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從容定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向他道:「默啜是否對令妹有不軌之心?」

    荒原舞苦笑道:「他們還有甚麼話說?」

    龍鷹道:「荒兄離開後,凝豔說會將你包括入必殺名單內,縱然能逃離戰場,她手下的祕族戰士,仍要追殺你。」

    風過庭道:「突厥人既對荒兄沒有情義,荒兄和他們以後亦應兩不相干。」

    荒原舞默然不語,雙目射出傷感神色。眾人跳下馬背,讓馬兒好好休息。約一個時辰後,兩騎從西而來,狂奔進營州城去。眾人耐心等候,不到半個時辰,城門大開,以百計的契丹戰士蜂擁而出,望松漠捷徑奔馳而去。亦有戰士從其他城門奔出來,加入大隊,採同一方向。

    到城門關上,已是兩個時辰後。

    萬仞雨道:「多少人?」

    風過庭道:「在六萬至六萬五千人之間。」

    荒原舞道:「不!該是五萬人,不少是供臨陣換馬的空騎。」

    龍鷹點頭道:「荒兄看得很準。成功哩!輪到我們去攻打營州了。」

    天剛黑齊,雨勢轉大,狂風陣陣從海灣颳過來,三百多艘大周水師戰船,從渤海駛入白狼水,直撲營州,卸下諸般攻城工具和過萬兵員,同時攻打東、南、西三門。

    龍鷹等人和神鷹軍,早泅過護城河,先由龍鷹等四人以強弓勁箭粉碎城上守軍的意志,再以雲梯登城。

    龍鷹身先士卒殺上牆頭,大喝一聲「龍鷹來了」,接天轟毫不留情的見人便殺,到萬仞雨三人也在牆頭戰站穩陣腳,神鷹軍源源不絕的登上城牆,敵人敗勢已成。

    留守城內的契丹戰士不到三千人,其他近萬人是老弱婦孺,哪是神鷹軍的對手?到東門被奪。降下吊橋,大周軍一擁而入,契丹人慌惶從尚未被圍困的北城門奪門而逃。

    不到兩個時辰,營州城重回大周皇朝之手。

    突厥的二萬精銳,果如荒原舞所料,輸得更快更慘。

    軍上魁信於松漠捷徑東出口的埋伏,因預先曉得龍鷹奇兵的行軍路線,準備充足,於附近山野密林內,開闢多個藏兵點。把二萬戰士密藏起來,既可避過大周軍的探子,且有把握避過風過庭愛鷹在高空上的眼睛。

    只要大周軍進入捷徑,他們將進入坡頂處距離適當的位置,待其小半人離開捷徑的關鍵時刻,左右夾擊,前方的主力軍更是直接衝擊,以一倍的優勢兵力,對大周軍展開毀滅性的攻擊。

    整個行動完美無瑕。萬無一失。

    豈知每天晨早拔營起行的大周軍,在西出口外耽誤一天,又派人在出口處設防,毫無進入捷徑的意思。

    突厥人仍未生出警覺。以為連日行軍後,休息一天,養好精神,才過捷徑進入契丹人的勢力範圍。

    哪知道午夜時分。忽然契丹人大舉來襲,登時陣腳大亂,進退兩難。

    契丹人確是超卓的戰士。直至離突厥人五、六里的短距離,始被突厥人驚覺,且是全面的進犯,以排山倒海之勢狂攻而來。

    軍上魁信把心一橫,率大軍衝進捷徑,如意算盤是乘大周軍猝不及防,加上夜色的掩護,以強大的兵力、優越的騎射和夜戰之術,只要沖開缺口,遁往周營之西,隨之而來如狼似虎的契丹人,將變成與大周軍正面交鋒,而他們則坐收漁人之利。

    怎曉得尚未到達西出口,數百條檑木從兩邊山坡滾下來,箭矢從前方和左右山坡雨點般灑至,大周軍以突厥人想施諸他們身上的毒計,用之於突厥人身上。

    突厥人立即死傷慘重,亂作一團,不得不掉頭迎戰,衝往東出口,與兵力在他們一倍之上,有備而來,志切復仇的契丹人展開激烈的戰鬥。

    黑夜裡契丹人殺得性起,哪有閒暇計較對方是甚麼人。軍上魁信見勢不妙,與戰力超強的祕族戰士,加上五千本族人,成功突圍北遁。其他人幾乎全軍覆沒,只得數百人逃出生天。

    也如龍鷹之料,孫萬榮在往新城的一帶地域布有伏兵,在他以烽火知會下,對軍上魁信和凝豔迎頭痛擊,最後凝豔在軍上魁信、三十多個祕族和突厥戰士拚死保護下,突圍逃生。

    此役突厥損失慘重,痛失二萬精銳,令其短期內再難有大作為。孫萬榮亦好不了多少,折損八千多人,令兵力從五萬二千多人驟減至四萬四千人,還不計傷者和營州被破的兵員損失。直到從營州逃出來的人向他報上營州被奪的壞消息,他才如夢初醒,曉得中了龍鷹借刀殺人、一石二鳥的計。以他的堅強,亦嚇至魂不附體,率眾逃返新城去。

    婁師德等收到消息,舉軍歡騰,並知會其他各路軍,全速往營州推進。

    方均的一萬精兵,沒損一個人的穿過捷道,就在捷道外的戰略地點,廣設塞壘,將捷道置於絕對控制下。

    不到十天工夫,大周軍已將戰線從長城推前往北數百里。曾不可一世的孫萬榮亦到了勢窮力蹙,日暮途窮的境況。

    營州、都督府、內議廳。

    婁師德、張九節、郭元振、楊玄機、方均、萬仞雨、風過庭和龍鷹舉行收復營州後最重要的機密會議。

    荒原舞始終是外人,不能參加。

    婁師德感慨的道:「在鷹爺來前,每次開會議,都在擔心會少了些熟悉的臉孔,只有今天我完全沒有這個擔心。」

    萬仞雨道:「我們定要乘勢追擊,直搗契丹新城。以我們現時的兵力,可把新城重重圍困,令孫萬榮無路可逃。」

    楊玄機含笑道:「我想聽鷹爺的指示。」

    龍鷹笑道:「孫萬榮已無路可逃,南面被我們封鎖,北面是剛被他宰掉二萬精銳的突厥人,奚國、霫國都沒有人敢收留他。不過他手下兒郎能戰者仍達四萬人,加上新城和松漠都督府,非是沒有一戰之力。人說窮寇莫追,我認為不值得為他而犧牲大量兵員。」

    又道:「我要贏,但卻要贏得漂漂亮亮,四兩撥千斤,不用花氣力,且要為長遠的將來做打算。」

    然後向萬仞雨笑道:「以下棋來說,現在到了收官子的最後階段,大局雖定,但如在最後佔地上大得便宜,會令勝果大為改觀。」

    萬仞雨聽得舒服,笑罵道:「你這小子,暗諷我的棋藝差勁,何時我們在棋盤上來個決戰,看誰高誰低?」

    婁師德道:「順帶提醒鷹爺一句,這兩天你最好親自撰寫收復營州的經過,讓我送返神都讓聖上過目。她說看你的報告,便像聽人說緊張刺激的故事。」

    眾人大笑起來,氣氛融洽輕鬆。

    風過庭道:「龍小子對說故事自有一手,否則不會哄得這麼多漂亮娘兒投懷送抱,這方面我們都該向他學習。」

    婁師德嘆道:「回神都後,我定要到芳華閣昏天昏地的過一段好日子。」

    轉向張九節道:「聖上要升調你到成都當劍南節度使,九節有興趣嗎?」

    張九節大喜,離座跪地向著南方,大呼「謝主隆恩」。

    氣氛更熾熱了。楊玄機等雖仍未有著落,均知武曌龍心大悅下,不會薄待他們。

    萬仞雨向龍鷹道:「又在賣關子了,快說出來。」

    龍鷹好整以暇道:「假設我們繼續推進,孫萬榮會怎麼做?突厥人和奚人又如何反應?」

    饒樂就在營州之西,隔著土護真河,唇亡齒寒,奚人的意向,在殲滅孫萬榮的戰爭中,舉足輕重。

    楊玄機是精通軍事的人,道:「孫萬榮絕不會讓我們將他的新城重重圍困,而會倚城一戰,憑著對山川形勢的熟悉,以高明的戰術和策略,與我們狠戰一場,絕地反擊。一旦我們求勝心切,會落入他的圈套。」

    風過庭笑道:「幸好鷹爺比他更奸!」

    眾人控制不住的狂笑。

    龍鷹罵道:「你這小子,竟趁機來損我。不過我的確不是好人,引得孫萬榮全面反攻,好讓默啜可拿他的新城洩憤。」

    郭元振點頭道:「此為上上之計。」

    龍鷹佩服道:「國老和張柬之的確沒看錯你老兄。在我們所有人中,最沉得住氣的正是老兄你,表面看似無赫赫之功,皆因你從不出錯,交到你手上的事沒有一件不是辦得妥妥當當,絕不急於立功和表現。如果婁老不反對,我想將與孫萬榮周旋的指揮權,完全交託郭老兄手上。」

    眾人包括郭元振在內,都心中驚訝的瞧著他,眼光全在詢問他會去幹甚麼事。

    龍鷹續道:「我還留下風公子伺候你老兄,憑他的神鷹令孫萬榮的人無所遁形。你的軍事目標是要逼孫萬榮來一場他們自以為最擅長的平野大會戰,那時孫萬榮的死期也到了。」

    又沉聲道:「我絕不會讓孫萬榮有公平決戰的機會。」

    萬仞雨忍不住道:「你自己又幹甚麼呢?」

    龍鷹道:「我要盡殲默啜來攻打新城的兵員,令他在一段長時間內不敢南下,爭取讓我們從容部署的珍貴光陰。」

    張九節皺眉道:「他的二萬精銳在我們和契丹人前後夾擊下,全軍盡墨,默啜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自己知,沒法怪責我們。可是若我們公然攻擊突厥人,會令他沒法下台,只能以全面戰爭來解決,這是聖上一直想避免的事。請鷹爺三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