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困獸苦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眾人此時正在飛船貫通船身的主道正中處,歡喜之情頓化作戚備和驚懼。

    姬慧笑道:"他們是誰?"

    方舟茫然搖頭,道:"他們的精神力聯結起來,變得非常龐大,我無法延伸進去。"

    姬慧芙駭然道:"那定是舒玉智或巴斯基來了,其他人那會這麼厲害?"丁揚等呆看著姬慧芙,到現在他們仍弄不清處姬慧芙和姍娜麗娃是誰。

    方舟呼出一囗涼氣,忽又嘻嘻一笑道;"姬主席,快讓我看看你的俏樣兒。"辛茜婭等齊聲驚呼。

    難道這個可作甜美女聲卻樣貌普通的男子,就是掌握著聯邦百多億人命運的姬慧芙。

    姬慧芙沒好氣道;"方舟大哥啊!這是生死關頭,若我猜得不鍇,敵人正在駕駛室內設法截斷"怨男"對飛船的控制,改以人手操控,現在樂園星系仍在肉眼可察的範圍內,他們應可把飛船駛回去的。"

    眾人恍然,難怪敵人到這刻仍不來對付他們。

    方舟苦笑道:"那是又要動手了,姬大姐不給我一些獎賞鼓勵嗎?"姬慧芙皺眉道:"先別說這些,你難道不可以利用飛船內的攻擊系統對付他們嗎?"

    方舟嘆道:"早試過了,整個控制中心的攻擊系統都不知給他們用甚麼方法癱瘓了,全無反應。"

    想起舒玉智和巴斯基的厲害,姍娜麗娃猶有餘悸道:"除了動手拼個真章就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方舟一聳肩膊,瀟灑地道:"看來是這樣了。"眼神落在姬慧芙身上,露出灼熱的渴望。

    姬慧芙白了他一眼,隨意肌生出變化,現出嬌媚絕世的艷容和驕傲的身段體態,隨意肌在身體的部分化作了雪白的太空衣。

    丁揚看得雙目發光。

    辛茜婭和紅瑤亦射出崇慕的神色。

    這個像女神般一向高高在上的領袖,竟出現在伸手可觸的近處,還和他們親切交談,怎不教他捫心神激盪。

    力舟瞳孔放至最大的尺寸,肆無忌憚的在她的嬌容和胴體上巡弋,正色道:

    "姬主席弄錯了,我指的鼓勵是你的香吻。"

    姬慧芙俏臉飛紅,橫他一眼,大嗔道:"去你的大頭鬼。"轉身朝船頭走去。

    方舟正要跟進,辛茜婭尖叫道:"我們怎辦哩?"方舟笑道:"你們先到船上的武備室把自己武裝起來,然後溜到宇眠室等待我們,只要飛船進入反空間的旅航,這場仗我們便贏了。"舒玉智、巴斯基、直政和沙瑩四人正忙碌地進行他們的計畫。

    他們已成功截斷了"怨男"對飛船航行大部份控制,現在剩下就是動力系統的部分,也是最艱難的環節。一個不好,會引起船毀人亡的大災難。

    舒玉智這時坐在指揮中心的控制台前,凝視著眼前以百計的動力顯示儀的運作情況,不斷發出指令,指揮巴斯基等三人把一組連接著飛行儀的線路截斷時,忽急促叫道:"停手,敵人來了!"

    三人由甲板下的地室跳了出來,與舒玉智齊往人囗移去。

    風聲響起,方舟在姬慧芙和姍娜麗娃陪同下,飛進控制人堂來,對著他們的巨形視野舷窗外,是深黑無盡的星空。

    舒玉智等見到姬慧芙,無不大吃一驚。

    巴斯基獰笑道:"原來是姬主席親臨,難怪要教我們吃上大虧了。"姬慧芙回復了她的清冷自若,冷冷看著舒玉智,淡然道:"舒院長原來到了這裡來與墮落大亨同流合汙,怪不得一點有關你的消息都沒有。"舒玉智微微一笑道:"不要再稱我做院長了,想起那段日子玉智便要後悔,自白浪費了那麼多的光陰。"

    方舟嘻嘻一笑道:"少說廢話,不若讓找們化敵為友,吃一頓太空大餐後,互說珍重再見,才是最聰明的事。"

    沙瑩"噗哧"一笑道:"原來是個子。"

    方舟眼光落到她身上,眼睛頓時亮起來道:"改造人也有這麼美的磁場,真是世間罕見。"

    巴斯基冷哼一聲道:"你才是廢話連篇,好了!翱竟你是自動受縛,還是由我們把你宰了才運回去。"

    舒玉智嬌笑道:"他們是希望我們愈多廢話愈好,好讓飛船增速至超光速,進入反空間極速飛航。去死吧!"

    銀芒再現,以千計的芒光像蜘絲般由芒球飛出,往三人捲纏過來。

    姬慧芙一聲嬌叱,兩枚反物質導彈分別往舒玉智和巴斯基電射而去。

    方舟兩手探出,握著這對美女的玉手,心中泛起銷魂蝕骨的感覺,思感能卻同時延伸到兩女體內。

    無可避免的正面交鋒終於開始。

    爭奪的是飛船的控制權。

    雙方都急著要打倒對方。

    方舟等自然不能任由舒玉智他們截斷"怨男"對飛船的控制:舒玉智和巴斯基一方更不能袖手讓飛船進入反空間的飛航,因為那時他們除了躲進宇眠箱外,再無他法。

    飛船這時離開了樂園星系超過一億公里的距離,不過相比之於星際間的遙闊,這仍是微不足道的短程。

    方舟的能量雖然非常巨大,仍沒法像使明月號突然進入反空間殛速飛航般,如法施為在這大了千倍以上的超巨型宇航艦上。

    舒玉智和巴斯基同時冷哼一聲,份別掣起足球般大的銀芒球和紅芒球,把向他們激射而來的微型導彈裡著,往橫送去。

    "轟轟"兩聲巨響,整艘飛船劇震起來。

    銀球和紅球撞到兩旁壁上,爆起兩蓬光雨,激濺四射,一時整個控制大堂全是銀紅交雜的芒點,儀器紛紛爆炸碎裂,導彈爆炸引起的激流,迥盪全場。

    方舟和兩女三位一體,升到大堂半空中,反物質激光陽光般往敵人灑上去。

    舒玉智美目奇光電閃,與巴斯基攜手斜飛而上,正面迎擊對手。

    同時叫道:"你們兩人趕快去"怨男"的感應中心,切斷所有聯繫。"方舟長笑道:"能這麼容易嗎?"分出兩道集束,以螺旋形的轉動捲往直、沙兩人。

    一般激光都是直線前射,只有當思感能強大至可駕馭光束時,才可以順著心意使激光作出千變萬化、隨心所欲的攻擊方式。

    像這種螺旋式的攻勢,光束的能量更積聚和集中,教敵人難以抵擋。

    直政和沙瑩掣出護盾,正要擋格,舒玉智一聲嬌叱,份出兩團銀紅交錯的芒光,恰好擊在方舟的激芒前端處。

    兩蓬光雨彈往四方,發出悶雷似的轟鳴,主控制台分裂成碎粉,可見這些能量毀滅性的威力。

    直政和沙瑩乘機由下力逸出門外。

    方舟三人忙於自顧,那還有空理會兩人,護罩擴大,與直衝上來的舒玉智和巴斯基怡撞到一塊兒。

    五人同時發出慘叫。

    相撞處隆然巨響,巨大的能量交擊摩擦發出太陽般的耀目光芒。

    上下甲板首先遭殃,炸成了碎粉。

    癟暴的氣流,把整個空的儀器、裝備、家全部絞成碎粉。

    五人分了開來,分向四方拋跌開去,猛撞在身後的牆壁上。

    巴斯基雄偉的軀體,撞到規野舷窗處,發出爆炸般的響聲。

    全船劇烈抖震起來,燈光熄滅,旋又亮起紅光,動用了後備能源。

    飛船系統大部分癱瘓下來,只有飛行動力、維生系和力場尚未受損。

    塵屑瀰漫著兩層均破開了的遭劫災場。

    方舟撞到後方門旁的堅壁處,滑到地上,全身疼痛欲裂,大叫道:"住手!"舒玉智這時滾到牆角,也尖叫道:"住手!"

    巴斯基不愧為最厲害的改造人,掉在地上立刻又跳了起來。狂怒道:"先殺了這火鳥星混蛋再說。"凌空往方舟掠去。

    姬慧芙勉力由牆角跳了起來,反物質光速激射往巴斯基。

    巴斯基氣得差點瘋了,紅芒改向姬慧芙的集束迎上。

    姍娜麗娃也發動攻擊,由另一方攻至。

    巴斯基無奈退了回去,落在舒玉智旁大叫道:"小姐!先幹掉他們再說。"舒玉智嘆了一囗氣道:"我已發出命令,著他們兩人轉回來了,現在這艘破船,誰都駕駛不了,是嗎?力舟!",

    方舟站了起來,苦笑道:"是的!現在所有宇航儀器包括逃生系統全被我們合作揄快的破壞了,甚至想要它停下來也辦不到。"巴斯基色變道:"這樣增速下去,我們遲早會進入反問的極速飛航,若停不下來,豈非永遠困在反空間內。"

    各人同時大驚失色。

    舒玉智道:"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反應爐破壞掉,飛船自然會停來。"姍娜麗娃尖叫道:"不!那太危險了,現在反應爐的能量已達至飽和狀態,任何試圖改變的行動,都可能會惹起毀滅性的分子連鎖爆炸,那時誰都活不了。"巴斯基獰笑道:"我偏要試試看,總好過進入反空間那活墳墓裡。"姬慧芙冷笑道:"你當然想飛船停下來,那你的部屬便可來救你了,我卻情願到反空間碰運氣,試試"反極理論"是否存在,總好過落到你的手上。"所謂"反極理論",純粹是一種假設,就是反空間航行是不會永無休止地繼續下去的。

    那並不是說反空間是有止境,而是它與正空間宇宙內的黑洞有關係,當飛船在反空間內遇上真通正反空間的黑洞時,便會被吸攝進去,舒吐出來。

    不過這情況從末發生過,誰也不知道是否真有這回事,與及發生時會是怎麼樣的情況。

    舒玉智雙目寒光一閃道:"本小姐才沒有興趣陪你去發瘋。"方舟嘻嘻笑道:"不想陪也是沒法子的了,剛才試過我們誰都勝不過對方,你想破壞動力系統,先要闖過老子這一關。"

    巴斯基沉聲道:"你或者說得對,但沙瑩和直政回來後,便是兩回事了。"姬慧芙笑道:"或者你可打倒我們,不過這艘破船也要宣告完蛋,那時就算你手下的所有飛船都出來尋你,恐怕找到你時,拔們的大亨早變成尊責的乾屍了。"雙方唇愴舌劍,各不相讓。

    一陣嬌笑由上方傳來,沙瑩和直政緩緩降下,直政還挾著昏迷了的辛茜婭。

    方舟一呆道:"另外兩個人呢?"

    沙瑩兩人帶著辛茜婭退到舒玉智和巴斯基旁。沙瑩笑道:"捉著一個還不夠嗎?這妮子真大膽,竟想暗算我們。"

    方舟道:"你想拿她怎樣?"

    沙瑩向他飛了一個媚眼,得意地道:"當然是要來威脅你啦!還不把飛船停下來,我知道你定有方法影響反應堆裡份子的運作。"舒玉智和巴斯基精神大振,知道是當局者迷,以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方舟也沒有可能做到,忘了方舟卻是非比常人。

    舒玉智絲毫不給方舟考慮的機會,道:"現在我開始數十聲,方舟若仍不行,直政你立即把辛茜婭殺了,絕不要猶豫!一……二……三……"方舟和兩女對望一眼,都不知應如何處理。

    辛茜婭呻吟一聲,醒了過來,立時發覺處境不妙。

    巴斯基獰笑道:"方舟!這樣的美人兒,忍心看著她死在跟前嗎?""心……八……九……"

    方舟大叫道:"好了!我就把飛船停下來,不過我要警告你,停下來後就不能再次發動,那時我們就要在這虛空漂流了。"

    姍娜麗娃搖頭道:"不!飛船會繼續在沒有摩擦力的虛空恆速前進,直至到達另一個星系,被引力吸了過去。"

    直政籲出一旦你氣道:"比起廣闊的宇宙,星體有若相隔了萬億里的微塵,我們可能一億年都不會靠近任何星系。"

    舒玉智冷然道:"不要說廢話了,總比進入反空間好一點,那處可能一憶個一億年都遇不上更稀有的黑洞。"

    巴斯基喝道:"還不把飛船停下來!"

    "轟!"

    整艘飛船劇震了一下。

    眾眥愕然,望往視野舷窗之外。

    一艘形狀怪異無比的巨型飛船,由右側舷往他們俯衝而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