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聯邦揚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方舟在星空中漫無目的地飄浮著。

    太空衣的自動維生循環系統不住把氧氣送入他的肺部,又把呼出的二氧化碳再轉為氧氣,節省了他不少氣力。

    對他這樣一個火鳥星人來說,最寶貴的能力就是如何去適應環境,如何在最惡劣的情況下生存。

    他把思感四方八面往宇宙的深處延伸,自由地在這空間上無邊無際、時間上無始無終、沒有中心亦沒有軸向、存在著各種星體、事物、發生、能量的空間浮游著。

    人類文明已從地球擴展到太陽系、從太陽系擴大到銀河系。終有一天,人類會走出銀河系,探索河外的星系、星團以至乎總星系。

    在他四周無數的星辰緊挨在一起,仙王星座、仙后星座、鯨魚星座、飛馬星座,每一個亮點都代表了一個獨特未知的奇異世界,一個探索的目標。

    他的思感往無限的虛空擴展著。

    由這銀河系的內空往外望去,他看到了銀河系最接近的鄰居麥哲倫星雲。較遠的天爐座和玉夫座,已是三十萬光年外的遙遠河外星系了。

    終有一天,他會到那裡去。

    離開了火鳥星系這個囚籠,又得到了聯邦最先進的科技資料,他有把握到這宇宙任何的遙遠角落去,探索宇宙深藏著的秘密。

    壯麗的仙女座星雲在上方散發著迷人的光暈,使他更感受到宇宙的神秘莫測。宇宙內沒有一件物體是靜止的。

    由星體至星系,以至乎星系團,甚至宇宙的本身亦在運動著、膨脹著。

    這是個夢幻般的天地,神話般使人感到惶惑和迷戀。

    他的目光瀏覽著所處星河內各種奇異的星體,瀰漫著氣體的星雲、行星狀星雲,以至乎熾熱的巨星、造父變星、氫雲塊的凝集體和令人大嘆觀止的球狀星團。

    當他深刻地思索著眼前的事實,看著這不斷運動、發展和變化的神蹟時,他感到超越了人類的局限和缺陷。感受到永恆那深不可測的冷漠和動人心弦的美態。

    生與死融為了一體、美與醜只是同一件事的正反兩面,最終有的只是"存在"。

    沒有人類比他更清楚,即使空間亦非空無一物的,除了空間物質外,它還隱藏著最深刻的物理和謎般的現實。

    星體生滅無常,可是虛空卻恆久常存。

    即使征服了所有星體,虛空的秘密仍只是永遠深藏在虛無飄渺,捉不住看不透謎樣般的空白之後。

    在這動人的星際之中,生命相互的殘殺鬥爭,只是一場全無意義的鬧劇。

    方舟不住吸收著宇宙的能量,來自遠近恆星的光和熱,使衰竭的能量得到緩慢的補充。

    可是這樣下去,若要回復到離開火鳥星時的水平,可能需要一百萬年或更長的時間。

    他需要到其中一個星系去,在近處吸收那處太陽的光和熱,大量的氣體。

    沒有焦急、沒有驚惶。

    他進入了渾沌的境界,與四周的星辰一起運轉,成為了虛空裡的一份子。

    靜待著另一個重生的機會。

    素女星之戰是聯邦戰史上最光輝的一頁。

    當黑獄軍團的二百五十七艘大小戰鬥艦飛進星系的內空時,隱藏在五個行星內過千艘的聯邦大小飛船,包括了七艘主力艦級飛船和五十艘母艦級飛船,對她們進行了無情和出其不意的截擊。

    最關鍵處是聯邦研究院新創製出來的厲害武器,專針對黑獄飛船鬼魅般移動躲閃及近乎隱形的魔幻性能而設計的"宇宙機雷"。

    它們是一種防衛性的人造衛星,專門對付宇宙的襲擊,能清楚分辨敵我,把任何進入發射程的物體以四分三光速的亞光速的驚人速度加以摧毀,使敵人避無可避。

    黑獄戰船的反導彈微波熱流雖能毀滅其中部分,卻仍有不少被擊中。

    宇宙機雷並不能完全破入黑獄戰船的強力護罩,卻能大幅削減護罩的能量,同時減低了她們移動閃躲的能力,予一向處於下風的聯邦戰艦有可乘之機,痛擊敵人。

    戰事甫開始,黑獄軍團在猝不及防下陷於捱打之局,把仰馬星之役的情況掉轉過來,黑獄軍團撐不了半個小時已潰不成軍,飛船損失過半。

    接著是外太空的追逐戰,聯邦艦隊有組織地銜尾窮追,不住來援的飛船倚靠反空間的航行,趕到敵人逃遁的前方,加以攔截。在長達半年的追逃戰裡,最後黑獄軍只有四十二艘裝備最優良的重型艦逸出銀河系去,循舊路逃回老家。

    聯邦國所有星系上的公民在接到捷報後,情緒高漲沸騰,他們歡呼著美麗領袖姬慧芙的名字,擁到街上狂呼痛飲,激動流涕。

    在素女星的太空基地裡,舉行了自仰馬星之役以來的首個祝捷宴會,各地軍政商和文化界的大人物紛紛飛來,向姬慧芙表示他們的支持和對聯邦的效忠。

    姬慧芙的政治生命如日中天。

    姬慧芙接受了全場的歡呼和祝酒後,拉著大功臣姍娜麗娃,到了一間密室裡。兩女來到落地的透明幕牆前,一起望往深闊壯麗的夜空。

    姍娜麗娃雙目淒迷,秀眸隱泛淚光。

    姬慧芙探手過去,摟著她的小蠻腰,柔聲道:"想著他嗎?"姍娜麗娃無言地點頭。

    姬慧芙嘆道:"放心吧!他不會死的。連火鳥星那樣的環境他都可以堅強地生存,黑獄人的砲火算甚麼呢?"姍娜麗娃別過俏臉,瞧著她刀削般完美無瑕的輪廓,低聲道:"主席!你是否也在想著他哩?"姬慧芙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道:"姍娜!我準備把你由研究院調走,擢升為我的親將,由今天起,你就是姍娜麗娃少將。"姍娜麗娃一震抗聲道:"主席……"

    姬慧芙打斷她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你是想到墮落者樂園去尋找方舟吧!可是沒有我的支持,你這麼一個美人兒到那種地方去,不是送羊入虎口嗎?你太出名了,巴斯基定有你的檔案資料,你不但見不著方舟,以後的日子還要在巴斯基的床上和他改造過的臭體下度過吧。"姍娜麗娃默認不語,她早知這美麗主席的厲害,自己那鬥得她過。

    姬慧芙微微一笑,纖手用力,把她摟得靠貼身側,輕輕吻了她的臉蛋,哄道:"我們絕不能被勝利沖昏了頭腦,黑獄人今次慘敗,全賴機緣巧合下,被你發現了他們的蹤影,而方舟這壞傢伙又不知使了甚麼手段,使他們一點都不知道暴露了形跡,才招致今次敗仗。下趟當他們再來時,將不是那麼樂觀了。"姍娜麗娃輕輕道:"他不是壞傢伙。"

    姬慧芙嬌笑連連道:"好了!算他是最好的那種'壞傢伙'吧!麗娃小姐滿意了嗎?"姍娜麗娃低聲道:"我們不是要立即發動對仰馬星的反攻嗎?"姬慧芙平靜地道:"我才不會幹這種蠢事,敵區的狀況我們一無所知,這樣的仗如何能打。"姍娜麗娃道:"可是所有人都主張趁機來一次大反攻,你……"姬慧芙道:"就算整個聯邦議會全體主戰,我仍可否決他們三次,把反攻拖上三年,在這段時間內,我要你把方舟帶到我面前來。"姍娜麗娃輕顫道:"我已告訴了你他的話,你還要將他像白老鼠般剖開來研究嗎?"姬慧芙搖頭道:"放心吧!我怎會如此冥頑不靈,只是希望在下一次與黑獄人的大戰中,有他在我身旁吧!"姍娜麗娃俏臉一紅道:"若他要求報酬,我該怎樣答他呢?"姬慧芙的俏臉亦飛起兩朵紅暈,赧然道:"告訴他!這宇宙沒有一件事是不可以商量和交易的。"方舟在虛空裡甦醒了過來。

    驚醒他的是一艘飛船,正在十萬公里外的近處飛來。

    他運動了體內幾近油盡燈枯的能量,朝飛船迎去,思感同時延伸過去,接觸飛船內宇航員的心靈,讓他們生出警覺,不要把他這個只像一點在太空裡的浮塵,疏忽過去。

    與姍娜麗娃進行了她罕有與人如此親切的對話後,姬慧芙召見了聯邦內最佳的戰友和知己,聯邦研究院院長夫秀清。

    兩人興奮擁抱互祝後,姬慧芙把與姍娜麗娃的協定告訴了這老朋友。

    夫秀清含笑道:"你不恨姍娜嗎?"

    姬慧芙失笑道:"恨她?我應多謝她才真。"

    夫秀清看了她一眼道:"主席不是對方舟動了情嗎?"姬慧芙輕嘆道:"對我來說,沒有比聯邦更重要的事物了。今次我找你來,是要倚賴你的冷靜睿智,給我分析一些問題。"夫秀清露出全神聆聽的表情。

    姬慧芙秀眸射出思索的神情,好一會才道:"或者我們應多謝黑獄人,他使我們看到很多一直隱藏在聯邦內的問題。"夫秀清點頭道:"是的!我們的幅員太廣大了,橫跨了四分一個銀河系。千多個殖民星系,每個有不同的資源和環境,亦使人類因地域的不同,發展出截然不同的思想和文化,這樣下去,終因思想和習慣的差異,變成了不同的種族,只是這點,終有一天聯邦便會四分五裂。"姬慧芙道:"眼前便有這情況出現,`墮落大亨'的墮落者樂園星系就是最壞的榜樣和毒瘤。我真怕其他有勢力的人會爭相效尤,割地稱王。那時聯邦可能回到以前戰國時代的可怕日子裡。"夫秀清肅容道:"只要聯邦軍一日維持強大,終可以把巴斯基這毒瘤除掉的。"姬慧芙搖頭道:"那並非易事,最主要我們不能公然對他動武。唉!若非祝絲蒂從中弄鬼,我們怎會屢次嘗試通過對付巴斯基的法案都吃敗仗。連明知他是改造人,亦因私隱權而不可過問。"夫秀清冷靜地道:"主席有沒有想過,卡爾夫南為何竟敢要你陪他一晚呢?"姬慧芙玉臉一寒道:"他是想激怒我,誘我動手對付他。"頓了頓道:"現在他羽毛已豐,若我猜得不錯,祝絲蒂和他定然秘密結成了聯盟,正陰謀把我推翻,不過今次我們大勝黑獄人,當使他們手足無措,我們反攻的機會亦來了。"夫秀清道:"我不會勸你坐以待斃,但行動定要一矢中的。祝絲蒂和軍方的領袖狄平上將這對狗男女狼狽為奸,有起事來,部份忠於狄平的軍團可能會叛變。"姬慧芙道:"這並不是我害怕的事,最使我投鼠忌器的是卡爾夫南控制著聯邦的金融市場,他只要跺一跺腳,立即會惹起波動,他就是看清這點,才膽大包天來迫我陪他一晚。換言之是要我向他投降屈服,使他成為聯邦的幕後操縱者。"夫秀清皺眉道:"因此你斷然拒絕了他……。"姬慧芙打斷她道:"我並沒有拒絕他,只說要考慮一下。"夫秀清一呆道:"那你豈非助長了他的氣焰?"姬慧芙秀目射出無奈之色,幽幽道:"這七年來,為了對付黑獄人,我們大量舉債,以應付龐大的軍費,欠了他不少錢,三個月後就是第一個還款期,現在你應明白他憑甚麼來威脅我。"夫秀清走上前來,摟著了她的香肩道:"我怎可讓你被這樣的邪惡之徒淫辱?"姬慧芙俏目淒迷,輕嘆道:"若只是一晚我怎麼說也可以忍受過去。怕只怕永不翻身,被他完全控制了我。"夫秀清愕然道:"以你的智慧和定力,怎會有這種擔心呢?"姬慧芙道:"你知否尚思雅已成了他的女人,還對他忠心耿耿,使他實力大增。"夫秀清不能置信地道:"以尚思雅的野性不馴,怎會對一個男人忠心?"姬慧芙道:"事實就是如此,我有點懷疑巴斯基如此明目張膽反抗我,是有卡爾夫南在背後支持他,趁我倆忙於對付黑獄人,秘密供應他設備和武器。而每次否決法案,亦因有被卡爾夫南收買和控制了的議員投反對票,這更使我肯定這想法。"夫秀清色變道:"我明白了,事實上這亦是男與女的鬥爭,巴斯基在樂園星成立的'人性實驗室',正是為了使男人能重新控制我們而設的。尚思雅已成了第一個受害者,接著的目標就是你,又或是我,甚至任何一個有權勢的女人。"姬慧芙嘆道:"問題是我們對巴斯基這實驗室的研究一無所知,所以根本無從應付,而且這種男女之事,實是防不勝防,比黑獄軍團更可怕。"夫秀清失去了一貫的從容,俏臉轉白道:"卡爾夫南真是卑鄙,竟想出了這樣一條可兵不血刃征服聯邦的毒計,我們應怎辦才好呢?"姬慧芙忽地笑了起來,秀目異采連閃道:"所以我們要趁這三個月的時間,找出那實驗室的秘密,那時可由你研究出反征服的計劃,否則便要讓卡爾夫南這種人類的渣滓為所欲為了。"夫秀清蹙起秀眉道:"可是實驗室在樂園星系裡,我們根本管不到。何況巴斯基手下有大批改造人,他本身便是最可怕的改造戰士。派人去查探不是等若送死嗎?"姬慧芙道:"這只是以前的形勢,但現在出現了一個比他更強的人,亦只有這人才可以對付他。"夫秀清道:"方舟?"

    姬慧芙微笑道:"就是這可恨的傢伙,我決定了親自和姍娜麗娃去一趟樂園星,找到方舟後無論如何亦要令他幫我們完成這至關緊要的事。那時我們便可全力反攻仰馬星系了。"夫秀清色變道:"若你有什麼不測……"

    姬慧芙截斷她道:"不要勸我,這個決定絕非臨時衝動,而是我再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別忘了我是個優秀的戰士。我走後,由你化身為我,只有你的智慧,才可以假扮我穩著聯邦。這是我的請求,也是命令!"長達千米沒有任何標誌的神秘戰鬥艦,懸在半空中,由腹下探出了一條管子,緩緩往飄浮空中的方舟揮探過來。

    方舟的思感在瞬那間了解了飛船內的情況,使他心生懼意的是它的五十名男女船員內,竟有三男一女四個改造人。

    改造人是人類在改造科技下的一種變體,在聯邦內是違法的行為。

    在銀河聯邦成立之初,曾明令禁止任何人利用有過萬年歷史的改造技術,把自己變成有超人力量的改造體。

    在改造技術的最初期,這種科技主要是應用在醫療上,利用微科技代替人類被損害或失去了的肢體或器官。再進一步的發展就是半人半機械殺傷力強大的戰士的出現,變成可怕的殺人機器。

    到了今天,改造技術已不須借助模擬人體的機械,而代之以不同作用的"強化細胞",注進人體內,代替了原來的細胞和產生出新的組織。

    經過改造的人,是不能經蛻生術獲得新生命。延長壽命的方法,就是不斷換入新的強化細胞。

    每一次細胞的變換,人性愈是泯滅,最後終變成了可怕的變體,視人命如草芥,做出無數令人髮指的暴行。對此沒有一個正常人不感深惡痛絕,所以禁止改造技術的法例,得到了聯邦議會一致的通過。

    這些改造人除了臉容冷酷和膚色特別外,一切均與常人無異,但卻體內充滿了爆炸性的能量,甚至不怕一般的輕型武器。

    他們不須任何食物和空氣,只須每年注射一種名為"維生能"的磁能量子流,便有足夠的活動能源,可以應付任何惡劣的環境。

    聯邦成立後,曾對改造人進行了一次史無前例的搜捕和消滅行動,把這種沒有人性的變異暴徒全部殺死。又將這方面有關的研究和設備銷毀。可是這種科技始終被居心不良的人秘密保留下來。

    改造是不能逆轉的變異,所以只有走投無路的不法之徒才肯接受改造。這些人都是漠視法紀,殺人不眨眼的狂徒。

    幸而這種改造術的費用非常昂貴,危險性亦極大,須時達百年之久才可以完成初步的改造程序。而成功的比率只是百分之一,否則野心家隨便把人改造,那就天下大亂了。

    現在這船上一下子出現了四個改造人,傳出去必是驚動整個聯邦的頭條新聞。管子移到方舟的頭部處,一股強大的吸力把他扯了進去。

    經過檢疫過濾的程序後,兩對可在飛船的空間內飛行自如的活動機械手,為他脫掉了頭罩,接著拿著了他的四肢,把他拉成了"大"字型,送入了主船艙裡。

    五男三女正恭候著他這天外來客。

    其中有兩個男人便是可怕的改造人,一高一矮,特別強壯,皮膚泛著一種奇異的金屬閃光,那是強化細胞的色澤。他們的眼神像圓月般閃著金黃的亮光,臉容僵冷邪惡,嘴角帶著殘忍的笑意。

    高的那改造人是個禿子,坐在一張椅裡,摟著三女中一個豔女,雙手在她半裸的身上做出種種不堪入目的動作。

    方舟不以為怪,研究院的資料內早指出改造人有著比常人強烈的性衝動,又不懂克制,所以是必然的淫徒和強姦犯。

    矮的那人傲立一旁,雙目閃著興奮瘋狂的光芒,看著他這送上門來的小羔羊。另三個男人都拔出了令方舟深感忌憚、槍口呈喇叭狀的大口徑核光槍,對準了他。這種槍可以把核物質變作一種高熱能的分解光,他失去了能量的身體雖仍比一般人強橫百倍,卻保證一槍都受不了。

    方舟心中檁然,不斷思考各種逃生的可能性。

    另外那兩個穿著三點式泳衣般服裝的性感美女,都以輕蔑的眼光看著這被擒入艙內的男人。

    方舟這時被機械臂舉在齊腹的高度,剛好被那些人低頭飽覽無遺。

    矮的改造人移到最近處,探手摸上他的胸膛,冷笑道:"小子你很強壯,究竟是從那裡來的?你的飛船出了甚麼問題?為何身上沒有身份晶片?"身份晶片等若身份證,凡成為了聯邦公民,政府的人口管理局便會把一片只有十分一厘米見方的晶片植入後腦處,片內藏有所有私人資料,沒有這晶片,在聯邦內真是十步難行。

    方舟早想好了應付之法,答道:"我是逃犯,由素女星繫逃往樂園星途中被聯邦軍追上,坐維生囊逃了出來,後來遇到殞石的襲擊,維生囊給毀掉了,被迫在空中飄浮,幸好遇上了你們。我的晶片早在素女星系便取了出來,你們要到那裡去?"矮子一呆道:"幸好?哈……"狂笑起來,接著一掌劈在他胸膛上。

    以方舟這麼強的體質,仍痛得慘哼起來。

    但更驚奇的是那矮子,他本以為一掌可把他劈成兩截,怎知對方只是痛得痙攣起來,一點傷痕都沒有。

    艙內所有人一起動容。

    高個禿子改造人喝道:"西克住手!"推開了裸女,走了過來道:"這小子有點門道,卻不是改造人。"盯著方舟的雙目兇光迸射,好一會後才道:"你叫甚麼名字,為何成了逃犯?"另一個高瘦留著滿臉鬍子的男人道:"禿子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今次的任務一定要保持機密,把這不明來歷的小子殺掉算了,否則老闆怪罪下來,我們都承擔不了。"另一人也道:"弄清楚他不是聯邦間諜便行了。"禿子殘忍一笑道:"好吧!交給西克辦吧,這傢伙嗅不到人血和女人味,便要坐立不安。"眾人都笑了起來,三女尤笑得放浪形骸。

    方舟暗叫不妙,正要竭盡僅餘的能量掙脫纏肢的機械手,與敵人拚個你死我活時,紅焰般的強芒在下方閃起,接著似給鞭子猛抽了一下般,背脊痛入心脾,整個神經系統猛烈抽搐。思感到處,只"見"一名美得目眩,身穿緊身皮衣,領口高企深開,露出帶著金屬亮光的乳溝的改造女戰士,正在駕駛艙來此的入口處,手上拿著一枝長約兩巴掌的金屬小棒子,冷冷看著他。

    他抵受著撕心裂肺的神經痛楚,心中叫道:"這是甚麼武器,竟能發出像鞭子般的能量束?"矮子西克狂笑道:"歌情大小姐最喜歡玩弄男人,這回讓給你好了。"皮靴聲響,歌情搖曳生姿走了過來,鞭棒插回腰際,盯著方舟。

    方舟心知這些改造人全無人性,勉力睜眼往這女改造人歌情望去。

    四目一觸,歌情月亮般的金眸閃過異采,豐滿性感的改造嬌軀抖顫了一下。

    眾人發出驚訝的聲息。

    禿子不能相信地叫道:"這人究竟是甚麼做的,被歌情打了一鞭後,這麼快便能控制眼皮,還可以看東西。"矮子西克獰笑一聲,一指往方舟眼睛插下去。

    歌情嬌叱一聲,一掌把西克的手劈開。

    西克一點都不覺疼痛,嚷道:"你幹甚麼?"

    歌情毫不怕他,嬌哼道:"你不是把他讓給了我嗎?"禿子淫笑道:"歌情見到壯男便心動了,要不要我們把他抬到你床上去,或者就在這裡公開表演一場給我們看。"歌情吃吃盪笑起來,既美麗又詭異的大眼睛睨著方舟。

    衣舟暗忖若要和這種毒如蛇蠍、體內只有毀滅沒有生機的女人交配,真寧願力戰而死,忙振起僅餘的能量,準備出手。

    那先前主張殺人滅口的大鬍子道:"沒有時間了,一小時內便抵達樂園星,還是把他幹掉吧。"歌情嬌笑道:"那也可以,但埃迪樂先生卻須陪我上一次床。"大鬍子埃迪樂顯是對這提議非常害怕,忙不迭拒絕道:"歌情小姐說笑了。"歌情語氣轉冷道:"先餵他一筒營養餐,再用磁能箱把他囚起來,到了樂園星後,若陪過我仍死不了,就把他送給巴斯基,具有這樣體質的人,應是他那人性實驗室研究的好對象,他還應該多謝我哩!"樂園星系是個龐大的星系,擁有兩顆比地球太陽細上少許的太陽,分別命名為天使和惡魔太陽。

    天使擁有八顆行星,惡魔則有三顆,行星各自繞著她們的太陽運轉,而相距一點八光年的兩個太陽亦互相繞著運行,為這雙恆星的奇異世界做成錯綜複雜的晝夜和氣候。

    沒有人真能弄得清楚季候的分野,風和日麗的下一刻可能就是暴雨狂風或漫天冰雹,亦無人有暇理會。

    移民到這裡來的不是罪犯、失落者就是希望尋求刺激的人,又或是被巴斯基美麗的宣傳所愚弄的。當他們發覺巴斯基的私人軍團嚴禁任何人離開時,悔之已晚下只好被樂園同化,過著只知醉生夢死的荒淫和墮落生活。

    三顆被成功改造的可居星全在天使太陽的行星內,樂園一號是天使系內的第三顆行星,質量重力是地球的一點三倍,極端炎熱,大部份都是荒山和沙漠,只在南軸和北軸建立了兩個現代化能抵抗任何氣候的大城市,聚居了近三百萬人。

    城市內滿布工廠、實驗室和研究所,為樂園星系提供所有科技發展的殷切需求。不要以為這些城市會規矩乾淨一點;絕不會是那樣,在這些無法無天的地方,只要不直接觸怒巴斯基,沒有人會理你幹甚麼事。

    接著是樂園二號,比起上來,這是最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質量與地球相若,未改造前本身已存在著大氣層,自轉軸同她的軌道傾角,所以有比較明顯的季候變化。

    行星上又有蒼鬱的巨型植物,原本居住的爬行動物被巴斯基以運動為名,殺戮殆盡,公然違反了聯邦政府的原生物保護法。

    樂園二號上位於赤道的以巴斯基的綽號為名的墮落都市,亦是樂園的首都,巴斯基的墮落宮便設在那裡。城市外是無數的鄉鎮和小城市,聚居了過億人口。

    樂園三號是巴斯基的軍事基地,他轄下日漸龐大的太空艦隊和軍事設施,便駐在這比地球大上三倍的巨型行星上,嚴禁無關人士踏足其上,是有殺無赦的禁地。其他行星全是採礦星,由全自動化的採礦車日夜不停地開發,再送往樂園一號和三號星的兵工廠裡,供應軍事上的需要。

    在惡魔系的行星上有幾種宇宙的稀有金屬,是製造武器的重要原料,不但能滿足巴斯基本身的需求,同時亦通過乾電走私到聯邦的殖民星,為他賺回大量的金錢、設備和生活必需品。

    在這惡魔和天使纏轉不休的雙星系裡,巴斯基這銀河系最可怕的改造人,勢力與日俱增。

    當飛船進入樂園二號的大氣層時,方舟正躺在長方形的囚箱裡,慶幸著自己仍然生存。

    太陽微子隨著能穿透物質的輻射線,進入飛船裡,射到他箱內的身體,使他貪婪地吸收著。

    剛才的營養餐亦使他添加了少許能量,使他更有脫身的把握。

    在與太空站的緊密聯繫里,飛船降落到墮落都市東面的太空基地處,方舟雜在貨物間,被吐出底艙,送到一個貨倉內。

    方舟心中暗喜,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否則歌情來提貨就大事不妙了。

    他把那少許的能量隨思感延伸到箱外,啟動了那只能在箱外操縱的按鈕,把箱蓋打了開來。

    入箱前敵人曾為他注射了大量的麻醉氣液,但當然對他沒有影響,尤其當他們看到他模擬出來的昏死狀況,更是沒有半點懷疑。

    他跳出箱外,把箱蓋關上後,思感往四方八面延伸,然後以迅若鬼魅的動作,輕易由敵人測探器的空隙溜出基地外,跑出城市去,來到了陽光普照的荒野,迎接新生。

    在他逃出墮落城的三天後,憑最高科技"隨意肌"扮作了男人的姬慧芙和姍娜麗娃,降落在同一星球的另一端,開始進行找尋方舟的行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