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誤墮陷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工作船上視野窗的望遠性能被調整到最強的程度,星塵區邊緣處一排排激流似的雲環,立即清晰地顯現出來,雲環更結成彩色的光斑,每一塊都有地球那樣的大小,在雲霧的籠罩下,是無數的殞石、塵屑和星間物質,總質量有百多個太陽系那麼驚人。

    工作船和護航艦隊速度減緩,同時把護罩的磁能增至最強度,以應付避無可避,突然衝擊過來的巨型殞石。

    這是距離領袖一號約五百萬公里的地方,進入了星塵區後,受到星塵區內狂暴電流的影響,所有通訊都會受到干擾而不能使用。

    扮成姬慧芙的夫秀清和祝絲蒂兩人並肩而立,全神看著視野窗外迎面撞來的無數大小殞石。它們受到星塵區核心的巨大磁核的牽引,永無休止地運動著,混亂中隱見規律。

    飛船啟動了自動閃避和導航系統,靈巧地在殞石間穿行著,向著某一預設的目的地進發。

    在這特別為主席而設的指揮室裡,除了立在兩人身後的副指揮艾妮和軍機秘書諾歷外,再無其他人。

    飛船正以每小時三十萬公里的速度緩行著,若以這樣的速度,要抵達星塵區中心的磁場,最少要半年的時間。

    巨大的磁場干擾,使飛船內所有傳音和通訊設備亦癱瘓下來。部份沒有防磁設備的儀器,亦停止了運作。

    在一般的情況下,肯定沒有飛船肯飛進這種危險的地方來。

    一道雲帶橫亙前方,那是氨凝結成的液珠,飄浮在空中。

    驀地視野窗外變成白茫茫一片,原來飛船進入了雲帶裡。

    祝絲蒂道:"過了這氨雲帶,往前飛十個小時,便是曾發現黑獄飛船的地方了。"夫秀清皺眉道:"除非我們可以計算出殞石運轉的方式,否則怎能找到那失事的飛船?"諾歷插口道:"那是沒有可能計算的。"

    祝絲蒂冷冷道:"你們錯了!"

    夫秀清升起不大對勁的感覺,袖管的武器滑到纖手去,別過頭來盯著她道:"我們甚麼地方錯了?"祝絲蒂退開了兩步,臉無表情地道:"你們錯的是到了這裡來。"夫秀清手往上揚,已多了一把離子槍,豈知尚未發射,背後強光一閃,立時全身冷凝,連指頭都動不了。夫秀清心中狂叫道:"艾妮竟是叛徒。"同一剎那一道電閃由祝絲蒂手中激射而出,命中正要拔槍護駕的諾歷。

    這個姬慧芙忠心耿耿的手下,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整個人化作一團閃耀的白光,瞬間後消失得無影無蹤,當場灰飛煙滅。

    "蓬!"

    夫秀清的軍服亮了起來,整個人被一團離身約一米的青光密密包裹著,原來是自動反擊系統發放出保護罩,擋著由艾妮手上冷凝槍發出的冷凝光。

    她又能活動起來,立即扳動手上的激光槍,射向祝絲蒂。

    祝絲蒂反應迅快,左手一揮,一個激光護盾擋著全身,硬接了她一擊,夷然無損。

    激光撞在盾上,爆起一天眩人眼目的光雨。

    艾妮另一隻手往夫秀清揮去,一道能克制護罩的能量束,由她載在腕上的微波環射出,重擊在護罩上。

    夫秀清踉蹌側跌,護罩被震得露出一絲空隙。

    "啪喇!"

    一道強光在入口處閃起,準確無誤地擊往隙口處,護罩雖立時縫合無間,仍然有能麻痺神經的能量,侵了進去。

    夫秀清慘哼一聲,跌在地上。

    偷襲者一聲長笑,把發出神經麻痺鞭的棒子插回腰間,走了過來,居高臨下般看著地上的夫秀清微笑道:"主席!由現在起,你是我的女人了。"夫秀清雖動不了,神智仍然清醒,一聽下芳心劇震,原來偷襲者是卡爾夫南。整件事竟是個陰謀。

    但她仍沒有絕望,護罩的能量正由領袖晶片內的自動系統不住增強,只要她能回復動作的能力,便可以反攻了。

    祝絲蒂興奮地來到卡爾夫南的身旁,挨著他親熱地道:"卡爾!你該怎樣謝我?"艾妮也走到滿臉得色的卡爾夫南的另一邊,但神情忽明忽黯,顯然心中兩個矛盾的思想正劇烈交戰著。

    卡爾夫南溫柔地推開祝絲蒂,蹲了下來,頭俯到光罩的邊緣,細看著夫秀清的眼睛,眼中異光亮起。

    夫秀清和他眼神一觸,心神立時一陣迷惘恍惚,想閉上眼睛亦有所不能。

    姬慧芙和姍娜麗娃離開了翼車,站到路旁。

    那女鄶子手手上的搜身儀射出一道柔和的光束,罩在兩人身上。

    光束不住變化,顯示它以不同的素描光,全面地檢查她們,包括偽造的身份晶片和戶口咭。

    另兩個一男一女的鄶子手走了過來,男的笑道:"真子最見不得壯男,又春心動了。"女的笑道:"可一定要分我一杯羹呢!"

    姬慧芙和姍娜麗娃一聽下立即發呆。

    隨意肌當然可以模擬任何動作,問題是以她們的身份和尊嚴,怎可以做出這種事來?

    那叫真子的特種部隊鄶子手滿意地看著兩人道:"你們隨我來!"兩人無奈地隨她往路旁一架充作臨時總部的巨型流動飛行車走去。

    驀地有人喝道:"停下來!"

    三人一起轉過望去,那真子立時肅立致敬叫道:"白魁上校!"姬慧芙和姍娜麗娃芳心齊震,只見一個頭上沒有戴上頭罩的改造戰士正往她們走來,用神地打量著她們兩人,冷冷道:"這兩個人是我的,大亨正要找些像他們那麼強壯的人到實驗室去。"姬慧芙和姍娜麗娃兩人又驚又喜,喜的是想不到這麼快便可到實驗室去,驚的是仍未找到方舟那傢伙。

    冷凝光亮起。

    兩人啟動了隨意肌的昏迷按鈕,詐作昏倒地上,任由敵人處置。

    方舟和那被他仗義援手的壯漢在縱橫交錯的地下街道漫步走著。

    那壯漢興奮地道:"我叫丁楊,看不出你皮黃骨瘦,身手竟這麼好,遲早可試試能否進入特種部隊去。嘿!你叫甚麼名字?"方舟隨口道:"我叫火鳥,是由鄉間來的。"

    地下城的街道並不像地面的條條成直線形,而是曲折有致,路心有電子激光模擬出來七彩繽紛的花圃、樹木、噴泉,甚至大橋和流水、飛泉瀑布,令人虛幻實景難分。是光電技術和建築藝術的綜合傑作,教方舟這火鳥星的小鄉民目不暇給。

    方舟順口問道:"那些人為何要追殺你?"

    丁楊嘆道:"還不是為了我漂亮的老板娘紅瑤,那些人是地下城老狼的手下,老狼看上了老闆娘,而我則是老闆娘的首席打手,要對付老闆娘,自然要先對付我,喂!你有工作沒有?"方舟搖頭表示沒有。

    丁楊興奮地接著說道:"來!隨我去見老闆娘,她最信任我,我推薦的人她定會聘用。"方舟猶豫地看著他。

    丁楊熱情地道:"地下城是最易賺錢和最多享樂玩意的地方,想在這裡找份工作難比登天呢,來吧!"方舟一呆道:"賺錢來幹嗎?"

    丁楊自然不知道錢對他來說根本沒有用處,大奇道:"你不是說笑吧!沒有錢哪來享受和娛樂,怎樣過日子,來吧!"方舟回心一想,終日遊盪亦不是辦法,試試工作也好,於是隨他去了。

    祝絲蒂和艾妮兩人手上的離子槍射出兩道離子流,刺在夫秀清的光罩處,消耗著光罩的能量,光罩逐漸塌縮下去。

    正向夫秀清施展精神術的卡爾夫南一震道:"你不是姬慧芙,她的眼睛不是這樣的,你的精神力亦比她弱。"祝絲蒂和艾妮同時大吃一驚。

    卡爾夫南怒喝道:"你是誰?姬慧芙到那裡去了。"夫秀清趁他驚震的一刻,神智清醒過來,以腦電波開啟了軍服內一個特別裝置,鬆了一口氣,冷冷看著對方。

    "蓬!"

    光罩抵不住兩把離子槍的能量,倏地消滅。

    卡爾夫南一指點在夫秀清眉心處,異力侵體,夫秀清全身酥麻,手中槍掉在地上,完全失去了抗力。

    祝絲蒂掏出一支小管,射出一道能照透任何人造物質的現形光,夫秀清美麗的容顏立時無所遁形。

    卡爾夫南狂笑道:"原來是我們尊貴的院長,難怪扮得這麼神似,哈!我也想得到你很久了,想不到竟在今天得償所願。"由領口探手入她的軍服裡。

    夫秀清的眼睛泛起奇異的色光,似在對他作出嘲弄。

    三人的感應器同時響起警報。

    卡爾夫南色變道:"她啟動了毀滅裝置。"

    祝絲蒂下意識往外飛退,撞在壁上,尖叫道:"沒有可能的!"自蛻生術發明以來,生命得到無限的延長,自殺這念頭徹底由人類的腦海內抹去。

    生命太珍貴了,只要活著便有希望。所以無論怎樣惡劣的環境,亦沒有人捨得拋棄這無限的生命。

    艾妮臉色轉白,跪到地上去。

    他們的感應器顯示出爆炸的威力可以引起核分裂的連鎖反應,根本逃亦逃不掉。

    卡爾夫南是最鎮定,小腹射出一捲血紅的強芒,把夫秀清整個身體裹著。

    "蓬!"的一聲,夫秀清影跡全消,所有配備同時雲散煙消。

    "啊!"

    四分一尾指甲般大小的領袖晶片掉在溶解了兩層的甲板上。

    卡爾夫南撿起了晶片,送到眼下仔細欣賞,同時站了起來。

    祝絲蒂來到他身旁,目射奇光,瞬也不瞬地盯著他手下代表統治整個聯邦的寶貝。

    卡爾夫南探手去摟緊她的蠻腰,仰天狂笑道:"有了這東西,絲蒂你便可以成為姬慧芙,能夠任意查看愛神智腦內聯邦的絕密資料;控制文官武將的任用;開啟所有秘庫的密碼;頒發新的政令。聯邦就變成我們的囊中之物了。"艾妮囁嚅道:"那主席呢?"

    祝絲蒂嬌笑道:"我不就是主席嗎?至於姬慧芙,只要我查核愛神智腦,知道她到了那裡去,她還能活多久呢?"卡爾夫南把艾妮摟到另一邊,目射邪芒,陰陰道:"不過在殺死她前,我先要欣賞一下她在我胯下求饒的浪相,哈……"方舟隨著丁楊,來到地下城一個奇異廣場般的龐大空間裡,離地足有二百米的拱型大天頂正中處,有個永不熄滅的人造太陽,把這空間內數十座建築物沐浴在金黃的色光裡。

    這些建築都和流行以幾何型體作組合的現代建築大異其趣,充滿古典的味道。這些構造奇特,宮殿般的樓宇都是金色的,屋頂作四十五度由正中往兩邊傾斜下來,高翹著細細的屋脊,頂心有金色的尖塔,像要憑此互相競爭高度似的,在人造太陽的照耀下一同噴射著金色的火焰。

    廣場處聚滿了人,飲酒高歌,比之任何地方更要熱鬧和混亂。

    高聳的尖屋頂,金碧輝煌的色調,巍峨壯麗的超時代建築群,難怪這麼多人甘於墮落,亦可看出巴斯基這人極不簡單,製造出這種有如夢幻的黃金天地,把人類深藏著某種追求燦爛的情懷以具體的方法展示出來。

    他的罪惡樂園正是要以實例證明,這才是人類的理想世界,只有縱情放欲,才是生命的真義。

    丁楊見到方舟目定口呆的樣子,知他是初到貴境,解釋道:"這是地下城的黃金宇宙,擁有最好的劇院、艷舞場、夢幻屋、立體影院、音樂廳、歌舞場……"方舟問道:"甚麼是夢幻屋?"丁楊興奮地道:"那裡有各種夢幻氣,又有不同的夢幻世界,可以讓你享受不同的美夢,等我帶你見過老闆娘後,才到那處享受一番吧!"扯著他朝其中一間金屋走去,繞過了人頭湧湧的入口,從側門進入。

    幾個守在那裡的打手均恭敬地向丁楊打招呼,但眼光轉到方舟身上,都露出不屑之色。

    丁楊領著他走入一個地方,原來是個廣闊的換衣間,百來個裸體或衣服少得無可再少的男女正在換衣化裝,嘈吵混亂。

    方舟的思感早先一步偵知了這是一座豔舞場,但仍大感有趣,目光不住在那些惹火女郎身體逡巡著。

    那些女郎早給人看慣了,但對變得體嬴骨瘦的方舟,都不屑一顧,只是向丁楊大拋媚眼。

    丁楊帶他穿過更衣室,眼前有道長廊,兩旁各有十多個房間,房門大多敞了開來,站滿了衣著性感或根本赤體的男女。一邊閒談一邊啜著噴出香霧的圓型盒子,弄得長廊煙霧迷漫,似幻疑真。

    丁楊在一名艷女的隆臀摸了一把,怪笑道:"老闆娘在那裡?"豔女下頷一仰,示意在廊尾的門後,便繼續和身邊的人交談,絲毫不介意給人摸了一把。

    丁楊和方舟側著身在人堆裡小心前進,前者在不斷對四周的女郎揩油的同時道:"這些休息化裝室屬於較有名氣的表演員,你看中了那一個,只要告訴我便可以了,很易安排的。"方舟暗忖:我若找到獵物,何需你來安排。

    到了長廊盡處的正門,丁楊立定,把手撐按在門上。

    一會兒後,嬌甜的聲音傳來道:"找我有甚麼事?"丁楊恭敬地道:"老闆娘,我有個優秀的人材要推薦給你。"金屬門縮入了牆裡。

    裡面是個佈置華麗的客廳,兩名健美的女打手守在入門處,眼光落在方舟身上,都呆了起來,想不到所謂優秀人材竟是這副可憐模樣。

    丁楊顯然有很高的地位,理也不理她們,領著方舟,朝內走進去。

    那是個休憩室模樣的地方,寬大的空間,除了一個長酒吧外,只擺了三張台子和靠在牆角的一套大沙發。

    一名背影動人,身穿銀背心短裙長靴的女子,背著門口坐在其中一張檯子前,手中拿著一個高腳杯,一個人自斟自飲,頗有孤芳自賞的味道。

    大廳內再無其他的人。

    丁楊緊張起來,大氣都不敢透出一口的樣子,恭敬道:"野狼老大剛才派人來殺我,幸好火鳥他出手救了我,屬下見他身手這麼好,所以邀他回來見老闆娘。"紅瑤一口把杯內的烈酒喝盡,冷哼道:"野狼自恃和白牙結成了聯盟,現在竟欺到我頭上來了,哼!"頓了頓道:"坐下吧!"丁楊向方舟打個眼色,兩人來到她對面的椅子坐下。

    方舟好奇的眼睛往她瞧去。

    只見她杏眼桃腮,生得非常美豔,最動人處是她有種藏在骨子裡的狐媚,令方舟怦然心動。

    她細長美麗的眼睛射出冷厲鄙夷的神色,蹙起黛眉道:"你帶這酒鬼來幹甚麼?"丁楊待要解釋,卻給她打斷道:"若非我知道你不敢騙我,我定把他掃出去。"接著又見方舟的眼光落到她半裸的酥胸處,怒道:"看甚麼?連我也敢打主意嗎?"方舟呆了一下,朝這兇霸霸的女人望去,受到她有強烈誘惑力的豔色所挑引,雙目不由亮了起來。

    紅瑤被他奇異無比的眼神一瞧,嬌體泛起灼熱興奮的感覺,呆了一呆。

    方舟暗呼罪過,忙收斂目光,垂下頭去。

    紅瑤仔細打量了他一會後,點頭道:"好!就讓他留下吧!有這麼個不起眼的人在身旁,有時會收到奇兵之效。"丁楊大喜,一拍方舟肩頭道:"還不多謝老闆娘!"方舟連忙稱謝。

    傳音器響起道:"老闆娘,前台有人鬧事。"

    紅瑤俏臉一沉,望向方舟媚笑道:"這是由你決定自己值多少錢一日的好機會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