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暗度陳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道:「那就成了,明天我出發到神山去,到最高處冥坐三天,再為大王起卦,然後回來告訴大王結果。」

    李智機和眾酋頭肅然起敬,齊表感激。

    達天問道:「占卦前可以近女色嗎?」

    龍鷹笑道:「不是在冥坐的三天內便成。」

    眾人怪叫喝采

    穆野曖昧的笑道:「姿娜夫人有福了,可讓神醫在床上為你治另一種病。」

    他的話惹起滿帳笑聲,充滿戲謔色情的意味。姿娜則害羞的在龍鷹懷中扭動,一副千情萬願的模樣。

    赫根拿道:「姿娜是大王的禁臠,大王從不讓她伺候我們,可知大王如何敬愛神醫。」

    龍鷹忍不住問道:「如果事後有了孩子怎麼辦?」

    李智機欣然道:「兒子愈多愈好,本王會視如己出,但必須得本王首肯,否則本王把他們兩人都殺了。」

    龍鷹苦笑道:「大王的盛意本人心領了,本人始終是中土人,不慣這邊治好兒子的病,那邊便和兒子的母親歡好。」

    姿娜「呵」的一聲抬起頭來,雙目射出央求的神色

    李智機以漢語笑道:「貴國不是也有入鄉隨俗這句話嗎?我們奚族和你們不同,草原是大家的,我們這些當領袖的,從不向下面的人徵稅,有事同心合力,並肩作戰,戰勝得回來的美女牲畜,依功勞分配。戰爭時我們比你們更捱得苦,以馬革裹屍為最高榮譽;但在平時,我們比你們更懂享受生命。不必多言,直至天明,姿娜是完全屬於你的。」

    龍鷹見招拆招,忙道:「由於本人必須盡快趕返中土,不如今晚立即動身到神山去,一切待回來再說如何?」

    李智機無奈答應。

    姿娜摟著他獻上香吻。

    龍鷹策雪兒。連夜離開饒樂,先裝模作樣朝奚人的神山奔馳,離饒樂三十浬後,改變路線,朝位於營州西北四百里的契丹新城狂馳而去,同時揭開面具,收入囊裡。

    自擁有雪兒後,他還是首次將雪兒的超凡力量發揮至極限。不理地勢如何險阻難行,雪兒逢溪過溪,遇水涉水。穿林越山,視黑夜如白晝的履險如夷,以風馳電掣的驚人速度,載著龍鷹朝契丹新城狂奔而去,愈跑愈有勁,人馬均痛快至極。

    龍鷹頗有與雪兒化為深夜出沒的幽靈般的感覺,縱使被人看見,也會以為是一陣陰風,見影不見物。

    在往饒樂途上。他已從親如兄弟的奚人套得有關契丹人多方面的資料,包括契丹新城的地理環境,甚至盡忠和孫萬榮的生活習慣和行事作風。最有用的是盡忠熱愛打獵,每天清晨必出城狩獵。並以此作為鍛鍊騎射,好將自己保持在最佳的狀態。

    當東邊天際現出曙光,契丹新城出現遠處。龍鷹心中叫好,一夜之間竟憑雪兒驕人的腳力。跨越近四百里的遙闊距離,從饒樂進入契丹人的地頭,直抵契丹人名之為白馬的新城。不由記起花秀美說過。契丹人有個關於白馬的美麗故事。

    魔氣狂送,雪兒倏地增速,藉林木的掩護,七、八里路像剎那間的事,繞到新城正門外三里許的一片密林,勒馬停下,翻落馬背。

    龍鷹愛憐的摟著雪兒,誇獎一番,放牠到附近一處河溪休息吃草,吩咐牠靜待自己回來,雪兒懂性的依言去了。

    龍鷹展開腳法,來到林木邊緣處,往新城方向窺視。

    在新城四方,分布著數座高達三丈的箭樓,以木石築成,上有契丹戰士放哨,離他最近的一座,只有半里之遙。

    新城依山險而建,四周的樹木均被清除,不論白晝黑夜,要偷潛入城都是難比登天,不由暗呼好險。若自己沒有確切情報,妄圖入城行刺盡忠,肯定無功而還。最壞的情況是失陷城內,力戰而亡。

    龍鷹掏出飛天神遁,耐心等待。

    「砰」的一聲,城門降下,百多人策馬從城內奔出,越過護城河,奔出城外,轉左而去。

    龍鷹大有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滋味,晉入魔極狀態。疾掠而出,神遁激射,抓著九丈外一株樹的橫乾,一縷輕煙的朝目標追去。

    他全力以赴,盡展魔種能耐,不到一盞熱茶的工夫,繞了個大彎,來到敵人前方,藏於一棵巨樹的枝葉茂密處,離地足有三丈。

    百多騎扇形狀散開,大部分人正彎弓搭箭,找尋射獵的目標。其中一組人特別靠近,由十多個高手護著盡忠,不徐不疾往他的方向馳來。

    盡忠的體形並不惹人注目,一如奚人形容,方面大耳,身材瘦削,左額角長了個肉瘤,下頷翹起,非常易認。裝束則與其他人沒有大分別。

    龍鷹進入無驚無喜,冷靜沉著,持亙在顛峰的狀態,對敵人的微妙狀況,了然於胸臆。

    敵人忽然改變方向,左右兩翼朝前奔出,偏往龍鷹的右方去,顯是發現獵物。

    盡忠一組人亦加速,彎往龍鷹右方的疏林,眼看他們馳離他攻擊的範圍,龍鷹發動了。

    魔勁爆發,龍鷹彈上三十多丈的高空,橫過近四十丈遙闊距離,兩耳生風的朝盡忠投去。

    敵人由於注意力集中往另一邊出現的一頭麋鹿,直至龍鷹離盡忠不到三丈,離地只五丈的上空,方有人發覺驚叫。

    數支勁箭倉卒發射,卻沒法拿得準頭,在龍鷹後方掠過。

    盡忠朝他望來,驚駭欲絕下扔掉長弓,本能地拔出馬刀,往凌空而來的龍鷹劈去,反應是一等一的敏捷。

    盡忠旁的護駕高手紛紛拔刀,不過已遲了一步。

    龍鷹烏刀一閃,劈中盡忠的馬刀,盡忠慘哼一聲,虎口爆裂,馬刀甩手脫飛。龍鷹就借兩刀相擊的反勁,藉腰力落下,足點盡忠坐騎後背,戰馬受驚嘶跳時,盡忠被龍鷹執著頭髮,龍鷹抓著力圖側身墮馬的盡忠,烏光再閃,盡忠立即身首異處。

    龍鷹提著盡忠的首級,烏刀回到背上,藉足點馬背之力,險險避過數把劈來的馬刀,衝天而起,投往剛才發動的原處。

    百多騎悲慟欲絕,發了瘋的驅馬朝他追來。

    龍鷹落在一株樹上,掏出神遁,靈動如猿猴般在林樹之間飛掠,藉神遁不住改變方向,將追兵遠遠拋在後方。當他落在雪兒的馬背上,他曉得已扭轉整個形勢。

    當天他朝南疾馳,到黃昏遠離險境方停下來,雪兒也有點吃不消,龍鷹遂找了道小河讓雪兒喝水吃草,他則在附近採山藥,依《萬毒寶典》教導的方法,製成藥劑,先洗乾淨盡忠死不閉目的首級,敷上藥劑,以除味防腐,才以帶來的布條重重包裹,放入布囊裡,又順手塞進草藥,一切妥當後,找個地方大睡一覺,到日上三竿才醒過來,還是被蹄聲驚醒的。

    龍鷹心叫厲害,曉得契丹人的搜索範圍,向他擴展過來,而他是故意留下氣味,引得敵人以為他逃返山海關。現在做足闢味的工夫,立即為雪兒裝上馬鞍,踏鐙上馬,施展黑夜奔馬的奇技,過山越嶺的繞個大彎,返饒樂去也。

    翌日黃昏,龍鷹返抵饒樂。藉口必須沐浴更衣,先躲到帳幕內,將盡忠的首級藏於其中一個藥箱內,才在文絲的引領下,與雪兒到牙帳山後的一道清澈的小河,龍鷹在那裡為雪兒洗刷乾淨,才到小河和文絲戲水為樂,深深享受草原和美女的生趣。

    是夜李智機率五大酋頭在牙帳內設宴款待他,今次帳內沒有女人,他們的表情都帶點緊張,因對龍鷹即將說出的未來,懷著吉凶未明的惶恐之心。

    龍鷹在眾人期待下,終於開腔道:「本人幸不辱命,成功為貴國佔得一卦,此卦名‘特行處變’,乃寒家秘術。」

    李智機和一眾酋頭對他的「醫術」和「能預知未來」已深信不疑,大氣不敢呼一口的聆聽。

    龍鷹雙目魔芒閃閃,掃視眾人,以鏗鏘有力、信心十足的語調道:「‘特行’指的是貴國的現況,‘處變’指的是未來的變化,現在和未來互為影響,難以區分。此卦為寒家四十九大卦之一,採先後天八卦,金木水火土五行之術,配以六十甲子以定方位吉凶。」

    他以奚語娓娓道來,遇上特別名詞,索性說回漢語,聽得眾人似明非明,連懂漢語的李智機亦露出吃力迷惘的神色。但正因如此,反令他們感到龍鷹有鬼神莫測、通天通靈的神秘異力。

    龍鷹續道:「對個人來說,變是指身旁人事的變化。對國來說,卻是鄰近諸國的變化。此卦意旨分明,首先是三個月內,鄰國必有大變。」

    眾皆動容。

    李智機按捺不住,問道:「是怎樣的大變?」

    龍鷹又浮起「行蠱惑」的三字真言,緩緩道:「是翻天覆地的變化,若本人批測無誤,該是鄰國有覆亡的大禍。」

    哥隆年紀最大,在眾酋頭中亦以他最有地位,插言道:「我們的鄰國,就是貴國、突厥、契丹和霫國,但不論是哪一國,都沒有在短期內覆滅的可能性,何況是在三個月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