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無妄之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李尋歡聽了林詩音的話,將面前的酒一飲而盡,喃喃道:不錯,我是個無可救藥的浪子,我若去找她,就是害了她──

  林詩音道:你答應了我?

  李尋歡咬了咬牙,道:你難道不知道我一向都很喜歡害人麼?

  忽然間,一隻手伸出來,緊緊拉著珠簾。

  這隻手是如此溫柔,如此美麗,卻因握得太緊,白玉般的手背上就現出了一條條淡青色的筋絡,珠簾斷了,珠子落在地上,彷彿一串琴音。

  李尋歡望著這隻手,緩緩站起來,緩緩道:告辭了。

  林詩音的手握得更緊,顫聲道:你既已走了,為什麼又要回來?我們本來生活得很平靜,你──你為什麼又要來攪亂我們?

  李尋歡的嘴緊閉著,但嘴角的肌肉卻在不停的抽搐──-

  林詩音忽然自簾中嗄聲道:你害了我的孩子還不夠?還要去害她?

  她的臉是那麼蒼白,那麼美麗。

  她眼波中充滿了激動,又充滿了痛苦。

  她從嚴也沒有在任何人面前如此失常過。

  這一切,難道中只不過是為了林仙兒?

  李尋歡沒有回頭。

  他不敢回頭,不敢看她。

  他知道他此時若是看了她一眼,恐怕就會發生一些令彼此都要痛苦終生的事,這令他連想都不敢去想──

  他很快地走下樓,卻緩緩道:其實你根本用不著求我的,因為我根一就沒有看上過她!

  林詩音望著他的背影,身子忽然軟軟的倒在地上。

  水池已結了凍,朱欄小橋橫跨在水上。

  李尋歡癡癡地坐在小橋的石階上,痴痴地望著結了冰的荷塘,他的心,也正和這荷塘一樣。

  遠遠望,可以看到冷香小築中的燈光。

  林仙兒還在等著他?

  他明知林仙兒今夜要他去,一定有她的用意,他明知自己去了後,一定會發生許多極驚人,也極有趣的事。

  但他還是坐在這裡,遠遠望著那昏黃的燈光。

  他又不停的咳嗽起來。

  忽然間,冷香小築那邊有人影一閃,向黑暗中掠了出去。

  李尋歡立刻也飛身而起。

  他身形之快,無可形容,但等他趕到冷香小築那邊去的時候,方才的人影早已瞧不見了,似乎已被無邊的黑暗吞沒。

  李尋歡遲疑著:難道我看錯了!

  但只有這一雙足印,他還是無法判斷此人掠去的方向。

  李尋歡掠下屋,窗內燈光仍亮。

  他彈了彈窗子,輕喚道:林姑娘。

  屋子裡沒有應聲。

  李尋歡一掠和窗,忽然發現五雙酒杯,連底都嵌入桌面裡,驟然望去,赫然一朵梅花!

  梅花盜!

  林仙兒難道已落入梅花盜手裡?

  李尋歡手按在桌上,力透掌心,五隻酒杯就彈了起來!

  李尋歡手裡拿著酒杯,掌心已不覺沁出了冷汗。

  就在這時,突聽哧的一聲,桌上的燈光,首先被打滅,接著,急風滿屋,也不知有多少暗器,從四百八方向李尋歡打了過來。

  但普天之下的暗器,又有那一樣能比得上小李飛刀!

  李尋歡身子一轉,兩隻手已接著了十七八件暗器,人已跟著飛身而起,沒有他接住的暗器,就全都自他足底打過。

  屋子外這時才響起了呼喝×吒聲!

  梅花盜,你已逃不了,快出來送死吧!

  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我們今日也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老實告訴你,洛陽府的田七爺今天已趕來了,還有公孫大俠,再加上趙大爺,龍四爺-──

  李尋歡搖了搖頭,苦笑暗道:果然是田七到了。

  只聽這人又道:朋友既已到了這裡,為何不肯出來相見?

  李尋歡輕輕咳嗽了兩聲,粗著喉嚨道:各位既已到了這裡,為何不肯進來相見?

  屋外又起了一陣驚動,紛紛道:這小子是想誘我們入屋。

  這時又有一人的語聲響起,將別人的聲音全都壓了下去。

  這聲音清亮高冗,朗聲道:梅花盜本來就是只會在暗中偷雞摸狗之輩,那裡敢見人。

  請將不如激將,大家立刻也紛紛罵道:「不錯,梅花盜確是有些鬼鬼祟祟,但和我又有何關係?」

  那清朗的語聲道:「你是梅花盜是誰?」

  另一個人道:「公孫大俠還問他幹什麼,趙大爺絕不會看錯的,此人必是梅花盜無疑。」

  李尋歡忽然放聲大笑起來,道:「趙正義,我早就知道這都是你玩的花樣!」.笑聲中,他身形已燕子般掠出窗戶,窗外群豪有的人呼喝著向前撲,有的人驚叫著往後退。

  龍嘯雲大呼道:「各位莫動手,這是我的兄弟李尋歡!」

  李尋歡身形一轉已找到了趙正義,掠到他面前,微笑道:「趙大爺你高明的眼力,若非在下手腳還算靈便,此刻已做了梅花盜的替死鬼了,那死得才叫冤枉。」

  趙正義臉色鐵青,冷冷道:「三更半夜,一個人鬼鬼崇崇地躲在這裡,我不將他看成梅花盜卻將他看成誰?我怎知閣下的病忽然好了,又偷偷溜到這裡來。

  李尋歡淡淡道:我用不著偷偷溜到這裡來,無論那裡我都可光明正大地走來走去,何況,趙大爺又怎知不是此間的主人約我來的?

  趙正義冷笑道:我倒不知道閣下和林姑娘有這份交情,只不過,誰都知道林姑娘今夜是絕不會到這裡來的。

  李尋歡道:哦?

  趙正義道:林姑娘為了躲避梅花盜,今天下午已搬出了冷香小築。

  李尋歡道:縱然如此,閣下先問清楚了再下毒手也不遲。

  趙正義道:對付梅花盜這種人,只有先下手為強,等問清楚再出手就遲了。

  他句句話都說得合情合理,無懈可擊。

  李尋歡大笑道:好個先下手為強!如此說來,李革今日若死在趙大爺手上,也只能算我活該,一點也怨不得趙大爺。

  龍嘯雲乾咳兩聲,賠笑道:黑夜之間,無論誰都會偶然看錯的,何況──

  趙正義忽又冷冷道:何況,也許我並沒有看錯呢?

  李尋歡道:沒有看錯?難道趙大爺認為李某就是梅花盜?

  趙正義冷笑道:那也難說得很,大家只知道梅花盜輕功很高,出手很快,至於他究竟是姓張,還是姓李?是誰也不知道了。

  李尋歡悠然道:不錯,李某輕功既不低,出手也不慢,梅花盜重現江湖,也正是李某再度入關的時候,李尋歡若不是梅花盜,那才是怪事一件。

  他笑了笑,瞪著趙正義緩緩道:但趙大爺既然認定了李某就是梅花盜,此刻為何還不出手?

  趙正義道:早些出手,遲些出手都無妨,有田七爺和摩雲兄在這裡,今日你還想走得了麼?

  龍嘯雲臉色這才變了,強笑道:大家只不過是在開玩笑,千萬不可認真,龍嘯雲敢以自家性命擔保,李尋歡絕不是梅花盜。

  無正義沉著臉道:這種事自然萬萬開不得玩笑的,你和他已有十年不見,怎能保證他?

  龍嘯雲脹紅了臉,道:可是──-可是我深知他的為人──-

  一人忽然冷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話龍四爺總該聽說過吧。

  這人瘦如竹竿,面色臘共,看起來彷彿是個病夫,但說起話來卻是語聲清朗,正是以摩雲十四名震天下的摩雲手公孫摩雲。

  他背後一人始終面帶笑容,背負雙手,看來又彷彿是個養酋處優的富家翁,此刻忽然哈哈一笑,道:不錯,我田七和李探花也是數十年的交情,但現在既然發生了這種事,我也只好將交情擱在一邊。

  李尋歡淡淡道:我朋友雖不少,但像田七這麼樣有身份的朋友卻一個也沒有,田七也用不著我攀交情。

  田七臉色一沉,目中立刻現出了殺機。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田七爺翻臉無情,臉上一瞧不見笑容,立刻就要出手殺人,誰知此番他非但沒有出手,而且連話都不說了。

  只見公孫摩雲、趙正義、田七,三個人將李尋歡圍在中間,三個人俱是臉色鐵青,咬牙切齒。

  但三人只是瞪著李尋歡手裡的刀,看來誰也沒有搶先出手之意。

  李尋歡連眼角也不瞧他們一眼,悠然道:我知道三位此刻都恨不得立刻將我置於死地,只因殺了我這梅花盜之後,非但立刻榮華富貴,美人在抱,而且還可換得個留芳百世的美名。

  趙正義扳著臉道:黃金美人,等閒事耳,我們殺你,只不過是為了要替江湖除害而已。

  李尋歡大笑道:好光明啊,好堂皇,果然不愧為鐵面無私,俠義無雙!

  他輕撫著手裡的刀鋒,徐徐道:但閣下為何還不出手呢?

  趙正義的目光隨著他的手轉來轉去,也不開口了。

  李尋歡道:哦,我知道了,田七爺一條棍棒壓天下,三顆鐵膽定乾坤,趙大爺想必是在等著田七爺出手,田七爺自然也是義不容辭的了,是麼?

  田七雙手背負在身後,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

  李尋歡道:田七爺難道也在等著公孫先生出手?嗯,不錯,公孫先生摩雲十四式矢矯變化,海內無雙,自然是應該讓公孫先生先出手的。

  公孫摩雲就好像忽然變成了個聾子,連動都不動。

  李尋歡仰天大笑道:這倒怪了,三位都想將我殺之而後快,卻又都不肯出手,莫非三位都不願搶先爭功,在互相客氣?

  公孫摩雲等三人倒也真沉得住氣,李尋歡無論如何笑罵,這三人居然還是充耳不聞。

  其實三人心裡早已都恨不得將李尋歡踢死,但小李神刀,例不虛發,李尋歡只要一刀在手,有誰敢先動?

  他們三人不動,別人自然更不敢劫了。

  龍嘯雲忽然笑道:兄弟,你到現在難道還看不出他們只不過是在跟你開玩笑?走走走,我們還是喝杯酒去擋擋寒氣吧。

  他大笑著走過去,挽住了李尋歡的肩頭。

  李尋歡面色驟變,失聲道:大哥你──-

  他想推開龍嘯雲,卻已遲了!

  就在這時,只聽呼的一聲,田七的手已自背後抽出,一條尺二寸長的金絲夾藤軟棍,已毒蛇般的抽在李尋歡腿上。

  李尋歡掌中空有獨步天下,見者喪膽的小李神刀,但身子已被龍嘯雲熱情的手臂攬住,這飛刀那裡還能發得出去。

  但聞啪的一聲,他兩條腿已疼得跪了下去,公孫摩雲出手如風,已點了他背後七處大穴。

  趙正義跟著飛起一腿,將他踢得滾出兩丈外。

  龍嘯雲跳了起來,大吼道:你們怎能如此出手?快放了他。

  他狂吼著向李尋歡撲了過去。

  趙正義冷冷道:縱虎容易擒虎難,放不得的。

  田七道:龍四爺,得罪了!

  公孫摩雲已橫身擋住了龍嘯雲的去路,龍嘯雲雙拳齊出,但田七的的金絲夾藤軟棍已兜住了他的腿。

  軟棍一抖,龍嘯雲哪裡還站得住腳,趙正義不等他身子再拿直站穩,已在他軟脅上點了一穴。

  龍嘯雲撲地跪倒,哽聲道:趙大哥,你──你怎能如此──

  趙正義沉著臉道:你我雖然義結金蘭,但江湖道義卻遠重於兄弟之情,但願你也能明白這道理,莫要再為這武林敗類自討苦吃了。

  龍嘯雲道:他絕不是梅花盜,絕不是!

  公孫摩雲道:四爺,你是有家有室,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若是被這種淫棍拖累,豈非太不值得了麼?

  龍嘯雲嘶聲道:只要你們先放了他,無論多大的罪,龍嘯雲都寧願替他承當。

  趙正義厲聲道:你願為他承當?可是你的妻子呢?你的兒女呢?你難道也忍心眼看他們被你連累?

  龍嘯雲驟然一震,全身都發起抖來。

  李尋歡的飛刀雖仍在手,怎奈已是永遠再也發不出去的了!

  這一身傲骨,一生寂寞的英雄,難道竟要落得個這樣的下場!

  龍嘯雲目中不禁流下淚來,顫聲道:兄弟,全是我害了你,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黎明前的一段時候,永遠是最黑暗的。就連大廳裡輝煌的燈光,也都衝不破這無邊無際的黑暗。

  一群人聚在廳外的石階上,正竊竊私議!

  田七爺果然了不起,你看他那一棍出手有多快,就算龍四爺不在那裡擋著,我看李尋歡也躲不開。

  何況旁邊還有公孫大俠和趙大爺呢。

  不錯,難怪別人說趙大爺的兩條腿可值萬兩黃金,你瞧他踢出去的那一腳,要多漂亮有多漂亮。

  常言道,南拳北腿,咱們北方的豪傑,腿法本就高強。

  但公孫大俠的掌法又何嘗弱了,若非他及時出手,李尋歡就算挨了一棍子,也未必會倒去。

  田七爺、趙大爺,再加上公孫大俠,嘿,李尋歡今日撣著他們三位,真是倒了霉了。

  話雖是這麼說,但若非龍四爺──-

  龍四爺又怎樣,他對李尋歡還不夠義氣嗎?

  龍四爺可真是義氣千雲,李尋歡能交到他這種朋友,真是運氣!

  龍嘯雲坐在大廳裡的紅木椅上,聽到這些話,心裡就像被針刺一樣,滿頭汗出如雨。

  只見李尋歡伏在地上,又不停地咳嗽起來。

  龍嘯雲忍不住流淚道:兄弟,全是我該死,你交到我這朋友,實在是──是你的不幸,你──你這一生全是被我拖累的。

  李尋歡努力忍住咳嗽,勉強笑道:大哥,我只想要你明白一件事,若讓我這一生重頭再活一次,我還是會毫不考慮就交你這朋友的。

  龍嘯雲但覺一陣熱血上湧,竟放聲大哭道:可是──若非我阻住了你出手,你又怎會--怎會──

  李尋歡柔聲道:我知道大哥你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我好,我只有感激。

  龍嘯雲道:但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你不是梅花盜!你為什麼──為什麼要──-

  李尋歡笑了笑道:生死等閒事耳,我這一生本已活夠了,生有何歡,死有何憐?為什麼還要在這些匹夫小人面前卑躬曲膝!

  田七一直含笑望著他們,此刻忽然撫掌笑道:罵得好,罵得好!

  公孫摩雲冷笑道:他明白今日無論說什麼,我們都不會放過他,也只好學那潑婦罵街,臨死也落得個嘴上爽快了!

  李尋歡淡淡道:不錯,事已至此,我但求一死而已,但此刻李某掌中已無飛刀,各位為何還是不肯出手呢?

  公孫摩雲那張枯瘦臘黃的臉居然也不禁紅了紅。

  趙正義卻仍是臉色鐵青,沉聲道:我們若是此刻就殺了你,江湖中難免會有你這樣的不肖之徒,要說我們是假公濟私,我們要殺你,也要殺得公公道道。

  李尋歡嘆了口氣,道:趙正義,我真佩服你,你雖然滿肚子男盜女娼,但說話卻是句句仁義道德,而且居然一點也不臉紅。

  田七笑道:好,姓李的,算佻有膽子,你若想快點死,我倒有個法子。

  李尋歡嘆道:我本來也想罵你幾句,只不過卻怕髒了我的嘴。

  田七聽而不聞,還是微笑道:你若肯寫張悔罪書,招供你的罪行,我們現在就讓你舒舒服服的一死,你也算求仁得仁,死得不冤了。

  李尋歡想也不想,立刻道:好,我說,你寫──-

  龍嘯雲失聲道:兄弟,你招不得!

  李尋歡也不理他,接著道:我的罪孽實是四曲難數,罄竹難書,我假冒偽善,內心奸詐,夾私陷權,挑拔離間,趁人不備,偷施暗算,不仁不義,卑鄙無恥的事我幾乎全都做盡了,但卻還是大模大樣的自命不凡!

  只聽啪的一聲,趙正義已反手一掌,打在他臉上!

  李尋歡卻還是微笑道:無妨,他打我一巴掌,我只當被瘋狗咬了一口而已。

  趙正義怒吼道:姓李的,你聽著,就算我還不願殺你,但我卻朋事梧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信不信?

  李尋歡縱聲大笑道:我若怕了你們這些卑鄙無恥,假仁假義的小人,我也枉為男子漢了!你們有什麼手段,只管使出來吧。

  趙正義喝道:好!

  龍嘯雲坐在椅上,全身直抖,顫聲道:兄弟,原諒我,你是英雄,但我──卻是個懦夫,我──

  李尋歡微笑道:這怨不得大哥你,我若也有妻子,也會和大哥同樣做法的。

  這時趙正義的鐵掌早已捏住了他的軟骨酸筋,那痛苦簡直非人所能忍受,李尋歡已疼得流汗,但還是神色不變,含笑而言。

  就在這時,突聽大廳外有人道:林姑娘,你是從哪裡回來?──這位是誰?

  只見林仙兒衣衫零亂,雲×不整,匆匆地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身旁還跟著個少年,在如此嚴寒的天氣裡,他身上只穿著件很單薄的衣衫,但背脊卻仍挺得筆直,彷彿世上絕沒有任何事能令他彎腰!

  他身上竟背著個死屍。

  阿飛!

  阿飛怎會忽然來了?

  李尋歡心裡一陣激動,也不知是驚是喜?但他立刻扭轉頭,因為他不願被阿飛看到他如此模樣。

  他不願阿飛為他冒險出手。

  阿飛還是看到他了。

  他冷漠堅定的臉,立刻變得激動起來,大步衝了過去,趙正義並沒有阻攔他,因為趙正義已領教過這少年的劍法。

  但公孫摩雲卻不知道,已閃身擋住了他的去路,應聲道:佻是誰?想幹什麼?

  阿飛道:我想教訓教訓你!

  喝聲中,他已出了手。

  林仙兒,她只是吃驚的望著李尋歡,根本沒有注意到別人,至於龍嘯雲,他似已無心再管別人的閒事了。

  奇怪的是,阿飛居然也沒有閃避。

  只聽砰的一聲,公孫摩雲的拳頭已打在阿飛胸膛上,阿飛連動都沒有動,公孫摩雲自己卻疼得彎下腰去。

  阿飛再也不瞧他一眼,自他身旁走過,走到李尋歡面前,道:他是你的朋友?

  李尋歡微笑道:你看我會不會地有這種朋友。

  這時公孫摩雲又怒吼著撲了上來,一掌後在阿飛的背心,阿飛突然轉身,只聽又是砰的一聲。

  公孫摩雲的身子突然飛了出去。

  群豪面上全都變了顏色,誰也想不到名動江湖的摩雲手在這少年面前,竟變得像是個稻草人般不堪一擊。

  只有田七卻大笑道:朋友好快的出手,當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江湖英雄出少年。

  他抱拳一揖,笑道:在下田七,不知擱下高姓大名,可願和田七交個朋友。

  阿飛道:我沒有名字,也不願交你這種朋友。

  別的面色又變了,田七卻仍是滿面笑容,道:少年人倒是快語,只可惜交的朋友卻選錯了。

  阿飛道:哦?

  田七指著李尋歡道:他是你的朋友?

  阿飛道:是

  田七道:你可知道他是誰?

  阿飛道:知道

  田七笑了笑,道:你也知道他就是梅花盜?

  阿飛動容道:梅花盜?

  田七道:這件事說來的確令人難以相信,只不過事實俱在,誰也無法否認。

  阿飛瞪著他,銳利的目光就像是要刺入他心裡。

  阿飛冷冷道:佻不必問他,他絕不是梅花盜。

  田七道:為什麼?

  阿飛忽然將肘下夾著的死屍放了下來,道:因為這才是梅花盜!

  群豪又一驚,忍不住都逡巡著圍了過來。

  只見這死屍又乾又瘦,臉上刀疤縱橫,也看不出他本是何面貌,身上穿的是件緊身黑衣,連肋骨都凸了出來。

  他緊咬著牙齒,竟是死也不肯放鬆,身上也瞧不見什麼傷痕,只有咽喉已被刺穿了個窟窿。

  田七又笑了,大笑道:你說這死人才是真正的梅花盜?

  阿飛道:不錯。

  田七笑道:你畢竟太年輕,以為別人也和你同樣容易上當,若是大家去弄個死人回來,就說他是梅花盜,那豈非天下大亂了麼?

  阿飛腮旁的肌肉一陣顫動,道:我從來不騙人,也從來不會上不當。

  田七沉下了臉,道:那麼,你怎能證明這死人是梅花盜?

  阿飛道:你看看他的嘴!

  田七又大笑起來,道:我為何要看他的嘴,難道他的嘴還會動還會說話?

  別的人也跟著笑了起來,他們雖未必覺得很好笑,但田七爺既然笑得如此開心,他們又怎能不笑。

  林仙兒忽然奔過來,大聲道:我知道他說得不錯,這死人的確就是梅花盜。

  田七道:哦?難道是這死人自己告訴你的?

  林仙兒道:不錯,的確是他自己告訴我的!

  林仙兒道:不錯,的確是他自己告訴我的!

  她不讓別人笑出來,搶著又道:秦重死的時候,我已看出他是中了一種很惡毒的暗器,但秦重躲不開這種暗器,猶有可說,為何連吳問天那樣的高人也躲不開這種暗器呢?我一直想不通這道理,因為這就是梅花盜的秘密。

  田七目光閃動,道:你現在難道已想通了麼?

  林仙兒道:不錯,梅花盜的秘密就在他嘴裡。

  他忽然抽出了柄小刀,用刀撬開了這死人的嘴。

  這死人的嘴裡,竟咬著根漆黑的銅管。

  林仙兒道:只因他跟別人說話的時候,暗器忽然自他嘴裡射出來,所以別人根本沒有警覺,也就無法閃避!

  田七道:他嘴裡咬著暗器銅管,又怎能再和別人說話?

  林仙兒道:這就是他秘密中的秘密!

  她眼波四下一轉,緩緩接著道:他並不用嘴說話,卻用肚子來說話,他的嘴是用來殺人的!

  這句話聽來雖然很荒唐可笑,但像田七這樣的老江湖都知道世上的確有種神密的腹語術,據說是傳自波斯天竺一帶,本來只不過是江湖賣藝者的小技,聲音聽來也有些滑稽,但武功高手再加以真氣控制,說出來的聲音自然就不大相同了。

  林仙兒道:田七爺在和人動手之前,眼睛會瞧在什麼地方呢?

  田七道:自然是瞧在對方身上。

  林仙兒道:身上什麼地方?

  田七沉吟道:他的肩頭,和他的手!

  林仙兒笑了笑,道:這就對了,高手相爭,誰敢不會瞪住對方的嘴,只有兩條狗打架時,才會瞪住對方的嘴,因為人不像狗,絕不會用嘴咬人。

  別的人又跟著笑了,像林秘這樣的美人說出來的話,他們若覺得不好笑,豈非顯得自己不懂風趣。

  誰知林仙兒卻沉下了臉,嘆道:但梅花盜卻偏偏是用嘴來殺人的,就因為誰也想不到世上會有這種事,所以才會被他暗算──越是高手,越容易被他暗算,因為高手對敵,眼睛絕不會瞧到對方肩頭以上。

  田七道:這秘密你怎會知道的?

  林仙兒道:我也是在等他暗器發出之後才知道──

  田七微笑道:那麼,這位少年朋友難道是狗,一直在瞪著他的嘴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