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古城迷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雨霧難分的茫茫煙雨裡,辜月明手握楚盒,回到城門廣場,經過棄置地上的白露雨,沒有瞥上一眼的興趣,他的心早已死去。背上仍背著宛劍,只是用來了結殘生。

    如果能夠開啟楚盒,他會取出湘果,分作兩份,讓烏子虛和無雙女服食,看看湘果是否真的是名實相副的仙果,可惜無鎖無縫的楚盒,令他根本不知從何著手。而最擅長破解巧鎖的烏子虛,已失去嘗試的機會。

    他多麼希望如戈墨般前世的回憶可倒流入他的腦海裡?那他便可曉得啟盒的秘法。

    在雨霧漫漫裡,破毀的遠古城池被轉化為迷離的天地,就像一個永遠不會醒過來的夢,甚麼生離死別,悲歡離合,已變成無足輕重的事,失去了其在現實中應有的意義。

    本該躺在廣場上的烏子虛和無雙女消失得無影無蹤。

    辜月明絲毫不以為異,他的感覺早麻木了,再沒有事情能令他的情緒產生波動。他舉著火把,朝廣場向著城門的另一邊走過去,在火光映照中,前方出現門道,無雙女的聲音傳來道:「我們在這裡!」

    辜月明的腦筋似被閃電擊中般,猛震後活躍起來,急步趕去,無雙女和烏子虛挨壁坐在窄長的門道裡。

    薛廷蒿的聲音似在他耳鼓內響起。

    「在山城的底部,我們發現一條通道,盡處是一扇完整的銅門,門內是個縱深達五丈的廣闊空間,該是鑿開山城底部的石層擴建出來的。」

    就是在銅門後的石室裡,夫猛等找到傳說中的楚盒。

    辜月明將火把插在門道外的地上,來到兩人身前蹲下,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無雙女只是臉色蒼白了點,眼神仍是明亮堅定。

    烏子虛的情況惡劣多了,血色褪盡,皮膚泛起可怕的靛青色,不但失血的情況嚴重,還中毒極深。小弩箭仍留在他左胸口處,露出的箭鏃怵目驚心,血雖停止淌流,但已流出的鮮血染缸了他的衣衫。

    他仍有呼吸,胸口微微起伏,雙目緊閉,縱使沒有辜月明的經驗,也知他返魂乏術,大羅金他都救不回他正消逝的生命。事實上他能捱至此刻,已可算是個奇蹟。

    無雙女嗚咽道:「他不成了!他剛才醒過來,還問我你回來了沒有,他最關心的是你。」

    辜月明的視野模糊起來,熱淚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在這一刻,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換回烏子虛的性命。

    想起烏子虛說過他怕死,更使他肝腸寸斷,悲慟欲絕。

    雲夢女神呵!你召他到古城來,竟是為了毀滅他嗎?你的真正仇人,該是我辜月明而不是他。

    「殺了他嗎?」

    辜月明朝無雙女望去,清醒了少許,道:「殺了!你覺得怎樣呢?」

    無雙女狠狠道:「他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是不會讓他殺我的,幸好毒箭是射進我的腿側去,我趁他忙著對付你,取出匕首忍痛把毒箭連皮帶肉剜出來,敷上有解毒功能的刀傷藥,包紮好後,見烏子虛拚命朝這個通道爬去,只好追著他爬進來,扶他坐好後,我也沒有氣力了。」

    又閉目流出苦淚,喃喃道:「天有眼!你終於殺了他。」

    辜月明不知是喜還是悲,但知自己已失去振作的力量,一種從心深處湧起的勞累和失意,蔓延全身,不論做任何事,都似再沒有半丁點的實質意義。

    無雙女道:「你為何不閃避,你該可以辦到的。」接著以微僅可聞的聲音道:「是不是因我在你身後呢?」

    辜月明呆看著她,哽咽道:「雙雙!」

    無雙女張開美眸,淒然道:「你們兩個都是傻瓜,你為我擋箭,他為你捱箭,這算是哪門子的宿世冤孽?」

    又輕柔的道:「爹就在裡面,你看到了嗎?」

    辜月明感到此刻做任何事,包括動腦子想東西,均要比平常加倍費力,茫然往深進的廊道看進去,在火光映照範圍的邊緣區域,隱見一人俯伏地上,顯然夫猛的遺骸被戈墨移到那裡去。

    辜月明一陣暈眩,知道自己因體力消耗得太厲害,加上傷心過度,自然而然的爬到烏子虛另一邊,挨牆躺著。

    三個人的呼吸聲此起彼落的在廊道裡響著。

    無雙女的聲音傳過來道:「辜月明!你是不是受了傷?」

    辜月明道:「我沒有受傷,但很倦。」

    無雙女歎息道:「我也很累很累,希望可以就這麼睡著了,水遠不用醒過來。」

    辜月明心忖這或許是他們最理想的結局,他真的不想活下去,這個念頭剛起,他的神志迷糊起來。

    丘九師舉著火把在前領路,沿著一個水潭前進,忽然一震止步。

    跟在他身後的百純隨他停下來,正要問他,丘九師打出不要說話的了勢。

    在後面的阮修真和冀善還以為發現敵蹤,連忙移前,一看下駭然止步,心中發毛。

    在離他們二十多丈遠水潭的另一邊,聚集著三十多頭野狼,或坐或站,正朝他們瞪望,在火把光映照下,牠們的眼睛瑩綠閃閃,陰森可怖。

    百純顫聲道:「怎麼辦?」

    冀善道:「我們可繞道走。」

    丘九師見牠們沒有攻擊的動作,放心了點,低聲道:「這是唯一的辦法,我們先往後退。」

    四人試著後移,狼群中幾頭本是坐著的野狼立即站起來,脊毛豎起,喉嚨呼呼作響,站著的野狼則往他們的方向移動,一副作勢欲撲的兇猛姿態。

    四人不約而同的停止後移。

    出乎他們意料之外,野狼群竟回復平靜,站起來的又坐回草地去。

    冀善失聲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丘九師也道:「這是不合情理的,牠們不攻擊我們或許是因早餵飽了肚子,但我們又不是往牠們走過去,而是要離開呵1

    百純瞻顫心驚的道:「或許牠們不准我們這四個美食佳餚離開,待休息夠了才動口。」

    冀善沉聲道:「九師有把握應付多少頭野狼?」

    丘九師苦笑道:「我雖從未和牠們交過手,但十頭八頭該應付得來,問題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將沒法保護百純和修真,這是絕不適合和野狼惡鬥的地方。」

    冀善道:「我們試試繼續前進如何?」

    丘九師道:「你們留在這裡!」說畢往前踏出一步。

    兩頭野狼又站起來,嚇得丘九師連忙縮腳,野狼再坐下。

    丘九師無奈的道:「我看百純的推測最有道理,此戰是無可避免,修真你為何不說話?」

    阮修真好整以暇的道:「我在觀察。」

    冀善不解道:「阮先生看出甚麼道理來呢?」

    阮修真道:「我在觀察牠們,看牠們究竟是處於正常的狀況,還是被主宰雲夢澤的某一股力量操控著。」

    丘九師明白過來,道:「真的這麼玄嗎?」

    阮修真從容道:「就是這麼玄。我們仍然在局中,而這個局的謎底快要揭曉,但時候仍未到,我們須稍待片刻。明白嗎?坐下吧,我們必須養精蓄銳,方可應付任何突變。」

    辜月明醒轉過來。曙光從門道入口射進來,原來就這麼一闔眼,已是天亮了,一時胡裡胡塗的,忘記了自己為何會在這麼一個奇異的環境裡,旋即記起入睡前的情況,猛地睜開雙眼,往挨躺身旁的烏子虛瞧去。

    烏子虛在揉眼。

    辜月明劇震道:「你沒事了嗎?」

    烏子虛若無其事的別頭朝他望過來,雙目異芒閃動,不解道:「我有甚麼事?」接著猛烈的抖顫了一下,朝自己的胸口望去,驚異至張大口卻說不出話來。

    辜月明也呆瞪著他胸口,不但弩箭沒有了,衣衫竟沒有半滴血的遺跡。

    本躺在烏子虛另一逼的無雙女卻消失了,不知到了哪裡去。

    烏子虛朝辜月明瞧來,駭然道:「我不是中了戈墨的弩箭?是雲夢女神施仙法救了我嗎?」

    辜月明游目四顧,道:「你對古物的認識比我多,告訴我,這像一座被大火燻過的古城嗎?」

    烏子虛伸手撫摸身後的牆,呻吟道:「我的娘!你說得對!這根本不是一座古城,而是剛建成的一座新城。」

    辜月明說不出話來。

    烏子虛往門道看了一眼,立即收回目光,頭枕到牆上去,喘息道:「城門仍在!城門仍在!唉!老辜!看那道城門。」

    辜月明頭皮發麻的朝門道看去,入目的赫然是完整的城門,兩邊城牆,如翼般由它左右伸展,其情景像一道閃電般擊入他的腦袋,令他腦袋只餘一片空白,失去思索的能力。

    烏子虛喘息道:「很邪門!對嗎?」

    辜月明也不敢再看,頭靠著牆,把目光定在對面嶄新的石壁,點頭道:「我們可能已被女神送回千多年以前的顓城去。楚盒也不見了。」

    烏子虛興奮的道:「對!一切都沒有變,真正的我們仍躺在千多年後古城廢墟一條門道內,我中了毒箭,已是出氣多入氣少,就在我死前一刻,衪把我們的魂魄送返前世去。現在我們等於一起作夢,而在這個前世夢中,我們將會找到答案。」

    辜月明想到醒後又要面對那可怕得不能接受的現實,登時心情大壞,頹然道:「甚麼答案?」

    烏子虛道:「你要尋找的答案,就是雙雙在這一世裡,究竟說過怎樣一句能令你隔世難忘的話;我的答案,就是要明白雲夢女神為何要殺我?」

    辜月明心中一動,朝他望去。

    烏子虛完全回復了活力和鬥志,歡天喜地的道:「你明白了!對我們來說,死亡當然可怕,可是對衪來說,或許是完全另一回事。衪召我們到古城來,就是要解決糾纏了一千五百年的宿世冤孽。現在時辰已到,我們付諸行動如何?」

    話猶未已,城外傳來千軍萬馬喊殺的聲音。

    漫天雨霧裡,鳳公公立在殉情石上,凝望對岸的雲夢澤。無終河兩岸被以百千計的火炬映照得亮如白晝,戰士從臨時搭建的四道浮橋渡河。他的部隊仍源源不絕的從湘水靠岸的戰船開來,場面壯觀。

    四個心腹將領伴在他身旁,包括為他舉傘擋雨的岳奇在內。韓開甲則誠惶誠恐的恭立在他後方,報上季聶提追捕五遁盜、丘九師等人的情況。韓開甲說的大致上是實情,卻是避重就輕,盡量為季聶提開脫,把責任推到辜月明身上。

    鳳公公根本無心聽進,心中想的是當年顓城被楚國大軍進攻的情景,大概該是眼前的氣派威勢,對楚盒渴望之情,愈趨強烈。

    誰背叛他,誰對他忠心,並不放在他心上,現在只有楚盒能令他動心,其它一切均無關痛癢。

    直至韓開甲說到莫良能憑神捕粉追蹤五遁盜,而五遁盜則是能否尋得古城的關鍵人物,他才霍然動容,旋風般轉過身來,向韓開甲道:「你立即率領二百個兄弟,保護莫良,讓他以殉情石的對岸為起點,往東搜索,如果找到五遁盜,又或辜月明,便以煙花火箭向我報信,但絕不可以動手傷人,只准將他們重重圍困。明白嗎?」

    韓開甲暗抹一把冷汗,知道暫時保住了性命,連忙大聲接令,下石執行任務去了。

    鳳公公雙目閃閃生輝,沉吟片刻,忽地仰天哈哈笑了起來。

    岳奇等均不明白有甚麼好笑的地方,不過發笑者既是鳳公公,四人只有恭敬地聽著。

    鳳公公收止笑聲,嘆道:「這叫天助我也。月明這孩子相當不錯,沒有辜負我對他的期望,連聶提也鬥不過他。」

    四人聽得似明非明,當然沒有人敢問個清楚明白。

    鳳公公目光落在岳奇處,欣然道:「立即給我把夫人請到這裡來,要她穿多件衣服,以免受寒。她抵達後,就是我們渡河的時候了。」

    無雙女睜開秀眸。門道、垂危的烏子虛、辜月明和楚盒全消失了,展現在眼前是壯麗遼闊的河原景色,她站在古城之顛,在城牆上俯瞰伸展無限的大地。

    無終河橫互在五里許外的平野,明月孤懸在大地的邊緣處,月暈外星光點點,天和地被月色融合,再無分彼此。

    無雙女心神震顫,曉得自己又被雲夢女神以無上神通送往幻境裡,而這回與以往不同,更清晰,絕不含糊。

    她心中充滿一片沒有止境的寧靜,寧靜的底下卻是澎湃激烈的情緒,感覺就像被烈火燒灼著卻永不會沸騰的清水,她不明白這種矛盾的情緒,她不明白自己。

    忽然她似有所覺,往旁望去。雲夢女神現身眼前,像她般正憑牆鳥瞰無終河原,寶石般的眸神看得深情專注,秀髮隨山風飄揚拂舞,彷彿一片金光閃閃、變幻無方的彩雲。她的俏臉晶瑩如美玉,從內部深層處綻放出令人目眩的青光,與地平處的明月互相輝映。衪穿上似是由羽毛編織而成的雪白霓裳,流動著沒法形容的色光,無雙女沒法看得確實。

    無雙女有點失控的沖口問道:「這一切究竟是為了甚麼呢?」

    一個天籟般動聽感人的女子聲音在無雙女耳鼓內響起道:「每一個生命,每一段旅程,都自有其使命和目的,只是我們不了解,才會為失敗而沮喪,為死亡而悲泣。你所置身的人世,只是生命的一種形式,在這種形式之外,還有無數的生命形式,等待你去經驗,等待你去品嚐。只要你能真正掌握我這番話的含義,徘徊在你腦海中的問題可一一迎刃而解。」

    雲夢女神的香唇沒動半下,聲音卻可一字不誤的送入無雙女的耳朵去,神奇至極點。不過無雙女已見怪不怪,絲毫不以為異。

    對雲夢女神這番話,無雙女似明非明,一時沒法消化掌握,但不知如何,她感到舒服了很多。

    無雙女有失聲痛哭的衝動,那種莫以名之的悲傷情緒正支配著她,哽咽道:「你要我到這裡來,為了甚麼呢?既然一切由命運決定,做人還有甚麼意思?」

    雲夢女神的聲音似從她內心最深處傳來,道:「命運當然不是如你猜想那般,亦不用妄加揣測,一天你被局限於生死之內,任何努力只是徒耗精神。驅使你到這裡來的並不是我,而是藏在你心中的愛,很快你會明白我說的話,這是千載難逢的機緣,千萬不要錯過!千萬不要錯過!」

    她最後兩句話聲量轉大,變成震動搖晃天地的巨響,迴盪在山顛的廣闊空間。

    皎潔的明月亮度陡增,一如黃昏的夕陽,山坡被奇異的月芒籠罩,大地在山城四面八方延伸無盡。

    無雙女發覺自己在旋轉著,夜空的星辰似從天上降下來,繞著她翩翩起舞,奏出寂靜的偉大樂章。

    她心中充盈著從未有過的感覺,似是一種深沉的愛,那種愛是沒有邊際的,無限地擴展了她心靈的天地,愛底下又隱藏著更深廣的愛,愛令一切事物都變得完美無瑕,生命再沒有絲毫遺憾。

    一時間她把所有曾困煩她的人事全忘得一乾二淨,好像這些人事從沒有存在過。天地只剩下她一個人,單純而永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