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離死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辜月明和烏子虛奔上城牆,目光越過城垛,往城外瞧去,齊齊大吃一驚。

    「咚!咚!咚!」

    戰鼓聲中,以千計的敵人正排成完整的陣式,朝他們身處的城牆推進,撞城的檑木車、攀城的雲梯、擋箭車、投石機隨著敵軍不住接近。

    烏子虛低頭下望,失聲道:「我的老天爺,護城河給填平了,我們可以怎麼辦?」

    辜月明細察敵人以步兵為豐的軍隊,約略估計對方的兵力在五千人之上,頭皮發麻的道:「我們一個手下都沒有,根本是座空城,可以怎麼辦?

    烏子虛看著來勢洶洶、如狼似虎的敵人,倒抽一口涼氣道:「我們只是作夢,醒過來便沒事,對嗎?」

    辜月明慘然道:「對一般人來說該是這樣子,不過你的情況很特別,夢醒的一刻,可能是死亡的一刻。」

    烏子虛道:「現在不要提這麼大殺風景的事,你比我有主見,告訴我,眼前的情況該如何應付?可以把他們全當作幻影嗎?他們由雲梯爬上來時我們該不該動手?」

    「喀卡」一聲,一顆巨石從城外拋擲而來,照著他們砸下去。

    兩人不約而同往兩旁滾開去,值此真假難分、暈頭轉向之際,預期中巨石撞上城牆的可怕聲音並沒有發生。

    城外一片靜寂,聽不到任何異響。

    兩人胡里胡塗的爬起來,移到城垛往下看去,剛才殺氣騰騰的攻城場面已消失不見,草野上不見人蹤。

    兩人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烏子虛籲一口氣,驚魂甫定的道:「沒有說錯吧!只是一個夢境,一個能令我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無法分出真假的夢。」

    辜月明遠眺數里外的無終河,道:「對!你說得對!我猜錯了。」

    烏子虛奇道:「猜錯甚麼?」

    辜月明頹然道:「我們並沒有回到千年前的顓城去,只是夢遊到雲夢女神記憶裡的顓城。事實上,顓城已變成一個廢墟,這是雲夢女神也改變不了的現實。」

    烏子虛訝道:「現在於我來說,孰真孰假沒有分別,只要我的感覺是真實,便是真實,管它是千年前初建成時的顓城,還是雲夢女神的記憶。可是你為何因此而失落傷情?」

    辜月明伸出雙手,用力的抓著他兩邊肩頭,慘然道:「我本仍存有一線希望,雲夢女神可憑仙術令你起死回生,可是剛才的明悟,使我認識到雲夢女神的法力也是有限的,事實上衪並沒有能力改變已發生的事。唉!我的朋友,你明白我的痛苦嗎?死的本該是我,你是不應該為我捱箭的。」

    天色轉暗,兩人訝然上望,白雲飄浮的藍天已被星夜代替,明月在城的後方升起,月色灑遍孤寂的山城,情景詭異。

    烏子虛深吸一口氣,微笑道:「朋友!你不用為我悲傷,現實的我雖傷重垂危,但在這裡我卻比任何一刻更強壯,更是生機勃發。死亡算甚麼呢?人總會有死的一天,我只是比你先走一步。我很開心,我畢生找尋的正是雲夢女神,衪正在召喚我,死亡對我來說並不是結束,而是一個開始。朋友!我們分手的時候到了,雲夢女神在催促我們,故把白晝變成黑夜。」

    辜月明駭然下抓得他更緊了,道:「分手?你要到哪裡去?」

    烏子虛臉上散發著神聖的光輝,堅定的道:「就是門道盡處銅門後的秘室,尋寶團是從那裡尋得楚盒,雲夢女神正在裡面等我,答案就在那裡。」

    辜月明慘笑道:「讓我陪你到那裡去好嗎?」

    烏子虛拿起他抓著肩膊的手,與他四手緊握,欣然道:「真的不要為我悲傷,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何況是黃泉路上。我死後,就把我葬在那個密室裡。」

    辜月明熱淚盈眶,淒然道:「我怎可讓你這麼走呢?」

    烏子虛道:「若我告訴別人辜月明會哭,肯定沒有人相信,不過我大概沒有這個機會。朋友!好好的活著。」

    辜月明淚流滿面,道:「你走了!我怎麼辦?」

    烏子虛笑道:「我們各幹各的。雙雙肯定在這座空城的某一處,你去找她,我去找我的女神。別辜負我為你擋那一箭的苦心和盛意。」

    辜月明終於放開他的手。

    「走啦!走啦!」

    丘九師第一個跳起來,看著狼群遠去。

    冀善忙起立,有點難以置信的看著狼群安靜的離開。

    丘九師道:「現在離天明不足半個時辰,我們要趕快點。」

    冀善道:「左方是無終河,離我們不到三里,如果我們直線前進,遇上敵人的機會很大。」

    丘九師道:「修真有甚麼好提議?」

    阮修真尚未說話,百純插入道:「讓我帶路如何?」

    三人愕然看她。

    百純美眸異彩漣漣,輕輕道:「我有個很奇怪的感覺,似是曉得古城的位置,更對這片澤地似曾相識,讓我試試看如何?」

    阮修真欣然道:「請百純帶路!」

    雨停了,霧卻愈趨濃密,丈許外已視野模糊,看不真切。

    鳳公公坐在從船上搬來的太師椅,在無終河的束岸,等待搜索的結果,更期待曙光的來臨。

    花夢夫人坐在另一張太師椅處,神情木然,低垂著頭,似是認命了。

    一人從濃霧處匆匆而來,進入火把光能及的範圍,來到鳳公公座前下跪道:「稟告大公公,發現目標的蹤影了。」

    鳳公公從椅上彈起來,大喜道:「全軍起行!」

    辜月明沿著依城牆而築的繞山馳道,朝位於山顛的神殿舉步。在此生中,他是第二回踏足此道,上一次是找戈墨算帳,發生在現實中已成廢墟的古城裡,現在卻是雲夢女神記憶中初建成的顓城。

    他此刻的心神全被與烏子虛的生離死別佔據,勉強記起無雙女曾向他提及曾於幻覺中在神廟內遇見他,遂姑且一試,心中沒有抱任何期望。

    可是快到山腰之時,環境驟變,山道再不是平坦的,而是滿目瘡痍,道上遍佈亂石箭矢,地面也凹凸不平,城牆再不是完整的,多處崩塌,隨處可見一攤攤焦黑的血跡,黏在地上和牆頭,怵目驚心。到處是毀壞了的推車、投石機,還有馬屍人屍,令人慘不忍睹。道旁的房舍部分更冒出黑煙,一片末日的荒涼情景。

    辜月明生出想嘔吐的感覺,想到眼前的景象,正是由他一手造成,心中充塞著慚愧、自責和悔疚,更感到無比的孤獨和失落。

    忽然間,他發覺身穿的再不是剛才的勁裝便服,而是沉重的古楚盔甲,腰掛連鞘的宛劍,明月已攀上中天,光照大地。

    他忘掉了烏子虛,忘掉了這只是雲夢女神一手製造的幻影,心中充滿絕望的情緒,深深為自己的行為懺悔,對戰爭生出徹底的厭倦。下一刻他已站在神殿緊閉的大門前,位於山城之顛的廣場杳無人蹤,他茫然抬頭朝大門上的橫匾看去,石匾雕了「湘夫人殿」四個大字。

    辜月明急促的喘了幾口氣,腦海中浮現無雙女的如花玉容,從模糊轉為清晰,一股從心中最深處決堤般湧出來的悲傷,洪水般把他吞噬。

    倏忽間無數景象閃掠過他的腦際,他大喝一聲,撞門而入。

    神殿廣闊的空間展現眼前,盡頭處供奉著一座高達丈半的湘夫人神像石雕,神像前燃亮了油燈,火光掩映里,一個女子正跪在神像前,還轉首往他看過來,赫然竟是無雙女,手上似拿著一個小瓶子。

    辜月明明白了,前世的記憶潮水般倒捲而回,撕心裂肺的痛苦緊攫著他,辜月明狂喊一聲,往無雙女撲去。

    無雙女把瓶內的東西盡傾口內,倒入辜月明的懷裡去。

    辜月明心如刀割,痛哭失聲,只是看著她不住搖頭。

    無雙女仰首看著他,平靜的道:「我曾經恨她入骨,後來才知道她比我更可憐。不要悲傷,死亡對我來說是最好的解脫,我怎忍心看著我最心愛的男人身陷絕境,慘淡收場。」

    辜月明哭道:「不要死!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無雙女眼耳口鼻全滲出鮮血,輕柔的道:「如有來生,希望我們可以重新開始。」螓首無力的靠往他肩頭,玉隕香消。

    辜月明抱屍痛哭,也不知哭了多久,他雙目露出堅決的神色,珍而重之的把她的屍身平放地上,然後跪在她身旁,面向神像。

    辜月明此時腦袋只有一個念頭,緩緩拔出宛劍,雙手握著劍柄,劍鋒抵著心窩,急促的喘息著。

    「轟!」

    一個驚雷在神殿上方爆響,殿門外電光閃耀。夫人樹開花結果的時候到了,可是他卻是萬念俱灰,悔不當初。為了湘果,他拋棄了從小相愛的女子,現在她以死亡向他作出無言的控訴。

    狂風從敞開的大門捲進來,神壇的神燈熄滅,殿堂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

    辜月明用盡全身氣力,把劍反插入胸膛裡去。

    「轟!轟!轟!」

    雷暴倏趨激烈,似是蒼天為這對男女奏起悲絕的喪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