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隔世對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艙廳裡,五人圍桌而坐,一邊是百純、丘九師和阮修真,另一邊是馬功成和從京師逃來的冀善。

    經馬功成介紹後,三人已清楚冀善的立場和身分,明白他和辜月明的關係。冀善這一方亦知道他們此時的處境。

    冀善道:「鳳公公的先鋒部隊已抵達湘水,並在無終河殉情石的位置架設浮渡,好讓大軍抵達時可以迅速渡河。」

    阮修真道:「你們剛才有沒有被鳳公公的人攔截?」

    馬功成道:「公公早猜到會遇上險阻,故而要我找來車輪軻,憑其靈活輕快的特性,趁黑闖關,成功抵達此處。」

    丘九師皺眉道:「你們怎曉得尋到這裡來?」

    冀善道:「我從馬幫主處得悉阮先生在紅葉樓晚宴前,忽然乘船離開岳陽,丘兄卻留下來,猜到形勢出現變化,而我更清楚季聶提與貴盟的皇甫天雄關係密切,到季聶提包圍紅葉樓,月明和丘兄等殺出岳陽去,紅葉樓的人則從北門撤走,我已掌握事情的大概情況。阮先生的船先一步到雲夢澤附近等待,也是合理的猜測。」

    丘九師道:「公公勿要見怪,我想先弄清楚一件事,就是公公憑甚麼認為我們會幫你的忙呢?」

    百純心中打了個突,丘九師這番話直截了當,毫不客氣,但也看出丘九師是個有堅定立場的人,對是非黑白絕不肯含糊。

    冀善微笑道:「問得好!我代表的是皇上,代表的是新興改革的力量,希望能剷除以鳳公公、季聶提為首的腐敗勢力。丘兄和阮先生千萬勿以為我要取鳳公公而代之,事實上我身為宦侍,最清楚宦侍亂政的情況,對此深惡痛絕。皇上和我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即使鳳公公南來的大軍裡,亦有我們可以絕對信任的人,現在季聶提已死,只要能除去鳳公公,我有把握扭轉整個局面,為天下萬民爭取一個新的起點,撥亂反正。我在此代表皇上誠邀兩位入朝輔助皇上,為國家的未來同心合力。這是皇上親口說的,他對兩位聞名久矣,非常欣賞。」

    阮修真道:「聽公公的話,似在暗示會功成身退,我有沒有猜錯呢?」

    冀善道:「為了取得鳳公公的信任,這十多年來我滿手血腥,罪孽深重,如果真能扳倒鳳公公,我會遁入空門,為自己過去的作為作補贖。」

    百純不解道:「公公為何要這樣不惜一切的扳倒鳳公公?」

    冀善道:「此事說來話長,簡單的說,我本是名臣之後,被鳳公公抄家滅族,我和親弟僥倖逃生,矢志報仇,我入宮為太監,親弟則加入廠衛,事情就是如此。」

    四人同時動容,馬功成到此刻才曉得冀善的出身來歷。

    百純憂心的道:「我師姐是不是隨鳳公公一道南來?」

    冀善道:「這個可能性極大,鳳公公清楚月明的本事,對他頗為顧忌,以鳳公公一貫穩健的作風,有你師姐這張好牌在手,不會放過不用。不過百純姑娘請放心,我在廠衛的兄弟就是僅次於季聶提的岳奇,他會盡力照顧花夢夫人。」

    聽到冀善的親弟竟是岳奇,丘九師和阮修真大感意外,難怪冀善這麼有把握在除去鳳公公後,可扭轉形勢。

    阮修真道:「公公有甚麼好提議?」

    冀善道:「我現在仍苦無對策。在目前的情況下,要殺鳳公公是不可能的,他不但有忠心死士伴隨左右,本身更是武技驚人,恐怕辜月明也奈何不了他,不過也知道雲夢澤是個奇異的地方,不可能的事到了那裡會變成可能。現在當務之急,是到雲夢澤去,與月明等會合,靜待良機。」

    丘九師朝阮修真望去,後者微笑道:「這個正是最好的辦法,由老天爺作決定。」

    丘九師斷然道:「我們立即到雲夢澤去。」

    夜空在上方無限的擴展,廣遼壯闊,濃霧至山腰而止,似把山城分作上下兩截。

    在破毀不堪的神殿外的廣場上,戈墨劇烈的喘息著,以他過人的體能,這一口氣繞山狂奔上來,亦感到吃不消,此刻只希望體力能迅速回復過來。

    他曉得自己犯了三個錯誤,只恨他沒有別的選擇。

    第一個錯誤嚴格來說是失誤,天衣無縫的殺人陷阱,因五遁盜的犧牲令他功敗垂成,痛失殺辜月明千載一時的良機。

    第二個錯誤是他不該和辜月明比拚腳力。奔上這道連起來足有數里長的陡斜馳道,拋掉其它東西後,背囊裡的楚盒仍重逾三十斤,加上他二十七斤重的劍,他負重近六十斤,沒有停留的奔上來,當然比只拿宛劍的辜月明吃力多了。可是不論楚盒或重劍,都是不能捨棄的。

    第三個錯誤是此刻身處的廣場,等於一座懸空的孤崖,四邊全是筆直下削的崖壁,離下方最近的馳道仍超過七、八丈高,跳下去肯定斷腳,唯一的出口是登頂的馳道,辜月明正沿道而來,堵截了逃路。

    戈墨解下背囊,雙膝下跪,伸出雙手鬆脫紮緊囊口腐朽了的系索,把內藏的楚盒捧出來,他夢縈魂牽的遠古神物,終於落在他手上。

    眼前的楚盒是個半尺的正方形盒子,盒身鑲嵌著七顆黯然無光的玉珠子,分布於盒子不同的壁面,巧成北斗七星的天象,其中一顆珠子沒有了,空餘凹下去的痕跡。

    整個盒子遍布精緻的暗紋,暗紅色澤將紋理與盒身的銅金色區分出來,花紋似花非花,似果非果,細膩得使人難以相信,更賦予盒子無限秘異的感覺。

    戈墨只願能立即打開寶盒,取出湘果服食,只是此盒無縫無隙,令他無從人手,時間亦不容許他埋首研玩。

    看得入神時,奇異的感覺由雙手流入他體內,戈墨腦際像被閃電擊中,登時天旋地轉,忘記了一切。

    辜月明高舉火把,手提宛劍,腳步不徐不疾的登上山頂。天地倏地闊展開來,深邃的夜空星羅棋布,山風拂來,吹得他衣衫獵獵作響。

    奪去他唯一朋友和他最愛惜女子性命的大仇人戈墨,跪在秘不可測來自遠古的神奇盒子前,渾身抖顫,淚流滿面。

    辜月明單膝跪下,把火炬插入兩塊破裂的方石條的間隙裡,然後長身而起,冷喝道:「戈墨!」

    戈墨停止抖顫,像此刻方發覺辜月明追至,呆看他好半晌,不再淌淚的雙目眼神逐漸凝聚,最後化為深刻的仇恨,射出火焰般的殺機,緩緩起立,忽然仰天悲嘯,接著又往辜月明凝望,拔出背上重劍,點頭道:「好!好!真的很好!這是一場延遲了的生死決戰,我等了足有一千五百年。」

    辜月明朝他筆直走過去,至離他二丈許處始停下來,宛劍遙指對手,淡淡道:「你是誰?」

    戈墨無限欷歔的看著放在地上的楚盒道:「剛才我首次觸摸楚盒,前世最深刻的回憶倒流入我的腦海內,當時我跪在楚王宮門外,由劊子手斬首,我的心中充滿了恐懼、怨恨和憤怒,那種感覺任何言辭仍不足以形容其萬一,更清楚自己為何落至此等田地。在那一世我正是奉楚王之命圍攻顓城八年之久的楚軍主帥。事實上,世臣當日找我幫他奪取楚盒,告訴我有關顓城的事,我心中已有奇異的感覺。坦白說,當年如果我奪得楚盒,我會毫不猶豫設法開啟楚盒,取果服食。不過楚盒終於來到我手上,上一個輪迴辦不到的事,在這個輪回我終於辦到了。」

    辜月明平靜的道:「這是否一種宿命呢?上一世你是因沒法取得楚盒而被斬首,今世卻因得到楚盒而飲恨於我劍下。你不用藉說話來拖延時間,你的體力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復元的。」

    戈墨搖頭道:「我是經過苦行修練的人,愈艱苦的環境,愈能發揮我的潛力。且我怎捨得走?你現在知道我是誰,我也清楚你是誰,我們這一戰可以再延期嗎?那是不可能的。我們是宿世的死敵,只有以一方的死亡來解決,這更是決定楚盒誰屬的唯一辦法。老朋友!動手吧!」

    辜月明慘然笑道:「老朋友!好一句老朋友。既是老朋友,我也坦白告訴你,你錯得多麼離譜吧!此仗你必死無疑,因為我根本不想活了。」

    說畢就那麼隨意地筆直朝他走過去。

    戈墨獰笑一聲,重劍側劈辜月明肩頭處,仍然是閃電般迅快,舉重若輕,偏又勁道十足,盡顯他曾在此劍上下的苦功和他的韌力。

    辜月明看也不看他的劍,逕自一劍朝他心窩搠去,狠辣凌厲。

    戈墨大吃一驚,開始明白辜月明說「不想活了」那句話的意思。問題在自己此時比任何時候更想活下去,因為楚盒已在伸手可及之處。在古楚那一世的輪迴裡,他一直存有私吞湘果之心,更為知悉開啟楚盒之法,逼問不果下,盡屠蒼梧小諸侯一家上下二百多人。為了楚盒內的仙果,他可以做任何事。

    戈墨如繼續劈下去,辜月明當然沒命,但他亦會被辜月明的古劍洞穿心窩,無奈下只有往後疾退,重劍回收,使出精妙絕倫的手法,絞擊古劍,力圖憑重兵器的優勢,令辜月明古劍甩手。

    沒劍在手的辜月明,只是一頭沒有牙的老虎。

    「嗆!」

    清響在山城之顛的廣場激盪。

    辜月明的宛劍堅如岩石,不動分毫,反之戈墨竟被宛劍的驚人勁力,連人帶劍送得踉艙後退,離開了楚盒。

    戈墨心叫糟糕,曉得自己臨時變招,故沒法用足力道,更要命是體力的消耗遠比辜月明大,現在只能藉精妙的劍法,扳回上風。這個念頭剛起,辜月明凌空一個觔斗躍過來,宛劍照他面門劈至。原來辜月明足踏楚盒,故跳躍的速度和高度,登時令戈墨的預估出現誤差。

    要知高手相爭,勝敗只是一線之隔,絕不容許任何失誤,戈墨已落在下風,現在更估計錯誤,此時想來個同歸於盡也辦不到,忙亂中只好橫劍上方擋格。

    「當!」

    宛劍狠劈在重劍上,濺起火花。

    戈墨悶哼一聲,朝後跌退,整只持劍的手臂痠麻疼痛,重劍幾乎甩手墜地。

    辜月明落往地上,右手宛劍交到左手,一個旋身,來到戈墨左前方,橫劍疾掃。「當」的一聲,硬把戈墨連人帶劍劈得往旁跌退,沒法扳平劣勢。

    辜月明進入劍手萬里一空的至境,沒有勝,沒有敗,生死再不放在心上,唯一的目的是斬殺這個宿世的勁敵於劍下。

    此時他腳踏奇步,來到戈墨後方,宛劍如水銀瀉地般向戈墨發動狂風暴雨般的攻勢,劍劍不離敵人要害,殺得戈墨左支右絀,全無還招之力。

    不過正如烏子虛所說的,戈墨韌力驚人,縱然處於如此劣勢,仍能苦苦支撐,沒有崩潰。

    宛劍與重劍不住交擊,劍觸聲不住震鳴,火花激濺。這場延遲了一千五百多年的生死對決,正在古城的核心處激烈進行。

    戈墨再擋一劍,發覺辜月明的力道開始減弱,心中大喜,掌握到在體能的比拚上,終於由他勝出,心忖只要再多擋幾劍,令辜月明的體力進一步消耗,便可反攻,殺死這個宿世的大仇家,遂往後急退,豈知腳跟竟碰到重物,醒悟是自己親手放在地上的楚盒時,悔之已晚。

    本應指向辜月明的重劍,往後向上揚起,身體不自然不應該的往後仰,步履跆踉,一時沒法保住平衡。

    辜月明一聲長嘯,閃電移前,就趁戈墨空門大露的一刻,宛劍劃破他咽喉。

    戈墨重劍脫手,雙目射出無法置信的驚懼神色,往後仰跌,「蓬」的一聲掉在地上,當場斃命。

    雲夢澤南端斑竹林湘妃祠外,丘九師、阮修真、百純、冀善和馬功成在一處丘坡上眺望雨霧迷茫的神秘澤地。天上下著毛毛細雨。

    百純擔心的道:「他們是否出了事呢?大家說好只要找到楚盒,就到這裡會合。」

    丘九師道:「或許他們找到了古城。」說罷習慣性的瞧著阮修真,看他有甚麼辦法。

    阮修真長長吁出一口氣,欣然道:「我們仍是沒有別的選擇,對嗎?」

    眾人只有他明白阮修真這句話背後的含義,點頭道:「對!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深入澤內尋找他們。」

    冀善苦笑道:「這確實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且是眼前唯一的選擇。」

    丘九師道:「現在離天明不到兩個時辰,天明後,我們遇上敵人的機會大增,由於敵我懸殊,我們多幾個人少幾個人沒有分別,我提議由我和公公去找他們,你們則留在船上,遇事時可以起帆開航,逃往遠處。」

    百純斷然道:「我也要去,此事沒得商量。」

    丘九師求助的目光投向阮修真,後者微笑道:「你既沒法說服百純,我又有甚麼辦法?這樣吧!我們四個人一起去,馬幫主留下來坐鎮,一切由老天爺來決定。我怎也不相信到雲夢澤來是送死,最後的結果會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包括自以為控制了一切的鳳公公在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