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烈火夫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黃衣人、展夢白,屏息靜氣,不敢絲毫驚動。

  只見天凡大師面色更是沉重,額上彷彿已沁出汗珠,掌中的一粒子,猶未放落下去!

  黃衣人目光凝注,縱覽棋局,只見目前的局勢,白棋已是寸土必爭,這一著棋的關係,更是重要。

  這一著棋若是下對,白棋便能將左邊至中央龐大地域,岌岌可危之局面,一齊穩定,再於右下方與黑棋決一死戰,這一著棋若是下錯,白棋便無生路。

  天凡大師手掌終於緩緩落了下去,展夢白目光不禁閃爍出喜意,他少年多才,深通棋道,知道白子此番若是放在天凡大師手掌落下的位置,白棋便要全軍覆沒,他與藍大先生已有情感,自然是希望藍大先生勝的。

  哪知就在這剎那之間,外面停息未久的梵唱之聲,又複響起,漸高漸昂,漸漸獼滿了天地!

  梵唱一起,天凡大師憂惱的面容,突地變為十分平靜,手掌懸在空中,緩緩抬起,沉吟半晌,方自叮地放了下去!

  這一著棋他放落的位置,確是妙到毫巔,此棋一落,局勢完全改觀,白子雖還不能立刻制勝,但已不至落敗。

  藍大先生右掌微微一顫,雙眉皺得更緊——棋局的微妙,瞬息千變,當真有如人生一般!制勝之機,稍縱即逝。

  他思索良久,也叮地放落一粒棋子,天凡大師立刻隨之下一粒,叁著過後,雙方已是殺伐慘烈,互有勝負。

  梵唱久久不絕,天凡大師面色越來越見安詳平靜,藍大先生神情卻越來越是焦躁不安。

  死一般的靜寂中,展夢白突地大聲喝道:「不公平!」

  朝陽夫人伸出食指,封著嘴唇,輕輕噓了一聲,叫展夢白不要喧嚷,卻又忍不住問道:「有什麼不公平?」

  展夢白道:「少林群僧,正以佛家的梵唱來助長大師的真氣與定力,卻擾亂了藍大先生的心智。」

  朝陽夫人雙眉微顰,暗暗忖道:「不錯,天凡大師乃是得道高僧,自可藉梵唱來穩定心智,而小藍卻非佛門中人,聽了佛家的梵唱,反而會焦躁不安,少林寺中,果然不乏高明,如此助了他們的掌門,卻又不露痕跡!」

  心念轉處,更見憂慮,但口中卻微微笑道:「小兄弟,想不到你雖然脾氣火暴,心思卻聰明的很,只是……」

  她微喟接道:「只是在動手之前,卻沒有規定不許人家和尚念經,小兄弟,你說怎麼辦呢?」

  黃衣人目光一閃,接口道:「辦法自然有的,卻不知他兩人為了什麼如此拚命,勝負之爭,是為的什麼?」

  朝陽夫人眨了眨眼睛,道:「你總該知道小藍的脾氣,他什麼都不為,為了口氣也可和人拚命的。」

  黃衣人搖頭道:「事情絕非如此簡單,只是夫人不肯相告而已,我既不知道他們為何而爭,便只有袖手不管了。」

  朝陽夫人道:「誰要你管,我自有辦法。」

  她口中雖說自有辦法,其實此刻心裡卻毫無辦法。

  說話之間,棋局已更是緊張,但這種肉眼能見勝負的比鬥,卻遠遠不及那不能眼見勝負的比鬥令人擔心藍大先生與天凡大師掌心緊緊相抵的右臂,已越來越是粗大,他蓬亂的髮頂上,也漸漸騰起一陣陣熱氣!

  而天凡大師神色雖漸漸安詳,但目光卻漸漸黯淡——目為心盲,黯淡的目光,正象徵他體內真力已大是不繼!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這兩人無論是誰輸了,在武林中都必將引起一場令人心驚的動亂。

  但在這兩人勝負未分之前,卻無一人敢隨意分開他們的右掌,只因誰也沒有這種深厚的功力!

  縱是與藍大先生、天凡大師功力相若之人,前去解圍,若稍一不慎,不但要傷了他兩人,還要傷了自己?

  時間緩緩過去,展夢白突地乾咳一聲,道:「我也要唱了!」

  朝陽夫人奇道:「你唱什麼?」

  展夢白道:「和尚可以念經,我難道不能唱曲麼?!"朝陽夫人眼波一轉,輕輕笑了起來,道:「你唱不如我唱,是麼?」她已猜出展夢白必是想以歌聲來擾亂梵唱。

  展夢白道:「夫人要唱,自然最好。」

  朝陽夫人伸手理了理鬢角,曼聲唱道:

  「碧紗窗外靜無人,低下頭來忙要親,罵了聲負心背轉身,好呀!是一半兒推辭,一半兒肯……」

  歌聲曼妙婉約,宛如豆冠少女的出谷新聲,雖是一首俚俗的小調,但在她口中唱來,卻另有撩人之風韻。

  她唱了一首又是一首,唱得她自己面容上也漸漸泛起了紅暈,彷彿已被自己的歌聲勾起了少女時的情思。

  天凡大師神色果然漸漸紛亂起來,落子下棋,又見沉吟,展夢白心頭暗喜:這一著果然奏效了。

  那知他目光轉處,卻赫然發現藍大先生目光更是紊亂,情緒更是不寧,眉目間隱隱露出一種激動之色。

  黃衣人暝目而聽,竟似乎也被歌聲所醉!

  展夢白暗道一聲:「不好!」

  他心思靈敏,此刻突然想起,朝陽夫人與藍大先生之間,本是多年情侶,只因情感糾紛,是以未成眷屬。

  如今朝陽夫人的歌聲,雖然擾亂了天凡大師,但卻更激動了藍大先生,將他帶入了少年時的舊夢!

  這一來弄巧不成,反而成拙,展夢白情急之下,突聽梵唱之聲,突然亂了起來,其中還夾有驚呼。

  接著,叱吒之聲大作,步履之聲奔騰。

  一個清脆尖銳的聲音遙遙呼道:「二妹,你在那裡?」

  朝陽夫人面色一變,頓住了歌聲。黃衣人霍然張開雙目,道:「是不是烈火夫人來了?」

  朝陽夫人點了點頭,只聽外面又是一聲呼喚:「二妹,快出來!」呼聲自遠而近,瞬息間使到了後院。

  藍大先生突地悶喝一聲,神色立刻平靜,天凡大師朗唸道:「阿彌陀佛!」目光也亮了起來!

  他兩人各自吐氣開聲,恢復了自己的定功,兩人目光凝注棋局,對外界一切擾亂,全都不聞不間!

  朝陽夫人目光望著門外,神色大是緊張,竟不敢應聲出去,展夢白心中不禁為之大奇,想不到她也有畏懼之人!

  剎那間,只見竹牆壁外紅影一閃,一個滿身鮮紅,雲鬢高挽的女子,風一般掀起垂下,火一般掠了進來。

  她眼波一閃,冷笑著道:「好呀,你跟小藍居然瞞著姐姐我,到和尚廟裡來談情來了!」

  朝陽夫人陪笑道:「大姐,你看看這是在談情的樣子麼?」

  只見這紅裳雲鬢的婦人,面容雖與朝陽夫人有幾分相似,但雙眉稍濃,目光更亮,眉宇間鋒芒畢露。

  她閃亮的眼波在眾人面上一掃,道:「縱非談情,但你們也不該瞞著我偷偷跑出來呀!」

  朝陽夫人嘆道:「小藍火燒星似的跑來找我,我怎麼來得及去通知你,大姐,你說這能怪我麼?」

  烈火夫人雙眉一挑,怒道:「他找你,為什麼不找我?」

  突地掠到雲床前,紅袖一展,便拂亂了棋子,大聲道:「你們兩個在這裡裝什麼蒜,快說話呀!」

  藍大先生、天凡大師齊地一驚,但右掌仍然緊緊相抵!

  烈火夫人眼睛一瞪,大聲道:「老和尚,你抓住小藍的手幹什麼?再不放手,我就要挨你的臉了!」

  天凡大師雙眉一皺,朗吟道:「阿彌陀佛!」

  藍大先生身子突然凌空而起,連翻叁個跟斗,方自落了下來,噗地坐到牆角的椅上,望著烈火夫人發愣。

  他唯恐自己被天凡大師掌力所震,是以撤掌收勁時,連翻叁個跟斗,方自化解了對方的勁力!

  本來極是緊張沉重的局面,烈火夫人一到,竟立刻消解於無形,展夢白見了,不禁又是驚異,又是好笑。

  他再也想不到烈火夫人這般年紀,脾氣仍然如此火暴,醋勁仍是這麼大,但除了她外,實在無人能打破方才的僵局!

  只見烈火夫人身子一轉,叉腰站到藍大先生面前,大聲道:「你去找她,為什麼不來找我?」

  藍大先生濃眉霍地軒起,大聲道:「你這專門搗亂壞事的野丫頭,我為什麼要去找你!」

  烈火夫人呆了一呆,倒退幾步,坐到雲床上,突然放聲痛哭起來,道:「好,我這麼大年紀,你還罵我丫頭?」

  藍大先生道:「哼,這麼大年紀,簡直是個小丫頭!」

  烈火夫人越哭越是傷心,道:「好,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我,我……我不如去死了算了!」

  藍大先生大聲道:「請,請!」

  語聲未了,朝陽夫人已掠到他面前,輕嘆道:「小藍,你怎能對我姐姐這樣子,豈不教人傷心。」

  藍大先生楞了楞道:「你放心,她不會去死的。」

  朝陽夫人柔聲道:「你還說,快去姐姐那裡陪禮!」

  藍大先生坐在椅上,呆了半晌,竟真的站了起來。

  展夢白看到他叁人之間的情況,不覺更是好笑,也想不到藍大先生那般倔強的脾氣,竟對朝陽夫人服貼的很。

  他暗暗忖道:「常言道柔能克剛,這話果然不錯!」

  轉念之間,只見藍大先生已走到烈火夫人身畔,拍一拍她肩頭,道:「喂,對不起,我罵錯了!」

  展夢白暗笑忖道:「這樣的口氣,也算是道歉麼?」

  那知烈火夫人居然竟破涕一笑,道:「小藍,只要你對我好些,就是罵我兩句,也沒有關係。」

  藍大先生卻已走回椅上,重重坐了下去,突然抬頭道:「喂,你方才擾亂了棋局,該不該陪禮?」

  烈火夫人伸手一抹淚痕,走到天凡大師面前,一笑,道:「老……大師,方才對不起您哪!」

  天凡大師雖然沉穆莊嚴,但見了他叁人這般年紀,行事卻仍不失童心,也不禁展顏一笑,道:「女檀越言重了!」

  但黃衣人目光中卻無半分笑意,而且彷彿甚是蕭索!他隱身在陰黯的角落中,面前淡煙繚繞。展夢白卻忍不住大聲道:「藍大先生!」藍大先生眼神一掃,仰天笑道:「好極好極,我的小兄弟與老對頭竟一齊來了,你們幾時來的?」

  展夢白口中應道:「早就來了!」心中卻不禁暗嘆忖道:「我們走入此室,他都不曾覺察,可見他方才比鬥,當真艱苦的很。」

  天凡大師亦自飄身下了雲床,台十含笑道:「十年不見俠蹤,想不到今日竟會歡然駕臨!」

  黃衣人微微拂袖,拂開了面前的淡煙,微微笑道:「只可惜在下今日來得不巧,偏逢兩位……」

  藍大先生截口大笑道:「誰說你來的不巧,你簡直來得太巧了,否則我少不得要和老和尚再鬥一場!」

  黃衣人道:「兩位如此苦鬥,難道是為了在下?」

  天凡大師長嘆一聲,道:「藍施主不遠千里而來,只是為了兩件事要來尋找老衲,第一件事……」

  藍大先生怒道:「第一件事便是為了我那孽徒孫玉佛,我與兩位別後,使到杭州去尋找於他。」

  黃衣人笑道:「只怕他早已逃了!」藍大先生道:「不錯,他不但逃了,還雇了個人要以「情人箭」來暗算於我,卻被我活活擒住。」

  他冷「哼」一聲,接道:「那知這人竟是少林弟子,只是我雖然逼問出他的來歷,也問出了他是受何人指使,卻始終問不出那「情人箭」他是自那裡得來的,我本待將他押回少林寺,那知他半途竟自盡而死!」

  展夢白、黃衣人對望一眼,只聽天凡大師長嘆道:「少林門徒,日益眾多,品流一雜,便難免良莠不齊了!」

  黃衣人接口道:「此事雖是少林弟子所為,但卻萬萬怪不得天凡大師的,藍兄怎能因此與大師動手?」

  天凡大師含笑道:「他與我動手,卻非為了此事。」

  黃衣人道:「是為了什麼?」

  天凡大師道:「藍大俠定要向老衲追問閣下的來歷,老衲不能打誑,自不能推說不知……」

  藍大先生截口道:「他若推說不知,也就罷了,只恨他說知道,卻又偏偏不肯告訴我。」

  黃衣人微微一笑,道:「於是你一氣之下,便定要逼住天凡大師與你動手,藍兄,你如此做法,不覺難為情麼?」

  藍大先生笑道:「我想來想去,實在想不出當今天下,誰有你這樣的武功,我心裡越想不出,便越是要想。」

  黃衣人緩緩道:「你永遠想不出的。」

  藍大先生嘆道:「我心裡若有一件事想不出來,當真有如芒刺在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天凡大師藹然一笑,道:「藍大俠熱心熱腸,不愧為性情中人,此刻他本人便在這裡,老衲已可脫身事外了!」

  藍大先生大聲道:「他若是不肯告訴我,我還是要問你的,即使再和你鬥上叁天叁夜,也沒有關係。」

  天凡大師微笑道:「老衲卻不願和施主鬥了!」

  烈火夫人突地站了起來,走到黃衣人身前,道:「你告訴他也就是了,何必害他著急呢?」

  黃衣人緩緩道:「說是定必要說的,但此刻卻非其時。」

  藍大先生、烈火夫人齊地脫口道:「什麼時候你才肯說?」

  黃衣人道:「在下此來,將一事交託於天凡大師後,便要帶這位小兄弟去帝王谷一行,然後……」

  他微笑一聲,接道:「我便請他將我的來歷,回來轉告各位,大約半年之內,便有消息了!」

  藍大先生雙眉軒處,大喜道:「一言為定!」黃衣人道:「言出必行!」藍大先生一拍膝蓋,道:「好!有什麼事你快些對天凡大師說吧,小兄弟,你也要快去快回,莫教我等得心焦!」

  天凡大師微笑道:「早已說過了!」

  藍大先生呆了一呆,望著黃衣人長嘆道:「想不到你竟將「傳音入密」之術練得如此精妙,連我都未曾聽到!」

  黃衣人笑道:「若是被你聽到,還能稱為「傳音入密」麼?」

  藍大先生大笑道「好好,我平生未曾服人,卻服了你了,如今我便先回宮去,靜候你的消息!」

  語聲未了,他已伸手掀起了竹簾。

  烈火夫人大喝道:「慢著!等我」

  藍大先生大笑道「你回你的家,我回我的家,等你作什麼?」向眾人微微招手,輕煙般掠了出去!

  烈火夫人大喊道「我偏要跟著你,看你怎麼樣?」說到最後一字,她火紅的衣裳已只剩下一點紅影。

  天凡大師微微一嘆,含笑道.「能在少林寺中,說來便來,說走便走的人,當今世上,只怕只有這位藍大先生了!」

  黃衣人目注著窗外,隨口道:「大師仁慈為懷,修養功深,自然不會和他爭一時之意氣。」天凡大師笑道:「此人天真未泯,雖在濁世中混跡多年,但一顆心仍純潔有如赤子,當真可愛的很!」

  黃衣人霍然回過頭來,目光凝注著朝陽夫人,緩緩道:「夫人與藍大先生同來,為何不跟藍大先生同去?」

  朝陽夫人面上,帶著一層淡淡的憂鬱,幽幽一嘆,道:「他兩人正好是一對歡喜冤家,我又何苦跟去多事。」

  展夢白呆了一呆,忍不住接口道:「夫人既然很喜歡藍大先生,藍大先生也很喜歡夫人,那麼為何……」

  朝陽夫人輕輕擺了擺手,嘆道:「小兄弟,有許多事,你年紀還輕,還不會懂得的,還要等許久才會知道。」

  展夢白道:「夫人難道是為了令姐,而犧牲自己麼?」

  朝陽夫人展顏笑道:「你錯了。」

  展夢白皺眉道:「那麼,在下就更加不懂了!」

  朝陽夫人沉吟半晌,緩緩道:「小兄弟,我告訴你,喜歡和愛是不同的,我雖然喜歡他,但我心裡愛的卻是……」

  突地長嘆一聲,垂首走向門外。

  展夢白木立地上,呆了半晌,只見朝陽夫人又自回轉了身,緩緩道:「你到「帝王谷」去,肯不肯為我做一件事?」

  展夢白道:「在下力所能及,絕不推辭!」

  朝陽夫人目光閃出一陣奇異的光芒,緩緩道:「我只要你代我問他一句話,然後……然後設法告訴我!」

  展夢白道:「什麼話?」

  朝陽夫人眼波一轉,道:「你覺得寂寞嗎?」

  展夢白又是一呆,朝陽夫人已笑道:「我要問的,就是這句話,然後,我自然會設法聽你的回音的。」

  她緩緩自懷中取出了一隻十彩的絲囊,含笑接道:「這裡面是我做的一些小東西,你拿著吧!」

  展夢白搖頭道:「在下無功不敢受祿。」

  朝陽夫人笑道:「你為我做事,我自該謝你。」

  展夢白長嘆一聲,道:「在下此刻雖答應了夫人,但在下此去帝王谷,生死難測,在下若是死了,便不能將話轉給夫人了!」

  朝陽夫人道:「年紀輕輕,怎麼就說死說活的。」

  展夢白傲然一笑,道:「死的若不是在下,便必定是那帝王谷的主人,他若死了,也就不會寂寞了!」

  朝陽夫人面色大變,道:「你為什麼要說這話?」

  展夢白沉聲道:「帝王谷主人,八成乃是在下不共戴天的仇人,他與我見面之下,必定要生死相拚!」

  朝陽夫人凝思半晌,將絲囊塞到展夢白懷裡,道:「不論如何,我送給你的東西,是絕不會收回的。」

  展夢白慨然道:「好!我收下了!他若死了,我便要將他生前答覆之言,轉給夫人,我若死了……」

  他微微一笑,道:「夫人便只好自去問他了!」

  朝陽夫人凝注著他,緩緩道:「我看的人多了,凡是能含笑而談自己生死的人,多不會死的!」

  展夢白道:「多謝夫人!」

  朝陽夫人輕輕一笑,道:「但是,他也不會死的。」她輕輕轉身,眼皮掃過眾人,輕輕飛身而去。

  天凡大師慈祥的目光,凝注著沉默的黃衣人,緩緩長嘆道:「原來她心目中的男人是帝王谷主!」

  黃衣人仍然沉默無言。

  展夢白卻接口嘆道:「看來藍大先生是用錯情了!」

  天凡大師歎道:「情之一物,最令人苦,但茫茫人世,芸芸眾生,有誰真的無情?少年人,你說是麼?」

  展夢白唯有嘆息領首,突聽黃衣人狂笑一聲,道:「用錯情的,何止藍大先生一人,小兄弟,我們走吧!」

  展夢白躬身道:「今日聆聽大師教訓,只恨來去匆匆,不能多炙慈顏,更不知何日再能前來……」

  天凡大師接口笑道:「快了快了,老衲不送了!你快去吧!」

  展夢白怔了一怔,躬身一禮,隨著黃衣人急奔而出。

  天凡大師見他們身影消失,忽然伸手輕輕一敲香爐旁的金鐘,只聽「當」地一聲清鳴!

  鐘聲還未消失,門外已來了四個身穿灰布僧袍的中年僧人,立在門外,齊地躬身道:「師傅有何吩咐?」

  天凡大師沉聲道:「無為、無心立刻整治行裝,隨時待命,隨為師下山,無妙、無機掀進來!」

  這四位中年僧人正是少林掌門座下的四大弟子,此刻聞言不禁一楞,不知道師傅為何竟會突然下山?

  但四人修為多年,立刻便恢復了恭肅之態,左面兩人躬身道:「弟子遵命!」轉身急步而去。

  右面兩人輕輕掀開了竹,垂首而入。

  天凡大師道:「為師即日便要去武當山一行,只怕要耽誤半年才能回山,寺中事務,你兩人多要小心了!」

  無妙大師鬚眉已然花白,神情最是沉穩,此刻微微皺眉,垂首道:「師傅多年未曾下山,只怕……」

  天凡大師道:「為師多年未曾下山,正要乘機去走動走動,看一看武林之中,是否又出了幾位少年英俠?」

  無機大師沉吟道:「如有什麼事機發生,弟子們都應代服其勞,師傅又何苦自己奔波呢?」

  天凡大師目光一閃,微笑道:「這件事你們都代不得勞,但卻絕無凶險,你們不必多說了,去吧!」

  第二日清晨時分,滿山鐘聲梵唱中,天凡大師已率領著無為、無心兩人束裝就道,離開少林,奔向武當。

  這位少林高僧,足跡已有十餘年未曾下山,少林寺數百弟子都不禁大為奇怪,不知道掌門師尊此番下山是為了什麼?

  崑崙山遠在邊外,連綿千里,山勢險峻雄奇,危岩絕壑,處處可見,又不是少林、峨嵋諸山所能比擬!

  萬山叢中,人跡罕至之處,一亭孤松蓋下的青石上,盤膝端坐著眉如青劍,目似朗星的展夢白!

  黃衣人立在他身畔,正以雙掌在為他按拍穴道。

  此刻四下無聲,只有風吹松濤,幽韻天成,仰視蒼天,俯視群山,令人不覺愴然而發思古之幽情!

  也不知過了多久,黃衣人突地大聲喝道:「好了!」砰地一掌,拍在展夢白背脊之上!

  展夢白雙臂一振,骨節有如連珠花炮般,發出一連串聲響,滿面容光煥發,眼神如秋水般清澈!

  黃衣人上下瞧了他幾眼,道:「你覺得體力怎樣?」

  展夢白深深吸了口氣,笑道:「從未更好過!」

  他渾身都充滿了生機活力,時時待機而動!

  黃衣人含笑道:「這半月來,我嚴密地控制著你的起居飲食,便是要將你的體力培養至巔峰,你知道麼?」

  展夢白長嘆一聲,垂首道:「前輩成全之德,在下實是……實是……」他不善巧言,下面的話竟說不出口來。

  黃衣人緩緩道:「坐下來,不要浪費精力,前面便有一場艱苦卓絕的戰爭,等著你去應付,你知道麼?」

  展夢白依言坐了下來,目光中滿是感激之情。

  黃衣人沉聲道:「帝王谷飲譽武林多年,絕非僥倖得來,你萬萬不司存有絲毫輕視之心!」

  他語聲更是沉重,接口道:「入谷路上,便已處處都是危機,入谷之後,更是殺機四伏,谷中人人俱都身懷絕技。」

  他微微一笑,道:「但我已將專破帝王谷的武功俱都傳授你,你天資絕頂,學得更是奇快。」

  展夢白道:「但在下還有些地方不能完全瞭然。」

  黃衣人道:「專破帝王谷的武功,便是武林中最高深奧的武功,你能在短短日子中學會,已大是不易了!」

  他微一皺眉,接道:「我所擔心的事,只是你太過誠直,不知能否應付谷中最最難纏的叁個人物!」

  展夢白道:「那叁個人?」

  黃衣人道:「這叁個人一個是駝背老人,其人心腸最熱,但卻最最好賭,你只要能賭贏他,他什麼事都可答應。」

  他微微一嘆,接道:「否則就只他一個人,你都不好應付!」

  展夢白道:「在下必定全力以赴!」

  黃衣人點了點頭,道:「那第二個人乃是個中年婦人,她最好鬥口,你若說得過她,她也不會留難你!」

  展夢白微微笑道:「在下雖不會吹牛拍馬,但與人鬥口,卻也未見得鬥不過別人,前輩放心好了!」

  黃衣人眨了眨眼睛,目中露出笑意,道:「好極了。」

  展夢白問道:「那第叁個人卻是誰呢?」

  黃衣人道:「第叁個難纏的人,便是你見過的蕭曼風,此人更是機靈占怪,什麼花樣都想得出來!」

  展夢白皺眉道:「此人倒當真有些難惹。」

  黃衣人道:「你若能通得過這叁人,大致已無問題,否則你拿出我的信物,他們也必定會帶你去見谷主。」

  他語聲微頓,又道:「是以入谷之後,你最好立刻將我的信物取出,那麼他們對你就不會太過為難了。」

  展夢白目光一閃,長身道:「在下這就去了!」

  黃衣人微笑道:「我也知道你心急如火,快去吧!」

  展夢白神色突地一陣黯然,垂首道:「在下此去,若是叁日之內還不回來,前輩便不必等了!」

  他突地拜倒在地,磕了個頭,轉身奔出。

  黃衣人大喝一聲:「且慢!」

  展夢白回首道:「前輩還有何吩咐?」

  黃衣人道:「我再送你一程!」山色陰黯,天風奇寒,天地間瀰漫著一片肅殺之意。

  黃衣人與展夢白走了一程,山勢更是險峻,幾乎飛鳥難渡,黃衣人道:「入山道路,你還記得麼?」

  展夢白道:「記得清清楚楚。」

  黃衣人道:「你最好複述一遍!」

  展夢白道:「專走黑石,莫踩白石,見到持劍的人像,便立刻順著劍尖所指之處轉彎……」

  黃衣人道:「還有呢?」

  展夢白道:「見了黑石上所刻之字必需從命,不得違背。白石上所刻的字,卻萬萬不可理它!」

  黃衣人頷首道:「對了!」

  他目光深沉,一字字接道:「這些話你一句都不可違背,若是走錯了一步,立刻便有殺身之禍!」

  展夢白道:「在下絕不違背!」

  黃衣人伸手一指,道:「前面便是入谷之路了!」

  展夢白順著他手指望去,只見一道飛岩,下臨絕壑,共有一條寬約七寸的獨木橋,通達對崖!

  兩崖相隔,約有五十餘丈,下面絕望深沉,雲卷霧湧,深不見底,投塊石子下去,也聽不到回聲!

  展夢白雖知入谷道路,險阻重重,但此刻見了這種險境,仍不禁為之倒抽一口冷氣,掌心涔涔冒汗!黃衣人目光一轉,道:「你此刻還有入谷的勇氣麼?」展夢白胸膛一挺,仰天笑道:「死都不怕,還怕什麼?」笑聲末了,他已躍上了獨木橋!

  只見他一步步自橋上走了過去,天風凜冽,吹得衣襟頭髮齊飛,只要稍一失足,立刻便要粉身碎骨!

  黃衣人凝神而視,已不禁看出一身冷汗。

  眼見他已走過大半,突地一陣狂風吹過,他腳步一滑,身子鬥然倒了下來!

  黃衣人驚呼一聲,頭腦一陣暈眩,那知他身子凌空一個斛斗,手掌已搭住了橋緣,全身一縮,嗖地竄到對岸!

  黃衣人暗中鬆了口氣,冷汗隨手而落,只聽展夢白在對崖招手大呼道:「前輩,在下去了!」

  身子一轉,筆直竄入黑霧深處,黃衣人眼看著他身形消失,突然肩頭一聳,有如蒼鷹般斜斜飛了起來!

  岩石深處,亦有兩條人影一閃,衝天飛起!

  叁條人影在空中微一招手,閃電般向左面飛掠而去!

  而此刻展夢白已走了一段路途!

  淡淡的雲霞飄渺中,他腳步極是小心,不敢絲毫大意,走了一程,只見前面的道路已分成兩條!

  其中一條,滿佈著白色的晶石,甚是平坦悅目,路旁種植著兩行花草,修剪整齊,香氣襲人。

  另一條黑石道路,卻曲折通向一座陰森黝暗的叢林,道路崎嶇坎珂,林中隨風吹出陣陣陰濕的臭氣!

  展夢白毫不遲疑,踏上了黑石道路,穿入暗林!

  入林越深,光線越是陰黯,但林稍卻透下一道天光,照著路上的黑石,襯得四下更宛如地獄!

  展夢白在陰暗的路上走了許久,跟前豁然開朗!

  叢林已盡,山勢漸低,一條黑石道路,筆直通達下面,道路兩旁,排列著一個個翁仲石像!

  他邊走邊看,只見這些石像有的跨馬橫刀,有的衣甲俱全,俱都雕塑得栩栩如生,鬚眉宛然!

  展夢白緩步而行,宛如走入了古代英雄的聚會中,只見這些石像有的向他露齒而笑,有的向他怒目而視。

  突見一座石像兩手叉腰,當路而立,凸睛怒目,瞪視著道路,驟眼望去,彷彿桓侯將軍復生!

  石像旁還有一具幼童之像,笑嘻嘻地仰面而視,左手斜指,右手中拿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前路不通,請君左轉!」白石黑字,字跡分明!展夢白微微一笑,聳身掠過了這座石像,筆直前行!只見前面竟是一道溪流,上架黑石小橋,橋上駭然寫著:「奈何橋」三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