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四章 國色天香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兩人大訝。萬仞雨說出兩人的疑惑,道:「這也可以憑空猜想的嗎?」

    龍鷹得意道:「為甚麼不可以?肯定是祕族來的高手,且是秘族的頂尖高手。」

    兩人雙目殺機大盛,顯是想到黑齒常之的仇恨。

    足音傳來。

    三人瞧去,小魔女的心腹俏丫鬟姍姍而來,道:「小姐有請鷹爺。」

    萬仞雨認得是上次來請小混蛋的俏婢青枝,見她嬌美可人,笑道:「今次不是請小混蛋嗎?」

    青枝抿嘴笑道:「小姐請的是傻瓜,不過今次小姐沒有指示小婢一定要這麼說,所以小婢擅自改為鷹爺。嘻嘻!」

    萬仞雨和風過庭齊聲大笑,龍鷹則哭笑不得。

    青枝向龍鷹道:「鷹爺請!」

    龍鷹向兩人打個手勢,著他們繼續練習,追上青枝,道:「若你家小姐下嫁小弟,青枝姐會否陪小姐一起嫁入我龍家?」

    青枝「噗哧」嬌笑道:「小姐肯嫁你嗎?要不要小婢代鷹爺問她?」

    龍鷹心忖有其主必有其婢,這個小姑娘真厲害。忙陪笑道:「當我沒說過好哩!」

    青枝含情眽眽的拋他一個媚眼,掩嘴嬌笑。

    龍鷹隨她來到後花園,林木掩映裡隱見一座兩層小樓。

    登階入樓後,小魔女的聲音傳下來道:「傻瓜來了嗎?」

    青枝忍笑道:「傻瓜來哩!」

    小魔女悠然道:「著他上來!」

    青枝向龍鷹打手勢示意,請他上去。龍鷹兩步化作一步的登上二樓,一看之下登時呆若木雞,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奇景。

    「國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

    室雅何須大,狄藕仙的閨房,兩丈見方,窗明几淨,佈置淡素,一式楠木家具,古樸自然。南北各開兩扇八角形窗櫺。線條簡潔明快。梁架以圓木構結,敦實渾厚,樸素大方。

    小魔女的閨床,靠南而設,紗帳從懸於屋頂的酸枝木架垂蓋下來,掀起一角,可見神山之星擺放枕旁。北面貼牆放置一排高及人身的木櫃,幾台桌椅分佈其他兩方。最別緻是設於床旁的梳妝台凳,狄藕仙坐在梳妝台前。龍鷹看到的是她的背影,銅鏡卻同時將她秀麗的花容映入他的眼簾。

    東邊牆壁掛有對聯。寫著「翩翩新來燕,雙雙入我廬。」相對另一邊的牆上,是一方石板,密密麻麻的刻滿名字,正是她著名的「敗將榜」。

    龍鷹呆瞪小魔女,從未想過她可變成眼前的模樣。她將秀髮往後直梳,綰成兩束,紮結成辮,長垂近腰。俏秀無倫的臉再不被劉海垂絲掩遮。益顯她瓜子面形的嬌俏靈巧,梨渦淺笑,微往上翹的唇角,宜喜宜嗔,生動活潑,鼻管筆挺精緻,氣質高貴典雅。配上她動若脫兔烏靈靈的眼睛,修美的玉頸,清麗之氣撲人而來,教龍鷹像看著最動人的美少女畫卷。呼吸屏止。

    她穿的是絲質的窄袖上裳,白地淺綠牡丹花紋,直垂至膝上三寸,腰勒白玉帶,下方是青綠色的百摺裙,蓋至足踝,腳踏紅黃雙間的錦履,鞋頭上翹,非常別緻。上裳還外加米紅色和白色相間的披帛,端莊斯文,艷光照人。

    小魔女盈盈起立,來到龍鷹身前。龍鷹的眼睛不受控制、無微不至的打量她,首次從她柔軟貼體的絲質裳衣,發現她以前被武士服掩去豐美誘人的線條。

    小魔女見他目不轉睛的瞧自己,看的位置全違反禮數,卻絲毫不以為意,還緩緩在他面前旋轉一匝,辮子揚起,輕輕道:「仙兒今晚漂亮嗎?只准看。」

    龍鷹色迷迷的道:「大姐的腿原來又長又豐滿。」

    小魔女為之氣結,踩足道:「偏要說人家的腿。」

    龍鷹解釋道:「我本想讚大姐的胸脯,因深感於禮不合,所以改讚你這雙美腿,算有節制呵!」

    小魔女兩眼上翻,朝樓階走去,道:「不和你胡纏。」

    龍鷹追在她身後,俯頭到她肩項處,叫道:「大姐真香。」

    小魔女一肘打在他胸骨處,龍鷹慘叫一聲,往後倒退,仰跌在她的床上,腳掛床旁。

    狄藕仙追了過來,杏目圓瞪,叉腰惡兮兮的道:「你知這是誰的床嗎?」

    龍鷹閉上眼睛,一臉陶醉的道:「若不清楚,也不會一中招便倒至這張床來,哈!何時我們可以在這裡共度**?」

    小魔女嗔道:「你是除爹外第一個到二樓來的男人,不但不心足,還要躺上床,信不信本姑娘拔劍把你宰了?」

    龍鷹好整以暇,懶洋洋的先伸個懶腰,坐將起來,現出個充盈陽光魅力的笑容,拍拍床緣,道:「坐下來!老子有好消息告訴你。」

    小魔女懷疑道:「不要誆我。」

    龍鷹瀟灑聳肩,故作神秘的道:「法不可傳二耳,坐下來便有得聽。」

    小魔女無奈坐下,離他足有半尺。

    龍鷹道:「坐得那麼遠,如何傳你祕法?」

    小魔女不依道:「龍鷹呵!勿要逼人太甚。」仍依言坐近他。

    龍鷹挨貼過去,探手摟她香肩,往她臉蛋輕親一口,在她掙脫前道:「大混蛋請教了高人,終學得易筋洗髓之術,明早一次施法,不但打通大姐全身經脈,令大姐由氣通變火通,還可使大姐從後天晉入先天之境,從此脫離高手行列,步入低手之林。」

    小魔女雙目亮起前所未有的奇光,忘記了給他手搭香肩,擠著他微仰俏臉道:「世上真有這種高人嗎?是誰?」

    龍鷹道:「當然有,易筋洗髓秘法載於《慈航劍典》,由靜齋傳人端木菱小姐傳予小弟,如假包換,童叟無欺。」

    小魔女大喜道:「劍典之秘,從未傳入武林,她怎肯教給你?」

    龍鷹有感而發道:「當然是有代價的,且是沉重的代價,就是以道門的寶典《無上智經》作交換。你是道尊的徒弟,該明白智經是甚麼寶物。」

    小魔女不解道:「你真的為了人家放棄智經。智經怎會落在你手上的?」

    龍鷹道:「不信你可親自去問她,看老子有沒有說謊。」

    小魔女感動的垂首,輕輕道:「真的行得通嗎?」

    龍鷹道:「老子以大周國賓的信譽作保證,由明天開始,小魔女再不是以前的小魔女。嘿!立了這麼大的功勞,可以親熱了嗎?」

    小魔女漫不經意的道:「只要不弄皺人家打扮了大半天的淡妝和衣服便成。」

    龍鷹往她唇角重吻一口,執著她的纖手站起來,道:「顛鸞倒鳳,肯定釵橫發亂,衣衫不整,且挾恩望報,豈是龍某人的本色?待大姐變成低手,老子才在大姐心甘情願下討便宜,也不嫌遲。」

    小魔女情迷意亂的道:「我喜歡你這種神氣。時間差不多哩!我們去吧!」

    三人偕小魔女來到書齋,向仍埋案工作的狄仁傑請辭,狄仁傑目光落在愛女身上,雙目亮起來,開心的道:「誰令我的仙兒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

    小魔女赧然道:「是女兒自己,不關任何人的事。」

    龍鷹三人交換眼色,露出會心微笑。

    狄仁傑向四人道:「打得開心些!」

    三人爆起哄笑,小魔女喜出望外,想不到老爹的一關這麼易過。

    龍鷹故意道:「小子保證藕仙小姐看得開心,宴後小子會送小姐回來。」

    狄仁杰欣然道:「老夫把女兒暫交給你。」

    龍鷹千恩萬謝後,離開書齋,走不到十步,給小魔女狠踩腳背,龍鷹慘叫一聲。小魔女不理有風過庭和萬仞雨在場,惡兮兮的罵道:「甚麼送我回來,我自己不會走路嗎?」

    風過庭和萬仞雨哄笑助威。

    龍鷹苦著臉道:「小弟從閨房摟大姐出來。當然要送小姐回閨房去,這叫大丈夫立身處世,有始有終嘛!」

    小魔女忍不住自己笑起來,道:「揍你一頓才是有始有終,爹是有眼無珠,將女兒交到你這個奸人之手。」

    笑笑罵罵中,抵達馬廄。

    三人牽馬來到廄外空廣處,小魔女見到雪兒,開心的撫牠馬頭,風過庭和萬仞雨踏蹬上馬,含笑看龍鷹有何辦法在眾目睽睽下哄她上馬,與他共乘一騎。

    龍鷹故作輕描淡寫,道:「小姐請上馬。」

    小魔女淡淡道:「你先上!」

    龍鷹飛登雪兒,拍拍身前,示意小魔女坐入懷裡。

    小魔女來到馬旁,背著風過庭和萬仞雨,瞇眼皺鼻,向他扮了個可愛的鬼臉,彈起橫坐於他身後,以一手輕抱他的腰。

    萬仞雨和風過庭拍掌喝采。

    龍鷹向兩人道:「看!現在雪兒負重驟增,仍沒有絲毫異樣,原因在我能氣貫馬體,此法說易不易,說難非難,在乎如何將人和馬各自的氣血循環,結合起來,當馬兒氣竅滿盈,氣血遍行筋肉,自然有勁有力,疾馳千里不倦。」

    小魔女大喜道:「仙兒也可辦到嗎?」

    龍鷹回頭低聲道:「明天該可以了。」

    風過庭道:「如何將兩個獨立的循環合而為一?」

    龍鷹道:「關鍵在督脈,必須將先天真氣由逆行改為順行,通過尾閭穴輸入馬兒脊椎,運行三十六週天後,會出現兩位大哥意想不到的變化。現在我們比試馬力,看誰先抵達梁王府?」

    龍鷹道:「關鍵在督脈,必須將先天真氣由逆行改為順行,通過尾閭穴輸入馬兒脊椎,運行三十六週天後,會出現兩位大哥意想不到的變化。現在我們比試馬力,看誰先抵達梁王府?」

    轉向小魔女道:「大姐請乖乖的用雙手抱緊老子的腰。」

    小魔女大感刺激,沒有抗議的探出另一手,整個嬌軀毫無保留的貼緊龍鷹。

    萬仞雨現出古怪神色,道:「果然像有點作用。」龍鷹夾馬拉韁,朝院門緩馳,風過庭向龍鷹打個眼色,追在萬仞雨身後。

    龍鷹享受著小魔女酥胸貼背的動人感覺,策馬而行。

    小魔女柔聲呢喃道:「龍鷹!你曉得人家為何忽然這麼聽你的話嗎?」

    龍鷹早神志不清,隨口應道:「竟是另有因由?」

    小魔女道:「因為仙兒不願見你在你的狐群狗黨面前失威,丟盡面子。嘻嘻!」

    龍鷹晉入魔極之境,長笑道:「未來嬌妻真體貼小弟。」

    一聲呼嘯,追著馳出外院門的風過庭和萬仞雨去了。

    三騎先後越過新中橋,勒韁收馬,均感痛快,小魔女仍緊摟龍鷹不放。甚麼神都奔馬、逢車過車、不守規則,對小魔女早是家常便飯,優而為之。可是比起三人剛才的長街奔馬,不住增速,彷如騰雲駕霧,龍鷹且多次載著她竄高躍空,方曉得甚麼是小巫見大巫,河溪遇洋。

    萬仞雨追到雪兒旁。笑道:「想不到你載著藕仙姐,又負重劍,仍給你奪冠。」

    小魔女抗議道:「鬼才是你萬小子的甚麼姐,人家今年十七歲呢。」

    龍鷹探手往後撫她香背,道:「那你老人家就不該喚他作小子。」

    小魔女任他在狐群狗黨眼下討便宜,只大叫不依。

    跟在後方的風過庭道:「龍老哥勝在人靈馬快,兼載有美人,當然比我們拚命。」

    小魔女開心迷人的道:「儘管笑仙兒!待本姑娘學得絕世武功,將你們逐一揍個夠。」

    三人大笑,美好的時光總是短促的。梁王府在望,縱然龍鷹第一次來,見前方府第燈火輝煌,不住有馬車進入府門,也知已抵目的地。出乎他意料之外,小魔女一點不避嫌,仍摟著他的腰,進入院門去。

    龍鷹先跳下馬,再接小魔女落地。自有梁王府的人來牽馬迎客,殷勤伺候。外廣場處泊滿車馬。男女賓客盛裝而至,不乏美女,可是小魔女狄藕仙到場,其艷冠神都的絕世姿容,立即惹得廣場上人人注目。加上三人氣宇軒昂,龍鷹高挺清奇,風過庭玉樹臨風,萬仞雨豪邁不覊的襯托下,更顯得今晚經悉心打扮的狄藕仙如日出東山。普照天下。

    梁王府的主建築是單檐歇山、面闊五間、高達三丈的巍然巨宅,門旁有兩座石雕瑞獸,形態生動奇異,糅合了龍、獅、虎的特徵,正面相對,獸頭扭過來作迎賓狀。

    主宅兩旁各有一座自成院落的華宅,襯以外廣場左右亭榭。老樹婆娑,益顯武氏子弟在洛陽如日中天的氣派威勢。

    三人伴著心情興奮的小魔女,往建於台階上的梁王府走去。龍鷹參加過上陽宮的國宴,見過場面。再不心怯,特別有美人相伴,自然而然龍行虎步,豪情漫天。向美人兒道:「藕仙有否發覺,今次陪你來搗亂的隨從跟班,與前有別?」

    小魔女開心的道:「當然有分別,以前的是蠢蛋,現在是三個大混蛋嘛。」

    三人為之莞爾。

    梁王府主廳為超巨型四面廳,四周環廊,堂內家具陳設精美華麗,對稱陳列。廳外左方有一大池,池中三座岩島一字排開,橫看成嶺,側看成峰,意趣叢生,右方是個大花園,遍種洛陽名花牡丹,際此盛夏時節,花開滿園,美不勝收。

    龍鷹心忖原來武三思有點品味,不像武承嗣般是個徹頭徹尾逐利爭權的俗人。廳內並不如想象般人山人海,也見不到應有的宴席,大廳後方喧鬧聲傳來,才該是晚宴舉行的地方。

    美婢奉上茗茶,一身華服的武三思不知從哪裡鑽出來,迎上四人道:「今晚三思最怕的是三位不賞臉,現在放心啦!」

    目光落在吸引了全場目光的小魔女身上,沒有作假、兩眼發光的道:「三思該怎樣感激三位大哥,竟可請得我們神都第一美人光臨寒舍,是三思的福氣。」

    四人沒有一人喜歡他,可是對著他一臉誠懇親切的笑容,明捧暗讚,都說不出狠話來。

    萬仞雨淡淡道:「今晚是宴無好宴,梁王有為此憂心嗎?」

    武三思收起笑容,頭痛的道:「若不是暗奉聖旨,三思肯定推掉此宴,改為與三位大哥和藕仙小姐喝酒賞花。這些外人心懷不軌,三思已和魏王等商量好出戰人選,卻全無勝算。幸好三位大哥來了,三思終可放下心事。」

    他說的全是實情,不打誑語,登時爭取到三人少許好感。

    武三思道:「來!請各位先在名冊留名,以紀今次盛事,再由三思領藕仙小姐和三位大哥到宴會場地去。」

    龍鷹忍不住問道:「宴會在何處舉行?」

    武三思答道:「今晚明月當空,繁星滿天,宴會就在正廣場露天舉行。請!」

    所謂正廣場,就是前宅和後宅間的廣闊空地,等於主堂和副宅的寬度,超過一千步,長則達千五步,本身是個練武的大校場,由此亦可見武三思的野心,否則何用這麼大的地方訓練親兵?

    如論封號軍銜,武三思的確非常顯赫,只是從未真的上過戰場,變成軍方的大笑話。今次得到機會,對龍鷹當然感激,因而視龍鷹為自己人,是自然不過的事。

    正廣場筵開二百席,二百張大圓桌分排兩邊,另南面設兩主席,形成一個圓桌圍起來的長方框,氣派十足。中間的大空地,足夠七、八對高手比拚有餘。又在廣場四邊築起數十座高達三丈的彩燈塔,光耀廣場。

    光是招呼賓客的俏婢便足有四、五十人之眾,個個綺年玉貌,一式彩色袴褶。褶為上衣,短身廣袖,露胸低至乳溝,下為袴褲,長至足,以綿帶束腰,令宴會生色不少。

    一路走來,武三思不住為四人介紹大小官兒和文士,如崔融、蘇味道、王紹宗、鄭愔、楊再思、韋承慶、房融,又如當朝名士吉項、李回秀、閻朝隱、李嶠、宋之問、沈佺期等。

    與龍鷹有過節的宋之問,變得非常友善。龍鷹特別注意鳳閣侍郎李昭德,因從上官婉兒聽得他在內廷會議裡支持狄仁傑,故該是狄仁傑遣來探看情況的人。他們客氣了幾句,卻交換了個有會於心的眼神。

    場地此時聚集數百人,分成一組組的聊天談笑。小魔女進場,登時吸引了大部分目光,不論老少男女,無不被她俏秀無倫的美麗所懾,現出驚艷的神情。

    龍鷹大感有面子時,盛裝打扮,儀態萬千的上官婉兒,款擺蠻腰的朝他們走過來。龍鷹心中叫苦,兩美相遇,天才曉得會發生甚麼事。

    上官婉兒勝在身形高挑優美,天鵝般的美項,加上將頭髮挽椎狀鬢式梳成回鶻髻,在這種衣香鬢影,美女們爭妍鬥麗的場合,配合她獨特的風韻,確如鶴立雞群,與小魔女春蘭秋菊,各擅勝場。而小魔女雖矮她兩寸許,但由於擁有一雙長腿,身段勻稱,以體型論,誰都難以將對方比下去。

    這位武曌的貼身女官,穿的是絲質天藍和鮮黃條間的袍服,下長曳地,領袖均鑲有寬闊的織金錦花邊,髮鬢橫插三支銀釵,耳懸珍珠墜,稱身貼體的外裳上加披紅色織錦小背心,雍容華貴,搖曵生姿。

    來到武三思和四人身前,嫣然笑道:「外賓快到哩!三位大哥和藕仙小姐由婉兒招呼,梁王請。」

    武三思一聲告罪,回主堂去了。

    龍鷹看看上官婉兒,又看看小魔女,看得眼花撩亂,一時忘了到這裡來是幹甚麼的。

    上官婉兒笑臉如花,向小魔女道:「藕仙小姐的髮型別出心裁,又得小姐美麗示範,肯定會成為神都今年春夏最時尚流行的髮式。婉兒也看得心動,會嘗試這個髮裝。」

    小魔女嘴兒輕嘟,瞅她一眼,含笑道:「上官大家勿要誇讚藕仙,這個只是乘馬裝吧!」

    上官婉兒目光落在她身上,又移往龍鷹,顯是聽出小魔女弦外之音,誰都看出小魔女這身盛裝,絕不便於策騎飛馳。

    連風過庭和萬仞雨兩個局外人,也感到兩女間因龍鷹而來的微妙關係。萬仞雨怕兩女會唇槍舌劍先來個口頭比武,忙道:「不知我們該坐在哪裡呢?」

    上官婉兒容色不變,欣然道:「請隨婉兒來。」

    今晚的夜宴,每張大圓桌只設六個席位,變成與會賓客人人面向中間的「比武場」,是用了心思。

    龍鷹雖跟在上官婉兒的身後,卻不敢看上官婉兒動人的背影,又不敢別頭和身旁的小魔女私語,只能將目光投往場內的賓客仕女。首次感受到周旋於兩女之間的淒慘,更想到一個非常頭痛的問題。今次攜小魔女出席,事前並沒有知會武三思,自己又曾口不擇言,要上官婉兒陪自己,若上官婉兒安排了自己坐在她之旁,我的老天爺,小魔女會有甚麼反應。女人對這類事的敏銳,是超乎男人的想象。

    走不了十多步,張易之和張昌宗從廣場的另一邊走過來,前者隔遠叫道:「龍兄留步!」出奇地沒有隨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