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酒色詭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此時的納林步錄聞聽努爾哈赤派人去科爾沁部送聘禮,不由心生一條毒計,勒拜音達里,蒙古科爾沁部貝勒明安相會。

    多壁城主蘇猛格是拜吉達里的親信,此人年輕好勝,能文能武,又善言辭,酒度間,納林布錄心生一計,於是笑問道:「蘇猛格城主,你年齡多少?娶妻否?」

    蘇猛格點頭施禮道:「後輩年僅二十二,未曾婚配。」

    納林布錄聽罷哈哈大笑道:「好好,我做個月下老人,為你找個聰明貌美的少女,保管你滿意。」

    說著,他瞥了明安一眼,說道:「明安貝勒,您看這城主如何?」

    明安正在開懷暢飲,對納林布錄的問話並未在意,於是搪塞地說道:「不錯!不錯!」

    「妥了!妥了!」納林市錄一陣狂笑,轉臉對蘇猛格道:「還不快快向明安貝勒回禮,他就是你的阿姆格(老丈夫)。」

    蘇猛格馬上站起,對明安打千道:「多謝阿姆格!」

    「什麼?」

    明安連連搖手道:「別胡鬧了,我的哈布多已經許配給別人,哪能一女許二主呢?」

    納林布錄冷笑道:「你是想把女兒嫁給努爾哈赤?哼!你是他手下敗將,他什麼時候把你放在眼裡?還是聽老弟的話吧!只要葉赫、哈達、輝發、科爾沁結親盟,努爾哈赤早晚要完蛋。」

    「不!不!沒那個意思!」明安連連搖手道:「強迫她,那樣就太傷她的心啦!」

    「這,你就不用擔心啦!」

    納林布錄為明安斟上一杯酒,說道:「令愛一定會同意的,這就包在我身上嘍!」

    明安痛苦地飲下幾杯苦酒,不一會兒便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了。

    這時,納林布錄把蘇猛格叫到跟前,小聲說道:「快把他抬到住處,讓他大睡兩天。」

    「怎麼?」

    蘇猛格不解地問道。

    納林布錄一抖肩膀,嘿嘿一笑,隨之把蘇猛格拉到屋外,說道:「我給他下了點蒙汗藥,趁這兩天他大睡的工夫,你派人去科爾沁迎接他那個‘小公主’?」

    「那……那……」蘇猛格十分為難地囁嚅著。

    納林布錄小眼一擠,笑道:「那有什麼難的?你帶著明安的佩劍,就說她阿爸病在多壁城……」說著,嘿嘿一笑。

    七天後,明安的女兒哈布多騎著馬,隨著蘇猛格派去的兩個使差,來到多壁城。

    中午,她剛走進城樓,只見城牆內外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的景象。

    她正猶豫是否走錯城寨進,忽然一抬花橋從城門裡顫顫悠悠地抬出來。

    抬到她身邊落轎,接著迎上兩個小丫環,把她讓下馬,給她被紅掛綠、蓋上蒙頭巾兒,哈布多不明白這是什麼禮俗,只好聽任主人擺布,坐進花轎。

    女真族的婚禮十分簡單。

    等花轎到門,新郎先抽出三支箭,對天而射,以示驅邪。新娘出轎後,不祭祖,不拜花燭,直接進入洞房,與新郎並肩坐在炕沿,由新郎先用竿兒挑去蒙頭紅巾,然後同吃水餃,婚禮即畢。

    哈布多被主人按照女真禮俗迎到洞房。

    當蘇猛格為她挑去蒙頭紅布,哈布多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與自己同坐一室時,猛然發現上當了。

    於是她驚叫道:「你們想幹什麼?快交還我阿爸!」

    突然,努爾哈赤率領三千精兵,殺進城來。

    當努爾哈赤救出哈布多時,哈布多不解地問道:「你怎麼來得這麼巧?」

    於是,努爾哈赤同她細語起來。

    一個月前,努爾哈赤認為多壁城是兵家要地。它是連結哈達、輝發、葉赫、建州、鴨綠江諸部的咽喉。他派哥昇哥移居到城內一家親戚家裡,充當「耳目」。

    三天前,當多壁城主蘇猛格張羅在六月十三要娶哈布多為妻時,他聞訊趕回費阿拉,將消息報告給努爾哈赤,所以努爾哈赤今天才演出一場,奇襲多壁城,搭救哈布多的武戲。

    正當努爾哈赤與哈布多情綿細語之時,探馬忽然來報:「明安貝勒在城西失蹤!」

    努爾哈赤聽罷一驚,馬上率部直奔城西而去。

    多壁城是一個不大的城堡,四周是方形的四牆四門。

    努爾哈赤一行順著一條山路,穿過一片高粱地,荒草灘。

    不一會兒來到輝發河堤岸,他站在一條不高的堤壩上,舉目四望。

    忽然發現蘆葦間有東西在蠕動。

    他迅速地跳下堤岸,飛跑過去,撥開蘆葦,仔細一看,正是明安。明安已被綁上手腳,嘴裡塞著破布,側身躺在地上。

    努爾哈赤急忙跑上前法,順手抽出龍虎紋寶劍,挑開綑在明安身上的麻繩,俯身扶起明安,小聲呼叫道:「大貝勒!」

    明安睜開眼,發現努爾哈赤單腿跪在自己身邊,羞愧地搖了搖頭,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努爾哈赤關切地問道:「大貝勒,沒傷著哪吧?」

    明安又搖了搖頭,支撐起身子,站起來,憤然罵道:「納林布錄這個狗雜種,我算認清了他。」

    於是他講起近幾天發生的一切。

    七天前,當明安被騙喝了納林布錄下的蒙汗藥酒後,一連睡了兩天,第三天,納林布錄讓他在「葉赫、哈達、科爾泌四部聯盟」上簽字畫押,意在共同抵禦建州。

    明安覺得與努爾哈赤為敵有愧,不答應畫押,於是他當天就被送進了多壁城的地牢。

    明安在土牢裡一連被押了五天。

    今天一大晨,一個專為他送飯的阿哈,把飯送到他的眼前,皮笑肉不筆在地說道:「恭禧!恭禧!今天您的小公主就要和蘇猛格城成婚了。」

    「胡說!」明安氣得搖著土牢的棚欄,吼道。

    那阿哈一指自己衣襟上的喜帶兒,幫了個鬼臉就走了。

    明安氣昏過去,當他醒來時,只聽城內鼓樂齊鳴,鞭炮不止。

    他後悔自己不該輕信納林布錄的甜言蜜語。

    他哭叫著,大聲喊著哈布多的名字:「哈布多,我的好姑娘,阿爸對不起你呀!」

    正當明安捶胸痛哭之時,忽聽城外殺聲震天。

    「喀嚓」,「咣噹」牢門被劈開,推開。

    明安正要狂呼恩人來到,張開雙臂迎出柵欄時,可是迎上來的卻是納林布錄和幾個打手。

    他們二話沒說,徑直朝明安撲過去。

    很快,明安與一個親信,一左一右地被吊在馬肚肚側,如同兩隻被獵獲的野獸,被馱出了城門。

    明安被馱出西城門,才聽說建州的兵馬奇襲多壁城。

    他掙扎著想滑下馬,可是馬飛跑著,怎麼也弄不開綑綁手腳的麻繩。

    正當納林布錄領著一夥逃兵來到,輝發河岸,忽然那匹馬失蹄,將明安甩進蘆葦塘。

    明安說罷,朝努爾哈赤跪下,說道:「將軍,我對不起您!」

    努爾哈赤慌忙俯身,將明按扶起,說道:「這哪能怨您!俗話說,樹欲靜而風不止。我們想平平安安地過日子,可是納林布錄之輩,總想高人一等,欺壓他人。」

    努爾哈赤向明安回到多壁城。

    到營帳裡簡單地吃了些東西,就直奔哈布多的住處走去。

    哈布多此時正在帳幕裏練劍,她過去只會騎射,但劍法不通。

    她正練得認真,在她一轉身時,看到阿爸和努爾哈赤站在面前,先是一驚,睜大了眼睛。

    看了許久,繼而猛然撲向明安,失聲叫道:「阿爸!」

    父女二人熱淚縱橫。

    過了片刻,明安指著努爾哈赤,對女兒說:「要感謝努爾哈赤貝勒啊!」

    哈布多羞怯地掃了努爾哈赤一眼。

    努爾哈赤笑道:「不用,不用。」

    接著,努爾哈赤抽出寶劍對哈布多說:「來!我來教你用劍。」

    哈布多在努爾哈赤的親授下練起劍來。

    當晚,在努爾哈赤的主持下,舉行了一次大盛宴,款待明安父女二人。

    宴會上,哈布多跳起了蒙古舞,粗護的歌聲,古老的樂曲,使盛宴倍添異彩。

    次日,明安同女兒回科爾沁草原。

    眨眼到了秋季。

    這一天,努爾哈赤召集眾部將商議如何對付納林布錄的計策。

    努爾哈赤坐在太師椅上,手把手菸袋,吸足了煙,說道:「古勒山一戰,旗開得勝,眾將功高如山,然而,納林布錄歷來狡詐,此事敗北,絕不會善罷甘休,為防禦殘敵捲土重來,眾將有何高見,請直言。」

    話音剛落,圖魯什第一個站起來,左腳踏著板凳,說道:「以我之見,殺到葉赫城,端他狗窩!」

    眾人都哈哈大笑。

    厚道的圖魯什,並不理睬他人為何笑,朝努爾哈赤瞥了一眼,見努爾哈赤向他白著眼珠子,這才醒悟。

    原來,納林布錄的家。

    就是努爾哈赤妻子葉赫那拉氏的家嘛!怎能把將軍「老泰山」的家,比做「狗窩」呢?

    他不自然地摸了摸後腦勺,對努爾哈赤赧然一笑。

    費莫東緊吸了幾口菸,說道:「端窩不是上策。因眼前我軍還力不從心,恐怕葉赫城難以攻下!不過我部箭弓漸多,還是有可能的,只是……」

    「只是什麼?」

    努爾哈赤很希望費莫東一口氣說完,就急忙追問道:「你還有什麼擔心嗎?」

    「是的。」

    費莫東說道:「眼下我們可做箭頭的鐵已不多,朝廷又對我封鎖。攻城計劃能否順利實施,生鐵當是一關。」

    「那我們就自己煉嘛!」

    圖魯什輕鬆地插話道。

    努爾哈赤霍地站起來,說道:「招聘。」

    經眾人商議決定招聘能工巧匠,開礦煉鐵。

    次日,努爾哈赤派人到清河城買了二十面大鑼。

    每三人為一組,每一組一面,共六十人,分頭奔赴建州各寨。

    圖魯什不打仗,總覺得閒著發慌,就自報參加招賢隊列。拎著一面鑼,帶著兩個兵土,奔兆佳、巴爾達城方向而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