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河岸血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渡河的技術更教龍鷹嘆為觀止,就是利用馬可以泅水的特點,先以騎兵一個接一個的入水遏流,然後沿四根粗索浮渡,不到半個時辰,全體人馬成功渡河。樂流更派出百多人,查探撤離的路線,並於戰略要點布防。辦妥一切後,撤走丹丹等四個婢女,其他人則埋伏在沿岸的有利位置,枕戈待旦的等候敵人。

    龍鷹、泰婭、文絲和另一女武士白碧,伏在岸旁一排矮樹後,後方是一片樹林,內中藏著他們的戰馬

    龍鷹還是首次策雪兒泅水,牠不知多麼興奮,泅得比別的馬兒快上一倍,看得奚人嘖嘖稱奇,首次發現雪兒的特異。也不知是吉是兇。

    文絲在他耳旁道:「太醫練好功法了嗎?」

    龍鷹好半晌後會意過來,低聲道:「終於功行圓滿。」

    文絲輕輕歡呼,親他一口。

    龍鷹湧起歡悅的感覺。離關之後,一切都變得不同了,那是種遠遊在外所感受到的深濃的異鄉風情,令你自然地解下以前的束縛,遠離出發地的人和事,尋找新鮮熱辣的東西。

    朝下游變成位於對岸的營地瞧去,只見烏燈黑火,只兩端掛起風燈。

    樂流來到他的後方,道:「太醫沒有弓箭嗎?」

    龍鷹道:「我不懂箭術!」

    樂流硬將長弓和一筒箭塞給他,道:「沒關係,多一個人射箭怎都比少一個好。」

    龍鷹隨口問道:「處和部的人為何要辣手對付你們?」

    泰婭代答道:「他們要殺的人是樂流大將,他不單是大王的心腹大將,更是我們阿會部最勇猛善戰的可怕戰士,殺了他,等於斷大王一臂。」

    樂流道:「若他們可以生擒女侍衛長,還可以扮我們誆騙外圍的箭樓,於近處發難,是連環的毒計。」

    龍鷹登時對樂流刮目相看。他剛說的是自己沒想過的事,可見他有智有勇,難怪這麼得李智機倚重。

    樂流續道:「我已遣人回去告知大王。」拍拍他肩頭,轉往別處去。

    泰婭湊到龍鷹耳旁道:「文絲為甚麼這般雀躍?」

    龍鷹道:「因為本人告訴她,合體交歡的時間到了。」說出後大感香豔刺激,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有此感覺。或許是戰爭即臨,又或是因泰婭身屬奚王的情況。

    泰婭不依道:「我不理你,我要你向大王指定要泰婭侍寢。」

    龍鷹失聲道:「甚麼!」

    敵人來了。

    一個接一個的木筏,出現在河道上游彎角處,無聲無息的飄流而來。活像河妖水魔,殺氣騰騰。

    河岸仍是寧靜如前,但誰都曉得暗藏殺機。龍鷹已自覺顯露太多,返營地後不敢再為奚人拿主意,一切由樂流決定。

    戰筏似緩實快,倏忽間在河段變成長串,威勢駭人。每筏十多人,人人彎弓搭箭,又傳來火油的氣味。可知射出的將是火箭,一如龍鷹預料。

    只看敵人目光全落在對岸和營地,便知對方中計。

    樂流一聲令下,以百計的箭矢往敵灑去。立即慘叫連天,最前頭的十多個木筏鮮血激濺,敵人紛紛中箭,沒中箭的則跳進河水逃命去。

    敵筏立即陣腳大亂。試圖以長桿撐河床,泊往另一邊岸去,但其中十多個木筏留不住勢子。飄浮進射程內,變成被餵箭的目標。

    蹄聲分從兩岸傳來。

    對方的主力軍集中在對岸,若有二千騎之眾,朝營地直殺過去。這邊岸的敵人只有千騎,但攻擊的位置以營地為目標,偏離了正確的位置,一時無法構成威脅。

    表面上他們占盡上風,殺得河道上借筏攻來的敵人潰不成軍,但事實上危機仍在,只這一千敵騎,足可殺得他們片甲不留。

    號角聲起,敵方主帥臨時變陣,指揮騎兵進攻他們。

    樂流大喝道:「撤退!」

    眾人離岸奔進樹林,登上馬背。

    樂流策馬來到他們旁,叫道:「敵人勢大,侍衛長和太醫先走,我們負責斷後。」說畢驅馬領著四百個手下,呼嘯著衝往疏林的邊緣區。

    龍鷹一拍泰婭坐騎的馬股,叫道:「你們先走一步,我隨後來。」

    戰馬應掌奔出,文絲和白碧只好追隨其後。泰婭嬌呼道:「太醫!」

    龍鷹哈哈笑道:「絕沒有人殺得死我。」

    到三女遠去後,策著興奮萬狀、威風凜凜的雪兒來到樂流旁,把樂流嚇了一跳,正要說話。龍鷹道:「幹不掉他們,我也難逃死劫,怎似現在可硬拚一場!」

    敵騎已衝至三十丈處,時間不容許樂流反對。

    「放箭!」

    數百枝箭矢,雨點般往敵騎灑去,人仰馬翻,這一輪箭至少放倒對方前排的百多人。但時間已不容上第二輪箭。

    龍鷹還是首次上戰場,剎那間與雪兒同時攀上魔極至境,剛拔出烏刀,雪兒已飆前而去,越過所有奚人,還往上跳躍,一下子殺入衝來的敵騎裡,駭得樂流慌忙大呼進攻,怕他幾下子被敵人宰掉。

    此時天際露出曙光,景物微明。阿會部和處和部的戰士不但在服飾上有分別,最明顯是處和部戰士臉上塗上油彩,予龍鷹最大的方便。

    「當!當!當!」

    雪兒前蹄甫觸地,烏刀已左閃右劈前刺,三敵像被激雷轟中,拋飛斃命,沒有人能擋他一刀。

    龍鷹沒想過烏刀在放手而為下,變得這般勢不可擋,心懷大暢,暗忖催魔之最,莫過於此。雪兒則肯定是匹好戰的怪馬,不待他吩咐控制,與他的心意配合得天衣無縫,專往敵人強勢處闖,有時還以後蹄去撐對方的馬,令人非是目睹,難以相信。看到時,也有點不相信眼睛。

    幾下呼吸,龍鷹已深進敵陣,所過處,敵方人仰馬翻,潰不成軍,本是如虹的氣勢,被龍鷹的烏刀逐一粉碎。

    忽然壓力一輕,原來竟已穿破敵陣,到了敵人後方。

    龍鷹掉頭殺回去,所到處,敵人四散奔逃,竟沒有人敢面對他。

    這支千人騎隊死傷逾半,且失去戰鬥的意志,能逃就逃。逃不了的被截著斬殺,再沒有還擊之力。

    由於有回氣的空間,龍鷹仍是精力充沛,頗有無處發洩的感覺,知是魔種被激起魔性,見對方騎兵隊正渡河而來施援,大聲喝道:「樂流兄,又有人來送死哩!」

    雪兒知其心意,放蹄往集結了百多騎的岸旁奔去。

    天色大明,一切清晰起來。

    敵人見他殺至,現出不屑神色,人人彎弓搭箭,準備將他當活靶,射成箭豬。

    樂流則大驚失色,忙領百多人追來。

    百箭齊發。

    龍鷹覷準箭勢,魔氣下輸,雪兒躍上半空,投往敵人,最接近的箭矢也離馬蹄有數尺之遠。

    敵人怎想得到龍鷹有此一著,更沒想過有馬可躍上逾丈的高處,既來不及上第二輪箭矢,更心志被奪。

    龍鷹已殺進他們去。

    烏刀閃劈,如雷如電,帶起激烈的破空聲,龍鷹魔性大發,左俯後仰,前撲左側,以靈活如神的身法,雪兒變成他最厲害的「環境武器」,以雪兒為中心方圓達丈的範圍,全被他的烏刀籠罩,刀起刀落,重達百斤的利器籐盾也吃不住那種驚人的力道,連人帶盾被劈得飛離馬背,被劈中身體者無不骨折肉裂,甲冑破碎。

    百多騎被他斬瓜切菜的乾掉三十多人,其他人紛紛跳返河水去,正渡河的則惶恐掉頭。樂流終於殺至,部分人拉弓射箭,鮮血染紅了河水。

    此戰旗開得勝,最重要的是賦予了龍鷹首戰的寶貴經驗,雖是小規模的戰爭,卻令他充分掌握到自己和雪兒的特性。

    不論魔種或雪兒,都是天生好戰的可怕東西。但戰爭從來如此,從來沒有改變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己方陣亡者二十多人,傷者逾百,整理好屍體和包紮傷員後,眾人起程追上泰婭一行人。龍鷹當然大展神醫手段,加上剛才驚人的表現,所有奚族戰士均視他為親人兄弟,沒有任何隔閡。

    黃昏前,終追上泰婭、丹丹等人,自有一番劫後重逢的歡喜之情。今次樂流再不敢掉以輕心,在一處容易防守的山崗上結營,又插尖刺在四方,防止敵騎突襲,廣布暗哨,派人輪番防護。

    到夜幕低垂,亦不生火,只吃乾糧,但營地仍充滿戰勝的愉悅氣氛。

    眾人圍坐說話。

    樂流對龍鷹讚不絕口,道:「貴國有太醫這種人才,只需掐指一算,便知敵人虛實,我看龍鷹也沒有太醫般厲害。唉!我一向自負,現在始知人外有人,處和部的狗種竟沒有人能擋太醫一刀。」

    邊石道:「太醫的馬兒非常了得,如此神驥,聽都未聽過。」

    龍鷹見泰婭不住打量放在身旁的烏刀,拔刀離鞘,遞給泰婭,道:「此刀重百斤,是敝主御賜之物,侍衛長小心點。」

    丹丹訝道:「竟有重百斤的刀,如何使得動?」

    樂流目射奇光,道:「是用甚麼物料做的?」

    泰婭雙手捧刀,「哎喲」的嬌呼一聲,現出吃力的神色,轉遞給在龍鷹另一邊的樂流。樂流單手接過,一邊用手抹拭刀鋒,點頭道:「又長又重,可怕如魔的神器。太醫真教人驚異,可把此刀使得輕似無物,又重逾千鈞。」把玩一番後,遞給身旁的人,讓其他人逐一捧刀欣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