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營救俘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消息傳至孫萬榮和他的部隊,人人悲憤震駭,軍心渙散。孫萬榮正猶豫該否回師追擊突厥人時,大周軍全體出動,兵分五路,每路二萬人,成鉗形之狀,往只餘三萬五千人的孫萬榮推進,速度緩慢而穩定,沒有輕敵躁急,一副穩打穩紮的姿態。

    又七天後,突厥人和俘虜抵達黃水南岸,立營休息,同時使人rì夜不停的設置三道浮橋,茫然不知以龍鷹為首的聯軍,正窺伺在旁,做好突襲的準備。

    此時大周軍最接近孫萬榮的部隊,離契丹營寨已不到三十里,停止推進,在險要處設營立寨,建立後方的支援點,儲藏糧貨物資以及各式戰爭工具。

    龍鷹、萬仞雨和荒原舞,來到黃水南岸一處高崗上,遙觀下游三里處左岸的突厥軍營地。

    在黎明前的暗黑裡,營地亮起燈火,已見異動。

    萬仞雨道:「此戰若勝,荒兄應記首功。荒兄怎可能如此jīng確掌握敵人返突厥的路線?」

    荒原舞灑然笑道:「萬兄休要抬舉我,大家兄弟,不用說這種話。他們能輕易穿越沙漠,是因有熟悉沙漠的祕人引路,兼之帶備大批築浮橋的物料,所以給我猜個正著,其中頗有幸運的成分。」

    龍鷹不由想起寬玉對運氣的重視,只是寬玉沒想過,自己的運氣,卻是他們突厥人的災難。道:「過河哩!」

    突厥人開始行動了,分三路渡河,先是突厥兵牽馬過橋,然後在右岸集結成隊,分批馳往附近高地,結陣把守,井然有序。

    天sè漸明,突厥人顯示出傲人的效率。逾萬人馬成功渡河,轉而開始將大批從新城搶來的糧貨物資,以騾車送往對岸,由於浮橋不可負荷過重,速度轉緩。

    荒原舞道:「總兵力在二萬六千人間,可見攻打契丹新城,折損了四千多人,付出沉重代價。」

    萬仞雨冷然道:「過萬俘虜,卻沒有人敢哭喊一聲,從而曉得突厥人對俘虜的嚴酷無情。我cāo突厥人的十八代祖宗。」

    龍鷹道:「兄弟手癢了!」

    萬仞雨目shèjīng芒。沉聲道:「癢得非常厲害。」

    龍鷹向荒原舞道:「貴國的人,是否信佛?」

    荒原舞道:「可以這麼說。」

    萬仞雨問道:「荒兄信佛嗎?」

    荒原舞道:「我對佛教描述有關生老病死、生命的看法和壯濶的宇宙觀很有興趣,但卻不喜歡教條,因為教條是只能相信,不可質疑的東西,你們又有怎麼樣的看法?」

    龍鷹道:「我對輪回最感興趣,生命會因而生動起來。哈!只要想想前世今生的關係,你便再不能簡單的對待身邊的人事。看!眼前的敵人在前一生與我們有甚麼瓜葛呢?」

    萬仞雨道:「我只希望有因果報應這回事,那作惡多端的人。終有一天或某一世吃苦果。」

    荒原舞沒有回應,三人耐心靜候,到左岸只餘五千兵員和一眾俘虜,龍鷹道:「差不多哩!」向後方打手勢。

    埋伏後方的人立即送出訊息。傳往上游五里的己方部隊。

    最後一批載運物資的騾車開上浮橋。此時突厥人已在右岸布成陣勢,軍容鼎盛,不容輕侮。

    龍鷹笑道:「表面看來似模似樣,不過長途跋涉。又經攻城的艱苦戰役,個個外強中乾,怎堪一擊?此戰之後。默啜在三年內休想發動大規模的戰爭。」

    萬仞雨欣然道:「想不到討伐孫萬榮的戰爭,竟會與突厥人交手,真是始料難及。」

    荒原舞道:「水來哩!」

    龍鷹道:「我們和流水比拚速度如何?」

    三人迅速往後疾退。

    尚餘二十多輛載運物資的騾車等待渡河的當兒,上游忽然傳來「轟隆」的可怕聲響,不論俘虜或突厥將士,人人朝聲音來處看去,河水這一刻仍是平靜如前,下一刻裡外遠處的河面變得浪花翻騰,像從水面高上去的狂瀑般,疾滾而來,還夾雜著巨木,登時人人sè變。

    不知誰以突厥語大喝道:「離橋!」

    驅騾車和在橋上的突厥戰士,發了瘋的分往兩岸奔去。

    「有敵人!」

    左岸的一邊,以千計的契丹騎兵,全速往他們殺來,由於蹄音被水聲掩蓋,便像上演無聲的啞劇,予突厥人夢魘般沒法清醒過來的可怕感覺。

    龍鷹策著雪兒,萬仞雨和荒原舞緊隨左右,領著三千神鷹軍,一支箭般沿右岸往突厥人殺去。

    同一時間,右岸的突厥人發覺前方和下游,均有數之不盡的敵人衝殺過來。

    狂流看似緩慢,卻轉瞬即至,摧枯拉朽的撞毀浮橋,車子、可憐的騾子和走避不及的突厥戰士被河水一沖而去,轉眼乾乾淨淨。

    「嗤!」

    第一支箭從龍鷹的摺疊弓shè出,直上高空,投往仍遠在千多步外的敵陣,一個正彎弓搭箭、準備放shè的突厥戰士,被箭貫胸穿背,淒厲慘呼,揭開戰幔。

    六、七百步的距離內,龍鷹、萬仞雨和荒原舞以閃電的手法,拔箭放箭,山丘上一排約二千人,列陣以迎的突厥戰士,位於前數排者,不住有人中箭落馬。

    「放箭!」

    以百計的箭矢,向龍鷹三人灑來。

    龍鷹收起摺疊弓,祭出接天轟,魔勁注入馬脊,陡然增速,接天轟在攀上中天的太陽下,化作旋舞的光影,將來矢完全擋格,還激shè往四方,煞是好看。

    敵方將領見龍鷹三人已馳至丘底,知勢頭不妙,一聲令下,全體衝下丘坡,殺將下來。兩方瞬即短兵相接,龍鷹接天轟以一丈二尺的長度,像閃電般打進敵騎去,雪兒則左衝右突,與他配合得天衣無縫,所向披靡,殺得突厥戰士人仰馬翻,剎那間已深進敵陣。

    萬仞雨的井中月更是變化無方,jīng妙絕倫,,令龍鷹全無後顧之憂。

    荒原舞亦顯示出驚世絕藝,劍如雷轟電閃,不住將敵連人帶盾劈得拋離馬背,如若斬瓜切菜。

    三千jīng銳適時殺至,前數排均持重兵長器,矛、戟、槍使得虎虎生風,甫接觸便殺得心膽已寒的敵人變為一盤散沙。

    南岸的敵人更不堪,見契丹戰士大批攻來,人數在己方一倍之上,竟棄下俘虜,大夥兒往西奔逃,茫不知另有伏兵伺候他們。

    此正為龍鷹之計,以壓倒xìng的兵力,又故意開放逃路,逼突厥人不戰而逃。在沒有伏兵的情況下,往西確是唯一生路,只要到達安全點,便可渡河返國,沒有人蠢得在缺糧缺水下,逃回乾旱的沙漠去。

    倏忽間,龍鷹三人穿破敵陣,到了敵人後方,數十騎掉頭應戰,給三人幾個照面收拾掉,丘坡和坡底情況清楚分明,突厥人這支二千戰士的部隊已潰不成軍,幾無還手之力,且不住有人往北逃去。

    大戰全面展開,漫山遍野均是狼奔鼠竄、陣腳大亂的突厥人,由李智機指揮的三萬奚族戰士,仍是陣勢完整,占據各處山頭,對敵人毫不留情的攔截屠戮。

    龍鷹殺得xìng起,與萬、荒兩人,殺進戰場去。

    黃昏時分,三方人馬在黃水北岸會師。此戰大獲全勝,殺敵近二萬人,俘虜全體無恙,還得到大批突厥人從新城奪回來的糧貨物資,收穫豐碩。

    龍鷹看著正在架設的浮橋,道:「救回來的契丹婦孺,全交給失活部主,讓部主帶他們回松漠。請部主善待他們,且給他們一點時間,看有沒有親人來領回他們。」

    失活恭敬的道:「一切如鷹爺吩咐,我失活會待他們如自己的親族,不會讓他們受半點苦。」

    李智機道:「這樣的做法,不合我們的族規,可是由鷹爺口中說出來,本王卻非常聽得入耳,還感到是理所當然。真古怪!」

    失活道:「這是因奚王曉得鷹爺處處為我們兩族著想,沒有私心。」

    龍鷹道:「多謝你們的支持。至於糧貨物資,則依你們的規矩分配,但不用計算我們在內。」

    失活道:「這怎麼成?」

    龍鷹道:「大家是曾共生死的兄弟,說客氣話來幹啥?清理戰場之責,交到部主手上。我還要和大王趕返南方,送孫萬榮最後一程。」

    失活驅馬馳往丘頂,拔刀指天,大喝道:「兒郎們,讓我們為鷹爺、萬爺、荒爺與他們的勇士致以最高敬意!」

    吆喝兵擊的聲音,傳遍黃水兩岸。

    翌rì郭元振的主力大軍抵達戰場,越過作為後方支援的營寨,繼續朝孫萬榮的部隊推進。

    風過庭的神鷹在高空盤旋,監視遠近,及時知會地面,粉碎了數起孫萬榮派出試探xìng的偷襲。直至離敵營四、五里處,由二萬人組成的主力部隊,才停止行軍,於戰略地點設營寨,並掘壕坑、種尖刺、堆土牆,以建立防禦陣線。

    第二天清晨,方均的一萬jīng銳連夜行軍,到了孫萬榮西面六里,停軍立營,令孫萬榮兩邊被壓,再難施突襲。

    此時雙方只要登高望遠,可看到對方的營地,成對峙之局。

    這區域契丹人稱之為丘海,方圓百里全為丘陵起伏的地勢,遍布疏密樹林。孫萬榮選丘海為戰場,因有利於他奇兵突襲式的衝擊戰術,不過他的對手是謀略過人的郭元振,站穩陣腳才好好修理他,加上天上的銳目,使得曾戰無不勝的孫萬榮一籌莫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