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極速宇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自宇航學發展以來,最使科學家頭痛的有兩個問題,首先就是如何可以製成可永久航行的飛船,以跨越用光年來計算的廣袤星際空間。

    第二個問題當然是怎樣可以打破速度的最上限光速,作出超光速的宇宙極速飛行。

    第一個問題被沖壓式噴射器解決了。

    即使是虛空,其實仍存在無數微不可察如氫原子一類的游離物質,還有就是無處不在的塵埃,統稱之為星間物質。

    沖壓式噴射器,就是利用電磁場大量收集這些星間物質,再以最先進和省地方的離子反應堆,把這些物質轉化為驚人的能量,噴射出去,形成永不衰竭的動力。可達至四分之三光速的亞光速,甚或逐漸遞增至光速。

    第二個問題則由反空間的發現解決,那來自無限宇宙的觀念,就是我們所處的空間,只是其中一個層次,這層次的上限,就是光速。一天不能超越光速,便永遠被限制在這層次的宇宙內。

    但在同一的層次裡,亦有正反空間之別。

    當空間裡形成一股強大得可以使光亦逃不出去的龐大力場時,便會出現"黑洞",那正是反空間的入口。

    科學家就是利用這理論,以正反循環不休的動力,不住增強能量,當整艘飛船的能量臻至極限時,便可製造出瞬間的微型黑洞,使飛船進入反空間裡,不受光速的限制,最高可達到每一地球時一光年的驚人速度,無可估量地縮短了宇航的時間。

    在反空間的超光速飛行里,所有人都要躲入維生箱裡,進入冬眠狀態,受維生箱的力場保護,名之為宇宙睡眠。

    巨鯨號此刻正在進入反空間飛航的準備程序裡,逐步增速,加強能量,互動反應堆不斷積聚著動力。

    所有人員都緊守崗位,操控著各組精密的儀器和設備。

    在船腹的醫療室內,澤克醫官和姍娜麗娃兩人均眉頭大皺,看著透明大圓罩內安靜躺著禿頭的"火鳥星人"。他的四肢及腰頸都給粗若兒臂的金屬箍子鎖著。

    占了醫療室整面大牆的素描屏幕,在澤克的遙控器操作下,不往轉換著畫面:腦波的分析、心跳的情況、脈搏的強弱、體內的排洩和分泌、新陳代謝的內視圖,但全都是負反應。

    直至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燦爛奪目的人形彩圖和無數由這人影中心發射往四周的彩芒,才顯現出生命力和動感。

    澤克嘆了一口氣道:"若不是生命磁場的掃描告訴我們他擁有比常人強上千百倍的生命能,我真不相信他仍然生存著,但為何他一切均與死亡無異,獨有生命磁場卻生趣盎然,確令人費解。"姍娜麗娃的秀目落回了赤裸的身體上。

    這是個非常強壯、威武和粗野的男人軀體,若非皮膚粗糙黝黑,臉目可算長得非常有性格,假若他闔著的雙眼內有一對好看的眸子,這定是個很有吸引力的男人,只不知他穿起衣服時是甚麼樣子呢?

    這時澤克乾咳一聲,姍娜麗娃驚醒過來,往他望去。

    澤克顯是一直思索著其他掃描儀器沒有反應的問題,吸引了這超級美女的注意後,續道:"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引些針對我們而設計的儀器,對他起不了作用。"姍娜麗娃首次表現得大感興趣,好奇地問道:"醫官可否解釋得清楚一點。"澤克見她追問,湧起自豪感,如此誘人的尤物美女,正是男兒恩物,只恨她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忙以充滿自信的口氣道:"這些儀器,只能偵察某一範圍內的東西,例如假設他腦內的活動比光還快,又或新陳代謝的活動慢至某一程度,這些掃描儀都將起不了任何作用。"姍娜麗娃呆了一呆,道:"你認為實際的情況是否真的如此呢?"澤克苦笑道:"這個人能在那種絕不適合任何生命生長的地方存在著,已是令人難以相信的事,再多一兩件不可思議的事,誰說沒有可能。"姍娜麗娃深吸一口氣,眼光回落到"他"身上,臉上現出古怪的神色,卻沒有說話。

    澤克看著她刀削般的輪廓,嘆道:"真希望他的神經沒有受到神經炮的損害,那我們便可在他回醒過來時,把他的頭連接到語言學習機處,使他的腦內形成語言細胞,那我們便可以和他直接交談了。"言罷往放在一角像張椅子般但上方有個頭罩的語言機望去,腦海中凝幻出他學習的過程。

    姍娜麗娃正容道:"就算他醒過來,我們仍不可以對他做任何事,這是研究院的嚴令。"澤克點頭表示明白。

    這樣重要的"人版",是絕不容他插手的。同時心中暗嘆,這人可能會被禁閉在地球設在喜馬拉雅山的研究院裡,直至他完全被瞭解,而又發覺沒有任何危險性,那他才有望過一些正常的生活了。不過那可能是數百年後的事了。這是多麼悲慘的命運。

    姍娜麗娃回復了她的清冷自若,問道:"他的身體結構和我們有分別嗎?"澤克道:"一點分別都沒有。"

    姍娜麗娃一怔道:"這是沒有可能的,經過了在火鳥星系以十萬年計的衍化後,他怎會和我們一樣,至少其中一些器官會特別發達,一些則因長久沒用而退化,這是遺傳學的基本法則。"澤克嘆道:"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謎',假若他不合作的話,又或永不甦醒過來,可能我們永遠都猜不到這謎底的甚麼。"姍娜麗娃又露出那古怪的神色,沉聲道:"我有一種直覺,他正在聽著我們說話。"澤克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尚未有機會回應時,紅色警鐘閃亮起來,發出了長鳴後,指揮官瓦登斯的聲音傳遍巨鯨號每一角落道:"各位注意,反空間的極速航行一小時後開始,請進入你的維生箱裡,重複一次……"姬慧芙恬寧凝神地看著玻璃牆外山巒起伏的月球景色。

    聯邦政府並沒有試圖改造月球的環境,她微不足道的體積,令她沒有足夠的引力留著任何空氣。而且基於聯邦法令,地球和她美麗的小衛星都屬於保留區,使她們避過了天翻地覆的人為改變。

    月球的地表有這美女眼下延展開去,光麵和暗影的強烈對比使得月球的山巒,具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美態。

    尤其是遠方的一座環形山,更使人想起巨型殞石撞擊地表時的狂暴情景。不過這都是以前的事了。任何闖入月球警戒網的星間不知名物體,都會先一步被全自動的激光射成碎粉。

    遠方掠過的巡航飛船畫出一道美麗的白光。

    圍坐會議桌的十二個人耐心地等候著她,無論是她的崇慕者又或敵人,均不敢打攪她的靜默和思路。

    這十二個人代表了聯邦國的最高領導層,計有外空事務大臣祝絲蒂、聯邦軍總司令狄平上將、研究院院長夫秀清、能源部部長歷奇、交通司德里妮、內務卿布芍玲、教育部長沙雲仙、醫療處處長弗蘭芝、宣傳部大臣辛碧姬、司法部首席大法官艾華達、情報局局長依莉茜亞和總務司古魯夫。佔了七個是女性,而且全是一等一不同風格的美女,代表了各種女性美的典範。

    姬慧芙把眼光收回來,環視與會諸人,微微一笑道:"好了!會議可以開始了。"神情冰冷,但卻帶著藏在骨子裡媚艷的祝絲蒂冷冷插入道:"我想提醒主席,有三位非常重要的人物正在外面等候你的指令,看是否能參與我們的會議。"姬慧芙秀眸彩光一閃,向這一直覬覦她主席之位的美女淡然道:"沒有問題,我已派人通知他們,會議後我會接見他們,了解一下他們會這麼巧撞在這時刻來到這裡。"祝絲蒂從容一笑,沒有再說話,教人泛起高深莫測的感覺。

    在座各人目光全集中到他們美麗的領袖身上,事實上除了別具高貴秀美,有種不食人間煙火氣質的研究院長夫秀清外,連巨鯨號指揮官瓦登斯少將的上司??威武軒昂的烏棕髮俊男狄平上將,亦不知道到火鳥星系之行的真正目的,遑論其他人了。

    姬慧芙當了三千年最高領導人,對手自有一套駕馭之法,並不立即轉入正題,反向負責情報的依莉茜亞道:"依莉,請你先報告一下最近的形勢情報。"冷靜沉穩,擁有一頭漂亮金髮的依莉茜亞神色有點凝重,緩緩道:"形勢看來不大好,最近派往偵察黑獄軍團的二十八艘間諜偵察機,在進入了赤緯線七十八度後,全都一去無蹤,使我們完全不知道在那廣闊的星區,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眾人都默然無語,心情沉重,雖然截至目前為止,他們只失去了一個殖民星系,可是若赤緯七十度外的星區全落到了黑獄人手裡,那就代表銀河系一千多億顆恆星的三分之二,已被置於黑獄人的勢力範圍下了。

    依莉茜亞續道:"我們在邊區建立了一百三十八個武裝太空站,監察敵人的動靜,可是卻完全找不到黑獄軍的蹤影,亦猜不到他們下一個要攻擊的目標,教人心驚膽跳,寢食難安。"軍方的最高領導人狄平上將插入道:"我仍堅持反攻仰馬星系,收復失地,上次我們輸的是對敵人一無所知,可是經過我們戰略部七年來的研究後,已有了對付他們的把握。"研究院院長春秀清櫻唇輕吐道:"上將始終不相信我們的分析,黑獄軍之所以能勝過我們,並非在科技上超越了我們,而是他們的戰鬥神經和精神力量比我們更優勝,所以才能以少勝多,再次遇上時,加上他們佔了地利,我們將只是重蹈覆轍,不會有突發的奇蹟。"狄平兩眼精光一閃,正要辯駁,姬慧芙冷然道:"聯邦研究院是我們科研的絕對權威,他們的判斷就是最後的結論,我不希望會有人浪費時間去質疑。"狄平啞口無言,不過誰都看出他仍是忿忿不平。

    祝絲蒂接口道:"可是有一點我卻必須提醒主席,假設我們再整軍力,反擊仰馬星,是有很多好處,首先就是能爭回主動之勢,並試探敵人的實力。且可以攻代守,集中所有的力量作出攻堅的能力,勝過力量分散,每日都惶恐著不知敵人會在那一個殖民星的上空出現。"交通司德里尼亦道:"敵人整整七年都沒有作進一步的侵略行動,說不定仍未能鞏固他們對仰馬星系的控制,又或者內部有甚麼問題,若我們不再作反攻,可能會坐失良機。"宣傳部大臣妖俏的辛碧姬點頭道:"主席應從我最近的報告知道,新聞傳媒界的評論都怪責我們漠視了仰馬星系的二百萬公民的生命,不以果斷的行動去拯救他們。"內務卿布芍玲肅容道:"最近有跡象顯示,黑獄人的間諜可能已滲進了我們其中一些殖民星系裡,可惜到現在仍抓不到半個他們的人,這事真教人擔心。"姬慧芙早知祝絲蒂會利用她按兵不動一事大造文章,而事實上他們亦有一定的道理,現在會議裡的十二位大臣,除夫秀清外,全都是主戰派,尚未作聲的人看來均是傾向來一次總反攻的。

    祝絲蒂冷冷看著姬慧芙道:"這是關乎到我們生死存亡的大事,我提議交由聯邦議會辯論,決定是戰是守。主席!我們應否投票決定立即把這提議移交議會呢?"姬慧芙心中暗嘆,祝絲蒂打的自是如意算盤,假若議會投票贊成反攻仰馬星系,對她的威信自是最嚴重的打擊,她這個主席亦不用再當了。眾人灼灼的目光都落到她臉上去。

    姬慧芙淡淡一笑道:"在回答外空大臣的提議前,我想請各位看一段由巨鯨號送回來的錄象,並請院長為我們手旁述。"當眾人露出愕然之色時,裝在頭頂的立體影像機,射出了七彩繽紛的彩線,投射在姬慧芙後方的空間裡,火鳥星系的七號行星,如有實質地浮現著,狂烈的地火不住噴射,發出隆隆巨吼,令人心顫神搖。

    當姍娜麗娃、澤克醫生和其他人全射到密封的維生箱裡,開始進行宇宙睡眠時,"他"仍然醒著,還把緊閉的眼睛睜了開來。那比維生箱大上了幾倍的維生罩,雖發動了能凝固所有神經活動和血液脈搏的設施,但卻絲毫影響不了他。

    事實上當神經砲命中他時,暈眩只是數秒鐘的時間,他已掌握了神經砲的能量,把它吸收和分解,變成自己的力量。被帶到這地方,他有著逃出生天的興奮和愉快。但他並不知這些同類對他的目的或企圖,所以只好進入平時密藏的狀態,好好觀察、掌握和學習。

    他的思感鑽進巨鯨號的每一樣設施,每一釧武器裡,為了生存,亦為了好奇心。其中有幾種武器使他生出警戒,因為它們能在他的能量作出了解和反應前,把他毀滅。

    這使他更不敢輕舉妄動。引起他興趣的是艦上的女人,尤其是那個不斷在近處觀察他的女子。

    當他"成長"後,七號星球仍有七十二個族人,其中五十三個是女人,為了培育下一代,這些女人逐一和他交配,可惜所有嬰兒未出生便在母體內因受不住那殘酷的環境而夭折。雖然如此,女人仍給予了他最大的歡樂,最美麗的回憶,令他明白到愛的滋味,之外便只剩下那溶池了。

    所以他希望好好學習,好適應新環境的生活,變成他們的一份子。

    首先由那語言學習機開始。他雖然聽不懂身旁這對男女的說話,可是他能"看"到他們腦海裡的圖像,亦明白了語言機的作用,但首先他要從這牢籠般的罩子和鎖著身體的金屬箍子脫身出來。這對他是輕而易舉的事。

    他的思感與飛船結合在一起,享受著速度漸增的感覺。

    巨鯨號仍未進入超現實的反空間中,但已達至星際速度,和光跑得一樣的快。船尾藏有離子反應堆的超互動力呂驀地顫動起來,龐大的磁能由船腹的磁能中心注入機體裡,速度倏然劇增,終於打破了每秒二十九萬九千七百九十二點五千米的光速極限。

    飛船靜止下來,似是懸浮不動,船外是無邊無際的黑暗,半絲亮光均欠奉。

    他再感不到任何速度,可是整個人沉重了起來,眼皮無力地垂下。

    唯一仍能活躍的是他思感的能力,那完全不受空間速度的影響,可使他繼續去檢視所有儀器和船內的情況。

    溫度和壓力均沒有改變,反應堆仍在繼續運作,能量以倍數地遞增上去。

    他並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亦不知道飛船到了甚麼地方去,但卻知道這是一種奇異的旅行方式。

    受影響是他體內的能量,比平時要慢了很多倍。

    他集中精神意志,把能量凝聚和運動,力圖回復正常,對抗著身體機能麻痺的感覺,那是一種很新鮮但又非常可怕的經驗。

    就像他的思想完全告別了軀殼,那是極端的空虛感,他想用呼吸去爭取能量,可是竟連這簡單的動作亦做不到。

    心中升起了一種明悟,就是在這奇異的空間裡,主觀的時間與客觀存在的時間已脫開了一貫緊密的掛勾,也即是說:在這裡時間被扭曲了,而他仍是通過以往的時間觀念去感受和生存,所以才遇上了困難。

    明白了這點後,他停止了思索,專注地把體內運行於神經的能量不住增速,他知道當運轉的速度達至與反應堆內的相互作用同步時,他便可以再次與飛船內被扭曲的時間和空間回復一致,能夠重新活動自如了。

    "他"的立體影像逐漸消失,眾人這時才靈魂歸竅般,瞧往姬慧芙,後者平靜地道:"現在整個關鍵都落在這個碩果僅存的火鳥星人身上,他代表了為何人類竟可以發展出這種驚人的力量的實證,假若可把握到他的秘密,或重複製造出他那種超人的生命因子,我們不但可以在進化上跨出了無可逾越的一大步,還有可能擊敗黑獄軍團,所以現在我們切忌輕舉妄動,一切應待巨鯨號把他運返研究院再說。有人反對我的決定嗎?"沉默了一會後,狄平上將率先表態,道:"一切遵從主席的決定。"眾人紛紛同意。

    姬慧芙的目光落在唯一尚未表示意見的祝絲蒂身上,待她發言。

    祝絲蒂籲出一口氣,無奈道:"既然有這麼一個希望,我亦不再堅持在短期內發動反攻,可是應否把這事公布,好緩和民眾的情緒呢?"接著向宣傳大臣辛碧姬道:"你有甚麼好的建議嗎?"充滿活力的辛碧姬興奮地道:"若能把這消息公布,自然的振奮人心的事。"旋又嘆道:"可是亦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懼,這樣一個人的存在,實在使慣於只接受'正常'的人感到受不了,進而會對黑獄人更感畏懼,可能是得不償失的一回事。"姬慧芙切入道:"我們的目的是為了抗拒侵略者,所以一切考慮均須由這角度出發,讓我作出最嚴重的聲明,這火鳥星人的存在,將是最高度的機密,除了巨鯨號上的人員和我們外,絕不容許其他任何人知道。假若誰洩露出了消息,將是叛國的大罪,無論是誰,我都不會放過。"秀眸射出森冷寒芒,緩緩掃過每一個人,一字一字地道:"我會運用手上所有力量,去保護這個火鳥星人的秘密,若給黑獄人的間諜查悉這個人的存在,你們應知道那可怕的後果。"他鬆了一口氣,回復了活動的能力。

    思感來到鎖著他的金屬箍處,再沿著這金屬箍延展去,到了控制開關的機括,研究一會後,能量接踵而去,啟動開關,鋼箍自動打了開來。

    接著他把罩子打開,先用語言學習機在左腦的語言中樞形成新的語言細胞,然後他又利用所有時間,吸收飛船智能系統內所有資料和訊息,了解這些同類文明和社會架構,當到了適當時候,這些人會發覺他空氣般消失了,再不會尋到他的蹤影。

    因為他會變成了他們其中全無分別的一份子,而且會是最懂享受生命的一個人。

    忽然間,他的思感跨越了遙闊的時空,與溶池內奇異的物質連結在一起,感應到她在向他道別和祝福。

    他知道另一次更強烈的火暴又在他生活了五千多年的星球上爆發了。

    而且還是最後的一次。

    溶池並非死物,而是另一種形式的生命體。

    一種充滿了愛心的奇異生命。

    是他在宇宙內永恆的夥伴和盟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