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歸去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不錯,我不想拿一些矯飾的謊話來騙你,」他直視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我把你迎回樓中,就是要你為我、為聽雪樓去誅滅敵人。要殺人,殺很多的人!你準備好了嗎?」

    風雨之中,她心緒如麻,一路沉默。

    他溫文有禮,沒有強迫她說話,亦沒有過多地打擾她,獨自打發著時間,有時在艙中閉目養神,有時在船尾看書。兩個人相安無事,卻也生疏異常。

    然而,有一天,船過天門灣,她卻忽然聽到了琴聲,琴聲柔和悅耳,如同此艙外的綿延流水。琴聲中,有人緩緩低吟——

    翩翩飛鳥,息我庭柯。

    斂翮閒止,好聲相和。

    豈無他人?念子實多。

    願言不獲,抱恨如何!

    她有些愕然地側過頭,彈的居然是……《停雲》?

    除了姑姑之外,她最熟悉的人便是師父。戴著面具的師父學養極好,雅好詩詞,所以自小她也聽過這首詩。此刻,船頭上的那個人唸這首詩的語氣,像極了師父。

    她聽了片刻,忍不住從艙中站起,走了出去。

    外面的日光非常明麗,陽光如同瀑布一樣從天宇傾瀉下來,整個黃河都在發出點點璀璨的光,他們所在的這一葉小舟如同在萬頃瓊田上划行。離開風陵渡的這些天來,她心情鬱鬱,每日只是待在艙內不出,竟不知道外面有如此美麗的景色。

    蘇微捲起簾子,看得有些失神。

    在船尾撫琴的果然是那個姓蕭的公子,此刻橫琴膝上,一襲白衣在風裡翻飛,眼神專注,一眼望去竟宛如神仙中人,她的視線不由得為之停頓。看到她出來,他停下了按著琴弦的手指,頷首問候:「蘇姑娘起了?」

    「嗯。」她第一次開口回答他,聲音細微。

    「是我吵到你了嗎?」他放下了琴,問。

    「沒有。」她搖了搖頭,頓了頓,又道,「我很喜歡。」

    那是她第一次主動和他說話,語氣有些生澀,似是還不習慣和陌生的男子交談。蕭停雲卻笑了起來,點了點頭,道:「那麼,就聽我把這首《停雲》彈完吧。這首詩是講得遇知交的喜悅,倒是很適合此情此景。」一笑,又道,「而且,也是父親給我取名的出典。」

    停雲?她想起了他的表字,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微笑:「好名字。」

    「蘇姑娘的名字也好,」他笑道,「只是要多笑笑才是,否則豈不是白白辜負了?」

    「是嗎?」她忍不住笑了。

    她是個內向的人,笑了一下便又沉默,但那一笑是璀璨明淨的,如同血薇驟然在日光下出鞘,展現出明亮而又耀眼的光華,令看到過的人都永難忘記。蕭停雲凝視了她一瞬,重新將古琴橫在膝上,手指輕攏,淙淙之聲如流水。

    「東園之樹,枝條載榮。競朋親好,以怡餘情。」蘇微靜靜聽著,忍不住隨著曲子脫口低吟,「人亦有言:日月於徵。安得促席,說彼平生?」

    蘇微在船頭隨著曲聲吟唱著《停雲》三首。這本來只是懷故友的詩,但她的聲音卻不由自主地透出悲愴和眷戀——這個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少女,終於在曲聲裡第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真正情緒。

    孤舟上,憑著這首詩,他們之間似乎第一次建立起了一座可以溝通的橋樑。

    舟中的午膳簡單,小米白飯配著黃河鯉魚和瓦罐雞湯,倒也清爽可口。小舟隨水而下,河面長風和暢。看到外面日光正好,兩人便在船頭搭了案几,坐下來相對用餐。

    蕭停雲笑問:「蘇姑娘喜歡古琴嗎?」

    「嗯,聽師父彈過。」她還不習慣和陌生男子說話,回答得拘謹,問一句答一句,答完了便沉默著,完全不顧會不會冷場——顯然,在這過去的十幾年裡,除了無窮無盡地習武練劍之外,她對接人待物幾乎一無所知。

    他笑了一笑,道:「除了石前輩之外,姑娘還有另一位授業恩師?不知道是何方高人?」

    「我也不知道。他一直戴著一個木頭雕刻的面具,所以我叫他木師父。」她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實話,情緒又低落下來,「我很久沒見過他了。姑姑和我說,師父他不會回來了。」

    「是嗎?」他側頭看著蘇微,目光深不可測。

    這個少女說的是實話,還是在掩飾?她涉世未深,應不會作假,可世上又哪有人會不知道自己的師父是誰?難不成,對方是個身份複雜、不便言說的人物?石明菸曾經是聽雪樓的死敵,又曾經出任聽雪樓樓主,那這個所謂的師父,和聽雪樓又是友是敵?

    「蘇姑娘是怎麼認識石前輩的呢?」他轉開了話題,想知道她的身世——在帶這樣一個陌生女子回到樓中之前,除了血薇劍之外,他總不能對她一無所知。

    「……」她停頓了一下,低下頭去,看著滔滔的流水,道,「我遇到姑姑的那天,也是在這黃河之上——那時候我趴在門板上,在水裡已經泡了六天六夜。」

    他猛地一震,許久,才道:「原來姑娘是從十年前那場大水裡活下來的?」

    她微微點了點頭,耳邊滴翠的耳墜晃動著,鮮亮耀眼,然而眼眸暗淡,卻如同蒙上了一層灰——

    十年前甘陝的那一場大水,曾經震動天下。黃河決堤,一夜之間淹沒方圓三百多里,無數村莊被毀,無數百姓一夜成為冤鬼。水災過後,餓殍遍野、瘟疫橫行,又造成了更加嚴重的災後之災。短短半年,竟然有一百多萬百姓死去,很多地方只有空村,不見人煙。

    「我父母家人,都在這下面了。如果不是遇到了姑姑,我也已經葬身魚腹。」她用筷子夾起了一塊鯉魚肉,看著腳底滔滔無盡的濁流,語氣平靜,「那時候我才不到六歲,然而,一夕之間,身邊所有認識的人都死光了。」

    蕭停雲的筷子停在魚腹上,凝視著這個少女。

    「姑姑她救了我,給了我這把劍——她對我恩同再造。」她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所以,她現在把我送給你,我也無怨。」

    她的語氣清冷堅定,有風送浮冰的脆和冷,他不由得微微動容,柔聲道:「蘇姑娘何出此言?——劍是死物,人卻是活的,只有以人馭劍,又豈有劍反馭人的道理?」

    「是嗎?」蘇微吃下一塊魚肉,看著他,「可是,你不也是來接血薇回樓,才順手接上了我嗎?如果我無法駕馭血薇,只是個普通災民,你可會帶我回去?」

    「……」他沉默以對,許久才道,「不會。」

    「公子是赤誠君子。」她反而舒了一口氣,微笑著夾起了一塊魚肉。

    他長時間地看著她,重瞳裡暗影沉沉。水流在身邊無盡而過,兩人在船頭沉默,不知不覺就已經將這一頓漫長的午膳用完。

    當船夫上來收拾了碗筷後,彷彿為了緩和氣氛,他抬起手,指著前面在望的一座城池,笑道:「前方便是天門鎮了,那裡有個觀瀾酒樓,裡面的牡丹醉雞和芙蓉酥很有名,冰潔她每次路過這裡都要去光顧——不知蘇姑娘吃過嗎?」

    她愣了一下,搖了搖頭。

    這麼多年來,她在風陵渡那一座小小的祠堂裡日夜無休地練劍,何曾有機會外出,享受過這些美好的事物?然而,更令她在意的,是他提到那個陌生的名字的時候眼裡掠過的表情:溫柔而沉溺,卻又帶著一絲看不透的複雜冷芒。

    冰潔。那是個女子的名字吧?

    她正想著,卻聽他在身側笑道:「那我們就在那兒下船,上岸盤桓一日吧。」

    「可是……」不知為何,心中忽起了抵觸,她道,「我們不是要趕回聽雪樓嗎?」

    他笑了,手指在一旁的琴弦上拂過,弦聲淙淙如流水:「來日方長,這一兩天還是耽擱得起的。」

    還沒見到洛陽,只是小小的一個天門鎮,其繁華已經令她目不暇接。

    她被他帶領著,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左顧右盼,眼神裡又是好奇又是戒備——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她站在人群裡,茫然無措。

    「我們先去一趟天衣坊吧,」蕭停雲卻成竹在胸,下了船,便先帶著她去了鎮上最大的一家綢緞莊,「這是方圓三百里最好的綢緞莊,也是聽雪樓在這一帶的一個暗哨。知道你要來,冰潔一早就吩咐這裡給你裁剪好了這一季的新衣,先來看看合身不?」

    冰潔,又是那個名字。她到底是誰?

    蘇微心裡微微一震,有奇怪的感覺,被他帶著走了進去。

    天衣坊在街上只有一個門面,看起來並不出眾,但內部卻大得出奇。天衣坊的老闆早就在店裡恭候,一見蕭停雲到來,便引著他們去了內室,殷勤道:「樓主,衣服已經做好了——因為尚不知道這位姑娘的尺碼,所以將每一樣款式都分大中小各裁了一件。」

    「有勞了。」蕭停雲只是淡淡說了一聲,便轉向她,「試試看?」

    蘇微望著全是綾羅垂掛的四壁,直到蕭停雲喚了她一聲才回過神。他指著前面烏木描金衣架上掛著的幾件衣服,道:「這裡的軟菸羅是出了名的好,是從江南吳興那邊直接送過來的,裁做衣衫應該甚好。」

    她看了一眼,不由得微微怔了一下:掛在架子上的是一件緋紅色的衣衫,烈烈高華,燦若雲霞,隱約織有流雲圖案。那種顏色極其特別,就如……薔薇花一樣的顏色。

    她下意識地握緊了血薇,拿起衣服轉入了內堂。

    等到她出來時,蕭停雲忍不住眼睛一亮,讚嘆:「真美。」

    蘇微皺了皺眉頭,看著銅鏡裡的自己。鏡子裡,那個十六歲女子換下了從小到大穿著的粗布衣裳,挽起了長髮,雖未施脂粉,一身緋衣,卻也有一種凜然如劍一般的美麗。

    她看著鏡子裡的那個自己,也不由得微微失神。

    ——那,還是她嗎?

    她用了十幾年來成為自己,然而,這個世間改變一個人,卻只要幾日。

    那一刻,她看著自己,又看著身後那個年輕男子,心裡泛起了一絲不安——那個來自聽雪樓的男子也正在看著她,眼神專注深沉,漆黑的眸子裡滿含著讚賞和期許,似乎是在看著自己所擁有的某件珍寶。

    雖然灼熱,卻無關風月。

    「來,再去試試其他幾件,」他微笑著,語氣溫柔,「新衣很配你。」

    「不用了,夠了。」她握緊了袖中的血薇,冷澀地拒絕,「我累了,回去吧。」

    他略微有些詫異地看著她,似乎想知道她心裡的想法。然而她大步離開,側過臉去,不讓他的視線接觸到自己的眼睛,似乎築起了一道看不見的高牆。蕭停雲笑了笑,也不勉強,付了錢,便和她一起上了馬車,來到城南的客棧。

    這個客棧在極荒僻的小巷盡頭,周圍基本不見有行人。路很坎坷,馬車搖晃著停下,馬夫勒住馬,過來撩開簾子,放好踏腳墩。

    「現在天道盟正在與聽雪樓為敵,四處出擊,上個月已經刺殺了我們樓中兩名骨幹。所以這一次我們還是小心為上。」蕭停雲低聲解釋了一句,「這個客棧冰潔已經提前包下了,今天只有我們兩人入住,非常安全。」

    「哦。」再度聽到這個名字,她心裡又莫名緊了一下,如同有一隻無形的手拂過心中喑啞的琴弦,只是問,「這裡離洛陽還有多遠?」

    「不遠。上陸地換了馬車,再有七日就到了。」蕭停雲皺了皺眉頭,道,「冰潔估計已經等得急了,我們的確也該趕緊上路——」

    蘇微對這個頻頻出現的名字終於麻木了,耳邊卻聽得他笑道:「不過儘管她催促得緊,但既然都來了,不如吃完了牡丹醉雞和芙蓉酥再走吧,如何?」

    「嗯!」她來不及多想,忍不住點了一下頭。

    看到她那種有些不好意思,卻帶著無限期盼的表情,蕭停雲忍不住笑了一笑——眼前這個血薇的主人不過十六歲,可或許自幼遭逢大難,成長中又不曾獲得過任何關愛的緣故,總是皺著眉頭,顯出和年齡不相稱的冷漠和戒備。

    然而畢竟還是年紀小,不設防時偶爾流露出的表情卻相當可愛。

    「那好,你先去客棧裡休息一會兒,我去觀瀾酒樓訂晚上的位子——」蕭停雲伸手拂開簾子,轉身下了車,將手伸過來。她彎腰,準備下車。就在那一瞬,耳邊聽到輕微的叮噹聲,似是金鐵交擊,眼角似乎看到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

    蘇微心頭一凜,想也不想地一點足,整個人如同箭一樣從馬車裡掠出!

    「小心!」她厲喝,凌空轉身,以指為劍,一斬而下!

    在同一剎那,有數條黑影當空掠下,交錯而過。幾柄劍一起刺向了蕭停雲,交織成陣,重重劍影逼人而來,劍勢迅捷,訓練有素。

    蘇微低叱一聲,手指一併,竟然空手迎向了雪刃。

    纖細的手指壓住了劍鋒。叮的一聲,風裡傳來清脆的斷響,一把劍刃在她的指下斷裂,飛射出去,噗的一聲穿過對面其中一人的心口,把那個人帶著刀釘在了馬車上——只要慢得片刻,這個人的刀就會插入蕭停雲的背心。

    大約沒有想到蕭停雲身邊會忽然出現這樣一個高手,其餘的兩個刺殺者吃了一驚,對視一眼,立刻散開,飛速地撤離。

    「想逃?」她低聲冷笑,兩個字方落,已經到了其中一人的背後。一手抓住對方肩膀,也不見如何用力,那個黑衣人竟被她輕易甩得飛了起來!對方的身體還在半空中,蘇微手臂一沉,手肘後擊,準確命中——只聽一聲喀嚓聲,就在剎那擊碎了那個人的腰椎!她同時藉著那一擊之力凌空轉身,落地時,正好截斷了剩下一個人的去路。

    最後那個人看到她在兔起鶻落之間已經解決了同伴,心知逃不掉,反而起了困獸之心,一聲大喝,提起了十二分精神撲了過來。

    然而,人還沒到,就只覺得心頭一涼。

    蘇微快如鬼魅般地逼近,空手前探,五指併攏,尖利如錐,刺向了那個人的心口。指尖切斷了肋骨,直插進去,噗的一聲,戳在了溫熱而柔軟的心臟上。

    那一刻,她略微頓了一頓,深深吸了一口氣。

    已經那麼久了,居然還不曾完全習慣——那種徒手撕裂血肉的感覺,在童年的噩夢裡曾經反復出現。噁心入骨。

    蘇微悄然落地,懷中血薇尚未出鞘,一身新衣滴血不染,連髮髻上的髮絲都未曾有絲毫凌亂。那幾個黑衣人已經橫躺在地上,還有微微的呻·吟聲,她正要過去補上一擊,那一瞬耳邊風聲呼嘯,手腕剎那被人握住,穩如鋼鐵,她竟一時無法掙脫。

    蕭停雲看著她,低聲:「夠了,要留活口。」

    她一怔,頓住了手。然而那個被擊斷了腰椎的人抽搐著躺在地上,忽然一口血從口中噴出,頓時便氣絕,竟然是自己震斷了心脈!

    「……」她站在一邊,緊緊握著劍,有想要嘔吐的噁心感。

    「看來我們什麼線索也得不到了,」蕭停雲放下屍體,抬起頭看著她,重瞳幽深,莫測喜怒,只是淡淡道,「你的身手很好,只是以後不必過於緊張——下手太重了。」

    「我只會這種!」她咬了咬嘴角,只道,「要不就別讓我出手。」

    那是他第一次領教到她的固執和抵觸,生硬而充滿鋒芒,如同一隻豎起了全身刺的刺蝟。他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沒有說什麼,只是蹙眉在幾具屍體旁邊默然看了片刻,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問題,臉色漸漸變得不大好。

    蘇微也沒有問,許久,蕭停雲嘆了口氣,將那些屍體踢到了一堆,抬起頭吩咐從客棧裡出來的人:「宋川,把屍體拖進去,馬上叫當地分壇的人來處理此事,不要驚動官府。」

    「是。」那個人低著頭,聲音寒冷而生澀,「樓主放心。」

    蕭停雲吩咐:「客棧內也給我仔細清理一遍,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刺客。」

    「是。」宋川點了點頭,「這裡就交給我好了。」

    「好,你做事我放心。我們先走吧。」蕭停雲轉頭對她道,語氣又已經變得溫柔,「看來這個客棧還得好好打掃一下才能住,我們不如直接去觀瀾酒樓吃個飯得了。」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剛捏碎過心臟的十指上鮮血淋漓。

    「來,」他卻從袖子裡拿出一塊手帕,俯身輕輕擦拭著她的雙手,細緻而溫和,「以後可以不必弄髒了自己的手——要記得你有血薇,它可以幫你飲盡這天下的血。」

    他的手指溫柔地觸摸著她的肌膚,很快將她的雙手擦拭得潔淨如玉。

    那一天晚上,對著滿桌珍饈,她卻全無胃口,眼前晃動的全是那一蓬血,十指黏膩,是插入心臟的感覺。她用滾燙的手巾用力地擦拭著手指,然而怎麼也驅趕不走那種如影隨形的噁心。

    彷彿知道她心中不舒服,蕭停雲給她倒了一杯酒,道:「不如喝一杯?」

    酒是金黃色的,芳香濃郁。她勉強舉起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然而剛一入喉,便立刻俯下身咳嗽起來。

    「怎麼,你不會喝酒?」蕭停雲愣了一下,連忙遞過手巾。

    她匍匐在桌子上,咳得全身抽搐,肩膀一聳一聳的,然而一隻手卻還是死死地握著那把血薇,不曾放開絲毫。他看在眼裡,默默嘆了口氣,剛想說什麼,卻見她止住了咳嗽,忽地抬起頭,屏住氣,將那杯酒一飲而盡!

    「呵……」他忍不住笑了,真是個不服輸的丫頭。

    這一次她沒嗆住,只是臉上的表情停滯了片刻,似是被烈酒鎮住。她的眼眸還是紅紅的,不知道是嗆住了還是哭過,然而等喝下那杯酒後,眼神已經悄然變了。

    「怎麼樣?」他看著她,「第一次喝酒,什麼滋味?」

    她沒有回答,或許因為酒意,臉上的表情從空白漸漸轉為柔和,搖了搖頭。「你,」她轉過頭,定定地看著他,忽然問,「當時為什麼不出手?」

    「什麼?」他一時沒有回過神來。

    「下午遇襲,你明明可以出手。」蘇微的眼眸冷如冰雪,藏著銳利的鋒芒,一字一句,「為什麼你不及時動手?你在等什麼?等我殺完所有人?」

    「……」蕭停雲沒想到她會忽然問出這個問題,一時間沉默。蘇微看著他,眼裡漸漸露出明瞭的表情:「你……想藉機探探我的武學深淺?」

    蕭停雲嘆了口氣,道:「是。」

    蘇微深深地吸氣,眼裡的鋒芒一分分地綻放,又收斂,暗藏。

    「我不是故意設局,那些人,的確是天道盟的刺客。」他看著她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解釋,「我看那些刺客的水準,憑你一個人就可以全部打發,所以……如果真的遇到風雨組織裡的那種高手,我一定不會束手不管。」

    蘇微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卻還是沒有說話。半晌,她又喝了一口酒,突兀地問:「那個什麼風雨組織,很厲害嗎?」

    「是如今天下首屈一指的黑道殺手組織。」蕭停雲回答,簡略地介紹,「它由殺手之王秋護玉所創,叱吒黑道三十餘年,麾下高手如雲,共分‘天、地、人’三個等級——若是天字號的金衣殺手出馬,就連你我都不得小覷。」

    「真好,」蘇微喝下一口酒,覺得肺腑都暖了,喃喃,「我還沒見過這江湖上的各路人馬呢……真想早點、早點見識一下啊……」

    她給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仰脖子,全數喝了下去。這一次喝得急,她略微咳嗽了幾聲,很快就壓住了氣息,有些醺意,情不自禁地喃喃:「咦?這個酒……可真是好東西啊……」

    「是嗎?觀瀾酒樓裡的天子春,其實不過是二流的酒,」蕭停雲忍不住笑,「等你喝過洛陽的冷香釀,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好酒!」

    她沒有回答,只是自顧自又倒了第三杯,吐出一口氣。

    兩個時辰過去,酒已經喝完,滿桌的菜一動未動,全已經冷了。

    蕭停雲的耐心雖好,也漸漸用盡了,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好了,既然你沒胃口,也就不勉強你了——」他揚起了手,召喚店小二,「我讓小二替我把這芙蓉酥包起來,帶回去給冰潔。」他拍了拍蘇微的肩膀,「別愣神了,喝完了酒,我們明天就啟程回去——有好多事情等著你我去做呢!」

    她猛然顫了一下,脫口:「回了洛陽,你會讓我幹嗎?殺人?」

    蕭停雲的手頓住了,看著她眼睛。這個第一次喝酒的女子似乎已經有些醉了,眼神是微醺而散漫的,裡面卻隱藏著恐懼。他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不錯,我不想拿一些矯飾的謊話來騙你,」他直視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我把你迎回樓中,就是要你為我、為聽雪樓去誅滅敵人。要殺人,殺很多的人!你準備好了嗎?」

    她顫了一下,低聲:「可是,我……我不喜歡殺人。」

    他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嘆了口氣:「既然身在江湖,又怎能避免殺戮呢?沒事,會好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是嗎?」她抬起頭看著他,不敢相信,「真的……會好嗎?」

    蕭停雲笑了一笑,凝視著她茫然卻澄澈的眼睛,語聲柔和如流水,低聲:「等殺得多了,自然也就會好了。」

    七天後,蕭停雲帶著她從洛水渡頭下了船,回到洛陽。

    兩人並騎走過這座宏大的十三朝古都,他沿路指點她看那些繁華所在,她聽著,卻不由得略微失神。滿城的牡丹剛剛凋謝不久,朱雀大道上有一座嵯峨深遠的庭院,濃蔭掩映下露出參差高樓……那一刻,她凝望著那一座緋衣樓,感覺到袖中之劍的鳴動。

    血薇……我終於又帶著你,回到了曾經屬於你的地方。

    她默默低下頭,握緊袖中的劍,心潮如湧。

    聽雪樓平日緊閉的大門打開了,所有人魚貫而出,分列兩側,歡迎這兩騎從遠方風塵僕僕趕回來的人——蕭停雲將她接入聽雪樓,舉行了隆重的儀式,替她引見了樓中的各位干將:三君子和十二分壇的壇主,甚至,連久居北邙山的四位護法大人都蒞臨樓中。

    「趙總管呢?」她聽到蕭停雲問身邊的侍從。

    「總管三天前偶感風寒,因為樓主出門在外,還強撐著主持樓中事務。」侍從回答,「昨晚還在連夜準備迎接蘇姑娘的事宜,發了高熱,終於撐不住,半夜裡倒了下去——」

    「怎麼會這樣?」蕭停雲變了臉色,來不及多說,便匆匆離去。

    她就這樣被他撇在了人群裡,不由得有些愕然——相處那麼幾日,也曾幾經變故,這個人一直輕裘緩帶、從容溫雅,待人處世有禮有節,幾乎滴水不漏,卻還是第一次看到他臉上出現這樣緊張不安的表情。

    那個總管,想必是樓裡的重臣吧?

    此刻樓裡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那些人都是一方霸主。然而,那些位高權重的江湖人在看到她一襲緋衣攜著血薇飄然而來時,卻熱淚盈眶,幾不能自控。

    「血薇!這真的是血薇,靖姑娘的血薇!」

    「天啊……幾十年了,它還是和以前見過的一模一樣。真像是在做夢……」

    她按照姑姑的吩咐,小心翼翼地將血薇劍舉過頭頂,供奉在了神兵閣上,和夕影刀交錯擺放,然後退到一邊。人群洶湧而入,圍著那一對刀劍,個個表情激動,悲喜莫辨。她獨自坐在那裡,看著那些江湖人,不由得微微失神。

    他們說的那個靖姑娘,她曾經聽姑姑說起過。

    傳說中的那個女子,也用血薇劍,也穿著緋衣,也在這座聽雪樓……她在幾十年前的人生,和此刻自己的人生軌跡完全重疊。光陰荏苒,而命運之輪旋轉無休。

    那一刻,她忽然有些恍惚。

    「咳咳……各位,不要光顧著血薇劍,卻冷落了血薇的主人啊。」忽然間,獨坐一角的她聽到有人開口,聲音清雅溫柔,伴隨著斷斷續續的咳嗽,「今晚……咳咳,今晚要在白樓擺酒宴,為蘇姑娘接風洗塵——大家可別忘了來。否則,缺了禮數,咳咳……可要重重責罰。」

    當那個聲音響起的時候,樓裡的各種嘈雜聲音便安靜了下來。那些喧囂的江湖人,無論老幼尊卑,個個都停下了,也不再圍著血薇劍說長道短,齊齊散開來,回頭向著那個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是,趙總管。」

    趙總管?!

    蘇微回過頭,卻看到了一個嫋嫋婷婷的美人飄然而來,悄無聲息地站在了白樓大堂上。她很美,卻美得不張揚,整個人都是淡淡的:瓜子臉,雙眉淡淡如煙,皮膚也分外白皙,似是長久不見陽光,身上穿著一件月白色衫子,那種顏色也是淡淡而柔軟的,宛如初春朦朧的月光,和身邊公子那件肅殺如雪的白衣完全不同。

    蕭停雲在她身側,伸出手攙扶著,彷彿生怕她身體乏力無法支撐。他的目光一直凝視著她的臉頰,重瞳漆黑,擔憂而專注。

    那種眼光,令她心裡猛然一沉。

    「公子,我自己能站。」那個女子似乎感受到了來客眼神的變化,轉過身輕聲對身邊的蕭停雲道,不露痕跡地將手臂抽了出來。

    仔細看去,她年紀也很輕,還不到雙十年華,容顏清麗,臉色卻有些蒼白,似乎長年有病,說話的聲音也輕微飄忽,然而每一句話說出,樓裡所有人都肅靜地俯首聽命。

    ——那,就是聽雪樓裡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趙總管」?

    沒有來到洛陽之前,她也聽姑姑說過聽雪樓裡有一個總管,是個孤兒,被前任樓主南楚撫養長大,智謀策略無雙,深得信賴。在蕭停雲繼任後更得重用,最近幾年儼然成了統領樓中大小事務的總管。

    然而姑姑卻沒有說過,這個總管,竟是個女子。

    「冰潔,你來見過蘇姑娘。」蕭停雲走過來,微笑著將身邊的女子介紹給她,「這就是血薇的新主人,也是石前輩的唯一傳人,蘇微蘇姑娘。她——」

    他後面還說了什麼,恍惚中她已經聽不真切。

    ——冰潔?這個趙總管,原來就是一路上他曾提了無數次的「冰潔」!

    就是眼前這個人,一路為他們安排車馬、定製衣衫,沿路安排得無微不至。而那芙蓉酥,他也是特意帶回來給她的吧?想來他們青梅竹馬,相知頗深,連這些生活小事都瞭如指掌。

    她默默想著,心裡忽然有隱約的異樣。

    ——原來,在血薇來到夕影身邊之前,聽雪樓裡,早已有了另一個地位極其重要的女子,已經在他身邊陪伴了十幾年。

    蘇微靜靜凝視著那個女子,心懷複雜。

    「見過蘇姑娘,」那個趙總管只是微笑著走過來,微微行了一禮,柔聲,「冰潔是聽雪樓裡的總管,暫居嵐雪閣。既然蘇姑娘是血薇的主人,在冰潔眼裡便是和公子一樣尊貴,以後有什麼要求,只要吩咐冰潔一句就好。」

    公子?她不像其他人一樣叫他「樓主」,而是公子?

    然而,趙冰潔雖然微笑著說著話,眼神卻渙散,似乎並沒有看著面前的蘇微,而是看著極遠處。這樣近乎目中無人的奇特凝視,讓蘇微覺得有些不舒服起來。

    她道,語氣淡淡:「初來乍到,不敢有勞趙總管。」

    「血薇的主人,怎能怠慢呢?」趙冰潔微笑著,似乎聽出了她語氣中存在的疏遠,忽然道,「在下一介女流,能力有限,又加上身有殘疾,雙眼幾乎不能視物——所以,若有什麼不周之處,還請蘇姑娘諒解一二。」

    不能視物?難道她……

    蘇微吃了一驚,定定看著她的雙眼。是的,這個趙總管的眼睛雖然看似完好無損,然而眼裡卻沒有半分光芒,似乎是純然的一片漆黑,折射不出這個世界的任何斑斕。

    那一刻,她心裡湧現出極其微妙而複雜的情緒,難以言表。

    「各位,為了血薇的歸來,我們今晚要好好慶賀一番!」

    歡呼聲裡,她下意識地盯住了血薇,卻覺得有些茫然。是的,她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遇到了一群陌生而各懷心思的人,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熱情歡迎。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遙遠而不真實——因為她知道,所有這一切的來源,只是因為她手裡的劍。

    而她,必須用這把劍,來證明自己的力量!

    那一天之後,她住進了那座久已空置的緋衣樓裡。

    住進來的第一天,蕭停雲來看她,攜了一壺美酒,和她說這就是洛陽有名的「冷香釀」。她握著酒杯,慢慢將那一杯淡碧色的美酒喝了下去。因為有所準備,這一次,她完美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身體,直到液體滑入咽喉也沒有咳嗽出一聲。

    一杯入喉,在微微的醺意裡,她覺得這整個世間都輕鬆明亮了很多,也暫時忘記了自己腥風血雨的前路。她忍不住想:果然,外面的世界裡有著那麼多的好東西。

    然而,蕭停雲的話卻將她重新帶入了沉重的現實。

    那個輕裘緩帶的貴公子握著酒杯,在月下小酌,慢慢地向她說出了近年來關於聽雪樓的一切,以及邀請她來這裡的原因——

    原來,在她到來之前,聽雪樓在傳承五代之後已經漸漸有衰敗之跡象。從第三任樓主石明菸離開後,南楚成為新樓主,但其性格溫厚仁慈,無意霸圖,對江湖中不停湧現的新人新勢力的挑釁往往不能給予斷然回擊,以至於聽雪樓的江山漸漸被蠶食。

    最嚴重的威脅,來自昔年那些被蕭樓主鐵腕鎮壓下去的舊幫派:包括江南四大世家、洞庭十二水寨、泉州幻花宮,等等。近年來,那些勢力重新集結,七個幫派秘密結盟,以「天道盟」為名,開始與聽雪樓分庭抗禮,鋒芒咄咄逼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血薇重新出現了,如同一道耀眼的光,掠過這個密雲不雨的武林——人中龍鳳,重現江湖。血薇夕影,再度聚首!

    光憑著這個消息,就足以震動天下。

    「我明白了,」蘇微在月下微醺地握著酒杯,聽到這裡笑了起來,看了對面的貴公子一眼,「你讓我來這裡,是為了幫你除去那些敵手,是不是?」

    「是。」他慎重地端起酒杯,抬手敬她,「大局將傾,不知蘇姑娘可願意與在下聯手,並肩作戰?」

    「呵……你問我願不願意?」她輕笑搖頭,「我是不願意的。」

    看著他微變的臉色,她卻又笑了,撫著膝上的緋紅色的長劍,帶著一絲酒意,看著外面的月色,喃喃:「可是,姑姑說過,我要永遠記得兩件事:第一,畢生不能對聽雪樓主拔劍;第二,凡是聽雪樓主所求,赴湯蹈火也要完成。」

    說到這裡,她將視線收回,看了他一眼:「所以,你不必管我願不願意——以後但凡要做什麼,只管吩咐我去做就是了。刀山火海,無所不從。」

    他沉吟了一瞬,竟也不粉飾,直截了當地開口:「那好,我要你幫我殺一個人。」

    「誰?」她的手停在血薇劍上,問。

    「天道盟的盟主,梅景浩。」蕭停雲一字一句,「目下聽雪樓最大的敵人。」

    「哦……」蘇微皺了皺眉頭,「在天門鎮的客棧裡,刺殺我們的也是天道盟吧?」

    「是。」蕭停雲頷首,「他們對聽雪樓的攻擊日夜無休,每一日都有樓中子弟被殺——而近幾個月來,這種刺殺已經升級到了我的頭上。」

    「是嗎?」蘇微看了一眼膝上的血薇,「倒是明目張膽啊。」

    她一揚手,將杯中的酒喝乾,站了起來,帶著微微的醉意,伸出手,將酒杯扔了下去,在洛陽的月下對著天空吐出一口氣息,喃喃:「梅景浩?天道盟?……是我從沒見過的陌生人呢……不過,好吧!」

    她霍然回身,眼神如劍:「就讓我替你把他們都除掉!」

    「好!」蕭停雲長身而起,眉目之間有畢露的鋒芒,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多謝你。有血薇在,天下何事不可為?」

    「有我在,」她卻忽然更正,「我。」

    「好,是有你在。」他點了點頭,「幸虧有你在。」

    冷月下,血薇劍和夕影刀交錯著放在案上,光芒奪目。

    接下來的一系列行動,如密雲急雨,令人無從喘息。

    九月初九,洛水旁,血薇劍重現於江湖,和聽雪樓主聯袂出手,擊敗天道盟籌劃已久的伏擊,連殺對方二十七名高手,兩人全身而退。

    一個月後,血薇的主人和聽雪樓主再次聯劍,出其不意地反攻,一舉搗毀了「天道盟」在漢口的總壇。以二對百,兩人聯手殺出來時全身浴血,似是皆穿緋衣!天道盟總壇上百精英一夕盡滅,盟主孤身出逃,其餘殘黨紛紛潛入地下。

    三個月後,蕭停雲和蘇微繼續聯手追殺,迢迢千里,從洛陽直追到了滇南,終於將天道盟盟主斬殺於騰衝,徹底斬斷了後患——那一戰,可謂是她進入江湖十年來最艱苦卓絕的一戰,至今無法忘懷。

    最大的敵人在一年內被滅除,接下來,是更深入的清洗。

    一個接著一個,組成天道盟的七大門派被逐步拔除。一度衰微下去的聽雪樓恢復了昔日的榮光,除了黑道裡執掌牛耳的風雨之外,江湖上已經再也沒有一股力量可以與其抗衡。

    在刀劍合璧的力量下,江湖上所有蠢蠢欲動的門派再度蟄伏,不敢攖其鋒。為了鞏固聽雪樓的霸主地位,天道盟被滅後,那些曾經懷有不臣之心的門派也開始遭到清算,一場曠日持久的江湖大清洗從此開始。而每一次行動,她都是親身參與,浴血搏殺。

    血……血……都是血!

    為什麼自從離開風陵渡後,她的記憶就變成了血紅色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