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人性實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罪惡號"和"墮落號"兩艘巴斯基的皇牌飛船,先後降落在荒星的地底基地上。載著方舟和姍娜麗娃的囚箱,經安全檢查後,放到巴斯基的御用飛行戰車"大亨號"的主艙裡,由巴斯基、舒玉智和十多個最厲害的改造人親自押送,護航的隊伍更是龐大非常,竟有二百架最先進的戰車,縱使兩人不是被困囚箱,亦難以逃遁。

    方舟的思感輕易地鑽入了姍娜麗娃的箱子內去,但卻不敢把她喚醒過來,因為臬內人的任何變異,箱外記錄身體狀況的顯示板都會把所有異動暴露無遺。

    他查察了她隨意肌的狀況,知道自己只要向她輸送點能量,她便可以回復生龍活虎了,只恨自己的能量無法逸出重力箱外。

    他還要耐心地等待。

    戰車隊在寬廣的長廊飛行,朝人性實驗室的方向邁進。

    傳音器響了起來,沙瑩焦急的聲音道:"報告大亨,'罪惡號'出了問題。"方舟心中暗笑。

    眾皆愕然。

    巴斯基看了舒玉智一眼後道:"發生了甚麼事?"沙瑩道:"現在還不清楚,'怨男'完全沒有反應。""怨男"就是"罪惡號"上智能系統的名字,與"墮落號"的"蕩女"配成一對。

    巴斯基雙目凶光一閃,落到載著方舟的囚箱處,那小子當然仍是那副沒有生命的模樣,橫隔膜半分起伏的形跡都見不到。

    巴斯基沉聲吩咐了沙瑩進行了調查後,瞧著皺起秀眉的舒玉智,後者搖頭道:"不會是他幹的,若他的能量逸出箱外,定瞞不過我。"坐在她旁的直政道:"會不會是漏網的隨意戰士呢?"巴斯基聽到他的聲音就無名火起,冷哼道:"他就算有本事潛進來,亦沒有能力侵入有重重保護的'怨男',何況他根本沒辦法登上'罪惡號',這不是廢話是甚麼?"直政不知是慣了聽這類話,還是特別沉得往氣,微微一笑,沒有答他。

    舒玉智輕輕吁出一口氣,淡淡道:"任何可能性都可存在,大亨還是小心點好。"巴斯基冷然道:"好吧!由現在開始,地下基地實施戒嚴,除非有小姐和我的准許,任何人都不准離開所屬的崗位,同時徹底搜查每一寸的地方。"命令立時發放出去。

    方舟心中叫苦,忙通知仍在"罪惡號"的小甜心姬慧芙。

    卡爾夫南鐵青著臉,望著壯麗的星空,深吸一口氣後道:"現在我們再無選擇了,趁姬慧芙尚未回來,我們就說愛神失控,殺死了姬慧芙,把聯邦的治權奪了過來。"祝絲蒂一呆道:"誰會相信我們?"

    卡爾夫南冷冷看著她道:"那就要看你的魅力了,沒有了姬慧芙,若你仍鬥不過那群愚忠於姬慧芙的蠢材,還憑甚麼當聯邦的主席?"祝絲蒂閃過怒色,沒有作聲。

    卡爾夫南嘆了一口氣,探手環著她腰肢道:"放心吧!我會動用手上所有力量幫助你,只要能在聯邦議會爭取到三分之二的議席,你便可以名正言順坐上主席的位置,那時你不用我教也知怎樣做了吧!"心中暗嘆先決條件須是姬慧芙永遠不再現身人世。

    祝絲蒂臉色溫和了一點,輕輕道:"'大將'內所有資料都給破壞了,你準備怎樣補救呢?"卡爾夫南瞥了翟斯飛一眼,苦笑道:"我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領袖一號追截回來。"接著雙目寒光一閃道:"我才不信鬥不過一副機器!"祝絲蒂勉強振起精神道:"我安撫了姬慧芙的親信後,會回到領袖二號去,希望我們能衷誠合作,否則誰都活不了。"卡爾夫南回復了平日的深沉冷靜,微微一笑道:"這個自然!"向翟斯飛打個招呼,兩人斜衝上天,望東去了。

    祝絲蒂嘆了一口氣,收拾情懷,朝正向她飛來的一枝部隊趕去。

    押運方舟和姍娜麗娃的船隊飛進模仿舒玉智頭型輪廓的美女頭顱的香唇裡,毫不停留來到那個頭形位於前額的奇異空間去。

    箱內的方舟泛起一種奇異的感覺,舒玉智的精神力量忽然千百倍地增強了,緊緊鎖著他的能量,不由駭然大驚;思感延伸下,立即察覺到她與一個超級智能系統聯結在一起,兩者間互為補輔,那等若這機器借舒玉智活了過來,而舒玉智則擁有這超級智能系統的一切功用。

    方舟禁不住魂飛魄散,這是他想也未想過的事。

    他原以為只要抓到機會,便可輕易控制了人性實驗室的智能中心,就像那趟在喜馬拉雅山的聯邦研究院那樣,施施然攜美離去,怎想得到舒玉智有此一著。在他的思感分析下,舒玉智和那智能系統的連繫牽涉到精神力的一面,除非他能控制了這厲害女人的心神,否則休想把那聯絡切斷。

    沒有一個人的精神是相同的,比指紋和人的外貌更千變萬化,更具特質。

    這具在人性實驗室的超級智能系統,便擁有辨認人類精神特質的能力,對舒玉智它就像一條忠心的狗,絕不會接受主人以外任何人的命令。

    除非能找到那辨識精神的中心,加以破壞,否則方舟亦無能為力。但要找到那辨識中心,首先就要破入這智能系統裡,在目前這種情況下,由於有舒玉智在,他根本全無辦到的方法。

    這是智能系統一項驚天動地的突破。把人和機器緊密的連結起來。

    方舟心中叫苦,正要把這駭人的發現通知姬慧芙時,才發覺思感竟逸不出人性實驗室的最外層。

    似乎又回到火鳥星的老日子裡,只能被動的等待災難的來臨。

    不同處是以前他只擔心自己一個人,現在卻要多擔心他的兩個小甜心,若給巴斯基汙辱了,她們也完了。

    舒玉智美麗的玉容出現在透明的箱蓋處,向他展現了一個動人的笑容,無比溫柔地道:"你想扮沒有知覺嗎?我就讓你得償所願吧!"方舟心知不妙,忙運聚所有能量,保護著腦神經內一個半公分見方的微細部分。

    果然強大的反太陽能流能,由舒玉智按在箱上的一對纖美玉手狂潮般洶了入來。

    方舟憬然一震,所有感官全失去了知覺,但那受保護的部分,卻仍不為影響,使他能勉強保持一絲靈明,靜待反擊的機會。

    不過他思感的能力,卻被限制著只能在那神經附近的區域活動,更不要說去指揮他體內那龐大的能量了。

    舒玉智顯然尚未有能力偵察到那"部分"的情況,滿意地向巴斯基笑道:"你們可以去搜捕那隨意戰士了。這個人就交給我,不用一個樂園星月的時間,我便可以識破他所有秘密和因子密碼。那時整個聯邦,就是我們囊中之物了。"巴斯基大笑道:"當我回來時,小姐當可把姍娜麗娃的美麗肉體由隨意肌內剝取出來,讓她享受到改造人的滋味吧!"其他摩亞等人一起淫笑起來,充滿瘋狂和變態的神氣。

    直政垂下頭來,掩飾心中真正的情緒,他愈來愈不明白舒玉智為何要與這些改造人同流合汙了。以她的力量,大可取而代之,或控制了他們,建立自己的王國。

    他願意為舒玉智做任何事,卻不願她和巴斯基這窮凶極惡的改造人之王有任何關係。船隊降落到停機坪上。

    大亨號的尾艙門打了開來。

    兩個囚箱像給一對無形的手托著般平滑地移了出來,朝大殿飛去。在這裡,舒玉智和她的寶貝主宰著一切。

    從沒有人試過成功逃出去。

    但方舟會是唯一的例外嗎?

    舒玉智腳不沾地的飄進大殿裡,來到囚禁著方舟和姍娜麗娃的囚箱的上空。囚箱的蓋子打了開來,方舟和姍娜麗娃同時升到半空中。

    舒玉智的美目閃著亮光,移到方舟上,灼熱的眼神,緩緩掃過方舟,滿足地嘆道:"寶貝我兒!可以開始分析的程序了。"大殿立時陷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

    接著幾十道不同顏色的強光照在兩人身上。

    方舟的衣服空氣般融解,露出他赤裸的身體。

    姍娜麗娃的隨意肌卻變成了透明的肌肉,包裹著她動人的肉體,纖毫畢露,半點也不能掩藏起來。

    舒玉智的嬌笑聲響徹整個空間。

    色光不住變化。

    無數奇怪的圖像和數字在四周的空間不住顯現,就像一個不具實質的怪夢。方舟正在艱苦奮鬥。

    他奮鬥的短暫目標主要有兩個,首先就是不讓舒玉智破釋他精神大力能的秘密,其次就是要阻止"寶貝"掌握隨意肌的結構;否則若讓舒玉智成功由隨意肌取出姍娜麗娃這塊可口的美食,姍娜麗娃便將受到改造人的魚肉了。

    而這兩件事必須偷偷進行,不可讓舒玉智和寶貝知道是他暗中在弄鬼,否則"她們"便被迫要以另一種方法對付他們了。

    要做到秘密行事,他必須先把握寶貝與舒玉智探查和分析的方法及能量波段,那他才可以設計出一種輸送能量的方法,避過她們的耳目。

    這當然不容易做到,卻非沒有可能,因為舒玉智和寶貝的聯合力量,已鑽入了他的神經系統裡,不斷收集資料和情報。

    只要是在他體內的東西,他便有方法去把握和改變。

    他的思感逐分逐寸地擴大,逐點逐滴地去重新成為自己能量的主宰。

    舒玉智現在正探察他最原始的嗅覺神經,那是位於後腦的部分,暫仍未侵進到其他部分來。

    所以他必須爭取時間,先奪回其他部位的控制權,同時亦要為敵人泡製點困難,使她們生出疑惑和進退失據。

    "蓬!"

    黑暗裡爆出一團火光。

    色光幻影同時消去,大殿在柔和的黃芒中顯現了出來,方舟和姍娜麗娃兩人仍然凝定在半空裡。

    舒玉智本是悠閒地坐在她殿心的寶座裡,這時挺直腰肢,一面疑惑之色。

    寶貝平靜的聲音響起道:"這人的嗅覺系統非常奇怪,一般人之所能嗅到氣味,與分子的幾何形狀有密切關係。例如麝香氣味的分子是圓盤形的,嵌入橢圓的嗅覺細胞時,會使人嗅到麝香的氣味;薄荷氣味的分子是楔形分子,嵌入同形的細胞裡便生出薄荷味。可是方舟的嗅覺神經內的細胞卻沒有一定的形體,不住改變,那是否代表他根本嗅不到任何氣味呢?"舒玉智道:"這並非最奇怪的所在,為何我們的能量會被反激回來,燒掉了你一組能量單位呢?"寶貝道;"我仍未找到原因,剛才我正對目標進行一般的鼻黏膜神經末梢測試。於普通人來說,只要刺激八個神經末梢,便可引起神經的反應,不過若要嗅聞到任何氣味,卻至少要喚醒四十個嗅覺的神經末梢。但當我同時刺激方舟鼻黏膜的四十個神經末梢時,那些相應的細胞一起生出抗力,把能量反撞回來,造成能量的短路,引致了輕微的爆炸,這是前所未有的事。"舒玉智笑道:"情況看來愈是有趣了,分析會出乎意外的艱困,不過無論付出任何代價,亦是值得的。"接著冷然道:"分析繼續進行。"

    大殿暗黑下去,色光再現。

    方舟暗暗偷笑。

    他趁敵人注意力轉移的時間,成功地把能量完全置於控制之下,還成功地模擬出仍然受制的情況。

    能量隨思感運轉起來,就在爆炸發生時倏地提至比光速快了一絲的速度,那是舒玉智和寶貝的知感能力外的速度,由這刻開始,他又可以隨意運用他的能量了。

    但仍有兩個問題須待解決。

    首先,縱使超越了光速,他也沒法逸出人性實驗室龐大的力場保護罩,就算有飛船或人離開實驗室,他雖可以附於其上逃出去,但出口關閉時,他的思感能量便立刻被截斷,待然損耗了一截能量。

    第二個問題更嚴重,就是他自問敵不過舒玉智,更不要說舒玉智和寶貝聯手的力量了。

    現在他唯一的優勢是敵人仍未摸清他的底牌,亦暫無意把他殺害。

    他只能鬥智,絕不可鬥力。

    他還有更大的野心,就是把寶貝資料庫的內容全部據為己有,那就等於擁有了人性實驗室自開始以來的所有研究成果了。

    那會是多麼有趣的一回事。

    探測能又再次進入他的腦神經來了。

    方舟暗叫一聲來得好,思感鑽入了姍娜麗娃的隨意肌裡,游入了她神經內,只喚醒了思考的區分。

    姍娜麗娃立即由人工睡眠中甦醒過來,只有一組細胞開始活動,其他負責各種感官的細胞依然沉睡著。

    即管以方舟的能量,尚未能穿透隨意肌的保護罩,但純精神的思感卻不受限制。

    "力場"其實是由多重的能量罩組成。

    根據聯邦研究院的資料,當能量層厚達十八重時,便可將宇宙所有已知的能量隔絕,但那需要龐大和源源不絕的動力來源。在方舟的遭遇裡,只有姬慧芙的領袖一號、巴斯基那兩艘魔鬼魚型飛船"罪惡號"和"墮落號",與及舒玉智的人性實驗室有這種最先進的設備,使他超光速的思感亦難以透入。

    隨意肌雖是超時代的產品,但由於受能量限制,保護罩只有五重能量層,不過由於設計巧妙,不同性質的能量層互為補輔,使力場力量倍增,所以才可以暫保著它的主人。但因為姍娜麗娃那副隨意肌內的主能源消耗得一滴不剩,現在全賴後備能源支持,實捱不了多少時候,所以方舟才要這麼急切地先解決她這方面的危機。

    方舟喚道:"小甜心,我是方舟!"

    姍娜麗娃心神一震,細胞開始活躍起來,就像在夢境裡般,只有神經的某部分動作,身體和感官仍保持在沉睡的狀態裡。

    方舟道:"不要醒來,只需靜心聽我說話。"

    姍娜麗娃的心靈應道:"人家在聽著呢!"

    舒玉智低喝道:"停止!"

    大殿回復柔和的光明。

    舒玉智飄了起身,來到姍娜麗娃旁道:"究竟是甚麼一回事?為何她的隨意肌忽然把我們的能量完全吸收了進去,還據為己有,使我們再分析不到任何東西?"寶貝平靜地答道:"對不起!我並不能提供答案。"舒玉智默然半晌,嘆了一口氣道:"我或者是太輕敵了,沒有想過隨意肌竟擁有可以吸收和轉化能量的設備,照目前的情況看,就算我們動用最先進的激光刀,沒有幾百個地球時,休想能破開隨意肌。"寶貝道:"請母親指示該採取的行動。"

    舒玉智幽幽嘆了一口氣,沉吟半晌後道:"先把姍娜麗娃送進你的囚室裡,待我想得新方法再對付吧!現在我們集中全力對付這火鳥星超人,他比姍娜麗娃重要上千百倍。"姍娜麗娃立時移動起來,沒入了一邊似非實體的牆壁去,不留半點痕跡。

    舒玉智凌空轉身,看著懸浮空中的方舟,嘆了一口氣道:"若依一般的方法,我們可能永遠也把握不到他的秘密,那有人似他的腦細胞般千變萬化,教人全無方法去探尋捉摸呢?"寶貝道:"我提議把他解剖,將不同的部分放進維生器里附加分析和研究。"舒玉智淡淡道:"這只是列為最後的方法,唉!人這所以能成為人,方舟之所以能成為方舟,並非因為這些不住更新的細胞或器官,而是某種超乎於這些物質之上的精神體,那才是生命的本質,亦是我最感興趣的奧秘。這麼快弄死他,會使我們錯失了最重要的探尋關鍵。"深吸一口氣後道:"給他穿上衣服後再把他喚醒過來,我要在右眼房接見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