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嬌女多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龍仙兒三日後身體已恢復得和往前一樣。

    而和從龍千山的口中也,獲悉是鎮親王運功替她療毒,從而救了她。

    這段時間,她的心中一直想個不停:「哎呀!鎮親王原來上次是替自己逼毒,而自己反而打了他一巴拿這可怎麼辦?可是,這也不能怪我!女孩家的身子他又怎能亂碰呢?他應該知道男女授受不親這回事,自己被他佔了便宜,打他一巴掌怎樣?可是他畢竟不是存心的,他是為了救自己才這樣做的。」

    想到這些,她的心中就充滿了矛盾。

    隨之,她的腦中就會浮現出一個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神情又有些冷漠的人影來。

    她忽然覺得奇怪:「怎麼自己腦海中會有他的影子!」

    她想讓自己忘記這件事以及這個人,可是根本沒有,一空下來,她的腦中就不由自言地想到這些。

    經過幾日的思慮,龍仙兒考慮是不是自己登門向鎮親王道謝一番。

    而這時,鎮親王在西郊皇莊敗納林布錄之弟率領的武林高手之事也傳到了龍仙兒的耳中。

    她聽了後,心中不由對鎮親王的一切引起了興趣,同時心中不由產生了對英雄的敬佩之情。

    其實,龍仙兒一直對江湖中的事感興趣,她經常讓府中護院的武林人士一些江湖見聞以及江湖中的人物和事件,她有時覺得做一個江湖兒女也許要比做太師的千金好許多。

    想到這,她心中登門道謝的意念更加堅定了。

    於是她連忙叫下人準備了一些厚重的禮物,同時備好馬車。

    再說,龍千山對這幾天女兒的變化也是感到有些奇怪:「平是這個寶貝女兒有事沒事就往外面跑,而這幾天卻一直呆在家中,自己有進屋去,常常發現她坐著發呆,自己上去問,她總說沒事。

    想到這龍千山深怕女兒會有什麼事發生。

    突然下來報說女兒備了馬車和禮物要出門去,龍幹山聽後忙走了出去。

    這時,龍仙兒正準備上車,龍千山見此,急問道:「仙兒,要到什麼地方去啊?」

    龍仙兒聽了,忙轉過身子說道:「爹爹,女兒想上鎮親王府去為上次鎮親王救了女兒道謝一番!」

    龍千山聽了後,哈哈笑了笑,說道:「不用了,爹爹早已替你向鎮親王道謝了,如若等到你去道謝,說不定鎮親王早對爹爹不滿了,仙兒,你還是呆在家中,不要去了,或者你可以去你的幾個朋友家中玩玩嘛!」

    龍仙兒聽了後,不高興地說道:「爹爹,鎮親王救了我們父女二人,怎能就你一個去道謝!再說女兒去鎮親王府,還有其他事情,到那些官員小姐的家裡,總是閒話家常,女兒可受不了!」

    說完,便了不顧龍千山的反對,便上了馬車,讓下人驅車前往鎮親王府。

    龍千山見此,也沒有辦法。

    這寶貝女兒一決定幹什麼,什麼人也別想阻止得了她。

    只是這不是主動去上一個男子的府中嗎?

    龍千山想到這,不由猜到了些什麼,隨之,想了想,臉上竟浮現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鎮親王府中,朱少陽正起來沒多久。

    忽聽有下人來報:「龍大小姐來到!」

    朱少陽聽了,心中不由一陣納悶:「怎麼她會來?難道上次打了自己一巴掌不夠?」

    但還得讓下人領她進來。一會兒龍仙兒便出現在了朱少陽的眼前,只是和往常一樣氣質高貴,神色冰冷。

    龍仙兒走入廳中,便讓下人將準備的禮物-一拿了進來。

    朱少陽見了,忙問道:「龍小姐,這是幹什麼?」

    龍仙兒聽了後,說道:「今天我來是向王爺道謝的,謝王爺上次救了我,另外聽說王爺為國擊敵,我也特地來向王爺祝賀一番,這些禮物,就當我的心意,希望王爺能夠收下!」

    朱少陽聽了後,不禁望了望龍仙兒,心中十分奇怪。

    怎麼今天她的態度與以前不一樣,不是冷冰冰的,而且一下子說了這麼多話。

    上次她連對自己說謝的意思都沒有,難道說是龍千山,讓她來的?

    想著這些,他的眼睛不由盯著龍仙兒美麗的臉龐。

    龍仙兒不由被朱少陽得臉上有些紅暈,一顆心也是有如小鹿般亂跳。

    突然,朱少陽才回過神來,發現龍仙兒的臉色有些不對,不由脫口問道:「龍小姐,你沒事吧?」

    龍仙兒聽了朱少陽這句話,心中不由產生一絲甜蜜。

    隨之說道:「王爺,我沒事!這些禮物就請爺收下!」

    朱少陽見對方誠心來向自己道謝,也不好推卻,只得讓下人-一收下。

    龍仙兒見朱少量收下自己送的禮物,心中十分高興。

    望著來少陽那英俊的面容,她不禁越有越覺得他英俊非凡,比以前自己看過的那些男子勝出好幾倍,看著他,心中競有一絲異樣的感覺。

    朱少陽待下人將禮物拿進屋中後,對龍仙兒說道:「謝謝龍小姐這番心意!」

    龍仙兒見朱少陽如此客氣,心中更是高興。

    她接著說道:「用不著這麼說,王爺,據聞前幾日你在西郊皇莊擊敗了外族高手,不知可有此事?」

    朱少陽點了點頭。

    龍仙兒見果有此事,不禁有了話題,繼續說道:「王爺的身手如此厲害,不知以否讓我見識一番?」

    朱少陽聽了心中不由一怔。

    沒想到龍仙兒會提出如此要求,一時讓他有些為難。

    龍仙兒見他似乎有為難,忙說道:「王爺,如若不便,那就算了,希望王爺對我剛才說的話不要見怪!」

    朱少陽見龍仙兒放棄了。

    於是勉強地笑了知,說道:「龍小姐,不是本王不想讓你目睹,只是在府中,施展武功,有所不便!」

    龍仙兒見朱少陽道出原由,心中對其好感又增添了一些。

    只是她仍覺得有些失望,未看到鎮親王的身手。

    於是她又說道:「那王爺可不將當天比武的情形描述一番?」

    說完,一雙秀目著朱少陽似乎在徵尋對方的意見。

    朱少陽龍仙兒的興致這麼高,而且說話也十分中聽。

    看著對方焦急的神色,心中也是不忍掃了這位絕色佳人的興。

    於是點了點頭,將當天在西郊皇莊比武的情形描述一番。

    龍仙兒的心情敢是隨著朱少陽的話語起伏不定。

    片刻功夫。

    朱少陽便說了當天比武的情形,龍仙兒聽了後,不禁由衷地讚嘆道:「王爺的身手是厲害,可惜我未能親自欣賞到王爺的風采!」

    朱少陽聽了對方的稱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就在這時,忽然下來報:「就光尹方大人求見王爺!」

    龍仙兒聽此,知道不便再作久留,於是起身向朱少陽告辭。

    而朱少陽也不再作挽留,讓下人將龍仙兒送出府外。

    望著龍仙兒離去的背影,他不禁又對今天這位絕色佳人的造訪和態度感到了奇怪,他不明白女人的變化怎麼會有這麼大。

    其實龍仙兒的態度也是他改變得的。

    自從龍仙兒從鎮親王府回來之後,龍千山便注意到女兒身上發生了變化。

    一張玉臉上沒有了以前的冰冷之色,代之的是時常高興的神色,平常也不再往外亂跑,沒事就呆在房中。

    而最奇怪的是她每天都會問他朝中以及京中發生之事,而且經常提起鎮親王。

    龍千山知道,女兒的心中有了鎮親王的身影。

    想到這,他又是高興又有些擔心。

    高興的是女兒總算找到了一位令她鍾情的男子,而且還是位王爺;擔心的是龍千山伯朱少陽與自己不在一位立場上,從而對女兒的感情有所影響。

    想到這些,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矛盾。

    忽然,他心中一亮。

    自己先去試試女兒的心中究竟作何想法,如若仙兒對鎮親王心中有意,那麼自己便替女兒向他提親,這樣鎮親王便成了自己的女婿,大家一家人,哪還有女婿和自己作對的事情。

    如仙兒沒有此意,那也無妨,自己的大計也不受任何影響。

    想到這,他便向女兒的房中走去。

    再說龍仙兒正在房中高興地一邊哼著小曲,一邊忙著刺繡。

    自從上次回來後,她的心中充滿了朱少陽的身影。

    想到他運功為自己逼毒,想到在他府中他對自己的態度,想到他比武時的風姿,又想到他觸摸了自己的身體。

    她知道自己已經有些喜歡上了這位英俊非凡又有武功的年輕的王爺子。

    正在這時,房門「吱呀」一聲推開了。

    龍千山走進了屋內。

    龍仙兒一見是父親,忙放下手中的刺繡,起身說道:「爹爹,可是找女兒有事?」

    龍千山看了看放在桌上的刺繡,坐了下來,笑著說道:「仙兒,怎麼今日弄起刺繡來,平常你不是最討厭這些針針線線的嗎?」

    龍仙兒聽了後,忙遮掩道:「哪裡,女兒只是閒來無事,隨便玩玩罷了!」

    龍千山聽後,望了望女兒,知道她在說謊,但也不點破。

    於是讓龍仙兒坐下,接著對她說道:「仙兒,今年你多大了?」

    龍仙兒聽了,不由疑惑地問道:「爹爹怎會連女兒的歲數都不知道了,仙兒今年已經十九了?」

    龍千山聽後,點頭說道:「是啊!十九了,也該是談婚論嫁的時候了!」

    龍仙兒一聽,忙問道:「爹爹,你說這話是何意呢?」龍千山也不回答,看了看龍仙兒後才接著說道:「兵部尚書李大人不久向我提起你的親事,想讓你嫁給他的公子為妻,我看過他的兒子,人還不錯,也懂禮貌,再說雙方又是門當戶對,我想看看你的意思怎樣?」

    說完,又看了看龍仙兒。

    龍仙兒沒想到父親會與她說這事,而且還想讓她嫁給她平時就討厭的象條哈巴狗一樣的李琦為妻。

    她不由生氣地說道:「爹爹,我不會嫁給那李琦,你還是回掉李大人吧!」

    龍千山見女生兒了氣,知道女兒心中的心思,於是再試探性地問道:「那麼,你可願嫁給另外一人呢?」龍仙兒見父親又提此事,心中更加氣慣。

    遂沒好氣地說道:「不嫁!要嫁爹爹你找別人去吧!」龍千山也沒睬女兒說的氣話,繼續說道:「這人可比那李椅強得多了。年紀輕輕,英俊蕭灑,武藝高強,人品也不錯,而且還是皇室一族……」

    說到這,望了望龍仙兒,發現她竟似乎在等著自己說下去,於是笑著說道:「他便是被皇上封為鎮親王的朱少陽。」

    說完便又看了看女兒,看她有什麼反應。

    龍仙兒聽父親說另一人乃是鎮親王時,一顆心不由砰砰亂跳。

    她低聲問道:「難道他也向爹爹提起女兒的親事?」

    龍千山見女兒問出此事,知道女兒果然對鎮親王有意。

    於是哈哈笑了笑,說道:「鎮親王雖沒提此事,但爹爹可以向他提嗎!再說他又沒成家,我女兒以如此漂亮,又是千金小姐,為父想他不會不給面子給我!」

    龍仙兒聽了後,這才知道龍千山的用意,不由消臉微紅地說道:「爹爹,還是過些時候再說此事吧!」

    龍千山搖了搖頭,說道:「那怎麼可以,難得我女兒有心中人選,說什麼我也要試試,好了,仙兒,你放心,過幾天我便替你向鎮親王說明此事,你看怎樣?」

    龍仙兒看了看父親,羞紅得點了點頭。

    龍千山見女兒答應了,高興地走出了女兒的房門。

    而龍仙兒則久久地站在那裡想著心事,心中既緊張又高興,一顆心忐忑不安。

    這回,皇上招見文武百官商議國家大事。

    早朝過後,文武百宮便退了下去。

    這時,龍千山叫住了朱少陽,站在殿外對其說道:「王爺,老夫有一事想與王爺談談!」

    朱少陽不知是何事,於是說道:「太師盡說無妨!」

    龍千山這才說道:「不知王爺對小女仙兒印象如何?」

    朱少陽一聽,不知龍千山問此有何用意,但仍回答道:「挺好,人長得漂亮,況且又是太師的千金!」

    龍千山聽後,心中一喜,隨後又說道:「那王爺可有意娶小女為妻?」

    朱少陽聽後,心中不由一驚。沒想到龍千山會問自己這種事情,一時真不知該如何回答。

    而龍千山見朱少陽並不作聲,以為他有些意思,於是接著說道:「小女仙兒對王爺可是情有獨鍾,而且心中也有此意,如若王爺沒意見,咱們挑個黃道吉日,將此事辦好,以好讓王爺與小女有情人終成眷屬!」

    說完,又望向朱少陽,等待他的回答。

    此時朱少陽的心中也是被龍千山殺了個措手不及,他一點都沒想到龍千山會與他談及男女之事。

    再說他的。心中對龍仙兒雖有好感,但根本就沒有愛情之言,更何況他也清楚自己是這一時代的過客而已,從來沒想過扎根於此。

    另外還有麗雅在另一方等著他,還有那賣唱女子梨花姑娘。

    想到這些,朱少陽對龍千山說道:「龍太師,你的心意本王十分感謝,也謝謝令愛對本王的垂青,只是本王心中已有意中人,恐怕本王不能答應!希望太師不要見怪!如若太師沒有他事,本王也要回府了!」

    說完,便向宮外走去。

    龍千山沒想到朱少陽會拒絕此事,聽了他的話後,這才知道原來他的心中已有心愛之人。

    望著他那離去的背影,心中不由嘀咕道:「也好,你答應,也省得老夫有所顧慮,只是看來要令仙兒傷心了!」

    說完,也隨後出宮回府。

    龍仙兒在聽了龍千山的消息後,心中十分痛苦。

    她沒想到鎮親王會拒絕這一門親事,而他的心中還有了心愛之人,這真是讓龍仙兒傷心到了極點。

    自從父親與她說及此事後,她的心中一直在編織著一幅美麗的生活畫卷,如今這幅畫卷卻被自己垂青之人一手撕破,又怎會不令她傷心呢?因此,她在聽到此事後,將自己關在房中偷偷地哭了一場,隨後,她又強令自己不再想起此人。

    她又變得和往常一樣,神情冷漠,有事沒事更往外面跑,去遊山玩水,還經常對下人發脾氣。

    可她越想忘了朱少陽,朱少陽在她的心中的印象就越清晰。

    龍千山見到龍仙兒這些變化,他知道女兒心中十分傷心痛苦,安慰她根本沒用,她會說自己沒事,然後強顏歡笑,但他知道女兒。心中已牢牢印上了朱少陽的身影。在京師中,也只會讓她更痛苦,於是他決定讓龍仙兒回老家金陵一段時間,以忘記此事。

    龍仙兒也答應了,過了幾日,龍千山便派護衛送女兒回金陵去了。

    同時他也覺得現在也是自己實施心中大計之時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