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返家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銀河系是已知宇宙內二十億個星系團的其中一個普通星系團。只因她是人類發源地太陽系的所在處,所以亦別無選擇地成了人類探索的第一個目標。

    由地球以肉眼望往夜空,所能見到的天體,都是銀河系的成員,其他僅可察覺三個近鄰的河外星系團,只是朦朧的光斑。

    銀河系的恆星總數約有一千三百億顆,形成了由地球看上天去見到的白茫茫光河。

    她是恆星和星際氣體以及塵埃的巨大聚集,主體有若一個扁形的旋渦狀巨盤。這由無數太陽和星體世界形成的巨盤可分為最中心的核球、銀盤、旋臂和銀暈四大構成部分。

    核球位於銀盤的中心,呈橢圓球狀,是銀河恆星的密集區,愈接近中心就愈密集。

    可是即使在銀盤中心處,恆星間仍是以光年計的遙遠距離。核球的恆星數占了總體的百分之五,那大約相等於七十億顆太陽系裡那樣的太陽。

    核球外是銀盤,以軸對稱形式分布在核球的周圍,直徑約為八萬二千光年,厚約六千五百光年。

    在銀盤處,由中心的核球邊沿開始,恆星的分布愈接近邊沿區,數量便愈減少和稀薄。

    銀盤恆星和星間物體的質量約佔銀河系總質量百分之八十五。

    銀河系在宇宙裡屬旋渦狀星系團,由核球的對稱端,探出若干條螺旋狀的旋臂,那是整個星河自轉旋動進發生的宇宙物理效應。

    而整個銀河系都被籠罩在一個直徑十萬光年的大"光霧球"裡,那就是"銀暈"。它是由稀疏分佈的老年恆星和星際物質組成。

    銀暈裡最光亮的成員,就是由無數星體線成的球狀星團。

    對人類來說,截至目前,這廣袤無匹的宇宙世界,仍是個沒有止境的宇宙謎團。

    地球所在的太陽系位於遠離核球銀盤一端一條旋臂胙,離開邊沿尚有約一萬光年的距離。

    自聯邦突破了光速,發明了正反空間的超極速宇宙飛行後,便全力向四方擴展,探索了超過五億個河內星系,又揀選了其中最適宜人類居住的千多個星系,開發了一千二面顆殖民星。

    這些領星的拓展集中在核球外的銀盤旋臂與太陽系所在的一端上,始終未有飛船能到達恆星密集的核球處,即使以超極速宇宙航行來說,那達四萬光年的距離仍是遙不可及的遙遠空間,教人不敢輕舉妄動。

    仰馬星系是聯邦探索核球最重要的中繼星系,位於核球和太陽系中間,離開兩處均達一萬五千光年的驚人距離。

    失去了創收馬星系的殖民地,對聯邦征服神秘莫測的核球和銀河系的中心,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所以聯邦不惜一切地要把這重要星係由敵人手中搶回來。今次的"方舟行動",正代表著這樣的一個努力。

    苦候了兩個地球天后,方舟一號的訊號重新出現在巨鯨號的探測網絡上。

    艦上人員歡聲雷動。

    艦側八個大小發射塢緊閉的重力門同時張開來,兩艘各有八名戰鬥員的武裝太空護航艦首先由塢內飛出,作例行的護航任務。接著是長達五十米的登陸工作船,由最大的一號太空船塢開出,美麗的院士姍娜麗娃是其中一名乘客,亦是船上五十名隊員在這次行動中的總指揮。

    接著是五輛海陸空三用的太空坦克,她們是聯邦裡正空間飛行迅快的戰鬥工具,每輛可容兩名戰士,最高速可達至四分三的亞光速,但卻不能進入反空間作超光速飛行。

    她們便像大小不一的金屬魚兒,在永不衰竭的正反磁化核光能的動力下,輕鬆寫意地往七號行星一座高山滑去,那處正是方舟一號訊號發出的來源。

    她們謹慎地前進,利用行星七號的陰影,躲避火鳥太陽暴烈的射線和太陽風。駕駛室內的姍娜麗娃美目閃著前所未有的亮光,使她更是明艷奪目,神采照人。

    她身旁是副指揮官葛美上校,亦是這次行動的副手。

    兩人均全神貫注於不斷在前方擴大的七號行星,灰黃的高山、沙漠、陷坑、凝結的岩漿等已可憑肉眼觀察得到。

    兩部太空坦克在前開路,護航艦則夾在兩側,其他三部坦克在上下和後方緊貼飛行。

    姍娜麗娃發出命令道:"工作人員各就崗位,所有探測器全部開動,對行星作近距掃描,兇手生命探測器在內,若有新的發現,立即報告。"葛美上校瞅了她一眼,明顯在說此非多此一舉嗎?這樣的星球怎可能有生命存在?

    這個念頭還未過。

    傳話器響起了工作人員的驚叫:"天啊!生命探測器有反應了,我捕捉到了,跑得真快。"全船所有人員全靜下來,呆若木雞。

    然後是珊娜麗娃急促但仍保持著鎮定的聲音下令道:"一號和二號坦克,立即追尋生命目標,只可以用麻痺性或冷凝性的武器,絕不可以傷害目標。重複一次……"狂暴的白晝終於過去。

    澈骨的寒冷代表了炙人的炎熱;狂號的冷風,代表了崩天裂地的火暴。

    大量的氣體由地核釋放出來,部分給送到了虛空裡,部分又降回地面,加入了冷流裡,使風勢愈趨狂烈。

    他由逐漸凝固的溶池爬了出來,跪坐在地上,仰望星羅棋布的壯麗夜空。

    一個長條形閃著亮光的怪民東西,虛懸在星空上。

    他心中掠過一絲顫慄,在他悠長的生命裡,無數次的仰望夜空,還是首次見到星體外的其他東西。

    他並非恐懼,而只是驚異和震撼。

    他調節著眼內的能量,把那奇異的物體拉近作更仔細的研究,就在此時,那異物的一側張開了幾個穴口,吐出了較細小但同類型的物體,朝他俯衝而來。

    他跳了起來,往山下的洞穴奔去,全速狂奔。

    奇異的靈覺,使他知道自己被那些奇異物體內的生物發現了,還對他作出觀測,把種種奇異的波長投射到他身上。

    他的思感延伸往空中去,清楚把握到其中五個較細的物體的形狀、速度和位置。思感繼續延伸,進入了物體之內,"看"到了裡面的情景。

    一聲狂叫,他失去了平衡,跌倒地上,伏在冰寒的岩石上。

    自出生以來,他還是第一次在沒在危險的時候跌倒。

    因為他"看"到了看書的同類族人。

    他們雖然脆弱和嫩滑多了,但仍毫無疑問和他一樣是同類,其中三人更和他族中死去的女人的身體同樣形狀和結構。

    寒風更凜冽了。

    他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思潮起伏。

    自己當然可以逃走,但逃回岩穴有甚麼作用呢?死亡只是遲早的事,而這些同類無論他們懷有甚麼目的,最多是殺了自己,為何不嘗試和掌握這最後的機會?

    五個物體由小變大,飛臨頭頂之上,巨大的聲音由其中之一傳下來,可是他卻不明白。

    他跳了起來,舉起雙手,向他們狂叫著,表示自己的願意和合作。

    "隆隆"聲中,一輛坦克降到離他百多米的一塊巨石上。

    他心中大喜,奔了過去。

    驀地白光一閃,一股凜冽的寒流由坦克的一副發射器噴射過來,把他沖得朝後拋去。令人難受的麻痺感蔓延往全身的神經。

    他心中湧起強烈的怒火,自己並沒有對他們做過甚麼,他們為何要如此地對付他呢?

    飛臨頭頂的坦克再射出另一道白光,落在他身上。

    體內的能量旋即把這些使人麻的力量化去,他跳了起來,往岩穴奔去。

    我絕不會投降的。

    坦克俯衝下來,兩團冷凝液噴灑在他身上。

    他一個踉蹌,滾倒地上,全身都蓋上厚厚的白色寒冷凝液。

    "啪!"

    堅固的冷凝液碎粉般被他的能量爆碎脫開,他又再次亡命狂奔。

    今次他學乖了,思感延伸到敵人體內,每當對方發射液體和光束時,他便能早一步感應到,像避開火暴般閃避著,任對方如何轟打,再不能命中他。

    他心中的憤怒像火暴般積聚,可是卻不想傷害對方。沒在人比他更感受到生命的珍貴。何況他絕不想傷害自己的同類,無論對方是如何橫蠻無理和可惡。

    洞穴在望。

    姍娜麗娃和葛美通過夜視窗,一起瞪大美目,看著下面迅如鬼魅的"火鳥星人",在麻痺光和冷凝炮下閃躲自如。

    葛美咬牙道:"沒有時間了,回程尚要一個多小時,現在最多還有十五分鐘的時間,用神經炮吧!"姍娜麗娃俏臉血色退盡,搖頭道:"那會使他變成了白痴,我們並沒有這種權力。"神經砲發射的是一種能分解生物中樞神經的熱核能束,使目標的神經受到永久性的破壞,但身體卻保持完整。葛美急道:"只有神經砲的光束範圍,才使他沒法閃躲,快決定吧!七號行星很快便要灰飛煙滅,方舟一號又深藏在古怪堅硬的物質底下,所以他已成為最珍貴的活著秘密,犧牲他一個人,或者可救回整個聯邦哩!"她的話顯然非常有說服力,姍娜麗娃咬牙道:"好呀!"他迅如雷閃地避過一輪密集式的攻擊,躍下了一塊高達十五米的巨岩,輕鬆地落到礫石重重的地面,又再躍上另一塊不下於十米高的大石。

    正盯著他的背影的姍娜麗娃為之咋舌,這是沒有可能的!在這重力比地球大了兩倍半的地方,一個能在地球跳高至兩米的人,在這裡只能跳出零點八米;換名話說,在地球他至少可跳高至二十五米,因為那實在和飛行差不多遠。

    恐怕神經砲也根本沒法命中他。

    就在此時,飛船下前方的他一震停了下來,呆看著崖壁上完全塌陷了的洞庭湖穴進口。

    沒有了岩洞,那他還怎可以找到珍貴的維生水滴。

    上面的工作船凝定在狂暴的寒風裏,姍娜麗娃旁的葛美興奮叫道:"開火!"強光烈閃,把他整個映得像透明而不含質量的白影子。

    他一個踉蹌,仆倒地上。

    聯邦國擁有超一級火力的主力艦級型飛船"領袖一號",越過了火星的軌道,朝神聖家鄉地球的小衛星月球飛去。

    八艘護航艦在這長達三千米的巨型飛船四周組織成保護網,隊形整齊的作內空的護航任務。

    若遇有緊急事故,又或是敵人的突襲,"領袖一號"上大小一千二百台發射器和反攻擊設備,可以立即作出有效的反應,而藏在十二個船塢內的二百架宇宙戰車更可在十五分鐘內全部飛出這超級太空戰艦和浮動基地,對來犯者迎頭痛擊。

    自七年前在仰馬星之役損失了兩艘主力艦型戰鬥船後,餘下的十八艘同級船艦都重新裝備過,把護罩的能量和艦本身的火力增加了兩倍。聯邦國的軍費開支亦升了七倍。不過沒有人說過半名抱怨話,誰都知道黑獄軍團隨時會發動第二次的攻擊,何況這是他們最愛戴的姬慧芙主席的提案。

    "領袖一號"上的二千名艦員,都在忙碌地工作著,不只為了飛行的需要,更因為這是姬慧芙的座駕艦,無論她在那裡,仍無時無刻不在處理著方圓達二萬光年人類史無前例的龐大銀河系民主國的鉅細事務。

    這時位在飛船頂部,可仰視整個一百八十度星空上蓋的透明頂、充滿著古典氣息的大廳裡,聯邦國被暱稱為"女王"的最高主席姬慧芙,戴著個大帽子般的金屬半圓形頭罩,腦神經以光速的高速度,接收著所有經由五十名秘書為她揀選後輸來的資料和訊息。而她則不斷下達新命令和指示。在聯邦國裡,她是唯一有資格選擇"光速輸入"的人,只有她的智能可達到那種驚人的高速。

    她的首度軍機秘書諾歷準將恭立一旁,靜候這在聯邦國有"最美麗性感象徵"之稱的美女領袖,抽空來聽取他的口頭報告。

    諾歷沒有半點不耐煩,如此秀色可餐的機會,並不常有。

    他一邊瞧著這無暇分神的頂尖美女,心臟不爭氣地跳動著,體溫上升。

    唉!為何每次見到這偉大的美女領袖,都有驚心動魄,色授魂與的感覺?

    自仰馬星之役後,她便改穿深藍色紅邊的軍服,那不但同有減低她的嬌媚誘人,反添加了令人目眩心顫的凜凜英氣,既威武又嬌柔動人,惹得聯邦國的男女公民爭相效尤,成為最流行的服裝潮流。

    她的氣質是獨一無二百看不厭的。再配以鍾宇宙靈秀之氣的清麗玉容,那垂肩瀟灑如飄瀑的烏黑柔軟秀髮,冰肌肉骨似透明般而又吹彈得破的健康皮膚,婀娜苗條纖瘦合度的修長體型,優雅完美的談吐和清瑩皎潔的神采,使她成為了聯邦國審美學最高的理想美和象徵,萬民的典範。

    自生命因子改良學成熟後,科學家從動物的蛻變尋到了克服老病的靈感,進而發展為"蛻生學"。

    每到衰病的時刻,人類便可自然蛻變,換上新的身體,逐漸趨達理想中最強健和高瘦合度的體形膚色,理論上,每次蛻變都是一種改善,對超卓的人來說,亦正是如此。

    在這變化的過程裡,人並非被動的蛻化,本身的努力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特別是智能和修養,直接影響到蛻變後的氣質和美麗。

    有諸內則形於外。

    內在美和外在美再不是矛盾相反的一回事,而是一致的。

    所以聯邦國是歷史上擁有最多俊男美女的統治集團,其次就是各界的領袖,動人的外型成為了衡量一個人的才能不被懷疑的客觀標準。

    不斷的蛻變,即使是最難看的醜小鴨,若能精進勵行、發展智能和修養,最後都會變成美麗的天鵝。

    在這內在美即外在美的年代裡,姬慧芙的清艷是無與匹敵的。

    在她充滿智慧和魅力的領導下,聯邦國經歷的三千多年的盛世,徹底解決了生活上所有衣、食、住、行的基本問題。讓人類可以把努力轉而集中往殖民星的發展和宇宙的探索上,若非仰馬星之役的慘敗,可能在下一個千年期他們便可以向銀河系外的星系進軍。

    黑獄軍團的突然出現,一下子把聯邦國的安逸和平全部粉碎了,亦使姬慧芙本來穩若泰山的政權受到最嚴峻的考驗和挑戰。

    她的智慧和果斷,能否領導二百億聯邦公民安然度過這次危機呢?

    國內一直被壓得抬不起頭來各種反對勢力和宗教會否利用這千載一時的機會,把她手中的權力奪走?現在實難下斷語。

    頭罩升了起來,露出這無名但有實的女王那勝媲天仙女神的絕世容色。她閃耀著智慧的深邃美眸,往身邊這個親信飄去,嘴角逸出一絲甜美的笑意,柔聲道:"諾歷你的情緒不住波動,是否有甚麼忿忿不平的事呢?"諾歷並不奇怪這美麗的"女王"對自己體內的狀況瞭如指掌,因為她神經裡植有最先進比髮絲還小的探測感應器,可感測到環境所有能量的變異。

    她不但是最美的女人,亦是最優秀的宇航員和戰士。

    姬慧芙從容不迫道:"是否有人把緊急會議的消息洩露了出去,惹來了大批記者哩?"諾歷勉強收攝心神,肅容報告道:"來的不是記者,而是三在跨星系企業的總裁。"姬慧芙蹙起秀麗的黛眉,好一會後才回復恬靜無波的神態,輕嘆道:"若聯邦公民願意選她,便讓祝絲蒂當主席吧!為何還要這樣抽我後腿?"諾歷激動地道:"女王絕不可以為這野心的女人情興悵惘和消極之念,我們現在經任何時刻更需要你的領導。"姬慧芙一怔道:"你還是第一次在我面前直稱我作女王。"接著淡然一笑道:"放心吧!我會應付他們的了。"諾歷早習慣了她的談笑用兵,只是每次見到她時,心神總是被她的一顰一笑牽著鼻子走,那亦是在這種推崇冷靜理性明智時代裡罕有發生的感覺。對著別些美女時,諾歷不知把自己控制得多麼好。

    所以有句話說:姬慧芙絕沒有憎恨她的男性。而事實上她最大的勁敵,權位僅次於她的外空大臣祝絲蒂,亦正是位美麗只稍遜於她的女性。

    祝絲蒂和姬慧芙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前都像一副沒有感情但效率驚人的智能系統,亦是聯邦誶最大反對黨的領袖,核心委員會的副主席。

    三大企業依次是宇宙企業、星空企業和遠航企業,是聯邦國內以萬計的企業中鼎足而立的三大商業巨人,壟斷了十分一的星球礦務、宇航裝備和服務。

    當他們聯合起來時,實有足夠的籌碼向聯邦政府施壓。

    宇宙企業的總裁是聯邦國出名有魅力的美男子舒士俊,他正在對姬慧芙展開猛烈的愛情攻勢,希望奪得這位對男女之情持有超然甚至乎輕蔑態度的美女的芳心,那將會是身為男人的最高成就,而他的確是夠得上這資格的人。

    星企和遠企的總裁是一對出色的姊妹花,不知是否因遺傳因子特別優秀,使她們分別爬上企業界這兩個頂尖的位置。

    兩姊妹的性格卻是截然不同。

    姊姊尚思蘭端莊嫻雅,生活是鋼鐵般的節制和講究紀律;妹子尚思雅則是聯邦國最著名的蕩女,以玩弄和征服男性為樂。

    這次緊急會議多了這三個工商界的巨子,頓使形勢複雜多了。

    當領袖一號在月球和火星間的中繼基地掠過時,十八架短程戰車由基地飛出,加入護航的行列裡,伴著他們偉大美麗的領袖,朝月球的太空基地俯衝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