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龍鳳鬥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姬慧芙搖身一變,成了個叫作拿丹被她收拾了的樂園戰士,不但取得了他所有裝備,模擬了他身分晶片,還由他的記憶細胞裡榨取了所有資料,隨侍於改造美女沙瑩之旁。

    這時她們處身在東區一號軍事基地最大的指揮中心的最上層,四邊都是可調整遠近的透明視野幕牆,可俯瞰整個基地的情景。

    "墮落號"和"罪惡號"泊在基地的正中處,即使多了這兩艘超巨型的飛船,一望無際的基地仍是綽有裕餘地容納下其他百多艘大小型不同的飛船,就像個飛船的"露天"展覽會。

    人造太陽在這地底基地的上空閃耀著。

    姬慧芙有立即把跟前一切毀掉的衝動,不過那當然只是燈蛾撲火的盲目行為。直到這刻,她才發覺到巴斯基真正的可怕實力。

    巴斯基的船隊轉飛回來,降落到"墮落號"之旁。這批宇內威力最龐大的改造人,魚貫由飛船走了出來,登上了"罪惡號"查察發生了甚麼問題。

    基地處所有偵察系統忙碌地工作著,搜索可能入侵者的影蹤。

    姬慧芙偽裝的拿丹坐在指揮塔的控制台前,負責傳訊的工作。

    沙瑩婀娜多姿地到她身旁,發出一連串指令,姬慧芙一一辦妥。

    巴斯基的聲音在指揮塔內響起道:"沙瑩!你認為究竟是方舟還是那隨意戰士在搞鬼!"沙瑩答道:"恐怕只有方舟才有那種超凡的能力,而且隨意戰士逃命都來不及,怎還能神不知兔不覺登上"罪惡號"作破壞。若真是他作的手腳,總該找到破壞的痕跡吧;但現在卻半點異樣的情況都沒有。"巴斯基沉默起來。

    姬慧芙心中暗笑,任他們想破腦袋,都想不到是她和方舟在聯手弄鬼。晤!方舟這傢伙即狡猾又厲害,幸好他不是敵人,還……想到這裡,又不由身體一熱,芳心湧起甜絲絲的羞人感覺,這是非常罕有的情緒。

    沙瑩立時生出感應,看了這英俊的手下一眼,忽地靠了過來,半邊胸脯壓在他肩頭上,輕笑道:"拿丹!你這壞人,竟在這個時刻對人家起了性衝動。"姬慧芙大吃一驚,一邊暗責自己,一邊收斂心神。

    自己怎有性衝動呢?充其量只是有點感覺罷了!這方舟真是害人不淺。

    指揮塔內其他四名改造人和四十名多名工作人員,都朝姬慧芙望過來。

    幸好這時巴斯基的聲音再次響起道:"我同意沙瑩的想法,"精神搜索"太損精神力了,若平白用在這荒星東區裡,短期內亦將難再施展去探尋敵人的精神烙印。"頓了頓續道:"沙瑩你隨我們回到樂園二號去,這裡的事就交給摩亞處理。"姬慧芙暗叫不妙,自己這沙瑩的得力助手豈非又要回到樂園二號去,而且若巴斯基等改造人把精神聯結起來,恐怕瞬眼便可把這近在跟前細"辨認"出來,怎辦才好呢?"豈知沙瑩輕輕道:"大亨!沙瑩可否留在這裡處理"罪惡號",晤!人家快要找到問題發生在甚麼地方了呢!"到最後兩句,已是明著向巴斯基撒嬌了。

    巴斯基顯然非常寵縱沙瑩,邪笑起來道:"小騷貨!骯對方舟動了舂心,不過你能否享受這火鳥星超人的性種,須由玉智小姐決定,我也幫不上忙。"沙瑩喜道:"大亨答應了?"

    巴斯基嘆道:"怎忍心拒絕你這妮子,希望你能夢想成真吧!"貝著巴斯基等人離開"罪惡號",乘著"墮落號"由上空張開的出囗離去姬慧芙想到了很多事。

    在這之前,她的想像是改造人都是沒有人性的惡魔。但現在她不但發現了造間真挈的感情,還由自身對沙瑩的體會,發覺他們渴求伴侶和愛欲,所以會對自己的……唉!"性衝動"生出反應。

    這與聯邦研究院對改造人的研究結果大不相同,難道舒玉智成功地把改造人再加改良?否則怎會有這種情況出現。

    沙瑩的纖手溫柔地搭上她的肩頭,輕道:"拿丹!隨我來!"姬慧芙心叫天啊!怎辦才好呢?假若她要和我二父配",這回真的糟透!

    方舟的身體開始變化,逐漸變回原本那健碩和充滿狂野魅力的體型和外貌。

    這並非是他刻意去回復本來的樣子,而是在能量被禁制後,他再不能運用能量去"保持"和"穩定"那"偽裝"。

    為了取信舒玉智,他任由這變回原形的過程自然地發生。

    當"寶貝"把他送入了一處奇怪的地方後,他早變回以前的樣兒了。

    然後他"醒"了過來。

    他裝作回復知覺的從帶者彈力和柔軟懸空的平台地面爬了起來,前方百多米外有個長卵形的大隙縫,中間嵌著一個閃動著奇異色光直徑達五十米的立體大圓球,澄藍晶瑩,爍爍生光。無數根狀的巨型神經線平白外的上下四方往這圓體延伸過去,連結在一起。

    美麗的舒玉智倏地出現在他前方右側處,含笑看著他,柔聲道:"方舟!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方舟盤膝坐了下來,摸摸身柔軟的白袍,淡淡道:"這不是一隻眼睛的內部嗎?"舒玉智對他的冷靜並不奇怪,點頭道:"正確點說,這是我的眼睛,是依照我的眼睛建造出來的。"指著那些連接到眸瞳的神經線道:"這些視覺經神把瞳孔接到後面一個交叉點去,使這隻眼與另一隻眼連結起來,再通往腦內的視覺細胞區去。這雙眼睛負責的只是收集光線,真正看到東西卻要靠這些細胞。所以就算閉上眼睛,我們仍能靠餘像或想像力看到東西,又或在夢裡看到便我們如癡如醉的美麗景象。"她的聲音悅耳動聽,便像情人間的款款深談,美眸則脈脈含情,使方舟雖明知她對自己不懷好意,仍忍不住飽餐秀色,希望她不停的說下去。

    這美女對他的魅力與吸引絕不下於姍娜麗娃或姬慧芙。

    舒玉智繼續柔聲道:"至於黑白和色彩,卻純粹是人類主觀的體驗,靠的是你後方由一億兩千五百萬個桿狀細胞和七百萬個圓錐細胞組成的視網膜,前者負責辨別黑白和明暗,後者則能分析出明亮而充滿色彩的視覺。當光線由眸瞳進入,經由神經線送到視網膜,神經細胞立即把影像以電化反應,傳送到腦剖的視覺皮層,使我們"看"到了東西。"方舟微笑道:"你不愧為人性實驗室的主持人,說起這些事來充滿著深雋動人的感情!"舒玉智美眸灼熱起來,並飄到他身旁,差點是貼著他身體的以一個優美的姿勢坐了下來,長袍下露出一對完美無瑕、白嫩滑的小腿,凝視著他道:"這世上還有甚麼比生命和進化更奇妙呢?只是從人類眼睛生長在頭部前方這特點,便可把人類歸納在生物裡"獵者"的框子裡。只有這方式,才能在這多姿多采的世界挑出獵物,準確地對出焦點,加以追捕。與此相反是"被獵者",他們的眼睛大多長於頭部兩側,因為他們需要的是廣闊的規野,好避開敵人的偷襲和捕獵。所以人類注定了是侵略者和獵人。"方舟苦笑道:"雖怪我會被捉了到這裡來,人類似乎還有這個不放過同類的劣根性。"舒玉智垂下俏臉,幽幽道:"讓人家向你道歉好嗎?你對玉智實在太重要了,若你肯好好和人家合作,甚麼我也可以答應你。"方舟明知她是囗蜜腹劍,暗忖此時不佔佔她便宜,實有違天理人情。同時可看看有沒有方法分她心神,使她與"寶貝"隔離開來,那說不定可破人"寶貝"的資料庫去盜寶了,假若能知悉舒玉智為何如此厲害的秘密,至少可有點還擊的能力。方舟探手出去,撫上她滑膩的光頭,溫柔地道:"你這個可愛的腦袋內究竟想著些甚麼對付我的狡計呢。"

    舒玉智嬌軀輕顫,卻沒有阻止他大膽的侵犯,美眸蒙上一陣霞彩,如夢如幻。這五千年來,方舟還是第一個與她有身體直接接觸的人。

    那種感覺既新鮮又刺激,一陣迷糊後,猛然醒來,可是對他的愛撫,仍感到無比的享受。

    方舟暗叫可惜,他剛才故意以輕微的能量,刺激她的神經,使她生出性的衝動,那知她的自制力如此強大,失神片刻後,立即回醒過來,使他的計劃難以進行下去。

    不過愛撫著她的光頭,確是很高的觸覺享受。

    她有著強烈的反應,這可見於她生命磁場的擴大和色彩的變異上。

    方舟的生命磁場也加強了活動,包捲過去,與她的生命磁場混融一體。

    舒玉智"啊"一聲張開了美麗的小嘴,嬌軀一陣抖顫,就若波平如鏡的水起了無數漣漪,頗有點難以自持。

    方舟的手移師到她後頸,愛不釋手地搓揉著,臉孔同時湊了過去,嘴唇在她粉嫩的臉蛋不停輕輕揩擦著。

    舒玉智的呼吸急速起來,抗議道:"方舟!不要這樣,我們好好談談!"方舟的大嘴往她香唇游移過去。

    "啪"的一聲,舒玉智的身體亮了起來,方舟觸電般彈了開去。

    他滾到十米之外才爬了起來,不滿道:"又說甚麼都答應我,親親嘴有甚麼大不了。"舒玉智完全回復了她悠閒從容的神態,"噗哧"笑道:"看你啊!像個得不到心愛玩貝的大孩子,你先和玉智合作,人家才可讓你為所欲為,這才是公平交易嘛!"方舟氣得背轉了身道:"跟你合作了後,怎知你會否把我宰了?"舒玉智移了過來,到了他身後,雙膝跪地,小嘴湊到他耳旁道:"你終肯承認一直在玩把戲瞞過我們的偵察了。姍娜麗娃那副隨意肌吸收能量,也是你動的手腳吧?你根本沒有昏迷,也沒有失去活動的能力,對嗎?"方舟大為檁然,這女人真是精明得鷲人,嘆了一口氣,往後挨在她動人的肉體上,還故意枕在她柔軟驕挺的酥胸處,點頭道:"你全部猜對了,坦白說;你雖可把我困在這裡,可是卻全無對付我的辦法。"舒玉智看著他大占自己的便宜,皺眉道:"剛才受的教訓還不可以令你收斂些嗎?"方舟大嘆倒楣,這些磁場美麗的女人,像姬慧芙、辛茜婭又或正忱靠著的這個美女,為何都像對男女兩性間的關係不感興趣的樣子!姍娜麗娃石不是給他威逼利誘,也絕不會與他發生肉體關係。

    這和火鳥星以前的女人是多麼不同,她們就像只為兩性間的歡愛而生存。

    想起剛才的教訓,他實猶有餘悸,只好坐直身體,狠狠道:"你對我這麼好,我必定有所回報的。"舒玉智輕笑起來,兩手按在他寬闊雄偉的肩頭上,柔聲道:"不要生氣好嗎?

    我們先弄清楚一件事,就是我有殺死你的能力,只要我把改造人召來,憑他們聯結起來的精神力量,就可製得你動彈不得,一籌莫展,說不定還可識破你身體內所有秘密,想試試看嗎?"方舟啞然失笑道:"當然想試哩!膘召人來吧!你或者可以殺死我。但只是或者,可是要憑這方法來識破我生命的秘密,只是癡人說夢,不信盡菅試試看。"舒玉智秀眸寒芒一閃,恨得牙癢癢地道:"你這死人!這樣和人家鬥氣,於你有甚麼好處呢?"方舟掙脫她的玉手,轉過身學她般跪了起來,看著她能迷死任何男人的嬌姿,微笑道:"來!讓我們先交配,再談其他條件。"以舒玉智的修養,在他那藏著無比異力的眼睛注視下,仍禁不住意亂情迷,芳心一亂下,嬌軀已給對方摟個結實,動人的感覺潮水般湧來,衝擊著她的身心。

    方舟大喜,送出思感能,同時往她香唇吻去。

    姍娜麗娃一直在苦候著方舟的指示。

    舒玉智雖猜到方舟在她身上動了手腳,但仍沒有猜到方舟把能量注入了她的隨意肌心臟去,能量又像血液般在隨意肌里運行著。

    導彈雖發射得一枚不剩,但近距離的物質激光、遠距離的脈衝質子集束和肌內所有裝備全部恢復了運作的能力。

    她再次成為了威力無匹的隨意戰士。

    現在"寶貝"的偵察系統已測不破她在隨意肌內的狀況,使她生出安全的感覺。

    巴在這時,方舟的聲音在她心內響起道:"小甜心!膘動手!"姍娜麗娃同時感到一直壓制著她的重力消失得無影無蹤,大喜下隨意肌內的偵察系統在剎那間掃描了四周的環境,經過辨認、分析和把握的程序後,反物質激光烈射在左旁由百多層不同合成金屬造成的厚夾壁上。

    反偵察系統同一時間把"寶貝"監視著她的觀察器破壤。

    厚夾壁不斷分解。

    姍娜麗娃調整著反物質光的範圍,一個可容人穿過的圓形凹位不斷深陷進去。不一會現出了一個小洞來,仍不斷擴大著。

    巴在這要命的時刻,重力再壓體而來,四道癱瘓性的集束,從四角激射而來,剌在她的隨意肌處。

    姍娜麗娃慘哼一聲,掉往三米下的地上去。

    姬慧芙芳心忐忑的隨沙瑩來到基地的空曠處,朝著一組戰車走去。

    四周的戰士舉手敬禮。

    沙瑩橫了他眼道:"這麼緊張幹甚麼,和我上床是那麼可怕的嗎?誰不知道我是最溫柔多情的改造人。"姬慧芙的隨意肌臉孔紅了起來,敷衍地點了點頭。

    沙瑩得意地嬌笑,一手挽著她臂彎,半邊身子挨著她輕輕道:"放心吧!我只是要人陪我到實驗室去見小姐,助她對付方舟罷了!"姬慧芙大喜過望,暗嘆竟有這美妙的運道降臨。

    沙瑩身上的傳話器響了起來道:"沙瑩大將!請立即到"罪惡號"的智能心臟來,我們找到出現問題的地方了。"姬慧芙恨得差點想把那說話的人殺死,降到跟前的幸運忽又飛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