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久別重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立即精神大振,道:「對!就算要挨耳光,怎都要試一次。」

    胖公公道:「你要到長安去嗎?」

    龍鷹點頭道:「還要帶小魔女去。本以為國老會婉言拒絕,豈知他被小魔女纏得更慘,不知多麼高興我帶她走。」

    胖公公道:「誰都猜到因著閔玄清和端木菱的關係,你會到長安去,更多了小魔女這個包袱,要殺你,實是千載一時的好機會。但公公卻不為你擔心,該擔心的是你的敵人,因為他們不曉得,面對的是甚麼。哈!武曌不曉得,公公不曉得,最妙是連你自己都不曉得。天下竟有如此荒誕離奇的事!」

    龍鷹道:「唉!我再沒閒情去理其他事。公公教我明天如何應付我們的女皇帝還實際點。」

    胖公公道:「有甚麼難應付的!爽爽脆脆告訴她,本邪帝沒空去管你的家事,你最好也不要來惹老子。他nǎinǎi的,老子現在要帶小魔女去闖蕩江湖,到默啜再來惹是生非時,老子看看當時的心情,才考慮願否再為你效力。看!多麼痛快!」

    龍鷹說不出話來,呆瞪著他。接著兩人一起爆出鬨笑,笑到捧著肚子,辛苦至極。

    龍鷹邊揩嗆出的淚水,邊笑道:「公公在害我。」

    胖公公搖頭笑道:「怎會害你?但大概是這個意思,當然不能用這種語調夾上粗話說出來。是好是歹,當皇帝的是她而不是你。」

    龍鷹道:「公公現在與她關係如何?」

    胖公公道:「空前良好。見過法明後,她還問我的意見。公公告訴她,她和法明關係的關鍵在你龍鷹,當法明成功除掉你,便是他再次背叛造反之時,默啜亦會大舉南侵。現在不論塞內外,誰不曉得龍鷹是另一個寇仲?」

    龍鷹頭皮發麻道:「那我豈非成了眾矢之的?」

    胖公公道:「正是如此。不過當年的寇仲和徐子陵的處境比你更不堪。但誰奈何得了他們?愈多人來惹你,愈顯出邪帝老哥的威勢,你應感高興才對。」

    龍鷹道:「我最擔心人雅她們。」

    胖公公忽然岔開道:「你明白武曌因何把人雅送給你嗎?」

    龍鷹道:「不是為籠絡我嗎?」

    胖公公道:「明空對人雅確有特殊的感情,看她瞧人雅的眼神便清楚。對你她亦有特殊的心結,因為你是聖門史上第二個練成種魔**的邪帝,所以送你人雅,一方面是籠絡你,亦令她看在人雅分上,不會隨便殺你。人雅是她的心魔,既寵她亦不願面對她。你明白嗎?」

    龍鷹沉吟不語,回味胖公公的話。

    胖公公道:「不用擔心她們,不論你如何觸怒武曌,她亦不會遷怒她們,何況有我胖公公在。你打算何時到長安去?」

    龍鷹道:「三天後的清晨。我大概不會回來,會由長安直接到西域去。」

    胖公公道:「你不用送小魔女回來嗎?」

    龍鷹道:「只好央仙子帶她的小徒弟回來。」

    胖公公道:「花間女到神都來尋你哩!」

    龍鷹一震道:「甚麼?」

    胖公公道:「她三天前坐畫舫抵達神都。入住棋聖的小湖庄,明天將舉行棋會。哈!眾人明知會輸得焦頭爛額,但仍不到半個時辰便滿額。」

    龍鷹從深心中湧起沒法遏抑的喜悅和衝動,跳將起來道:「我立即去找她。」

    龍鷹以草原奔馬的速度。逢車過車,遇馬越馬的趕往小湖莊,開門的健僕一見他便喜呼鷹爺,將他迎入轎廳。又使人安頓雪兒。

    棋聖安世明幾乎是狂奔來迎,一臉發自真心的崇慕之sè,道:「老夫那回確是有眼不識泰山,竟不曉得眼前人就是先後斬殺李盡灰和孫萬斬的人。老夫整天掛著下棋。太糊塗了。」

    龍鷹心忖那時仍未殺盡忠和孫萬榮,可知棋聖真的糊塗。笑道:「李盡灰孫萬斬,誰改的名字?」

    棋聖道:「是聖上下詔改的。請鷹爺移駕。我們邊走邊談。」

    龍鷹隨他深進宅院,糾正道:「盡忠確是我親手宰的,但孫萬榮的頭顱卻是由你的老朋友萬仞雨割下來。」

    棋聖意氣飛揚的道:「誰割下來都一樣,全是我的老朋友。哈!我棋聖從未如此風光過。」

    龍鷹見他帶自己穿過沒有人的棋園,訝道:「你老人家要帶小子到哪裡去?」

    棋聖欣然道:「當然是領鷹爺去見夫人,她甫抵神都,便交代下來,只肯私下見你一人。老夫已託了幾個大官朋友,看如何將信息傳予鷹爺,想不到鷹爺這麼快便收到消息。」

    龍鷹聽得心甜如蜜,隨棋聖穿出棋園的後大門,夢蝶的「陌上塵」赫然出現園後河上的碼頭旁。

    龍鷹乘機脫身,拍拍棋聖的肩頭道:「多謝棋聖相送,小子自行上去便成。」

    不待他說話,拔身而起,落在甲板上,頗有重演在巴蜀尋得畫舫的情況。

    夢蝶熟悉的聲音直鑽進他的心窩內,輕柔如一陣chūn風,道:「你來了!」

    龍鷹一個翻騰,落到閉上的艙廳門前。廳門張開,現出夢蝶絕美的容顏和優美的體形。她清減了少許,但她的美麗,卻比以前更有震懾力,更令人難以抗拒,一雙眸神深邃莫測,顯然不死印法奇功已更上一層樓。

    龍鷹閃電撲前,便要將她擁入懷裡。

    夢蝶唇角逸出一絲笑意,秀目shè出責怪他無禮,但又充盈久別重逢的悅sè,往後退開,不讓他得逞。

    龍鷹看到花間美女活sè生香的出現眼前,魔性大發,哪還顧得她是否願意,如影附形的彼退我進,直逼而去。

    眨眼間夢蝶已退至廳子另一邊的艙壁,退無可退,嬌呼一聲,被龍鷹緊壓在艙壁處,雙手無力地撐在他兩邊肩頭處,發出**蝕骨的呻吟聲,責道:「龍鷹!噢!」

    龍鷹尋上她的香唇,狠狠痛吻,儘洩心中對她的苦思和夢縈魂牽的掛念。起始時花間美女門關森嚴,不旋踵防禦崩潰,還熱烈反應。

    天旋地轉,所有人事均被拋往九天雲外。

    龍鷹不是未試過對她摟摟抱抱,卻沒有一次像這回般有渾然一體、難分彼我的迷人感覺,夢蝶本推著他的玉手,改為摟他脖子,嬌軀不住抖顫,每一下抖顫都刺激著龍鷹的魔性。

    龍鷹卻不得不苦苦克制,不敢進一步侵犯她。夢蝶雖對他有很大的好感,兩人更是曾出生入死,情義深重,可是由於花間派「徜徉於群花之間」的獨特心法,縱然夢蝶對他生出愛意,仍限於朋友手足之愛,過不留痕。抗拒不了他,只因抗拒不了他凌駕於聖門所有心法的魔種,受不住他魔氣的牽引力。這種異乎尋常的互相吸引,最後會否激出愛火情花,誰都不曉得。

    夢蝶性格獨立,我行我素,若龍鷹逼得她太緊,會令她生出反感。

    龍鷹依依不捨地離開她**辣、溫潤濕軟、甜滋滋的香唇。

    夢蝶嬌體發軟,秀眸半閉,想避開他的目光,卻是無處可逃。

    龍鷹再把頭埋入她的髮鬢去,雙手抓著她軟如綿絮的肩頭,嗅吸著她迷死人的體香髮香,吻她嬌嫩的玉頸一口,引來她另一輪抖顫。柔聲道:「眼前有個殺莫問常的機會,大姐願和小弟攜手合作嗎?」

    夢蝶的呼吸急速起來,無力地「嗯」的應了一聲,似是同意了,又像仍沒法明白正大佔她便宜的男子在說甚麼。

    龍鷹心迷神醉,深深享受她因呼吸轉急、酥胸不住起伏的誘人滋味,忽然耳珠像被蠍子的尾狠叮一下般,痛得「嘩」一聲叫出來。

    龍鷹頭往後仰,不滿的看著她道:「大姐竟這樣還禮,想收買人命嗎?」

    夢蝶仍任他將自己擠壓在艙壁處,又摟著他不放,但一雙美眸已回復澄明清澈,瞪大眼睛,懶洋洋的瞧著他。唇角含chūn的道:「你這麼可惡,弄到人家chūn心蕩漾,不懲戒你怎成?」

    兩人仍保持最親密的接觸,聽著她自認對他動情,那種誘惑力可不是說笑的。

    龍鷹忍受著耳珠的痛楚,苦笑道:「可是看大姐的眼神,卻看不到chūn心大動的任何跡象。唉!我的娘!千萬勿對小弟說無情的話,小弟會受不起的。」

    夢蝶含嗔道:「你這小子泡妞的功夫愈見高明,哪來不准人家說不合你心意的話的道理?不過你可以放心,若人家真的對你無情,就不會到神都來,讓你有機會調戲輕薄人……噢!」

    龍鷹再度出擊,封著她香唇作惡,花間美女完全失去抗拒之力,任他肆虐。

    纏綿良久,龍鷹才肯放過她。

    夢蝶又回復先前心迷意亂的模樣。

    龍鷹狠狠道:「不管大姐承認或不承認,這就是我們情訂此生的吻,由此吻開始,大姐已是小弟的情人,嫁不嫁小弟不要緊,但我們再不是以前的關係,也永遠回復不了以前的關係。」

    夢蝶勉力睜大美目,霞燒玉頰的微嗔道:「你是逼人太甚,強要人家做你的情人,不過念在給你強來的感覺不算太差,暫不和你計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