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主婢同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道:「當然不是這樣。老子還要放消息出去,讓莫問常的眼線曉得有小魔女與我同行,更不肯錯過機會。」

    萬仞雨道:「是否由我們兩人暗躡在你們身後,布局宰掉莫問常呢?」

    龍鷹道:「如果你們忽然失去蹤影,不論莫問常如何愚蠢,也猜得到你們暗中跟我們往西都去。此計最巧妙的部分,是萬爺你不時攜美出遊,公開現身,風公子則晚晚不是到芳華閣,便是飄香樓,令莫問常敢放手來對付小弟。哈!真妙!」

    風過庭道:「如果你不說出全盤計劃,我們怎都不容你和小魔女如此般送羊入虎口。」

    龍鷹苦笑道:「我真的希望不用說出來,因為會暴露另一人的身分和秘密。相信我吧!我有個非常好的幫手,再加秘密武器,保證莫問常和他的人吃不完兜著走。哈!」

    萬仞雨不悅道:「大家兄弟,竟有事敢瞞著我們?」

    風過庭道:「除端木仙子外,在下搜索枯腸,仍想不到你的幫手是誰。難道仙子並沒有到西都去?但她顯然沒有洩露身分的問題。」

    龍鷹投降道:「說了說了!可是你們定要守秘密,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萬仞雨和風過庭盯著他,等他說出來。

    龍鷹道:「我的超卓幫手就是正在神都舉行棋會的夢蝶夫人,她不單是侯希白的嫡傳弟子,且是繼石之軒、徐子陵後,第三個練成不死印法的人。」

    萬仞雨和風過庭同時現出難以相信的神sè。

    龍鷹續道:「地近兩京,莫問常不可能勞師動眾的到北方來,首先過不了各地關防。所以能用來對付我的,只限真正的高手,那會是區區十來二十人之數。最精采的是我知他而他不知我,今趟莫問常是死定了。」

    風過庭道:「你的秘密武器是甚麼?」

    龍鷹道:「此著更妙。老子的秘密武器正是敵人視之為我弱點的小魔女。」

    遂把與端木菱聯手打造小魔女的前因後果一一道來。

    萬仞雨道:「可是她欠缺實戰經驗呵!」

    龍鷹道:「剛好相反,她是正牌魔女,天生刁蠻任性,好勇鬥狠。實戰經驗更乖乖不得了,有哪一天不去撩人打架,從小打到大,只不過今次是來真的。哈哈!」

    風過庭大感興趣的道:「世間竟真有易筋洗髓的異事?」

    萬仞雨道:「你去出生入死,我們卻在這裡隔岸觀火,怎說得通?」

    龍鷹笑道:「小弟是為你老哥著想,讓你多點時間與聶大家纏綿。我動身十天後。你們趕往西都去,我們就在那裡出發到龜茲去,小魔女則與仙子坐船回來。」

    風過庭道:「你和小魔女走陸路還是水路?」

    龍鷹道:「闖蕩江湖當然走陸路,否則小魔女怎肯放過小弟?」

    三人商量妥行事的細節後。風過庭道:「有件事差點忘記告訴你們,就是有關中土女飛賊的事。」

    萬仞雨道:「我也差點忘記了,當rì荒原舞提起她,由於事情似是無關重要,忘了追問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風過庭道:「我昨天送行時,記起此事。遂問他們兄妹。」

    龍鷹道:「中土女飛賊,只聽名字,便知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風過庭道:「此女不但有高來高去的本領,更擅長易容化裝之道。又懂多國語言,扮甚麼族的人都唯肖唯妙。若非曾暴露形跡,她是男是女怕都沒人曉得。她一偷得手,便遠颺千里。從不傷人,看來是個偷東西偷上癮的女神偷。」

    萬仞雨道:「真古怪!我從未聽過中土有這麼一號人物。」

    龍鷹有感而發道:「中土太大了,在金沙江發生的事。宛如發生在另一個世界裡,怎都牽扯不到神都來。咦!」

    兩人齊聲道:「甚麼事?」

    龍鷹道:「我曾聽範輕舟的同鄉韓三提過,范輕舟曾有個相好,真是能高來高去的女飛賊,名字叫采薇,還拋棄了範輕舟,害他消沉了好一段rì子。」

    風過庭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是同一人的機會極微。向萬仞雨道:「有南光的消息嗎?」

    劉南光是萬仞雨的同門師弟,代龍鷹去扮範輕舟,到今天快有一年了。

    萬仞雨道:「這傢伙有他的一手,在王昱的暗中支持下,幹得有聲有sè。他先沾手騾馬的行業,站穩腳步後,開展造船業務,逐漸取得大江聯的信任,雖沒派人來接觸他,卻不住透過秘密手法向他提供商業上秘密。」

    又向龍鷹道:「你在成都的五位兄弟,知悉情況後自動請纓成為他的生意夥伴,與他配合無間。還有一件事,就是王昱的小妾懂得易容之術,將他扮得更像你,將來你再變回範輕舟,便不易被識破。」

    龍鷹記起富金、石如山、張岱、鄭工和詹榮俊五人,想不到萍水相逢,竟成莫逆,心中一陣溫暖。又想到玉倩,當rì拒絕她向自己獻身,現在仍心存歉意,覺得辜負了她。但人生正是如此,豈會事事順心?希望她可安分守己,留在王昱身旁作妾,永遠不要返回皇宮。

    風過庭和萬仞雨離開後,龍鷹又等了片刻,見狄仁傑仍未回來,按捺不住,明知於禮不合,仍往小魔女的閨樓跑。

    未到小樓,已聽到小魔女和青枝在樓上吱吱喳喳的甜美嬌聲。到登上二樓,嚇了一大跳。

    本是整齊有序的閨房,變成大戰後滿目混亂的情景,所有大櫃小櫃全被打開來,地上、椅上、幾上、床上放滿了衣物鞋子和各式用品,兩女就在這個混亂的天地交頭接耳,有商有量的研究該帶甚麼東西去闖蕩江湖?下雨時該穿甚麼東西?出席宴會哪一款衣裝較好?諸如此類。

    見他上來,兩女回首甜笑,又回到她們的小天地去。

    龍鷹挪走放在椅上的兩雙靴子,坐入椅裡。

    小魔女jǐng告道:「不要弄亂我們的東西。」

    龍鷹不知該好氣還是好笑,一拍大腿,命令道:「小魔女過來,坐到老子大腿上。」

    小魔女頭也不回的在檢視比較兩把梳子,一把是木梳,另一把是牛骨造的梳子,漫不經意的道:「坐你的大頭鬼!」

    龍鷹威脅道:「你好像忘了是誰帶你去闖蕩江湖?」

    青枝笑著用肩頭撞小魔女一下,著她屈服就範。

    小魔女咭咭笑起來,向青枝道:「死丫頭,竟敢助紂為虐,你去坐他的大腿。」

    青枝大羞道:「怎麼成,鷹爺要的是小姐你呵!」

    小魔女威嚇道:「你不是說過本小姐可蹺著腳,甚麼都不用幹,事事有你代勞嗎?你現在就代我去坐他大腿,明白嗎?」

    龍鷹大感不對勁,說不出話來。

    青枝道:「人家是黃花閨女嘛!」

    小魔女大嗔道:「我不是黃花閨女嗎?」

    龍鷹見縫插針道:「闖蕩完江湖就不是黃花閨女哩!」

    青枝笑嘻嘻道:「小姐聽到嗎?」

    小魔女別過頭來,瞪他一眼,狠狠道:「你專來搗亂,如果我發覺帶漏了東西,會和你算帳。」

    又向青枝道:「快和他親嘴,讓他沒有嘴說話。」

    青枝「噗哧」嬌笑,半邊身挨到小魔女處,湊到她耳邊道:「這方面小姐比婢子內行。」

    龍鷹聽得心中一盪,卻仍難釋心中疑惑,試探的道:「你的小姐出門遠行,青枝姐可以過點清閒的rì子。」

    小魔女道:「甚麼清閒rì子?青枝陪我們一道去,你若要使壞,由她負責代本姑娘接招。嘻嘻!」

    青枝不依道:「人家只說過伺候你,那有答應為你受招呢?」

    龍鷹立即頭痛欲裂,苦笑道:「今次不是遊山玩水,而是闖蕩江湖,會動刀動槍的,就算沒事也會給嚇死。」

    小魔女轉過身來,大發嬌嗔道:「不准砌詞拒絕,你有本領就自己來說服這丫頭。」

    青枝軟語求道:「鷹爺呵!小姐不可以沒有我,我也不可以沒有小姐。有你保護我們,怕甚麼呢?」

    小魔女罵她道:「你這丫頭仍未清楚情況,本姑娘是自己保護自己,你才交由他保護。識相點便去坐他大腿,讓他得點便宜。嘻嘻!」

    龍鷹捧頭道:「我的娘!」

    離開國老府,在大門撞著狄仁傑的馬車回來。

    狄仁傑下車偕他到一旁說話,道:「今天為了兩件事,在早朝時有很激烈的爭議。退朝後聖上召了我們到內廷說話,聖上看來是一意孤行的了。」

    龍鷹道:「怎麼一回事?」

    狄仁傑道:「首先是聖上堅持對突厥賞賜厚贈,擺明在安撫默啜,好令武延秀迎娶凝豔的事落實。」

    龍鷹問道:「送甚麼東西給默啜?」

    狄仁傑雙目芒光閃閃,沉聲道:「是一次過給默啜‘穀種四萬斛、染彩五萬段、農器三千事、鐵四萬斤’。」

    龍鷹咋舌道:「我的娘,豈非可令默啜完全補充兵器和糧食上的損失?」

    狄仁傑道:「聖上最不好的是私心太重,為了武周皇朝不致一世而歿,棄大局於不顧。現在更因中土出了個龍鷹,認為即使餽贈會令突厥坐大,但終不能為患。」

    龍鷹欲語無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