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未來都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姬慧芙和姍娜麗娃在無路可逃下,惟有往地底鑽去。

    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她們已被敵人的追蹤烙印鎖定了,無論逃到那裡去,都避不過敵人的追蹤網。

    而這樣在地底鑽行,每一秒都消耗龐大的能量,絕不可以持久,所以在一公里外,她們不得不由地底竄了上來。

    那是一所賭場模樣的地方,聚集了數千人,突然間來了兩個人鑽地底而出,帶起滿天塵屑碎石,還把一張賭桌撞得四分五裂,來到賭場大堂內的半空處,那種連鎖性的恐慌混亂,可想而知。

    一時雞飛狗走。

    "轟轟轟!"

    四聲巨震下,碎石橫飛,四組改造人分由四邊牆壁破入,左手掣起激光盾,右手持小圓筒揮出鞭狀激光,往半空中仍未看清楚環境的兩女襲去,半分緩衝的時間都不給予敵人。

    原來還想看看是甚麼一回事的人,嚇得加入了四散而逃的人群中,東倒西歪,倉皇逃命,一時叫喊震天,彷若世界末日。

    兩女的自動反擊系統,射出無數激光,往擁來的十多各改造戰士襲去。

    一時光雨漫天,反物質光射擊在敵人護盾之上,化成激灑的芒點,煞是好看。分子流的捲撞激盪下,牆壁粉末般碎下,賭桌賭具被絞成碎片,隨著狂□滿堂飛舞。

    兩女每人身上至少被四至五道激光"鞭"中,雖有護罩衛體,仍給強大的激流抽得往地上拋跌下去。

    護罩立即萎縮。

    姬慧芙不愧聯邦最優秀的戰士,尚未落到地上,已掣出護盾,擋格了另四道激光鞭。

    這種激光鞭是改造人獨有的武器,亦只有他們的腦神經才可操縱這種似若實質、有著軟鞭的特性,既可直刺,又可以弧度彎來,攻擊護盾邊緣脆弱的位置,還能在抽中護盾後,捲纏過來,以"鞭梢"抽擊對手,防不勝防,非常厲害。

    姍娜麗娃雖和姬慧芙同等裝備,但體能和反應始終差了一大截,在落地前雖勉力掣起護盾,但已再給抽了兩鞭,滾倒地上。

    激光鞭在護罩更形萎縮下,侵了幾絲進來,雖被隨意肌化去了八成,仍有兩成鑽入了她中樞神經去,使她一進如入冰窖,打丐寒顫來。

    姬慧芙與她有感應連繫,立知不妙,藉著空間轉移器,倏忽來到她倒地處。

    護盾再擴大,擋著再抽來的幾鞭。

    護盾其實只是一種能量的凝結體,愈集中防衛愈強,擴大則把能量拉薄了,如何可擋格對方的激光鞭,登時給對方兩道鞭梢破了入來,戳在姬慧芙護體罩上。

    姬慧芙強忍痛楚,猛一咬牙,護盾收縮,一揮下割斷了另兩道激光鞭,手尖反物質激光暴漲,把正撲過來撿便宜的改造人刺得光盾碎散,破入對方護罩去。那改造人慘嚎一聲,往後拋跌。

    若非他是強化了的改造體,這一記已可教他灰飛煙滅,但仍受了重創,失去了戰鬥能力。

    領隊的正是丹尼桑和他旗下的十五個男女改造人。

    他見近距離時姬慧芙的激光劍威力倍增,大叫道:"遠距離攻擊!"姍娜麗娃這時勉強操控隨意肌,躍起來道:"我們走!"小腹內剩下的十六枚反物質導彈,一口氣射出了四枚,分向包圍四方的改造人襲去。

    這無異是飲鴆止渴,導彈用罄時,她們更難逃過敵人戰車飛船的攻擊了。

    能量是有限的和需要補充的,像這種生死激戰,不到半個小時,她們的激光再也不能發揮出來。

    尤其是脈衝質子集束,消耗的能量更是反物質的三倍,所以她們絕不敢隨便使用。

    這時賭堂的牆壁倒了一半下來,這屋頂亦破了個大洞,露出漆黑的星空,可看到無數戰車把外面的空間圍得水洩不通,教她們插翼難逃。

    唯一可逃就是鑽回地底裡,可是她們剩下的能量卻使他們不敢這麼做,何況鑽出來時,仍改變不了這局面。

    丹尼桑這時飛臨她們上空,其他改造人亦紛紛佔著有利位置,準備對她們迎頭以激光鞭遠距離進襲。

    就在這時四道強芒由姍娜麗娃小腹亮起,導彈已命中他和其中三人。

    這批改造人中自然以丹尼桑最厲害,其他被導彈射中的兩男一女三個改造人,不但遠及不上他,亦比不上林馬。

    交手至今,眾人全是以快打快,亦是兩女蓄意如此,免得被改造人可集中精神用上他們神經內的可怕異力。

    但到現在勝負已分,在敵眾我寡下,她們根本應付不了這麼多改造人。

    惟有出動導彈,但那自然不是長遠之計。

    爆炸聲連串響起。

    那三名改造人被炸得拋飛開去,其中一名護盾護罩一章報銷,整個人被分解得一滴不剩。

    只有丹尼桑的護盾勉強抵住反物質的流能,但亦被迫往上退去,"砰"的一聲再在屋頂多撞穿了一個小洞,退到建築物外。

    姍娜麗娃一言不發,把腹中所有導彈連串發射,同時移到姬慧芙旁,拉起她的手,把能量源源不絕送入她體內,注進她的能源心臟去,肯定地道:"我掩護你逃走,我的導彈會摧毀了追蹤烙印,他們再找不到你了。"姬慧芙想拒絕亦來不及,毅然道:"他們在短時間內絕打不開你的隨意肌,我會來救你的!"言罷往地底鑽去。

    這時所有敵人均退了出去。

    反物質流能往外狂湧出去,整座建築物爆炸開來,露出壯麗的星空。

    十多輛戰車炸得四分五裂,紛紜遁逃。

    當姍娜麗娃射出最後一枚導彈時,她啟動了自動逃生系統,沖天而去。

    但她知道絕離不開這星系,因為能量只夠她把敵人引開罷了!

    方舟雙膝觸地,跪了下來。

    他的思感同時延伸過去,剎那間明白了兩件事。

    首先是這十多個改造人的精神結成一團,形成統一的精神力量,所以威力竟能比他更龐大。

    其次是正因為他們的腦能量成功凝成了一個精神的力場,才能在剛才瞞過了他的思感,使他茫然不知道他們的存在,還以為是某種力場的設備。

    弄通了這兩件事,他的信心立即完全恢復過來。

    現在他唯一反敗為勝的方法,就是利用艦上的智能系統進行反擊。

    這是對方夢想不到的事。

    縱使他們全知道了他離開火鳥星的事,也不知道他的思感能可以操縱聯邦內所有智能系統,因為好是超越了改造人精神力量的事,而且那須要對智能系統有徹底的認識,才能以比系統內接近光速的電子運轉更快的思感能遙探內部的運作,那牽涉到複雜至每秒內過億個電子的能量轉換。

    只有他這個把"巨鯨號"和研究院"資料庫"全部複製在腦內的人才可以辦到。

    這就是知識的力量。

    他跪下並非一點對抗的力量也沒有,而是不想消耗能量,最好是讓對方消耗多一點。

    他感到對方的精神力量並非穩定的,其中參差不齊,又以巴斯基和他身後的大漢最強大,兩人加焉,勝過了其他所有人。所以他在苦候機會。

    能量在他體內悄悄運轉著,送往地板去,使敵人察覺不到它的存在,同時更低估了他。

    雙方都在觀察著對方。

    巴斯基一陣狂笑道:"我還以為你是甚麼三頭六臂的人物,原來是膿包一個,姬慧芙竟讓你這麼一個蠢材逃了出來,她也應退休躺到床上去,讓我們輪流乾她了。"方舟感到在他說話時攫抓著他神經的力量立即波動起來,連忙把注入地板的能量提轉至巔峰,伺機而動。

    巴斯基身後的摩亞道:"我看他就是這麼多料子了,頭子!收拾他吧!免得小姐等得不耐煩。"巴斯基不屑的站了起來,冷哼道:"這樣的廢物,我怕小姐會失望。"右手畫了一個圈,登時生出一團圓芒,紅光閃閃,凝在他身前像個紅色星球不住閃動,還發出"隆隆"之聲。

    方舟看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最強大的改造戰士渾體異能,隨便就可以弄出這種無堅不摧的能量球來,還可用精神力量加以操控,真是驚人至極點。

    心中一動。

    自己不也是全身能量嗎?

    自然也可以有樣學樣,說不定會比他更厲害。這時抓著他神經的力量忽地弱了一半,原因當然是少了巴斯基!

    方舟微微一笑道:"你的問題是太過自信了。"藏在地板以至整艘飛船的能量,立時倒捲回流體內,把對方加於他身上的精神力場撞得片甲不留。

    巴斯基身後十多個改造人,除摩亞外全都改造體劇震,力量較淺者如西克和禿子等,都全臉轉黑,幾乎站立不穩。

    巴斯基知道不妥,暴喝道:"去!"

    那團能量球化作一道紅芒,閃電般向主舟擊去。

    方舟一個手刀,劈在紅芒的鋒端,斬在能量球上。

    "蓬!"

    能量爆炸開來,往眾改造人捲去。

    驚呼聲中,摩亞等紛紛後退,掣起護盾,以應付能量的反擊,那來自巴斯基的能量,豈會是易與的事。

    方舟正想笑上幾聲,眼角人影一閃,巴斯基鬼魅般逆流而上,來到他身側,一腳往他小腹蹴來,又狠又辣。

    方舟叫道:"來得好!"

    倏地橫移,避過他那一腳。

    一道激芒由巴斯基胸口射出,把方舟捲個正著,帶得往後拋去,倒撞在牆上。方舟差點氣窒,還未來得及以能量把紅捲芒震碎,巴斯基如影附形般趕了過來。

    驀地艙內所有防衛裝置一齊發射,往眾改造人擊去。

    這著絕對的大出各人料外。

    無人不被擊個正著。

    巴斯基最慘,過半的激光炮都是以他為目標,差點連他的護罩也給震散,整個人滾往地上,幸好他立時掣起護盾,才不致就此了帳。

    矮子西克一聲慘呼,護盾掣出前護罩能量耗盡,全身變作一團金芒,消失得無影無蹤。

    方舟那肯錯過如此良機。

    先震碎纏身的紅芒帶,思感能延伸,打開了控制室左側的逃生門,同時把空氣輸送器的運轉增加了十倍,旁邊的門闔了起來,變成空氣由唯一的逃生門狂漏出去。

    狂暴的氣體在船艙裡捲動。

    巴斯基等人既要忙於應付艙內二十枝激光砲的射擊,又要在狂捲的氣流中掙扎,那種狼狽不問可知。

    方舟卻是如魚得水,就像回到了火鳥星上應付火暴的熱流般,竄到巴斯基旁,閃電般一腳踢在他股側。

    以巴斯基如此強橫的人,也禁受不起他能量有如山洪暴發的一腳,立時變成滾地葫蘆,更因此給接連擊中三砲。

    方舟把能量注入氣流裡,形成一股狂飆,把眾改造人吸得往逃生門踉蹌而去。歌情首先給送上半空,連中兩砲後,嗖的一聲被狂風捲了出船外。

    巴斯基和摩亞始終是最強橫的改造人,齊齊大喝道:"先摧毀激光炮!"那些改造人卻是有心無力,一個接一個被方舟的思感能藉狂風捲出艙外。

    方舟又閃到摩亞旁。

    摩亞獰笑一聲,光盾往方舟割來。

    豈知方舟藉風一閃,一脅打在他脅下,這一記連護罩也因生不出作用,痛得他慘哼一聲,身子一軟,被氣流捲出艙外。

    所有激光炮全集中到巴斯基身上。

    只十多炮他的光盾立即粉碎。

    方舟又往他欺去。

    巴斯基又不是真正的瘋子,那還不知大勢已去,猛一跺腳,飛退向後,由逃生門逸去。

    方舟的思感能發動了"罪惡號"所有儀器。

    龐大的戰船立即升上天空,望城西而去,那就是他和直政約定的會合地點。

    望著他奪船而去的巴斯基氣得金臉扭曲,暴怒如狂道:"給我召'墮落號'來。"姬慧芙這時正在趕往基地途中。

    她和姍娜麗娃的通訊已完全斷絕,這自然是姍娜麗娃落入了敵人手上。

    忽見"罪惡號"掠過長空,往城西飛去。

    心中一動,暗忖說不定姍娜麗娃就在戰艦裡。

    想到這裡,她意隨念轉,衝天飛起,同時啟動了反偵察的裝置,向"罪惡號"追去。

    "罪惡號"到了城西處盤旋不休。

    姬慧芙心中奇怪,但卻無暇多想,她本來全無把握追上速度這麼快的飛船,因為隨意肌內的推進器只能逐漸加速,才可臻至最高速度,但現在卻仍有機會。

    當她來到戰船三公里許處時,"罪惡號"忽地往上騰升,沒入了雲裡去。

    她氣得快要自殺時!

    "隆隆"聲中,下面一座建築物塵屑般分解開來,射出一艘中型飛船,衝天而起。

    姬慧芙別無選擇,倏忽間附到船體上去。

    墮落城在下方不住縮小,剎那間被雲層蓋著,四周是無盡的星空。

    "未來都會"開始時是有另一個名字的,但自從卡爾夫南破天荒把這個城市無限期地租借後,他便擁有了為它改名字的特權,從此人們都忘了她原本的名字,只稱她作"未來都會"。

    西天星系內七顆行星中有兩顆是殖民星,其他都是採礦星。

    兩星中又以"西天星"最著名,聯邦首富卡爾夫南未來銀行的總部就設在這行星的未來都會上。

    西天星是最接近太陽的第二顆行星,屬最早開發的殖民星之一,城市"西天"仍保留著古老浪漫和充滿古宗教情懷的名字,是殖民星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對一些人來說,她甚至比行星另一邊遙對著新開發不到二百年的"未來大都會"更有名氣。

    "西天"這名字的來由,在於她位於銀河系的西緯,離開地球只有三十五光年的短距離。

    雖然聯邦已建立了以千萬計的殖民城市,但這依山而築的城市,仍是沒有堪與匹敵者,因為她是聯邦擁有過億信徒,最大宗教"宇宙之愛"的聖城,在進入該教最高儀式──"愛的終級"前,信徒均須到西天城來朝拜。

    這是一個美麗的城市,充滿懷舊的情調,城市所在的聖山外是無盡的棕色平原,市內充滿線條優美的道路和幽徑,晶瑩耀目的噴泉,街道旁植滿由地球移來的樹木,建築木材是用金屬混加塑膠的彩料,配合著強化木材建成的,別致疏落地在綠樹成蔭裡若現若隱。

    西天聖廟氣勢磅的矗立在聖山險峻的台地上,形式依照古羅馬時期的神廟,石柱拱廊,極為壯觀,在陽光下銀白色的廟宇反射著使人眩目的光線。

    當領袖一號飛臨西天城的上空時,太陽最後一絲光線,剛好消失在聖廟的下方。

    三千米長的飛船緩緩在西天城外的太空基地著陸。

    對於這聯邦最大的宗教,姬慧芙一向抱著尊重和敬意,每隔一段時間,她會到西天城來作親善訪問,與長居聖廟的長老對話。

    "宇宙之愛"一直和這最高領袖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祝絲蒂到這裡來,當然不是為了朝聖,又或和聖廟的長老親熱。到這裡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須要在另一個行星,最接近太陽有"粉紅沙漠"之稱的"西漠星"上的"未來科技研究所"獲得幫助,幫她破入"愛神"的寶庫裡。

    然後再把姬慧芙的死亡時咎於"宇宙之愛"這宗教組織,使他們背上害死姬慧芙之名。

    這是個一石二鳥的毒計。

    與卡爾夫南不同的是,祝絲蒂是個反宗教的狂熱者,她對宗教有種難以遏制的仇視,認為那是對政府最不利的因素。

    卡爾夫南則和她相反,對古巫術有深刻的研究,本身還是人數只有二百萬的"古巫教"的教主。

    但由於教義的磨擦,他亦全力支持祝絲蒂的陰謀,希望能藉她對"宇宙之愛"施以致命的打擊。

    這更使這兩個各懷鬼胎的人表面上如魚得水,合作無間。

    領袖一號停定後,特意由未來大都會飛來的卡爾夫南立即進入飛船,到辦公大堂去見祝絲蒂。

    隨行的還有卡爾夫南最得力的兩名手下,未來科技的所長白禮池和頭號戰士,藉微型機械千百倍地增強體能的半機械人翟斯飛。

    祝絲蒂憂心忡忡的接見了三人。

    卡爾夫南開門見山道:"那是沒有可能的,'控制者'是未來科技五萬個頂尖科研專家二千年來不斷研究的成果,可破入任何智能系統之人,'愛神'怎會例外?"祝絲蒂冷冷道:"事實就是如此,不信你來試試看。"白禮池身形高瘦,嘴下留了一撮修剪整齊的山羊鬚,鼻樑上架了個不是為了近視,而是同時有望遠和放大兩種用途的眼鏡,一對眼睛精靈而有智慧,神態沉穩冰冷,淡淡道:"讓我來試試看!"坐到了與"愛神"直接接觸頭罩下的辦公位置。翟斯飛冰冷若水,不注入半點感情的聲音道:"白所長小心一點,我感應到'愛神'內有種奇異的能量。"眾人同時愕然,朝他望去。

    翟斯飛是未來科技另一偉大成就。

    當聯邦捨棄了以往對人的改造後,卡爾夫南便另起爐灶,進行以高科技改善人類能力的研究。

    白禮池本是研究院的一級院士,亦是"混合人"的專家,因著研究路線的不同,給卡爾夫南招攬到未來科技當所長,就是希望能把人和微型科技結合,創出比改造人更可怕的超級戰士。

    翟斯飛正是一種微機械配合人體的科研結晶。

    表面看去,翟斯飛一切與常人無異,肩寬腰窄,兩腿修長有力,一頭長垂的金髮閃閃生輝,英偉而具男性魅力。

    可是他體內所有的器官,全被塑膠金屬的超能器官代替,皮膚和骨骼都是可以抵受死光攻擊的強化磁合金造成,只有腦神經保存了人類原本的狀態,只加入了一個與神經相連微型智能系統,助他更有效地發揮機械的身體機能。

    他神經運轉的速度比常人快上百倍,感應到附近任何能量的轉換。

    此時他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自然教三人不能忽視。

    卡爾夫南仍是一身禮服,神態輕鬆瀟灑,舉手投足帶著一股說不了吸引人的魅力。

    他邪惡而帶著無比引人異力的眼睛看著這忠心的手下,一邊由上衣的袋裡掏出煙斗,咬在嘴邊,打火點燃其中的菸草時,有點含糊不清地道:"可否說清楚一點?"翟斯飛冰冷的臉容罕有地露出一絲古怪的表情,沉聲道:"我也說不上來,但'愛神'自我們到達飛船外,便起了能量上的輕微波動,有點類似人的情緒變化。"卡爾夫南立時忘了點燃煙草,任由打火機上的火焰不住燃燒。

    祝絲蒂和白禮池同時呆了起來。

    難道"愛神"竟有了自己的生命,這是沒有可能的。

    智能系統的發展雖是一日千里,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系統能變成人類外的另一種生命。

    白禮池深吸了一口氣,手按到"控制者"之上輕輕道:"讓我進去試試有甚麼奇遇!"頭罩降下把他整個頭覆蓋在內。

    也把他送往另一個同樣真實的虛擬世界裡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