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邪帝槍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說畢,接天轟來至頭頂,單以左手操控,旋動起來,由慢轉快,到最後變成一扇風車,反映著四周的燈光,化作沒有人分得出兩端的一團耀眼光影,悶雷聲動,寒風呼呼。

    包括符君侯在內,沒有人明白他在幹甚麼。看固是好看極了,且是駭人至極,只看他能以單手將長達丈二的奇門怪兵如此操控,可知他的手如何靈活。但由於兩人相隔五十步,一時完全威脅不到對方,似有白花氣力之嫌。

    就在人人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出乎所有人料外,接天轟離手而去,似快似慢的往符君侯旋去。

    符君侯喜出望外,手上飛伏槍化為數十槍影,在他前方幻起,發出嗤嗤」破風之聲,即使接天轟旋聲如雷,仍不能將嗤聲掩蓋,顯示出深厚無倫能摧發槍氣的威力。他的如意算盤是,當敵兵旋過兩人的中間點,立即持槍出擊,只要挑得接天轟橫掉開去,龍鷹只好俯首稱臣。

    在全場過千人目瞪口呆、屏止呼吸的旁觀下,接天轟快將旋至關鍵性的中間點。

    小魔女緊張得手心冒汗,從沒有一場觀戰,她比這刻更投入和著緊。

    龍鷹往前仆去,到某一玄微的斜度後,「砰」的一聲噴空而去,就在接天轟到達中間點的剎那,後發先至,從下而上撞入急旋的接天轟去。

    符君侯受氣機牽引,同時搶出,槍勢劇盛。漫天槍影的向對手迎去。但落在高手眼中,像萬仞雨和風過庭般的大行家,都知他雖是威勢十足,但已淪於被動,關鍵處在乎採的是守勢。

    龍鷹人槍結合,以一優美至無以復加的弧度,從上而下破入符君侯的槍影去。

    「當!」

    符君侯的槍影像被狂風吹散,飛伏槍絞擊接天轟,發出震撼全場的激響,令人震耳欲聾。一時再聽不到任何聲音,眾人卻清楚看到,符君侯吃不住龍鷹無可抗禦的全力一擊,被沖得往後挫退。

    龍鷹落到地面,一個旋身,矛戟的一端往正挫退第二步的符君侯耳鼓穴啄去。

    符君侯也是了得,以槍尾挑開接天轟,但仍被氣勢如虹的龍鷹硬是送往一邊,然後再以捲刃的一端直搗其胸口。符君侯步法雖亂。心法未亂,雙目神光迸射。吐氣揚聲,飛伏槍疾舉又急打下來,正中刃鋒,其臨急應變的招數,確是妙至毫顛,問題在龍鷹奪得先手優勢,著著全力施為,而他卻是於被迫下變招,用不上平時的八成功力。非常吃虧。最可怕是直至此刻,他仍未能掌握對手的玄虛。

    「錚!」

    龍鷹改直搗為上挑,迎上飛伏槍。

    符君侯渾體一顫,飛伏槍盪起,往後疾退。龍鷹長笑道:「退得好!」接天轟化作一團異芒,反映著場內燈火,無間斷的照射符君侯雙目。如虎跳峽的激流狂瀑般、如影附形的朝勢子已老的符君侯攻去。

    小魔女帶頭喝采,上官婉兒附和,引得全場採聲雷動,說到底符君侯終是外人。怎及親切的龍鷹受愛戴。凝豔一方人人心神受攝的呆看著,想的是龍鷹的接天轟在沙場上能發揮出的威力。

    兵器交擊聲爆竹般響起,符君侯終於立定,勉力頂住龍鷹宛若天馬行空,無跡可尋,又如暴風崩雲,裂石開山般的狂猛攻勢。完全沒法展開槍勢。

    驀地接天轟化為一轟,連符君侯也分不清是哪一端攻來。「鏘」的一聲,飛伏槍的槍尖命中接天轟的矛尖,符君侯應擊踉蹌往後跌退,誰都曉得若龍鷹趁勢追擊,可於數招之內取他性命。

    龍鷹立定,接天轟回到肩頭去。

    符君侯勉強立定,忽又再退一步,噴出漫空鮮血。

    如此戰果,是沒有人想過的,威鎮南方的「槍君」符君侯,竟被龍鷹殺至全無還擊之力,直至負傷落敗。

    只有龍鷹和深悉龍鷹的萬風兩人,方知符君侯強橫至極,勝敗只是一線之隔,他最失策是讓龍鷹可利用現場的環境,奇異的兵器,對方愚蠢的決定,以雷霆萬鈞的一擊,令符君侯氣血翻騰,陣腳大亂,失去主動之勢,再被龍鷹憑魔種的靈異,以無法而有法的窮追猛打,不予他絲毫喘息的機會,硬壓在下風,但龍鷹在這種占盡優勢的情況下,仍未能破他槍法,只能以魔勁創傷他,可知符君侯的厲害。

    龍鷹隨意揮出接天轟,接天轟離手橫旋而去,比之前送往符君侯的旋速快上一倍,眨眼工夫來到風過庭上方,後者看也不看往上探手,將接天轟抓個結實。

    全場仍是鴉雀無聲,龍鷹所作所為,無不出人意表,使人摸不著頭腦。

    符君侯凝立不動,飛伏槍柱地握著,運氣調息,可見他內傷嚴重,益顯龍鷹的威勢。

    風過庭將接天轟遞送後方,小曾和小徐恭敬接著,扛在肩上,以近乎舞蹈的跳躍步法,氣喘喘的朝主堂奔去,頗為滑稽搞笑,到他們消失在視線外,不論中外賓客,都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如此氣勢凌厲,慘烈攝人的奇兵神器,恐怕沒有人能忘掉。

    龍鷹冷冷瞧著符君侯,魔目不含半點人的情緒,冷酷如電。

    符君侯籲出一口氣,道:「君侯沒有接受龍兄的善意,確是個令君侯悔之莫及的決定,現在君侯立即趕返南方,潛心反思,他日有緣,再領教龍兄的高明。」

    場內響起掌聲采音,向他的風度致敬。

    符君侯向龍鷹躬身致禮,托著飛伏槍,龍行虎步的朝主堂舉步。

    龍鷹回禮後,滿臉笑容的轉身朝凝艷公主的主席走去。哈哈笑道:「表演完畢,比武開始。不如由小弟打頭陣,再接一場如何?」

    眾人包括凝艷公主在內,都大感不是味兒,在這麼「驚心動魄」的表演後,誰下場都有小巫見大巫、不夠勁兒的感覺,何況對手是龍鷹。

    龍鷹來到她席前,目光先掃往東面坐滿諸外族的頭十多席。他們亦回看他,表情各異,其中一個女武士特別引他注目,會說話的眼睛像充滿須向他傾訴的話。

    龍鷹的注意力回到凝豔的一桌,同桌的武士,包括那疑是來自祕族的高手,個個一臉疑惑的盯著他。

    龍鷹像從沒動過手的輕鬆,微笑道:「希望公主賜准,讓小弟能得窺祕族的驚世絕藝,那將來在沙漠上遇上時,心中有個譜兒,小弟感激不盡。」

    凝豔登時色變,那祕族高手亦雙目厲芒轉盛。龍鷹不單直接揭破秘族高手的身分,還語帶威嚇,表示秘族若繼續助紂為虐,會到大漠尋他們晦氣。

    凝艷冷然道:「龍先生說笑了,何來甚麼祕族?」又喝道:「岳中遷!」

    她左旁的武士應聲而起,應道:「中遷在!」

    龍鷹絲毫不介意凝豔的斷然拒絕,目光投往符君侯和武曌先後提起過、曾盡敗奚族高手的契丹武士岳中遷,此人只比他矮上一寸,體格剽悍健碩,臉長如狼,雙目銳利得充滿陰鷙邪惡的神色,鼻曲唇薄臉青,一副冷狠無情殺手刺客的模樣,教人見之心寒。

    凝艷帶點無奈的道:「由你來領教龍先生的絕技。」

    岳中遷毫無懼意的道:「龍兄請!」

    龍鷹目光落到他手執的斬馬刀上,笑嘻嘻道:「原來岳兄是用刀的高手,那小弟就不得不退位讓賢,由小弟的兄弟頂上,公主不會反對吧!」

    凝豔明顯鬆了一口氣,道:「怎會反對?」

    龍鷹施禮轉身,往己席走去,道:「剛才奪了你的心頭好,現在作出補償,輪到萬兄哩!」

    全場爆起激烈的喝采聲。若論聲望,萬仞雨天下第一刀手之名,猶在龍鷹之上,不過當然指的是龍鷹狠挫符君侯之前。

    萬仞雨長身而起,與風過庭交換眼色,均心中叫妙。塞外諸族,一向崇尚武力,強者為王,龍鷹連施妙著,先敗符君侯,挑戰秘族高手,現在又換萬仞雨下場,將中土武士也是人人好勇鬥狠的印象,深植諸族武士心中,回國後說出去,會令諸族之主三思對傾向突厥人,是否是明智之舉。

    岳中遷離席朝場心走去,龍鷹與萬仞雨擦身而過,龍鷹輕輕道:「此子腕上暗藏尖刺鐵護腕。」

    萬仞雨欣然道:「他在找死!」不停留的往岳中遷迎去。

    龍鷹回席坐入萬仞雨的席位,武乘川和李多祚欣然祝賀,小魔女和上官婉兒則以崇慕的熱烈媚眼兒歡迎他。

    風過庭道:「如果連岳中遷都被收拾掉,凝豔還可派誰出來?」

    上官婉兒道:「岳中遷該不是最厲害的人,那是以中驥對上驥之策。」

    龍鷹道:「上官大家了得。」

    武乘川向小魔女道:「要不要武叔和仙兒掉換座位?」

    小魔女立告滿臉紅霞,大嗔道:「武叔!」

    風過庭道:「看!」

    萬仞雨和岳中遷握手為禮後,分開逾丈,各自擺開架勢。

    「嗆」的一聲,岳中遷拔刀出鞘,遙指對手,雙目芒光不住增強,顯然正在提聚功力,有諸內形於外,非常神奇。

    萬仞雨從容祭出井中月,當眾人看清楚,竟是把古古舊舊的生鏽刀,一時驚奇訝異之聲不絕,還有竊竊私語的「嗡嗡」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