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七章 花開結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欣然道:「關鍵正在‘公然’這兩個字,默啜拿不到我們攻擊他的證據,我們便可推個一乾二淨。說到底,仍是實力的問題。默啜雖號稱有四十萬大軍,但我看他能拿一半二十萬人出來見人已相當不錯,忽然間失掉四分之一的兵力,他縱有懷疑,豈敢咬著我們不放?他不怕我們嗎?」

    萬仞雨道:「對付默啜這種只講勇力的人,確要和他鬥狠。不過他今次是有備而來,不會容松漠捷道的事重演一次,我們的主力大軍又被牽制在現時的戰線,縱想殺突厥人一個人仰馬翻,怕亦有心無力。」

    龍鷹分析道:「當孫萬榮全軍盡出,南來與我們決戰,默啜定不放過這個坐收漁人之利的機會,且是一石二鳥,既可挽回松漠捷道之敗的顏面,向契丹人做出報復,又可向鄰近各國顯示塞外何人做主。而最實際的得益,就是可盡得新城內的契丹女子和孩童,增添國力。」

    不論中外,都是地大人稀,此情況於突厥汗國尤甚。人數的多寡,代表的是國力的強弱,契丹新城的女子,至少在數千之數,對突厥人來說,是最珍貴的資產

    故而每次突厥人南下來犯,必擄走大批年輕男女,動輒數以萬計,此亦為塞外諸族以戰養戰的策略。李智機那次只要求百名處子,已非常有節制,一來看在同族分上,更怕激起對方拚死反抗的心。

    郭元振同意道:「默啜從開始已對契丹新城的物資和婦孺垂涎欲滴,現在形勢有變,更添他攻打新城的決心。且此戰必須速決,在數天內完成,令孫萬榮來不及回師應戰,如此軍力不可少於五萬人,要打敗他們或可辦到,但盡殲之幾近乎不可能的事。不過我曉得鷹爺已是成竹在胸。哈!對嗎?」

    連萬仞雨和風過庭這般熟悉他的人。仍無法猜估龍鷹心中所想,何況婁師德等人?個個均感他有鬼神莫測之機。

    龍鷹道:「突厥人深入契丹之境,最脆弱是哪個時刻呢?」

    郭元振想都不想的道:「就是攻破新城,匆匆擄人掠貨,急趕回國的一刻。」

    龍鷹向他豎起拇指,表示讚賞。

    萬仞雨責道:「仍在賣關子!」

    龍鷹雙目魔光閃閃,沉聲道:「這叫我知敵而敵不知我,突厥的進攻和回國,全在我們算中。契丹人亦不只得一個孫萬榮,還有其他較小的酋頭。如果預先曉得有此事發生,又有我們和奚國在背後全力支持,肯坐看突厥人予取予求的揚長而去嗎?」

    婁師德精神大振道:「李智機?」

    龍鷹悠然道:「我已撒下種子,現在該是收割的時候。」

    向郭元振道:「我只需神鷹軍助我,其他一切,全留給你老兄。當然仞雨和荒原舞,會隨我一道去。」

    張九節問道:「鷹爺是否立即去找李智機?」

    龍鷹道:「不!他會來找我,且該是這兩天的事。」

    剛說畢,有人來報。奚王李智機派特使泰婭到營州來,指名要見龍鷹,被安頓在主堂等待。

    眾皆對這巧合驚喜不已,婁師德更認為是天大吉兆。

    楊玄機嘆道:「鷹爺的確料事如神。」

    萬仞雨道:「這小子肯定是預先感應到。故意露了一手。他奶奶的熊。」

    風過庭道:「該是心有靈犀,個多月的時間,泰婭早給他弄上手了。」

    龍鷹長身而起,道:「各位尊長繼續研究。小弟出去會佳人,保證有好消息。」

    又向風過庭躬身道:「知我者莫若過庭,不過卻在時間上有誤差。小弟要到返國途上,才成功把泰婭弄上手。煩你為小弟向婁老他們解釋王神醫的事,否則若洩出小弟就是醜神醫,小弟會吃不完兜著走。」

    說畢,在哄笑聲中,離廳去了。

    龍鷹運轉魔功,又收斂體氣,改變體態氣度,改變眼神,這才以邪帝式的步姿,步入主堂。

    在大堂等候的泰婭、樂流和文絲起立施禮,三個熟人表情各異,亦因龍鷹深悉他們的情性,一目了然他們心中所想。

    泰婭以尊敬和欣賞的眼光看他,且因醜神醫的關係,態度客氣中帶著親切,還有期望和少許央求的味兒。

    樂流則射出銳利的眼神,用心地打量他的一舉一動,顯然是奉李智機之命,來稱他的斤量,看他是否名實相副,是否為可倚賴和合作的人。

    文絲則單純多了,她當然為兩人負起傳譯之責,眼神火熱,沒有掩飾對他的崇慕和女性對男性的好感,讓龍鷹以另一個身分感受到奚女的開放和熱情。

    龍鷹心忖若能以真面目和文絲再續前緣,會是怎樣的一番滋味呢?又暗罵自己色性不改,在這等時刻,仍見色起心,大動歪念頭。

    分賓主坐下後,龍鷹高踞帥座,向坐在右手邊太師椅的三人道:「王子是不是完全康復哩?」

    泰婭聽懂這句話,一臉緬懷思念的神情,欣然道:「王子不但完全康復,身體竟比以前更好,不到半個月,長出又濃又密的頭髮,練起騎射來得心應手,大王不知多麼高興,王太醫確是醫術如神,大王很掛念他。」

    接著文絲將她的話以漢語說出來,最後還加了句:「神醫是否返國了呢?」

    龍鷹被逼要將一番話重聽一次,卻是沒有法子。欣然道:「太醫和小弟是老朋友,卻不知他的醫術如此神乎其技。到幽州後,還向小弟大讚奚族女子美麗動人。小弟問他如何動人?他卻笑而不答,接著便去採山草藥,連我都不知他現今身在何處。」

    文絲為兩人傳譯,泰婭聽得現出開心迷人的笑容,樂流則會心而笑,忽然間他們間的距離因醜神醫大幅拉近了,氣氛融洽。更因龍鷹不但不擺天朝的架子,還沒有絲毫因大勝而來的氣焰,令三人對他更添好感。

    樂流轉入正題,道:「今次大王派我們來,是看鷹爺有沒有用得著我們奚人的地方?」

    龍鷹問道:「你們曉得凝豔和軍上魁信曾率二萬突厥精銳,深入契丹之境,幾乎全軍覆沒,只得他們兩人和數十騎逃返突厥的事嗎?」

    三人全告動容。

    龍鷹遂藉文絲的翻譯,將松漠捷道之戰和奪取營州的經過繪形繪聲的說出來。然後道:「我立即要去見貴王!」

    樂流大喜道:「敝王正有此意,只是怕鷹爺難以分身,不敢提出來。」

    龍鷹道:「時間緊迫,我們立即動身。」

    三天後,龍鷹和萬仞雨率三千精銳,與泰婭等渡過土護真河,抵達饒樂。為免奚人起疑,同時顯示交好的情意,三千精銳在饒樂下游丘陵處靠河立營駐紮,龍鷹與萬仞雨兩人到饒樂的牙帳見李智機。

    荒原舞則另有任務,沒有隨行。

    帳內全是熟悉的臉孔,五大酋頭全體在場,還有泰婭和樂流。

    一番互相仰慕的客氣話後,龍鷹道:「現在形勢清楚分明,孫萬榮剩下的日子,已是屈指可數,但危機卻是剛開始。」

    李智機不解道:「孫萬榮既去,還有甚麼危機可言?」

    哥隆道:「鷹爺指的是默啜嗎?」

    今次由李智機為他翻譯。

    龍鷹沉聲道:「如我所料無誤,默啜惱羞成怒下,會立即派大軍潛來,伺機攻奪契丹新城。」

    眾人明白後,鬨動起來,不住交頭接耳,龍鷹當然聽個一清二楚,掌握了他們對契丹新城被破,突厥人的魔爪探進來的恐懼。

    李智機同意道:「默啜確是這種人,然則鷹爺有甚麼提議?」

    龍鷹問道:「契丹除盡忠和孫萬榮,還有甚麼了不起的人物,且沒有隨他們叛亂呢?」

    李智機道:「那肯定是失活。此人在契丹的名氣,僅次於孫萬榮,是契丹絕便部和獨活部的首領,亦只有他敢站出來反對孫萬榮揮軍南下,並指出一旦失利,會被突厥兼併,現在終證明了他有先見之明。」

    龍鷹大喜道:「那契丹有救了!」

    李智機驚訝地審視他,好半晌道:「本王還以為鷹爺會在殺孫萬榮後,順手把他幹掉。」

    龍鷹道:「本人絕非好戰之徒,更不忍看契丹亡國滅族,且必禍延貴國。我的目標是契丹回復原狀,以失活代盡忠,只要失活肯以我大周皇朝為尊,我們不但不會對契丹用兵,還有封賜和餽贈。」

    李智機試探的道:「天朝會否重設松漠都督府呢?」

    這招叫投石問路,大週如何對待契丹人,便等於如何對待奚人。

    龍鷹欣然道:「待我們殲滅突厥,都督府自是水到渠成之事。」

    李智機大喜,忙將他的話向眾酋頭以奚語說出來,人人露出如釋重負之色。由此可見被孫萬榮乾掉的營州都督趙文翽,乒得契丹人和奚人多麼慘。

    氣氛一轉,變得友善親切。

    李智機主動提供訊息道:「失活的營地,在松漠東面五百里處,若盡起兩部軍力,接近一萬之數,但都是能征慣戰的戰士。所以孫萬榮雖不滿他,仍未敢對他動粗。」

    龍鷹道:「可以約他見個面嗎?」

    李智機道:「鷹爺肯見他,失活不知多麼樂意和榮幸。但可讓本王曉得鷹爺心中的想法嗎?」

    龍鷹從容道:「我要盡殲突厥潛入契丹境的戰士。」

    李智機出奇地沒有顯露出吃驚神色,沉吟道:「若默啜事後做出報復又如何?」

    龍鷹答道:「契丹人將是首當其衝,只要大王肯與他們結成堅定不移的聯盟,突厥人又折損嚴重,豈敢輕易動武?那時的形勢,將再不是現在的情況,我們大周皇朝會在沿邊重鎮,不住增兵和加強防衛,將突厥人牢牢牽制,眼前正是千載一時之機,只待大王一句話。」

    李智機把他的話告知各大酋頭,他們默然聽著,再沒說話,顯然是尊重李智機,由他決定。

    龍鷹心忖聽回來的,與親耳親眼得到的事實,竟有這麼大的落差。以前李智機予人的印象,是猶豫多變,現在則明白到他只因顧慮多,進退均難,沒法定下方向

    李智機道:「貴國王神醫為我國占的卦終於靈驗了,若本王仍不順天而行,便是冥頑不靈的大蠢蛋。今天得見鷹爺,更是心折,孫萬榮怎可能是你的對手?我們奚人不但站在天朝的一方,還會助鷹爺收拾孫萬榮。本王說得出來的話,就是永不動搖的承諾。」

    說畢伸出手來。

    龍鷹一把握著,萬仞雨伸手覆上去,接著帳內各人紛紛趨前,加入握手結盟的儀式去,帳內爆起吆喝喊喏的響聲。

    十五天後,李智機親自率領的三萬奚族戰士、龍鷹和萬仞雨的三千精銳,與失活的八千契丹戰士在松漠之西和契丹新城之北、黃水和土護真河交匯處會師,總兵力四萬一千人。同時偵騎四出。掌握各方動靜。

    他們的營寨處於南面沙漠區的邊緣,快馬三天可抵松漠,契丹新城更在兩天馬程內。

    這天早上刮起大風,不旋踵大雨滂沱,所有人均躲進營帳去,獨龍鷹一人攀上一座高山,任由風吹雨打,深深感受著天地之威,以及那和大自然渾成一體的動人感覺。

    他記起武曌誓要契丹人亡國滅族,絕子絕孫的狠話。遠在萬里之外的帝皇。即使英明如武曌,亦永遠不明白這裡的情況。但他卻深深愛上了塞外的草原、沙漠、河流和高山,愛上了在這裡肯安於本分的人。

    不久後,他會重返塞外,享受在無邊無際的草原和沙漠流浪的愜意生活方式,探訪陌生和奇異的國度,接觸不同種族的人,認識他們的生活和文化。

    最終的目的地是吐蕃。

    只要想起可把美修娜芙擁抱入懷,旅途將變成最大的樂事。

    雨勢稍歇。龍鷹濕漉漉的下山,到山腳時衣衫已回復乾爽,非常神奇。

    萬仞雨從營地疾掠而至,興奮的道:「孫萬榮離開新城了!」

    接著的十天。情報如雪片般飛來,都是有關孫萬榮的消息,卻沒有突厥人的動靜。

    第十一天,荒原舞來到營地。帶來天大喜訊,突厥人終於現出蹤影。

    龍鷹立即請來李智機和失活,在自己帳內舉行機密會議。還有萬仞雨和荒原舞,其他人都不得與聞。

    失活懂漢語,所以沒有言語上的隔閡。他年紀不過三十,年輕有為,是個智士型的人物,說話陰聲細氣,慢條斯理,但全無廢話。中等身材,五官端正,但眼神精芒電射,語出必中,自有一方領袖的神氣魅力。

    荒原舞道:「鷹爺早猜到默啜會在行軍上弄花樣,其兵力達三萬人,由大將柏真和洛朝恩統率,橫過松漠大沙漠,越境至松漠和饒樂間的山野區,離新城不到二百里。我離開後,他們該繼續行軍,直撲新城。」

    松漠大沙漠大部分位於突厥境內,東端探入契丹境內,難怪一直沒發現他們的蹤影。

    李智機嘆道:「好一個默啜。」

    失活向荒原舞道:「突厥人如此秘密行軍,怎會輕易被閣下察破?」

    荒原舞灑然一笑,道:「鷹爺早見及此,著我挑最不可能行軍的路線作探察的標準,皆因若引起孫萬榮警覺,突厥的遠征部隊會重蹈凝豔的覆轍。」

    李智機忍不住問道:「沙漠無處藏身,閣下如何可探知對方的兵力和領軍的人?」

    荒原舞淡然自若,改以字正腔圓的突厥話道:「我曾多次藉突如其來的沙暴,潛入敵營,聽他們說話。如果他們沒改變計劃,破城擄人後,會再經沙漠往北行,渡過黃水,抵霫人之境前,返回突厥,屆時會有一支五千人的部隊,越境來接應他們。」

    李智機和失活現出驚訝之色。後者動容道:「閣下確是藝高人膽大。」

    萬仞雨笑道:「荒兄渾身技藝,扮甚麼似甚麼!縱然被發現,亦沒有突厥人能留得下他。」

    失活道:「只有像鷹爺般的非凡人物,萬兄和荒兄才肯樂為所用。」轉向李智機道:「這麼說,突厥人將會在我們眼前渡河,省去我們很多工夫。」

    龍鷹道:「今次的軍事行動,是以奪回被擄的婦孺為首要之務,殲敵次之。得回人貨後,部主再不用理其他事,攜人貨到松漠去,一邊鞏固防禦,一邊號召其他各部的人來會,重整國勢,以減少孫萬榮之死帶來的創傷。」

    失活感激的道:「鷹爺以德報怨,只要我失活有生之年,會對大周天子執臣屬之禮。異日鷹爺若有用得著我失活之處,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龍鷹道:「我不想你們捲入我們大周和突厥人的戰爭去,最重要是保持中立,但若突厥人敢犯你們,我龍鷹必不坐視。縱使得不到我們女帝的支持,本人仍單槍匹馬的來助你們。」

    連李智機亦現出感動的神色,失活更不用說了。如果龍鷹持的不是這種態度,契丹人肯定遇上滅族大禍,但現在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荒原舞嘆道:「我也服了。」

    李智機和失活愕然瞧他。

    萬仞雨道:「算上我的一份。」

    又商議和決定了因新形勢而需採取的策略和行動後。失活道:「孫萬榮的四萬戰士,通過有沙漠長廊之稱的遼西平原,往東直達遼水西岸,於一山陵起伏之地立營設寨,力圖一舉收復營州。據他身邊的人所言,孫萬榮晚晚睡不安寢,且不時於夢囈里咬牙切齒的叫著鷹爺的名字。人也變得煩躁不安,動輒罵人,令將士離心。」

    龍鷹啞然笑道:「部主出動了甚麼探子,連孫萬榮夢囈說甚麼都曉得?」

    失活不屑道:「孫萬榮大勢已去,每天都有手下開溜,逃到我們處者不但把知道的事說出來,連不知道的也亂說一通。」

    眾人聽得失笑。

    李智機提醒道:「孫萬榮始終有過一番作為,且未曾真敗在鷹爺手下,加上本族人的血緣關係,大部分人仍肯為他賣命。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我們不可掉以輕心。」

    失活顯然痛恨孫萬榮,冷笑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當我們將契丹子女從突厥人的魔爪下營救出來,我會使人廣為傳播,我才不信動搖不了孫萬榮手下的軍心,當有更多人逃來松漠歸附我。」

    龍鷹斷然道:「一切就這麼決定,大家分頭行事。」

    送走李智機和失活後,龍鷹、萬仞雨和荒原舞沿黃水漫步,對岸是一望無際的沙漠,這邊卻綠草如茵,蔚為奇觀。

    龍鷹向荒原舞笑道:「明明是你猜到突厥傻瓜們的行軍路線,卻將功勞推在小弟身上,使我認既不是,不認更不是,不知多麼尷尬。」

    萬仞雨哂道:「但你沒有臉紅呵!」

    荒原舞默然不語,忽然立定,目光投往對岸,嘆道:「當日你說會善待我們龜茲,我只是當鷹爺隨口說說,到今天你向契丹人和奚人親口保證,即使單人匹馬,也要助他們對抗大敵,原舞方相信鷹爺是這種人,而萬兄也是這種人。」

    龍鷹探手搭上他肩頭,道:「這只是有所必為,只有如此方活得痛快心安。我們已使人知會神都的國老,由他出面接觸令妹,告訴她我們現在的情況,免得她中了突厥人的圈套。」

    荒原舞道:「舍妹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但仍非常感謝你們對我們的關懷備至。」

    接著仰天籲出一口氣,道:「最令原舞感動的,是鷹爺對契丹人以德報怨的行為,女帝絕不會同意鷹爺這般去做,但鷹爺仍是不顧一切的這般做了。鷹爺確是英雄了得。我那句‘心服了’,是來自心底的話。」

    龍鷹一手搭著他,另一手搭著萬仞雨,笑道:「大家兄弟,把小命交給你也可以,何況只是稍逆敝主之意,又不是第一次開罪她。哈!早習慣了。有次還差點給她親手宰了。哈!」

    談笑聲中,返營地去了。

    龍鷹與李智機和失活舉行機密會議後的第十六天,由突厥大將柏真和洛朝恩率領的部隊,以雷霆萬鈞之勢,向只剩下五百契丹兵把守的新城發動突襲,日夜不停的輪番猛攻下,只三天新城失守,被夷為平地。盡殺壯丁後,擄去婦孺一萬二千人,如荒原舞說的,進入沙漠,朝黃水北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