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暗湧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樓裡的人在看到那一張紙時霍然長身立起,變了臉色。

    這是一紙雪箋,上面只寫著一行字:

    「天下宴席,終有散盡。還君血薇,任我飄零。」

    來人只是微微輕笑,聲音如同鬼魂一樣飄忽不定。嵐雪閣雖然不比白樓守衛森嚴,但這個人居然能夠夜探聽雪樓而不被察覺,這種身手已經是令人驚駭不已。

    「是誰?」她厲聲問,摸索著站起來,朝著聲音來處走過去——因為驚惶,平日在閣裡如履平地的她踉蹌走著,幾次幾乎被書架撞到。然而,每一次在靠近的時候,那個聲音忽然又遠離了,悄無聲息,宛如一個鬼魂。

    她戰慄不已,壓低了聲音:「你……到底是誰?」

    黑暗中的人影在冷笑,藏在林立的書架背後,影影綽綽,聲音飄忽:「我是世上唯一知道你的秘密的人——十五年前你們謀劃了什麼,除了這宗卷上的七個人,可能就只有我知道。而且,我更知道這幾年來,你一直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那樣的話,宛如毒刺,一根一根在她心底冒出來。

    冷靜自持的女子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懼,失聲:「你是誰!你怎麼可能知道?」

    「無論什麼樣的事,都不是天衣無縫。」那個人的聲音低沉,「趙總管,瞞了十幾年,終究是瞞不住的——就如你的眼睛一樣,遲早,還是會看不見的。」

    趙冰潔的手猛然一顫,幾乎站不住身子。

    「在洛水的酒館裡下毒的,難道是你?」她喃喃,思路漸漸清晰,「你是誰?」

    「不錯。是我。」黑暗裡的人微笑,聲音平靜冰冷,「至於我是誰,這並不要緊。重要的是,我沒有直接去找蕭樓主,而是先來找了你——你應該知道這其中的區別。我正在給你最後的機會,而你,必須要做出選擇。」

    趙冰潔不再試圖靠近那個聲音,踉蹌著扶住了書架,低低喘息。

    「和我合作沒有什麼不好。你看,我已經替你廢掉了那個蘇微——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嗎?」黑暗裡的人冷笑,一字一句,說出直刺她心底的話,「當日,你不是故意隱瞞了資料嗎?梅景瀚的武功更在大當家梅景浩之上,這一點,就算天下沒有幾個人知道,趙總管不可能不知道吧?你派蘇微過去執行任務,又不告訴她真相,不就是想借刀殺人嗎?只可惜,血薇的主人武功卓絕天下,竟然並沒有被梅景瀚所殺,還活著回來了。」

    「你……」她凝視著黑暗深處,戰慄不已,「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世上本來就沒有永久的秘密,」那個影子在微笑,虛幻如耳語,「你以為殺光了世上所有知道你的秘密的人,從此就可以脫胎換骨?就能成為他最信任最依賴的人,永遠留在聽雪樓陪著他?」

    「……」趙冰潔沒有回答,扶著書架垂下了頭,手指微微發抖。

    「我想,你心裡可能還做著白日夢,以為只要洗脫了過去,就可以留在他身邊,或許,還能成為他的妻子,對不對?」那個人的聲音犀利而殘忍,「只可惜,你沒有想到,蘇微會忽然到來。她有血薇,有著你所沒有的一切,一來就奪走了所有人的注意!」

    趙冰潔說不出話來,微弱的呼吸在黑暗裡漸漸急促。

    那個影子在低低冷笑:「如今你還有什麼指望呢?你這樣一個孤女,是怎麼也無法和血薇的主人相比的,十幾年的苦心經營不過是一場空,你很快就要什麼都沒有了——呵,如果再讓蕭停雲得知了你真正的身份,恐怕你連……」

    「好了,不要再說了!」她厲聲打斷了他,全身劇烈地發抖。沉默了片刻,忽地冷笑起來,開口:「讓我來猜猜,你想要的是什麼?」

    「我想你應該已經猜到了。」那個人微笑,「趙總管一貫聰明。」

    她沉默了很久,蒼白的臉上沒有表情,瓜子臉藏在陰影裡,尖尖的下頜不停微微顫抖。許久,才道:「你想要的,和十幾年前天道盟他們想要的是一樣的吧?」

    黑暗裡的影子在微笑:「趙總管果然聰明。」

    「要毀掉聽雪樓,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趙冰潔冷冷道,「幾十年來,從高夢非池小苔,到拜月教天道盟,多少人試過了?還不是都全部失敗——不管你是誰,面對著夕影刀和血薇劍,從不會有太多的勝算。」

    「我知道刀劍聯盟的可怕,不用你的提醒。」黑暗裡的人微笑,「那麼,如果以你我,再加上風雨組織的力量呢?」

    她猛然一震,再也止不住心中的驚駭:「什麼?你還能支配風雨組織?」

    「這有何難。自從十幾年前秋老大離開後,風雨經過幾次內部權力變更,如今已經成了只要有錢,誰都可以雇用的殺手組織了。」黑暗中的人笑道,「偏偏,我有的就是錢。」

    他語音輕慢,卻有一種傲然於世的不容置疑。

    「你到底是誰?」趙冰潔只覺不可思議,這一刻,她才恨自己的眼睛看不到,喃喃,「像你這樣的人,如果身處江湖之中,我不可能從來不曾留意到!你究竟是誰?來自何方?」

    「呵,我本來就不是江湖中人,你自然從未見過我。」那個人笑了,「選擇和我合作是明智的,也是唯一的一條生路。」那個人在她耳邊輕聲微笑,抬起手指,輕柔地撫摸著她的雙眼,低聲:「甚至,等你做到了這一切,我可以讓你重見光明也未可知……」

    趙冰潔忽然感覺眼皮上有細微的刺痛,似乎有兩根針在一瞬間刺破了她的眼皮。她失聲驚呼,用盡全力掙扎,然而那雙冰冷的手扣住了她後頸的大穴,一股極其詭異的內息透入,瞬地將她的奇經八脈凍結,整個身體無法動彈。

    她看不見他的臉,雙眼在他指尖下微微顫抖。

    那個人的手指從她的雙眼上移開,有一道幾乎看不見的碧綠色從對方的手中蜿蜒而出,無聲無息地注入了她的眼眸,然後如同一滴水一樣散開。

    「我在你的眼裡種了蠱,等你替我除去了聽雪樓,我就替你取出。」那個人在她耳邊輕聲道,「否則,你就等著蠱蟲慢慢入腦,品嘗將你一分分啃食的滋味吧!——到時候,你也不會死,只會成為一個智力連三歲嬰兒都不如的癡呆而已。」

    趙冰潔微微戰慄了一下,咬住嘴角,沒有說話。

    「我不能殺他,」許久,她一字一字地開口,「我做不到。」

    「我知道,你寧可自己死也不會去殺蕭停雲,是嗎?」那個人卻並沒有憤怒,輕微地笑了一聲,「放心,我不會勉強你的——但是,蘇微就不在此列了對吧?」

    「……」她沒有說話,覺得面前這個人宛如惡魔一樣洞徹人心。

    「把這一顆藥,下到蘇微的茶裡。」那個神秘人將一粒藥丸放進了她的掌心,「放心,這藥無色無味,而且發作後不會在人的身體裡留下絲毫痕跡,絕不會連累到你。」

    她下意識地握住那一粒小小的藥丸,手指微微發抖。

    「你想自己死,還是讓她死了?」那人低下頭,在她耳畔輕聲,「這個問題,其實根本不需要問吧?何必猶豫呢?——讓她去死,蕭停雲不會發覺是你幹的,此後,你就又是他身邊最重要的女人了。」

    那個人的聲音細微而邪魅,如同魔的低語。

    她嘆了口氣,似是屈服一樣低下了頭,將那一粒藥握在手心,喃喃:「我做完了這件事,你就會給我解藥?有這麼容易?」

    「當然沒那麼容易。」那個人輕聲笑了一笑,「這個蠱蟲,得在聽雪樓滅亡後才能從你身上取出——不過,或者我能治好你的眼睛,讓你先嘗到一點甜頭。」

    趙冰潔沉默著,許久才點了點頭:「好。」頓了頓,她抬起空洞的眼睛,似是在審視那個人:「不過,既然是要殺蘇微,你為何不當初就一次把毒下足分量?何必又要藉我之手,弄得那麼麻煩?」

    「你知道什麼?」那個人笑了一笑,「我怎麼能讓她那麼輕易就死了?」

    他的聲音冰冷而飄忽,這短短的一句話裡面蘊藏著刻骨的惡意和仇恨,竟讓她顫了一下,畏懼之意油然而生。

    「你是拜月教的人?」她終於忍不住說了出來,「還是天道盟的?」

    「這你就不必問了。」那個神秘人冷然回答,將手掌覆蓋上她微涼的眼皮,輕輕按了一按,低聲,「蠱我已經種下了。敬候佳音。」

    那個人最後說了一句,然後穿過牆壁,彷彿是幻影一樣憑空消失了。只留下趙冰潔一個人站在黑暗裡,手指握緊了那一粒藥,如同握住了一粒火炭,全身微微發抖。

    三月的夜,猶自寒冷。外面細雨簌簌,打在窗外新抽出的嫩葉上。而緋衣樓裡侍女們都退下了,蘇微獨自坐在燈下,捲起袖子,看著自己袖中的一雙手臂。

    她的手很瘦,腕骨伶仃,小臂纖細得可以看到皮膚底下的淡藍色血脈和微微凸出的肘骨——然而,這樣一雙纖細蒼白的手臂上,卻密佈著可怖的傷痕。

    從手腕到手肘一列密佈著的,是烏青的六處印記,那是梅家的玉笛梅花留下的傷痕——那一次,奉命追殺的她遇到了伏擊,被梅家的二當家幾乎廢了這一條手臂。而在烏青之上,卻還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碧色。那種青色彷彿是活的,在雪白的肌膚下蠢蠢欲動,想要順著血脈蔓延開來,卻被十八支埋入肌膚的銀針生生釘住。

    那,就是日前剛種入她體內的碧蠶毒。

    「蘇姑娘,現在我把毒逼到了你的手腕以下,用銀針封穴,可以暫時止住毒性蔓延。但你不能再動用內力,否則內息一動,氣脈流轉,這碧蠶毒就會脫出控制。」墨大夫臨走前的話縈繞在耳邊,「等拿到霧露龍膽花,把毒徹底拔除,姑娘才能再度握劍——在這之前,每次拔劍,就是離死近了一步!切記,切記。」

    她坐在黑暗裡,定定看著自己的這一雙手,再看看橫放案頭的血薇劍,心裡微微一冷——這種毒的解藥,只生長在天之涯的滇南霧露河上,路途遙遠,而時間只有三個月。如果三個月之內拿不到解藥,她這雙手,豈不是真的廢了?

    她微微抬起手,輕撫著案邊的血薇劍。

    那把絕世神兵藏在劍鞘中,然而卻彷彿知道主人的心意,低低起了一陣鳴動。

    「我教你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你配得上這把血薇!」姑姑的話從記憶中浮起,響徹腦海——原來,她的一生,只是為了和這把冰冷的神兵相配?那麼,如今廢了一身武學,是否連這把劍都不配拔出了呢?

    蘇微長長地嘆息了一聲,收回手,下意識地摸著耳畔盈盈搖晃的翡翠墜子,微微出神。忽然間彷彿覺察到了什麼,她一顫,急急低下頭,將那一枚耳墜解了下來——果然,右側那顆翡翠的白金扣上裂開了一個細微的缺口,直指耳後的風池穴方向!

    她看了一眼,便知道這竟是日前的那一輪交手裡被夕影刀的刀意所割傷留下,不由得心中大震,霍地站起,走到窗口望著燈火依舊通明的白樓——原來,當日他畢竟是手下留了情,不曾全力施展。

    其實仔細想想,停雲的武功源自於雪谷老人一脈,乃是池小苔親授,又融合了樓中四位護法的所長,如若真的交手,她何嘗就能如此輕鬆地勝過他?他只是故意藏拙認輸、不願展露真正的身手吧?

    是否對於自己,他一直也是有所保留?

    「告訴樓主我不舒服,不方便見他,請回吧。」

    隔著帷帳,她吩咐侍女,聲音淡漠。

    自從中了毒後,她臥病在緋衣樓,找各種藉口把前來探視的人擋在了門外。其中,也包括了蕭停雲——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願意見他,只是看到他如此殷勤地每天前來問候病情,心裡就有無端的猜忌和厭惡。

    彷彿,他來關心問候的只是那把血薇劍,而不是自己。

    或許被拒絕得多了,這兩日,蕭停雲漸漸地不來了。來得多的,反而是趙總管。那個盲眼的孤女深得樓主信任,也被聽雪樓上下所敬重,十幾年來主持樓中大小事務,從無一次失算,對她這個新來的聽雪樓主人更是恭謙親切,沒有一絲一毫的失禮。

    然而,不知道為何,一看到那雙沒有神采的眼睛,她就覺得全身不自在。

    第一天趙冰潔來的時候,她還勉力客氣寒暄了幾句。然而第二天她再來的時候,她便再也沒有耐心,只是點了點頭,卻不說話。對面坐著的趙冰潔也就沉默著。窗子半開著,然而緋衣樓裡的空氣似乎都停滯了,侍女們在一邊,沒有一個人敢開口說話。

    日影漸漸西斜,眼看著爐中的龍涎香也燃盡了,侍女彷彿得了大赦一樣,低低說了一句「奴婢下去換新的來」,便躡手躡腳地退了下去,另一個則道「這茶涼了,奴婢去換一壺新的來」,急忙也跟著下了樓。

    樓裡只剩下了她們兩個人。蘇微斜倚在榻上,趙冰潔坐在對面的椅子裡——雖然沒有任何東西橫亙在兩人中間,空空蕩蕩,卻彷彿隔了千山萬水。

    「公子這幾日一直很擔心你。」終於,趙冰潔開口了,打破了這難難捱的沉默,「蘇姑娘為何不願見他呢?」

    蘇微沒想到她會直截了當地問到這個問題,眼神也忽地凝聚如針。懷中的血薇輕輕一動,似乎如昔日遇到勁敵一樣,躍躍欲試。

    「總管連這事也要操心?」她忍不住冷笑,「不怕太耗心力了些。」

    「蘇姑娘來樓裡,也有十年了吧?」趙冰潔輕聲道,似是無限感慨,「時間過得真快。十年前,冰潔的眼睛還能依稀看到一點光——如今雖然看不到了,但對有些事,卻還是心知肚明。」

    蘇微忍不住轉過臉來看著她:「什麼事心知肚明?」

    「蘇姑娘對公子的心意。」趙冰潔微笑著回答。

    蘇微霍然變了臉色,從病榻上撐起身體來,死死地看著這個端莊地坐在房子另一頭的女子,眼神複雜地變了幾變,脫口低叱:「胡說!」

    「有些事,並不需要用眼睛去看。」趙冰潔的聲音依舊平靜溫柔,「十年前,冰潔第一次遇到蘇姑娘時就明白了,在公子心中,您是多麼重要和無可替代——可是,這麼多年來,為何蘇姑娘對公子卻忽冷忽熱、若即若離?」

    「……」蘇微沉默著,看著這個微笑的盲眼女子,只覺心頭有一股怒意漸漸瀰漫,無可抑制,忍不住冷笑了一聲,「是嗎?是真的不明白,還是假的不明白?」

    她的聲音冷峭而鋒利,如同瞬間出鞘的血薇,令一直帶著微笑的女子震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瞬地僵硬,沉默下去,手指不易覺察地握緊。

    「不會是因為冰潔吧?」許久,端坐著的女子笑了一聲,語氣恢復了平靜,「冰潔來樓裡比蘇姑娘早了四年。承蒙老樓主眷顧,一直在聽雪樓寄居,以殘疾之身為公子效犬馬之勞而已——蘇姑娘若是因此起了什麼芥蒂,冰潔真是百口莫辯。」

    「……」蘇微看著這個人,心緒起伏。有許多話想說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就如同雖然手握血薇利劍,卻不知如何刺下第一劍一樣。

    這個女子,看似端莊又溫柔,說出的話卻是如此陰柔狠毒又滴水不漏。

    「蘇姑娘是血薇的主人,和公子是天生的一對。」趙冰潔柔聲細語,「這十年來,冰潔持身嚴謹,侍奉公子也從未有逾矩之處,還請蘇姑娘千萬別因此心存芥蒂。」

    她的聲音溫柔,一字一句都婉轉動聽。

    然而聽著這樣無懈可擊的回答,蘇微心中的厭煩和怒意卻一層層地洶湧而來——是的,十年前,當她來到聽雪樓時,這個女子已經在樓裡生活著。當蕭停雲從風陵渡把她帶回樓裡時,一路上,他提及的都是她的名字,眼角眉梢帶著溫柔和寵溺。

    ——在遇到血薇之前,他的身邊,竟然已經有了一個女子!

    這個心結從最初便開始種下,從未隨著時間淡去。

    十年來,她為他征戰四方、殺戮天下,然而他們之間卻始終隔著一個無形的影子——相比起她卓絕天下的劍術,作為總管的她雖然是個盲女,在樓中的地位也是無可或缺。很多時候,很多場合,他都帶著她出現,相處的時間比自己還長。

    他看向她的眼神是無法掩飾的,一如他最初提到她的語氣。

    這樣的心結,層層疊疊累積,已經沉澱成為魔障,此刻在病中被人惡意地觸及,一瞬間便膨脹起來,令她多年來的冷靜瞬間崩潰。

    「怎麼,趙總管這麼想消除我心裡的芥蒂嗎?」聽了半晌,終於想到了該怎麼回答,她的嘴角沁出一絲冷銳的笑意來,打斷了她的話,「我倒是有個方法。你想聽嗎?」

    「當然。」趙冰潔頷首,「只要蘇姑娘能……」

    蘇微再度打斷了她,冷冷:「趙總管今年能出閣嫁人嗎?」

    「什麼?」趙冰潔猛然愣住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總管今年已經二十九了吧?早已經到了摽梅之期,還留在樓裡,難免會落人口實。」蘇微語音冷而銳,如同利劍一劍劍刺下,帶著冷笑,「趙總管既對樓主無心,又不想別人心有芥蒂,不如我讓樓主今年就為你擇個佳婿如何?」

    「……」趙冰潔深深吸了一口氣,沉默著,臉色慘白。

    「怎麼,不肯?——我就知道總管是不肯的。」蘇微側頭看著她,輕聲笑了起來,似乎心裡的憤怒再也無法壓制,忽地厲聲,「好了,讓我安靜一下行不行?這麼多年了,你是個瞎子,就當別人也是瞎子嗎?」

    趙冰潔身體微微一晃,卻壓住了聲音:「不知道冰潔哪裡做錯了?」

    「你?你沒有錯——只是你壓根不應該存在,」蘇微握緊手裡的血薇,在病榻上沉默了一瞬,幾經克制,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了,一字一字,「聽雪樓是人中龍鳳的聽雪樓,是血薇夕影的聽雪樓!壓根就不該有你這樣的人存在!」

    她的聲音鋒利無比,似血薇殺人從不留餘地。

    趙冰潔猛然一震,臉上笑容盡失,唰地蒼白得毫無血色。蘇微看著她的表情,心中略微覺得快意。木然坐著的人張開顫抖的嘴唇,似是要說什麼,卻又終於忍住。

    「蘇姑娘有血薇在手,自然是任何人也無法相比,也無可取代。」沉默片刻,趙冰潔空洞的眼神裡掠過一絲歎息,輕聲道,「若是蘇姑娘真的不放心,冰潔今年便自請出家、離開聽雪樓,如何?」

    「……」蘇微被她這樣的回答凝滯了一下,然而仔細一想她的第一句話,卻心中一痛——她在暗示自己是因為血薇而獲得他重視的,沒了血薇,就什麼也不是了!是不是?

    這是她內心深處最大的疤痕,這個女子卻揭得若無其事。

    「不必如此楚楚可憐了,出什麼家呢?」她冷笑,低頭看著自己佈滿了銀針的雙手,「三個月後說不定我就毒發身亡了,到時候,誰還會來為難趙總管你?」

    說到「毒發身亡」四個字的時候,趙冰潔的眼神微微變幻,剛要說什麼,只聽樓梯上腳步響,卻是侍女們捧著香爐和茶具重新返回。兩人停止了話語,重新陷入了之前那樣的沉默,看著侍女們擺放香爐和布茶。

    「這是什麼茶?聞起來倒不錯。」趙冰潔恢復了鎮定,微笑著問倒茶的侍女。

    「是今年明前採摘的洞庭碧螺春,」侍女恭謹地回答,將瓷壺奉上,「當時一共得了三瓶,總管特意吩咐了要給蘇姑娘留一瓶。」

    趙冰潔拿過來在鼻子下聞了一聞,點頭,道:「果然不錯。居然如此甘甜清香……這茶卻是連我自己也沒喝過。」

    蘇微看著她在那裡沒話找話地寒暄,心中越發煩躁起來。

    「來,」她驀地開口,語氣不善,「給趙總管看茶。」

    看茶之後,便是送客了。

    侍女知道這幾日蘇姑娘脾氣多變,小心翼翼地給總管倒了茶。然而趙冰潔臉上還是帶著微笑,只是喝了一口茶,輕微地嘆了口氣:「果然好茶……極淡,卻回甘深遠。人生不也一樣嗎?撐過了苦境,好日子在後面。」

    榻上的女子只是無聲冷笑,不再理睬來客。於是她徑直站了起來,笑道:「你們幾個,要好生服侍照顧蘇姑娘,知道嗎?」

    「是。」侍女齊齊行禮。

    盲眼的女子自行離開,從樓梯上走了下去——在聽雪樓中居住了十幾年,內內外外每一處地方她都已經瞭如指掌,所以儘管看不見,卻無須別人攙扶。然而這一次,她卻走得有些急促,在轉角處居然算錯了樓梯級數,猛地一個趔趄。

    「趙總管!」侍女們忍不住驚呼。然而她卻無聲地扶著牆壁迅速站起,重新挺直了肩背,慢慢地走了開去——背影單薄,肩膀挺直,頭也不曾回一下。

    趙冰潔沒有回頭,生怕一回頭,就會壓不住心中的那種波瀾洶湧,撲回去阻止即將發生的事情。她只能咬著牙,一步一步往下走,心緒如麻,雙手微微發抖,指尖冰冷如雪。

    手心已經空了。

    那一粒毒藥,已經悄然融入了那一壺碧螺春。

    「快進去吧,」背後傳來侍女們的聲音,轉身入內,「蘇姑娘起了,正想喝茶呢!」

    那一天,從緋衣樓回到嵐雪閣的路,似乎分外漫長。

    趙冰潔走了一整天,居然還是沒有走回去。直到日暮,侍女們才在花園深處沒有路的竹林裡找到了總管。當時她神情恍惚,臉色蒼白,筋疲力盡,從地上的足跡來看,她已經在這個小小的竹林裡來回走了十幾遍。

    「居然迷路了……」她喃喃地對侍女那麼說,「一件小事而已,不要驚動樓主了。」

    「是。」所有人都心中暗暗納罕,卻不敢說什麼。

    她被送回了嵐雪閣,當晚卻一反常態,要求侍女在閣中點起了所有燈燭——她在黑暗裡已經久居,每一刻都在生死邊緣。然而不知為何,從未覺得有這一刻的恐懼。她甚至無法獨自再一個人待在黑暗裡,哪怕眼睛早已看不到一絲光芒。

    緋衣樓那邊也已經入睡了,沒有絲毫燈光。

    趙冰潔一整夜沒有成眠,在深宵不息的燈火下獨自等待。然而,直到天亮,緋衣樓裡也沒有傳出驚呼,一直安安靜靜,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

    莫非,她終歸沒有喝那一壺茶?

    她忐忑不安地想著,只覺手心裡都是細密的冷汗,不知不覺睡去。

    這一覺睡到了日暮,醒來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沒有驚叫,沒有中毒,沒有絲毫意外發生。趙冰潔恢復了鎮定,無須人攙扶便去了白樓裡。蕭停雲還在那裡處理樓中事務,忙碌中見她過來只是抬頭打了個招呼,一如平日。

    她在那裡坐了片刻,沒有感受到絲毫異樣,便獨自回來。路過緋衣樓時她停頓了一下,還是壓抑住了再上去看看的心,一個人穿過花園走了。

    連續三天過去,什麼都沒有發生,而那個神秘的影子也沒有再度出現。

    她坐在黑暗裡回憶著那一幕,竟然有略微的恍惚感,不知道那個人、那一粒毒藥真實地存在過,還是自己多年來壓抑導致的心魔。

    應該是幻覺吧?這世上,本不該有任何活人還知道那個秘密。

    然而,第四日,還沒有醒來,便聽到侍從急報,說蘇姑娘不好了。

    趙冰潔從噩夢中一驚坐起,臉色慘白。

    「聽說今天一大清早起來,不知道怎麼的,蘇姑娘手上被封住的穴道上的銀針忽然跳了出來!手上的毒整個擴散開來,再次透入奇經八脈——真是奇怪,之前明明都用銀針封死過了,這幾天也沒有任何異常,為什麼忽然間就變成這樣?」

    趙冰潔身體微微晃了一下:「那……蘇姑娘如何了?」

    侍從舒了口氣,道:「還好,墨大夫已經趕過去了,應該能控制住病情吧?」

    她一顆心提起來又放下來,恍惚之間,只覺得呼吸都有些凌亂——那一顆毒藥竟然直到三天之後才發作,而發作起來又並不致命。那個神秘人心機深沉,藉此免除了她的嫌疑。只是,那人到底又是做何打算?

    她咬著牙,扶著侍從一步一步地走上了緋衣樓。

    「蘇姑娘這次毒發,實在是非常詭異,老朽也不能解釋為何銀針封穴忽然失去了效果。」還沒進門,就聽到了墨大夫的沉吟,神醫竟也是束手無策,「如今看來,蘇姑娘的性命暫時無憂,但毒素這次再度擴散,剩下的時間便比三個月短了更多。只怕……」

    「只怕如何?」蕭停雲的聲音有無法掩飾的焦急。

    「只怕目下只有兩個選擇了——」墨大夫嘆了口氣,看著榻上臉色蒼白的蘇微,有些不忍,「第一,如果能在一個月內拿到解藥,還來得及救回姑娘一命。」

    蕭停雲沉默下來,臉色凝重。

    從洛陽到滇南,迢迢數千里。哪怕什麼都不乾,來回一趟也要接近兩個月的時間,更何況要千里迢迢去取藥?這點時間,萬萬是來不及的。

    「第二呢?」他抱著一絲希望開口問。

    墨大夫看著他們兩人,目光冷亮如刀,一字一句:「第二,立刻準備刀藥,趁著毒還沒有擴散到全身,將蘇姑娘的雙手都截掉!」

    「……」那一刻,門內外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趙冰潔推開門的手僵在了那裡,說不出話來。

    「老朽不是說笑,的確只有這兩個法子了。」墨大夫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蕭停雲又看了一眼蘇微,「望樓主和蘇姑娘好好考慮,早做決定。」

    他轉頭看著病榻上的蘇微,道:「雖然老朽盡力再度以銀針壓制,但這毒還是會以每日向心脈處上升一分的速度擴散——若能早一日決定,毒擴散得少一些,截掉的手臂便短一些。若等到了一個月之後,那……」

    神醫說到這裡,搖了搖頭。

    ——若等到了一個月之後,這兩隻手臂便是齊根切斷,也救不了她的命了。

    「真的沒其他法子了嗎?」蕭停雲開了口,聲音略微發抖。

    「以老朽的醫術,是找不到其他的解決之道了。」墨大夫嘆息——如今江湖上,墨白乃是首屈一指的神醫,連他都說沒有法子,那更不可能有人還能找到第三條路。聽到這樣令人絕望的回答,蕭停雲沉默下去,指尖微微發抖,顯然心中也是掙扎憤怒到了極處。

    「好。我知道了。」最終,他只是說了這麼幾個字,「有勞墨大夫了。」

    白髮蒼蒼的神醫起身告辭,卻在門口遇到了趙冰潔,只是看了一眼,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趙總管的氣色怎麼如此不好?讓老朽把把脈如何?」

    「一夜沒睡好而已。」她勉強地笑笑,「不勞墨大夫費心。」

    當墨大夫離開後,房間裡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趙冰潔在門口看著裡面的兩個人,蕭停雲轉頭看著病榻上的蘇微,蘇微卻不看他,只是垂著頭凝望著手中的血薇——那一把絕世名劍握在她蒼白中透出慘碧的手裡,顯得分外的妖異。

    許久,蘇微嘴角動了一下,露出一個冷然譏諷的笑容:「還記得我在洛水邊和你說的話嗎?那時我說,真恨不得能斬下這隻手來,看看沒了手臂的我還是什麼樣……沒想到,還真是一語成讖。」

    「別胡說。」蕭停雲喝止。

    「這把劍下已經足足死了兩百人了,如今以我之血祭奠亡靈,也是理所應當。」蘇微卻是冷笑,手指微微一動,唰的一聲,血薇躍出了劍鞘,寒芒四射,「若是我這雙手真的要被斬斷,也得由血薇來斬!」

    蕭停雲猛然扣住了她的手腕:「不行!」

    「怎麼,那你是想讓我死嗎?」蘇微看著他,眼裡卻有一種痛快的笑意,言語放得極其鋒利,似想在他波瀾不驚的心裡刺下刻痕來,「我如果死了,你一樣留不住血薇。」

    他的手顫抖了一下,卻沒有放開手。

    「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不到最後,怎能放棄?」蕭停雲壓低了聲音,一字一句,「阿微,對手極其惡毒凶險,我們得並肩打這一仗,一直到最後一刻!」

    她震了一下,眼裡的譏誚漸漸散了。

    蕭停雲站了起來,看到一旁的趙冰潔,皺了皺眉頭:「冰潔,去白樓召集所有人,好好商量一下對策。時間已經不多了!」

    「是。」她微微一顫,低下了頭。

    「阿微,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他回過頭低聲安慰,輕輕拍了拍蘇微的肩膀,「放心,無論如何聽雪樓都是你的家——我在你姑姑面前立過的誓,從來不曾忘記。」

    「……」蘇微握緊了那把血薇,望著他們兩個人並肩離開,微微出神。

    那把神兵在她手心低低吟動,冷光四射,似乎想要告訴她什麼。蘇微沉默了許久,輕輕嘆了口氣,俯下身,將臉頰貼在了冰冷的劍鞘上,合上了眼睛,聽著鞘中長劍的低吟。

    那一刻,她想起了中毒那夜在洛水旁不曾和他說出口的話——

    「再見。」

    是的,那一日,她便已經下定決心,要和他告別:離開他,離開江湖,離開聽雪樓,也離開那一對「人中龍鳳」的陰影——她只是蘇微,她要離開這不屬於自己的地方,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不再被任何人、任何事影響和左右。

    她不是舒靖容。血薇的主人,應該能決斷自己的生活。

    這,才是她最大的願望。

    十年了,在一場又一場的大醉、一場又一場的殺戮中,她其實早已有了這個決定。和他去酒館裡小酌,原本也只是為了和他把那句話說明——只是不知為何,在看到那一雙重瞳時,她便再也沒有勇氣說出離開的字眼。

    如果她在那一刻死去就好了……如果真的死去,此刻的她便不會繼續困於這個網裡,看不清楚重瞳深處的心思,卸不下心頭的重擔。

    可是,她偏偏活下來了,卻又活得如此絕望而狼狽。

    一個月後,如果滇南解藥不到,她一身絕頂的武功便從此作廢,雙臂被斬,成為廢人,再也無法做這把血薇的主人,也無法對聽雪樓有絲毫的用處——到了那個時候,他又會怎樣呢?

    她不敢想象。

    蘇微獨自在緋衣樓裡默默坐了很久,聽著外面的人聲,凝望著黑夜裡白樓不熄的燈火。她知道,此刻,整個聽雪樓都在為自己忙碌。

    不,應該說,是在為保住血薇而忙碌的吧?

    她忽然發出了輕輕的冷笑,在暗夜裡如同風送浮冰。彷彿下了什麼決心,提起筆,在書簡上寫了幾個字,將紙輕輕壓在了硯台下,然後站起身,如同一隻夜行的白鳥一樣掠出了室外,沒有驚動外面正在忙碌的侍女。

    離開的那一刻,她聽到血薇在劍鞘中長吟,如同無望的呼喚。

    「再見了。」她在冷月下低聲喃喃,並沒有回頭。

    白樓裡的人在看到那一張紙時霍然長身立起,變了臉色。

    這是一紙雪箋,上面只寫著一行字:

    「天下宴席,終有散盡。還君血薇,任我飄零。」

    蕭停雲只看得一眼,便扔下了手裡的所有文書,飛身掠下樓去,甚至來不及叫人備馬。只留下趙冰潔一個人站在空蕩蕩的白樓裡,走到窗邊,凝望著他消失的方向,眸子空茫,臉上的表情變得莫測而深沉。

    這個血薇的主人,和前任主人一樣,還是如此倔強決絕——不願自己成為別人的累贅,不願讓別人來決定自己最終的結局,終究還是不告而別了嗎?

    那樣一來,倒是省了自己的事兒呢。

    難道,這就是那個神秘人要的結果?

    她在暗夜裡憑窗遠望,其實眼裡根本看不到太多的東西,只是一片的黑、黑、黑……黑得宛如她從出生以來一直籠罩著的命運。

    「你做得很好。」忽然間,她聽到有人說話,語氣飄忽莫測。

    「是你?」她失聲驚呼,往後退去,手迅速地往袖子裡一探,握住了早已準備好的短刀——這個人到底是誰?居然進出聽雪樓如同無物!天下之大,又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高手存在?或者,是因為聽雪樓裡存在著內奸?

    然而,她剛一動,一隻手便按上了她的眼睛,快得不容躲避。那隻手冰冷而柔軟,似乎沒有實體,輕輕按著她的眼睛。她頓時全身僵硬,不敢再動。

    「我說過,只要你做到了,就還給你光明。」那個神祕的聲音在耳邊道,虛無得如同一吹即散的煙,「這是給你的獎勵。」

    有什麼東西被塞進了手裡,是一個細細的長頸玉瓶。

    「這裡有一顆藥丸,在滿月的子夜,用露水服下去,你就能獲得正常人一半的視力了。」那個人低聲道,「之後還要服三次藥,才能徹底解毒。只要聽我的吩咐,等聽雪樓滅亡之後,你就能重獲新生——連你身體裡的那種毒,也能解除。」

    趙冰潔身子一震,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來。

    怎麼可能?她身上那種叫作「吸髓」的毒,已經種下了十幾年,如纏身的惡鬼,片刻不曾離開。這麼多年來,她背負著巨大的折磨,不敢告訴任何人,也不敢向樓裡的墨大夫問診,只能自己一個人在古卷典籍裡窮盡心力尋找解毒的方子。然而,以她的聰明和能力,卻無論如何也找不到解毒方法。

    十幾年來,那種毒一步步侵蝕她的身體,每個月發作都生不如死——世上能解這種毒的人都已經死了,而她,卻每個月都要死一次!

    「你究竟是誰?」她愕然,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震驚,「為什麼會給我解藥?你……你為什麼會有解藥?你到底想做什麼!」

    「問這麼多幹什麼?」那個聲音卻輕聲冷笑,「我要殺你,易如反掌。但,我卻希望你能活著重見光明——這一份禮物,難道你不想伸出手去接嗎?」

    一句話未畢,那聲音已經如同煙霧一樣裊裊消散在空氣中。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接住了那個玉瓶,握緊,指尖微微戰慄。

    蘇微的離去是如此突然。等蕭停雲策馬趕到洛水時,已經是深夜,四野一片漆黑。酒館早就打烊,隔著門板,只看到裡面有一燈昏黃,並無一個客人。

    「阿微!阿微!」他縱身下馬,衝到渡口上狂呼。

    洛水靜流,江面寒風呼嘯,黑沉沉一片,依稀只見水天交界處有一葉孤舟遠去,竟是再不能追及。隱約間,不知是不是幻覺,他竟然彷彿看到那個離去的人在船頭回首一笑,眼神明亮如劍,一如他十年前初見她之時。

    蕭停雲緊握著那把血薇站在空無一人的渡頭,望著黑暗中隨波而去的小船,忽然間爆發出一聲低喊,憤怒地將劍重重拍在了一旁的樹上。

    是的,終究是晚了!這一切,都已經脫出了他原來的預計和安排!

    樹木重重一顫,轟然碎裂。

    枯葉漫天而落,如同紛揚的雪。

    店裡睡覺的小二被驚醒了,小心翼翼地將窗子推開了一條縫,不由打了個寒戰——外面這個人,不是前幾天和那個姑娘來這裡喝過酒的公子嗎?當日那個姑娘在這裡中了毒,他就瘋了一樣差點殺了自己,此刻看他如此怒氣勃發,店小二更加不敢多看,連忙將窗子放下。

    然而,剛剛關上窗,眼前一晃,居然又有一個人影站在了眼前。

    他失聲驚呼,然而聲音剛到咽喉便停住了——刀鋒悄無聲息地掠過,輕巧地割斷了他的咽喉,鮮血噗地如箭一般射出,卻被全數眼疾手快地接住,竟是一滴也沒噴濺到牆壁上。

    一刀斃命,那個殺人者站在暗影裡,對著裡面點了點頭,里間有另一個人悄無聲息地走出來,手裏提著酒館老闆的首級。

    「血薇的主人離開了嗎?」

    「是的。一切都如尊主擬訂好的計劃。」

    「太好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滇南那邊的人了……我們得在日出之前把活兒幹完,不留任何痕跡。聽雪樓的人天亮了說不定還會來這裡。」

    「是。」其中一個人將老闆的首級放在桌子上,從懷裡拿出一個盒子,小心翼翼地將裡面像軟膏一樣的東西塗抹在了死人的臉上,等待著它的風乾。旁邊那個殺手也如法炮製,將一層軟膏抹上了店小二的臉。

    過不了多久,死者臉上的泥土凝固,兩個人抬起手,小心地將軟膏剝離了下來——那一張人皮悄無聲息地和血肉分離,成為成型的面具,有著和死去的人一模一樣的容貌。

    「好了。」那個人將兩張面具收起,放入了懷裡。那個殺手將兩具屍體拖到酒窖深處,放在一起,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瓶子,用指甲挑了一些彈在傷口處。

    屍體迅速地萎縮、溶解,最後消失無痕。

    兩個殺手將面具覆蓋在了臉上,瞬間化身為另外一人,相視一笑。

    「好戲就要上演了。耐心等著吧。」

    聽雪樓的蘇姑娘留下了血薇劍,在深冬的一個夜裡離開了聽雪樓,不知去向。

    為了江湖的穩定,蕭停雲沒有將此事宣揚出去,而是將血薇封在了神兵閣,繼續令墨大夫每日前往緋衣樓看診送藥,毫不間歇,就像是蘇微依然還臥病在樓裡一樣——然而,表面雖然不動聲色,暗地裡卻調動了樓裡的所有力量,甚至讓石玉帶領吹花小築的精銳全數出發,急切地秘訪著她的蹤跡。

    ——血薇不能離開夕影,聽雪樓也不能失去蘇微。當此正是大敵未除、敵人虎視眈眈的時候,她的出走不但對聽雪樓,甚至對天下武林大局都事關重大!

    不久,石玉派宋川回來稟告,說有人見到蘇姑娘孤身南下,一路經過川蜀貴州,沿路不曾停留,直奔滇南而去——她的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大理境內。但自從到了大理以後,就完全失去了她的蹤影。

    趙冰潔在一邊聽著,臉色淡淡的,沒有說一句話。

    「她有遇到伏擊嗎?」蕭停雲憂心忡忡,「沿路是否有其他人跟蹤暗算?」

    「似乎沒有,」宋川回稟,似也有些意外,「根據報回來的消息,這一路都很順利,並未見到有打鬥跡象。」

    「是嗎?」蕭停雲吐出了一口氣,神色卻複雜,不知道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更加不安——是的,那個神秘的敵人給阿微下了毒,重創了聽雪樓的大將,然而,卻並沒有一次性下足致命的分量。當她獨自離開後,敵人也沒有趁機對她下殺手,而任其一路南下。

    這是為了什麼?如此安排,用心何在?

    「她的情況看起來還好嗎?」他又問,皺著眉頭,「身體如何?」

    「還不錯,至少和離開洛陽時候相差不多。」宋川回答,卻微微皺著眉頭,「在大理時,還有人見到蘇姑娘在松鶴樓裡喝酒,談吐氣色和常人無異,只是脾氣異常暴躁,曾在大醉後用一根筷子便將前來調戲的當地痞子三人當場擊斃,引起全城轟動。」

    蕭停雲鬆了一口氣,卻不由得苦笑:「看來她是沒事,跑那麼遠了還想著要找酒喝——只是那麼高調地殺人,不怕引來那些投毒暗算者嗎?」

    一直聽到這裡,沉默的趙冰潔才開口問了一句:「我記得蘇姑娘走的時候,身上只帶了兩張一百兩的銀票,不知道還夠用不?」

    宋川道:「總管真是細心體恤。不過那天蘇姑娘大鬧松鶴樓之後,樓裡後來點數損失,據說櫃台上少了數十兩銀子。說不定是……」

    說到這裡,他噤口不言。

    「……」蕭停雲和趙冰潔一時雙雙沉默,臉上表情有些微妙。

    頓了頓,蕭停雲問:「那接著呢?她又去了哪裡?」

    宋川似有慚愧之意,道:「大理最近商貿繁榮,在蘇姑娘離開的同一時間,有六支馬隊從大理出發,準備路經永平、保山、騰衝到緬印販貨——我們的人跟著跟著,就跟丟了。從此再也沒找到蘇姑娘的蹤跡。」

    「真是沒用!」蕭停雲一時壓不住氣,怒叱。

    趙冰潔卻止住了他,柔聲道:「那麼,就再派人沿著六支馬隊的足跡搜索一遍吧!蘇姑娘既然中了毒,那她最後目的地一定是出產解藥的霧露河流域——你帶一隊人馬去,好好查看所有通往此處的線路,不要再錯過了!」

    「是。」宋川退了下去。

    白樓裡只留下他們兩人。趙冰潔沉默了下來,不知道想著什麼,原本就無神朦朧的雙瞳顯得更加深不見底,許久才嘆了口氣:「公子已經很久沒有動怒了。」

    「慚愧。」蕭停雲嘆了口氣,低下頭,看到手裡玉製的扇骨已經折斷了一根。他回過頭,對著身邊的女子默然苦笑:「殺人搶錢?真想不出,阿微還能做出這種事情……」

    「蘇姑娘闖蕩江湖那麼多年,能力高超,」趙冰潔說話卻依舊平靜有分寸,「公子不必太擔心,她並不是那種離開聽雪樓就活不了的女子。」

    聽得這句話,蕭停雲眉梢卻是一跳,忽地低聲:「那麼,你是嗎?」

    「……」趙冰潔沒想到會忽然有此一問,雙手微微一顫,沉默了片刻,只道,「冰潔自幼失怙,雙目失明,全靠聽雪樓的庇蔭長大——若一旦離開,估計很快就活不下去了吧。」

    她的語聲平靜,卻隱含悲涼,蕭停雲靜默地聽著,修長的手指中無聲地把玩著玉製的摺扇。許久,才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道:「不會的。」

    他沒說這是指她不會離開聽雪樓,還是不會活不下去,而她亦然沒有問。

    那一刻,不知道為什麼,斜陽輕照,脈脈如語,可白樓之上的氣氛卻靜謐如凝固——在蘇微驟然離開後的這半個月裡,他們兩人之間經常便是如此默然無語,似乎有一種奇怪的氣氛籠罩了下來,令他們疏離。

    「公子,我覺得最大的危險可能並不在於此處。」許久,趙冰潔嘆了口氣打破了沉默,幽然道,「如今離蘇姑娘離開已經快半個月了,對方既沒有向她出手,亦沒有對聽雪樓發動攻擊——蟄伏於暗中,引而不發,這才是最可怕的。」

    蕭停雲一震,點了點頭:「我也正憂心這一點。」

    「當務之急是要弄清對手的身份,派人去拜月教總壇、靈鷲山月宮詢問清楚碧蠶毒的來歷。」趙冰潔走過來,坐在他的身邊,開口道,「同時,可以命令南方分壇派出精銳人手,搜尋蘇姑娘的下落——兩方都不可以拖延。」

    「我已經派石玉帶領吹花小築的精銳過瀾滄,去向拜月教方面詢問了,應該不日會有飛鴿到達。」蕭停雲點頭,心情沉重,「但至於阿微……呵,我覺得以她的脾氣,即便我們找到了她,她也未必肯回來。」

    趙冰潔嘆了口氣:「有些音訊,也總比讓她孤零零漂泊在外好。」

    「是。」他長長嘆了口氣,「已經快一個月了,阿微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聽雪樓上,趙冰潔轉過頭,用無神的目光凝視著白衣公子。而蕭停雲卻低下頭,看著桌子上靜靜躺著的血薇劍——這把離開了主人的稀世名劍,無聲地待在劍鞘裡,暗淡無光,如同沒有了靈魂的軀殼。

    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那一刻,另外一句話也在她的心裡響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