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魔焰高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當姬慧芙變成了隨意戰士,夫秀清則變成了她,繁忙地應付著聯邦各種事務。

    姬慧芙獨一無二的"領袖晶片",由姬慧芙處移植到了她的後腦處,使她可以動用姬慧芙所有特別為她而設的裝備,不會被姬慧芙的私人獨立智能系統悉破,作出致命的保安反擊。

    這時她正在領袖一號頂部的的透明辦公室處,疲於奔命地應付著雪片般傳來的情報、訊息並下達著指令。

    忙了一個上午後,她終於鬆了一口氣,可以歇息一會了,至此才知道姬慧芙是多麼有效率和能幹。

    通訊罩離開了她的腦袋。

    軍機秘書諾歷的聲音在入口處響起,要求謁見。

    夫秀清按動了裝在軍服袖上的控制鍵,把門打開。

    這套特別為領袖而製造既時尚又剪裁合體的軍服雖遠不及上隨意肌的用途多端和威力驚人;但亦擁有多項保護和攻擊裝置,和精密迅速的反應系統,可應付任何的突襲。

    在成為研究院長前,夫秀清曾當過主力艦級飛船的船長,但後來因科研上幾項突破性的理論和成就,使她成為了無可比擬的科技研究大師,尤其她震驚聯邦的"靈魂論",使再生技術得到進一步的發展,終坐上了研究院長這高高的位置。

    姬慧芙說得不錯,只有她才可假扮主席而不被發覺。

    諾歷舉步走了入來,行了軍禮後道:"祝絲蒂要求見主席,說有重要的事面稟。"夫秀清皺眉道:"她又想弄什麼鬼呢"輕嘆道:"讓她來吧!你在旁聽著。"在超卓的化裝技術下,兼且她的身型和姬慧芙非常接近,她無論在聲音、外貌、體態各方面均全無絲毫破綻,連諾歷這樣的親信亦給她瞞過。

    頃刻後,一身太空裝的祝絲蒂步入辦公室裡,禮儀過後,這嫵媚動人的外空大臣道:"報告主席,我的艦隊在天鼠星附近的星塵區發現了一艘損毀了的黑獄軍戰鬥艦。"祝絲蒂是姬慧芙外唯一擁有主力艦級戰船的聯邦領袖,座駕名為"領袖二號",性能僅次於"領袖一號"。

    夫秀清精神一振道:"敵艦拖了回來沒有?"

    祝絲蒂道:"黑獄船大半截船身陷進了星塵區其中一塊巨型殞石裡,所以才能保持大致的完整,在那種地方,根本無法進行發掘工程。我想如果多作了解,最好請主席親自去看一看。"夫秀清為人精明謹慎,向諾歷道:"大將回來了沒有?"她昨天派了雷坡武到素女星系的太空基地辦事,故有此問。

    諾歷搖頭道:"尚未回來。"

    夫秀清吩咐道:"領袖一號的指揮權交給白樹負責,傳令給艾妮少將,要她預備一艘武裝工作船和八艘護航巡洋戰鬥艦,我要和絲蒂到星塵區走一趟,你也來吧!"暗忖只要用上我的人和船,就算你有陰謀詭計,亦算計不了我。諾歷領命去了。

    姬慧芙和姍娜麗娃的翼車停了在城市間的能量路中,輪候著通過路途檢查站。近百架翼車排成了長蛇般的隊伍,還不斷有新的翼車加入,看來目的地都是墮落城。

    姍娜麗娃焦急地嘆氣道:"真想溜出車去,藉飛行器抄捷徑到墮落城去。"姬慧芙緩緩駛動著翼車,道:"我也考慮過這可能性,但想到巴斯基為了搜捕方舟,必派出了他的改造戰士四處搜索,為了恐怕撞上他們,我才打消了這誘人的念頭。"接著微微一笑道:"姍娜!你以前的冷靜和耐性到哪裡去了。"姍娜麗娃隨意肌造成的男子臉紅了起來,表示下面那張隱藏著的俏臉亦是玉頰霞燒,不自然地道:"是的!是方舟害了人。不過!我看他亦把你害了。否則敬愛的主席怎會紆尊降貴,陪著我這小兵卒來到這步步凶危、藏汙納垢的地方?"姬慧芙若無其事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縱使沒有方舟的事,我亦有意來上一趟,只是隨意戰士未研究成功,才不敢輕舉妄動吧了!"姍娜麗娃道:"隨意戰士實是聯邦最偉大的成就。若製造的方法落到野心家手中,後果真不堪想象。"姬慧芙見她不再以方舟來調笑自己,鬆了一口氣道:"放心吧!隨意戰士的資料全藏在我的'愛神智能系統'裡,除非有領袖晶片,誰都不可從她的機密庫取出半點資料。甚至是方舟亦無法破入她的磁性保護場。而且製造的程序複雜艱難,所須材料又極難集齊。否則我們亦不會整整兩千年才只弄出兩套隨意肌來哩!"翼車又推前了五、六個車位,還有八架翼車就輪到她們了。

    姍娜麗娃點頭同意,挨到椅背處,側頭望往日光視鏡的車窗外行星間奇異獨特的景色,特別是藍得發亮的泥土,輕輕道:"主席!為何你總不肯承認愛上方舟呢?"姬慧芙的假臉終於紅了起來,微嗔道:"你和秀清總不肯放過人家,我那有愛上方舟呢?我是屬於聯邦的。就算要將自己當報酬送給那可恨的壞傢伙,亦是為了聯邦。以後再不准你提起這方面的事,這是命令!"姍娜麗娃別過頭來,盯著她道:"主席!現在我們生死相依,不要板著臉孔和我說話好嗎?嘻!每次說到方舟,你的反應都很古怪,像變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姬慧芙氣得不去理她,專心把車駛進臨時駕設的檢查站去。

    檢查站處泊了近十架宇宙戰車,其中三架正在夜空裡盤旋著。這種能在任何星球表現快速移動的重型攻堅武器,是專針對行星基地而設計的。

    巴斯基的"罪惡軍團"使用的宇宙戰車是以聯邦的太空坦克為藍本的改良型。除了主激光炮和全方向導彈發射器外,還多加了脈衝激光炮,火力強猛。

    姬慧芙低聲道:"想不到巴斯基對方舟如此重視,竟出動了又被稱作'粉紅兵團'的'鄶子手'特種部隊。"姍娜麗娃這時正芳心忐忑地看著十多米外截查來往車輛的重武器戰鬥兵,他們全身裹在可抵禦一般輕型武器的呈粉紅色的高能護甲裡,只有臉孔部分是有望遠、夜視和濾光作用的透明臉罩,有種陰森可怖,殺氣騰騰的攝人感。

    姬慧芙續道:"這支鄶子手特種部隊,成立了才十五年,戰鬥力僅次於巴斯基的'墮落親兵團',專負責滲透敵後的工作,人數只在兩萬間,最擅長配合突襲作戰和破壞,非常厲害。指揮是一個窮凶極惡叫尼丹桑的改造戰士,與墮落兵團的指揮摩亞合稱樂園二虎,都是可怕和威力龐大的改造人。"說話間,翼車終於駛進檢查站。

    一個女的鄶子手迎了過來,兩手提著像個長方盒子的強火力液態衝擊槍威嚇地撞上車門,低頭看了她們一會後喝道:"你們兩人給我滾出來。"兩人同時一呆,不知有甚麼破綻給敵人發現了。

    罪惡樂園的首都墮落城總面積達三千平方公里,整個現代化的城市環繞著巴斯基的巨型塑像所在的圓形廣場往四方擴展。在這中心地帶,有一個無所不包的商業網,最著名是貫通全市的樂園大街,長達一百公里,只是在這條街上便有五百座組合式商業大廈,三千多家酒吧、舞院、遊戲中心和色情場所。

    全市又分四十六個特別區,其中五個特別區闢有太空基地和軍事機構,邊緣區域則工廠林立。

    要在這城市維持奢華的生活,居民必須竭盡所能從事各種生產和賺錢的工作,又或嘗試可否通過嚴格的考驗,參加巴斯基的各種部隊。

    不適合的人不但慘被淘汰,還要被當權者以莫須有的罪名,強行徵作惡名遠播的"人性實驗室"的實驗品,使巴斯基更能掌握控制人類的方法。

    在這裡,絕無人道或正義可言,有的只是強權。

    方舟正步入的罪惡宮位於市中心樂園大街最繁華的路段,亦是市中心區地下城的進口。

    這地下城與地面上數十座大廈相連,成為城市發展的另一個重要空間,總面積達五十萬平方米,共分三層。

    第一層是娛樂與色情場所、賭館林立的商業街,第二層是各類型刺激運動的場所。最下一層是通風和吸取地核高熱能的發電設備,嚴禁闖入。

    罪惡樂園正是一個任人放縱自己的地方,是對銀河聯邦的反動象徵。

    當聯邦以文明、正義和法治為最高理想時,罪惡樂園卻倡行一個重回弱肉強食,為所欲為的反文明社會。

    方舟隨著人潮,湧進了圓形拱頂的建築中,踏上其中一道自動電梯,往地下城落下去。

    強勁野性的音樂響徹整個入口大堂,一把性感的女聲以嘶叫的方式狂歌著,聽得許多男男女女都隨著節拍扭動或叫嚷。

    方舟還是首次接觸到音樂,不由自主隨著聳動搖擺起來。

    生命在燃燒著。

    情緒和激流在體內滾動。

    忽然上面傳來男女的尖叫聲,混亂直延下來,原來有十幾個全身赤裸的男女,由上面直衝而下,撞得電梯上的人東倒西歪。

    四周十多條電梯或上或落的人一起鼓掌高呼,為這些行為荒誕粗暴的男女吶喊助威,氣氛沸騰起來。

    方舟亦忍不住怪叫起來。

    先奔下來是三名赤裸大漢,方舟已避往一旁,但他們欺他瘦弱,故意猛撞往他背脊處。

    方舟心中暗怒,迅速一閃,那人撞了個空,失去了平衡,直跌下去,撞倒了五個人,才收著了勢子。

    另兩人勃然大怒,其中一人手上的酒瓶立時朝方舟的腦袋打了過來。

    方舟大笑聲中,跳起來坐到電梯的扶帶處,一下子滑了下十多米,來到了地下城的最上層,兩個閃身,沒入了人潮裡,氣得那群赤裸男女揮拳頓足,卻又無可奈何。

    方舟大感有趣,來到地下城寬大的街道,思感朝四方八面探展開去,立即找到了幾個有趣的場所,猶豫了片晌後,轉入其中一間掛著"澡室"招牌的鋪子裡去。門口處守著幾名大漢,向進入者收取費用。方舟的思感能刺入他們的腦神經裡,當他們雙手捧頭時,他早憑迅捷無比的身法,閃到澡堂裡去。

    裡面有個可容數百人的大浴池,熱氣騰升,水氣瀰漫裡,近百名男女赤體浸在經過特別處理,可舒緩神經和減輕疲勞的熱泡裡,享受著人生。

    有些陌生的男女還在池裡隨意雜交,人慾橫流。

    當方舟欣然脫掉衣服,浸進池內時,兩旁的豔女都鄙夷地看著他枯瘦的身體,移到遠處去。

    方舟不以為忤,閉上眼睛,吸收著水內來自地核的熱能,身心暢美。

    池內的女人都是心靈空白,精神萎靡,不足引起他的興趣。

    驀地入口處傳來追逐打鬥的呼鬧聲,一群男女追著一名壯漢,衝了進來。

    那壯漢且戰且退,終是雙拳難敵四手,被其中一名女郎飛腳踢在下陰處,一聲慘嘶,由池邊凌空後拋,掉進池內,嚇得在那處浸浴的人雞飛狗走。

    那群如狼似虎的男女仍不肯罷休,連著衣服撲入池裡,誓要置那壯漢於死地。方舟湧起莫名怒火。

    沒有人比他更知道生命的珍貴,所以他絕不容別人如此賤視其他人的生存權。他閃電般移了過去,一手扶起那男子,順手給了狠撲過來的女郎一巴掌。

    "啪"的一聲清響,那女郎半邊臉腫了起來,側跌入水內。

    接著方舟毫不費力把那壯漢拖到池邊,避過了撲入水中那些男女的攻擊。

    七名沒有追入池裡的男女聲勢洶洶繞著池邊走了過來。

    方舟哈哈一笑,先把那被毆打的壯漢送上池邊,然後一手按著池邊,借力彈起,一腳掃出,立時把搶在最前頭的一男一女掃得離開池邊,遠遠掉往池心去。

    水花四濺時,另兩名男子被抓著頭髮,兩頭相撞,暈倒地上,他同時飛起一腳,把要由池邊爬上來的男人踢得仰跌回池底裡去。

    此時僅餘的二男一女圍了上來,還未看清楚方舟如何出手,小腹分別中了他的拳頭,痛得跪往地上。

    方舟毫不客氣,藉著身體的遮掩,在其中一人身上掏出了對方的戶口咭,向那勉強站起身來的壯漢招呼道:"我們走!"場內的人何曾見過這樣高強的身手,全都看得目定口呆。

    方舟從容穿上衣服,才和那名壯漢施施然走出澡堂,當然再沒有人膽敢追來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