!

  心鑑的嘴角又一陣牽動,臉色卻沉了下來,冷冷道:五師兄怎會說出這種話來,我倒真有些不懂了。

  心樹道:你不懂還有誰懂?

  心鑑轉向心湖,道:這件事還是請大師兄裁奪,弟子無話可說。

  心燭、心燈、百曉生早已聽得聳然動容。

  心湖也不禁變色道:二師弟明明是遭了李尋歡之毒手,你為何要為他洗脫?

  百曉生悠悠道:若是在下記得不錯,心樹師兄與李尋歡好像還是同榜的進士。

  心鑑冷冷道:五師兄只怕也中了李尋歡的毒了。

  心樹根本不理他們,沉聲道:真正令二師兄致命的毒藥,並非極樂童子的五毒水晶──

  心鑑搶著道:師兄你又怎會知道的?

  心樹冷笑道:你以為你做的事真的人不知、鬼不覺?你莫非已忘了二師兄臨死前還有這本東西留下來?

  他的手一揚,手裡拿著的正是心眉之《讀經札記》。

  心湖皺眉道:這又是什麼?

  心樹道:二師兄行之前,已發現了那盜經的叛徒,只是他心存仁厚,未經證實前,還不願披露這叛徒的姓名,只不過卻已將之寫在他這本《讀經札記》上,以防萬一他若有不測,也好留作證據。

  心湖動容道:真有此事?

  心鑑搶著道:這上面若真有我的名字,我就甘願──

  心樹道:你甘願怎樣?──你雖已將最後一頁撕下了,又怎知二師兄沒有記在另一頁上?

  心鑑身子一震,忽然伏倒在地,顫聲道:五師兄竟勾結外人,令弟子身遭不白之冤,求大師兄明鑑。

  心湖沉吟著,目光向百曉生望了過去。

  百曉生緩緩道:白紙上寫的雖是黑字,但這字卻是人人都可寫的。

  心鑑道:不錯,就算二師兄這本《讀經札記》寫著我的名字,但卻也未必是二師兄自己寫的。

  百曉生道:據我所知,小李探花文武雙全,朝蘇顏柳,蘭庭魏碑,名家的字,他卻曾下過功夫臨摹。

  心鑑道:不錯,他若要學一個人的筆跡,自然容易得很。

  心湖沉下了臉,瞪著心樹道:你平時素來認真,這次怎地也疏忽起來?

  心樹神色不變,道:師兄若認為這證據不夠,還有個證據。

  心湖道:你且說出來。

  心樹道:本來藏在二師兄房中的那部《達摩易筋經》也已失竅了。

  心湖動容:哦?

  心樹道:李探花算準這部經必定還未來得及送走,必定還藏在心鑑房裡,是以弟子已令值日的一塵和一茵監視著他一起取經去了。

  心鑑忽然跳了起來,大呼道:師兄切莫聽他的,他倒真是想栽贓!

  他嘴裡狂呼著,人已衝了出去。

  心湖大師皺了皺眉,袍袖一展,人也隨之掠起,但卻並沒有阻止他,只是不即不離地跟在他身後。

  心鑑身形起落間,已掠回他自己的禪房。

  門果然已開了。

  心鑑衝了進去,一掌劈開了木櫃,木櫃竟有夾層。

  易筋經果然就在那裡。

  心鑑厲聲道:這部經本在二師兄房中,他們故意放在這裡為的就是要栽贓,但這種栽贓的法子,幾百年前已有人用過了,大師兄神目如電,怎會被你們這種肖小們所欺!

  直等他說完了,心湖道:就算我們是栽贓,但你又怎知我們會將這部經放在這木櫃裡?你為何不到另處去找?一進來就直奔這木櫃?

  心鑑驟然怔住了,滿頭汗如雨。

  心樹吐出了口氣,道:李探花早已算準只有用這法子,才可令他不打自招的。

  只聽一人微笑道:但我這法子實在也用得很冒險,他自己若不上當,那就誰也無法令他招認了!

  笑聲中,李尋歡已忽然出現。

  心湖長長嘆了口氣,合甚為禮。

  李尋歡微微含知,抱拳一揖。

  這一揖一禮中已包含了許多話,別的已不必再說了。

  心鑑一步步地後退,但心燭和心燈已阻住了他的去路,兩人具是面色凝重,峙立如山嶽。

  心湖黯然道:單鶚,少林待你不薄,你為何今日做出這種事來?

  單鶚正是心鑑的俗名。

  單鶚汗出如漿,顫聲道:弟子──弟子知錯了。

  他忽然撲倒在地,道:但弟子也是受了他人指使,被他人所誘,才會一時糊塗。

  心湖大師厲聲道:你受了誰的指使?

  百曉生忽然道:指使他的人,我倒可猜同一二。

  心湖大師道:先生指教。

  百曉生道:就是他!

  大家不由自主,一齊隨他的目光望了過去,但卻什麼也沒有瞧見,窗外竹草簌簌,風又漸漸大了。

  回過頭來時,心湖的面色已變。

  百曉生的手,已按在他背後,鐵指如,已扣住了他的四處大穴。

  心樹面色也變了,駭然道:指使他的人原來是你!

  百曉生道:在下只不過想借貴寺的藏經一閱而已,誰知道各位竟如此小氣!

  心湖長嘆道:我與你數十年相交,不想你竟如此待我?

  百曉生也嘆了口氣道:我本來也不想如此對你的,怎奈單鶚定要拖我下水,我若不出手救他,他怎會放過我。

  心湖道:只可惜誰也救不了他了!

  單鶚早已跳起,一手抄起了那部易筋經,獰笑道:不錯,誰也救不了我,只有你才救得了我,現在我就要你送我們下山──你們若還要你們的掌門人活著,最好誰也莫要妄動!

  心樹雖然氣得全身發抖,但卻誰也不敢出手。

  心湖道:你們若以少林為重,就莫要管我!還不動手拿下這叛徒!

  百曉生道:你無論怎麼說,他們也不會拿你的性命來開玩笑的,少林派掌門人的一條命比別人一千條命還要值錢得多。

  多字出口,他臉上的笑容也凍結住了!

  刀光一閃!

  小李飛刀已出手!

  刀已飛入他的咽喉!

  沒有人看到小李飛刀是如何出手的!

  百曉生一直以心湖大師為盾牌,他的咽喉就在心湖的咽喉,他的咽喉僅僅露出了一小半。

  他的咽喉隨時可避在心湖的咽喉之後。

  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敢出手。

  但刀光一閃,比閃電更快的一閃,小李的飛刀已在他咽喉!

  心樹、心燭、心燈,立刻搶過去護住了心湖。

  百曉生的雙眼怒凸,瞪著李尋歡,臉上的肌肉一根根抽動,充滿了驚懼、懷疑和不信--

  他似乎死也不相信李尋歡的飛刀會刺入他的咽喉。

  他的嘴唇還在動,喉嚨裡「格格」作響,雖然說不出話來,可是看他的嘴唇在動,已可看出他想說什麼。

  「我錯了──我錯了──」

  不錯,百曉生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只有一件事弄錯了。

  小李飛刀比他想象中還要快得多!

  百曉生倒了下去。

  李尋歡嘆了口氣,道:百曉生作兵器譜,品評天下兵器,可稱武林智者,誰知到頭來還是難免死在自己所品評的兵器之下。

  心湖財次合甚為禮,滿臉愧色,道:老僧也錯了。

  他面上忽又變色,失聲道:那叛徒呢?

  單鶚竟趁著方才那一瞬息的混亂逃了出去。

  像單鶚這種人,是永遠不會錯過機會的,他不但反應快,身法也快,兩個起落,已掠出院子。

  少林門下還不知道這件事,縱然看到他,也絕不會攔阻,何況這是首座大師的居座,少林弟子根本不敢隨意闖入。

  他掠過那小亭時,阿飛正在掙扎著爬起來──百曉生和單鶚點穴的手法雖重,但也還是有失效的時候。

  單鶚瞧見了他,目中立刻露出了凶光,他竟要將滿心的怨毒全發洩在阿飛身上,身形一折,嗖的掠過去。

  阿飛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哪有力氣抵擋。

  要殺這麼樣一個人,自然用不著費什麼功夫。

  單鶚甚麼話也沒有說,鐵拳已擊出,少林神拳名震天下,單鶚投入少林十餘年,功夫並沒有白練。

  這一拳神充氣足,招重力猛,要取人性命就如探囊取物──單鶚早已算準殺了他之後再逃也來得及。

  誰知就在這時,阿飛的手突然刺出。

  他的的後發,卻先至!

  單鶚只覺自己的咽喉驟然一陣冰涼,冰涼中帶著刺痛,呼吸也驟然停頓,就彷彿被一雙魔手扼住!

  他面上的肌肉也扭曲起來,也充滿了恐懼和不信──這少年出手之愉,他早已知道的。

  但少年卻又是用什麼刺入他咽喉的呢?

  這答案他永遠也無法知道了。

  單鶚也倒了下去。

  阿飛倚著欄杆,正在喘息。

  心湖他們趕來時,也覺得很驚訝,因為誰也想不到這少年在如此衰弱中,仍可置單鶚於死地!

  一根冰柱,劍一般刺在單鶚的咽喉裡。

  冰已開始融化。

  這少年竟只用一根冰柱,就取了號稱少林七大高手之一心鑑的性命。

  心湖望著他蒼白失血的臉,也不知該說什麼。

  阿飛根本沒有瞧他們一眼,只是凝視著李尋歡,然後他臉上就漸漸露出一絲微笑!

  李尋歡也正在微笑。

  心湖的聲音很枯澀,合什道:兩位請到老僧──

  阿飛霍然扭過頭,打斷了他的話,道:李尋歡是不是梅花盜?

  心湖垂首道:不是。

  阿飛道:我是不是梅花盜?

  心湖嘆道:檀越也不是。

  阿飛道:既然不是,我們可以走了麼?

  心湖勉強笑道:自然可以,只不過檀越──檀越行動還有些不便,不如先請到──

  阿飛又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這不用你費心,莫說我還可以走,就算爬,也要爬下山去。

  心燭、心燈的頭也垂了下去,數百年來,天下從無一人敢對少林掌門如此無禮,他們現在又何嘗不覺得悲憤填膺!

  但現在他們卻只有忍耐!

  阿飛已拉起李尋歡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一走入寒風中,他的胸膛立刻又挺起──這少年的身子就像是鐵打的,無論多大的折磨都無法令他彎下腰去!

  李尋歡回首一笑道:今日就此別過,他日或當再見,大師請恕我等無禮。

  心樹道:我送你們一程。

  李尋歡微笑道:送卻不送,不送即送,大師何必著相?

  心樹也笑道:既然送鄧不送,送又何妨,檀越又何必著相?

  直到他們身形去遠,心湖才長長嘆了口氣,他雖然並沒有說什麼,但這不說,卻比說更要難受。

  心燭忽然道:師兄也許不該讓他們走的。

  心湖沉下了臉,道:為何不該?

  心燭道:李尋歡雖未盜經,也不是殺死二師兄的兇手,但這還是不能證明他並非梅花盜!

  心湖道:你要怎樣證明?

  心燭道:除非他能將那真的梅花盜找出來。

  心湖嘆了口氣,道:我想他一定會找出來的,而且一定會送到這裡,這都用不我們關心,只有那六部經──

  盜經的人雖已找到,但以前的六部藏經都早已被他們送走了,他們已將這六部經送給了誰?

  這件事幕後是否另有主謀的人?

  李尋歡不喜歡走路,尤其不喜歡在冰天雪地中走路,但現在卻非走不可,寒風如刀,四下哪有車馬?

  阿飛卻走慣了,走路在別人是勞動,在他卻是種休息,每走一段路,他精力就似乎恢復了一分。

  他他們已將自己的遭遇全都說了出來,現在李尋歡正在沉思,他眺望著遠方,緩:樂說你不是梅花盜,我也不是,那麼梅花盜是誰呢?

  阿飛的目光也落在遠方,道:梅花盜已死了。

  李尋歡嘆了口氣,道:他真的死了?你殺死的那人真是梅花盜?

  阿飛沉默著,眸子裡一片空白。

  李尋歡忽然笑了笑,道:不知你有沒有想到過,梅花盜也許不是男人。

  阿飛道:不是男人是什麼?

  李尋歡笑道:不是男人自然是女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