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美麗誤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風過庭笑道:「龍兄坦白點說出來吧!別忘記你離開北市時,碰上在下呵!早在你來之前,在下已將你當晚的解釋告知國老,國老也清楚藕仙當時正在北市遊玩,但在下卻沒法解釋為何龍兄會暗伴藕仙小姐之旁。」

    龍鷹曉得風過庭是向他盡朋友道義,教他不可胡言亂語,只可從實招出。心忖這個誤會真大,令人覺得他好像吊靴鬼般暗跟小魔女,老臉一紅道:「這個!這個!是這樣的,當我正要到如是園去,快到天津橋,見一個傢伙似要避開刑捕房設於橋頭處的關卡,鬼鬼祟祟的掉頭回來,於是暗躡他身後,直至他進入北市的店舖,剛好藕仙小姐來了。哈!就是這樣子。」

    萬仞雨忍不住笑道:「這叫欲蓋彌彰,除非那傢伙是盲的,否則怎會看不見高大威猛的鷹爺?又怎可能認不出你是誰?」

    龍鷹給他搶白得張口無言,好半晌囁嚅道:「或許他真的不認識我!」

    廂房內爆起震天哄笑。

    狄仁傑一副老懷歡慰的神態,道:「龍小兄暗中保護小女之恩,老夫不會忘記。」

    眾人笑得更厲害了。

    龍鷹還有甚麼好說的,除非將丑面具一事抖出來。

    張柬之道:「難怪昨夜刑捕房的人大舉出動,原來是依真白拿雄的口供搜捕疑人。」

    龍鷹道:「褚元天已落網。」

    狄仁傑為之動容,向郭元振道:「契丹人入侵一事,再不用有懷疑。」

    郭元振精神大振,道:「事不宜遲,今晚末將起程往幽州,婁帥與末將一向關係良好,當年末將被革職,他還為我說過好話,今次必得他全力支持。末將有把握在一個月內成立這支精騎部隊,再用兩個月時間日夜操練。加上張相的大力支持,即可開赴戰場。」

    狄仁傑擔心的道:「三個月不嫌太倉卒嗎?」

    郭元振胸有成竹的道:「我用的是曾與末將並肩作戰的精銳,不用操練立可上戰場,只是怕未符鷹爺的要求,所以再加訓練。」

    萬仞雨興奮的道:「我們是否三個月後到幽州與張帥會合?」

    郭元振道:「鷹爺是主帥。由他決定。」

    張柬之道:「聖上說得清楚。元振才是主帥,他們三人只是從旁協助。當然!元振必須聽取他們的意見。」

    郭元振欣然道:「明白!然則鷹爺有何建議?」

    眾皆莞爾,感受到郭元振和三人間合作無間的積極情緒。

    龍鷹道:「我們須在幾天內動身到北疆,先練好一點通行塞外的突厥話。然後去找奚王說話,只要他肯投向我方,契丹再不足慮。」

    狄仁傑動容道:「龍小兄看得通透。」

    郭元振道:「奚族雖和契丹人時和時戰,但非常顧忌在後面支持契丹的突厥人,恐怕不易說服他們。」

    龍鷹雙目魔芒大盛。冷然道:「戰場上不外成王敗寇,奚人的處境,就是吐蕃人的處境,如奚人不肯歸我,便趁早把他們滅掉,誰都沒得怪誰。軟的不吃來硬的,現在該是中土大發神威的時候哩!」

    郭元振還是次看到他的邪帝本色,現出訝異神情。

    風過庭道:「就這麼決定。三天後我們起程到北疆去。」

    萬仞雨接下去道:「第一站是山海關,由我帶路。」

    龍鷹記起他曾追至塞外。擒拿自己的大師兄。欣然道:「差點忘記了有個便宜向導。哈!噢!差點忘記告訴萬大哥和風大哥,明晚梁王府的夜宴,會精彩至你們不敢相信。」

    萬仞雨笑道:「你這小子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龍鷹叫屈道:「老子是實話實說,由突厥人牽頭、聯結塞外多族的使節團,將於明天抵達神都。其中的重要人物,會與我們在梁王府的晚宴碰頭,你敢說不精彩嗎?」

    張柬之向郭元振笑道:「若不是認識他,還以為他是個愛惹是生非。好勇鬥狠之徒。」

    狄仁傑搖頭嘆道:「龍小兄的確誇大了點,這只是個武技切磋團。還未達使節的地位,但因領團者是默啜的得意女兒凝艷公主,所以聖上破例在萬象神宮接見他們,但不會舉行國宴,只以次一級的王宴款待他們。至於此宴為何不在魏王府而在梁王府,照老夫猜該是聖上對魏王聯結突厥人不力的處分。」

    龍鷹聽得心中大恨。武三思擺明早知是怎麼一回事,卻著上官婉兒來騙自己,說成是因武承嗣知會他才曉得此事,而上官婉兒則助紂為虐來誆他,想起便有氣。胖公公說得對,上官婉兒並不是好路數。

    張柬之道:「不過此團比正式的使節團更不容易應付,集合了突厥、回紇、契丹、奚、靺鞨、高麗、室韋等各族的頂尖高手,是默啜顯示實力的一個方式,如果我們在技擊較量上被他們壓得抬不起頭來,會對我們的士氣造成沉重的打擊。」

    龍鷹大喜道:「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老子正手癢得要命。」

    郭元振目射奇光,狄仁傑和張柬之拈鬚微笑,風過庭鼓掌喝彩,萬仞雨搖頭失笑。

    狄仁杰欣然道:「老夫雖收到請帖,卻不宜參與,只好央龍小兄帶小女一起去見識,龍小兄意下如何?。」

    眾人沉靜下來,看龍鷹的反應。狄仁傑雖說得輕描淡寫,不過誰都知道他肯龍鷹去追求他的掌上明珠。他的表態不用說也知受龍鷹「暗中保護」小魔女的行為感動。

    龍鷹可以說甚麼?忙道:「小子早約了藕仙小姐明早在城外比拚馬術,到時會和她說。」

    狄仁傑長笑道:「我們還有些成軍的瑣事和元振商量,不阻三位小兄哩!」

    三人離開皇城軒,蹄踏雪在後方。

    龍鷹道:「有沒有興趣到甘湯院大家過幾招玩玩?」

    萬仞雨向風過庭笑道:「這小子真的手癢。」

    風過庭道:「我是求之不得,難得有人可讓過庭放手對打。」

    三人出皇城,朝上陽宮走去。

    萬仞雨笑道:「不是又要用空拳來應付萬某人的井中月吧!」

    龍鷹得意洋洋,道:「包保你有意外驚喜,就給你來個以刀對刀,至於風公子,小弟另有好東西款待。」

    萬仞雨和風過庭交換個眼色,均不曉得他葫蘆裡賣甚麼藥。

    風過庭道:「快從實招來,否則大刑伺候。」

    龍鷹向衛士揮揮手,成功領萬仞雨這個「外人」過關,欣然道:「驚喜是如何產生的?當然是要到對陣的一刻,方清楚面對的是甚麼而產生出來的。哈!不過兩位大哥心裡最好有個準備,老子的新拍檔絕非和稀泥。」

    風過庭大笑道:「愈厲害愈好,希望你不是虛言恫嚇就謝天謝地。」接著向萬仞雨笑道:「由你老哥先上場摸他的底,然後讓他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喘氣,之後由我伺候他如何?」

    萬仞雨啞然失笑,點頭道:「就此決定,免得他輸了,賴我們以車輪戰贏他。」

    龍鷹任他們冷嘲熱諷,含笑不語。

    此時抵達御園,令羽迎上來,蹄踏雪趁他們停下說話,自行到御園吃草。

    萬仞雨一拍額頭,道:「差點忘了,幸好見到令統領。」

    令羽老臉紅紅的,囁嚅道:「是否今晚的事?」

    龍鷹道:「甚麼事?」

    萬仞雨道:「芳華定了今晚在芳華閣,於令統領和舉舉定情的芳烈院舉行儀式,讓舉舉正式成為鷹爺的義妹,鷹爺和令統領是當事人,當然不能不到。」

    風過庭問清楚來龍去脈後,道:「過庭怎都會到一到。」

    龍鷹道:「不是又要去飄香樓吧?」

    風過庭岔開道:「舉舉成為鷹爺的義妹之後,令統領是否可以立即娶舉舉為妻?」

    令羽雙目射出熾熱之色。

    龍鷹道:「欲速則不達,還要等待一個時機。試想想看,外族入侵,武三思領軍去打仗,其他有軍職的武氏子弟會置身事外嗎?」

    萬仞雨拍拍令羽,道:「不要問,快則三月,遲則半年,保證你可大模大樣的迎娶舉舉。」

    令羽大喜謝恩。

    龍鷹道:「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舉舉索性於今晚脫離芳華閣,搬去與聶大家同住,那就任武延秀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去sāo擾她。否則說不定某晚飲酒後獸性大發,忘掉了舉舉是老子的義妹,那就悔之已晚。」

    令羽道:「鷹爺想得周到。」

    龍鷹心忖自己是學乖了,不再盲目的與武氏子弟對著幹。與令羽再閒聊幾句,領風過庭和萬仞雨返甘湯院。

    甫進院門,李公公迎上來道:「聖上剛差人送了大批兵器來,我們不知如何處理,只好放在內堂一角,等候鷹爺指示。」

    風過庭和萬仞雨聽得你望我,我望你。

    龍鷹道:「大批兵器?不是只得四件嗎?」

    李公公追在他旁道:「小人不清楚,共有一大一小兩件,全被牛革包裹,大的一件要四個羽林衛才抬得動,載的該是大批兵器。」

    龍鷹明白過來,道:「公公不用理會我們,不用送茶來,我和萬爺、風公子立即去活動筋骨,勿要為比試的聲音驚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