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成也敗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凝豔被他一雙魔目看得遍體生寒,心虛膽怯,欲言又止,最後嬌哼一聲,拂袖去了。

    山野下著漫漫雨粉,漆黑一片,凝艷公主營地的燈火變成一個個乏力的光蒙。龍鷹一身夜行衣,利用魔種的靈覺天機,遠遠吊著荒原舞。

    他比以前任何一次暗跟更小心翼翼,皆因事關重大,不容有失,最接近荒原舞的距離不敢少過一里,因荒原舞是與他同級數的高手,只欠他魔種的靈銳。

    到荒原舞在離營地一里許處的亂石群中停下來,他才憑林木的遮掩,潛近至離他半里許處,伏地聆聽。

    破風聲自遠而近,來與荒原舞會面的只有兩個人。

    荒原舞的聲音響起道:「見過公主!」接著是紙張的微響。

    凝豔驚喜道:「竟是整個計劃,你是如何得到的?」

    荒原舞沒表情的聲音以突厥語道:「龍鷹與公主不歡而散後,立即召來婁師德、郭元振、張九節、方均、楊玄機和其他十多個將領,與龍鷹、萬仞雨、風過庭舉行軍事會議,還首次邀請本人出席。」

    一個雄壯的聲音道:「他們經平州一役,終於相信你了。」

    龍鷹幾乎能肯定說話者是軍上魁信,因只他有與聞如此機密的資格。

    荒原舞淡淡道:「本人已完成公主派下來的任務,以後再與你們沒有任何關係。」

    凝豔冷哼道:「龍鷹一天不死,你仍受誓言約束。當日在平州,有著大好的機會,為何不對龍鷹下手?」

    荒原舞不悅道:「先不說本人不屑幹這種卑鄙勾當,且根本沒有人可暗算龍鷹。他是個非常特別的人,有特別的稟賦,你永遠摸不清他的深淺。只看他射殺乙寃羽那一箭,你們突厥族中誰人有此驚世箭術?」

    軍上魁信冷然道:「任他有三頭六臂。今次是死定了。」

    荒原舞道:「既然如此,就該讓本人置身事外。」

    凝豔不悅道:「畢玄的嫡系弟子,怎可有始無終?何況你並不是第一天到江湖來,忽然失蹤,怎知龍鷹會否起疑?你必須參與龍鷹遠攻契丹人新城的所謂奇兵,隨軍而行,如有任何變化,可藉口探路,向我們的探子報告。到我們發動攻擊,才趁亂開溜。此事沒得商量,如果敢背叛我們,本殿會通知神都的人,向令妹報復。明白嗎?」

    軍上魁信道:「中土人比我們對你更好嗎?說到底你們兄妹與我們淵源深厚,怎可有偏幫外人之心?」

    荒原舞哂道:「如果我真有此心,公主手上便不會拿著大周軍行軍的路線圖了。我是偷偷溜出來的,現在必須回去。」

    說罷不待他們答應,轉身便去。

    荒原舞遠去後,軍上魁信沉聲道:「這小子可靠嗎?」

    凝豔道:「正因他不隱瞞心中不樂意的情緒。才顯得他可靠。我比你明白他,對他們的師父,兩兄妹銘記深恩,絕不會違背他們師父對畢玄的許諾。」

    又冷然道:「到時一併幹掉他。再嫁禍漢人,使花秀美更死心塌地為我們辦事。大汗對她很有興趣。」

    軍上魁信道:「今次龍鷹是死劫難逃,隨我們來的二萬人,乃我突厥最精銳的戰士。且還有一個祕族的百人團,即使他能逃離戰場,亦絕對避不過秘人的追殺。」

    凝豔道:「雨愈下愈大了。我們回營去吧!」

    龍鷹心叫「不送了」,悄悄離開。

    三天之後,大軍從四處開出,向營州推進。

    一路從平州開出,沿海岸行軍,兵力二萬人。第二路由薊州出發,與婁師德在長城外的大軍會合後,分三路往敵方挺進,軍力達八萬人,陣容鼎盛。

    另一路出山海關,成為中三路軍的護翼。

    而龍鷹等則於早一晚率一萬精騎,借道奚人國境,依荒原舞設計的路線,秘密行軍,繞擊契丹人新城。

    連荒原舞也不曉得,除龍鷹一軍,其他各路軍只是裝個樣子,除推進緩慢外,且不會進入營州的二百浬範圍內,沒有真正威脅孫萬榮。

    只要孫萬榮不是蠢蛋,便該從他們的行軍方式,看破其中有詐,且對手是慣以奇兵制勝的龍鷹,當然疑神疑鬼,杯弓蛇影。如此形勢,正是龍鷹一手營造出來的。

    荒原舞設計的路線,顯示他是個不可多得的軍事人才,路經處均有天然的遮掩,人跡罕至,雖是白晝行軍,亦沒惹起奚人的驚覺,即使被奚人看到,由於事不關己,亦不會去通知孫萬榮。

    風過庭的神鷹隨軍飛行,探聽前方動靜,如有敵人接近,絕瞞不過牠銳利的鷹目。疾行十五天後,終到了關鍵的地點,有松漠捷道之稱、長達兩裡、夾於群山之間的通道。

    出捷道後,契丹新城在左方二百浬處,離東南方的營州只五十多里。

    峽道並不險要,還非常寬敞,最闊處超逾百丈,由山坡連接山腳而成,可是若有敵人埋伏在兩邊山坡上的密林裡,從兩邊衝殺下來,會是勢不可擋。

    龍鷹在中午時分抵達捷徑外,憑高紮營休息,循例派探子到捷徑去探路,裝模作樣,實則暗中加強營地的防禦力。

    到黃昏時分,龍鷹召來變得沉默寡言的荒原舞,道:「荒兄願隨我們去奪取營州嗎?就像那次輕取平州。今趟說不定更輕鬆寫意。」

    荒原舞現出沒法掩飾的驚容,好一會才說得出話來,道:「我們不是去攻打契丹新城嗎?」

    龍鷹聳肩道:「憑這麼的一萬人,哪來攻打新城的資格?荒兄不要說笑了。」

    荒原舞大惑不解道:「那豈非更沒攻打營州的資格?」

    龍鷹笑道:「現在仍沒有,但很快就有了。」

    萬仞雨和風過庭來到荒原舞兩旁,前者笑道:「讓我們四兄弟再次並肩作戰,創出另一個奇蹟。」

    風過庭道:「時間無多,須立即起程。」

    龍鷹斜眼睨著荒原舞,等待他的反應。

    荒原舞雙目忽然回復生機,欣然道:「仍是那句話,就是捨命陪君子。」

    眾人哈哈大笑,四手緊握。離去後,一萬精銳交由方均指揮,郭元振從開始便沒有隨軍。

    四人翻山越嶺,來到通道另一邊,天已黑齊。十多個神鷹軍牽馬在一片密林內等待他們,當荒原舞見到其中一匹是雪兒,方曉得龍鷹先前的坐騎是冒牌貨,難怪龍鷹雜在先鋒軍裡,卻要他押後跟尾。

    四人翻身上馬,循定好的隱蔽路線朝營州疾馳,龍鷹一馬當先,避過幾起敵人哨探的發現。

    天明前,他們抵達離營州三十多里,東北面的一個小山谷,郭元振與神鷹軍,正恭候他們大駕。

    馬兒給解下馬鞍,吃草喝水。

    郭元振見四人到,大喜,與他們逐一擁抱,以表示心中欣悅。

    風過庭道:「夜光漆使得嗎?」

    郭元振道:「非常理想,我們由水師船直送到營州來,只夜行一天,便到了這個目標幽谷。現在四周都有暗哨,只要敵人接近,立即殺人滅口。」還比了個割喉的手勢。

    荒原舞道:「龍兄!可否借一步說話?」

    龍鷹道:「不用說出來了。到奪得營州後,荒兄會明白小弟處處為你著想,不會令你左右做人難。」

    荒原舞苦笑道:「我仍不明白。」

    風過庭手托巨鷹,朝他們走過來,道:「換在下出動哩!」

    萬仞雨道:「我陪公子去。」

    龍鷹道:「不若我們四個一起去,邊走邊說。」

    郭元振使人牽來他們的坐騎,道:「最沒有可能出岔子的地方,正是最有出岔子的機會,因為我們掉以輕心。」

    龍鷹道:「多謝郭大哥提醒。」

    郭元振哈哈笑道:「好小子!」

    四人策馬出谷,由龍鷹領路,朝營州潛去。天空仍下著綿綿細雨,山野一片迷茫,到馳上一個山丘,營州出現在左方三里許處,其規模更在平州之上,矗立大河旁。

    荒原舞仍不知他們葫蘆裡賣甚麼藥。道:「我們四人可以幹甚麼呢?」

    風過庭道:「我們甚麼都不幹,由我的乖寶貝去幹。」

    嘬聲輕嘯,神鷹從他的肩上一飛沖天,望營州飛去。

    四人上山下山,越溪過林的朝松漠捷徑的方向馳去,疾馳半個時辰後,離捷徑東面出口約二十里,神鷹回到風過庭肩頭上。他們調頭走,繞個大彎,最後回到先前起步的山崗,一隊十多人的騎隊,從營州奔出來,往捷徑的方向馳去。

    萬仞雨欣然道:「是第五隊了,可見孫萬榮非常重視公子的神鷹。」

    龍鷹道:「這蠢蛋肯定正召集人馬,只要接到探子送回來的情報,立即出發。」

    風過庭仰望被雨粉籠罩的天空,道:「現在該是午時,以孫萬榮的作風,會在天黑前出發,進行夜襲。」

    龍鷹道:「我敢肯定孫萬榮於往新城的區域布有伏兵,軍力不少於三萬人,若凝豔見勢不對,欲往北逃,會慘中埋伏。」

    荒原舞嘆道:「軍上魁信是知兵的人,會以為是被契丹探子發現行蹤,沒想到是你們佈的局,所以會乘勢殺往西出口,突襲方均和他的萬人部隊,豈知敗得更慘。」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