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梁王府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附近的賓客見他們兩個朝廷當時得令的權勢人物,竟對龍鷹稱兄道弟,均現出驚異神色,女的更打量龍鷹,比男人看女人的目光更大膽。

    龍鷹知不論小魔女或兩位兄弟,都不願與兩人交往,怕出現尷尬場面,向別過頭來看他的上官婉兒打個眼色,著她帶三人入座,又輕拍小魔女香肩,自行迎上張氏昆仲。

    張昌宗和張易之來到他身前,後者道:「這處人多,我們到一邊說話。」

    他們偕龍鷹走到一旁無人處,張昌宗苦笑道:「龍兄今晚須小心符君侯。」

    龍鷹愕然道:「鄴國公何有此言?他不是你們的人嗎?」

    張易之冷哼道:「他從來不是我們的人,雖由內史楊再思招呼他,頂多是個客人而非客卿。剛才楊再思知會我們,符君侯有意在宴會上挑戰龍兄,我們兩兄弟察覺事態嚴重,立即使楊再思嚴厲警告他,並說如果不給我們面子,必有後果。」

    張昌宗嘆道:「我們擔心警告對他毫無效用,現在有公主護他,我們很難拿他怎樣。」

    龍鷹明白過來,兩兄弟當然不願與他們有關係的人在宴會上倒戈鬧事,因會直接觸怒武曌。當日因薛懷義的事,武曌已使他們顏面無光,吃盡苦頭,豈敢造次?

    張易之頹然道:「我們很後悔引進這個不知天高地厚,外則謙恭守禮,實則驕橫跋扈。我行我素的人。他勾引公主的事真的與我們無關。不過他的確手段高明,令我們無從阻止。」

    龍鷹心忖人是很奇怪的,以前他對張氏兄弟是極之厭惡,他們的舉手投足、一言一行,只會令他作嘔。可是現在他們情懇辭切,推心置腹的來和自己說話,又擺明站在自己的一方,不知如何,竟看得順眼起來。

    龍鷹笑道:「兩位不用為此憂心,只要由我挑戰他而不是他先動口。小弟可把一切後果攬到身上來,事後你們向聖上道出原委,那不但無過,且是有功。」

    兩人大喜。

    張昌宗感激的道:「龍兄真夠朋友,我兩兄弟必有回報。」

    與兩人分開後,正要回到席位,給大才女截個正著,幽怨的道:「婉兒不依呵!你今晚究竟還要不要人家陪你?」

    美人兒怨懟的話語帶雙關,既可解為陪席。也可解為陪睡,特別是她現在扮得孔雀開屏似的。其誘惑力是任何男人沒法抵擋的。只是小魔女的魅力絕不下於她,且冰清玉潔,少女懷春,令他沒有面對上官婉兒的心障,最蠢的人也知所選擇。

    陪席後果難測,但事後總有解決辦法,但陪寢若被小魔女知悉,他和小魔女肯定完蛋,且會深深傷害她。

    笑嘻嘻道:「幸好大才女有先見之明。曉得小弟今晚分身乏術,你道張氏兄弟來找小弟幹甚麼呢?」

    上官婉兒生氣道:「不准顧左右而言他,婉兒要一個清楚明白。」

    龍鷹早知蕙質蘭心的她不是這麼容易打發,只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道:「若小弟求的只是與上官大家一夜狂歡,今晚定當與大才女你共度良宵。但小弟要的是兼收並蓄。將上官大家和小魔女都收進私房去,就不得不放眼將來,定出長久之計,所以今夜決定誰都不碰。為的是美好的未來。」

    他這番話含糊至極,似通非通,希望胡混過關,不太開罪眼前的大美人。

    上官婉兒原本仍繃著俏臉,旋即解凍,失笑道:「兼收並蓄,虧你說得出口,人家是你的寵物嗎?若不是聖上有命,要人家今晚全力助你,婉兒會要你這見異思遷、出爾反爾的可惡小子好看。」

    龍鷹陪笑道:「請大家息怒,下次親嘴時千萬不要減少熱情。」

    上官婉兒掩嘴嬌笑,橫他一眼,道:「張氏兄弟找你幹甚麼?」

    龍鷹說了出來,上官婉兒現出凝重神色,道:「此事早有前車之鑑,符君侯在揚州與橫空牧野動手,已是有違聖意。想不到他愈來愈放肆了。」

    龍鷹不解道:「那為何聖上肯接見他?」

    上官婉兒道:「是由公主引介,魏王在旁說項,聖上考慮良久才答應。」

    龍鷹心中一動,問道:「魏王是否曉得我們密謀對付契丹人和突厥人的事?」

    上官婉兒道:「這方面一直瞞著魏王,不過以魏王的勢力,又牽涉到與他關係密切的推事院,有些事很難瞞過他。」

    龍鷹深吸一口氣,道:「婉兒今晚乖乖的,明天我找機會來撫慰你。」

    上官婉兒道:「你得答應多騰點時間來陪人家,人家方肯放過你。」

    龍鷹心中叫苦,但可以說不行嗎?答應後脫身返己席去。

    他們的一席設於東席中間,亦是觀戰的最佳位置,此時大部分嘉賓被勸入席,因外賓可在任何時刻到場。

    美麗性感的侍女群蝶飛舞般奉上茗茶、醇酒、冷盤小吃,場面熱鬧。

    想不到的是,神都軍方最重要的兩大巨頭,羽林軍頭子李多祚和御衛頭子武乘川,均被安排到他們的一席來。和兩位大將親切打招呼後,龍鷹坐到小魔女旁。六個席位,他和小魔女居中,左是李多祚和風過庭,右是小魔女、武乘川和萬仞雨。

    武乘川笑道:「張氏兄弟終曉得鷹爺不好惹了。」

    龍鷹苦笑道:「連大統領也來耍我,叫我龍小子便成。」

    李多祚莞爾道:「‘鷹爺’兩字成了你的外號,說順了口,推都推不掉。」

    小魔女嬌聲嫩氣的喃喃道:「‘鷹爺’龍鷹,怪怪的!」

    眾皆失笑。

    萬仞雨見她可愛,忍不住逗她道:「小魔女的外號最棒,藕仙不是給鷹爺取了很多外號嗎?何不挑一、二個來給兩位大將軍參詳。」

    小魔女大嗔道:「死萬小子,仙兒又沒犯著你,竟來惹我。」

    風過庭正容道:「不是不幫自己的兄弟,今次是萬兄不對,甚麼大混蛋、小混蛋,是人家大小姐打情罵俏時的創作,大小姐怎容別人借用呢?」

    小魔女初時還以為風過庭站在她的陣線,愈聽愈不對勁,叉腰大嗔道:「全是豬朋狗友、蛇鼠一窩。」

    眾人早笑得差點氣絕。武乘川和李多祚也從而曉得小魔女和龍鷹墜入愛河,談情說愛。

    小魔女自成長以來,在神都的鋒頭一時無兩,追逐裙下者數以百計,瘋魔全城,向狄仁傑提親的達官貴人,難計其數,所以小魔女最後花落誰家,成了人人關注的事。現在公然和龍鷹出席盛宴,顯已得狄仁傑首肯,如此當是轟動神都的大事。

    龍鷹甜在心裡,小魔女表面像把他也罵進去,但指萬仞雨和風過庭是他的豬朋狗友,顯然是站在他龍鷹的女人的立場才能有此評說。

    忽然入場處一陣哄動,他們還以為是外賓來了,看清楚才知道來的是位淡妝素服的美女,在武三思、張氏兄弟等簇擁下,姍姍而至。

    龍鷹已是見慣美女的人,驟眼看去,似看不到特別之處,到多看一眼,又感到此女與別不同,但仍說不出獨特在何處,只是擁有一般堪稱美人兒的標準,秀髮如雲、眉目如畫、輪廓分明、身段勻稱優美,但總能吸引著龍鷹的視線。然後心中一顫,掌握到她別具一格的地方。

    大腿傳來劇痛,原來是嘟長嘴兒,醋勁十足的小魔女在桌下重重狠扭一記他大腿側的嫩肉,真懂他的弱點。

    小魔女向他瞇瞇秀氣的大眼睛,道:「若想知她是誰,可問你的狐群狗黨裡最風流的那一個。」

    眾人知她吃醋,齊聲大笑。

    風過庭吃力的從入場美女處收回目光,含笑向小魔女道:「仙妹在神都確是神通廣大,連在下的行止亦瞞不過你。」轉向龍鷹道:「來的是當今天下紅得發紫的名妓,剛從關中到神都的飄香樓,累得飄香樓晚晚爆個滿堂紅,在下也用盡人事,才得偶然一、兩晚可在飄香樓取得立錐之地。」

    李多祚向武乘川笑道:「大將何時有空,讓我們依附風公子驥尾,到飄香樓欣賞花美人稱絕天下的唱功舞技?」

    武乘川本要答他,忽然緊張起來,道:「來了!」

    龍鷹雖不敢用眼睛去看,心神卻鎖定花秀美,知她在武三思陪同下,朝他們的一席走來,心忖風過庭的面子真大。事實上此時全場變得鴉雀無聲,人人目光落在花秀美的嬌軀上,挪不開眼睛。

    龍鷹湊到小魔女耳旁,先大力嗅吸她的體香,道:「你對小弟的大腿真狠心。」

    小魔女咭咭嬌笑。

    此時在武三思陪同下,被譽為聶芳華接班人的名妓花秀美來至席前,盈盈施禮。除小魔女外,五人如中魔法般起立回禮。武三思先介紹花秀美,然後逐一為六人向她報上官職身分名字名號。道:「花大家指定要三思為她引見諸位,至於原因,五位可直接問大家。」

    此女最引人之處,是她似是與生俱來的憂鬱氣質。她一雙眼睛迷迷濛濛,眸珠彷似迷茫遙夜深處的月影,頗有眽眽此情誰訴的懷抱,形成她非常獨特的風韻,確能與風華絕代的聶芳華分庭抗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