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蠱惑邪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一怔,露出深思的神色。

    胖公公仔細打量他的表情,拍桌大笑道:「孺子可教也。你只剩二十多個時辰,快去辦你要辦的事,見你要見的人。還不脫掉面具,想這麼出去嚇壞我家的漂亮宮娥嗎?」

    龍鷹脫下面具收入懷裡,哭笑難分的離開。

    萬仞雨神采飛揚的到小偏廳見龍鷹,道:「有甚麼機密事要說?」

    龍鷹是明言有機密事求見萬仞雨,所以聶芳華沒有陪愛郎一起出來,遂把由當今皇帝一手策劃的奇謀,詳告萬仞雨。

    萬仞雨道:「我早有準備,後天起程沒有問題,但如何可配合你呢?」

    龍鷹道:「我們一起北上,你們兩人躲在護航的戰船上,登岸後暗追在我和奚國美人兒後方。唔!你們都要易容改裝,就扮作兩個到奚國做貿易的商旅。」

    萬仞雨道:「扮甚麼讓我和過庭好好商議,還要為你暗攜接天轟和烏刀。你奶奶的!一百七十斤的重東西。」

    龍鷹道:「還有雪兒。」

    萬仞雨道:「你的雪兒沒有一般馬品,鬧起脾氣來麻煩透頂,你索性帶牠一起上路,如果給泰婭認出來,索性告訴她宮內共有兩匹這樣的馬。武曌一匹送予龍鷹,另一匹送了給醜神醫。」

    龍鷹大喜道:「好計,泰婭當時並不在場,或許她的隨從也隨她去見了聖上,沒見過我的雪兒。烏刀便當作丑神醫的佩刀。橫豎沒有人見過。」

    萬仞雨道:「改變太突然,一時間腦子轉不過來。我們一起去找風公子如何?」

    龍鷹想起仙子和小魔女,忙道:「我還有些事去辦,今晚我們到皇城軒摸著酒杯底,共商大計。」

    萬仞雨欲言又止。

    龍鷹訝道:「甚麼事?」

    萬仞雨道:「本以為尚有時間,想你抽空去見李隆基。」

    龍鷹問道:「是你想我去見他,還是他想見我?」

    萬仞雨道:「是李隆基想見你。」

    龍鷹道:「你和他究竟是甚麼關係?」

    萬仞雨道:「與皇族的人交往,很難說是哪一種關係。他當然看重我,我也認為他是現今李姓皇族裡最出色的人物。最有管治天下的資格,且沉得住氣,不像其他李氏子弟般縱情聲色,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

    龍鷹道:「可以信任他嗎?」

    萬仞雨道:「絕對可信。」

    龍鷹道:「那小弟就在動身前與他碰個頭,由你老哥安排,今晚告訴我細節。」

    萬仞雨鬆一口氣道:「你肯見他,令萬某人疑慮盡去。真怕你與武曌愈走愈近,忘掉了中土的未來大局。」

    龍鷹道:「老子怎會是這種人?不過千萬瞞著武曌,否則李隆基肯定大禍臨身。只從這點看,已知李隆基是個有膽識的皇族。小弟走哩!」

    萬仞雨道:「你如果不去和芳華打個招呼,她會很不高興。」

    與聶芳華閒聊片刻,哄得她高高興興。龍鷹方敢離開,趕到庵堂,澄意尼告訴他端木菱偕小魔女到國老府去,龍鷹策馬飛馳,迅抵國老府。

    狄仁傑正在主堂接見賓客。召他進去,介紹客人給他認識道:「這是鸞台侍郎崔玄暐崔大人。」

    龍鷹見他年紀不過五十。生得眉清目秀,一派書生本色,雙目深藏不露,從容淡定,心生好感,道:「小子見過崔大人。」

    崔玄暐欣然道:「怎敢當,下官久仰鷹爺,還多次隔遠見過鷹爺。哈!」

    狄仁傑今天心情極佳,神采照人,笑道:「都是自己人,客氣話不用說哩!龍小兄是來找小女還是端木姑娘呢?」

    龍鷹再次領教到狄仁傑的厲害,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幾把他逼上絕路。坦白表態道:「既要找藕仙,也要找端木姑娘。哈!」

    狄仁傑先招呼崔玄暐坐下等他,探手搭著龍鷹肩頭,朝內堂走去,老懷大慰道:「端木姑娘告訴老夫,龍小兄創造奇蹟般,以短短一個早上的工夫,完成別人終身也辦不來的事,令仙兒她脫胎換骨,從後天之境晉升至先天之界,得窺上乘武學。我這個女兒,自少嗜武如狂,跟過數不清的所謂名師,雖有小成,卻難登大雅之堂,只好終日作高手夢,甚麼打遍神都無敵手,你和我都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想到她畢生無望躋身武道之林,老夫比她更心有戚戚然。豈知她早上出門,午後回來,已變成另一個人,老夫比她更興奮雀躍。」

    龍鷹道:「道尊不算名師嗎?天下該沒多少人可和他並駕齊驅。」

    狄仁傑道:「此事恁地奇怪,道尊看在老夫的情面上,勉強傳了她一套打坐吐納的功夫,便說她日後另有遇合。到現在方曉得道尊確是得道之士,竟能預見今天的情況。真正的明師出現哩!且是曠世難遇、靜齋的得意傳人,仙兒確是福緣深厚,遇上龍小兄和端木姑娘。」

    兩人踏入後園,小魔女的閨樓在林木掩映的深處。

    狄仁傑放開他道:「端木姑娘要仙兒回來取衣服和用品,到她的庵堂住三個月,讓她為仙兒鞏固根基,修習上乘劍道。」

    龍鷹止步失聲道:「藕仙竟肯聽話!」

    狄仁傑發出一個來自心底至深處的燦爛笑容,道:你去看看仙兒的樣子,開心得快要發瘋。」又捻鬚笑道:「世事之離奇,教人難以相信。仙兒見到端木姑娘,像耗子見到貓,端木姑娘說甚麼便甚麼,不敢吭一口氣。老夫還要回去招呼崔大人,就送你到這裡了。」

    龍鷹道:「今晚小子約了仞雨和過庭在皇城軒碰頭,有天大重要的事商討,是關於……」

    狄仁傑截著他道:「今晚再說。」又道:「幸好仙兒心有所倚,否則很難再一次忍受與你分離之苦,好好的和她道別。」

    言罷回主堂去了。

    龍鷹沿小徑走不到十步,仙子現身群花競豔的園林,容色恬靜的迎來道:「仙兒在收拾行裝。噢!龍鷹呵!」

    龍鷹抓緊她柔荑,拉著她往一旁林木深處舉步,笑道:「仙子既感應到本邪帝的魔駕,又親來迎接,擺明是給本帝一個仙機,我龍鷹怎可辜負仙意?」

    端木菱沒有試圖掙脫他的魔爪,一臉無奈,隨他來到幾株參天老槐間。龍鷹立定,抓著她另一仙手,不懷好意的笑道:「這裡不是佛門清淨地,仙子又落單,該找不到拒絕親嘴的理由吧?」

    端木菱沒好氣地白他一眼,道:「我來和你約法三章,親嘴不是不可以,但必須由人家主動,否則出了岔子,人家永遠不理睬你。」

    龍鷹欣然歎道:「終從仙口聽到‘可以親嘴’的愛情仙咒,夠老子回味一生一世。仙子勿要辜負老子對你仙諾的信任,本邪帝耐性有限。還有是仙子所謂的出岔子,指的究竟是甚麼情況呢?」

    端木菱雪白嬌嫩的玉膚現出紅霞,卻沒有躲避他的平視,柔聲道:邪帝勿要強小女子所難。」

    龍鷹道:「我後天清早便要動身北上,不知多久才回來,仙子沒有半句甜蜜話兒和我說嗎?」

    端木菱輕輕道:「岔子就是人家未預備好前,與你合體交歡。邪帝該滿意哩!」

    龍鷹將她拉得投懷送抱,不理仙子嬌體劇烈抖顫,在她左右臉蛋各重吻一口,然後放開她。

    端木菱立足不穩的後退兩步,仙軀輕顫,玉頰霞燒,無力地瞅他一眼,嗔道:「你敢再強來一次,人家立即回靜齋去。」

    龍鷹笑道:「仙子對仙法失效,為何不感奇怪?」

    端木菱回復仙態,低罵道:「無賴!」

    龍鷹哈哈笑道:「每當仙子心中歡喜,就情不自禁的罵無賴。對嗎?」

    端木菱「噗哧」笑道:「你愛怎麼想便怎麼想。但你要記著,魔種狂暴兇猛,進速退速;仙胎卻是源深流遠,進退皆慢。你不懂疼惜小女子,小女子也拿你沒法。」

    龍鷹忙道:「仙子息怒,請恕龍鷹適才冒犯之罪。」

    端木菱淡淡道:「小女子怎會怪你?只是在提醒你。如果人家的心不是向著你,怎容你得逞?」

    龍鷹彈上半空,伸展四肢,做出魔性大發的狂嘶狀,當然不敢吼出聲來,落回地上,雙膝下跪,攤開雙手,仰天嘆道:「蒼天在上,我龍鷹對今年今日,此時此刻,將永遠難忘,因為嬌妻端木菱,已親口承認愛上我龍鷹。」

    端木菱生氣道:「給我站起來,否則我喚小徒弟來看你發瘋。」

    龍鷹向她伸出雙手,笑嘻嘻道:「喚誰來都不怕,仙子不拉我,我就那麼的跪著。嘿!直到太陽西下之時。哈!」

    端木菱忍著笑,用尊貴的玉手拉他起來,不忘警告道:「不要再胡鬧。」

    龍鷹反抓她的玉手,不讓她脫身,道:「仙子還有甚麼心事話兒要對我說?」

    端木菱嬌羞的道:「萬事小心。」

    龍鷹道:「你要保證不返靜齋。」

    端木菱沒好氣道:「你肯守規矩,誰會回去?道門和敝齋淵源深厚,現在道門大變當前,我會留在神都,靜觀其變。」

    又道:「去向小魔女道別吧!動身前不用來看我們,以免擾亂藕仙的心。」

    龍鷹又湊過去,動作故意放慢,看仙子的反應。直至他再吻她左右臉蛋,仙子仍沒有絲毫不悅,再次讓他得逞。

    龍鷹曉得適可而止,和她欣欣道別,樂不可支的去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