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三章 其次伐交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稍頓續道:「那晚我們談至天明。唉!很久未曾這樣子了。她告訴我把你親寫的報告看了十多遍,看時多次笑出來,說最妙的是你誆李智機要到高山上卜卦,事實上卻是去割下盡忠的人頭。她更把你的報告給我看,又指是說書的好材料,因為夠荒誕離奇。」

    龍鷹大吃一驚道:「千萬不要讓別的人知道。」

    胖公公道:「放心好了,我看過後,明空親手一把火將它燒掉。」

    龍鷹放下心事,騙人的感覺絕不好受。

    胖公公道:「十五天前,明空深夜召我去見,劈頭第一句就是‘邪帝收復平州和薊州了’。接著滔滔不絕述說你如何一夜變天,先射殺乙寃羽,奪城樓,降吊橋,一舉擊潰契丹人,最妙是預先安排伏兵,殺得欲逃的契丹人片甲不留,己方陣亡者不到二百人,如此戰績,怕只有少帥寇仲方能比擬。」

    又道:「她絕口不提龍鷹兩字,只說邪帝。你明白她的心情嗎?你又明白公公的心情嗎?你準備何時收拾孫萬榮?」

    龍鷹道:「我在等待突厥人攻打契丹新城。」

    胖公公點頭道:「好計!凝豔回國後,默啜立即派來最高規格的使節團,提出幾個請求。首先,是要明空收他為子,他便再次臣服於大周。」

    龍鷹失聲道:「默啜要武曌收他為子,他想玩甚麼花樣?」

    胖公公笑嘻嘻道:「該是想名正言順繼承母位吧!不過默啜忘掉當明空的兒子沒哪個有好下場,對默啜該不是好兆頭。然而明空沒有答應,只派人到突厥去冊授默啜為‘遷善可汗’,又加封其為‘頡跌利施大單于、立功報國可汗’,全是虛銜,多封十個仍不會有任何實質效用。」

    又道:「凝豔此女不可小覷,看破明空想由武氏子弟繼承皇位的弱點,虛情假意的修好。讓明空在沒有外力的威脅下,放心捧武承嗣代李旦為太子。因為能與突厥修好,等若立下天大軍功,明空可將功勞全歸武承嗣。」

    龍鷹道:「凝豔還有甚麼招數?」

    胖公公道:「如果第一招是虛招,接著的一招便是試探虛實。默啜代凝豔向大周皇帝求婚。」

    龍鷹嚷道:「這算甚麼招數?」

    胖公公道:「玩政治並非邪帝老哥的本行。此招肯定是凝豔想出來的。換作你是聖上,該挑何人去迎娶凝豔呢?」

    龍鷹尚未會意過來,道:「有甚麼問題?」

    胖公公道:「問題大至無限。首先,哪個姓才是皇室?雖說李旦和李顯均被賜姓‘武’,骨子裡仍是李唐宗室,一俟明空百年歸老。立即改回李姓。還不明白嗎?」

    龍鷹倒抽一口涼氣道:「凝豔真厲害,如果武曌以武氏子弟去迎親,等若向天下公布武氏的天下,終有一天會由武氏子弟繼承,立即將擁武和擁李唐兩派推向更尖銳的對立和磨擦。武曌看不破突厥人的陰謀嗎?」

    胖公公道:「她不是看不破,而是沒法解開心中死結。當年聖門與李唐爭天下,功虧一簣,敗走長安,被明空視為婠婠的恥恨。令她認為真正的勝利,必須是改朝換代。公公和她的分歧就在這裡,武姓李姓根本無關重要,只要我聖門曾統治天下。並創出史無前例的盛世,便是聖門徹底的勝利,儒佛道三家的人,沒人可以質疑。沒人可以否認。」

    龍鷹問道:「武曌做出選擇了嗎?」

    胖公公道:「她仍在頭痛。虛招和半虛實的招數後,便是連續兩招實招。說出來之前,明空著公公問你。如果在現時的形勢下,默啜全力助孫萬榮,我們會陷於怎麼樣的情況?」

    龍鷹坦然道:「我們千辛萬苦營造出來的優勢將會一掃而空,陷於苦守之局,還要調兵遣將,應付默啜突破西面漫長的戰線,大舉南下。奚人在這種情況下,將放棄中立,改投突厥和契丹人。」

    胖公公道:「所以我說凝豔看得很準,乘機勒索。默啜指出只要我大週肯將豐、勝、靈、夏、朔、代六州降戶及單於都護府之地,撥歸突厥,並予他們穀種、繒帛、農器、鐵等大批物資,默啜便可率部眾代大周征伐契丹。唉!這些實招非常辣,會令突厥人得到人畜和物資的補充,國勢實力大增,更難抵擋。」

    龍鷹從容道:「答應他又如何?只要我們能與吐蕃結成聯盟,將可完全抵銷他們驟增的力量。」

    胖公公道:「幸好有邪帝老兄在,讓默啜得意一時又如何?在默啜向孫萬榮用武前,千萬要按兵不動,否則將逼默啜向你們出手,一旦你們陷於劣勢,默啜提出的條件會更辣。」

    龍鷹只要想想突厥人的兵力在四十萬以上,便知胖公公所言非虛。點頭道:「明白!」

    接著雙目魔芒遽盛,沉聲道:「終有一天,我會親手割下默啜的頭顱。」

    胖公公道:「全賴邪帝老兄大展神威,否則默啜不會是這種態度和策略。我們怕輸,他們也怕輸。突厥人現在是擺明先收拾孫萬榮,再收拾你,然後在沒有顧忌下,全面南侵。要說的話都說了,陪人雅她們去看看長城吧!山海關這個名字真改得好,山是燕山,海是渤海,關是長城名關,緊握遼薊咽喉。角山頂崗,巨石嵯峨,巍峨險峻,遠眺則群山層巒疊嶂,海天開闊,不愧有天下第一關之稱。」

    「兩京鎖鑰無雙地,萬里長城第一關。」

    燕山山脈由居庸關、古北口延伸而來,綿亙千里,起伏轉折至離渤海十多浬處,頓起高峰,修築成關隘。在歷經戰亂下,此時山海關的防禦設施不但沒有堅城的規模,且防禦設施盡毀,只賴楊玄機趁這二十多天工夫,築起木寨箭樓,修築長城,加強了防護。

    龍鷹和三女在萬仞雨和風過庭的陪伴下,策馬來遊,楊玄機率親兵迎接,帶他們登上長城,撫今追昔。

    楊玄機道:「戰國時,各國為抵禦外敵,於北疆各築邊牆,到大秦將所有邊牆連結,形成西起臨洮,東至渤海,逶迤萬里的長城。太宗亦命人加以修繕擴充,最近被契丹人破壞得體無完膚,令人痛心。」

    萬仞雨道:「我們必須重建山海關。」

    楊玄機道:「我心中已有構想,會請專人設計城堡、關隘、敵台的圖則,將這線長城配合山海關,形成一個完整的防禦建築群,成為幽州北的要塞。」

    龍鷹問道:「這個專人是誰?」

    楊玄機笑道:「正是老郭,他不但是軍事狂,還是個戰堡狂,有他策劃,包保萬無一失。」

    龍鷹記起郭元振曾向武曌提出於重鎮大城外的戰略據點,設置屯兵戰寨,又提出於邊塞屯田的想法。點頭道:「只要是由郭老兄想出來的,聖上肯定批准。」

    人雅三女對軍事既聽不懂又沒有興趣,逕自走到一旁,欣賞城外壯闊動人的風光。這天天氣極佳,陽光普照下,原始森林隨起伏山勢無限延展,禽鳴獸走,野趣誘人。

    此時有親兵來向楊玄機報上消息,後者聽罷回來道:「突厥人派來特使,說十天之內,凝豔會親來見鷹爺。」

    萬仞雨道:「肯定沒好事。」

    風過庭皺眉思索道:「際此我們和契丹人成對峙之局時,凝豔擺明是要渾水摸魚,打發她絕不容易。」

    楊玄機嘆道:「突厥人始終是我朝的最大外患,只是沒想到契丹人亦可令我們吃大虧。」

    龍鷹沉聲道:「論兵員質素,我們實非他們對手,所以對付他們,必須有非常手段。我們已成功邁出第一步,就是扭轉士氣,重奪邊防的控制權。」

    萬仞雨道:「下一步該是練兵。對嗎?」

    楊玄機道:「練兵非是一時三刻可達成的事,只有在戰場上,方能培育出真正的戰士。不論突厥或契丹,人人長於馬背上,視戰爭為家常便飯,個個好勇鬥狠,舉國皆兵。如果我們不是出了個比他們任何一個更狠的鷹爺,現在仍躲在幽州的城牆內,日夕擔心契丹人何時來攻。」

    萬仞雨笑道:「近墨者黑,我和風公子現在都變成好勇鬥狠之徒。」

    龍鷹欣然道:「不瞞諸位,我現在對看誰更狠興致大增。哈!一切待見過凝豔再說,她想渾水摸魚,我卻先大討她的便宜,到收拾孫萬榮後,我會到吐蕃去,順道探聽突厥人的虛實,了解甚麼高昌、龜茲等小國的意向。最緊要是邀荒原舞那小子一道去,令我們的旅程可變得多姿多采。」

    接著仰首上望,觀看風過庭愛鷹在藍天白雲下翱翔的雄姿美態,悠然神往道:「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有點迫不及待呵!」

    三天之期,光陰苦短,轉瞬即逝。三女留在薊州的最後一夜,填滿離愁別緒,人雅、秀清和麗麗與他抵死纏綿,歡好過後,夫妻共話至天明。

    送三女和胖公公登船後,龍鷹返回薊州,婁師德請他到內堂去,道:「據報孫萬榮派出使者,分別到突厥和奚國去,該是有大行動的先兆。」

    龍鷹問道:「是多久前的事?」

    婁師德道:「使者在八天前離開營州。」

    龍鷹道:「營州方面有何動靜?」

    婁師德道:「孫萬榮正重整軍隊,兵力達七萬之眾,自立為契丹可汗,以何阿小、李楷固、駱務整三人為左、右、中三路元帥。以孫萬榮的作風,又自負無敵,一俟突厥人和奚人做出不侵犯他的保證,會立即大舉來犯,我們不可不防。」

    龍鷹欣然道:「若孫萬榮蠢得這麼大舉來犯,我們將煩惱盡消,突厥人亦將錯失良機,再沒有威脅我們的條件。」

    婁師德道:「那我們就必須狂勝一場,完全擊潰孫萬榮,讓他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且須速戰速決,令突厥人難以趁機圖利。」

    龍鷹道:「我的所有部署,均是要形成眼前之勢。不論默啜或孫萬榮,誰都不相信屢戰屢敗的大周軍,能以迅如閃電的方式收拾孫萬榮,但我偏要給他們一個意外。此戰若一如我所料般勝得乾脆漂亮,突厥人將在未來幾年難以對我們用兵。」

    婁師德道:「該怎樣配合鷹爺?」

    龍鷹道:「甚麼都不用配合,一切依婁大帥一貫的做法,目標是防守,能守而後能戰,能戰便有機會贏,只要孫萬榮離開營州,他的死期亦不遠了。」

    返到東院,風過庭與荒原舞在說話。

    龍鷹笑道:「荒兄何時回來的呢?」

    荒原舞道:「剛回來!最新的消息是,只要孫萬榮能打敗你龍鷹,李智機會站在孫萬榮的一方。」

    龍鷹輕鬆的道:「李智機在害孫萬榮,這傢伙的確懂得擇善而從之道,肯這麼大力幫忙。」

    荒原舞不解道:「龍兄為何有此見解?」

    風過庭亦不明白,苦笑道:「到戰場後,你這小子像變成另一個人,教人莫測高深。」

    龍鷹笑道:「不是莫測高深。只因小弟曉得些兩位老兄不曉得的事。」

    風過庭明白不便在荒原舞前解釋任何事,遂不再追問。

    荒原舞道:「此間事了後,龍兄真的要到吐蕃去嗎?」

    龍鷹道:「到吐蕃是勢在必行,但仍要先返神都,向敝主覆命後才可動身,荒兄有興趣嗎?」

    荒原舞欣然道:「我尚未到過這世上最高的平原,當然願附驥尾,好大開眼界。請龍兄接納我這個夥伴。」

    此實為龍鷹一石二鳥之計,同時可減去荒原舞對他們看破自己的疑心。

    龍鷹道:「路經的話,我們想到貴國觀光。」

    荒原舞微笑道:「蒙龍兄三位興起一遊敝國之念。是我們的榮幸。不過你們勢要繞個大圈,才能從東北路進入吐蕃。」

    風過庭問道:「我們已領教過令妹的驚世觱篥,不知龜茲還有甚麼好東西?」

    荒原舞悠然道:「敝國國都伊羅盧城,是世上最古老的城巿之一,也是東西文明的交會處,篤信佛教,城外三十浬處,位於卻勒塔格山南麓的蘇巴什佛寺,更是塞外最著名的佛教聖地。你們的高僧玄奘便曾在西行天竺取經途上,留寺兩月講經弘法。」

    龍鷹嚮往的道:「竟有此事?」

    荒原舞道:「敝國除美女和歌舞外,石窟佛畫和紡織均非常有名。且位處大綠洲,風光迷人。保證你們不會後悔到那裡去。」

    龍鷹笑道:「只為貴國的美女,即使不懂歌舞,我也會感到不虛此行。哈!真的很漂亮嗎?」

    風過庭笑罵道:「看看荒兄的妹子便知問這句話是多麼蠢!」

    荒原舞沒好氣道:「可是捨妹卻說龍兄似乎對她不感興趣。」

    龍鷹陪笑道:「一場誤會!一場誤會!只因她美得令小弟生出自慚形穢之心,又以為她是風公子的意中人。所以不敢惹她。哈!」

    此時有人來報,凝豔到了。

    龍鷹在外堂門口遇上張九節,後者道:「她要和你單獨談話。」又壓低聲音道:「隨她來的有八百個突厥戰士。是由著名的突厥猛將軍上魁信率領,此人不但是默啜的頭號愛將,且據聞是凝豔的情人,善使長矛,亦精刀法,是突厥數一數二的高手,聲名遠在隨凝豔到神都去的高手之上。他陪凝豔出使而來,很不尋常。」

    龍鷹道:「八百多人如何招呼?」

    張九節道:「其他人沒隨她入城,於長城外的荒原高地紮營。來者不善,小心應付!」

    龍鷹輕拍他肩膊,進入大堂。

    凝豔一身突厥武士勁服,頭戴色彩繽紛、飾以珍珠的圓帽,頭髮紮成兩條長辮,垂在兩肩,外穿紅色披風,立在堂心,美目凝注的瞧著他進來。

    龍鷹隔遠施禮,來到沒有還禮的凝豔身前,於三步外立定,微笑道:「神都一別,公主神采艷光,更勝以前,看來是諸事順遂,心情大佳。」

    凝豔冷冷地瞅著他,淡淡道:「龍兄戰績彪炳,凝豔當然為你高興。」

    龍鷹道:「無事不登三寶殿,公主是否為小弟帶來喜訊?」

    凝艷輕輕道:「該算是好消息,就瞧你怎麼看。」

    龍鷹苦笑道:「真不願與公主為敵,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希望事情不會發展到那個地步,令事與願違吧!」

    凝豔移前一步,用神地審視他,聲音轉寒,道:「最終的決定,握在大汗手上,今次凝艷只是代大汗傳話。讓凝豔提醒你,大汗下的決定,從沒改變過,這是大草原上人所共知的事實。」

    龍鷹聳肩道:「我想做的事,也從沒辦不到過,是否人人皆知不是問題,但我自己比任何人清楚。」

    兩人自說話後,一直針鋒相對,氣氛愈趨緊張。

    凝豔淺嘆一聲,道:「你若是抱持這種態度,看來我們很難談得攏,且讓凝豔給你一個忠告,大汗擁有的力量,是你無法想象的,孫萬榮對他來說只是一腳可踩成肉醬的螞蟻,他亦從不將大週軍放在眼裡,但卻很看得起你龍鷹,否則他不會派凝豔來和你說話。」

    龍鷹笑嘻嘻道:「大汗是否看得起龍鷹並不重要,最要緊的是公主心裡有小弟這個人。」

    凝豔不悅的道:「龍鷹!我現在代表的是大汗。」

    龍鷹輕鬆的道:「公主息怒,我只是認為親嘴比打仗有趣得多。哈!公主何不把大汗的決定說出來,看有沒有討價還價的地方。」

    他之所以取回平州和薊州後,按兵不動,就是靜觀在旁鷹瞵狼視的突厥人,會採取甚麼行動。

    凝豔斬釘截鐵的道:「殺孫萬榮後,營州歸你們,其他地方則由我們處置。」

    龍鷹心忖這還了得,豈非任突厥人兼併戰敗後的契丹,契丹不保,奚國亦早晚會給默啜吞掉,突厥人不但得大周人口物資的餽贈,且一口吞掉契丹和奚兩國,土地人口大增,勢力急擴至渤海。現在的大周軍已非突厥人對手,將來彼長我消下,更是任其魚肉。

    龍鷹從容道:「不可以!」

    凝豔現出狡猾的笑意,不慍不火的道:「大汗說過,如果你不識相的話,他著我去告訴孫萬榮他的一個承諾。」

    龍鷹感到落在下風,苦笑道:「公主請直說。」

    凝豔雙目射出銳利的寒芒,盯著他道:「今天是何月何日呢?」

    龍鷹嘆道:「今天是七月初二,日子有甚麼關係呢?」

    凝豔欣然道:「當然大有關係。凝豔會告訴孫萬榮,只要他能穩守營州,直至你們的中秋佳節,大汗會全面南下,攻城掠池,看你們如何應付。大汗的許諾就是對大地的誓言,絕不會提早,也不延遲,八月十六,就是我們突厥大軍發動的吉日。」

    龍鷹暗叫厲害,這等於破壞了自己以逸待勞的大計,還要被默啜牽著鼻子走,勞師遠征孫萬榮。

    龍鷹哈哈笑道:「原來大汗這麼精采,令本人大感其中的趣味性。不過大汗似乎棋差一著,想漏了營州遠及不上洛陽、長安那種堅城,想守穩營州,必須倚城而戰,大汗認為孫萬榮仍可重演硤石谷之戰的威勢嗎?」

    凝豔道:「那是你和他的事,我們不要管,亦沒有理會的閒情。希望龍鷹你確有通天徹地之能,不論戰勝戰敗,仍能保持元氣,守穩幽州,否則你們的神都會化為鬼都,只剩下孤魂野鬼在憑弔。」

    龍鷹道:「念在和公主總算有段交往,讓小弟也給你們一個忠告。」

    凝豔道:「說吧!」

    龍鷹道:「開罪本人,實屬不智。」

    凝豔大怒道:「好膽!竟敢威嚇本殿?」

    龍鷹道:「我只是依現時的形勢來說。你們任何出現在戰場的軍隊,會成為我龍鷹的攻擊對象。勿怪我沒有警告在先,公主和你的八百兒郎,明早立即給老子滾得遠遠的,惹毛老子,會將他們殺得一個不留,只拿公主一個活口,做老子幾天老婆。明白嗎?」

    凝豔雙目厲芒遽盛,嬌叱道:「太放肆了!你是活得不耐煩。」

    龍鷹兩眼魔光大盛,回敬她凌厲的眼神,道:「公主不是一直想置老子於死地嗎?看!我現在活得比任何人都好。告訴你的老爹,他永遠不能明白我,亦永遠沒法掌握我。終有一天,他會後悔他的決定。告訴他,我最看不起貪得無厭、出爾反爾的人,這邊諸多要求,那邊便推翻承諾。大汗的承諾根本一文不值。老子等著他放馬過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