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同是斷腸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雖然是正午,天色卻陰沉得猶如黃昏。

  阿飛不急不徐地走著,就和鐵傳甲第一次看到他時完全一樣,看來是那麼孤獨,又那麼疲倦。

  但鐵傳甲現在已知道,只要一遇到危險,這疲倦的少年立刻就會振作起來,變得鷹一般敏銳、矯健。鐵傳甲走在他身畔,心裡也不知有多少話想說,卻又不知該如何說起,李尋歡也並不是個多話的人,和李尋歡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他已學會了用沉默來代替語言,他只說了兩個字:多謝。

  但他立刻發現連這兩個字也是多餘的,因為他知道阿飛也和李尋歡一樣,在他們這種人面前,你永遠不必說謝字。

  道旁有個小小的六角亭,在春秋祭日,這裡想必是掃墓的人腳的地方,現在亭子裡卻只有積雪,阿飛走過去,忽然道:你為什麼不肯將心裡的冤屈說出來?

  鐵傳甲沉默了很久,長長嘆了口氣,道:有些話我寧死也不能說。

  阿飛道:你是個好朋友,但你們卻弄錯了一件事。

  鐵傳甲道:哦?

  阿飛道:你們都以為性命是自己的,每個人都有權死!

  鐵傳甲道:這難道錯了。

  阿飛道:當然錯了。

  他霍然轉過身,瞪著鐵傳甲,道:一個人生下來,並不是為了要死的。

  鐵傳甲道:呆是,一個人若是到了非死不可的時候──

  阿飛道:就算到了非死不可的時候,也要奮力求生。

  他瞪著鐵傳甲,厲聲道:老天為你做的事真不少,你為老天做過什麼。

  鐵傳甲怔了怔垂首道:什麼也沒有。

  阿飛道:佻的父母養育了你,所費的心血更大,你又為他們做過什麼?

  鐵傳甲頭垂得更低。

  阿飛道:你可知道有些話是不能說的,若是說出來就對不起朋友,可是你若就這樣死了,又怎麼對得起你的父母,怎麼對得起老天?

  鐵傳甲緊握著雙拳,掌心已不禁沁出了冷汗。

  這少年說的話雖簡單,其中卻包含著最高深的哲理,鐵傳甲忽然發現他有時雖顯得不大懂事,但思想之尖銳,頭腦之清楚,幾乎連李尋歡也比不上他,對一些世俗的小事,他也一竅不通,因為他根本不屑去注意那些事。阿飛一字字道:「人生下來,就是為了活著,沒有人有權自已去送死!」

  鐵傳甲滿頭大汗涔涔而落,抬起頭道:「我錯了,我錯了──-」

  他忽然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抬起頭道:「我不願說出那件事其中的曲折,只因……」

  阿飛打斷了他的話,道:「我信任你,你用不著向我解釋。」

  鐵傳甲忍不住問道:「但你又怎能斷定我不是賣友求榮的人呢?」

  阿飛淡淡道:「「我不會看錯的。」

  他眼睛閃著光,充滿了自信,接著又道:「這也許因為我是在原野中長大的,在原野中長大的人,都會和野獸一樣,天生就有一種分辨善惡的本能。」

  在李尋歡的感覺中,天下若還有件事比「不喝酒」更難受,那就是「和討厭的人在一起喝酒」。

  他發現在「興雲莊」裡的人,實在一個比一個討厭,比起來遊龍生還是基中最好的一個,因為他多少不拍馬屁。

  討厭的人若又拍馬屁,那簡直令人汗毛直豎。

  李尋歡只有裝病。

  龍嘯雲自然很了解他的脾氣,並沒有勉強他,於是李尋歡就一個人躺在床上,靜靜地等著天黑。

  他知道今天晚上一定也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

  風吹竹葉如輕濤拍岸。

  屋頂上有個蜘蛛正開始結網,人豈非也和蜘蛛一樣?世上每個人都在結網,然後將自已網在中央。

  李尋歡也有他的網,他這一生卻再也休想自網中逃出來,因為這網本來就是他自已結的。

  想到今天晚上和林仙兒的約會,他眼晴裡不禁閃出了光,但想起鐵傳甲,他目光又不禁黯淡下來。

  天終於黑了。

  李尋歡剛坐起。忽然聽到雪地上有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向這邊走了過來,於是他立刻又躺下。

  他剛躺下,腳步聲已到了窗外。

  李尋歡忍耐著,沒有問他是誰,這人居然也不進來,顯然來的絕不是龍嘯雲,若是龍嘯雲就絕不會在窗外逡巡。

  那麼來的是誰呢?

  詩音?

  李尋歡熱血一下了全都衝上了頭頂,全身都幾乎忍不住要發起抖來,但這時窗外已有人在輕輕咳嗽。

  接著一人道:「李兄睡了麼?」

  這是「藏劍山莊」遊少莊主的聲音。李尋歡長稱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愉快,還是失望。

  他拖著鞋子下床,拉開門,笑道:「稀客稀客,請進請進。」

  遊龍生走進來坐下,眼睛卻一直沒有向李尋歡瞧一眼,李尋歡燃起燈,發現他臉色在燈光下看來有些發青。

  臉色發青的人,心裡絕不會有好意。

  李尋歡目光閃動,笑問道:「喝茶?還是喝酒?」

  遊龍生道:酒。

  李尋歡笑道?「好,我屋裡本就從來沒有喝茶的人。」?

  遊龍生連喝了三杯,忽然瞪著李尋歡道:你可知道我為何要喝酒?

  李尋歡微笑道:酒稱釣詩鉤又稱掃愁帚,但遊龍生既無愁可掃,想必也無詩可釣,喝酒莫非是為了壯膽麼?

  遊龍生瞪著他,忽然仰面狂笑起來。

  只聽嗆啷一聲,他已拔出了腰畔的劍。

  劍光如一泓秋水。

  遊龍生突然頓住笑聲,瞪著李尋歡道:你可認得這柄劍?

  李尋歡用他纖長的手指,輕輕撫摸著劍背,喃喃道:好劍!好劍!

  他似乎禁不得這逼人的劍氣,又不住咳嗽起來。

  遊龍生目光閃動,沉聲道:李兄既然也是個愛劍的人,想必知道這柄劍雖然比不上魚腸劍上古神兵,但在武林中的名氣,卻絕不在魚腸劍之下。

  李尋歡閉起眼睛,悠然道:專諸魚腸,武予奪情,人以劍名,劍因人傳,人劍輝映,氣沖斗牛。

  遊龍生道:不錯,這是三百年前,一代劍豪狄武子的奪情劍!但有關這柄劍的掌故,李兄也許還不知道。

  李尋歡道:請教!

  遊龍生目光凝注著劍鋒,緩緩道:狄武子愛劍成痴,孤×絕世,直到中年時,才愛上一位女士,兩人本來已有婚約,誰知這位姑娘卻在他們成親的前夕,和他的好友神刀彭瓊在暗中約會,狄武子傷心氣憤之下,就用奪情劍殺了彭瓊,從此以劍為伴,以劍為命,再也不談婚娶之事。

  他突然抬起頭,凝注著李尋歡,道:李兄也許會覺得這故事情節簡單,毫無曲折,聽來未免有些索然無味,但這卻是真人實事,絕無半分虛假。

  李尋歡笑了笑,道:我只覺得這位狄武子劍法雖高,人卻未免太小氣了些,豈不問,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履,堂堂的男子漢,豈可為了兒女之情,就傷了朋友之義!

  遊龍生冷笑道:但我卻覺得這位狄武子前輩實在可稱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也唯有這樣的英雄,用情才會如此之深,如此之專。

  李尋歡微笑道:如此說來,閣下今夜莫非也想學學三百年前的狄武子麼?

  遊龍生目中陡然射出了寒光,冷冷道:這就要看李兄是否要學三百年前的彭神刀了!

  李尋歡嘆了口氣,道:月上梅梢,佳人有約,這風光是何等綺麗,閣下又何苦煮雞焚情,大煞風景呢?

  遊龍生厲聲道:如此說來,閣下今夜是非去不可的了!

  李尋歡道:若是請林姑娘那樣的佳人空候月下,在下豈非成了風流罪人。

  遊龍生蒼白的臉突然漲得通紅,滿頭青筋都暴露了出來,劍鋒一轉,哧的自李尋歡的脖子旁刺了出去。

  李尋歡卻仍然面帶微笑,淡淡道:以閣下這樣的劍法,要學狄武子只怕還嫌差了些。

  遊龍生怒道:就這樣的劍法,要殺你卻已是綽綽有餘了。

  喝聲中他已又刺出十餘劍!

  只聽劍風破空之聲,又急又響,桌上的酒壺竟啪的被劍風震破了,壺裡的酒流到桌上,又流下了地。這十餘劍實是一劍快過一劍,但李尋歡卻只是站在那裡,彷彿連動也沒有動,這十餘劍也不知怎地全都刺空了。

  遊龍生咬了咬牙,出劍更急。

  他見到李尋歡雙手空空,是以想以急銳的劍法,逼得李尋歡無暇抽刀。

  他所畏懼的只不過是小李飛刀而已。

  誰知李尋歡根本就沒有動刀的意思,等他後面這一輪急攻又全都刺空了之後,李尋歡忽然一笑,道:年紀輕輕的,有這樣的劍法,在一般人說來已是很難得的了,但以你的家世和師承說來,若以這樣的劍法去闖蕩江湖,不出三五年,你父親和你師傅的招牌只怕就要砸在你手上了。

  在漫空劍影之中,他居然還能好整以暇的說話,遊龍生又急又氣,怎奈劍鋒偏偏沾不到對方衣袂。

  原來他一劍剛要刺向李尋歡咽喉,便發現李尋歡身子在向左轉,他劍鋒當然立刻跟著改向左,誰知李尋歡身子根本未動,他劍勢再變,還是落空,所以他這數十劍雖然劍劍都是製人死命的殺手,但到了最好一剎那時,卻莫名其妙的全都變成了虛招。

  遊龍生咬緊牙關,一劍向李尋歡胸膛刺出,暗道:這次無論你玩什麼花樣,我都不上你的當了。

  只見李尋歡左肩微動,身子似將右旋。

  要知高手相爭,講究的就是觀人於微,敵未動,我先動,敵將動,我已動,遊龍生是名家之子,自然明白這道理,眼神之利,亦非常人能及。對方的動作無論輕微,都絕對逃不過他眼裡。

  但他也就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才上了李尋歡的當,空自刺出數十劍虛招,所以這次他拿定主意,李尋歡無論怎麼樣動,他全都視而不見,這一劍絕不再中途變招,閃電的直刺李尋歡胸膛。

  誰知這次李尋歡身上竟真的向右一轉,遊龍生的劍便擦著李尋歡的胸膛刺了過去,又刺空了。

  等他發覺招已用老,再想變招已來不及了,只聽嗆的一聲龍吟,李尋歡長而有力的手指在他劍脊上輕輕一彈!

  遊龍生只覺虎口一震,半邊身子都發了麻,掌中劍再也把持不住,龍吟之聲未絕,長劍已閃電般穿窗而出!穿入竹林,在夜色中一閃就瞧不見了。

  李尋歡還是站在那裡,兩隻腳根本未曾移動過半步。

  遊龍生但覺全身熱血一下子全衝上頭頂,一下子又全都落了下去,直落到腳底,他全身都發起冷來。李尋歡微笑著拍了拍他肩頭,淡淡道:奪情劍非凡品,快去撿回來吧。

  遊龍生跺了跺腳,轉身衝出,衝到門口,又停下腳步,顫聲道:你──你若有種,就等我一年,一年後我誓復此仇。

  李尋歡道:一年?一年只怕不夠。

  他緩緩接著道:你天資本不錯,劍法也不弱,只可惜心氣太浮,是以出劍亂而不純,急而不厲,而且太躁進求功,是以一旦遇著比你強的對手,你自己先就亂了,其實你若沉得住氣,今日也未必不能傷我。游龍生眼睛一亮,還未說話,李尋歡卻又已接著道:但這沉得住氣四個字,說來不難,做來卻談何容易,所以你若想勝我,至少要先苦練七年練氣的功夫!

  遊龍生面上陣青陣白,拳白捏得格格直響。

  李尋歡一笑道:你去吧,只工我能再活七年,只管來找我復仇就是,七年並不算長,何況君子復仇,十年也不算晚。

  天地又恢復了靜寂,竹濤仍帶著幽香。

  李尋歡望著窗外的夜色,靜靜的佇立了許久,嘆息著喃喃道:少年人,你不必恨我,其實我這是救了你,你若再和林仙兒糾纏下去,這一生只怕就算完了。

  他拂了拂衣上的塵土,正要往我走。

  他知道林仙兒現在必定已在等著他,而且必定已準備好了釣鉤,但他並沒有絲毫輔懼,反而覺得有趣。

  遊龍生臨走時候,已沒有他平時那麼高傲,那麼冷漠,他忽然衝動了起來,向李尋歡嘶聲道:你若真的喜歡林仙兒,遲早會後悔的,她早已是我的人了,早已和我有了──有了-──你何苦定會拾我的破靴子。

  但李尋歡卻淡淡笑道:舊靴子穿起來,總比新靴子舒服合腳的。

  想起遊龍生那時的表情,李尋歡就覺得又可憐,又可笑──但林仙兒真是他說的那種女孩子麼?

  李尋歡緩緩走出門,忽然發現有燈光穿林而來。

  兩個青衣小×,提著兩盞青紗燈籠,正在悄悄地說,偷偷地笑,一瞧見李尋歡,就說也不說,笑也不笑了。

  李尋歡反而微笑起來,道:是林姑娘要你們來接我的?

  左面的青衣小×年紀較大,身材較高,垂首作禮道:是夫人叫我們來請李相公去──-

  李尋歡失聲道:夫人?

  他忽然緊張起來,追問道:是哪位夫人?

  青衣小×忍不住抿嘴一笑,道:我們莊只有一位夫人。

  李尋歡木立在那裡,神思似已飛越過竹林,飛上了那小樓──

  十的前,那小樓是他常去的地方,他記得那張舖著在理石面的桌子上,總已擺好了幾樣他最愛吃的小菜。

  李尋歡茫然走著,猛抬頭,又已到了小樓下。

  小樓上的燈光很柔和,看來和十年前沒有什麼兩樣,甚至連窗框上的積雪,也都和十年前同樣潔白可愛。

  但十年畢竟已過去了。

  這漫長的十年時光,無論誰也追不回來。

  李尋歡蜘躇著,實在沒有勇氣踏上這小樓。

  可是他又不能不上去。

  無論她是為什麼找他,他都沒有理由推卻。

  李尋歡剛踏上小樓,就驟然呆住。

  漫長的十年,似乎在這一剎那間忽然消逝,他似已又回到十年前,望著那垂著的珠簾,他的心忽然急促地跳了起來,跳得就像是個正墜入初戀的少年──十年前的溫柔、十年前的舊夢──

  李尋歡不敢再想下去,再想下去他非但對不住龍嘯雲,也對不住自己,他幾乎忍不住要轉身逃走。

  但這時珠簾內已傳出她的聲音,道:請坐。

  這聲音仍和十年前同樣柔美,但卻顯得那麼生疏,那麼冷漠,若不是桌上的那幾樣菜,他實難想念簾中人就是他十年前的舊友。

  他只有坐下來,道:多謝。

  珠簾掀起,一個人走了出來。

  李尋歡連呼吸都幾乎停止,但走出來的卻是那孩子,他身上仍穿著鮮紅的衣服,臉色卻蒼白如紙。

  好仍留在簾後,只是沉聲道:莫要忘記娘方才對你說的話,快去向李大叔敬酒。

  紅孩兒道:是。

  李尋歡的心似已絞住了,也不知該說什麼,就算他明知自己絕沒有做錯,此刻望著這孩子蒼白的臉,心裡仍不禁有種犯罪的感覺。

  詩音,詩音,你找我來,難道就是為了要如此折磨我。

  這種酒他怎麼喝得下去,可是他又怎能不喝?

  紅孩兒道:姪兒以後雖已不能練武功,但男子漢總也不能終生託庇在父母膝下,但求李大叔念在昔日之情,傳授給姪兒一樣防身之道,也免得姪兒受小人欺負。

  李尋歡暗中嘆了口氣,手伸出來,指尖已挾著柄小刀。

  林詩音已在簾後道:李大叔從未將飛刀傳人,有了這柄刀,你就有了護身符,還不快多謝李大叔。

  紅孩兒果然×倒在地,道:多謝李大叔。

  李尋歡笑了笑,暗中去嘆息忖道:母親的愛子之心,實是無微不至,但兒子對母親又如何呢?──-

  沉悶,悶得令人痛苦。

  青衣小×已帶關那孩子走了,但林詩音仍在簾後,卻還是不讓李尋歡走。

  李尋歡本不是個拘謹的人,但在這裡,他忽然覺自己已變得像具呆子般手足失措。

  夜已深了。

  林仙兒是不是還是等著他?

  林詩音忽然道:你有事?

  李尋歡道:沒──-沒有。

  林詩音默然半晌,緩緩道:你一定見過了仙兒。

  李尋歡道:見過一兩次。

  林詩音道:她是個很可憐的女孩子,身世很悲苦,你若已見過她的父親,就可以想見她的不幸。

  嗯。

  林詩音道:有一年我到捨身崖去許願,見到她正準備捨身跳崖,我就救了她──你可知道她是為了什麼而不惜跳崖捨身麼?李尋歡道:不知道。

  林詩音道:她是為了她父親的病。

  李尋歡也只有嘆了口氣,無話可說。

  林詩音道:她不但聰明美麗,而且極有上心,她知道自己的出身太低,所以無論做什麼事都分外努力,總怕別人瞧不起她。

  李尋歡笑了笑,道:如今只怕再也不會有人瞧不起她了。

  林詩音道:這也是她自己奮鬥得來的,只不過她年紀畢竟太輕,心腸又太,我總是怕她會上別人的當。

  李尋歡苦笑忖道:她不要別人上她的當,已經謝天謝地了。

  林詩音道:我只希望她日後能找個很好的歸宿,莫要糊里糊塗的被人欺騙,傷心痛苦一輩子。

  李尋歡沉默了半晌,緩緩道: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話?

  林詩音沉默了半晌,緩緩道:我為什麼要對你說,你難道不明白?

  他的確明白了。

  林詩音將他留在這裡,原來就是不願他去赴林仙兒的約會,這約會的事,自然是遊龍生告訴她的。

  林詩音緩緩道:無論如何,我們總是多年的朋友,我想求你一件事。

  李尋歡的心在發疼,卻微笑道:你要我莫要去找林仙兒?

  林詩音道:不錯。

  李尋歡長長吸了口氣,道:你──你以為我看上了她?

  林詩音道:我不管你對她怎樣,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

  李尋歡將面前的酒一飲而盡,喃喃道:不錯,我是無藥可救的浪子,我若去找她,就是害了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