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秘黨領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丁楊駕著翼車,方舟和辛茜婭坐在後座的雙人位上,朝城市北區飛馳而去。

    丁楊道:"我真不明白為何沙瑩給方舟老大玩了一手後,便不再嘗試公布我們的樣貌資料。"接著笑道:"方舟老大弄過他們的廣播系統後,可能有後遺症,無端端打了一行字出來。"辛茜婭道:"不要說這些無聊事,我要向方舟解釋我們組織的事。"方舟當然不知道已錯過了姬慧芙和姍娜麗娃送給他的重要訊息,皺眉道:"你剛見過甚麼人,不但知道我是誰,還對我好感了那麼多!"辛茜婭沒好氣道:"我只是奉命行事。"頓了頓道:"聽著了!我們的組織共分三重,就是最高領袖、核心分子和外圍黨員。核心分子共有五個人,黨員則有五千多人,所有聯絡都是由領袖直接通知這五個核心分子,再由他們以分布於各區的秘密發射器,傳送給外圍黨員。黨員間除核心的五個人互相認識以外,外圍黨員都毫無聯繫。"丁楊接口道:"我也是核心黨員之一,但卻只有辛茜婭直接和首領聯絡,所以我才會帶你來見她。"方舟奇道:"那你們怎樣招收黨員?"辛茜婭道:"這全由首領一手包辦,不過現在名額已滿,因為飛船的地方始終有限。"當她說到飛船時,一對美目立時亮了起來,媚艷迫人。

    方舟失聲道:"飛船!"

    丁楊興奮地道:"是的!我們正在建造一艘飛船。"方舟道:"你們在那裡建造飛船,那處可得到器材,怎樣瞞過樂園的軍政府。"辛茜婭崇慕地道:"我們的領袖是最有辦法的人,在他主持下甚麼不可能的事也變了有可能,讓我透露點給你知道吧!他是樂園政裡非常高級的非改造人,至於真正身份,連我也不知道。"方舟道:"你見過那艘飛船沒有?"

    辛茜婭和丁楊同聲道:"當然見過!"

    方舟大感不解道:"就算有艘飛船,亦絕逃不過樂園的攻擊衛星和戰船的追截,造成了也沒有用。"這時翼車飛進了一座龐大如山,形似蜂巢的建築物去,外面閃著"樂園遊樂場"的字樣。穿過一個圓形的廊道後,翼車來到一個廣闊的空間,裡面另有十多幢形狀古怪的建築物,代表著不同的刺激遊戲,例如殞石射擊場,怪獸屋、太空大戰諸如此類。

    無數翼車進進出出,非常熱鬧。他們的翼車在其中一個停車坪泊了下來。

    辛茜婭有點惱他不斷潑冷水,語氣不善地答道:"領袖自然有他一套完整的逃走計劃,他當然比你更清楚這星系的防衛網。"方舟其實很喜歡看她發怒嬌嗔時的樣子,所以有時忍不住蓄意逗怒她,但今次卻沒有這種心情,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妥當。

    辛茜婭指著其中一座叫"夢幻屋"的遊戲屋道:"這遊樂場是全自動和免費的,你只要走進去,戴上頭罩,就可以直接和領袖對話了。"方舟呆了一呆,暗忖這秘黨的領袖,也算神通廣大了。

    姬慧芙和姍娜麗娃把那十多個男女地頭蟲打得東倒西歪後,離開了酒吧,來到外面天使惡魔兩個太陽高照下的大街上,混入了行人裡。這些人都給人一種無所事事,四處撩事生非的感覺。

    姬慧芙一震停下來道:"飛船的訊號消失了!"姍娜麗娃愕然道:"我們的飛船既有反偵察裝置,體積又小,兼藏在殞石的岩洞裡,怎會給人發現呢?是否殞石區發生了意外,但也沒有理由使訊號消失呀!一定是人為的。"姬慧芙把她拉進一條橫街去,低聲道:"我們真要重新估計巴斯基的真正實力了,在他的集團裡必然有個非常厲害的人在,此人絕不會是只懂用武的改造人,那才是罪惡樂園的靈魂。"姍娜麗娃道:"那會是誰呢?這人不該是藉藉無名的人吧!"姬慧芙道:"難說得很,現代人的壽命實在太長了,很多顯赫的人會忽然心灰意冷,避世隱居,說不定這人正是這類人。"姍娜麗娃道:"會不會是卡爾夫南的'未來科技'在後面支持他?"姬慧芙道:"他兩人互相勾結的事早不是秘密,但卻不應是這種關係,改造人永遠不會真正相信非改造人的。"話猶未已,心中警兆忽現,抬頭往上望去時,只見戰車滿天,其中十輛排成"人"字隊形,朝她們俯衝下來。

    同時一個聲音傳下道:"伏在地上!否則立即開火!"兩女心中劇震,暗怪自己不夠心恨手辣,若把剛才那些男女全部乾掉,現在就不必陷於如此險境了。

    方舟走進夢幻屋裡,只見裡面有上千副形狀奇怪的夢幻儀,大多數都被人佔著使用。

    他猶豫半晌後,坐到其中一座儀器的位子內。

    一個金屬頭罩降了下來,把他的頭套至鼻下唇上的位置。

    接著一把柔和的女聲道:"歡迎到夢境世界來,請選擇你的夢境。"方舟眼前出現了十項選擇,愛情、歷險、運動諸如此類,每個都編了號數。

    方舟心道:"當然是一號的愛情!"

    夢幻儀立生感應,再出現了愛情方面的另十多項選擇。

    方舟對"美女"的一項最感興趣,心中叫出了編號。

    這時他已忘了進來是為的甚麼了。

    然後又是選擇,包括美女的人數、性格、類型諸如此類。

    一切妥當後,那聲音道:"夢境開始了,請放開懷抱,好好體驗你的夢想吧!"四周深黑起來。

    忽然間,方舟回到了火鳥星上。

    他只能依稀認得這是家鄉,因為熟悉的地表上長滿了濃密的樹木,泉水由岩石隙處飛瀉出來,一片生氣。

    方舟一陣感動,明白到這夢幻儀正反映著他內心的夢境。

    誰人發明出這麼偉大的遊戲機來呢?

    "方舟!"

    方舟扭頭望去,只見一位全身裹在金光中的美女往他奔來,樣貌有點像姬慧芙,又有點像姍娜麗娃,亦有少許似辛茜婭。

    她們難道都是他夢想中的一部份?

    方舟不由亦往她奔去。

    景物倏變,他來到一間密室裡,看著一個英俊的男子。

    那人微笑道:"方舟你好,抱歉打斷你的美夢,我就是秘黨的領袖,終於見到你了,真好!"方舟美夢成空,心中暗恨,但也清醒了過來,思感延伸,很快知道對方是透過立體傳真器,使自己可以和他"面談"。

    方舟冷冷道:"你為何要欺騙渴望離開這裡的人。"那人一震後,凝神打量了他一會後道:"你怎會這麼說呢?"頓了頓後道:"若你知道我是誰,便不會懷疑我在騙人了。"方舟道:"只看你能這般和我對話,便知道你是非常有辦法的人,至少這遊樂場是由你管理的,是嗎?"那人傲然道:"你說對了少許,不但這個遊樂場是由我主持,事實上整個星系的城市都由我設計和管理,軍方只負起保安的責任,不能過問我的行動。"方舟思感追著傳訊,試圖掃描對方的內心世界和秘密時,竟發覺對方的神經被一層奇異的能量密封著,使他不得其門而入。

    那人微笑道:"若你知我是人性實驗室的副主持人,便不會奇怪我有這種反探測的裝置了。"方舟愕然道:"你是……"

    那人淡淡道:"我的名字叫直政。"再微笑道:"人人都以為人性實驗室密藏在罪惡樂園的某一處,這都是錯誤的想法。事實上整個雙星系統都是一個實驗場,探討人性本源的秘密,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我們還是第一次如此大規模和有系統地對'人的本體'作出毫無顧忌的研究。"方舟大為反感道:"那你便是把活人用作實驗的罪魁禍首了,既沒有任何被迫的成份,為何現在又要逃出去呢?"直政道:"一將功成萬骨枯,明知有很多人要犧牲,但為了未來的幸福,這場仗仍是要打的,只是我們的對手是宇宙無形的魔手吧了。"方舟皺眉道:"這只是你們想像出來的敵人吧!"直政正容點頭道:"對你這在進化上跨進了一大步的人來說或者是那樣,但對我們來說,卻是另一回事。生命有著不住成長的衝動和本質,在蛻生術和無性愛受孕前,生長在母體的子宮時就自然進行著,基因力量使我們長大成人,就像呼吸般自然而不須學習,但轉眼二十多年後,生命的成長便開始衰退。最初所有人均以為問題出在老死上,可是現在我們克服了病死和年老的問題後,成長仍然停滯不前,只是腦內多了點細胞。基本上現代人和十萬年前的古人類並沒有太大的分別,這可從古代人的記錄看到:傳送到他們感官的訊息,及由其感官傳送出來的訊息,仍是大同小異的。"方舟恍然道:"你們的實驗室就是希望找到人類停止了進化的原因,所以罪惡樂園就是使人重新經歷'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原始獸性的世界,刺激他們的遺傳基因,希望使他們生出新的進化,是嗎?"直政大訝道:"這番話若由一個研究院士說出來我會毫不驚奇,但出自你這個離開火鳥星才只有一年的人,我便不得不拍案稱奇了。"方舟嘆道:"在某一程度上,你們已取得成功,這裡的人的心靈已變得愈來愈狹窄,只著意於殘酷的生存競爭,他們霸佔土地,結族、殺戮、交媾,不擇手段以免被敵人活生生吃掉,這都是原始的行為反應,不過這太殘忍了。我不想再和你這種人說話。"直政胸有成竹道:"不是為了我,你便當是為了辛茜婭、丁楊和其他想逃出去的人吧!"方舟道:"但我卻想不出你有任何理由要逃走,而且以你的身份,要走還不容易嗎?"直政平靜地道:"首先我並非真正的罪魁禍首,最多只可算作一個在起初絕對想不到會發展到像現在這般情況的幫兇罷了。"接著黯然神傷地嘆了一口氣道:"在長期暗中觀察這些被實驗的人後,可能基於同類的了解,我對這城市內的一些本質較佳的人生出了深厚的感情,而我本身亦受到改造人的排擠和不信任,所以才興起逃走的念頭。現在飛船建成了,我還有辦法發動裝置,可以短暫地干擾這星系的所有通訊系統,使我們可乘機逃脫出去,有五成的成功機會,但你的來到,卻破壞了一切。"方舟發覺自己正逐漸被對方說服,愕然道:"我怎樣破壞了你們的事?"直政道:"為了封鎖星球,巴斯基在天上張開了最新的'天幕防衛系統',我們的飛船根本全無全無逃生的機會了。"方舟道:"你大可等我逃出或被捕後再走不就成了嗎?"直政道:"問題在於丁楊和辛茜婭都暴露了身份,現在巴斯基仍無暇理會秘黨,假若你走了又或被捕,便輪到我們面臨緝捕和死亡了。"方舟開始相信他確有誠意了,點頭到:"你要我怎樣幫助你們呢?"直政道:"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偷取一艘最高級的飛船,為了對付你和隨意戰士,兩艘魔鬼型飛船,墮落號和罪惡號都隨時會飛來一號基地,只要你能奪取其中之一,再憑著你能逃出地球的超能力,便肯定可逃出這人間地獄。"方舟道:"甚麼是隨意戰士?"

    直政道:"那是聯邦派來找尋你的超級間諜和戰士,威力比得上改造戰士。"方舟吐了一口涼氣道:"希望不用和他們碰頭就好了。好吧!但假若我真個奪得了飛船,總不能再停泊下來,讓你們逐一上船吧!"直政道:"這個沒有問題,我們會全體乘建成了的飛船來與你會合,到時你打開尾腹最大的太空艙口,便可大魚吞小魚般把我們容納進去,我們的飛船只有四百米長,渾體漆黑,非常易認。"再肅容道:"時間無多了,你不用再去見辛茜婭兩人了,我有很多事等著他們去辦。"方舟深吸一口氣後,點頭答應。

    下一刻他已回到了夢幻儀裡,眼前一片漆黑,美景全消。

    唉!

    終於到了和改造戰士短兵相接的時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