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佳人有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立告全線失守,求饒道:「萬萬不可,小子確是胡謅的。全文字更新速度最快盡在23文學網.fs23.」

    小魔女笑彎了腰,喘息道:「唔!要本姑娘為你閉口是有代價的。龍鷹呵!仙兒很想參加今晚梁王府的晚宴,又怕爹責罵罵,他不喜歡人家參與武氏子弟的任何活動,快想辦法。」

    龍鷹心中暗喜,故意皺起眉頭,詐作苦惱的道:「辦法不是沒有,大姐將所有責任推在我身上就成。」

    小魔女移至他身前,怨道:「你想出來的是連無知小兒都騙不了的蠢方法,牛不肯飲水,怎按得牛低頭?。快動腦筋。」

    龍鷹探手抓著她兩邊香肩,入手的肩肌柔軟又充盈彈跳力,今次小魔女沒有避開,也不害羞,杏目圓瞪的瞧他,累得他差點說不出話來,又不能表現得太過興奮雀躍,勉強沉住氣,道:「關鍵就在這裡,事後告訴你老爹,是我大力慫恿你去,因為這是次一級的國宴,更是一場中土和塞外頂級高手的大比拚,小魔女大姐身為頂尖高手之一,當然不會計較他奶奶的甚麼梁王或魏王,而是以中土大局為重。哈!明白了嗎?」

    他一邊說,狄藕仙秀氣的明眸愈趨亮麗,看得他神魂顛倒,情不自禁地往她紅通通的香唇吻去。

    狄藕仙俏臉微移,讓他吻在唇角,然後舉手輕輕推開他,帶點央求的道:「人家尚未嫁你,不可放肆。」

    龍鷹知她對自己做出了很大的退讓,心滿意足的放開她。撮唇尖哨,喚蹄踏雪回來,黑兒乖乖跟隨。

    狄藕仙來到他旁,抓他臂膀,道:「混蛋是否在生氣?」

    龍鷹感覺著她又軟又熱的柔荑,心花怒放的道:「小弟怎敢生小魔女大姐的氣?」

    狄藕仙垂首道:「上次你明明生人家的氣,為甚麼又暗跟仙兒?」

    龍鷹苦笑道:「你不是說小弟對大姐癡心一片嗎?」

    狄藕仙道:「但癡心得不夠呵!令人脫胎換骨要花很多工夫嗎?」

    龍鷹心中一動,首次認真考慮此事,他自問沒此本領,卻可找人來問。例如胖公公。道:「待我想想辦法,不怕我藉機占便宜嗎?」

    小魔女俏皮淺笑,橫他一眼道:「早習慣哩!多一點少一點沒有分別。就此一言為定。今晚在哪裡等你?」

    龍鷹道:「我要你扮得漂亮迷人,高貴典雅。宴會於申酉之交開始,申時中我到國老府來接你。」

    小魔女吃驚道:「爹豈非會知人家隨你去赴宴?」

    龍鷹道:「你愈若無其事,你爹愈不會過問。我先拜會他,然後公然接收你,光明正大的。明白嗎?」

    小魔女道:「可是人家穿成你說的那個樣子,如何騎馬?」

    龍鷹道:「你只須坐馬。由小弟負責載你。」

    小魔女道:「豈非整個成都的人都看到我和你共乘一騎?」

    龍鷹哈哈笑道:「這個當然,除非他們是盲的。哈哈!回城的時候到哩!」

    他早半個時辰到御書房。以他所能達到的最高速度,個半時辰寫畢第十一篇,武曌仍聖駕未現。他心切去見端木菱,天掉下來都不管,何況武曌?離開御書房,給榮公公截著道:「聖上在神宮接見外國賓客,她命你在晚會前,怎都要去見她。」

    龍鷹去心似箭,答應一聲。往御馬廐找得蹄踏雪,配上馬鞍裝備,放蹄馳離上陽宮。不知是否因自己陪牠多了,蹄踏雪神氣至極,不時仰首歡嘯,惹得路人觸目。

    剛上天津橋,數騎迎面馳至。最惹人注意的是千嬌百媚的太平公主,不知是否受符君侯的愛情滋潤,嬌豔欲滴,美眸顧盼生妍。她看到龍鷹。既喜且驚,神情複雜。

    與她並騎前進的正是有「槍君」之稱的符君侯,仍是那副睥睨天下的氣魄丰神,表面看去,與太平公主郎才女貌,非常登對。

    另外三騎跟在後方,全是一派高手的氣度,卻面生得很,以前沒有見過。

    龍鷹在剎那間已曉得他們剛從神都苑回來,還捨不得分手,聯袂到城內吃早點,此時符君侯送太平公主回宮。公主該以為他仍在御書房抄東西,所以放心多陪符君侯一會,豈知人算不如天算,在這裡碰個正著。

    暗嘆一口氣,放緩馬速。

    符君侯哈哈笑道:「路上遇貴人,不知龍兄行色匆匆,趕到哪裡去?」目光落往蹄踏雪,喝道:「好馬!」

    龍鷹在路旁停定,心忖到哪裡去關你奶奶的屁事?臉上堆起笑容,依禮問好。

    符君侯向後面三騎道:「你們先回去。」三騎向龍鷹冷淡的打個招呼,自行離去。到剩下三人相對,氣氛頓然尷尬起來。

    太平公主問道:「龍先生到哪裡去?」

    符君侯剛才問的是同樣的事,只是沒話找話說,屬開場白。太平公主這句卻是另有含意,在探問他是否有空,因她現在可以陪他啦。

    對於皇族美女的心態,龍鷹已較有了解。太平公主受到武曌影響,視男人為面首男寵,今天寵幸這個,明天寵幸那個,就像有權勢男人對女性的態度,不過掉轉過來變成女尊男卑。但因太平公主對他龍鷹生出感情,雖忍不住和符君侯打得火熱,又知沒法控制龍鷹,才著緊他,怕他生氣。

    果然符君侯聞言閃過不悅神色。

    龍鷹真的沒有怪太平,只不過要他像以前般對她熱情,卻是不可能的事,特別是從神都苑回來,仍是和符君侯難捨難離。他的感覺就是不願蹚此渾水,無端為自己健康的身心添煩添亂。客氣的道:「小弟正急於去會一位至交好友。」又笑道:「今晚定可見到公主和符兄,到時再詳談如何?」

    符君侯淡淡道:「聽說有契丹年輕一輩第一高手之稱的岳中遷隨隊來了,此人曾往訪奚人,儘敗奚族好手,聲勢如日中天,今次南下,肯定不會錯過與龍兄一較高低的機會。」

    龍鷹啞然笑道:「符兄又如何?我說的是符兄曾和小弟的兄弟橫空牧野大戰一場,令小弟聞之手癢。今晚如此良機,我和符兄玩一場如何?」

    符君侯雙目閃過殺機,從容道:「難得龍兄這麼有興致,君侯怎敢不奉陪?」

    太平公主看看他,又看看符君侯,感覺到甚麼似的麵現吃驚神色。

    龍鷹一聲「今晚見」,策馬揚長而去。

    進入定鼎街,正值繁忙時間,人車大增,龍鷹雖有遇隙可過的奇技,卻不想太過張揚,緩騎而行。

    人也是奇怪,離開荒谷後,太平公主是他最想得到的女人,可是兩人的關係發展至今天,陰差陽錯下,對她已完全提不起勁,相見不如不見。這是否就是佛家所說的緣分?人說夫妻是宿世因緣,注定了的事誰都不能改變,那小魔女是否注定要嫁他為妻?若非有北市擒奸的誤會,狄仁傑怕不會這麼快首肯自己去追求他的女兒,小魔女更不會認定自己對她痴心一片。我的娘!今晚可是破天荒第一次正式和小魔女約會,到城外比試騎術該不算數,那次失約更是提都不用提。

    胡思亂想時,有人在前面行人道上向他揮手,原來是萬仞雨。龍鷹來到他身旁,欣然下馬,順手拿下天刀,減輕蹄踏雪的負重。

    萬仞雨讚嘆道:「確是了不起的好馬,負重達四百斤,仍是輕鬆自如。」

    龍鷹將天刀掛到背上去,心中一動,將百變盾取來,交給他道:「這東西比天刀更重,達一百二十斤,看可否用得著。」

    萬仞雨接過裝百變盾的布袋,嚷道:「我的老天爺,真的很重,是甲冑嗎?」

    龍鷹道:「陪我走一段路。此寶貝名百變盾,可穿在身上,也可作步盾使用,可硬可軟,非常厲害。胖公公曾左百變盾右天刀,和我拚了好一陣子。但那並非他擅長的兵器,落到你這刀法大家手上當然是另一回事。」

    萬仞雨將百變盾託在肩上,問道:「到哪裡去?」

    龍鷹坦言道:「小弟現在去找仙子,要不要一道去?她該喜歡見到你。」

    萬仞雨先是眼睛亮起來,接著頹然道:「還是不見為妙,怕受不住她的誘惑力,和你爭風吃醋就不太好哩!」

    最後一句正是龍鷹以前曾對他說過的話。

    兩人對望一眼,齊聲大笑,充滿兄弟之情。

    萬仞雨道:「得芳華垂青,我已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其他一切均成過去。你和仙子是不是真的有眉目?」

    龍鷹道:「很難說,仙心難測,仙法更是難擋,最後還須看老天爺的心意。」

    萬仞雨道:「我和過庭對你的風流手段愈來愈有信心,祝你馬到功成。哈!上馬吧!」

    龍鷹道:「還要說幾句。今晚是宴無好宴。剛才遇到符君侯那小子,不知他有何居心,故意提起隨團而來一個叫岳中遷的契丹年輕高手,指他曾盡敗奚族高手,今晚定會挑戰我。他娘的!」

    萬仞雨精神大振道:「從岳中遷今晚採取的態度,可間接窺探出契丹人是否有入侵之意。」

    龍鷹道:「看你老哥亦在被邀之列,可知是出於比武團的要求。現在是敵知我而我不知敵,最好設法掌握百變盾,來個出奇制勝。」

    萬仞雨點頭道:「有道理!我立即找風公子。」

    龍鷹道:「申時中我會到國老府接小魔女去赴會,不如先到那裡集合,說不定有新的消息。」

    萬仞雨道:「一言為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