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夜探八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武曌道:「符君侯有問題嗎?」

    龍鷹答道:「小民和橫空牧野都懷疑他是突厥人最重要的棋子。」

    武曌道:「為何不乘機殺他?」

    龍鷹道:「非不欲而是不能也。他最後的一槍極為巧妙,雖負傷受創,卻令我無法使出後著,在那樣的情況下追擊他,既違背比武的精神,又會令外族留下壞印象。」

    武曌道:「朕已派出十八親衛高手去追殺他,如果他不是立即離開神都,現在該已橫死街頭。」

    龍鷹生出寒意。

    武曌緩緩轉過身來,鳳目生輝的道:「武宴的結果,非常合朕的心意,龍鷹你拿捏得很好,使朕有意料之外的驚喜。坐在主席的那個人,真是秘族的高手嗎?」

    龍鷹道:「不但是秘族的高手,且是秘族的頂尖高手,那是除符君侯外,唯一小民沒把握殺死的人。」

    武曌輕描淡寫的道:「你已成功在諸外族心中種下勇武蓋中外的印象,這對突厥人和契丹人的士氣鬥志會造成嚴重的打擊,在戰場上生出神奇效用。對其他外族則起了威懾的作用,若能配以高明的外交手腕,可不戰而降敵,至乎收歸己用,如此結果,豈是默啜始料能及?你要朕怎樣賞賜你?」

    龍鷹道:「希望明天能休息一天。」

    武曌啞然笑道:「說出去該沒人相信。賜准!朕雖對大法最後一篇迫不及待,但一天的耐性仍是有的。剛才為何拒絕婉兒?她不輕易對男人動情。但龍鷹你曉得嗎?誰家女子能對你在武場上的邪帝本色視若無睹,傾心傾情呢?」

    龍鷹拉開外袍,現出裡面的夜行黑衣,苦笑道:「只要聖上不反對,小民早晚會得到婉兒的身體,可是今夜事關重大,敵情第一,睡覺第二。哈!」

    武曌鳳目更明亮了,道:「你比朕更膽大妄為。如此朕不阻你哩!何時向朕回報?」

    龍鷹恭敬答道:「一有空,立即來朝見聖上。」

    武曌道:「去吧!」

    龍鷹從八方樓後牆翻進去,利用飛天神遁飛簷過壁,視對方的明崗暗哨如無物,逐座院落搜尋。他戴上丑面具。縱使被發現。亦可溜之夭夭,更是有恃無恐。他最顧忌的是那秘族高手,只敢隔遠竊聽。終在其中一座院落,捕捉到凝豔的聲音。

    龍鷹藏身四合院正中園林一株老樹上。聲音從北廳傳來。凝豔以突厥語道:「今天辛苦各位,早點回去休息。明天巳時我們到皇城的大校場去,與羽林衛切磋騎射的本領,讓漢人曉得誰才是沙場的霸主。」

    接著是十多人離開的足音。

    龍鷹耐性十足的等待,知尚未失去時機。因為清楚凝豔絕不會向外族說機密話。廳內剩下凝豔和另一人,不知是誰,現在最後悔是沒有多習突厥語,但已比於成都時在說和聽兩方面都好很多了。

    格祿芒的聲音道:「真的沒想過……」接著是嘰哩咕嚕的大串話,不知為何這麼激動,說得又急又快,聽得龍鷹頭大如斗。此人武功猶在契丹的岳中遷和突厥的鐵利之上,該是祕族高手外最厲害的人。

    凝豔嘆道:「龍鷹此人有鬼神莫測之機,我不想讓任何族人在戰場上面對他。」

    格祿芒沉吟片刻。道:「這是漢人的地方,要對付他非常困難。」

    凝豔道:「幸好他樹敵甚眾,大周朝想置他於死地者大不乏人,我們仍非全無機會,此人由我處理。」

    龍鷹心忖難道她勾結武承嗣。最想龍鷹死的當然是此蠢蛋,但張氏兄弟也有嫌疑。

    格祿芒道:「龍鷹有甚麼弱點?」

    凝豔從容道:「據我收回來的消息,此人最大的弱點是好色,我會利用他這弱點。教他陷於萬劫不復之地。天下哪個男人,能抗拒我們龜茲美女的溫柔攻勢?」

    龍鷹腦海中現出花秀美獨特的風格和異乎尋常的美麗。心忖難道她就是凝豔口中的龜茲美女?那她就是突厥最動人的秘密武器。

    格祿芒道:「我始終不認為龜茲人會真心臣服。」

    凝豔冷哼道:「哪由得他們作主?」

    足音從遠而近,片刻後,鐵利的聲音道:「聯絡不上大狼將,也聯絡不上任何人,所有人像忽然消失了。」

    格祿芒道:「見不到我的兄弟克魯,早已知是天大凶兆,究竟在甚麼地方出岔子呢?」

    龍鷹猜鐵利說的大狼將該是真白拿雄,格祿芒說的克魯則是褚元天,聽得心中大快,凝豔一方將因而陣腳大亂。這個比武團真不簡單,是配合大江聯的陰謀而來,渾水摸魚。

    凝豔道:「給我找岳中遷來!」

    鐵利領命去了。龍鷹索性躺在粗幹上閉目養神,雙耳不放過任何聲息。

    岳中遷終於來了,坐下道:「公主找中遷來,有何指示?」

    只聽他說話沒神沒氣的,知他仍未從慘敗裡回復過來。

    凝豔道:「我決定要泰婭永遠回不了塞外,客死在漢人的地方。」

    岳中遷駭然道:「但誰都知道漢人沒有殺死泰婭的理由,奚人說不定會懷疑我們在弄鬼。」

    格祿芒道:「我們可裝成是賊劫,只要將泰婭被凌辱蹂躪的屍體送到奚王李智機眼前,他肯定怪漢人保護不力,而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

    龍鷹心想難道泰婭獨自北返,如是隨團,此惡毒之計怎行得通?

    岳中遷顯是不同意,道:「依照禮儀,大週會以戰船送泰婭經運河到幽州,然後再送她到山海關去,並會先一步知會李智機,讓他派人到關外迎接。我們怎可能有機會?」

    凝豔以帶點不耐煩的語氣道:「這叫有心算無心,泰婭注定了永遠回不到大草原去,中遷回去好好休息。」

    岳中遷去後,凝豔起立道:「我要去見萬俟京。」

    龍鷹使盡渾身解數,追著穿廊越捨的凝豔,來至靠近後牆的院落,藏身水池的假石山里,收歛精氣,全神竊聽。

    凝豔獨自一人在外堂等候,万俟京出來了,在她旁坐下。凝豔道:「凝豔來向尊長請安。」說的竟是漢語,顯然不懂秘族的言語,而万俟京的突厥語則不靈光。

    秘人竟精通漢語,令龍鷹大惑不解。

    万俟京沉聲道:「公主不只是專誠來向本人請安吧!」他的聲音風乾老皺,透出不動聲色,冷眼旁觀的漠然神態,似像凝豔所著緊的,全不關他的事。

    凝豔再沒有對著岳中遷的凌人盛氣,言辭懇切,帶點央求的意味道:「凝艷擬請尊長破例出手。」

    万俟京遲緩的道:「公主想本人出手對付龍鷹。對嗎?」

    凝豔道:「龍鷹最近幾天,每早都到城外操練坐騎,昨天還帶了狄仁傑漂亮的女兒到城外去,若有尊長出手,配合我們秘密潛來的二十八名精銳高手,而他又被美人兒牽累,肯定在劫難逃。」

    龍鷹暗抹一把冷汗,自己確粗心大意,製造個讓人可圍攻伏擊的機會仍不自覺。大叫好險,亦更肯定不是武承嗣,便是張氏昆仲出賣他。

    万俟京像耽溺在某種情緒裡,好一會才道:「讓本人給公主一個忠告,龍鷹並非一般高手,而是個通靈的人,他擁有龐大的力量,也令我想起一個人。」

    凝豔不敢表露出不耐煩,恭敬道:「尊長請指點。」

    万俟京道:「敝族曾出過一個非常特別的人物,遠超古今所有族人之上,有通天徹地之能。此人得魔門邪帝傳以秘技,後助拓跋族擊潰稱雄一時的慕容垂,著龍鷹,我便像到他,不論你如何兵強馬壯,萬馬千軍,最後仍是奈何不了他。」

    凝豔一字一字的道:「如果尊長肯出手,龍鷹將見不到後天的太陽。」

    万俟京嘆道:「忠言逆耳,公主是把本人的話當耳邊風了。」

    龍鷹心中掀起巨浪,難道万俟京說的是向雨田?與《邊荒傳奇》的話本非常吻合,想不到「師父」竟是秘族人。

    凝豔道:「怎敢不聽尊長的忠告,正因凝豔不想讓此人有到沙場去的機會,眼前又有難逢的良機,才來請尊長出手。」

    万俟京道:「五年之期,只剩三年,已犧牲了五十二個祕族子弟,姬純更為你們運籌帷幄,創出現今局面。今次本人肯應大汗要求,負起護送公主之責,已超出當日的協議。公主有甚麼想法,可放手去做,本人可保證令公主安返草原,但其他請恕本人難以兼顧。」

    凝豔痛苦的道:「尊長可否再作考慮呢?」

    万俟京不悅道:「我們秘人說一便一,說二便二。公主若為你的手下著想,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公主不曉得面對的是甚麼,本人卻是清清楚楚。龍鷹的神通,是超乎公主所想的。」

    龍鷹曉得差不多了,悄悄退走。

    離開八方樓後,龍鷹到貞觀殿找武曌,才知她到了男寵大本營集仙殿去,龍鷹別無選擇,硬著頭皮到集仙殿找武曌。

    守衛恭請他在外廳等候,使人入內通報,好一會後張昌宗睡眼惺忪的出來見他,道:「聖上醒來了,由易之伺候她。換了不是龍先生,我們怎都不敢喚醒聖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