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鬥魔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力舟吮吸著舒玉智撩人的香舌,能量一重又一重地送入她的神經裡,生命磁場與她的合而為一,生出最令人心顫神迷的變化。

    舒玉智劇烈震抖著,嬌體發軟。

    他的思感以比光速更高的速度,剎那間鑽入了"寶貝"的核心去,把它珍貴的資料掃描和複製,在記憶區化為新的細胞。

    他一心多用,腦神經以超乎任何人想像的高速運作著。

    一雙手趁機肆無忌憚在對方豐滿的肉體不規矩起來。

    正深慶得計時。

    耀目的強光在兩人間爆起。

    方舟猝不及防下,慘叫一聲,整個人給拋了起來,重重掉到十多米外的地面,恰是懸空台的邊沿處,一時再爬不起來。

    舒玉智飄了起來,一對美目殺氣大盛,玉容回復平靜,冷冷看著力舟,道:

    "寶貝!你沒有事吧!"

    寶貝的聲音響起道:"我不知道,剛才方舟的能量癱瘓了我的能量中心,割斷了我和母親你的連繫,所以我並不知道他曾做過甚麼破壞,現在我所有運作全改由自動系統操作。"舒玉智俏臉泛起了一層寒光,下令道:"立即作自我檢視,然後恢復對實驗室的全面控制,才向我報告。"寶目領命進行。

    舒玉智落到平台地面,緩緩往方舟移去,冷冷道:"方舟,這是你自找,不要怪我舒玉智辣手無情!"方舟應聲爬了起來,焦急地搖手道:"可人兒請聽我幾句話。"舒玉智想不到他中了自己能鎖牢他神經的激流後,仍可活動自如,吃了一驚,牢牢瞪著他。

    方舟信心大增,他剛從寶貝處得到有關武器的資料,所以才能這麼快回復過他現在已清楚舒玉智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改造人。

    最主要的改造就是她的神經系統。

    在某一個程度上,她的神經結構有點跟他類似,能量也是來自天上的太陽。

    太陽能經由她的大腦皮層吸收,再注入她分布全身的神經線去,而她腦內的思考中心,可把能量隨意轉換成各種可怕的攻擊能量,由身體任何部位發射出來,克敵取勝。只是這個發現,已使方舟歡欣若狂,因為他不但吸收能量的方法此她更有效,儲藏的能量也比她多上十多倍。所以只要能掌握她轉換能量的秘密,他便可以如法施為,把她壓伏。

    最惱人的是他只複製了寶貝內四分之一的資料,而其中並不包括這最重要的秘密,就給舒玉智把他差點擊昏了。

    舒玉智身體的感官全被強化了,卻不是改造人那種方式,而是一種能量的強化。在一般的情況下,她絕不會動情。但方舟卻是她這方面的剋星,只是磁場的接觸,已可使她生出欲仙欲死的滋味。而方舟體內龐大的太陽能,也能刺激她體內同類型的能量,使她難以自持,重新嘗到男女纏綿的感覺,一時芳心失守,著了方舟的道兒。

    她心裡明白自己是有點愛上方舟了。

    所以她才這麼憤恨,拋開一切,希望趁自己仍可下手之前,殺死方舟,再研究他的秘密。

    但方舟忽然回醒過來,還對她從容說話,又使她猶豫起來,不知怎麼辦才好。方舟向她走來。

    舒玉智失常地尖叫道:"不要動!"

    姍娜麗娃的護罩亮了起來,封擋著強大的集束,同時努力往上升。

    "啪"的一聲,破開了的小洞囗四週早先被反物質激光弄薄了的部分受不住激光的衝激,碎裂開來,重力流溢出去。

    壓力劇減下,姍娜麗娃差點彈上了室頂,忙降下來,發動空間轉移器,"颼"的一聲,來到了洞外的圓形通道裡。

    這是超級電腦寶貝龐大身體的內部,圓形菅子左邊通往舒玉智那大殿去,右端通往人性實驗室的其他區域,姍娜麗娃不敢遲疑,往右端全速飛去。

    姬慧芙隨著沙瑩,來到"罪惡號"命名為"怨男"的智能系統的核心處。

    基地內的八名改造戰士和十多個科研人員全集中到這寬廣的密室裡,四壁是閃著亮光凸出來的立體方格子,上下則是兩個泛著金芒的大圓圈。

    姬慧芙剛才依照方舟指示,潛到這資料庫來進行了徹底的破壞。

    沙瑩步進"怨男"這心臟地帶時,眾人均肅立敬禮。

    她溫和地道:"發生了甚麼事?"

    地位最高的科研人員恭敬地道:"資料庫內所有記憶細胞全給人以激光破壞了!"沙瑩色變道;"你能肯定嗎?"

    那人答道:"絕對肯定!"

    沙瑩下令道:"立即通知大亨!告訴他敵人來了這裡。"姬慧芙一顆心直沉下去。

    當巴斯基回來後,她就要無所遁形了。

    方舟愕然望著舒玉智。

    她猛然鷲覺到自己的失態,深吸一囗氣,讓情緒放鬆下來,輕輕道:"站在那裡說吧!"方舟一擺手道:"我不說了,因為我感應到你要殺死我這唯一能令你動情的男人的決心。"舒玉智冷冷道;"你真的不智,連唯一可改變我決心的機會都放過了。""砰"的一聲,銀芒由她體內往四方發射出,倏又回縮,再爆作一團銀芒,將她緊緊包裹起來。

    方舟大感頭痛。

    這銀芒究竟是怎來的呢?為何他的思感也摸不清楚其中虛實。

    逃命要緊,方舟怪一叫聲,一個倒翻,躍離平台,往下遁去。

    舒玉智一陣嬌笑,如影附形電疾追去,剎那間來至急速下墜的方舟後四米許處,銀芒烈閃,晝往他的背脊去。

    她這次是存心殺他,自比上次要生擒他更易放手施為。

    巴斯基肅立在樂園二號基地內情報局的大堂中心,冷冷看著正門處。

    兩旁是一百八十二個改造戰士,包括摩亞和丹尼桑這對左右手在內。

    改造戰士仍以男性占絕大多數,其中有三十五個是女性,方舟來時途遇的歌情亦在其中。

    除了留駐荒星的二十四名改造戰士和被派出去負責不同任務的三十六人,所有巴斯基的改造手下全集中到這裡來了,可知巴斯基是如何重視這個漏網的隨意戰士。

    一位身穿能抵禦激光的甲胄的大將,手捧頭盔,大步踏了進來,到了巴斯基面前下跪致敬道:"所有秘黨全部落網,請大亨指示下一步行動。"這大將是改造人外最高級的戰士,是唯一非改造大將,名字叫勒汗,本身原是一股窮凶極惡的太空海盜的首領,被聯軍追捕得急了,又開罪了太空海盜里的女皇黑蜂後,走投無路下領著五千名手下投靠巴斯基。

    這批海盜戰鬥力極強,在巴斯基的軍團裡僅次於改造戰士,編成了第一戰鬥師,由巴斯基直接指揮,屬親兵團裡一個戰鬥單位,平時駐紮在樂園一號星,這次被調了來負責搜捕秘黨的任務。

    巴斯基淡淡道:"全部處決!"

    勒汗應命起立。

    摩亞訝然道:"人亨!為何不把他們送到人性實驗室作試驗品?"巴斯基冷冷道:"我不想給直政有任何反對的機會,哼!我要他知道誰才是這裡真正的主人。"丹尼桑忍不住道:"這事顯然有小姐站在背後支持,大亨這麼做,不怕小姐不高興嗎?"巴斯基雙目閃過複雜的神色,沉吟半晌後道:"小姐有了方舟,其他一切都不會放在心上。勒汗!處決立即進行!"勒汗領命而去!

    摩亞移到巴斯基旁,低聲說了幾句話。

    巴斯基把剛要步出門外的勒汗喝止住,道:"留下那辛茜婭和丁揚,我要見見他們。"勒汗答應一聲,出門去了。

    不一會在八名戰士押解下,紅瑤來到大堂裡。

    當她看到有若一座崇山般矗立眼前的巴斯基和兩旁的一百多個改造戰士,雙膝一軟,跪倒地上,嚇得說不出話來。

    所有人的眼光全集中到她豐滿和充滿生命力的動人肉體上。

    巴斯基眼露奇光,上下打量了她好一會後,出其地溫和道:"給我站起來!"紅瑤勉力站了起來,嬌軀仍不住抖顫。

    在罪惡樂園,巴斯基是高不可攀的權力代表,何況她想也未想過可一下子見到這麼多可怕的改造人。

    巴斯基柔聲道:"你立了大功,為甚麼還要害怕。誰不知道我巴斯基是賞罰分明的人。"紅瑤見他神態友善,感覺好過了些,挺起酥胸,向巴斯基拋了個媚眼。

    巴斯基微微一笑道:"你有甚麼要求?"

    紅瑤很想說我想離開你這鬼星系,但知道若說出來,恐怕會立即被送往人性實驗室作試驗品,暗嘆一口氣,垂頭道:"我希望能作大亨的親兵。"巴斯基點頭道:"好吧!由現在開始,就隨在我身邊吧!"紅瑤呆了一呆,咀嚼著他這最後一句話的真正含義,只望不是要陪他睡覺就謝天謝地了。

    步履聲起。

    她扭頭望去,剛好與丁揚帶著深刻厭惡和仇恨的眼神相遇,心中一虛,忙轉過頭來垂下了俏臉;心中不由想起另一個被她出賣了的方舟。

    眾改造人看到丁揚身旁的辛茜婭,眼睛都亮了起來。

    丁揚和辛茜婭在另八名戰士押解下,臉色蒼白如死人,眼中閃著恐懼的光芒,不由自主地在巴斯基前跪了下來。

    巴斯基一對銳目閃過殘忍冷酷的神色,暴喝道"你兩可知道背叛我的後果!"兩人默然不語,死也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在這肉在砧板上的時刻,實犯不著和巴斯基抬槓。

    另一改造人獰笑道:"你們聽不到大亨在問你們嗎?"還是辛茜婭有種,猛地抬起頭來道:"我們無話可說,任憑大亨處置!"巴斯基仰天一陣狂笑,點頭道;"好!我便讓你們多活一會,待看了方舟的遭遇,才對付你們。"轉頭向摩亞道:"你對這女人有沒有與趣!"

    摩亞尚未回答,辛茜婭駭然尖叫道:"不!"

    眾改造人都大笑起來,對她的惶恐感到有趣。

    傳聲器恰在此時響起道:"緊急傳訊,沙瑩大將要立即和大亨對話。"眾人均感愕然,難道荒星出了事?

    姍娜麗娃在管道迅急飛掠,兩手平伸,反物質光束彙集成流,刺在盡端合成金屬門上。

    金屬門迅速溶解下,姍娜麗娃護罩亮了起來,衝了出去。

    外面是個奇異的半圓形空間,滿布不知名和形狀各異的儀器,與出口相對的一邊共分八層,每層均被透明幕牆封著,裡面有無數的人員忙碌地工作。

    警鐘大鳴!

    姍娜麗娃暗叫不好,知道因自己沒有適當的身分晶片,立即被實驗室無處不在的偵察系統辨別出來。

    十多道激光分由這半圓形空間的各個角落射來。

    姍娜麗娃猛一咬牙,發動了空間轉移器的自動閃避系統,左閃右躲,反物質激光朝中間一層的透明幕牆刺去。

    她必須盡膘找到方舟,然後試試可否逃出這可怕的地方。

    方舟倏地橫移,避過了舒玉智的攻擊,大笑道:"美人兒啊;為何對我這麼辣手無情呢?"舒玉智在銀芒團裡現身出來,嬌笑道:"因為人家愛得你發狂,恨不得把你吃了哩!"方舟再閃過她另一道攻擊,落到一條直徑達八米的巨型連接眼球和視網膜的神經線上,哈哈笑道:"吃也有很多種吃法,讓我教你這小乖乖那最美妙的一種吧。"舒玉智凝定半空,冷哼道:"死到臨頭還要嚼舌根佔我便宜?"銀芒忽然擴大,把方舟包捲其中,那曾使方舟失手被擒的能量網,層層疊疊緊裡著他。

    豈知方舟竟得意洋洋道:"失陪了!"忽然沉入了神經線裡,溶沒不見。

    舒玉智看呆了眼。

    他怎能做到這根本沒有可能的事。

    這些模擬視覺神經造出來的管道,是由這星系內開採出來幾種稀有金屬配製而成,專實輸送能量到眸瞳,積蓄滿龐大的能量後,再由瞳仁發射出去,可摧毀任何不懷好意的敵船,比一般合成金屬造成的夾層護牆更堅固,就算方舟有最厲害的激光刀,也要費一香工夫才可破開一道缺囗,那知這小子竟像沒在溶液裡般輕易便溜了進去,怎不教她大吃一驚。

    能量網收了回來,舒玉智落到力舟立身處,芳心大亂,因為方舟忽然在她的思感神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便她完全摸不到他的位置隘鐘在這時響了起。

    寶貝的聲音響起道:"完成了自我檢查程序,資料庫約有四分之一資料被破壞了,請指示下一步行動。"舒玉智恨得差點咬碎銀牙,嬌叱道:"立即和我一起搜捕方舟!"寶貝道:"姍娜麗娃逃了出來,正在一號實驗室與我們的戰士激戰。"舒玉智回復冷靜,下令道:"姍娜麗娃由胡勒和他的人應付,我們的目標是方舟。"胡勒是長駐實驗室的八個改造戰士的頭頭,是與林馬同級的改造戰士。

    寶貝一聲遵命,能量與舒玉智結合起來。

    方舟的位置再次出現在舒玉智的思感神經上,正迅速往一號實驗室移去。

    舒玉智叫了聲不好,迅速後退,沒進了視網膜上一個適時現出的洞裡去。

    姍娜麗娃此刻正在生死存亡危急關頭。

    一號實驗室的第五層變成了凌亂的戰場。

    工作人員倉皇由各出囗溜了出去,代之而來是數不清穿上全身護甲的戰士,他們的武器都以激光刀為主,奮不顧身往姍娜麗娃攻來,一時激光飛射,護盾和護罩的強芒不斷亮起,廣闊的樓層間內所有儀器、控制台、實驗物、化學劑全部遭殃,被徼光破成碎粉和分解作空氣微子。

    姍娜麗娃連擋五道激光,刺破了敵人一個護罩,在對方護甲碎裂當場慘死後,晝破了天花板,升上了第六層去。

    一圈紅芒迎面印來。

    "轟"的一聲,姍娜麗娃給可怕的衝力撞得倒飛開去,背脊撞到幕牆才滑了下來,若非有隨意肌護體,只是這一下就可教她全身骨肉碎裂,不過也夠她受的了,眼冒金星,一時不知身處何方。

    眼前人影閃動,四名改造人朝她掠至,每人手上發出一道紅芒,到了層間中心彙成另一圈紅芒,向她發動第二輪強攻。

    姍娜麗娃心道難怪如此厲害,原來是四個改造戰士聯手施威。正要舉盾護體,同時以攻制攻,射出反物質光東時,腦神經驀地一陣劇痛,全身發軟,再不聽她的指示。

    "砰!"

    能量芒圈直擊身上。

    隨意罩爆起一蓬強芒,勉強抵住敵人強大的攻勢。

    癟大的衝力帶得姍娜麗娃再次撞到後面的透明幕牆去,幕牆那受得起這種狂暴的能量流,立即粉碎。

    姍娜麗娃慘叫一聲,給拋出牆外的空間,斷線風箏似的朝上掉去。

    四名改造戰士閃電追躡而來,往她追去。

    眾人知道她一時再無還擊之力,各自發出能量束向她攻去,絲毫不予她喘息之姍娜麗娃心叫完了,她的腦波亂成一片,根本不能指揮隨意肌的運作,連啟開自動系統亦有所不能,更何況剛才護罩損耗甚鉅,尚未回復最低的水平,如何可抵擋敵人呢?

    眼看沒命,忽地身體一輕,竟來到了方舟有力的懷抱裡,腦際同時回復清明,隨意肌澎湃著強大的能量。

    方舟以鬼魅般的速度在敵人的攻擊下左閃右移,還湊在她耳旁道;"小甜心!

    膘讓我看看你的真樣兒!"

    姍娜麗娃甜得心底可滲出蜜糖來,肌隨念轉,立即變回那副嬌艷迷人的模樣和玲瓏浮凸的身段,那身裝束則化為銀色的太空衣。

    這正是隨意肌被名為隨意的理由,可厚可薄,千變萬化。

    方舟歡呼一聲,倏地退後,抱著姍娜麗娃沒進背後堅硬的壁上,那圈緊追而來的紅芒印在他沒入處,衝開了一個大缺囗,可是方舟和姍娜麗娃早已無影無蹤了。四名改造人瞪目結舌看著那缺口,差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難道兩人竟變成了等若沒有實體的微子,否則怎能穿牆越壁.

    方舟和姍娜麗娃的確變成了微子,那是一種空間的能量轉移和重組。他先以思感選出能量轉移的位置,例如視覺神經內的空間,又或現在壁內寶貝體內的能量輸送管道,然後以能量把自己和姍娜麗娃分解成以憶計能在分子內那微空間穿行的微子單位,以光速穿越,到了那選定的位置後再重組起來,變回"力舟"和"姍娜",這似是輕鬆容易,其實卻牽涉到複雜無比的程序和龐大的能量。

    除非是有力場封閉的阻隔,這巧妙的方法確能令他穿牆越壁。

    這奇技他還是剛由寶貝的資料庫中領悟來的,那是其中有關人體物質組成的方式,有了這認識後,他才可以進行分解和重組的程序。

    在某一程度上,他把自己和姍娜麗娃變成了接近思感能的能量體,這種改變物質形態的方式,一直是人類追求的夢想。

    古代的鍊金術,便是希望通過物質的改變,將凡鐵變成寶貴的黃金。

    方舟此時抱著姍娜麗娃,在管道裡迅速奔行,當再次施展秘法,由菅道"溶入"了另一個米見方四壁盡是充滿電子儀板的空間後,方舟擁著姍娜麗娃,落到密封空間的"地板"上,鬆了一囗氣道:"暫時安全了!"姍娜麗娃一聲歡呼,摟緊了他,又懷疑地道:"寶貝不知我們到了他身體這裡嗎?"方舟道:"只要我們不移動,寶貝便偵察不到我們的存在,因為我的思感能截斷它的探測波。"姍娜麗娃用盡氣力深情看著他的眼睛,柔情似水地道:"它不是可憑找們消失的位置,探悉我們是在附近嗎?"方舟笑道:"附近在這麼多地方,他們要逐一搜查將要費很多工夫,所以暫時我們是安全的,唉!鄙惜這方法並不能穿過實驗室最外層的保護牆。來!先親個嘴。"姍娜麗娃毫不猶豫獻上香吻,纏綿了一會後,姍娜麗娃臉紅耳赤地離開了他的嘴唇,喘著氣道:"方舟啊!膘點想辦法離開吧!若主席落在巴斯基的手上就糟了。"方舟大感頭痛道"只是那舒玉智我打她不過,何況還有巴斯基和那麼多癘害的改造人。"姍娜麗娃撒嬌道"你一定有辦法的。"

    力舟道:"辦法一,就是破壞這個大頭顱外層的保護牆,不過舒玉智這麼精明,一定想得到我們此一著,所以……"姍娜麗娃頹然道:"就算她猜不到,也是行不通的,因為力牆的控制中心,就是實驗室的能源中心必定有同級的力牆保護著,根本無法進入,你怕也沒有方法截斷那龐大的能量流。"方舟同意地點頭,忽然兩眼亮了起來,一把將她抱繁了叫起來道:"我想到方法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