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黑獄軍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領袖一號尾巴的推進器噴出一道耀目的白光,速度驟增,瞬間縮短了與明月號的距離,變成銜尾的追逐。

    四十艘護航戰鬥艦散了開來,像一片網般往明月號撒去,團團在上下四方把明月號圍著。

    近距離的等量子揚聲器,把聲波化成量子,穿過明月號的船身,再在船內復原為音波,響起道:"這是聯邦政府的命令!立即停航!否則一切後果自負。"方舟這時正和姍娜麗娃抵死纏綿,不可開交之時。他那積蓄了近三千年的情火欲焰,長江大河般灌往這陷於半瘋狂狀態的美女的肉體、心靈和磁場去。

    聞言不但繼續著這愛的激戰,還把思感能延伸出去。

    驀地方舟全身劇震,原來思感能撞上敵艦的保護磁力外罩時,給彈了回來。

    方舟暗呼厲害。知道不能影響對方飛船內部的控制,轉而把能量輸入船身裡,進行另一個逃生計劃。

    他懷裡的美人兒俏目緊閉,全身皮膚泛起嬌豔的鮮紅色,在男女之戀的極樂裡迷失了神智。對方舟以外的事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只知竭盡全身力量獻上和取得他的愛。

    艙內今次傳來姬慧芙憤怒的聲音嬌叱道:"方舟!你們在幹甚麼?"方舟知道等量子流同時把船艙中的聲音送回姬慧芙的巨艦上,喘著氣道:"你說我們在幹甚麼呢?豈非明知故問嗎。"姬慧芙怒哼道:"你們這對不知羞恥的狗男女,還不給我停下來。"方舟哈哈笑道:"若你是我的小甜心,肯在這時刻叫我停下來嗎?"領袖一號的姬慧芙氣得嬌軀發顫,俏臉煞白,恨不得把他們兩人撕成碎片。

    四名手下都奇怪地偷看她,訝異這一向冷靜過人的領袖竟如此動氣。

    姬慧芙深吸了一口氣,情緒平復了少許,狠狠道:"方舟你聽著,若不立即停航,我便對你不客氣,你那小船根本抵受不住任何攻擊。"方舟的聲音由等量傳音儀處回應道:"蜜糖兒小甜心!你捨得傷害我嗎?"姬慧芙的情緒又波動起來,喝道:"閉嘴!誰是你的小甜心!"同時心中奇怪,為何方舟說話的語氣變得像個玩世不恭的浪子。辭彙又豐富了許多,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諾歷等見至高無上的領袖受辱,都臉現怒容。

    艾妮寒聲道:"主席!不要讓他嚼舌頭了,下令進攻吧!"姬慧芙死命壓下波盪的情緒,點頭道:"好吧!記得不可損傷船身。"總參謀長白樹忽地叫道:"不妥!"

    眾人駭然往屏幕上的飛船望去,只見船身轉白,發出耀目的強光,然後在眾人目瞪口呆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雷坡武大將不能相信地叫起來道:"這是沒有可能的,尚未達到光速,怎可以進入反空間去?"艾妮臉上血色退盡,失聲道:"沒有維生箱的保護,他們會被分解作分子,灰飛煙滅,何況他們還正在乾……唔!"俏臉一紅,偷看了雙目閃著異彩的姬慧芙一眼。

    諾歷嘆了一口氣道:"沒有儀器能夠追蹤反空間內的物體,唉!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他們逃脫或毀滅了。"姬慧芙心中亦不知是何滋味,倘有人說若她肯跪地懇求,方舟便會乖乖地回來跟她走。說不定她真會跪下來。

    目睹了方舟神蹟般的超能力和層出不窮的詭變後,她愈發認識到方舟對銀河聯邦的重要性,甚或乎對自己的重要性。

    她恨死他了。但又怕他真的死了!

    明月號在三百光年的遠處由反空間跳回來,一切重歸正常。

    姍娜麗娃從宇宙睡眠中甦醒過來,並且明白在進入反空間後,是方舟以他的能量保護著她,並及時送了她到僅容一人的維生箱去。

    自動系統把維生箱蓋打了開來。

    姍娜麗娃赤裸地坐了起來,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滿足,說不盡的柔情蜜意,第一句話就是:"方舟!"船艙空蕩蕩不見任何人影。

    姍娜麗娃大吃一驚,爬了起來。

    一聲呻吟自身下響起,只見方舟挨著維生箱坐在地上,臉色蒼白,兩目無神,似若虛脫。

    姍娜麗娃一聲驚呼,爬出箱外,摟著這使她不能自拔的男子道:"怎樣了!不要嚇人家啊!"方舟嘴角溢出一絲笑意,撫著她黃金般的短髮,有氣無力地道:"媽的!正反空間的轉移,差點耗盡了我的能量。來!看看我們是否來對了地方。"姍娜麗娃見他沒事,才放下心事,扶著他站了起來,到駕駛台前坐下。

    方舟閉目養神時,姍娜麗娃啟動了星際導航設備,不片晌驚叫道:"天呀!這裡離開墮落者樂園星系只有五光年。你怎可把船弄到這麼可怕的地方來。"方舟道:"那就對了,銀河系唯一可以收容我們的地方,就是這罪惡樂園,當我閱看研究院的資料時,便想到這點。"姍娜麗娃俏臉轉白,道:"你好像不明白那是個多麼藏汙納垢的星系。"方舟笑道:"有我保護你,怕甚麼呢?不若讓我們開所妓院,你做老闆娘,我做打手,包保客似雲來。"姍娜麗娃嬌嗔地橫他一眼,嘟著美麗的小嘴道:"你看得太多那些小說,變得愈來愈油嘴滑舌了。"然後情不自禁偎入他懷裡,嬌嗲地道:"方舟!我愛你,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方舟深情地撫著她赤裸的香背道:"我也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噢!給幾滴水我好嗎?"水和陽光,就是他能量的來源。現在正是他急需補充的時候。

    兩人離開了駕駛台,到沙發坐下,姍娜麗娃拿了兩個長方形的小盒子來,笑道:"水滴就沒有了,試試這些注射太空餐吧!包保可供給你很多天的足夠水分。"方舟色迷迷地打量著她神物般美麗的赤裸胴體,打趣道:"小姐你終於發現了不穿衣服的好處了。"姍娜麗娃白他一眼道:"再笑人家我便穿回衣服,教你的壞眼睛甚麼都看不到。"方舟笑道:"只看你天使般的美麗臉孔,再加上點聯想力,便可滿足我的眼睛了。"姍娜麗娃甜甜睨了他一眼,佯嗔道:"請問這是由那本小說學來哄女孩的說話呢?"打開了其中一個盒子,取出一個圓筒,裡面盛著綠晶晶的液態氣體。

    方舟把手伸了出來,遞到她身前道:"好像是叫甚麼《花心大少》。"姍娜麗娃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把圓筒的一頭按到他掌心處,按動鈕子,"啪"的一聲,液態氣太空營養餐送進了他體內去。

    方舟閉上眼睛,把營養餐吸收過去,轉化作能量,登時過了很多,但若要回復先前的水平,恐怕非有一段時間不行。

    睜開眼來時,姍娜麗娃已早為自己注射了營養餐,正柔情似水地凝看著他。

    方舟微笑道:"你這美麗的報酬真的是精彩絕倫,使我整個人都鬆弛了。"姍娜麗娃赧然垂首道:"我也得到很大回報,最滿意的回報。"言罷甜甜的偷笑著。

    "嘟!"

    自動偵察系統的警告燈亮了起來,表示有不明物體進入了六十萬公里的近距離。

    兩人現時色變,方舟的能量所餘無幾,再沒法避入反空間去,假若逃又逃不掉,怎樣辦才好呢?

    飛船懸浮空中,動力停了下來。

    兩人目瞪口呆看著雷達屏幕上無數閃亮的光點,每點代表著一艘飛船,至少有二百艘之多。

    方舟的能量雖所餘無幾,思感的能力卻沒有影響,以驚人的速度瞬那間到了五十五萬公里外的遙遠處,動容道:"不是你們的艦隊。那些船身不住變著色。"姍娜麗娃駭然道:"是黑獄軍團的艦隊,她們來這裡幹甚麼?"方舟把僅餘的能量挪用了小部分,注往飛船外殼處,形成一個可吸收任何偵察訊號的電子網罩,使敵艦失去明月號的蹤跡,早前他就是以這方法瞞過聯邦軍的偵查,同時道:"最接近的殖民星在那裡?噢!是了!定是離這裡七十五光年的素女星系,那裡有兩個可居星和三個有豐富天然氮氣和氦子流的採礦星,他們真懂得選擇。"姍娜麗娃俏臉鐵青起來,顫聲道:"黑獄人真狡猾,竟繞了個大圈,由銀河外的虛空潛到這這一邊來,瞞過了邊防的所有太空偵察站,難怪一直沒有他們的影跡,不!我定要向聯邦發出警報。"纖指在駕駛台上按動了一連串密碼。

    方舟知道她要發動能在反空間傳遞的緊急求救系統,沒有作聲阻止。

    當姍娜麗娃要按下發射掣時,別過頭來淒然看了他一眼後,才咬牙按下去。

    整艘飛船劇震了一下,尾舷窗電火一閃,緊急訊號發了出去,將可在四個地球天內傳達到素女星系外的防禦太空站。

    方舟啟動飛船,全速往墮落者樂園星系飛去。

    姍娜麗娃移了過來,偎入他懷裡,軟弱地道:"為何你不阻止我,這行動必然瞞不過黑獄軍團的偵察系統。"方舟深情道:"別忘記我說過肯為你做任何事。"攔腰抱起了她,朝維生箱走去。

    姍娜麗娃感動地道:"方舟啊!真個要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方舟笑道:"你不用死!我也不用死!"

    姍娜麗娃愕然道:"黑獄人肯放過我們嗎?"

    方舟搖頭道:"當然不是。他們派的戰船正往我們追來,半小時後便會趕上這艘船。"說罷把她赤裸的嬌軀放入維生箱裡,啟動裝置,擬定好自動導航逃生系統的目的地。

    姍娜麗娃掙扎道:"你幹甚麼?"

    一股柔和的能量由方舟的手輸入她神經裡,瓦解了她的反抗,無力地看著方舟把她接到宇宙睡眠的裝備去。

    啟動了裝置後,方舟湊下頭來,熱烈地吻著她的香肩道:"幾天後你便會到達素女星系,我將掩護你,使黑獄人不能在你進入反空間前攔截你。放心吧!我是不會死的,甚麼環境還會比火鳥星更惡劣?信任你的男人,好好活著,我們自會有再見之日。"在姍娜麗娃被情淚模糊了的秀眸的注視下,方舟消失在箱蓋之外。

    方舟看著維生箱被送出升起了的動力門後,到了艙尾發射口處。

    他把部分能量送入維生箱去,好使黑獄人以為維生箱只是一小塊沒有生命的小殞石,然後按上了發射系統。

    "轟!"的一聲,船身搖晃起來。

    維生箱以接近光速的高速,由船尾的噴射門彈了出去,瞬即遠去。

    方舟悠閒地穿上太空衣,戴上護罩,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看著舷窗外像離巢螫人的黑蜂般飛來、不住與環境色素配合變化得難以肉眼看到的黑獄飛船。

    能量不住運行著。

    驀地強光一閃,整艘飛船的外殼化作半透明的物質,然後船尾的反應堆發生熱核大爆炸,方舟連著碎屑被送上了虛空,以近光速的速度拋往星空的深處。

    領袖一號和四十艘巡洋戰鬥艦逐漸增速,準備進入反空間超極速航行,利用正反空間的轉移,以最短的時間趕赴即將被攻擊的素女星系。

    姍娜麗娃的警報於一小時前傳到幾若不設防的素女星系,再由那裡的星空警報系統發射往遠近所有軍事基地。

    姬慧芙立即以主帥的身分,下達了全面動員的指令。

    在戰略室裡,雷坡武大將寒著臉道:"主席!你這麼信任一個叛徒的情報嗎?黑獄人的飛船怎會出現在那裡?"姬慧芙微笑道:"是的!我相信她,因為我認識她,知道她是怎樣的一個人。"總參謀長白樹道:"我支持主席的看法,若要說謊,絕不會編出這麼荒謬偏又合乎戰略原則的故事。"艾妮少將走了進來,肅立敬禮後道:"剛接到消息,載著姍娜麗娃的逃生囊到了素女星系。"軍機秘書諾歷大喜道:"那火鳥星人呢?"

    艾妮搖了搖頭,把姬慧芙請到一邊,厭惡地道:"真嘔心,太空站的人把她升出來時,身上半片遮羞布都沒有。"姬慧芙咬著下唇道:"這對狗男女!"說完俏臉竟出現了一絲笑意。

    艾妮看得呆了一呆,大惑不解。

    白樹走過來道:"主席!應是進入宇宙睡眠的時間了。"姬慧芙忽地嬌笑起來,恍似花枝亂顫。

    眾人都愕然看著她時,姬慧芙喘著氣,伸了個看得所有男人心醉神迷的懶腰後,滿足地道:"我也要好好睡一覺了,養足精神再送黑獄人一個畢生難忘的震驚,今次是他們勞師遠征,而不是我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