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主婢情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離開小樓十多丈,已聽到上層傳來爭執的聲音,認得是小魔女和青枝的聲音,大感奇怪,小魔女不是國老府的女霸王嗎?俏婢青枝竟敢以下犯上?

    登上小樓,小魔女嘟長了嘴兒,又是一臉無奈,青枝則抓著她手臂,不住搖晃。小魔女瞥見龍鷹,求救的道:「大混蛋你來給本姑娘評理,人家難得才有這個上山拜師學藝的機會,這丫頭卻纏著要一起去,哪有人去學絕世武功還要帶著個丫頭的呢?」說到一半自己先忍不住笑出來

    青枝道:「鷹爺你來給青枝主持公道才對,自小我和小姐從未分開過,哪有這麼樣說走便走,不讓青枝伺候她?」

    小魔女生氣道:「只是三個月吧!又不是走了不回來,你常說本姑娘難伺候,現在不用你伺候,又呼天搶地。」接著向龍鷹杏目圓瞪道:「你為甚麼坐下來?」

    龍鷹搬了張椅子,掉轉來坐,手承椅背,向離他只有七、八尺的嬌主俏婢擺出一副隔岸觀火的優閒神態,聳肩道:「沒甚麼。你們繼續說話,不用理我,當老子不存在好了。」

    小魔女一手叉腰,大發嬌嗔道:「你以為可置身事外嗎?你來給我接收青枝,帶她回上陽宮去,只要不讓我見到她,你愛幹甚麼都行。」

    龍鷹苦笑道:「你早幾個時辰和我說,我立即帶她走,可是老子後天便要離開神都,好一陣子都不能回來。你們主婢間的糾紛,仍要私下解決。」

    小魔女一呆道:「你到哪裡去?」

    龍鷹道:「我剛接到聖旨,須到遠方辦事。幸好你這三個月亦沒空見我,大家扯平。」

    小魔女踩足不依道:「自己偷偷去闖蕩江湖,卻把人家撇在這裡。」

    青枝湊到她耳邊道:「青枝的情況就是小姐現在的情況,撇下青枝的卻是小姐。」

    小魔女呆了一呆,跟著忍俊不住笑出來。罵道:「死丫頭!」

    龍鷹笑道:「收拾好東西了嗎?」

    小魔女理所當然的道:「這丫頭不肯幫我收拾,我怎知道東西放在哪裡?」

    青枝精神大振,道:「青枝有說錯嗎?沒有我,小姐你如何活下去?嘻嘻!人家是為小姐著想哩!想想看,沒有我,小姐跟誰說心事?」

    小魔女苦惱道:「人家不是不想帶你去,只是輪不到我話事呢!你這丫頭如果害得菱姐不認我作徒弟,我會將你活剝生剮。」

    龍鷹道:「解鈴還須繫鈴人,仙子對小樓上的紛爭,有何解決之法?」

    端木菱的聲音遙傳上來。道:「青枝隨藕仙一道來吧,可以互相作伴。」

    小魔女和青枝對望一眼,然後齊聲歡呼,喜出望外的你抓我,我抱你,跳跳蹦蹦,狀若瘋狂。接著兩人挑選要執拾的東西,嘰嘰呱呱,有商有量。充盈小女孩愛鬧好玩的稚氣。

    龍鷹見她們主婢情深,心中溫暖,悄悄溜出去,端木菱朝他走過來。道:「龍兄去吧!不用擔心她。」

    龍鷹見她回復仙家模樣,走到她面前微笑道:「仙子的仙法對小弟再不靈光哩!」

    端木菱淡雅如仙的氣質神情絲毫不為他的話所擾,瞥他一眼,道:「龍兄遠離在即。小女子遂讓你猖狂放恣,但邪帝是有慧根的人,該明白騎驢覓驢已是著相。更勿要上了驢,竟不肯下。」

    龍鷹聽得呆了一呆,仔細咀嚼她以驢子作比喻的說法,愈想愈有深意,一時忘了侵犯她。

    端木菱探出纖手,按在他心窩處,目射深情,凝注他,輕柔的道:「你說看見了,就是心外有物;你說沒看見,滿目紛然錯雜。新月有圓夜。珍重。」

    龍鷹籲出一口氣,苦笑道:「仙子厲害。」哈哈一笑,灑然去了。

    離開國老府,龍鷹見尚有時間,策雪兒馳回上陽宮,學足小魔女呼嘯長街、逢車過車的勾當。

    回到甘湯院,三女正為他縫製外衣,一邊有暗袋,可藏起折疊弓和飛天神遁諸般寶貝,很有巧思。

    剛在內堂圓桌旁坐下,人雅縱體入懷,坐到他腿上來,笑盈盈道:「今天真好玩。很古怪,以前到神都苑去,不覺得有何出奇,可是今天的神都苑,卻是美如仙界。」

    龍鷹吻她一口,道:「這叫景隨心變。」順道將自己即將遠行的事說出來。

    麗麗欣然道:「芙妹早告訴我們,夫君很快便要南征北討,還著我們必須做好妻子的本分,乖乖的在家等待夫君凱旋歸來。」

    秀清道:「夫君放心,現在我們不但生活安逸,且有思念夫君之樂,還不滿足嗎?」

    龍鷹大感欣慰,想到她們因宮娥的出身,明白到眼前擁有的是多麼難能可貴,她們從小培養出來的耐性,更非一般人可以想象,令自己去得安心。道:「我還要出去見萬公子和風公子,然後盡快趕回來,三位嬌妻在老子房內乖乖的等為夫,明天一早為夫帶你們到城外練馬術。」

    三女齊聲歡呼。

    人雅道:「你可以在子時前回來,我們已很高興。太平公主和上官大家分別使人來傳口訊,請我們的鷹爺今夜怎都要抽空去見她們。」

    龍鷹心中叫苦,道:「我定會於子時前後回來,賢妻們請放心。」

    三女再次歡呼。

    皇城軒。

    萬仞雨和風過庭兩人在廂房等他。龍鷹坐下後,萬仞雨道:「找我們的公子不知多麼辛苦,到他的憐閒居去撲了個空,青樓尚未開門,又不在皇宮,幸好給我在天津橋截著他,問他滾到哪裡去,卻笑而不答。」

    龍鷹心中一動,道:「肯定是花秀美召他去見面,美人兒還用巧妙的藉口,表示要見小弟。哈!我有猜錯嗎?」

    風過庭大訝道:「全部猜中,花美人想著在下帶你去見她一面。」

    龍鷹見他沒有半絲妒忌的眼神,心中佩服他灑脫不沾俗塵的開闊襟懷,遂把從八方樓偷聽回來的珍貴情報,一一述說。道:「花秀美該是凝豔口中的龜茲美女,亦只有她是令人難以抗拒的。究竟她用甚麼藉口說服你這個知音人呢?」

    風過庭道:「她說我們讓她看到中土未來的希望,如果可以同時見到我們三人,她會告訴我們想知道的事。」

    萬仞雨拍腿道:「她一定是那龜茲美人。」

    龍鷹道:「怎都要去見她。約好了嗎?」

    風過庭微笑道:「吃完飯便去。」

    龍鷹大叫頭痛,剛才向嬌妻們許下的諾言,恐怕危乎爾哉。

    萬仞雨道:「我和公子商量過,潛入奚國沒有問題,但卻只能在某處苦候你。橫豎你扮醜神醫,我們就扮送藥團,採集珍貴藥材後,奉皇命送往奚國去,便可公然與你結上關係。」

    龍鷹道:「這叫將計就計,但如何解決給認出來的問題?」

    風過庭道:「出來行走江湖,怎都懂得些許易容改裝之術。說到底,泰婭和一眾隨人,只遠遠見過我們,這樣得來的印象會隨時間變得模糊。這個送藥團人數不用多,但個個武功高強,好保護價比黃金的貴重藥材,先知會泰婭,再由她轉告奚王。」

    萬仞雨道:「連我們在內,十二個已足夠,由我從派內弟子挑選,保證沒有問題。」

    龍鷹訝道:「關中劍派有這麼多人在神都嗎?隨便可挑出十個好手。」

    萬仞雨道:「我派弟子廣佈全國,稱得上入室的也有逾千之眾,集中在西都和神都。」

    龍鷹聽得心中有數,暗忖難怪武曌視關中劍派為眼中釘,只因牽連過廣,不敢在時機未成熟,繼承權未定之時,向他們動干戈。事實上江湖絕大部分幫會大派,都是傾向李唐。道:「就這麼辦。」

    敲門聲響,有人推門道:「國老到!」

    三人慌忙起立迎接,狄仁傑負手而入,後面跟著張柬之、崔玄暐,還有個身形雄偉,英氣逼人的中年大漢。

    狄仁傑先為萬仞雨引見崔玄暐,然後介紹身穿武士服的大漢道:「這位是桓彥范將軍,剛從北疆回來,赴任右羽林軍統領之位。大家是自己人,說話不用有顧忌。桓將軍長期與奚族交往,所以老夫特別請他來。」

    桓彥范笑道:「國老太抬舉我了。有甚麼交往?不過是打打停停,停停打打。」

    眾皆莞爾。

    張柬之道:「坐下點菜再說。」

    菜單由狄仁傑拍板落實,閒聊幾句後,龍鷹把由武曌一手策畫的醜神醫任務說出來。

    狄仁傑向桓彥范道:「對奚族你知多少,說多少,讓他們參考。」

    崔玄暐道:「先讓我說幾句,照我所知,奚族已有過千年的歷史,在戰國時與契丹同屬東胡。所謂東胡,就是匈奴東面遊牧部族的泛稱。所以奚和契丹同種同族,本屬一國,後來分裂為兩個部落,我們喚他們作二蕃。」

    桓彥范顯然和崔玄暐交情甚篤,並不因後者搶在他前頭說話而不悅,笑罵道:「老崔你真不夠朋友,以前明知我去守奚境,又不見你說這些事。」

    崔玄暐笑道:「今晚怎麼同?有國老在座,我之有今天,全賴他舉薦,不有點表現怎行?」

    張柬之道:「小崔你確懂官場鑽營之道。」

    他的話惹來哄笑。

    酒菜來了,他們邊吃邊說,氣氛融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